“中国制造与美国市场”火花四溅的对谈--深圳听友会(中)(老鹰同学VS自由君)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4-10点击:477
主持人茉莉 《爸爸的饭桌》主播老鹰同学 《爆款文案》作者关健明 部分义工组合影

“中国制造与美国市场”火花四溅的对谈--深圳听友会(中)(老鹰同学VS自由君)

啊,我们开始吧,时间也也到了哦,欢迎大家欢迎大家哦,我们都在群里面都有,虽然没见面都有在联系。

然后大家期盼已久的自由军想见面的那个粉丝的那个心情,昨天晚上在群里面一直在波动啊,居然有男士都说说不出话的,哎呀我,我也是醉了,哈哈哈哈,就说哎哟,怕见到自由军可能话都说不出来,我说你们这小时候没追星啊,到了这个这大半年就来开始追星了。

但是我真的很理解,我去年就是这种状态啊,今年的话稍微熟悉一点啊,看见自由军还稍微淡定一些。

但是自由军真的辛苦,这次跑了那么多城市啊,这一站到了我们深圳,昨天晚上他很晚到的。

呃,休息一下,今天早很早又来了。

我们呃,我不不介绍自由军大家太熟悉了,所以我现在隆重的请出我们的主播自由军。

嗯,非常高兴,下午能有更多的人来哈,下午呢,第一位分享嘉宾我是隆重的,请到他,然后也要隆重的给大家介绍。

这里面有听过爸爸的饭桌的人,举手哇老鹰,你放心了,好好好给老鹰一个掌声吧。嗯,对对对对对对,大家知道老鹰也听过爸爸的饭桌。

呃,但是我这里面还是要跟大家讲一点,就是说。

星辰大海这个板块我原来就想做,那么呢,是去年在深圳的听友会的第二天,老鹰请我在这个喝早茶的时候,我们正式的来探讨这个事情,所以他也变成星辰大海的第一个主播。

就这个事情,是他建议我用这种ip矩阵的方式来做,但是我原来在上海的时候,跟那个喜马拉雅的与众聊的时候。

我也知道这个ip矩阵,但是首先要找到合适的冷,所以这里面呢,就是说内容的背后都是那个温度,也就是这个人很重要。

那你要先找到第一个人,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那现在已经到了美国厨房,美国厨房已经是视这个视频节目了。

这个胡瑞的美国厨房去年到今年新城大海已经形成了他一个完整的ip举证方方面面,美国教育女性话题我,我替我太太问一下,每有听过美国闺蜜圈的举手。

哇哈哈哈,都是铁粉Ok。但是呢,这一切都有一个原点。

这个原点呢,就是我跟老鹰在去年的一次对话那次对话呢,其实环境是很嘈杂的,然后这个这个交流起来其实是断断续续哈,因为我们还谈很多其他的话题。

但是那次谈完之后就坚定了,我要开辟这个ip举证。

所以呢,今天我们来隆重请出我们的这个新城大海的推动者,也是第一个新城大海专辑爸爸的饭桌的主播,老鹰同学。

来,大家欢迎,一去不开亏钱挂我,我最亲爱的,有啊,带我去的地方享受,走上去自由的路,一个人谢谢啊。这个自由军很很会搞事情啊。

因为他跑到美国也闲不下来,要搞事情。

这是我们七零后最带这个自我意识觉醒的一个过程。

呃,其实坦白讲,我在我第一季的节目里面还调侃过那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忙着社交,我是蛮看不上这种事情的,而且我自己呢,现在也在减少社交。

所以自由军一开始说听友会要不来,我说我我不来,因为我我,我也觉得我自己,因为我的表达方式可能也不太适合公众表达。其实上午那个主办方再就把我的主题给避了。

那你说我要谈自由,不谈自由主义怎么谈?

当然,我不会谈自由主义,等你听我讲完了,你才明白我要讲什么,对吧。

但是中国现在很时候,很多时候没有这种环境。

比如说周杰伦哈,如果他生活在中国大六,可能因为吐字不清就避避了,你就听不到周杰伦了。

那为什么我们想有一个民主的,有,我不是不能讲民主哈,那个有一个比较宽松的气氛,才会有创意的东西出来。

而我自己现在做产品。 我知道我面对异地的设计师给我交上来的东西,我就只告诉他说,垃圾,你给我滚。

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思想被禁锢了?

他从小有很多想法刚刚开始表达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告诉他。

你不行,他老师说这个不靠谱,任何事情都是从不靠谱开始的。

我相信自由军一开始做这个节目,都是叶子一定跟他讲,是吧,刷碗去不靠谱,这搞什么呢,对吧?我希望这些新的业者能看到啊。 那呃,我回到刚刚我讲的这个事情啊,就是的确是这样,去年我在听自由金在开这个呃,这个这个听友见面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想过他,这就是个傻叉。

还真把自己当明星了。我说,但是我后来听到呃,很多亲友的分享真的分享的非常好。

他这个,所以我就突发一个奇想,我说最应该有更多的人出来讲,跟大家分享。我特别希望就是,呃,像别人像胡瑞这样子啊,像呃,猴哥这样子啊,在某一个领域就是扎得很深的人出来给大家分享,因为我呢,坦白讲我除了我自己做的那个专业之外,我,我每个领域我大概都知道一点。

除了这个深圳市的领导名字,我讲不上来。

呃,我,我希望更多的人出来分享。

所以我跟自由军说,我说我当时想的模式还不是这样子,我希望我说每个领域找人分享,然后呢?

呃,围绕社群在做一些衍生的产品,比如说猴哥讲讲这个红木家具,那我之前对这个东西没有认知。

他讲完以后,我觉得很好啊。那你能不能给我们打造一些产品出来,我们大家可以一起买啊。

对吧?否则我要绕很多坑,对不对?

他,至少他ip。他讲完以后,他得拿他个人信用做背书吧,他不会卖个很烂的产品给我,对不对?

我当时的想法是这个,而且我要想到第一个我说,你要不弄点什么咖啡啊什么的,我要把它拉到一个咖啡社群里面。 我说你能做能不能做这个事儿,估计他也忙,没事没这事儿做。你知道吧。

这就是引出我们等下的第二话题,我就后来拉了一个设计师来做的事儿,我自己实在没那么精力。我,我折腾的事情太多了。

那这是这个事情的一个缘起哈。

那今天我其实呃想讲的一个事情呢,呃,是讲自由这个话题,呃,当然不会讲自由主义。哈,你们放心,这个主办方你千万放心,不会有什么擦边球的事情。

那为什么讲?因为自由这个东西是我认为是普世价值了,因为你只要犯错误,小孩子也是嘛,对吧,幼儿园犯错误。

老师搞忙了就跟他呆小房间吧,我儿子也经常被搞进去,就是这样那所以这个没有必要回避,也没有什么敏感的。

因为现在在中国什么都敏感,我刚才在社区就开玩笑,我说苍老师的嫁人了,你还敏感,没有什么敏感的我,我觉得我谈的问题也不会越界啊。

因为这个是我能不能坐着他。

嗯,那我我理解的这个事情是这样啊,因为自由军跟我差不多,差不多年纪啊,就是我,我觉得我我最佩服他的地方就是他能把这个事情坚持我,我应该可以讲过,应该是他前100的听友。

因为我那个时候听他的内容的时候呢。 呃,没有超过100的点击率我,我所以我敢这样讲,就最早最早的那个听友。

而且他讲的是正好是我关心的,因为我那个时候想去去国外,也也想移民国外我去,但是我在上面看不到那种特别细的。

比如说你租车怎么租啊,这个家里那个水怎么接啊,什么这这也特别细的呃,所以我就很很很感激自由军哈,就是我我,我先交代一下这个这个前提。哈。

那我现在开始我今天讲的这个主题,那你们看到这张图哈是叫做旅行者一号美国nasa呢。呃,在从这个?

最早开始太空探索的时候发出去很多卫星,最早的叫做呃,探索者,后来是发现者,这是旅行者一号隐者一号,什么时候出行呢,是1977年从地球发出去的。当然这上面发放了很多人类文明的东西啊。

所以我,我在这里要强烈批判一下美国这个国家太自以为是了,他把这个东西放出去,他想去探索宇宙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生命在里面放了人类的文明,包括地球的坐标?

坦白讲,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啊。

有一天这个东西如果被别人拿到了,我说。我说,外外外星文明哈,直接把我们灭了队。可能啊,那这个东西现在飞了42列。

已经飞出太阳系了。这张图可能大家有,有有看过哈,据说是太阳系的全家福,就是旅行者一号飞出太阳系的时候拍那张照片。

那这个东西很神奇啊,就是我稍微八卦一下,它飞出去以后呢,因为七七年的时候,那个航天技术哈。

很多人认为这个东西就分没了,没想到38年后,科学家竟然把它唤醒了。

他就不断的往回传照片,当然这个很慢的啊,因为已经离我们大概2003000000000km,你这样想好了。

每次传输一下大概20个小时,一张图片得十二十五个小时。大概这样,那这张图片据说是这个太阳系的全家福,那他飞出去了。

我为什么要用这张图片来开始呢?这个是今天跟我讲的主题有关系的哈。 那旅行者一号上面又放了一张唱片。

这个唱片里面科学家就放了四个音乐。

四个声音吧,我们把它叫不能叫音。

第一个是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第二个是扎克贝利的摇滚乐。

第三个是这个刚果热带雨林的原始部落的一个女生合唱。

第四个是狼的声音,那从大家对这个照片这四首这个四个声音的看法,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出你是不是真正的一个持自由这个价值观。 我把中间的两个字去掉了,哈,没有,没有碰你们的线哈。

你是,是不是真的是一个自由者会非常大的区别。如果你认为贝多芬第五交响曲比狼的叫声牛逼,那我认为你还不算是因为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他是不会这对这个东西是不会有差别的。

就是你要尊重别人,听交响乐,你要尊你,同时也要尊重别人,听听这个叫凤凰传奇,它是一样的音乐。真正的自由是这样子。

我们讲自由的第一个阶段就是这样子的。

就不要有差别心去看这个世界,我们要包容。所以胡适先生讲自由及宽容就是这个道理,对吧你,我相信去到美国的人第一反应可能是觉得不自由。

我去到欧洲也是这样啊,对吧?你会觉得不自由,所以那个是自由的。第二个阶段叫自由及自律嘛。

对不对?等一下我要讲自由的第三个阶段,这个翘过去了,这个又太敏感,自由的第三个阶段就是自由金现在在做的事情也,我也是我个人在做的事情,叫做心甘情愿被如意。

什么意思呢,就是当你就是我们老一老一辈的无战机革命哈,就是他就争取像我们国歌就这样写的嘛起来不要做奴隶的人们,对不对?

当你摆脱如意的时候,你开始喊出第一个口号,就是我要做我自己。

现在是不是各种心灵鸡汤都是这样子的。

嗯,做自由军也在灌鸡汤做这个呃,喜欢的自己,这是很高的信件,因为大多数人能做到真实的自己就了不起了。

对吧,能做到更好的自己就更好了,对吧。如果像自由金这样能够做到更好的自己,还自己喜欢。

这非常不容易的哈。我经常就是处在这种矛盾当中,就是。

我要做我喜欢的自己,呃,做做真实的自己,但那个真实的自己可能不喜欢可乐,我觉得喝了不好。

当然我忍不住会喝就会矛盾嘛。

那真正的一个自由者是什么,我认为是三句话可以讲清楚,一个是叫ask for nothing. Expect for呃,expect a nothing我英文比较烂哈。

Depend on nothing什么意思呢,无所欲无所待,无所依靠,一个孤独。

强大的灵魂才可以称为真正的自由者。

为什么这样讲呢,就像这个这个,这个叫这个呃,旅行者一号,他现在也去飞出太阳系,他很孤独,但是他很强大,他一一手卫星这样飞飞出银河系,飞出太阳系,然后还能把信息发回来。 你,你可以想象,1km之外就是这么样一个存在,所以真正的自由是我,我的理解就是孤独而强大。

那是什么叫做心甘,第三个阶段叫做心甘情愿被如意呢,那我我的价值观,其实我给大家分享,没关系,在我的节目里面分享过啊。

就是自由爱,那是也也我我,我认为给到我最大的动力,是爱那对我家人的爱,对我朋友,对我身边人的爱。

那自由军现在在做的这个事情,我相信他做的也很辛苦啊。

就这样,这样来回走,对吧,那离开那那个自己孩子,呃,两个月我,我,其实对我来说,我是很难忍受的,就是跟家人分开两个月。

我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那他能够做到。

说明他认为做这件事情是有价值的,因为当自由到了你,你这个第二个阶段,就是你做你自己的时候。

你会发现你会发生一个迷茫感。

我相信去到国外的生活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就是你去到一个文化,跟你不一样的,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的,然后社交圈突然被缩小,你有大把的时间的时候,你感觉到有一种强烈的孤独感。

那当你要突破这个孤独感的时候,就是你要找到你认为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

我相信自由军大概是找到了我自己也找到了。

所以我跟他相对来说,我认为时间,不管是时间还是精神生活都是充实的,那这个我认为是自由的。第三个阶段就是要心甘情愿为自己有意义的事情而奋斗。这是我今天想分享的这个这个主题。哈,那我最后用一句这个呃,纯粹的就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应该讲你的语言来告诉大家,什么叫自由主义,就是我爱你们。

但是跟你们没关,是我的事儿。

这就是非常典型的自由主义应该表达的方式,以及生活态度。

好,谢谢,谢谢,谢谢,谢谢你是否开会,你叫我随口说美国的听友,大家好,我的新书。平行美利坚目前已经在单单网,京东等各大网站均开始正式发售,同时在电子书kinder上也已开始发售。那么这本书是随口说美国的第一本书也是我个人第一本书。 拨开迷雾看美国单项,中美两国恰是两条平行线。

只有穿梭其中的人才能看清一切。希望大家支持这本书,现在就可以立刻在网上下单够到这里。 谢谢大家。

毕竟呃,来来来,坐坐坐坐坐坐坐坐我我我,我大家解释一下,哈,因为我,我不刚才在调侃主办方,其实我是非常非常理解他们,因为在这个环境里面,很多东西也没什么特别呃清楚的标准,因为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比如说我上面打自由主义。

人家啪拍一张照片,然后乱传,下面搞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

大家一定要注意不要乱传这个图片,因为只要涉及到什么,这个就就莫名其妙,因为我们其实大家听到现场我们听我节目的人都知道,我其实是非常正能量,非常这个这个这个应该讲有点反美,可能对等一下跟自由军聊,可能我代表中国,他代表美国,我来跟他聊就呃,我希望大家就是呃,在发图片的时候要稍微注意啊,因为这个社群建立起来不容易。

我从某种意义上,我去年跟自由金在开玩笑。我说。

这个你,你这个社群有点敏感,这这个跨境嘛,就是这正好中国跟美国打贸易战,我觉得更敏感了。

不过还好他耗得住,我相信呢,他耗得住,但是但是大家就是发图片,那些稍微小心点就不要给有关当局产生误会就好了啊,谢谢,谢谢这个。

那么接下来呢,我跟老鹰用这种对谈的形式来,先从深圳开始聊起吧。 好吧,因为我们像人在深圳,我去年到深圳就说过。

深圳这个城市是一个最像美国的城市,它是移民城市,是吧?老鹰是怎么看,呃,对我,我去年的时候,我在做第一季的时候,有一期讲美国的时候,我当时想的时候我应该怎么讲。

那些人都讲过了我,我要讲一个不一样的,让我女儿能听得懂。我女儿那个时候在做一期这个我觉得西方的教育非常好,好在哪里呢?

他没有标准答案的,他现在讨论的主题你,你,你会看到我有时候那个做的那个节目的主题突然很跳跃的到另外一个主题。

接着有时候我是配合我的孩子,他在做了一个课题,他会打电话问我我,我们在微信上会讨论。

当时他也谈到美国就是特朗普的一个事情。

来,他问我,而我要怎么谈,我说,我后来突然想到,我作为拉深圳,跟你来谈,对吧。如果你把中国,如果在战国时期,这个中国不就好多国家主持人嘛,对不对?

呃,每个地方吃饭也不一样,那这些人都聚在深圳,等于是好多国家的人在深圳,那跟美国其实很像的。深圳这个城市就是非常非常典型的一个移民文化。

所以我才说他跟美国很像深圳呢,他同时也是中国高科技制造制造业基,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一边。

我们现在经常聊起说,呃,今后比如说中美贸易战啊,这个今后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那么上午我就聊到说。

如果你是因为中国是全球贸易的,现在叫既得利益者,那么他也应该是希望说去坚持这种原来的这种方式。

但但是呢,这个跟现在呃,美国的目前这个川普的一个保守主义,其实是有有互相去斟酌的地方,是吧?是的,我我,我跟大家分稍微分享一点,花一点点时间哈花。大家分享一下我在深圳这些年的一个简单的经历。哈,从我的分享的片段,你大家看到这个社会是怎么变迁的。哈。

那我我第一次来深圳的时候,我下飞机的时候不是在深圳下的。

我在广州下飞机,从机场一出来到广州。

呃,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广州的哈广州,那个时期是非常,我应该可以用混乱来形容,有摩托车没有整治嘛。哈满达街摩托车像飞一样,然后下车,然后坐那个大巴就是往这个车站,然后转去深圳当街抢劫。我从上海过来上海,当时还是比较有秩序的我,我,我一出来是在上海。

所以哎,我说是拍电影吗,然后我就找了一个摄像机没有。

然后叫哥们儿抢劫这种事情,天街上天天都有,就听不到这样抢跑力的好。后来我就从那儿,我就就是人的那个就警警惕进行打开了,你知道哦,原来这个江湖是这样的。

我们去了,到了深圳到深圳,我就拜访客户,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个第一个骗我的,在深圳,我第一次到深圳骗我的人那个长相啊。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呢,在上海就混这种外企嘛,那个薪资水平比一般的要高一些,我在那个镇华路就是华强北那边嘛哈?

一个小小小小小小小孩儿,穿个白衬衣,就是戴个眼镜,就一看见大学生那个样子啊,穿一个就背个包。

然后把我拦住,说,哎,哥们儿就是就是我,就是他们生在这边。这边一般开口都叫老板老板,我,我一个打,我是大学刚毕业,我在找工作,没找着我现在没钱吃饭了。

哎。我说最简单,我就套不住感觉给他我就吃饭嘛,在沟里吃饭我要忙。我说我要忙,我一走,这也不拦住。

但不行他这个你给我钱,我就是要饭了,好歹我也是读书人,对吧。 哎,那这小子有骨气啊。

他,那我说,怎么办,我怎么帮你?他说我一个手机,你往手机买了。

我心想,我我,我说我,我有很多手机,我不要多买了一个手机嘛。那个三星,那个手机,当然市场价可能大概2000块钱吧。

我说,我不要你手机,我说你拿钱吃饭吗?

我就我,就我想走。这道他一直缠着我。

他说你,你我看你面想也是个好人,你一定要帮我我,我这个居然脑子昏倒,被他说动。

他说,那我说你要多少钱嘛。

他说,四百块钱吧,你知道吧,我,其实我跟你讲,我始终骨子里面有那么一点偶像,知识分子那种感觉哈。

我,我,我现在群里面讲过,我把自由军跟我们这种人定义为偶像,知识分子就偶尔像一个知识分子。

对吧,对啊,这个词是我造的啊。以后在别的地方看到你就知道想到我啊这词我造我在网络上造了很多词,以后我要开始说版税了。

那我那个偶像知识分子那个劲儿出来了。

我说哥们儿,你这个2000块钱,手机我400块钱,好像有点趁人之危。

我又把可爱有钱包掏出来,我发现里面一共有800元现金,我都给他了,给他完了以后我把那个手机往帮里去丢,我就去忙去了。 忙到晚上吃完晚饭,我突然回想起这事儿了。

我把手机拿出来,我看就是讲强气的事儿嘛,我自然就把手机拿出来诶,开不了机。他当时给我看的时候是闪了一下灯的,闪了一下,灯的屏幕是亮一下的,你知道吗?

那我就到那个手机店去买那个充电器嘛,结果好去问人家说根本你这个是模型级,就他这个,因为我我在那段时间是做手机的,他这个他这种拿来骗人的,他就是可以亮一下。

他只练这一下啊,知道吗,为什么认识完了有有人做这个,专门有人做这个,然后全是深圳做的,好像是啊,所以我那个时候对深圳印象特别好。呃,不不好特别不好,因为我,你想在上海混混混,那个外企的都是在那种假a级写字楼里面,对吧?

别人电脑还没用上,我们用笔记本电脑要穿衣服来打领带。我们这时候混的是,就是不但打领带还穿一个小马甲,就是那种那种德行,你知道一到深圳这边怎么在这个路子。

结果后来那个我去到一个工厂,我们卖芯片啊,就到一个工程,那个工厂老板跑出来跟我谈哇,我每天一坐,我吓一跳,我说你们老板呢,我就是我跟他聊完以后,我说,我说你到底多大?

他说我今年十九岁。

他的工厂利润1000多人做电脑主板,他一个初中生。我说,你怎么做到呢?

后来我就知道怎么做的。我出租车打出去一看,超版超版服务,反向设计服务全都有。就那个时期野蛮生长的那个时期就是华硕,或者谁吹个主板,深圳保安那边就有人把它抄出来,然后卖给各个工厂。

那工厂又玩命的生产就是这样子。 你想他一个潮州人,十九岁开上千人的工厂。

我说,你怎么做呢?他说,我十二岁就出来做生意。

当然,他也是天分了,天分很好他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七年的身影,精比我老道多了,他只是长得有点愣。

但是他做生意的这个这个经验是远远在我这个这个这个之上的。

所以我第一次来深圳印象最深的这两件事情,那后来你们看到就是轰轰烈烈的这个山寨时代还好我没干哈,我有情操哈。

所以我比较穷啊,就是这些抄版呢,这种我都没干过,反向设计我都没干过。

我呢,那个偶像知识分子,那个骨子里面那点东西就出来了,就是总要搞自己。但是你知道吗,中国的第一代的ip硬件的这些现在赫赫有名的上市公司全是这么过来的。是。

这就是我跟大家讲第二个斯科塞斯港,当时在保安那边端掉一个工厂,然后把它告上法院。结果呢,发现那个工厂已经到一定规模了,你知道吧,到一定规模就是做它那个假的那个那个路由器结果做到什么呢?sisco录下去有bug,他们把它解了。

然后在市场上卖比40个卖的好,真是搞疯了,怎么会有一个山寨?

我感觉拆不是我的这个电路不是我的。

后来就本来就把他起诉他嘛,起诉他以后他当成和解,所以他把他收购了。

就这样的时期啊,我讲这些事情啊。

首先这件事情呃,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但是呢大家也不要觉得呃,这个这个好像特别丢人哈,这没办法,因为就好好被你养一个孩子。 我养一个孩子,你的孩子从小是吃牛肉,对吧?我的孩子连稀饭都喝不上。

突然有一天把它弄到一起,说你们俩打一架,那我当然,我觉得我的孩子不能给你打,对吧,我至少回去补一点。

那中国那个时候跟美国的竞争就是这样子,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携带着这种设计的优势。

技术的优势,品牌的优势,行销的优势,人才的优势花就杀过来了。

那你保安这个工厂,它的技术人员是很强啊。

可是他做出了一个跟一模一样的sisco的产品,他去行销的时候,别人不会买他的,当然他也没有很好的。如今的时候我来帮cc搞欧艳。

那他可能他为了生存嘛,他就就干了,把这事儿干了。 当然后来他变成c四搞的oim产。

就是你看到深圳很多的om厂,后来都是反向收购,把那个品牌给收购了。

这个是历史发展的一个必然。

我希望大家呃,对这个事情有一个比较深刻的认知啊,就像那个自由军在那个高大上的那个美国。

当年也专门干这事儿,对吧,就是超英国,超德国,超法国。

然后以前我讲完了,你把我把这个词才讲完,那个特别好玩的事就是那个英国。有一个作家就把这个整个过程那个爆料全部给他挖完以后写了一本书,就是专门来讲美国的这个。

呃,这个这个,这个山寨别人东西的这本书,美国人也毫不履行,把他删占了。

就是就是没有版权的把它删证。

我讲的这个意思就是日本当年也干过啊,就是那个nc当年被英条告那英特尔,后来怎么能把它把它告赢了呢?

英特尔就在那个cpu的里面加了一段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这个电路Nc照抄了,结果他打官司的时候呢,就是这个律师就问他说问nc的律师说这张电路到底是干嘛的,教他们蒙了,讲不上来就是他是赵超嘛。所以日本人后来说模仿加改进,他是付出血的代价的。

发现赵超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对吧?我讲这一段大概是这个意思啊,就是说深圳经历一个所谓的山寨年代就是我,我也痛很善战,因为我后来我自己自主研发产品的时候,我很痛还善战,所以我不太喜欢那个魔宝,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呢,我能理解那个过程就是在黑暗中摸索的那个过程。

但是我讲了,我刚刚把你打断了,你这个转过来的,吐不起喊这个,他是这样子,就是刚才呃,老鹰说到山寨哈。

他说到一个历史哈,就是美国,当时也超英国。但是呢,为什么这样的抄袭方法它能够发展。

比如说抄袭呢?肯定是没有超过那个技术嘛,是不是?那也就是说,英国同样拥有这个技术?

美国抄袭也同样拥有这个技术,那为什么美国后来变成了现在的美国,而不是英国?

大家也没思考过这个问题,这个我直接说答案哈哼,不办有关子不是是市场,是市场啊。同学吗?

因为美国有一个很庞大的国内市场,明白吗?在相同的情况下,他在本土作战。英国的这一帮品牌是过来这边异地作战,中国也一样。

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我是我自己,是创业者啊。我做过硬件,做过软件,做过运营啊,所以我对这个这个过程我很很清楚。 呃,再往前追溯就是到我父辈这一代。

就是那他当时他们是把这个改革开放最前沿的。

呃,这边是叫深圳,是叫特,刚才那个叫特区报,是不是对我父亲原来在特区办特区办公室啊,就是福建省政府的特区办公室。

所以就是所有东西都是他们引进进来的,包括第一届的厦门的酒吧贸易洽谈会是在我父亲手上做出来的。

那,那所以说这些,我是很了解这这些过程,我们方回头去想,现在中国跟美国呢,就是你看哈我自己。原来我,我后来曾经管过一家公司,他那家公司呢,其实就是呃,怎么说不是说现在都不是原版造抄都是各种给你组合一下,是不是先能替代的部件先替代呃,先国产化,这叫现在叫国产化。

比如说你这台设备拿出来,因为我们都是做极大型的设备,你这台设备拿出来刚开始30%国产化。

就是把这些外壳啊,这些这些什么原材料贵的东西先给你来,然后呢,慢慢慢慢渗透进去,就最后做到最经历的时候,我们有的东西其实到现在还很难。100%国才话最最重要的一些东西,我们还不能国产化。

但是这个东西生产是变成是中国的,所以我们当时最早我们当时做的一个产品,就是最早大概在九几年的时候。

是同样的一个产品,卖到国内是100000000人民币,然后呢到我们开发把它做出来的时候,我们直接卖10000001000000,我们有70%的毛利是这那个连带过来的,所以我很清楚这个这个过程。

那好,那我们到底有什么优势,说能够把外国的这些先进的东西打到回去,就是我们不出手做市场,100%是进口品牌,我们一出手做第二年90%的市场,是我们的品牌。

老外的品牌只剩下10%,我们为什么可以这样,因为这个市场是在中国,大家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

所以今后的中美贸易这一个那一个的说得再好听,我们要有自己很庞大的国内市场,我们才能够支撑这个底气你,否则你你的产品做得再好,你卖卖美国试试看他的渠道,赚了90%的钱,是不是因为这个渠道在我们国内,所以我们的这个深圳的山寨是这么过来的?

不,care国内完全不care,你外面的什么知识产权我直接做了直接卖了,政府也支持地方也支持是这么来的。呃,自由军刚刚讲到这个地方,我非常赞同,就是这个核心因素是市场,其实在网络上面你们看到很多那些250的这个所谓的自由的什么知识分子。

写了文章就没法看,尤其呢,又派了一些那些混蛋,这个这个腔调就完全站在美国那边,好像我设计这个技术有什么了不起,是是了不起,因为研发需要花钱。

可是我们中国人没有牌可以打吗?

我们中国人这么大市场的,那不是谈判的筹码吗?

你不跟我玩,可以啊,你滚啊,对吧,你离开我,你70%的利润在我这里拿走了,对吧?难道我这不是一张牌吗,对吧?所以你看到所以这个那个特朗普,前一段时间他有个演讲,我看他在讲说中国这些年的发展都是偷他们东西的。哈。

我看完以后我就乐了,我说这哥们儿大概有1.2224,什么海默,是吧?就是那个老年痴呆,他想多了,他老人家想多了,因为我看到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子。

我们是在第一线,中国人是在九九六这种方式在拼命的工作,那中国在全球贡献给美国以及欧盟的。

那个专利费是最高的,当然我们有有借鉴的地方,有山寨的地方,这个不回避很多有,但是我们基本上大公司的投入研发的投入,你看到华为的投入,哈呃,包括这个这bat的这种这种研发的投入是很大的,但这是一个。

这是一个混,这个,这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一个阶段,那所以美国人觉得好像这个事情全部是偷他们的,这个是他想多了,真的想多了,因为中国有这么大市场。

我们学这个市场营销,有一个有一个数字哈,就是在一个超过100000000人的市场。

它就能产生品牌。日本就很典型的例子嘛,哈,日本产生了很多这种家电行业的品牌。

那中国有十几亿的人的市场,如果这是中国的人均gdp到台湾那样子的,那你想象看吧,它几乎就是美国加日本,再加一堆欧盟国家就这种购买力,那我们在我们这种环境里面。

呃,会有大量的这种品牌产生,而且一旦这个这个品牌如果有能力把这个市场拿下来,说难听一点,他就横扫全球,他自然而然就变成全球最大的了。 嗯,ok,大家这样,这个我要补充一下哈。

这个呢,现在两瓶水ok,呃,谢谢。呃,这个,这个我要。

要补充一下,哈,就是说国内市场我们都各各做各的美国,做美国自己的市场,中国做自己的市场,这个我们互不干涉了。ok好,我们现在说到国际贸易,你必然会涉及到一些数字,比如说贸易顺差,理财是吧,那现在的像去年一八年好像是又扩大了,应该现在是利差多少了。

4000多个亿吧。是不是就这个单量的是是我们中国是顺产?

也就是说,我们中国卖了更多的产品到美国,美国是更少的产品,卖到中国啊。而这个时候我们做生意都知道。

呃,我,我们现在很纯粹哈,不站在国家的面上去讨论,就是很很纯粹。写合同的时候,谁写在甲方啊。

是不是购买者写在甲方提供服务和产品的人写在一比方,大量的是这样啊。那么这个时候,其实特朗普,他现在就是很明确的是什么呢?就是说。

他觉得他亏了他,亏了他只有一个办法。

所谓的贸易战,其实我都不觉得是叫贸易战,就是它其实是把它的壁垒累高起来了,就像龙影图说的,因为那一阵子我在我在。我在杭州说了一个中美贸易战最艰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一些事情,那这,这个音频大家可以回头,应该会在下周播出。

那么那个时候谈判也是最艰苦的时候,因为大国内的情绪是不谈,没什么好谈的。但是我在那时候,我们正在在身,在国外的人想。我说。

这个观点是不是想反了呀,现在是现在是利益差这么多,他如果两边都把壁垒建起来,那随受的损失会大一点。

呃,这个这个问题,哈,呃,我,我插一句,哈。

呃,这个是一个统计数据的问题,美国人其实经常拿这个数据来看,说好像中国占大便宜了。

其实我觉得中国谈判代表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人去做这方面的思考,我们大家把利润拿出来,看看到底谁利差还是?

顺差,其实在座各位可能都是处于中产阶级差不多的水平。哈,能能关注移民这个话题也在中国。

呃,应该属于重点偏上的这个水平你会发现你买的衣服,鞋子,手机有多少是国产品牌,你到一个上海的消费帽里面,我们家老太太一看说一个中文都看不到。

几乎啊,尤其涉及到衣服啊。化妆品这种品牌老人家是看不懂的,全都是国外的品牌,对吧。

走到大街上,你看车也基本上是国外的品牌,现在国产品牌越来越多了。

那他在中国做生意不赚钱吗,赚的钱算谁的ddgdp,我这里面有利润的问题,ok有利润的问题。

嗯,这里面呢就是我们比如说哈,呃利的牛仔裤在美国卖就是50块钱,卖到中国1000多块钱,你觉得这个利润是留在中国还是留在美国。

是中国的渠渠道赚了还是美国的产品方赚了,大量的现在就存在这个机会就存在这个机会。大量就是在我跨境的眼里,我依然看到非常多的就是在美国,其实卖的极为便宜的,跟中国卖的极为贵的是什么赚了是渠道赚了?

那这个这个事情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中国的100按摩椅只卖几千块钱人民币啊,可能中国的这个按摩椅批发到美国啊,就是1000半,但是美国的市场就能够卖多少六七千美元渠道的利润就这么大,渠道的利润为什么可以这么大,就是市场在谁手里啊。

是吧,是这么来解释这个利润的问题,就是说我我刚核心要表达的就是说美国人,他有一个问题,现在他没搞清楚。

其实他没有吃亏这件事情啊。

当然,作为政治人物来说,他要找到一个民院的入出这个出口啊,他会把这个部分放大,因为我我我也。我也在youtube上看到一些美国的媒体,讨论中国的事情。

呃,是有点放大了哈,就是这也是给美国一些不好的引导。

当然这里面有一些历史原因,因为整个现代社会是西方人构建的,包括你人种,他就说你是黄种人,我们其实为什么就是黄主任我,我觉得上海江浙那边的人比他们还白啊。

对吧。但这是他讲的嘛,说这个哥伦布发现新大六?

那n年的时候,你想多了吧。妈,我在这生活几百年,对吧?

怎么凭你发明发现新大六实体过来抢了我们的地方。好吧,对吧?那因为西方人已经习惯了他掌握这个话语权,以后的这套说此包括整个世界的规则的游戏规则。

他已经想好了,你中国人就应该搞点制造,对吧,搞点有污染的东西是最好了,或者要么中国人不干,我就让墨西哥人来干,要越来人来干。 那你中国人有一天说突然搞2025搞五g标准了。

美国人肯定有个不适应吧。诶,这个应该是我来干的事儿,那我觉得他们要适应适应他迟早会适应的,因为我觉得他不适应也得适应,因为必须得适应。

因为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那这是我我,我个人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哈,因为这是必然的一个结果,这个不是你能不能接受的问题,而且我们刚刚回到这个市场的问题就是你如果一个产品在中国把这个市场做开了。

你携带这种品牌渠道资金产能的优势,你杀到任何一个地方,那事实上就是没什么对手。这个就是为什么整个西方世界开始质疑过去他们所相信的自由市场经济跟全球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这个结果会带来什么,现在不知道大家静观欺骗?

就是你看到整个西方世界的这种保守主义都在回归嘛,是吧,就是特朗普恨不得把门关起来。

但是我们不是啊,我们到处要在讲说我们要开门做生意,因为的确我们在中间获得好处,对吧,只是现在有一些别的问题导致这个事情,呃,有一些不信任,但是我认为这个事情是暂时的。

就是开幕做生意,将来可能还是大家这个共同的最后达成的协议,就是我个人的看法啊,ok那个?

是不是总觉得我跟你这个这个思路不太一样的。嗯,没问题,这样子挺好哈。

我原来以为我是捧梗的,对对ok那呃,既然聊到这个话题,哈,其实这里面有一个有一个全球是以什么样的什么样的状态去发展的问题,就是说一种体系就是叫做全球一体,就世界是平的。当时那本书推出来。

那这个就是什么呢,就是各个区域。

各个民族发挥他自己的优势,大家形成一个叫一体化,什么叫一体化,一台机器叫一体化,是吧,这个皮带有皮带的功能。

这个这个滚轴有滚轴的功能,这叫一体化,是吧?那么,比如说,我们在美国会经常看到一个就民族之间的融合和互补的一种情况,那比如说,因为加州西域很多嘛,我就经常拿那个墨西哥人举例子。

就是墨西哥,这个民族呢,就很容易和中国这个呃,就是跟华冷很紧密的在一起,因为墨西哥呢,没有什么野心,就是为什么说华人在外面就经常不团结,说这个会烦着,比如说做装修的,就现在师傅不敢带徒弟了。

他只学三个月,他立刻就出去另起炉灶啊。为什么开餐厅的老板必须盯在餐厅里面,我说的是美国哈,因为你一离开这个餐厅就是别人的了。

所有的利润都是别人的你,你你,你讲您您讲到这个地方,我就特别有有有感,触哈,就是回到我们今天刚才讲的那个主题,自由其实自由会带来混乱,我讲这个,大家可能听着不舒服哈。

很多人说在中国谈那个什么什么主哈,我们那个敏感词文不谈就台湾在弄的那个东西,那其实我在我的节目里面经常讲的一个内容,包括在社群里面跟我跟我们很多听友有时候会思想上有碰撞啊。

在中国这么多年,是大家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避免最不要更坏,那很多我认为很多那些脑子不太清楚的人,他是先假想一个更好或者一个完美的模型,然后说抱怨当下的不好。

包括夫妻关系也是一样嘛,对吧,你先不要把你老公想的太好,你也不要把你的老婆想的太好。如果你按照这个模型套过去。

发现马的上当了,你一定会是这样子吗?

我们现实当中也是这样的,就是理想的社会,是孔子描述的,就是对吧各安其位,该干嘛干嘛?因为你的社会身份,你的这个角色是你周围的人定义你的。

你刚刚讲到这个中国的工人,他学一学,他不想帮你干,他要制定起炉灶。

一个自由的人,他就是这样子的他,他是这个,这个不是我讲的重点,就这个是我们中国的特色。

就是你会的,我全会。

但是呢,我们如果在完全是在中文世界去思考这个问题的话,就很容易就是就陷入到这个圈子里面去思考。

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种族,那么像墨西哥人可以和中国人非常好的共处。 他白天高高兴兴地在中国人的公司上班赚了钱,网上高高兴兴地把这个。

钱啊呃,税在中国人提供的这个房子里,把这个钱变成房租,又交给到这个白天的这个中国老板,它是一个非常好的两种生态的结合,黑人也是不同的。

那么华人很很像犹太人。

那我告诉你,哈墨西哥人有一天也会觉醒的,黑人也会有一天会觉醒的,这个是必然的结果。哈,就像就像美国现在不能接受中国来挑战它。

一样的道理就是他觉得你过去一颗一个iphone,对吧玩命的生产这个累道要跳楼,对吧,你挣十块钱可以了。

可是有一天,中国人说我,我不想挣这么多,我要做自己的品牌了,比如说像华为啊,oppo vivo。

那卖出的价格可能体验差不多呃,市里苹果的一半,甚至那这个时候美国当然不舒服了,因为过去他那个那么高的毛利。

我不知道你们在网上可以搜一下,就是苹果手机的毛利的分布。哈,就是美国人,拿多少走,就是富士康拿多少走?

大家就明白了,因为中国有一天也会觉醒,就是说好像你从芯片到软件我都能干啊。我为什么只挣十块钱。

对,对吧,必然会这样子的就是,呃,我不认为就是我从来看这个世界,没有觉得呃,会有人种的问题。人是都是一样的人,他处于不同的环境跟教育跟信息量。

因为有一些地方它没有信息量,他只能那样子,对吧,就像在座的这些,这各位美女,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山村里面。

从来没有告诉你外面还有这个世界,你这个婆婆就是你的天,对吧?

我,我,我是表达这个观点。嗯,对你,你这个观点呢,我,我要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呵呵呵呵嗯,人与人是不同的,一定是不同,能有分a型血b型OO型血对,还有分很多星座星座我是没研究,但是我还比较认同血型的不同,就是有一些a型血的特质是认真很认真。o型血的特质是强势,B型学的特征是。

能够处理好各种的关系,就是经常问一个人说,哎,你是什么血型?他说,哎,我也不太清楚。

一定是b型血啊。对,就是说他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我们的孩子也是不同。

然后呢,这是我们首先说人的不同,就是你刚才所想象的,你的是你个人的思考问题的方式。 别人不见得会这么想,说,我就靠价格打死你。

不见得不见得都靠你这么想。

另外呢,每一个人除了他自己产生的产品之外,它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一个国家也是一个民族,也是你就没有考虑过他的市场啊。

是不是你想不想做他的市场,那这个时候就需要互补啊。 是不是?并不是大家一定只是存在的,说赤裸裸的竞争关系就是。

中国目前大家觉得说有很多很多平静啊,有很多迈不开的,这种天花板其实就是跟大家想法都很一致有关系,就当你走出中国,你就会发现诶。

这帮人怎么这么想,你说他会不会觉醒他会有他的觉醒,他不见得会觉醒到我们这个样子,这个世界是极为多元化的,所以我现在在提出一个观点,就是说。

你要怎么样去看待这个世界,因为我当时这个走?

就是移民之前我觉得自己已经叫擅自天文下小地理,什么股票啊,什么什么都懂,都能出去跟人家忽悠到专家级的水平。

但是走出中国我就会发现啊,还有一个英文世界哦,从英文世界反过来看到我们的中文世界,还有很多我没看见的东西。

是吧?英文世界里面说到的日本,我从来没有听过说到一些日本文化,是吧?所以这个世界是,是我们不是我们都知道的,一定要让自己的心啊,打开一扇窗哦。

可能这个东西是我不知道啊,所以这个是我的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世界是如果是全球一体化的世界,就是大家都要想你擅长什么,我擅长什么,我们能不能互补?

那如果是说保守主义,那就是说,你擅长什么,我擅长什么,我们能不能竞争。

呃,我打断你一下。哈,恰巧世界上有一个民族,他很聪明,他什么都擅长。

然后呢,美国人说,我做我的芯片。

你做你的工厂,那个烟呢,在你国家冒一冒那个废水,在你那排一排结果,有一个国家叫中国,有一个民族叫中国人。

他说,哎,这个活我也能干。

其实我不需要你,我也能跟你造一样的产品,就像华为,他自己开了自己的芯片。 华为很快可能会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

他说我不要你谷歌,也可以看这个时候是有矛盾的。这叫阿尔斯,海默就是当年讲他,他觉得大国之间的竞争。 呃,我们希望看到理想的状态是互补。

但是有一种状态,它就是竞争,那竞争不意味着两个叫打起来。

竞争会在另外一个利益格局上面达成平衡,就是当初你制定的规则。

有人要挑战你,就是你。你当初制定的规则是说就像,就像汉城嘛,我们都叫汉城。韩国人说不干,我叫首尔抗争,是礼教的,对不对,就像中国汉城在韩国,我知道,所以中国人现在有一天,他跟国际贸易做生意。

他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就当他有一天走出去的时候,他会发现问题,这个世界的规则全做全部是西方人,美国人定的。

那我不相信有一个傻叉到说定个规则对自己完全不利,一定不会,对吧。其实美国在全球化的收益。

他是巨大的收益者,但是他收益的是那些资本家,就是那些大财团真正的老百姓。就像我,我在香港朋友,他跟我讲。

他说没错啊,你们大六人来买东西,买手表买lv包包那做手表开手表行的做lv包包代理的都赚到钱了。

可是我楼下那个茶餐厅倒了,变成卖包包的,我不需要天天买包包,可是我每天早上吃早餐。

对一个普通的人来说,他感受到的是另外一个场景,那中国跟美国现在出现的这个矛盾,其实大概就差不多是我刚刚描述的这个场景。

美国人可能觉得我们抢了他的饭碗,其实美国的就像就像苹果在中国卖那么多,他老子的利润的大头嘛。

可是他的美国的普通老百姓,比如说德州乡下一个老百姓,他是分享不到的,所以是他们自己结构的问题。

我认为这个他把这个问题现在很大一部分,我看到美国的媒体的讨论是这样子啊,很大一部分把它转嫁给中国。

我认为他们也是在会详视听,就是有有因为西方的媒体,你们觉得它好像是相对比较呃,言论自由,我跟你讲,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

我这样跟你讲,美国的几大媒体财团基本上掌握犹太人手上,那你认为犹太人会很客观的去报告阿拉伯世界吗?

那你认为你现在对阿拉伯译的这个这个,这个是阿拉伯世界的某一些偏见,没有受美国的媒体的影响,好莱坞电影的影响吗?

我认为一定是有的,所以这个是一个重新就是这个我,我自己没有看到。哈,现在今天中午我们在聊这个事情,因为现在呃,整个市我们这些话题讲有点大哈。

就整个世界的这个格局,现在是3000年,应该像5000年未有之大变局,尤其到五g时代以后。

那我我,我,至少目前看,我没有看到人类拿出一个什么好的解决方案,那像那个赫拉利,在未来简史里面,他有在做一些探索,包括人工智能以后基因技术以后基因剪辑技术等于掌握了上帝的那把剪刀,这个物种会变成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那这样的未来,这么大一个挑战,我认为这两个国家如果还要死磕,那是大不幸啊。那当然,有一点我是乐观的,如果真死磕。

一定是中国赢美国门都没有这个政治正确吧,这个政治非常正确啊。对,所以我刚刚讲的这个部分就是回到刚才那个主题就是呃,这个一个穷小子,现在过去他把你开车拉门,有一天这个穷小子赚到钱了,他也想穿西装。

他也想跟你戴一样的手表,甚至他还抢了你的座位,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包容他,这就看美国的态度,那美国现在看上去像一个很小家子系的一个国家嘛哈?

他甚不得把门要关起来,他恨不得在在在这个墨西哥那边住一步,住一面墙。啊,这这这么低级的事情他都要干那川川普的。这,这是他个人行为哈,因为他有点老年痴呆,我们能理解。

就是说我看到的这个情况大概是这样,就是说在这个等于老二现在崛起了,老二还老大,还不太适应。

我认为会适应的一段时间以后它一定会达成平衡,因为美国的国家的这个基因决定的,因为他这个国家一直就会左右左右这样摇摆,这是国家的优势,因为他一旦看到这个对手根本就灭不掉。

那一定会换换另外一波人来说,好,我们商量怎么一起过。就这样,我的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啊,嗯?

总体来说,美国它的国内呢,它是一个,他是很多远的,很多思想都很多远行为呃文化,包括现在的这个民主党和共和党,那其实共和党里面也分,那么包括在对中国的这个态度上,也是各种的这个思想交错在一起,因为他们本身是对于自己所制定的全球贸易的,就是全球这个一体化的这个体系的一种质疑。 他觉得亏了啊,对,所以我上午才。

回答那位挺有的观点,就是说他总是这么摇摆的,那么在于你怎么去去看待他。

呃,但是就就目前而言,为什么这么多国家还要和美国做生意啊,加拿大,墨西哥,为什么川普说墨西哥借内堵钱的钱要墨西哥能处。

他其实就是说,我有国内的这么大的市场,因为我们去扯说。

呃,这个这个要不要时刻死磕下来到底是谁赢,我觉得这个不太重要,你就现实的看现在谁想赚谁的钱是吧。

那么在目前的情况之下,那美国的市场,国内的市场还是要比我们,但所以说,我是觉得中国接下去的这个我们自己原来是三驾马车嘛,是不是这个出口是一大块呀?

我们原来的出口是一大块出口,一旦把你掐掉的话,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我不敢想象是不是。那么,如果说我们自己培养起一个巨大的内需食材。

原来内需是一直没有启动的,是吧,建设出口内需三驾马车内需。实际上,美国是一直靠着他自己很庞大的一个内需支撑他的,这个全球的就是持续他支撑全球话语权的一部分。 哎,所以这个是我们应该去从美国的这个。

整个他的这种状态去看,说我们今后中国,如果说因为现在国内市场没人跟你就中国很像犹太人,就是你刚才说到说,呃,世界上有有这么一个民族啊,他什么都会,然后什么都做的我,我还在想,你应该是说犹太人。

后来你说的是滑冷啊,也也行,就是你大家也没发现全球这么多国家都有中国山冷的身影,但是只有一个国家,没有哪里啊。

以色列以色列,没有中国三人的身影。

也没发现你做不进去,不是你什么都行,明白吗,以色列没有那么你,那么这个你就可以去理解说我们到底是就是我们,我们要有自信。哈,我们要有自信。

同时呢,我们也要去学习,说我们到底欠缺在哪里。呃,我比较就是我。我始终是这么认可的一个人不可以没有自信。嗯,但是呢,一个人也不可以太自大啊。每个人都会在自信,跟自大之间会。

会徘徊,那这,这个是在于什么在于你的视野和你认识这个世界的认知能力啊。这个是我觉得,可能我们随口说美国也是能够给大大家带来一些思考啊,就是给大家告诉大家一些我看到的东西,然后呢自然会引发大家的一些思考。

您您讲的非常对哈,就是说呃,这小到个人大到国家要深刻的先认识自己啊就是。

老子讲知人者,治知己者明就是你要知道自己有半斤八两,大概知道自己的呃水平。

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它有一个国家意志,或者说叫做国家理想嘛,那在这个往前奔的这个过程当中假设哈。假设美国人把谈判底线是设定在说。

你要放弃2025,那你觉得还能谈得成吧,他一定是谈不成的。这不是自大跟不自大的问题。

就大家都要看底线是多少?

就像夫妻双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婚姻,这个失败,这些北上广深,现在据说已经超过45%了。

那就是因为彼此包容。当某一个限度的时候,他就超出了那个红线的时候,他就不能再让步了。那国与国之间也是一样。

我认为说,当然,现在所有的知识分子都说美国假设采取这些措施的时候,中国会怎么办?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

中国也没什么办法,会非常非常痛苦,但是那个痛苦也没有超过以前那个50年代。

60年代的一个痛苦,对吧,因为中国还有欧盟,还有日本,还有这些国家,当然美国可以联合他们,但是呢,你回到你刚才那个逻辑。

就是说我有市场,就像欧盟现在它的步调跟美国是不太一样的,当然现在还没有上升到绝对的政治的这个封锁啊。所以我们为什么乐观就中国,你看就现在的这些处理,我们作为旁观者的时候,我觉得处处理他是蛮聪明的。

这些操盘的人其实都比我们聪明,我们很多时候这些有一些这个,呃?

呃,底下的人在那下评论其实没有掌握任何信息,在那下评论,那这些真正在操盘的人,其实他你看到的问题,他早看到的,因为他信息量比你大。

他脑子也比你聪明很多,本身在国外就有很深的渊源。

我认为他们的处理也没有问题,因为这个里面大家就彼此。最后是谈国家意志,就是看你是不是给我坚定,就像当年古巴危机一样。 如果肯尼迪没有那么坚定,这个事情可能就不是这样的,美国人是肯定能因为英雄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就像中国跟美国会有这样的一个摩擦。

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都会流血,那两个人都会流血的时候呢?

看谁的抗疼能力更强,那我们这个国家呢,就是有一个独特的体制,你成不成你看不见,因为啊,美国人不一样,他疼了他就上街了。所以呢,这就是这个我国人我国,我就我就也这个。这个一说话就是很多敏感词,不能说我就很痛苦,就是包括我,因为我们操盘的人嘛,我还是用操盘的那个人。

他们很清楚这个对方的底牌,包括甚至于对对方的一些渗透啊,去影响到国家的这个一些决策啊,就这个道理。所以。

我的整体是非常乐观的,就是大家吵一吵闹一闹,在另外一个平平台上面达成平衡,继续往前走。

对总体来说,我是认可那个老鹰的这个最后的这个评价啊,因为我也是乐观的,因为我,但是我的这个乐观还是落到民族性来说。

其实中国这个呃,中国这个国家和美国这个国家,其实它是呃,有很大的互补性,所以呢,这个无论领导人怎么变化,但是这个它的巨大的这个?

这个经济上的互补性以及能力上的互补性是在这里的,那么就是这个观点,我们基本上就收尾就收在这里啊。

那最后我补充一点,哈,很多东西我们认为的,其实事实不是那样,比如说刚才老鹰说到的这个肯尼迪的这件事情,我专门这个讲了一期节目。

我在节目里面很清楚地说了,到底最后是谁赢了是吧。哎,对,苏联达成了他的意图,而美国没有。

哦,但是美国可以宣传成,有嘛是不是?哎,对,这个是我提醒大家的,就是说所有东西都要有自己。最后你要把所有的信息完整的收集在一起,呃,才能够看到这个真正的事情,看到这个叫做迷雾一般的世界。 好吧,那么我们我我也补充一点啊。

因为您刚刚讲到那个肯尼迪那个事情啊,就是我。我其实核心表达的是说,呃,有一种东西叫做勇气,这个东西是非常非常宝贵的。

就是当年呃,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就有一帮知识分子就恨不得投降嘛,有人就真的这么干了嘛。王金卫嘛,对吧。 当然,选择抗争下去的人,他并也没有预测到他。有一天苏联会介入美国会介入。

对吧。如果苏联没有介入美国,没有介入中国,可能真的成为王国鲁。 那些文人跟看法是对的,因为以中国的实力,那个时候打不过日本。

对吧。但是人的本质存在就是这个,就是我回到最初的那个话题,就是什么是自由。当你在讲一个自由的时候,你要先搞清楚你是谁?

你怎么谈自由吗,你的个体是谁?

那你要搞清楚你个体的问题,就是回到西方哲学到现在的讨论的问题叫存在的问题,对吧,毕加索在画画那幅画画他那个牛的时候。

他美化也比他要想说,如果这笔不换,这还能叫刘吗?

然后他就不断做减,反减到这里,画一个特别抽象的流出来。

那我把这个问题引申到你个人,那我用我自己。举例啊,不用你举例哈,假设我老鹰叫了一只胳膊。

我还是不是老鹰,你们会认为说是啊,对不对,那我们继续做减法,再掉掉一个,再掉掉腿,再掉掉这个只剩字儿。

还是不是老鹰就是我有营养液能活啊,就是就有我的碳基生命全会碳基生命还能活,对不对,他是不是老爷,还是那我们再把思想推到极限,我把那脑脑细胞拿出来,放到一个营养液里面,他一样能说话。

就像斯蒂夫霍金一样嘛,只有两个手术部,你认为他是不是死地如后金,他是?

如果谷歌有一天把你的意识上传了,变成一台机器,它跟能跟你交流说话,他是不是老鹰,还是这说明什么?你的思想,你的意识是那个核心的存在。

那才能决定你是谁。

搞清楚这个问题,你才能谈自由。

如果说你自己身份的所有的决定都不是你自己做的,按照西方的哲学讲,你这个人没存在过。

已经没活过,是吧?

那刚才自由军讲到那个假象,我认为说,对于这个社群里面,甚至有一些在美国生活的人,我跟他聊两句,我就知道。

他其实还是骨子,从骨子里面他还是个中国人,他说,美国虽然人在美国,他跟美国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我可以自豪的讲,我坐在这里,我坐在深圳,但是我可以讲,我跟美国人差不多。

为什么这样讲,我讲给你听。哈。

在美国,大家可能认为说美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其实不是我们自由军生活在那地方,知道我也在在西方生活过。我也知道对这个萨特讲,说,他人及地狱,这就是引出西方的法治,就是我们你也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划清这个界限,就你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的边界。

那这个边界画的越来越小。

弗洛伊德在晚年就在不断地研究这个文明,对自由的伤害就是人。其实在这个社会会变得越来越不自由。

为什么这是文明带来的?

没办法的就是你得到多少,你就要失去多少自由。 这个是我们讲这个一般意义上的自由。

那美国这个社会,它其实不是一个自由主义为主体的社会,它是一个社会达尔文倾向的这个就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的一个社会。

所以自由金在他节目里面讲说,美国人不养懒人,甚至你遗产,他要交非常重的遗产税。

这个不是一个就是不是我们理解的那个社会,就像很多人以为这个美国的强大是民主自由带来的。不是我在社群里面反复跟他们讨论过这个事情。

因为我的观点,其实我听我的内容的人会不舒服,在群里面跟我很多聊天都不舒服,有可能我会颠覆你的认知就是。但是呢,我认为我有能力的地方在于我能,我看我尽量是都能把这个事情讲清楚。

让你明白我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那我认为知识就是这样子嘛,对吧,就像最后去看讲的血型星座,包括中国的周易八卦。

那可以随便讲啊,因为那鸡汤啊,因为它,他不需你推倒不出来的嘛。因为他因为我就闭心血。

我条理很乱的这个,因为那个是另外一个泪水文化范畴,它不是不是这个知识或者哲哲学范畴,所以我我,我用最后的这个就是刚刚插队的话,有点有点多。哈,就是这个世界充满着真相。 呃,充满这个假象,很多东西你去抛根溯源,你才能把那个事情理清楚。

然后得出你的结论。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你要有足够的信息量,光有信息量也没有用,你还要有?

一定的判断能力,因为有一些事情本身就是矛盾的,就像西方的这个平权的这个这个运动,你说你要让黑人多多多上哈佛,那我华人考的都很好,我就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