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五叔的一生
gezhong2022-04-04  273

故事FM ❜ 第 323 期 陪伴我们的人,有些突然消失,有些渐渐远去。人生无定着,世事歹按算。不管他们是「英雄」还是「罪犯」。照片消失后,还有文字。文字消失后,还有记忆。每个人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记着生命中的离人。 我叫张翔,今年 34 岁,住在成都。 我爸那辈有 5 个兄弟,他排行老四。大叔是 1939 年出生的人,为了补贴家用,14 岁时就去煤矿当工。二叔、三叔去当了兵。我的五叔,他下过海,吸过毒,贩过毒,也因为伤人事件获过刑。 他是「社会反面教材」,被人嫌弃。 但我看到的,有些不同。 /Staff/ 讲述者 | 张翔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Sailor) - 彭寒(片头曲) 02. 家庭要会处(散打评书)- 李伯清 03. 福气 - 彭寒(五叔和幼儿园) 04. Memory - 彭寒(五叔,雨伞和游戏厅) 05. Uncle Five Interlude - 彭寒(五叔和奶奶) 06. Sinkhole - 彭寒(片尾曲)

被嫌弃的五叔的一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i九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叫张翔,今年34岁,我现在住在成都,我总共有四个叔叔,我爸那北有五个兄弟。

我爸排行老四,我大叔很早十四岁就离开家去了煤矿工作,为了贴补家用,然后我二叔和三叔。

去当兵了,我的武叔呢。

他下过海吸过毒,是一个有前科的人,在所有人眼里,他是一个绝对不可以学习的反面教材。

但是在我眼里,他是一个特别不一样的人,甚至说他在某些方面改变了我的一生。 他长得很像韩国,那个演员叫马东西。

很胖,很壮络,腮胡就是一般人,你看着就觉就会觉得这个是个很很角色。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他跟我们住住在一起,但那个时候已经是他。嗯,已经坐过牢了,因为他第一次坐牢的时候是在七八年。

我听我奶奶讲过,她小时候是,是因为他没读书嘛。 那个时候,文革大叔去煤矿了。

二叔和三叔都当兵去了,然后我爸下乡了。张知青这几件事情就几乎就是在一两年之内发生的。

我奶奶就觉得家里面已经就没有儿子了,他就得留一个在身边,那一两年没没上没上课,学校是完全停课的那种状态。

我奶奶就说反在家里面条件也也不差了,因为那个时候至少是温饱是没问题,那就那不是不读书就不读书呗。

就游手好闲,每天就出去。

鬼混就慢慢的跟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然后又没钱嘛,就就学会了抢。

然后严重的一次就是在火车上抢了一个外地人的那个皮包。

当他们当时并不知道那个皮包里面有多少钱,结果那个皮包里面有八万,那是一个会计给人发工资的结果就判了八年。

然后被关在很远的一个地方,我我妈妈怀着孕的时候跟我爸去看过他一次,也是家里面所有的人,唯一的一次去去看。他是在八三年的时候去看着他,但是就因为那次事情,因为是很热的夏天,然后我妈妈后来还流产了,是个我应该叫姐姐,然后八四年才重新要的。我,我是八五年出生的,所以他其实对我们对我父母都都挺感激的。

是不是一个道理,所以发挥人过事情呢,就是要回错。

家庭是一门艺术,我家庭都没带损,儿女不孝顺,两口子也不喝气,吃龙舟你都吃不下去,再好的美食没办法过瘾。

对不对吗?大家开开心心朝着跑,在冬天做豆腐肉,开始一背板。

张翔出生后没多久,武叔就出狱了。那时候张翔,爸爸,妈妈,奶奶,还有武叔一起住在工厂大院儿的房子里。

在张翔的记忆中,武叔的房门长期关着,人也不唠家,回家也是半夜才进门儿。但张翔觉得武叔离他一点儿也不远。

后来是上幼儿园,然后那天我印象特别深,因为幼儿园的应该是大班了,被一个胖子欺负了。然后他把。

他不是只欺负我一个人,他是学校里面的那种小霸王,它尿尿,因为我们中午不是会睡午觉嘛。它尿尿尿到所有所有同学床上,我回来不是衣服湿了吗?又是冬天。

他就直接放下碗筷,然后就就冲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然后就说没事儿了,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然后接着吃饭很淡定的很。多年以后,我想起这件事情,在跟我爸妈回忆的时候,他才说,当时?

是冲到人家家里面把把人家就大,呵呵斥了一顿,然后吓得因为他在整个院子里面的给人的印象就是那种犯罪分子,大家都怕他。

他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会帮助家里面的人上小学了的话,差不多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他会回来,然后给家里面买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吃的就没见过,因为那个时候他在呃,广州,深圳?

做生意准确的说,应该是走私,应该是那个录像带呀磁带呀。这些的声音因为那两年我印象为什么特别深,因为我在小学二三年级。

我就听过beyond的歌了。

二三年级差不多也就是99394年。

那个时候我们班里的同学还在听儿歌,但是我就能听beyond啊。然后我印象特别深的时候,我还有一一卷。 呃,迈克杰克逊的那个磁带。

所以他给我那个时候,他给我的感觉是特别酷,然后他会给奶奶买很多新衣服,还有鞋子,但是比较搞笑的是很多衣服,鞋子,尺码都不对,都穿不上。

但是他很有孝心,就是别人都会问,他们都会问,就是他一个这样一个人,他回来干嘛,他都说他说我,我回来看我妈呀。

所以每年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年他是家里的那连夜饭,他是从来不会不会缺席的。

他就会坐在靠近门的位置,然后都是那种皮大衣呀。然后有时候会带着不同的女的回来,然后就是喝酒嘛,声音特别大,因为我们小孩子是坐在另外的一桌。

然后他就会挨个的把小孩子叫过去,那一叫就知道发这个压岁钱了,一般都是他来乞讨,而且一定是家里面。

最阔的一个,那个时候,比如说大叔,二叔,三叔都是五块十块就顶天了,他都是发一百,其他的几个叔叔像大叔二叔,他们会把钱包的非常的好,装在红包里面就挨个的一人一个好,我武术就会拿一叠潜出来放在手里面,让你给他拜年。

然后要主他发大财,然后就给一张。

他对我是很特别,就是他会让我把卷子给他看,有一张一百的一百分儿,他就多给五十。

为了有时候为了给多给我一点儿太贪,98分儿差一点儿,下次交友,这次就算了,又给五十。

我们那个时候小时候,其实家里面的条件都不好,父母是不会为了一个小孩儿单独给你买一把。

小朋友的雨伞,嗯,所以我们都都都打的是大人的伞,看起来特别的大,就是一个小孩撑着一把伞,感觉就很不协调的那种,又特别重。

然后有一次下大雨,我没带伞,我就是跟一个同学一个女同学合打了一把伞,他的那把伞就特别漂亮,花花绿绿的应该是被武术看到了。

然后我记得头一天晚上时。

下着大雨,然后还闪电,我很早就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看到客厅里面有一把黄色的带花纹的小孩子的伞。然后我妈就告诉我说,这是你武术给你买的,然后说昨天晚上十点多来敲门,然后放下就走了。

所以我就想,他可能是看到了我在跟其他的同学喝打一把伞,没有自己的伞。

所以他就给我买了一把,然后连夜拿了过来,放下就走了。

他那个时候几乎是不早家的,经常是晚上是不回来的,或者要么就是回来的特别的晚。

我们小学的时候会去接机的那种游戏厅,但是像我们这种年纪的小孩,经常会被那种年纪大的。

我们那儿叫叫霸币,其实就是霸占了。比如说你买了一个币,你刚投进去,刚开始玩儿,旁边一个年纪大,就说,哎,你小孩玩什么,看我来跟你玩,把你一挤就没你的范儿了。有一次我们就三四个孩子就一起去,但那个时候其实都是偷偷去的,因为家长都不允许你去那种地方,我们是几个人凑了九毛钱,然后买了三个,我那个刚投进去就被别人报了。

没办法别的玩儿了,然后另外两个。

就跟我说,你到门口去把风,我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门口,看看有没有家长来呀。

如果有的话,就赶紧通知大家,就赶紧从后面跑。

这个时候就特别神奇我,我武术就出现了。 他就说他说你站在这儿门口干嘛?

我当时还还愣着。我说我,我说我把风,他说,你把什么风,你怎么不进去玩啊。

然后他就领着我买了五块钱的币,我已经不记得五块钱能买多少,但我我只记得我两只手都一大捧。

都快装不下了,我还给两个小伙伴儿分了好多b,他就在旁边看着我玩儿,但是第一次觉得原来玩游戏这么爽,没有人会来把你的妻子没有人催着你回家,你也不用担心大人来揪着你的耳朵,然后让你回家做作业去。

因为他就一直在旁边站着,出来以后他就直接跟我点了个头,他就他就走了。

然后我们还剩了十多个币,都是跟小朋友一起把他最后。

找了一块地方买起来,因为不能带回家一带回家被父母发现,那肯定是要爱骂的,然后下次再去玩儿就那一次就就感觉玩游戏玩着太爽了,从来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放心大胆的那种那种,而且感觉就是你那个壁都用不完的那种感觉。 但武术的生活没有就此安稳下来,下海做了两年生意回来,在街头游荡了几年之后。

他还是走上了以前的路。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会组织那种,就是去看看罪犯。游街会有那种东风卡车,很老式绿色的那种。

他后面是一个敞篷的那种,要把犯人架在两边,车子开得很慢,然后车上会挂一些白色的横幅,就类似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会叫学生去看,类似于就是说,你们这是一种反面教材,不可以学习。

然后那些军人吧把他们压下来,在一个广场上面就会有人念那个他的判决书,谁是谁?因为什么盗窃罪被判处多少年有期徒刑,然后谁谁谁,因为抢劫罪。

我当时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只是有一点觉得诶,好像耳熟,是后来他们会在那个广场上重新列队。

我才看到他,但是我看到他以后我当时并不相信,我只是觉得很久没见到他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然后回到小区以后就会有各种人在你背后说,但其实他在你背后说,其实你,你反而听得到他在说什么。

然后就议论你看,就是他的武叔又被判了多少年,一定要强调那个柚子给你听,然后有有小朋友在跟我玩,就会拉着那个小朋友走。

就说别跟他玩儿,他家里面你有有这个犯罪分子是吗?

那个时候的感觉才会特别的强烈,就是但是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子,因为太小了,只是记得有这个事情,过年的时候见到他了,因为后来我是听我爸爸说的。

他这种就是有前科的,他们会定期的到警察局去报道,有时候警察局他会故意的管理几个月。

尤其是在严打期间就说这段时间你就老是呆着,就在看守所里面呆上两三个月,然后再把你放出来。

然后相当于是他们之间的一种协定吧。 就这样,武术成了看守所的常客,有的时候是因为严打,有的时候是因为他又抢了劫。

每次翻案武书都有几个同伙,他们是文革期间和武书一起在院子里混大的那本人有一次因为一个弟兄缺钱,他们就抢了一个出租车司机。

结果弟兄被抓,虽然武术跑了。

可没过两天,他就自首了,被关了半年,张翔上初中之后,武术就搬了出去,那时候偶尔在街上碰到武叔,总是武叔走在最前面,后面有几个人跟着之后的几年,一家人各自经历着生活中的变故。

张翔渐渐发现在遇见武术,他都只是一个人。 赵湘觉得武叔年纪大了,他可能也想有一些改变,只是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高中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

他被从我们家的户口板上出名了,其实之前因为嗯,奶奶一直跟我们住嘛,我们都是一本户口本。

他在你上面,因为那一年我二哥就是我二叔的儿子,他考上了警校,然后警校有一项正审嘛。那个时候我儿歌在嫉妒大队实习,关于转正的问题,我二叔就特别怕这个东西。

影响了二哥的仕途,所以就把我无书从户口本上就去掉了。

当时我二哥的转正确实受了影响,他是三年以后才转正,但是后面这个事情被弄清楚,是我二哥结婚以后有一次团联应该是12017年,就我们这一辈的人在父辈的人都不在。

我们去外面唱歌喝酒,然后?

我二嫂才才讲出来,就说他的那个档档案,当时是因为在学校被被弄丢了,所以才是三年以后转正就跟我武术的一点关系没有。

所以你说它带给我们负面的影响,确实会有一些人就在背后说闲话,但你也只是闲话就时间长了。以后你会觉得这些人其实特别的无聊。

所以当时我妈妈就一直要。

想离开那个地方,我们那个小区是在零五年零六年,我上大学的时候要拆迁了,然后我妈妈就以很便宜的价格就把那套房子卖掉了,我们家就搬到了另外的别的小区。

然后当初他是按名额来算的,就户口本上的名额来算我奶奶那个名额还能值二万块钱。

但是我奶奶说她不要这个钱。

他说,这个钱如果下来了,那就大家就把他分了吧。几个兄弟,这个时候我二叔又又出现,他就主张着要来,怎么怎么分这个钱二叔就不同意分给五叔,当时还吵了架,但是最后还是还是每个人平均分了四千块钱分下来以后我说直接把那四千块钱就给我妈了。

然后就说谢谢照顾奶奶就走了。

然后那次是算是我妈最后一次见到,见到他了吗?

后来有一次已经高三了,就听说他在进看手术之前不是要做体检吗,就把一颗钉子藏在那个皮带的那个扣里面,脱衣服检查的时候就吞钉子,就是说他不想再进去了。

他说,那不是人呆的地方,可能又要严打,又得把这帮反复有过犯罪遣客的人要集中的找起来。他不想再回去了。

他是以这种很极端的方法,他最后死掉的时候,也是因为喉咙附近的这个伤口的感染一直没有得到几十的医治,最后引发的一些并发症才死掉了。

一二年的时候,我,我当时结婚嘛。

我当时还专门找我父母,就打电话给他们,就希望能够希望我武术也能来。但是得到的结果是没有找到人,就没有没有能够联系得上。

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他的电话。

以前是他会定期的出现在我们周围,比如说看一下奶奶,或者是呃回一趟家过年吃饭啊什么的,但是从我上大学开始的话就。

你只能偶尔在街上能够碰到一下他,他也是很匆匆地打个招呼就走了。

所以我结婚的时候,他是没有能来。

一三年的时候,他是一三年死的,他当时已经病重,是因为喉结的一个感染导致就是已经讲不出话来了,然后全身的整个身体机能都都下降,已经在医院里面躺着了。

当时他的老婆有联系我们,但是也没因为也没有电话就找到了社区社区有给我,我爸爸打电话。

但是回不去,因为我,我的老婆怀孕了,已经临近预产期。

我父母一直在成都帮忙照顾我老婆,因为我,我那个时候是工作特别忙的时候,所以就让我二叔去的。

我孩子出生以后,我父母就抽空回去了一趟,本来以为是呃,有个有个墓碑安葬啊什么的,结果回去以后,我而是说的是他没去,就他压根儿都没去,后来火化完以后,把一部分的骨灰。

给到我二叔,他说,他直接扔了他住的那个地方。那个小区门前就有一条那个小河沟,他说就扔在里面了。

去年四月份的时候,我奶奶去世了。

我奶奶从幺七年开始,2017年开始,她就已经有点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我回家去看他,他会把我认成我数。 但那时候武术其实已经不在他,他就会拉着我的手跟我说。

你又回来看我,你别给我买东西了,你自己够不够吃啊。

他还说,你那背上的那个伤疤好了没有。

我不知道我武术身上有什么伤疤,但是可能奶奶记得问我说,一直没能要要上一个孩子,所以你知道你我?

我大叔的儿子,二叔的儿子,三叔的儿子其实都没能考上大学,我是唯一的一个考上了大学的,虽然也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是这件事在我我熟悉里面是就对他来说特别骄傲的一件事情。

有一年高二的时候,老师说哪哪,哪些同学是有机会能够考上本科的,其中就有我,我其实成绩是特别一般的那种。

但是我把这个事情就过年的时候说了以后,然后武术就特别高兴,他就说。

你要是考上大学呢,我给你买个手机,结果他就真的他没有买,他真的给了我钱1500块钱,但是那些钱是有零有整的,什么一块的,那些什么都有,就你看得出来,他其实也是在凑,但是他答应了的事情。然后他特别高兴。

还拿着我爸要去喝酒。

最后他们两个就在家里面喝了一会儿,酒也没喝完,他就又跟以前一样,就又走了。

还是说他他高兴,然后就走了。

录完节目的那个深夜,张翔跟我们说,聊完以后,他突然觉得很释然,他们家不会像以前一样吃团年饭了。

因为奶奶去世之后,几个叔叔就失去了坐在一起的理由。 张翔准备去找一找武叔的老婆,虽然不一定能找到,但他想试试看。

他也想给武叔买块墓地,立个碑,跟奶奶葬在一个墓园里。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36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