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术老师是苍井空
gezhong2022-01-10  118

学生时代我们有过很多的理想,有人说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正因为我们有理想,所以我们的青春才会有方向。我们在本期节目中,来一起谈谈学生时代的理想 《波波有理》全国首档一个女人的爆笑娱乐脱口秀,欢迎关注公众微信:波波有理 参与互动!

如果美术老师是苍井空

如果你只听过我们爱国的脱口秀,那你还不算了解真正的文化。

如果你只听过男人的脱口秀,那你还没有读懂真正的生活。 真正的脱口秀是直播现场,是身临其境,是原汁原味。

真正脱口秀是来自于李波的无边戳口笑,真正的脱口秀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说段子,而又不然想努力想这个词。

喊我邮箱到了仙使得生活更喊,让我看到人们都采帮卢车喊减干悲伤,有点凉,心里有点儿忧伤,突然想到李香这个词儿。

嗯,理想这个词儿啊,貌似是挂在嘴边好酒好酒郎朗而够呢。

可是我却发现,理想离我们的生活是越来越远,因为现实你想了。

按这个起早爬半夜的这个主持人并不是我最开始想要的一个职业,起码这个生活节奏我就不太喜欢太累定了,连创意写稿儿带录音值,不过带制作。

那是采编播都有本老太婆一人完完成的,但是为了能够在这个位置上留下来,能留给自己一个主持人的名声,我只能选择在这儿。

你这我这都找不着对象呢。我那啥,那不是肉,我就彻底夹不出去了没哎呀,我纯色,为了把自己对出去呀。

才接受这个睡不好担惊受怕的日子。

跟你们说,所有的早班节目主持人都有一个上班迟到的梦啊,每每从梦中惊醒到百般无奈呀。每天早上醒来。

我都在想,大不了奶奶我不干了。

结果二十分钟以后,奶奶又像孙子一样得上班了。 花花花花,呃,今天要不然我跟大伙儿说说我到孙子时候的理想吧。

啊,就是我小时候的理想,我那时候吧,爱好特别多。

怎么说呢,反正除了上课,我别的啥都爱好,那是相当顽皮了。

从小学到大学,唯一不辨你就是一颗不想读书的心,我没事儿呢,那时候就跟同学下馆去看电影。ktv逛公园游戏厅,小树林小河边儿八一公园儿合复五天,别误会,不要以为我是勤工俭学上方兴广场,我去站街喇叭玩儿去啦。

我是总跟同学上放映广场那边儿那个饭店吃饭,但是我不喜欢那个饭店。好,你这因为这个饭店太不好了。有一会儿我吃完饭买单。

我何炅,我没带钱完,我问服务员,我说没带钱让走。不,他说啥不让我走,你太不好了。后来我说,那我就真没带钱咋整啊。 他说没带钱也行,你可以刷卡。

我说那电卡能刷不,他说不行。我说,那怎么办呢?

他说,那你不能刷卡的话,那只有在我们这刷碗子呀。

后来生啦,让我刷了一个月晚呐才回的学校啊,我都没必了一夜呀。

那个时候我的理想就是等结以后有了钱,非得财大气,粗得上那家吃一顿不可。

后来我的理想实现了后,我终于工作了,我有钱了,我要出这口恶气,我回那家饭店吃饭去,我还把当年啊,他妈同学都叫去。 我张望了一个同学大军会。

真有意思,我看这回谁还敢让我刷碗,这回我刷卡哎,别说哈自由面子咔咔小卡一说呀,又透支一些老百姓朋友们,这就是我在当孙子时候的理想。

呃,但是后来又被信用卡透支还款还不上的现实给打破了去来说呀,上学时候还真有不了少有意思的事儿。 我上学的时候,哈,俺们宿舍有个舍友。

健忘啊,老忘事儿,那你们知道是谁哈,前两天节目我也讲过了,哈宿舍周许,那时候吧,打热水得用学生卡啊嘛。那时候这大姐呀叫左望带卡。

后来他就意识到自己这一点了。

哦,每次打水之前呢,总是看看有没有带卡,有没有带卡,有没有带卡。后来有一天呢,得有去打水。

先摸了一下啊,确认代卡了,然后屁颠屁颠去打水。 过了几分钟,这货又屁颠屁颠跑回来了。

仰天长烫,我去打水煤带壶。

后来好容易啊,滴了虎去的也打完水了,回来一进屋喝水呀,撒一身。我说你这是咋的啦,他说,我去喝水,望张嘴哇才对。那个时候我们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啊。 学校校长是韩寒的语文老师,是方文山数学老师,是郭德纲,英语老师,是王力宏物理老师张杰友,化学老师林俊杰,秘密老师刘德华,郑智老师,张少刚,生物老师罗玉凤,历史老师,袁腾飞生理老师,陈冠希音乐老师周杰伦舞蹈。

老师蔡依林就跟着美术老师钻进宫那个多好哦。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们的校园生活就不是丰富多彩,而是风骚多幸福。

后来终于有一天盼到欢老师啦,但不是我我所期盼的那些老师,而是第一学期的一个姓谢的老师啊。第二学期换成了一个姓陈的老师。

于是你同学们给这位新老师啊起了个外号,叫新陈代谢。 哎,要是景空代谢该多好啊。

人生这么短,怎能不信感外面乱糟糟,哪能不放骚?

啊,我觉得在节目里可能用风情这个词还比较文雅一点。哈,哎呀,我那个时候是老风情了,真哎呀好当时哈,就晚上学校那些男生没有脏啊,那苍蝇似的盯着我呀,对你不我味儿大呀,也不怎么样,那时候好男生们的理想就是能追着一个姑娘当对象。

哎,我记忆里边儿最深的就是小宋了,那时候他第一次吃对象嘛,也不明白怎么跟女孩调型啊,没出哦呀,好容易出一课呀,他呀哎呀,这可咋整呢,就看电视就学。

后来呀,他又看电视里头的男的呀,就跟那女的好,都亲那女的耳朵。

哦,是都亲耳朵也不咋的事儿完了,不知道他就跟着学完了,他就有一次跟他对上亲热手,他咔咔上亲耳朵。

我也不咋的呀,这亲子呢,哈,完了哈喇子就没控制住全混对象,耳朵里的直接给那女的干中耳炎了。

嗯,哎呀妈呀老惨了,这老几年过去了,那女的听力还一直都没会忘呢,耳朵老背了。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2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