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费主义者生存手册:吃剩饭、翻垃圾桶,我就是不购物
gezhong2022-03-23  299

双十一来临之际,除了买买买,我们还有别的选择。 故事FM ❜ 第 430 期 又是一年一度的双十一了。这几年,中国的快递和外卖服务已经十分精细。然而,看着由此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垃圾,我也开始问自己:我们真的需要消费那么多东西吗? 我曾看过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的一部纪录片,介绍的是英国的一些「不消费主义者」。不消费主义者,就是一群和消费主义对抗的人。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刺激人们过度消费,掠夺地球资源,破坏环境。那部纪录片中的不消费主义者会去翻超市垃圾桶,拣人们扔掉的过期食品,加工处理半腐烂的食物自己吃。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找个实践「不消费主义」的中国人来采访,来听听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平时怎么生活。但很遗憾,一直没找到,直到我的好朋友秦轩把红姐写的一篇文章推荐给我。 红姐今年 39 岁,因为很早之前在天涯发了一篇 6 年不租房的文章受到了关注。她现在住在新西兰,一直过着极简不消费的生活。 /Staff/ 讲述者 | 红姐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张诗怡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Colorboys Vol.2 - Colorboys(如愿学画) 03.Goodni...

不消费主义者生存手册:吃剩饭、翻垃圾桶,我就是不购物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又是一年一度的双十一了,可能你的购物车里已经买好了不少的商品。

尤其这几年中国的快递和外卖服务已经精细到你半个小时之前,刚滑一下手机,半个小时之后商品就能送上门了。

这时候我发现我每天产生的需要带下楼的垃圾越来越多,我开始问自己,我真的需要消费这么多东西吗?

大概在七八年前的时候,我偶然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上看到了一个纪录片。

我现在已经找不到那个节目的名字了,但他拍摄的是英国的一些不消费主义者。

所谓不消费主义者,就是一群和消费主义对抗的人,他们放弃消费,因为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就是不停地在刺激人们消费。

让人们消费了太多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最后过度掠夺地球的资源,破坏环境。 这个片子让我最震惊的地方,是啊。

这些不消费主义者会去翻超市旁边的垃圾桶,捡人们扔掉的过期食物,甚至可能一半儿已经腐烂的食物。

加工处理之后自己吃那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找到一个实践不消费主义的中国人来采访,来听一听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平时是怎么生活的。

但很遗憾一直没找到,直到我的好朋友秦轩把红姐写的一篇文章推荐给我,网上呢,大家叫我红姐。

很早的时候,我是因为在天涯发了一篇六年不租房的文章被大家关注到吧。

现在呢,我在新西兰一直以来就过着极简和不消费的生活吧?

我是老家,在贵州小时候,家里也穷,我们那代人嘛,小时候家里都穷,没有几个富人,因为我太早太早喜欢上画画了。这件事情就是对我影响太大了,但我也能想得通啊,毕竟父母都是文盲,大致不实,你让他们在那种贫穷的环境之下,去支持你,去追求你的艺术。人生在贵州。

那个年代是一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世界什么样的情况,反正呢,我是绝对不可能说服父母的。所以我差不多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存钱,从来没有吃过一次早餐,所有的钱都存起来了。

就希望高中毕业的时候,自己有一笔钱可以去读自己想读的大学抢读美术学院嘛。 红姐后来如燕呢,去到了四川美术学院学习动画?

2002年毕业之后去到上海发展一个曾经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的乡下姑娘,来到上海这样迷津止醉的大都市工作。

红姐开始想补偿自己。

2002年差不多在一家小公司做了两年半,然后跳槽去了深达网络,在深达网络做游戏美术设计师后面我就在职业路上和工作的路上没有遇到过什么太大的坎。

因为小时候你穷过,就像你说的穷过的人,可能一开始都会有一点补偿心理,我可能在上海有三年左右吧,都是疯狂的补偿自己啊。

我在上海工作了有个六年左右,那六年吧,我活的大部分就跟大普通的上海都市女孩差不多,也是每个星期去买很多衣服鞋子。

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每天都像模特走秀一样,加上我们还是动漫圈的,又经常去参加漫画展什么的,然后一群朋友都是每天就跟漫画游戏里的人差不多,所以他们都说我上班。

差点把我们艺术总监给气死了,每天都穿得很夸张,然后染一个红色的头发,或者是呃票成白色的头发。

让人看不懂,然后去上班,然后一年换十八个造型。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红姐27岁那一年,在此之前,红姐就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开始进入到一个抑郁的状态。

因为红姐强调过她对画画的爱胜过一切。

但是在上海工作的这些年里,他虽然换过很多次工作,但工作的内容永远是完成金主爸爸的需求。

那当画画这个动作越来越多的和自己讨厌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红姐对画画的爱不知不觉的被一点点的磨掉。

然后忽然有一天,红姐发现,当别人对自己有需求的时候,自己才能花出东西,别人不提需求的时候,他什么也花不出来了。

红姐陷入了严重的抑郁,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然后那个时候突然就觉得自己手上的很多东西没有意义了。我是陷入了一种很严重的抑郁,再加上那个时候我跟我前任分手,一下子就把自己的人生打到谷底了。

我那个时候在上海搬家的时候。

真请一个车来搬,能够把那一个车整个筛报,就是那种带个小货箱的那种车。

然后那一次搬家搬完了之后,我就突然觉得我不知道我干嘛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搬这件东西,反正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那一次搬家搬完之后,我再离开新的搬家的那个屋子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带走,我就带了一个包,然后里面装了一些备用的东西。

就是自己生活真正需要的东西,大概也就我觉得十五公斤不到的一个包吧。 然后我就离开了,其他东西我都不要了。

我离开了之后,我就去了欧洲,我去了欧洲,逛了一圈之后,我回到从欧洲回国回到北京。

我金山的一个学妹诶,他好像跟我同级吧,反1个女孩儿做游戏的,跟我说,让我去顶替他的位置。

他要结婚,我就去顶了他的位置,在金山做游戏美术。

但实际上那个时候我的生活状态就已经不买东西啊,兜里揣着钱就是一直花不出去,不是在省钱。

任何东西都没兴趣,没有任何物质欲望。

等到回来,在经商工作的时候,我没有去租房,因为我觉得我不知道啥时候会走,反正我也是去帮人家顶位置的嘛,万一哪天想走呢,万一哪天又想去什么地方,我现在去租个房。

不到时候又要搬家麻烦了。然后我就直接把我的那个旅行包就塞在了那个工位底下,我就开始上班了。我基本上是星期一进那个办公楼,星期五下午从办公楼里出了。

然后星星一六,星期六,星期天就出去玩儿啊,想去哪儿玩儿就去哪儿玩儿。

这种情况之下,你没有房租,没有水电,没有网费,然后公司一天包三餐,什么花销都没有。

半年之后我就发现,因为那个时候你,你的生活跟钱其实不太搭边儿了,你对钱的关注度会慢慢的降低。 我小的时候是很在乎,很在乎浅的我那个时候为什么开始发现自己不对劲了,因为我我连就是发工资的日期都不是很敏感的,我不知道哪天发工资?

我也不知道我的那个户头上有多少钱,然后突然有一天想起来去查的时候发现,哇,我有那么多钱呢。

然后就想就觉得这钱不能就这样放着啊,得把它花掉啊。然后就开始想办法来花。可是我平时没有花销的地方。

我又不愿买物质的东西,我就开始吃,我就把京城所有好吃的店全给吃了。

凡是有名的店,管他多少钱先吃了再说,就我一个人可以去吃五百块的字醋,那个自助,只要说好吃上千,我都可以去吃。 听说盘古七星酒店的厨师,曾经是李嘉诚的私厨,我说啊,是吗吃反正看演唱会?

凡是喜欢的演唱会,一场都没错过,到北京的开演唱会的一场没错过,有些自己特别喜欢的,哪怕是在其他城市开飞过去看。

但是我不买任何会增加我行李重量的东西,那如果我东西存的太多了,一个是办公室不好放二个是我要走的时候我自己背不动啊。

我觉得我跟红姐还是挺有缘分的,因为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红姐跟我一样,偶然看到了美国国家地理的那个纪录片。

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弗尔伊根,也就是不消费主义者这个群体。

那个时候我在朋友家啊,因为我周末会到朋友家去洗我的衣服啊什么的。

我在朋友家的时候,内心就看到这个节目,我估计跟你看的是同一个节目。

好,然后当时看完这个节目之后,我就开始上网去搜他们的网站,然后收这群人到底是为了个什么目的在做。呃,在用这种生活方式去生活。

因为他们跟我情况差不多,都是有钱,但是呢就不花我。我其实是到处收集这些资源去过生活。

并不是因为自己没钱,而是因为比如说我需要一个东西,我把这个东西捡来用,那么我要搬家的时候要离开的时候,我把这个东西再放回原处,或者是扔掉它,我不会有太多的心理障碍。

因为你不是花钱买的,本来就是别人不要的东西嘛。然后我就会慢慢的在这个过程之中就开始觉得如果可以利用,就是人类的过剩资源来生活的话,我开始逐渐在这个行为里面找到一点那种很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我就觉得自己很牛擦,首先说是食物嘛,因为大部分人这个是一天三餐都避不开的。

不过我那个时候在金山其实考虑食物很少,因为呃公司有食堂,而且食堂非常的好,一天三顿饭。

但后面我跳槽去了游戏股之后就要自己呃,想办法解决食物的问题了?

然后我就开始跟我周围的朋友,包括我的老板,还有我的同事都说如果你们去吃去点了菜,有剩下的东西就给我打包,回来就是有剩下的东西,买单的时候有有剩下的菜,你们觉得剩的太多就是嗯,打包会扔掉,有点可惜,但是让你带回家你又不想要的那种,你就给我打包回来。

我把这个宣言嘛放出去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缺过吃的。

甭管我坐在哪个工位上,离我最近的冰箱,永远都有免费的食物,但一开始我会遇到一个麻烦,就是他们会有点害怕,把那个有些时候我会有我的下属。

他们知道呃,红姐会接受这个食物,但是红姐是我的上司,我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

中国很人际关系上的那些东西嘛。

然后他们为了就是把这个东西打包给我右面子上过得去,他们就会给我点一个新菜。

这种时候我就会很崩溃,因为我没有办法接受你花钱给我买个东西。我觉得这个花钱解决问题不算英雄好汉嘛,就是从我的这个不消费者一直的概念我,我看到这个东西真的会让我很崩溃,然后我就花了花了一点功夫去去,让我的朋友们都理解,给我打包的时候,不要给我点心菜,就你们剩下的剩什么算什么,拿回来吃不吃。由我决定。

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之后,他们才会觉得很无所谓的,就把这个东西打包给我,然后就越来越多。

一三年一四年的时候,我最开始接触到一个是一个美国的沙发客,但他不是中国人,他是个美国人。

他到了北京之后,在沙发客网站上联系,我希望我出来就是给他介绍介绍北京的旅行的资料嘛。然后他找到我之后呢,我就和他出去聊了聊。然后他就跟我说,他在中国走了十十个月,他在美国也翻垃圾桶,但到中国之后发现中国的垃圾桶不能翻。

但是他找到了更大的食物来源。 中国每个大城市都有很多酒楼,每天都在办婚宴之类的呀。

他每到中国的一个城市,他就会跑到那种大酒楼,附就是门口,或者是附近去蹲着。

看到别人的那种婚宴一结束,他就跑进去拿一个食品袋,就开始装桌上剩下的那些东西。

然后他就用用这个招数在中国走了十个月,没有花钱买过吃的。我后面不是去美国吗?

我还想复制这个方法,在美国看能不能弄到吃的,结果发现完全没戏。因为嗯,人家是那种分餐制,基本上餐厅不会有剩下的东西给你拿。

我在美国半年就只在大峡谷的那个餐厅捡到半块披萨,我就发现这个招这种招数只能在中国用,其实还是要因地制宜嘛。如果找食物,你要看地方。

包括衣服也是啊。最开始我跟我身边的姐妹说,如果你们因为我以前也是那种女孩子衣柜很多很多的衣服,然后不知道穿哪件,总觉得还差一件,然后就会有很多不要的衣服,每年都能清出好几箱扔了呢,又觉得这这些衣服都新兴的,有些甚至挂牌都还没有菜。

不人的放那又占地儿,我有很多的姐妹就会每年就打包一些箱子的衣服,最开始他们扔掉这些,把这些衣服给我的时候,他们也会去买几件新的放在里面。

然后最后就会把我搞得很崩溃,然后慢慢的去纠正他们就是在人情世故上放不下的那些面子。

然后最后他们就开始。嗯,就知道就是把这些东西给我,不用不用跟我说那么多,废话就是这里有消息,衣服要不要要的话,你就直接过来拿就是了。

衣服食物基本上都没有花钱,然后住的嘛,也没花钱,基本上不是住在公司,就是住在朋友家。

那个时候北京的交通费很便宜,也就买个交通卡,四毛钱一趟一趟的交通基本上充五十块钱,充个卡,你可以花半年,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吃穿住行都花不到什么钱的时候,你的钱就会慢慢的越来越多啊,那我就要想点。

对我来说,人生性价比很高的方法,去把这些钱花出去啊,到后面就是我离开北京的时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最想想自己还有什么想干的事儿,能够花一大笔钱的去留学啊,那还能干嘛,因为小的时候想要读书,呃,想要好好的去学动画,但那个时候自己连一台电脑都买不起,没有电脑。

但现在有钱了,那就要去学,就去个好一点的地方嘛,就拿信息拿信息拿这边动画很强啊。 第一年的时候,我并没有就是花太多的时间去找人类的剩余食物。

但是我找到了很多大自然的生鱼食物太丰富了,因为这边的自然环境好。

因为这边一年四季都是绿的,我就找到很多新西兰的野菜,其实说是野菜,在国内就是我们菜市场卖的菜,只是跟本地人不吃薄荷鸡毛菜,蒜台,你全部都能在野外采得到。

还有韭菜巨多,一望无际的全是韭菜,还有回乡,现在就是回乡的季节,你现在到河边走一圈,全是回乡本地人不吃我还拿到网上去卖,后面他们跟我说不能在网上卖这个,这个你这样卖在新西兰是违法的。

然后我就自己吃,然后偶尔送朋友一些,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就是说,呃,不花钱去解决事,然后我会用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些吗?

我就学到了很多的东西,第一年的时候我学会了就是呃,我研究了很多蘑菇,还有植物,还有海藻。

因为你得向大自然探索,你要知道哪个海域里面有些什么物种,然后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所以你就必须去研究这些东西。而且你要研究本地的物种,很多东西,你是在找不到中文资料,你就只能看英文的嘛。

然后他们都说我的英语和我的雅思之所以能考过,全是因为这些东西折腾的,就比如说吃蘑菇,我找了很多很多的蘑菇,我不知道哪些人吃哪些,不能吃这个东西,吃醋了要命的。 就以前我们对蘑菇的很多认知都是错误的,但是以前不知道以前生物课上就乱教一些什么,说什么颜色鲜艳的蘑菇是毒蘑菇,就是长相平凡的蘑菇就是食用菇这句话。

如果你按这句话去吃蘑菇,你几条命都不够,不够你死的。

我找到很多很多吃不完的牛干菌,在国内牛干净卖很贵的,然后在这边老外不吃。当时我找到了超多找到三个品种的牛干菌。

到季节的时候管够。

我来新西兰之后在学校留学的时候是租了一个房的,但我大部分也在试验室,然后我每天都拖着拉拉的离开实验室。

基本上天都是肯定黑了,甭管夏天还是冬天都已经天黑了。 蘑菇这个东西我是研究以后才知道哈新西兰有很多的自换蘑菇,就像毒品一样,很多国家是违法的,新西兰也是违法的,但是呢?

有很多人会晚上偷偷摸摸的去找这个蘑菇,我也会遇到一些人,晚上去找那个置换,故也是打这个灯,在那个森林里在那里找。

然后他们看到我之后呢,就会心领神会的对我笑一笑。

我胸很生气,我就缩,我是来找牛干净的,我不是来找那个的。然后他们说谁不是啊,然后我那个时候就觉得哇。我说,我说这个样子,如果半夜来个警察。

把这群掌握过的人全抓了,我到警察局我都不知道怎么跟警察解释。

嗯,嗯嗯嗯,做这些事的时候我没有,就是特别的要求自己,一定要不消费,我也花钱啊。

但是我花钱好像就是基本上没有花在一些基本需求上,我用不消费主义者的那些方法,哎,其实这是中国和国外完全不一样的。

你可能看当时看那个呃国家地理的纪录片的时候,你有看到国外的很多人是去翻垃圾桶的,这中国你是不能这么干的,因为中国垃圾分类实在是太糟糕了。然后在中国我是从来没有翻过垃圾桶的,除了我朋友家的,因为我认识的土豪挺多的,他们老是把一些不该扔的东西扔掉。我在我朋友家会做这件事,但是公共的垃圾桶我在国内是没做过的。

但我在新西兰做过新西兰,比如说农场的垃圾桶。

太丰富了,我是去年在北岛的一个,就是那种家庭旅馆,住了大概有一年吧,然后后面我再给这个旅馆,就是算是打工换树。

我在给那个司老板当司机,那个老板每个星期要去一个农场买他们全家的菜,然后我就会开车到那个农场。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去翻垃圾箱,我是看到那个卖菜的那个小妹把那个西兰花的叶子剥下来扔掉,就把西兰花放在那儿。

我就说,哎,你那个西兰花的叶子如果不要,可不可以给我,因为我觉得可以吃吗?

然后呢,那个小妹说,哦,那你要的话你就拿去嘛。他还跟我说,后面有个垃圾箱,那里面更多,你要的话你自己去那边翻。

然后我就说,哦,这样啊好,然后我就去那边翻,结果我到了那个垃圾箱,一看他那个垃圾箱就有两个棺材并起来那么大,是一个方形的。

我看到里面的内容,我就震惊了,你知道吗,新西兰的蔬菜卖的非常非常的贵,但是他们都是卖那种项目,相貌完全没有一点残次的那种蔬菜。

他们一颗西兰花卖到国内差不多要合人民币十块钱一颗,但是他们一定是完美无缺的相貌,然后土豆也是,但凡有一条口子就直接认了洋葱,但凡发了一公分的牙就整带全身了。

然后当时我到了那个垃圾桶,一看我说,啊,你们是这么玩的?

然后我就什么都没说,我就回到车里,把我车里所有的购物袋拿出来,装了五个购物袋。

除了农场的青菜,我也找到很多资源。

野菜,海藻,鲍鱼,海虹,贝壳,海螺那边的暴雨比巴掌还大,潜水里就有,但你得自己下海啊。礁石上比公交车还大的礁石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海虹。 我因为这个,我就学会看潮汐啊,看潮汐预告。

你知道哪个地方哪个哪个潮水到最低点的时候,那那些像公交车一样大的石石头全部都露在海面上了,那个时候去,你就能够搞到很多。

不过,他们都是有尺寸和数量限制的,如果被警察抓了,你要是违反法律的话,也会有问题。比如说鲍鱼那一年是一个人,十个不能超过十个海虹是一个人,十五个不能超过十五个鲍鱼,还有尺寸限制,少于十三点五公分的都是违法的。

红姐有一个公众号叫卑贱的人类,她会在上面分享一些自己日常生活当中的小技巧。

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现在的不消费主义者越来越多,甚至慢慢的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分支。 其实哈,这个不消费主义者,嗯,就是基本上摄影师就是为了节约地球资源,开始做这件事嘛,然后慢慢的呢,就开始有很多环保主义者加入这个。

这个组织然后慢慢的,他们就开始会有一些不同的分支,然后会有很多人说说这群不消费主义者是世界上最极端的环保主义者。

然后里面还加入了很多。

嗯,就是数十主义者,国外叫v庚,就是吃纯素的那种人,他们就会减少自己对于动物的剥削。 我还没有那么极端,好歹我还没有变成一个微个。

呵呵呵,我说实话哈,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环保概念,我只是想要为自己那个时候已经非人类的生活找个理论依据。

因为那时候身边就只有我是这么过日子的。我其实有点害怕我会不会走得太偏门了,到后面发现诶不止不偏门,而且还有很多人这么干,而且还对这个世界有就是贡献嘛。你过得很低碳,很节能,很环保。

然后慢慢的,这个生活开始过下去的时候,就开始有这种思维了。 我写关于德国的那个奶奶海德玛丽的故事。

他一开始是想试试看,一年不花钱能不能生活,就在一年之内做了这么一个试验,不花一分钱把这个一年的生活给过下来。

结果他过下来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然后当后面这个奶奶是到都都到最后死。我看他是三年前去世的。

基本上过了差不多十多年,快二十年的就是这种不消费的生活,他的那种程度比我高到什么程度,他连自己的养老金都直接送人了。

因为他真的生活已经完全不需要钱了,因为我发现就这这个塑料对各个环境包括海洋六地的那种污染都是最难解决的。有很多动物深受其害,包括新西兰有好多搁浅的鲸鱼,拖上来就是泼开肚子里面都是几时几十斤几十斤的塑料袋。

我去年开始做零塑料生活,就是我不购买任何就是啊,有塑料包装的东西,我这个试验做了一年,我借了泡面,我爱吃泡面,然后我自己学会了做泡面,因为我是自己拉面条,把面条拉好了之后煮熟了之后冷水机一下,然后把它全成一个团儿,一团一团的放在烤盘上,放在烤箱里烘干水分烘干之后它就是泡面了,下次你拿来吃的时候就浇上水泡开就可以了。 我这一年的时间不买任何塑料制品,但是不包括那种就是呃,可回收的东西那种实在避不开的。

我就会算着数量我,我给了自己一个咖啡罐,然后那个咖啡罐,我就说要在一年之内把所有的呃垃圾能够装进这个罐子。

反正你一年就只有这个咖啡罐的量,你自己看好取舍。

然后过了一年,我发现那个咖啡罐还没装满,现在还有1/3。

红姐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顺利的过不消费的生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

这让他比别人少了不少的束缚,因为红姐现在是生活在新西兰嘛。 我问了他,对于生活在国内的人来说,如果想实践不消费主义的话,有哪些可以做的?

他说,其实主要还是面子的问题,只要你让周围的人都理解你的选择,你人品又不至于太差的话,大家都会愿意把过剩的东西分享给你。

渐渐的,你也会影响周围的人,不要去过度消费。

我觉得哈这个消费主义给人的那种感觉吧,他们会在很多很多地方塑造一种感觉,让你觉得你真的需要那个东西。 其实说实话,我觉得大部分消费主义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无聊了。

就当你只能在一个社会层级上干一个小小的事情的时候,那你的生活必定无聊吗,对吧,比如说你是一个加油站的员工,你每天只能干帮人家机器,加油这件事儿来支撑你的生活,赚到钱之后。

那你肯定会去拿这个钱,使劲的花来补偿自己,就是其他的缺失。

但如果我一个人活得像一个军队,我其实没有什么好补偿。我觉得我的生活,嗯,我没有什么东西需要金钱去花销或者是消费来补偿我的心理缺失的东西。所以我就对消费这个东西没有太大的概念。

尤其是当我发现自己不用钱解决问题,用其他方法来解决问题,得到的好处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开始有点刻意的不愿意去花钱解决事情就给自己找麻烦。你知道吧。

比如说我,我很喜欢。嗯,喝那个味真汤就是日本那个味真汤,但我中国人不会做味真啊,我就只有买啊。可是我又进了塑料,那个味蒸汤的那个包装是塑料的。

那怎么办,这个东西我实在不想放弃,我就开始去从零开始种黄豆,把黄豆种出来,把米区培养出来,因为米区这个东西我开始不知道是啥。然后我就在网上查米区是,是个是个什么东西,就是一种用米专门发酵出来的米上面的一种菌。

然后把那个米区繁殖出来。

研究这个事情的过程之中,你能认识很多有意思的人,比如说我隔壁是个日本料理店,我找不到米区,我就跑去隔壁的那个日本料理店,问那个日本料理店的师傅。

比如说你们家店名字叫科技,你们有没有一点科技可以给我呀,因为我需要那个种子嘛,那米奇的种子,然后因为这样一来一往的话,你会努力的去想要完成你的目标。

在这个过程之中,最终的目的已经不是最后拿到那包魏征,而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你,你学到的东西和你认识的人。

因为这些事情,我认识了专门的做日本料理的师傅,他教了我很多,除了魏征以外的其他东西。

然后瞬间我就觉得哇这么好玩,我觉得我得去趟日本,然后我就会觉得消费主义,他实际上断绝了你和这个世界直接的联系,他用钱断绝了你和这个世界上其他的联系。

我为什么说这是一条单行道,因为你一旦试过了之后,你就知道我靠我以前错过了多少好东西,然后你就再也不愿意去回去过消费主义的生活了。

当购物简单到只需要滑动手指,那过度消费就成了当代生活的症候。

今天这期节目也是响应了绿色和平组织最近发起的我不要过度的世界的倡议,反思我们被过度的消费所包围和异化的生活。

双十一快到了,你真的需要斗手那么多东西吗?

你的快递需要这么多层层的包裹吗?

推荐你到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在后台回复关键词过度消费这四个字,获得一个非常好玩的小游戏。

也许在这个游戏里,你能找到一些答案,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另外也要感谢我的好朋友唐拉拉把红姐介绍给我认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31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