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民间蛙人」:鲸鱼口中逃生,下水道里寻人
gezhong2022-04-26  135

有的人沉下去,就再也捞不到了。 故事FM ❜ 第 469 期 提到蛙人,估计很多人会联想到某种传说中的神秘生物。但其实有这么一群负责执行水下特殊任务的人,他们也被称为「蛙人」。蛙人在水下能做的事非常多,包括侦察勘探、施工爆破、救援打捞等等。 今天的讲述者董双,就是一位来自东北的「民间蛙人」。跟亲戚朋友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时,董双会直接说:「咱就是捞人的,偶尔也捞车。」 /Staff/ 讲述者 | 董双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朱司帷 文字整理 | 徐林枫 校对 | 张博文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Cascading Bells Too(自我介绍) 03.Burnt Umber - Brian Eno(鲸鱼) 04.Payphone Dilemma - .Dave Porter(全年无休) 05.Wood Writing Session(协助破案) 06.The Night - Goldmund(片尾曲)

东北「民间蛙人」:鲸鱼口中逃生,下水道里寻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提到蛙人啊,估计很多人会联想到某种传说中的神秘生物。

但其实有这么一群负责执行水下特殊任务的人,他们也被成为挖人。

挖人在水下能做的事儿非常多,包括侦查,勘探,施工,爆破,救援,打捞等等。

今天的讲述者董霜就是一位来自东北的民间瓦人。 跟亲戚朋友介绍起自己的工作的时候,董霜会直接说。

咱就是捞人的,偶尔也会捞车。

我叫。

董庄,我是黑庄江省赵董事人,今年是46岁,我是十九岁当兵的二十岁学的潜水员,到今天为止已经是做了是潜水行业二十多年了。

呃,在我就是空闲的时候啊,我会在快手上分享一下我的工作日常,其实我最小的时候还是比较怕水的。

因为在我们家乡,这一块没有大海,也没有河流和大型的水库就在不是别人。哈,有那么两个小水坑。

所以这一发大水的时候啊,还挺好奇的,就总想到水边去看看。

但是来洪水的时候,水桌是比较急,每一次洪峰来临的时候,他都是不平静的,因为水,比如藏着一些暗流啊。

而且这嘴里还掺杂一些个就是这个梳头了,梳炸了了,采炒什么的了哈,所以人在不小心,滑到里去了就上不来了。

所以大人呢,就跟咱们讲过,每一次水流来说都会伤亡。很多人说咱们听到呢也是挺恐惧的,说着小时候在做梦,我怎么让他能学会这个游泳呢,哪怕会有小狗袍儿行啊,这样是大人还能放弃一点儿。 突然间,哈,我在我十九岁的时候来征兵的了,我们站在是祖国的北大门,最远处一个小岛。

海岛每个海岛兵都是得会游泳,所以我们这有这个专门学院的科目,喝水了,枪水都标检枪宝了,上来吐完之后都没事儿。

大约从前到后是在两个多月,这儿终于把这个游泳啊,学会了游泳的技术就能达到什么了呢?

我在两个小时到三小时这儿吧,只要我腿不抽筋,我就完全能够在水面上去扶着。

学会了游泳也算是了去了。董霜从小关于水的一个情节,不过就在董双学习游泳的时候,他无意间又看到另一件足以影响他一生的事儿。

那就是潜水。

我们是六四集团,女演员,有个黑嘴子,码头是军啊。他是因为这个登六艇往我岛上送鸡啊。

说挺,再来上岛送给养的时候就在岛边上,有这个老百姓啊,用孵法去养只扇贝,这个绳非常多,当登六艇来的时候。

经常会把这个德鲁艇这个传讲啊,就给用绳就缠到了,然后看他们这个潜艇员呢,就下去了,带着水镜,穿着浅水服。

还拿着潜水刀。当他的船上往下一跳的,就是那一刻呀,我们都惊呆了。哦,这就是潜水员啊,这能行吗?这太不安全了。

嗯,一会儿就上来了,完成任务,把船上这个螺旋桨上面这个缠绕窝绳往什么都咔干净了。

哎,我的第二想法是什么呢?

潜水员挺好的。

我和营长和教员做出请示,我说,我有想法学这个潜水员教育员啊,说你这样吧,你写成报告。

看上面儿POP三十后,这一冬天呢,写了是三回,写第一回给反驳回了,因为我这个这文化太低了,我根本就逼不出来几个字法。

又失败了,两次失败了,或者第三次我找到我们的指导员,他说你是怎么想的,我代替你怎么想帮我骂我就描述到了,因为我是很敬佩英雄啊。

作为是一名军人,在人民最需要手,我绝对不能说是在我这是就斜着糊涂的,安排到哪一块儿就试哪一块儿。往后我想要突破我自己的,就是这个人生的难管。 望贤中为人民和为国家。

去执行特殊的任务,然后师傅的领导王做了审批了,同意我去学这个千水园,然后我去了大连的就是这个64集团军的军港。码头上这个登六艇登六舰上的生活很艰苦,它不仅空间狭小,而且常年飘在海上。

董霜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接受训练,因为身体状况很不错,再加上游泳技术扎实,很快董霜就成了重点培养对象。

他转到理顺老铁山的山脚下,学习深浅,半年之后,又转到了青岛海军学院,学习海洋,探测水下焊接切割之后,董霜又去了广州遣校,学习了水下砌墙和拆墙的技术。

洞霜开始一步一步的向大海深处去了。

从北边树从丹东到大连到东海到南海很多地方,80%我都去过,都在海岸线上任何个景点和哪块的船只多呀,哪怕需要修理的时候了。我都干过很多学校,失踪也是啊。

很多活一般都是个。

340米了,生命还有450米最高是吗?效果是六十多米。

但是说讲这个海里头确实有一次就很恐怖,很恐怖的,因为我一天我下海的时候上边儿哈很亮的呢,晴天儿一点儿云彩都没有,但是我正在干干活,下班上面发黑了,你知道吗?完了,这肯定是有的话兴趣来了,是,你知道吗?

鲸鱼的叫声哈,非常非常香。

这儿玉龙羊你知道吗,医生叫啊,吓得深深都冰凉了,都是,但是真吓人,太恐怖了,这样跑哇不打跑不跟我上跑。王王宝强看着了,他在上面等着你呢。

我现在边上哈,有不少这个暗礁,这个暗礁,这是也像咱地面上这个小山坡儿的。

我现在这空里跑,你知道哎,我跑跑跑上边不发黑了我才敢出来,当我除了时候那个鲸鱼啊。

刚刚从我们的船边上过去,他在这个岛边儿附近在寻找食物的时候啊,他跑着快,非常慢,就有一种莫名其妙,就是就那种哈恐惧啊,因为鲸鱼的嘴太大了,一条鲸鱼都是蛇墩。

他那个嘴的话就赶上咱们这一张床大了都很可怕。 很快,董霜服完了三年的兵役,这三年时间,他几乎都画在了学习潜水技能上。

到了快退五的时候,军队领导还专门找到董双,希望他能留下。

但董霜把技术传授给四位战友之后,还是选择了退役。

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当年申请学习潜水时的理想,但还有很多现实的条件限制着他,因为我家是黑龙江的,九八年不是涨大水吗?我就回来一次啊。

因为咱那时候也没有去申请这个营业执照,想去到江边儿啊去帮忙去。 但是您地方政府的话啊,你不认可咱们。

咱们只能看。

不能去靠近你,但这后期哈伤亡挺大的,说一次最神话,我要是真正从到第一前线的话能解决很多问题呢,那么我从那年开始啊,我就感觉到生命的价值嘛。

等什么时候有机会了,我能回到家乡去,真正的回到内河。不管是黑龙江也好,吉林也好为内核。这个老百姓实在在作战事儿上。

因为它比海洋,它更需要这个铅腿源。

除了没有打造自治以外,离开了海洋还能不能养活自己,也是董霜要担心的。

到了2004年,董霜终于申请到了打牢的营业执照单位的生计。大部分时间董霜还是在海里作业。

他只能偶尔回内地做一些公益的打捞。

好在董霜的技术很扎实,到了2010年,内河的很多水下工程都会找到它,他也就全身心地回到内河了。 也是在那一年,董霜第一次独立达到了一个聂王的人。

一零年,应该是在福远,就是黑虾岛边儿上那块儿,他也是就是一辆皮卡车。

从这个岛上啊,往这边岸边来呀。

中途就是老百姓都能去下渔网,但是这个冰窟窿打的特别大,说他们车回说正常来说他应该是能躲过去,但是晚上时候可能说是都喝着酒的。

车头炸了就来,当时车里四个人儿是主驾驶的,窗户开不开,副驾驶的窗户全出来了,就这一个门,窗户落来了,剩了其他的门儿啊,这三个门儿毒肉开不开了,然后他们孙俪这一个船我往上爬,爬出三个后来生这个素质大的啊,爬不出来了。

往后他从就从后边这个空啊,往往前面走嘛。

就考虑扣这块儿了,往前走走不了,退退回去了。

它那个水深是在十六米,十周七米。这儿嘛,就是然后找我去的时候,哎呀也是挺着急的,心里也挺乱嘴直清水,模模糊糊的,能看到就车的形状啊,和人的形状,下边儿是我清楚的。

我吓你又一看,我靠,这老头儿正趴着,从这个冲那块儿,这往这个窗往,这看见你知道吗啊,对,眼睛瞅着就往前爬吧。

那手里呢,架着他瞅着我,我瞅着他,心里也骂死了第一位去老人嘛,而且要说是莽老还能差一点儿,因为莽老的时候啊,你看不见他的时候啊。

你只是心里头你有点想法,但是真正在水下的时候,水清你看着他去牢,他就拴他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人的下边儿脑袋啊,眼睛什么呢,都看着非常穷,心里范哥也因为他这人儿都变了那块儿了,我首先拿绳啊。

顺到他这个胳膊上了。

因为我往里进,我背着罐儿,我进不去啊。

我是背着氧气罐下去的,所以我呢,在下面把人刷刷完之后,我用信号绳和上面去联系,上面肯定接到我信号时候非常激动,硬拽一拽,拽着剪,可能下边儿卡等动不了了。然后我还是上来反反复复未来会有我上一步跟他们说。

我说,缓你们拽下了。

松下了拽下松下缓我,在下边上我也是拽一下松一下,这么离开你缓吗?

从这空里边儿把人给拽上了拽丢二十多分钟的时候,我上下的次数在六回网络顺的时候啊,他是两胳膊掀出来的。

这个腿呀,在后边是一个蹬着,就是这种状态,为啥说顺着二十多分钟才顺出来呢?

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僵尸了,腿是弯曲的。

当我拽上他的时候,啊,在那个离开车门子那一刻的时候啊,我的衣服挂了一个小眼了,也是瞬间仗势的,这哗哗身上就全湿了,商量房我也是得的,别人说我身上怎么发抖呢,以为是我害怕呢。过动荡这脸的地方,潜水服能露出地上都发紫了,都非常非常的冷。

然后我们的任务是完成了,我只负责把人拽上来。

然后立刻装上我的潜艇装备,我就撤离现场,其他事情我什么也不去问去了。

有那家属是给我们说是吃点饭再走,我再执行下个任务去了全职做内壳打捞之后,董霜可以说是全年无休,其实本职的工程活儿已经让董霜忙得不可开交了。

但他还是24小时开着手机,董霜怕万一什么时候又发生了溺水的事故,相亲有需要联系不上的。

最多的时候,董霜一天能捞五个人,那个时候面对尸体,董霜已经不会再发雏了,再下水的时候,他反倒怀念起第一次捞人,那次的水是清的。

有一次,董霜在煤矿深水区捞人,所以混到近在眼前,你都看不见,尽管那里水深只有七米多,董霜却捞了七个多小时。

那是一五年的夏天,七台河那属于是车祸意外失故是七台河那块儿那么属,于是个没成嘛,挖完煤的时候啊,地表下衬下衬能达到是在八米装饰的。但是这这个是两个村子,中间呢?

这么一片空地,这个煤矿下衬的面积挺大,三里多地儿这个煤矿下衬的时候啊,两个村里啊,往后他们修一趟土路,就是在这个水库中间修堂,土路非常窄。这个道,因为这两车回车的时候啊,是个大翻抖了,大饭桶,车顶上做事,两个人一个小伙儿喝一个。

他的叔叔因为他搞上会车的时候,对面来一台是什么车,就是这个,是个轿车,应该是个吉达子,应该是轿车,再往外错230公分还是不要紧的。

但是这个轿车呢,它占这个主道哈,有点占大了,这个大车呀,往别人压骗了,直接就发了这张往下一管,这车是下边,这不是七米多到底了吗?

他俩人啊。顺着这个车都这个,这波人都放底了,一下窜出来了,有好一个人看见他,他俩上来还扑腾扑腾。

说离岸边,也就是在六七米。这儿嘛,他是晚上时候犯的事儿,我是下面就走的。

我跑到地的时候,大约在上午九点左右吧,我们金融现场的时候开始去打捞,老百姓就说了。

你没有必要说是扩大范围去找去,水库里肯定是无水流的,你就在这个六米到七米,就在这儿。 我说,对呀,飞起来讲的话,对呀,就在这下巴这块儿啊。

它没有水流,这小李花儿?

照片了,我睁眼,是什么也看不见。水是浑水的,这个车里我翻来翻去哈,翻来很熟了,我就拿个石头,怎么事我都知道了。

可下面的话我来回跑的时候,我是在地面上先跑的吗?

比较,根本就是没有人。

而且我再分析正常来说啊,一是飘上去飘上,是不是看着了一个是在体现那这种情况下的话,肯定这个中层的我一养手的话,正常的话在两米多高的身上上去下去,上去下去,这样反反复复的,这样是一个?

动作呀,终于离车是在十二三米那块吧。

把他摸到了他这个人哈和物体他不一样,他学讲是僵尸了,他磨人家赶着睡吧。

僵尸的它也是发软的。

我当时摸他是他头那小伙儿,头发不算太长,就是踢个翻头那一种的,跟手机摸溜滑嘛,就是摸,这不是人吗?

我回头把他就拽回来了,我必须得拽到这水底下,我好栓呐。

我把腰给他捆上了,就我拴他的时候也是看不见,但是一个人的身体结构我才不知道得了吗?我是清楚的。

找完这第一人了上的时候,我谢谢那会儿在中午一点多钟那儿嘛。

我说,分析那个人啊,你们处的是六七米的,但是有可能是这个浪啊,出外边去了。

但是我从车后儿那块儿开始瞎手了。 这人是在底层,离车六个二十多米。

这人我是摸他的时候是先摸他的腿,这是岁儿大的啊,就拽上了岁数大,这个啊,是开车司机的,老熟完后岁数小,一个也不是22,也不是23,刚结婚时间不长。

他这媳妇儿当时也去了,我也看出了他家小孩儿,好像是一周岁左右。这样吧,我们确实已经哭的都快晕过去了,确实感觉到心里头挺备孕儿的,就是人的生命啊,是很脆弱的。

一瞬间呢,生命就没有了,但是他这家庭来说这个亲人,但是独到的痛苦是很压人的事儿呢。

尽管心里难受,但还有下一个任务,等着董双的团队留给他们。休整的时间非常少,因为坚持救援,打捞不收钱,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懂双帮忙。

打捞的难度也不断的升级。

煤矿区的这次打捞虽然看不见,但董霜至少是活动自如的。

有的时候,董霜要面对感官失灵和肢体束缚的多重限制。

协助警察去破案到这个管道里边儿,你走的好几里地啊,上底下去找人家去啊。

所以我们去老人的时候接到警察的求助所说了,那是在夏天,在七月份的时候,那会儿爆米已经涨到七妖神了,是一种情杀,就是这个女的。

往后他出了第一个男朋友,叔叔挺好,然后这女人又出了男朋友,第二男朋友对他第一个难点哈。

就很敏感,就是研究说怎么把第一个男的呀给他消失密集的弄死就完了呗,咱俩好好处是吧?

哎,他俩就坐了扣。突然有一天呢,就把这个男的约到就是这个保稳地边上了暴地的是一个排水网,挣的就是要下手的时候啊,被这个第一个男的发现了,你知道吧,你发现一回头的状况啊。

一推就推到这个下雪道里去了,完后上面他们两个人拿着是钻头子就往他头上砸,给他砸晕了,往孙子这管道就往下游走了。

但是下游呢,还得隔个地方十里地走路站吧,有个小型的污水出一场,中间它是每五十米到六十米啊。设有酒十九亿的话,就是耗十个井嘛。

凡找挺麻烦,找我们去的时候是在十二分的,都网络难度也是非常大。天太冷了,那里头水是浑的,水溜嗨,急管道粗精细菌经过管脚这块有三层来的水,那块来的水。

产生三桶水煮水粥,更急的就是,所以也不确定这个人呢,在哪一块儿很遭罪,看不见全是摸黑,而且还是水在水里爬,毕竟那个花你是站不起来呀。

太歹了。我们刚最吸管道,干活是八十公分,不到一米高,肯定是害怕呀。

这里头你不能怕别的里头活物,什么啥都没有,就怕管道突然间在我踏上地方。

或者是咱们在干活中途期间氧气管破裂呀,这是最恐怖的史文章。

最后人,那是工业排水的人,都腐烂没了就管胜不得了,找到块骨头做什么活,咱们也全都干,都是啊。

挺遭罪的。但是只要接到大佬的战士的任务,我愿意去帮这忙着。

所以我说24小时随时发折,虽然嘴上说是不在乎,但现实给董双的困难远不止这些,身体上遭罪董双都可以忍受,但人心的质疑,洞霜接受不了,而且慢慢的董霜也发现自己这么坚持是有问题的。

一来救援打捞成本确实高,二来很多事故本身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尤其是在东北啊,冬天水面结冰之后,有人会专门开车去冰面上漂移。

面对这种事故,董霜很无奈。

再加上很多其他现实的原因,董霜对自己的坚持也产生了怀疑。

你说给他订到说意外的事故吧,太躯体了。就是你知道这样人都是完全都是在找刺激吗?这是那个漂移的,前些冬天我们在沈阳的话正在干活呢。 接到家乡这边儿的电话了,哈尔滨有一台漂移车,这次从江南往江北走,本身能够江南郊到江北,要到多了,他不走道。

他从江上走,还想上江上啊,去耍耍哎,结果那个车呀掉到这个青沟里边儿去了。车窗时候两个人。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这个女的出来了,完了最男的呢,就沉下去了。回来当进入现场的时候啊。

已经是去了一会儿,千岁元了也没找着车也没找到。人儿说水流太急了,说这个水呀,非常非常的火呀,什么也都看不见。 我们到随便看黑了吗?我说,今天不利于千水大佬了。

明天再老,第二天我们上船上就开始进行,对于车辆就是一个定位嘛。

附近渔民船只有一个,非常非常小,我那些学校装备什么的声呐,系统的高清声音系统的根本就放不了的哦,就是定位工作呀,就是定不上了,又没劳而来。第三天我们又开始继续去老家家属啊,对,我们有点说是。

过意不去了,说你们这天天也是毕竟是有费用的,包括给开车的还有过的管控安全员可以给你简单。

他们一日三餐吃喝喝的,我每一天消费哈,至少说得个就7800块钱呢。

他说不要嫌我们那不好意思,他说是仗势的,我们不给你们打招费,我给你车加点油吧,给我拿着一千块钱给下油钱。

他这钱从哪来的呢,大伙儿就是老百姓群众网友捐赠的钱的事儿。

拿完之后大伙儿丢了,轰隆还挺大的,丢了一个面儿,相当的不好了,说你们这个你,你家这个队五哈,名声这么响?

你咋还接着呢,这属于收费,还属于不收费呀,他不就传着你收费了,我这挺生气的,因为我是帮忙这活儿哈帽子,骂风险性去帮忙那活儿我们是问心无愧的,别刺激我,不用的,别人说连环画什么的,谁都不用行,能下楼去我撤了,从那把事儿以后我自己自己定。那规矩意外,打捞是免费的底分。如果是这个水域是潜水的。

我都不要钱,你像水达到深度了,找着姜段排查的范围,所以难度非常大,害遭罪时间的害长。

我必须得去收费,这是对的,这是理所应当的。

往后这事情,哈就放下了,到转年的八月份儿,这人给边儿上,江边儿上,在下游老远老远地上了,飘上来了。经过这一夏,天天热水温高身体,它就发雾了。

就漂上来了,是你这江边儿上是的,每一年哈都会出现啊。很多的是这个溺水意外身亡仗似的,有的人沉下去,再也捞不到他了,因为人在水里边儿它一烂的时候啊,这些个鱼啊,上去啃了那把肉都吃没有了生骨头棒了,它不能飘,就永远上不来了。

所以我在提醒啥呢,就是现在不管,说是会水也好,不会水也好,一定要是在水边上。

要加小心,再加加小心呢。

其实作为职业的潜水员,董商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工程活儿,有的时候是水下切割,这得带电流作业危险性不低。

有的时候呢是打桥墩得潜到水下几十米深,干什么活儿,遭什么罪风险都是不一样的。 长年累月下来,董双必须定期接受潜水职业特有的加压治疗,以保证身体机能运转正常。 但当兵时候的那份理想一直支撑着董霜。

他已经放不开手了,我精准机场已经二十多年了,这年年这么干,你怎么干,有的时候惊心动魂呐?

哎呀,不在乎了,现在也放不开手了。

作为我一个退五老兵来说,我还是以我当兵的时候那种原则为国家为人民服务。

其实现在说是按照我正常人说,我每一年至少得捞个啊,450个人仗势认证,每年都老几十个人呢,我会挣很多钱呢。

但是我不是那么看,我只要说是有吃有喝,我就可以,我爱听到社会上给我那片掌声。

在每个场合我搞救援成功的时候,几百人上千人给我鼓掌的时候都瞅着我念叨你就包括现在我车辆到那儿了,不管是有啥麻烦,保证有人他去给我休息。

我确实是感觉到,心里也挺安慰的,因为我走到每个地方的时候,他们都会留下我电话的,说每次摘我类似的事儿就翻名儿都吹我传的哈,这个名儿上的传的都是。

非常非常多的,我们家一家亲弟兄,四个人,亲哥,四个就是都是做千水的,都是我销毁的。

我们家哥儿四个的徒弟交到一块儿,一百多人呐,说在咱们的这个阻隔各地各个省份呢,这哪块儿也有那个大型灾害啦,水域救援呐。

徒弟们完不成的,就把咱这帮找哥们儿都找过去了。 我儿子哈,今年才21岁。

我给他办的是两星级的,就是这个国际潜水员证书。

我这期望是想那一代代传下去,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实习生朱思维,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2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