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澳门荷官,在赌场里发牌
gezhong2022-03-05  271

故事FM ❜ 第 337 期 上个月的月初,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澳门赌场全部停止了营业。这是从 1847 年,澳门博彩业合法化以来,第二次发生停业的现象。上次是台风山竹的时候。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一位入行 17 年的澳门荷官,她叫孟乐儿。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她所在的葡京赌场刚刚恢复营业不久,而她也结束了这次难得的假期。 /Staff/ 讲述者 | 孟乐儿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02.卢冠廷 - 賭神 03.Circuit Boards 04.Bass6 05.Untitledthingthing 06.Belle Ones

我是澳门荷官,在赌场里发牌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节目散上个月的月初啊。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澳门赌场全部停止了营业。

这是从1847年澳门博彩业合法化以来第二次发生停业的现象。

上次是台风删除的时候,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一位入行十七年的澳门河关,他叫孟乐儿。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他所在的普京赌场刚刚恢复营业不久,而他也结束了这次难得的假期。

就是武汉还没封城之前吧,还不知道这么严重的突然呢,就有一天上班就说要要我们戴口罩,后面到了二月四号的时候。

我们发现有一个在赌场工作的员工嘛,胆病了,我们的特首就专部说要关闭赌场半个月,那我们就休息了,在家里二十号才重新再开。

他是二十号开始,凌晨开始可以营业,然后我们有一些同事,可能他十九号下午就开始回去工作,清洁部的同事也有做消毒啊,清洁啊各方面的。

然后就开始上班,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就已经开始,有一些客人在门外等着你开门二十号,午夜0.1过,澳门多家赌场抢先拉开铁门重新营业。

不少赌客闷了十五天,实在手痒,赶紧排队上门。这都从外公举过来。

赌客必须戴口罩量体温,填写健康申请书,没有问题才能入场。

澳门官员也到场,监督业者要确实做好防疫管控。 在孟德尔的记忆里,十七年来,澳门这个城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清净过。

孟德尔是广东人,九十年代跟随家人移居到我们,而那正是香港特有的赌片最兴盛的年代,赌神,赌侠,赌圣等几部电影接连火爆在昏黄的录像厅里,给大六一整代的年轻人。

普及了,什么叫一掷千金,什么叫纸醉金泥。

但是对于在澳门生活的普通年轻人来说,电影里的那个浮夸的世界比他们其实很遥远。

我刚移居到澳门的时候呢,这边还是一个很宁静的小城吧。

大概是9798年吧,我就进入一间石油公司,去帮一个文员,2003年的时候杀死期间嘛。那时候我的工资是五千块不到,然后我有一个朋友呢,就说。

哎,我们不如去做赌场,那时候我为什么不做呢?因为我觉得赌场哇,真的,我从小就对这个行业就没什么好感,因为我父母一直都是教导我们这个东西是不能沾的。我那个朋友就跟我说,哎。

你知道吗,当一个河关有一万多一个月?

你看看你现在做了那么多年,你的工资还不到五千块,好像也是,反正我都是工作嘛。然后我们就一起去应聘卢梦乐尔所说啊。在2003年,何关这份工作在澳门的年轻人当中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所以当时赌场对何关的招聘门槛也是比较高的。 就以孟德尔应聘的普京赌场为例,他们要求应聘者必须拥有澳门的永久居民身份。

年龄不得超过25岁,有高中以上的学历。

除此之外,还需要在政府的行政部门开具一份民事证明书,证明自己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而满足了这些条件之后,你才刚刚迈入初选的阶段。

接下来,你需要和近百个年轻漂亮的本地女孩儿竞争同一个岗位。

我一进去,首先他是帮你量身高还要量体重之后呢,他就会厌世,忙着那些就是看看你是不是色盲。如果是的话,绝对不会请你的自己让他觉得ok了。

然后他就叫你到另外一间房,给一些心算的题目给你。 几分钟之内,你要把它算出来,把它按写在纸上,要交上去。

最后一步呢,他就是可以留下来的人,就一起进去见人事部的考官之类吧。

我记得我那时候是大概二十个人一起进去。

他会分别问你们一些问题,然后你要站起来作答答完问题了,他就会跟我们说,谢谢你们到来。现在麻烦你们到外面等一下,等了五分钟以后,他就出来等一下我叫到名字的人进入留下来,其他的人可以先回去等消息了。当时挺紧张的啊,谁知道他就叫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就是我当时确实是挺有满足感的你,你明不明白二十多个人进去,哎,怎么只留下我一个人,那就是说,我的条件是最好的了,你肯定会有这种想法就。

有点飘飘然的肯定。

西山走了以后,他就跟我说,你要去哪里拿,举例去验你的事例,过两天拿报告再拿上人事部。那时候那个人事部是估计赌场里面的三楼。

你拿上去交回去。

记得我第一次进赌场,就是我去应聘那一天一进去哇舔了那么多人,而且呢,我是认不得路,你懂不懂他是?

中间那里是圆圈,就是一个一个很大的圆形的厅,中间有赌桌,两旁的走廊也有赌桌。

一进去呢,你看见每一个出口和每一个地方,好像都是一模一样的。 东南西北,你分不清楚。

然后我就看见一个穿制服的,就问他说我,我要去人事部。

然后他就告诉我,哎,你从这边过去看见没有,那里有一个很小的楼梯,你一直上去就可以走到三楼了。那个楼梯真的很小很小,只有一米五左右的宽度。

然后我就一直转着那条楼梯走上去。

把那个证明交了出来的时候,我也是乱撞乱碰,这样就看见,哎,有个出口我就出去了。然后这就是我第一次进赌场入职之后,孟德尔现在赌场做了三个月的服务员。

同时还需要接受各项专业技能的培训。

除了基础的写录心算和我们常常在电影中看到的画室洗牌的技能以外,他们还需要熟知各种赌博游戏的规则。

好比其中最受欢迎的百家乐。它的基本规则很简单,每个万家会被发到两到三张的牌点数加起来各位数最接近九的获胜。

那一局游戏中拿出最多筹码的就是庄稼,剩下的都是闲家。

最后,根据获胜者在游戏中的决策,每个下注的人会按照不同的赔率拿回相应的筹码。

这整个的游戏过程中何关除了要发牌,还要负责计算美剧游戏中各个玩家赢了多少,赔了多少。

那我第一天出场面,我记得我,我一出去的时候,当时那时候不是像现在这么小的桌子,都是一张大的桌子,然后有四个人就是一张桌子,有四个人当子。我那时候是实习吗?那不就是变成一张桌子,有五个人了,有五个人的话,那我就跟着我的尖场,就站在右边站在右边,我们叫开花嘛,两边叫开花,中间叫坐庄。开花的工作呢就是负责。比如说哎。

开出一个结果了,输掉的就把它收进来就叫杀。

人家赢了那就要赔出去,那叫赔彩。做了开花以后就做做装做装呢,就是说比如你把牌发出来。

有了结果,你就看看着两边不要有人混水摸鱼啊,就是地方有一些会做一些不法的行为啊。第一次站在那边也也有点紧张。

因为太多人了,我们那时候还是独势生意嘛,一张桌子最高峰的时候,可以围了450人在那边不停地说话,然后你又要应付你手上的工作啊什么的。

我们这个叫场面,意思就是说你在场面遇到很多情况,你是不可预知的。比如说有一些人,他会混水磨鱼,有一些人他会他输钱了,心情不好了,他要说一些话,人来骂牛,甚至侮辱你啊。

因为很多客人,他们其实一坐下来就已经把何关当做他的假想你了,就觉得我是在跟你赌,如果我输了,就是就是你杀我的。

我最记得有一次我有一个一个前辈吧,我刚刚那时候刚刚做河关没多久,那个女人她一直在读,一直在读,然后他自己在那边说,哎呀,我舒坦了,我连我的项链都当了前辈,就是很好心的睡觉。 哎,你不要这样子了,你不要连项链都荡掉吗。

你知道那个女人,然后马上怎么样?

他马上跳起来骂我有钱赌关你什么事啊,我有项链拿去当啊,你有吗?就这样在那边一直骂,一直骂,一直骂你。说真的,这个世界好心有好爸妈,这是一个好心的说法吧,就被他骂得狗血临头,我自己也亲身经历过呢,就是那个客人。

他输钱的时候就是你还是脸带微笑,他就说你笑什么,你看见我输钱,你很开心吗?你干嘛要小我要投诉你。所以我的前辈都说你不要有表情,这就是最好的了。 尽管工作十分新股,但孟诺尔还是很快就适应了赌场的高压环境。

毕竟每个月他都能拿到一万块出头的固定薪水。

就在孟德尔入行之后不久,2003年七月,港澳自由行政策正式实施,从此,越来越多的内地游客涌入了澳门赌场波彩叶迎来了十年的爆发式增长河关门的薪水也自然是水涨船高。

这十几年来,孟德尔面无表情地站在赌桌后,见证了无数个赌客的来来去去,眼看着他们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我那时候刚刚做赌场没多久,零七年左右,然后呢,他那时候可能四十来岁,他是澳门人,他也是说广东话,然后他天天来读呢。你天天都来读,肯定就会熟悉了嘛。 哦,我有一天呢,我就问他说,我说,哎,你天天都来赌,不用工作啊。

他说,哎,我现在没工作啊。我现在就是在家带孩子嘛。儿子上学了,我就有时间来玩了这样。

然后我说,那你那你丈夫呢,你天天来赌你丈夫,不会说你吗?

然后他那时候说,我赌我自己的钱呐。我刚刚才回来,从台湾回来,我以前在台湾做地宫,我做了十多年,我的钱全都存起来了,不是我老公的钱。

他跟我说呢,就是他。上午他送了儿子去上学,以后呢,他要买菜在家里搞卫生。

下午呢,他儿子大概是四五点就放学嘛,一两点他就过来,然后玩到四点。

没多久我就赚了别的公司去做,就隔了好多年,就是没见他。 大概几年前吧,我又见到他,他还在赌,那整个人呢就已经。

跟以前就不一样,因为他的头发全都白了,也不去染一染,然后反正就好像整个人都脏兮兮着,他还认得我,我说,你儿子大学毕业吗?

他说,哎,早就毕业了,已经工作几年了。

我说,那你现在还在躲那时候,哎,别提了,现在呀,老公跟孩子住,他自己一个人住。我说,为什么哎呀我,我也不想连累他们了,我自己那么烂堵,那因为我还有客人嘛。 我就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但是我就落不住的感觉很多,喜欢赌那些本地人,他们。

都是这样,什么时候想赌,他就可以去赌,所以他们读了几十年,他们还在读,就是这样,你如果说是游客的话来玩玩的,他们可能都会玩过就算了,输赢也不错。

但是也有一些人呢,他可能专门为了赌回来的呢,就是有一个自家的女客人嘛,她也是做生意的。然后呢,他谈谈这边这边赌呢,我觉得他真的陷进去了,为什么呢?他就是很困难。

站在那边都能睡得着了。 我就说了,你先回酒店去睡一觉。

再过来赌嘛。然后他就说,哎呀,我的证件只能留一个礼拜啊。

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到睡觉上面去,那我来澳门干嘛?几乎问了十个有八个客人都是这样说,只要就是他们专门来赌那些客人。

我有时候问他们,他们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控制不了一般。那些客人我都是跟他们说,哎,不要太认真。

不要老是老是想着。以前我输很多,我要去把它赢回来。

我就跟他们说,你这样想,你太危险。 你们不要忘记,这里是娱乐场娱乐场,它另外一个名字是消费场所。

你不要想着在这边能挣钱。

挣钱的是我们,我们来打工的赚钱的是我们老板,他们是做生意。

其实我最不喜欢,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有年轻人,他刚刚过来,可能他是第一次来玩,把卡里的钱都输了。然后你也知道年轻人他们有什么社会经验,他觉得担心,不知道怎么向家里人交代啊。

然后他就急于要把这个钱赢回来填回去,这种人也很容易被高利贷盯上九出十三归九出十三归的话就是说你借一万块就给你九千块,就是说你马上还的话,你都要还13000。 那这些年轻,但是十个有八个,到最后都是传输光走了,然后其实我们都能看得出来,哪一些是高利贷。

那出生书的过程中,那个高利贷必须要。

盯着这个客人,他赢了钱,你就必须要凑他避免说那个客人,他赢了就骗你,说,哎,我输了。那他他是不是凑不了那个钱呢?盯着他的过程中,他肯定有两三个人盯着他的。从这种种的迹象。

你就能看得出来,这个人,他是不是借了高利贷,哪几个是高利贷,哪一个是客人。基本上你都已经能看出来,你怎么提醒他,他不可能听你说话,你也不可能有机会去提醒他。而且如果你这样说的话,他可能反咬。以后我,你怎么知道?我介绍历代我不是介绍历代呀?

你怎么乱说啊,那我的工作还要不要了。 每个进赌场的人都听过十读九书这个道理,但同时呢,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会是那个幸运的十分之一。

他们踌躇满志地走进赌场,幻想自己会像赌神一样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给人生翻盘。

但是在和观的眼中,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赌神赌博,没有什么技巧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人他可能会堵得比较冷静一点,不那么容易受那个结果的影响。这种人他是赌的高明,他不是说有什么技术,他只是他的心理数字比较好一点。大概十多年前十多年前呢,就是有一个他本来是在赌场里面帮人家洗马的。

自己有时候也会试一试赌,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蒙德尔刚刚说的喜马仔是澳门赌场的一种特有的职业。

这些人通过特定的人脉关系,能够拿到大量赌场的优惠筹码。

如果有赌客不方便带现金进赌场,他们就会找到这些洗马的人,从他们手中拿到优惠的筹码。

过后再通过喜马仔的结算。

喜马仔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获得抽成。 孟德尔刚刚提到的这位就是他们赌场里的一位本地喜马载。

也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呐,那时候大概四十来岁吧。

然后他就研究很多赌的方法就是什么我们我不知道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头栏,我不知道普通话应该怎么讲,就是说有一个方程式吧,就是我举一个例子啊。

这是其中一种方法。其实他们有很多种方法的,比如说他说啊,我就准备本金,大概可能200030000。

他就可能一百块钱起步,只买装。

你要是开装了,我就赢一百,反正我一百输了我就买二百,原本数量买40400数量买八百,这样一直累积上去。

这里还得解释一下孟德尔刚刚介绍的这个赌博术语,用普通话说叫达览,这是百家乐玩家所研究出的一种所谓的赢钱秘籍。

简单来说,他们研究认为啊,当百家乐的游戏玩到了数十轮甚至数百轮以后,主注装获胜的概率大约是50%。

因此,只要每一局都压装赢时间久了,胜负的几率就能对半儿分。 而与此同时,考虑到赌场在其中的抽成比例,这些研究者试图去计算。

美局游戏之间按照什么样的比例下注,最终赢的钱能比输的钱多,而他们所研究出的这个比例,就是所谓的方程式。

在百家乐玩家的理论中,这种方程式从简单的复杂不计其数,而刚刚孟勒尔所介绍的等体数列只是其中一种。 有一段时间他是挺顺利的啊,那就赢钱了,赢钱了,以后呢。

我是亲眼看见他钻戒名表啊,然后房子啊,他那半年是赢了,至少有几百万吧。

然后呢,过了一段时间呢,就是在赌场,其实也是没秘密的嘛,就可以会说,然后就会有人说,哎,他最近输很多钱。

那个方法不行了,反正他后面输也是输得比赢的更快,他那个新车买了才两个月,然后他是马上让给另一个喜马的。

他买回来的时候差不多300000,然后他好像十八万就卖给他了。我自己是亲眼看见他那个钻戒手表就慢慢慢慢没了,然后连房子都卖掉了。

又输回去了。然后他又安分守己的,又开始帮人家洗马了,而是因为他曾经赢过大钱嘛,就是他就觉得重新再来,又想另外一个方法,他又觉得,哎,我以前那个方法是不对的。 然后他就用另外一种方法,他也是刚开始的时候就很就很成功这样子。但是他他忘记了,他其实有很多种因素是引自他会输钱的,可能这种方法一段时间可以一段时间也不可以,还有一样就是人性。

当你赢了一百万的时候,你你就会想赢几千万。为了这个,你就把之前赢的船都输出去输光了。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没有理智的了,贼劝他都不听的。其实他身边肯定有很多人。

包括他的老婆,或者他的朋友啊。我看见那些人赌到某一个时候,他们是完全听不进去的,他的眼睛就只有赌要饭本。

必须要赌。那半年,他从开始赌到他赢了很多钱,然后到他再输输到什么都没有,就是大概半年左右的时间嘛。然后有一段时间他就没再赌了,隔了一段时间没见过他。

近两年看见他又又来赌,但是他现在赌的方式就反正都是赌很小很小那一种。 突然看见他,我还吓了一跳。我说你,你干嘛?他说,哎,他不知道,说他本来是很胖的,现在可能病了。我那天跟他说话,他还跟我说,刚刚做了什么手术,他不要是什么病,毕竟跟他是不是朋友嘛,只不过是在这边认识,可能会打个招呼啊。所以说近况这样子。 对于这位喜马仔的经历,孟努尔十分惋惜,他认为,如果这位喜马仔当年没有动贪念。

没有下场赌博原本也是有机会发财的。

其实在澳门的赌场中,很多资深的喜马仔已经发展出了类似于中介的生意,他们会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介绍有钱的富豪来赌场赌钱,为他们提供喜马服务,在从中赚取巨额的抽成。 在我们喜马仔是一种合法的职业,凭着港澳通行证就能行得通。所以这些年间,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做起了这门生意。

他们会跟赌场合作,组织各地的有钱人去澳门赌博,从中获利。 我们以前常常说,如果你在赌场,你是洗马的,而且你手上有客人的话。

挣的钱是很多的,就是我以前在贵宾厅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喜马的,他是浙江人,然后呢他都是。

带他那些老乡带过去赌,他告诉我说他一天的马良一天的马良是三百万。

我听他说的话,他老板认识的都是很有钱的人。然后他们都过来这边读,他老板会给酒店房间给他们呢,反正什么都包了他们,他们只管过来赌就行了。他们有他们自己一套的方法,可能说那个老板不需要带钱过来赌的他。当然,他知道这个老板是什么人。

他能负担多少,然后他会给钱他赌。如果输了,他就回浙江的时候回浙江去收钱。 如果赢了,那就不用说了,对不对?

一个客人一个亿的话,他路过真的手上有那么多的大客,他那个老板同时有五六个人帮他洗嘛,那他一天赚三百万的马连。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起码的人也有时候也很辛苦的,比如说有一个老板,然后他一直在那边赌,你也要一直陪着他。可能说这个老板赌完了。哎,谁知道第二个老板又来了,那你又要陪着赌你不洗的话,你跑了别人就洗了,就是有时候可能几天都睡不到几个小时。 孟乐儿刚刚提到的这位喜马供专门服务于赌场中的贵宾厅。

在我们赌场中,相比普通的赌桌,所谓的贵宾厅最特别的地方,不仅仅是空间上的私密性。

一方面贵宾厅一般都是一些和赌场关系密切的商人经营的,需要惊人介绍才能进入。

另一方面,它的线红也就是下注的最低门槛,比普通土著要高得多。

所以在这里赌钱呢,大多都是赌场里所谓的贵人。

我有见过达官贵人,但是他们不会告诉你说我是达官贵人,对不对,是有见过上市公司主席啊,或者说是什么什么首富啊,或者说是什么明星啊。

我们都有见过,也有服务过他们。 我是一个下午,我就看见那个人输了五千万,那是贵宾厅,是两个男的,是说普通话的。

四十岁不到,开始是拿了一千万,然后完了以后先去纠集一下,而且出去吃饭,然后回来再拿二千万吃完饭回来,在那二千万,然后就玩玩玩玩玩到我下班的时候。

他桌上应该剩下不到五百万。

他们也没发脾气,他们可能会可惜,但是我并不觉得他们的情绪波动有多大。对于他来说,他五千万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就是五千块这样。

而且他们说话也很有礼貌的,就是很赖那种我,我下班了,他们还在玩,那他之后怎么样我就不知道,因为因为我们这份工作最好的就是你下班了就穿结束了,什么都与你无关,我们也不会去故意去打听。哎,昨天晚上那个客人他怎样啦,也没有这个习惯嘛。 2010年左右,孟乐儿曾经离开赌场去一家地产公司当销售。

但不久之后,因为无法忍受办公室政治,他又回到了赌场。

其实这些年间赌场的生意依旧红火,但与此同时,在河关这个行业中,像孟勒尔一样想退出的人其实不在少数。

因为以前呢,澳门这个产业比较单一嘛,那除了做赌场之外,其他的行业好像就是没有什么选择,而且那个工资也没那么高。

但是现在何关的工资跟外面就是相差不是那么远,但是因为它比较特别嘛。像我说的你,基本上你每天都是要吸收很大量的负面情绪的,因为客人输了钱的话,就算他不骂你的话,他的脸色也不会很好看,说出来的话也不会很好听。

嗯,还要上班岛啊。

怎么说呢,现在年轻人他选择比较多,那我干嘛要进来做何管?

对于我们本地人来说,我们觉得澳门是一个很安全很好的小城嘛。我们的活动范围都是在我们旧城这边嘛,赌场始终是嗯,纸醉金迷的地方嘛,那边真的有很浅生,很多很多其他的不为人知的行业,在那边,他们的生活跟我们的生活完全是不一样的,除了觉得人多了一点或者车多了一点之外,那我平常的生活我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世间来到了2020年,在孟德尔进入赌场工作的十七年之后,也就是非典的十七年之后。

又一场瘟疫来袭,这给澳门的博彩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据报道,停业以来,澳门各家督厂每天的亏损都在1500000到2600000美元之间。

在孟德尔工作的这个普京赌场中,根据规定,赌场撤掉了1/3的赌桌。

并限制了每张赌桌的赌客人数,再加上城里恐慌的气氛还没有消退,孟德尔粗略估计客人相比遗忘减少了80%。

可尽管如此啊,这些天以来,孟德尔所熟悉的一些本地的老客人竟然还是风雨无阻,每天都来赌场打卡,有一个上海的男人,他今天已经八十岁了。他来澳门已经四十多年,他说他真的很精神的,他每天都会进来跟我们聊天,但但是他之前是不肯戴口罩的,现在那时候还没有,还没有硬性规定。

客人要太口罩了,就是还没有关闭赌场之前只是规定我们我们员工要戴口罩。我有时候就跟他说,哎,我说你怎么不戴口罩?他说,哎,这个不怕的啊。我这么多年我都是很健康。

那什么什么,但是现在已经不戴口罩的话就不让进来的话,他戴口罩都是要进来,他一天赢十块钱也好,赢二十块也好,他都很开心,他就走了。他如果输了,输30500,他也走了。他那时候是这样说,我已经把孩子养育成年了。

我孙子都读书了,我该尽的责任我已经尽了,我现在进来玩,是用我自己儿子给我的零花钱进来玩。

我不会借钱读,我也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去做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说走就走了,我现在就是可以做这个令自己开心又不伤害人的事情。

我就去做。有相当一部分的澳门人,就是老人家,他都是这样。他觉得他每天不来,他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做,他总是要来走一走,逛一逛,然后可能跟人家聊聊天,就觉得哎好舒服。

那我就回家了。就是这样,我刚刚进赌场的时候就是抱着一种,只要看见那个是客人,无论他什么客人,我心里已经是很反感,就觉得哎,这么烂都是烂毒鬼,能进赌场都都是烂毒鬼。

我后面再想,我用这种想法去想人家其实好像也太太主观太武断了一点,他如果说他是很理性的话,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话,你也不用去,觉得他真的是有那么可怕。比如说我有一些亲戚,他要去赌场去见识一下的话,通常都会跟他们说,要赌无所谓,拿一千或者拿二千,或者拿三千都无所谓。但是你要记得,你把这个钱拿出来以后你要当着这个钱已经不是你的这三千块输了你就走了,而是赢了,你觉得还想玩,你就继续玩。

但是玩了一定一定的时间,你就要走,因为你玩的时间长,你这个人就会陷进去,那我会陪他们去玩呢。但是一般我们都是很快,无论输赢,都是一个小时左右玩了。

开心呢就算了,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24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