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摩梭姑娘的上海土著:找到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gezhong2022-04-27  146

他们的婚姻关系,巧妙地解决了现代社会中的很多问题。 故事FM ❜ 第 586 期 最近这两年来,相信很多人和我们一样,总是期待着有一个任意门,带我们实现一次自由的旅行。于是,故事FM 和爱彼迎共同发起了「家的任意门」系列节目,以三期和旅行有关的故事,带你穿梭到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让那些从陌生人变成家人的暖心经历,温暖你的冬天。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泸沽湖畔的摩梭人」?据称他们是中国的最后一个母系社会。而今天的讲述者 Calvin ,是一位「嫁」给了摩梭姑娘的上海土著。十多年来,他从曾经泸沽湖的游客,到摩梭大家庭中的一员,再变成爱彼迎的民宿房东,这段神奇的经历,是小时候的 Calvin 从未想过的。 /Staff/ 讲述者 | Calvin(朱文卿)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陈诗 内容策划 | 陈诗 声音设计 | 桑泉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实习生 | 王翼翀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 FM Theme Acoustic - 桑泉(片头曲) 02. 谈论一次皮囊 - 桑泉 03. 关联 - 桑泉 04. 纠结的秘密 - 彭寒 05. 非常规覆盖 - 桑泉 微信公众号:故事FM (ID: story_fm) 新浪微博:@故事FM_StoryFM 故事君:gushi_fm

嫁给摩梭姑娘的上海土著:找到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拆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疫情下的这两年来啊,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总是期待着有一个任意门能带我们去实现一次自由的旅行。

于是故事爱慕和艾比英共同发起了家的任意门系列节目,以三期和旅行有关的故事。 但你穿梭到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让那些从陌生人变成家人的暖心经历,温暖你的冬天。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颅骨湖畔的摩梭人,就说摩托人是中国的最后一个母系社会。

而今天的讲述者kevin就是一位嫁给了摩唆姑娘的上海土著,十多年来开问,从曾经颅骨虎的游客到摩苏大家庭中的一员,再变成爱比盈的民宿房东。

这段神奇的经历是小时候的凯文从未想过的。 嗯嗯,我的成长方式是一个家教蛮严格的家庭。

父母对我的要求都蛮高,但是他们其实都是普通人,也不是什么知识分子,都是工人。

我有一点模糊的印象,比如说我妈妈如果带着我出去啊,如果遇到一个他的朋友啊,同事啊,要让我跟这个什么阿姨叔叔啊打招呼?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躲在我妈妈的背后不说话,所以我妈有可能就会觉得啊,这个孩子挺腼腆,挺内向挺害羞的。

他也许以后长大了之后能够安安分分的,普普通通的就是最好的答案和选择了吧。

上海那个年代呢,属于人数蛮多的时候,也就是有竞争压力的时候。

我并不太喜欢读书这件事,他们让我学的东西有相待,不是让我觉得很无聊的东西,浪费生命的事儿,我就不太愿意去对待它。 到了初三要去考高中的时候,这个分数就很烂。哎。

就直接意味着你只能很勉强进入一个很垃圾的高中。

到高三差不多要毕业的时候,居然发生了一个乌龙说,好像我们这个学校的这个资质的学生没有资格去考大学那然后我就觉得这个不是被愚弄的吗?

你花了三年的时间,虽然我们是学渣,但是学渣里也有人想,从此不再是学渣吗?

是这样子,那就没有办法了。然后他就临时在高三的大概下半年的时候,派了一大批的所谓的中专技校的老师进来来教我们那些中专技校的课程。

什么财务会计啊,什么什么统计学啊,就是好像想帮你们拓个底的意思嘛。 所以,在我的这个成长过程中,这个大环境仿佛一直就是说。

嗯,你就必须做帮你已经规定好的事就可以了。

我发现我的同学大部分的选择就只有沉默了。

只有接受了,这好像是我们的处命吧,在这个过程中,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很无助的局面。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觉得,哦,那就只能靠自己慢慢的在挫败中学习,怎么样去把不喜欢的东西去考一个过得去的分数。

他虽然在实际生活中一点用都没有,但是他可以帮你换来一张证书,这样证书可以帮你找到一个工资还不错的工作,这就很有用了。 首先要在这个社会上能够站着走路走下去。

就好像是为了先活下来,先survive。

就这样,凯文开始觉得读书的重要性不在于喜欢他,而在于能够顺应这个社会。

所以他开始拼命的读书经历了两次高考,终于在2001年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英语专业。

在大学期间,他考过了所有能考的证书,在毕业后做过翻译。摄影师最后在父母的期待之下进入了一所公立小学,成为英语老师。 只要按照学校的要求去教学考试,日复一日的重复,几十年就可以安稳的退休。

但这种一眼能望到头的工作,让他感受不到发自内心的快乐和满足,也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反而是被动的,让自己和自己的学生进入另一种被规划好的体系。

我们更需要一个工厂,一个流水线的形式,你就不需要有创造性。 换句话说,除了我父母以外。

这个世界上这个社会上,这个国家里这个人多一个少,一个一模一样。然后我再观察我身边所有同龄人的生活,他们的生命状态。

无论你是属于哪个阶层呢,从最有钱的到最没钱的,好像大家都不太开心,所以我就觉得这里边好像有点问题。

硬性把一个角色套在你身上,像一个铠甲一样让你穿在外面,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穿这件衣服的。

那我就不想穿嘛。我可以为了不穿这个衣服,我可以裸奔我都愿意,所以我就觉得这里边好像有点问题。

那么,既然有问题,就要去找答案了,所以我就觉得要换一种可能性旅游好像是唯一可操作的方式方法,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

从丽江坐长途大巴,虽然只有200多km的路,但是要开八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之后,卢布湖非常有名的一个旅游商业化客栈村落,叫大落水村。

然后找了一个胡锦房住了一晚上,觉得嗯,也不过如此嘛。把一切的东西要标示化人造创造出很多让你花钱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是。

在销售,买卖一种商品。

那么,好像如果我蛮大的嘛,不如就去他的对面的一些角落看看吧。所以我就找了一个车,然后让他把我带到对面去。 到了对面之后,我发现一是个非常安静,宁静的村落,天然风光周围的风景,他随着光影的变化,会让你很认认真真的会站在旁边那种只有我和他单独相处的那种感觉。

我是属于自由摄影师吗?

当时我到了我说的这个村庄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哎,我马上要拍我马上要记录没这种感觉。他让我的感觉是,我愿意去好好的看一下他可能是当地人的一些生命状态,生活方式。

他们就在过着自己的日子啊,他才不管你是谁,你是游客,你是什么呢?他才不踩你呢,他在爱干嘛干嘛,那我也爱干嘛干嘛,那不是很舒服嘛。

后来也觉得诶,既然那个地方我觉得大家都生活的挺舒服的感觉那我也去那边生活生活吧。

那个时候呢,高卓,我现在的太太,我就在帮助他的一个主要是打理一个他们家的客栈,我就大概做了一年的小二。对我来说呢。

工作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课题的,但是他让我放空了,那个时候我甚至摩苏人什么,有什么摩苏文化从来不知道的?

我从来也没感兴趣过,那个时候我很意外的遇到很多外面的游客带来的声音啊,导游的台词。

他们为了pa,游客就不停地跟他们说,啊,摩苏人呢,他们的走婚啊,是最让你们向往和心动的。为什么呢?

因为你只要在跳勾画,往后的时候拉着这个姑娘的手啊,然后你就悄悄地抠他三下手心。

如果这个姑娘呢对你也有意思呢,她也会回扣你手心,然后你晚上就可以跟她去走婚啦。

然后今天你看中的是这个,明天就看出那一个吗,魔兽人都是这样的嘛。

就是我是被游客教育的,你知道游客来告诉我一个待了小半年的人,你知道吗,摩苏伦是这样的。

我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地方有这样的习俗啊。

因为我们这个文化社会的大环境呢,特别是成立了游客,他其实蛮压抑的。

所以当他听到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呢,出于猎奇的心态也好,出于宣泄的情绪也好呢,都是令他很心动的。 他来这边旅游,他就是为了放松,为了让回去有谈资等等等等。

他根本不care。你们这个地方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最好他说的都是真的,甚至于。

不仅如此,还要更刺激的更好。

他不断地给我强加进来这些信息之后,让我产生了好奇,说这个东西是这样子的吗?那个时候我才开始觉得啊。

游客嘴里说的这个东西还是这样子的。

然后我才会去问我的当地人的朋友,那他们就会告诉我说,因为摩苏人的家庭组成和我们现代人有很大的不同。 他这个家庭呢是一个妈妈,这个妈妈生了一堆男孩,女孩,这些亲生的子女就是兄弟姐妹和这个母亲才会组成这样一家人。

这个妈妈,她自己的婚姻关系是存在的,但是这个叫做爸爸和叫做丈夫的这个角色在哪里呢?

这个男人在他自己的妈妈,他最重要的职责,在他那个家里,首先要照顾他自己的兄弟姐妹,特别是姐妹的孩子。

所以他在那个家里是舅舅,那么他要把舅舅的职责静好了之后,他才会来照顾自己的爱人和爱人的孩子。

他们夫妻之间啊,反而有点像亲戚的关系。

我先过我自己家嘛,我自己家过完了,我自然会来照顾我的亲戚嘛。

那么,因此呢,他这个大家庭就完全是自己的,亲身的血缘关系实际的走婚呢?他非常非常的自然。

自然到让你觉得啊,难道不就应该这样吗?你想,他们是农业社会,他没有经济这个概念,所以他们平时能够接触到彼此的,就是在劳作的时候。

他们整个村庄的关系很亲密,很有可能就是我今天帮你家,你今天帮我家那这个年龄的孩子在一起,要是在地理劳作,要不就是结伴放牛,放羊放猪,要不就是割猪草上山悲惨,那你认识了我,我认识你,大家一起作伴,有好感,很正常哦。

那么有了好感之后,总得找机会去相处去了解喽。

这个男孩子如果要来找这个女孩子,那不可能正大光明呢。从这个人家家的大门口进来说啊,我来找你们家姑娘。

不会啊,那一定是悄悄眯眯的。

两个人想办法要约会,要私会,对不对,那么他们的这种建筑结构不像我们什么走楼梯有电梯。

所以不管他是要爬的方式还是要跳的方式,还是以走后门的方式。

总之,他要遇遇到他的心爱的姑娘,那么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外界用模式化的编造成了。说就是你有了心爱的姑娘,你就要去爬他的花楼,然后敲他的门就变成了一个固定城市。

其实人家只是找自己相处的私人空间而已。

如果双方都觉得ok的时候呢,烟啊酒啊茶糖啊,这种固定的城市先要拿到女方家的火塘边来进火堂,女方家认可了之后呢,他们还要把这个固定的这个礼物挨家护了,散给所有的亲朋好友。

其实就是告诉所有人啊,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啦,那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前提是我白天照顾好了我自己家的人,那我差不多下午啊,或者吃完饭的时候啊,我就来到了我太太家里。

形成了这样一种用走来维系两性关系的婚姻形式,就要走婚了嘛。

重点是他们的这种两性关系呀,非常巧妙地回避了一些我们现代社会暂时没办法解决的问题。

比如说在他们的这种婚姻模式中呢,就从来不存在婆媳关系,因为你始终是你妈家的人,我始终是我妈家的人,我们两个人各回各家,各式各吗?

他们这种社会家庭中也从来不存在什么孤寡老人赡养的问题,因为子女跟亲生的妈永远生活在一起,不可能不赡养所有的。这个家庭中的小朋友在成长的过程中都非常温暖的,被所有的女性长辈,特别是女性长辈,在他们的环境中,姐妹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

所以你看小朋友的成长是不是很温暖呢,感觉就是一下子多了好多妈的感觉。 最后他们的两性关系,它不是一个经济共同体,不需要被面子束缚。

我跟你出得好,我们可以继续维持关系。

我跟你如果出的不好,无论我们有没有小孩儿都没有关系,因为小孩永远是女方家的,我们俩就可以说清楚了,之后分开呀。

分开了之后,你可以再叫你喜欢的人,我也可以再叫我喜欢的人,这个一点不害羞也不丢脸。

她这个女人啊,她永远隶属于自己的妈妈家,她身边有足够多的她的亲生的兄弟姐妹来支持她。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去投靠一个所谓的男人。

为什么要把夫妻婚姻关系搞成像一个共同开公司的感觉呢?

在协助高祖,也就是开文后来的太太,做了一年的店小二之后开问,对于摩苏文化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同。

并且希望能够继续留下来生活。 那个时候,高祖准备离开那家帮忙的民宿,回到自己家所在的村子里。

而凯文在当地最熟悉的朋友就是高祖,他就提出想和高佐一起回到他的老家,跟他回到他的大家庭区的时候,我们也依然是工作伙伴,只是换了一个工作。

那我想着,既然我想在卢姑湖留下来,那就要找一个营生咯。卢姑湖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明信片。

所以我就开始给景区拍明信片,我去制作设计包装明信片,他主要去负责摆摊销售,你想两个人摆摊卖明信片,卢姑姑那个地方风吹日赛还是很辛苦的,赚不了多少的钱,但是你不去干这个事儿嘛,连吃饭的钱都没有。高祖是一个很简单和纯粹的人。

卢沟湖到现在为止也是一个相对人流量不多,比较小众的旅游目的地跟丽江啊大理啊,不在一个级别上。

那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什么暑假和法定节假日这样的所有的旺季了。

那么我们为了营生过年,大年初一都要出去摆摊了,因为这时候客人最多啊,一天卖了几百块,他就觉得很开心啊。但是有时候遇到的客人不好,比如说摆地摊嘛,都放在地上了嘛,有客人就会走过的时候用脚来着哎,这个多少钱,这个多少钱就用脚来指,他就会觉得你怎么可以用脚来指我的东西呢?

不开心就受了委屈的样子呀,就像小孩受了委屈的样子一样的嘛,哭倒是不一定哭,但是情绪比较低落啊,饭也不想吃啦。这个在我们看来,不就是小孩子耍情绪的样子。

他很真实,这个真实的东西反而是让我最感动的东西。可能。

我猜测是因为我生活的前半生的东西都不太真实吧,因为我们这个生活环境是不太适合你轻易的,真实的去流入自己真实的情绪和感受的。

大家都带了一个面具的感觉,但是你一旦接触到了真实的东西,你会发现只要这个东西够真。

他就一定会打动到你,而不是因为他符合某种审美标准。

一直这样卖了,大概两到三年也依然是工作伙伴,所以在这个相处的过程中,我是真正感受到了他身上有一股。

就是让我觉得很感动人的美好。

我说,哎,我们要不要考虑下在一起了。

他说,哦,这个,这个让我考虑一下。他说,过了大概几天我已经忘记了。

然后他说,嗯,跟你在一起吗?是感觉蛮开心的也挺好的。我说,哦,那就好,就很简单,一切都很简单,没有什么仪式感,我们要创造出很多所谓的修士啊,装饰啊,很多时候是因为这个东西的本质。

就不够,不够,有力量。

所以我们用那些装饰性的东西来弥补它的单调和乏味。

当他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这样的时候,你不需要去额外的装饰,他跟他回到他的家里之后才正正式时的去真实的融入了摩托人这个所谓的母系大家庭,他们生活的这个自然环境啊,其实可以用恶劣来描述。

虽然风景很漂亮,但是你想交通上是阻隔的,加上气候和海拔的关系,这边能种什么呢?

土豆玉米没有了,所以猪是白天放到外面自己找东西吃的。

专门以下有个家庭成员小朋友是出去放猪的猪呢,用来干嘛呢,主要就是用来做成腊肉和猪标肉。猪标肉是什么呢,就是一整头猪啊?

把内脏啊,骨头剃掉,磨好盐,呐花椒啊,学生鸟。然后再把这个肚子缝起来,放到角落里去,让他自然应该它就是一个猪的木乃伊,但是也是用腊肉的加工方式来处理的。

土豆,玉米,猪标肉腊肉没有啦,然后每天晚餐是什么,是认认真真的晚餐哦。火塘上架一锅水。

切一块腊肉煮成肉汤,然后再把腊肉拿出来切片肉汤,里边再放一点蔬菜的叶子。

这就是魔兽人的传统影视,什么炒菜啊,煎炒喷洒没有的,对他们来说,能吃饱已经很好了,后来肉可以随便吃,已经更好了。

一开始的时间中,我觉得我还ok时间呆久了,天天吃这个也是觉得啊,太单调了,但是家里人已经为我做出调整,以前每次撒完猪都是腊肉猪标肉,后来有了我,因为我喜欢吃新鲜肉,他们就会为我留一部分新鲜肉出来速冻。

那么可以为我炒一点肉丝啊。但这样的东西,但除了高左,他炒菜还可以,其他的家庭成员就是熟了就可以了。

有机会跑到丽江去的时候呢。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顿肯德基,因为我实在很怀疑那个味道。

就人家到丽江是什么去浪漫啊,去旅游啊,我就是肯德基沃尔玛电影院,我就干了三件事,除了吃的单调,摩苏人的居住条件也并不舒适。

但因为开问,已经下定决心想要逃离自己并不喜欢的上海,但在这样的环境中定居下来,他也不觉得物质上的匮乏和生活上的不变是多大的问题。 传统的摩苏斯河院建筑都是原木雷切的房子。

无论是采光通风还是更新,效果都不是很理想,但开问享受着,欣赏着。

在一天中,不同时段穿进墙壁缝隙的阳光,那是好像在捉迷藏一般的光的生命里。

尽管居住空间狭小,只有十平米的卧室,既没有卫生系统,保暖效果也很差。但开问却在祖母屋的火塘边,感受到某所人纯粹的生活和人与人之间最朴素的生命连接。 我跟我们家的老祖母,其实关系相对来说会更密切一点,很有意思。

因为按理说他是在语言上跟我沟通最困难的。一个人见到他的时候,就是我跟着高左回来,像看热闹一样的。

然后他就笑着拿着苹果出来给我吃苹果,哪怕你是个陌生的游客,他不会说,哎,你是谁啊,你干嘛来这边啊,他对待你现在照顾你亲生的小孩儿一样的。哎,你饿了没有啊,你这个要吃吗,你吃饱了没有啊?

就一听到我关心的诠释这些东西,因为他也不可能去关心问,你说啊,你最近有什么思想困惑没有啊。

哪里有心里的扭曲,叫我是多吗?

作为我现在这个年纪和岁数的人来说呢,他实在太简单了,这个连接就是两个生命彼此的照应和温暖。

我到现在,我在那边已经带了十年出头了,每天早上他都会给我煎四个荷包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每天的固定的惯例。你想象一下啊。

当你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嗯,特别,譬如说是冬天的时候,早晨是最冷的时候,就有一个温暖的火,你就坐在火旁边。

让自己这个生命苏醒过来。

然后我们俩会聊天,因为我现在也会说摩唆话嘛。所以我有时候我也觉得蛮神奇的,我跟这样一个年龄啊,文化啊,意识啊,各方面差距都巨大的这样一个个体。

哎,既然我们两个人聊天,还聊得来这个老人,也许跟他自己的亲生子女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

我跟他说的话比他们都要多得多。

他到了一定的岁数之后,他就不会出去在农农地里劳作整个院子,什么杂活啊,琐事啊,也都是他管的。 另外呢,因为他还是这个家的当家人。

他要照顾所有子女的吃,还要为牲口吃,他也是家里的一个家长的象征,就你会发现,这个家族家庭硬权根本就离不开女人的。

方方面面,所以我就会觉得这又是一种对女性身上的一种富有力量的美感。高走这样一个摩唆姑娘啊。

他就远远的本来就在哪儿,他让我第一次最纯粹的感受到这些女人身上的美好的时候,我就觉得首先我想为这个让我觉得美好的个体做一些事情,那我很自然。而然,我也会开始想为这个大家庭做一些事情,为他们这个文化的不要那么快的被摧残消失做一点事情了。 随着颅骨虎地区旅游业的发展,开民宿成为村民改善家庭生活条件的一个重要方式。

但开什么样的民宿是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同村中有很多人家把自己家的传统园建筑改为接待团客的简购空间。

也有一些拥有湖景房资源的人,仗着一面能看到颅骨虎的窗子,就毫不考虑旅客体验和服务,简单粗暴的赚钱。

这样的方式钱是赚到了,但既失去了摩托人传统生活方式,也让旅客心中对于颅骨虎摩托人的好感大跌开问,并不想这样做。他决定保留大家庭中传统的四合院。

让大家继续按照原有的方式来生活,而在距离老院子五分钟搅成了一个背景仪器的院子里,盖起了一栋符合现代人生活标准的新民宿。 因为这个家的家庭条件以前非常的差。

据说我现在修成民宿的院落,只是把木头的柱子和框架立起来之后。

就没有办法再来建造下去,那么一扔就扔了好多年,然后一直到我出现了这个家庭之后,一开始我也没有能力去见这个院子。

因为这是个巨大和浩大的工程,百态卖明信片只能够维持温饱,但是你要做投资,你要做建设,不可能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说啊,我要去回上海,问家里能拿钱。我问人家借钱,我也没有想过这个事。

既然我做了一个我自己想做的生活选择,我不想让其他人为我买单吧。 然后呢,想到的办法是什么呢?

我开始给客人拍照。

拍婚纱拍女拍,因为我长期生活在原住民的家庭中,我有很多人文的素材,那个时候变魔梭博物馆我就变成了故展的顾问,把影像展品卖给他们。

反正能够想到的去赚钱,去苦钱的办法,我就多去做一遍。

然后我们两财慢慢的积累起来,可以启动造房子的钱,才要花费四年的时间去修这个房子。

这里边有很多方面的因素,第一,没钱你已经知道了,必须一边1边修。 第二,因为当地这个地方。

除了自然风光很好,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你需要非常多的外面这个世界的东西,材料等等等等,所以必须千山万水的运过来。

当地的工匠施工人员,他没有城里人的理念和标准,特别是水电工,这里面有非常的功能,需要满足当地人的师傅完全想象不到,有这些需要啊,因为他字都不需要啊,他们的电就用来点电灯看电视没有了。

所以对他来说,不就是这两个功能的电线吗?

它可以把电线穿成蜘蛛网一样的穿在顶上,然后用天花冲动格调,让你看不见,以为就不存在了。

所以所有的智能家居跟用电器的安装啊,包括电线。如果这两个线我要把它并起来呀,或者我要再分一路出去啊。这些事也都是我干的。

高左,他会焦虑,他会不知所措?

但是他呢,他有很能吃苦,很能耐劳。

我们这个民宿中所有有颜色的墙壁,无论天上还是地下,都是他刷的。他既是为了他自己的大家族。

又是为了我们要做的这个事业,他不这样做。那谁这样做,请人这样做吗?难道在那个地方生活。如果你要用这样的理念这样的标准去做一件事情。

而你恰恰你又不是一个资本家,你也不愿意用那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先赚到第一桶金的话,那唯一的选择就是你要变成全能。 所以我们家修房子可以修四年,这个四年就会造成一个什么问题。对于我们村里来说,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什么?

最佳秀房间是四年,我们家半年就去玩了,他们村民非常连接紧密的这样一个乡情社会中啊。

我们家的那些大姐二姐啊,她就会产生一种压力,他会觉得好像人家在看笑话一样的。

所以这种事情,你说要怎么推动下去,要怎么去跟这个社会环境磨合呢?

我每天早上都要跟老祖母吃早饭聊天,然后我就会跟他说,这个房子这里没有这个,那里没有钱,这不要变成这样。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吗?

他听懂了之后呢,他就会说,哎,是的嘛。

自己家的房子就是要好好的弄嘛。

然后我跟他说,现在是因为这里是农村自己,家里有地可以自己种东西。

前提是如果你天天吃土豆,玉米腊肉,你觉得ok的情况下,那你是有的吃了。 但是如果除此之外,要说在更高的标准,那个就难喽。

今后这个大家庭的营生,这个发展,这个大家的生老病死的保障,就靠这个所谓的接团队的客栈行吗?

所以他很聪明,你知道,他虽然没读过书,他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不懂的,但是我这样跟他一解释,他就能听得懂。

听懂之后,从我们家最上面的这个老人,他就会觉得,嗯,小猪说的是对的,你们嘴巴不要多了,让他去好好造房子就可以了。

我们家其实外面很低调的就是连招牌都没有,最好是一直没有招牌,人家就以为这就是一个村子里的建筑就ok了,外面就要融入在这个村子中,一点,让人想象不到里头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你一旦进入了这个神影的入口,你才开始你真正的身影,那很多人理解成神仙隐居的地方,但其实不是了,其实是日文卡密尔卡哭泣那个神影了。

因为神影的意思,本来就是说,你暂时从你的这个纷扰的现实的世界中消失一段时间。

去往一个像一次元空间一样的神奇体验,这样的宁静的村落中,有一个非常现代化完备的空间,既可以体会最原生态的当地人的生活方式。

然后又可以有一个很舒适的,现代化的个人独处空间,在里边享受自己的假期。

我还很乐意的陪伴所有的旅程,我们家的客人,他只要入住一个三天的行程,我都会陪他有一个深度的颅骨湖的定制形成,包括了很多我拍明星片的秘密基地。

还有我们家老祖母火塘边和盐观察那样一些真实的生命状态的体验。

我觉得重点是什么,重点是你一定会是带着你的收获和你的营养又回归到自己的。

现实世界的经过了四年多的筹备建设和深思熟虑,神隐的颅骨湖民宿终于可以在2020年的年初开始市营业了。

但这个时候旅游业却糟糕的疫情的打击。

两年来开文的民宿经受了很多的挑战,但他仍然在继续完善着还不完善的部分。 今年拿到艾比莹最佳房源设计大奖对他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肯定。

鼓励他继续以自己认为更合适的方式来给大家庭带来改变。

同村人中已经有很多让kevin警惕的案例,当一个农业社会中的家庭突然涌入大笔的钱。

曾经何乐融融的家人会为了如何分配财产而争执那些拿到很多钱的人会到城里买下商品房,慢慢离开自己所在的大家庭,而村子里只留下老人和拿到钱比较少的家庭成员。

搬到城里的人毫无意识地加入到鸡娃内卷的行列,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大家庭重蹈这样的覆辙。

他鼓励全家人参与进民宿的运营当中来高左当厨师,老祖母会在火塘边给来自各地的房客泡盐罐茶。

姐姐家的女儿负责民宿的日常事务。

每一次对外介绍的时候,开文都会说。

神隐的颅骨湖是我和我的大家庭共同经营的,因为我并不是像大部分来颅骨湖开客栈开名宿的外面投资老板那样。他是来投资做生意的。

我是把它当成一个我自己的家,一个可以安放我的肉身和精神的地方来做的。同时这个地方安放了我的精神和肉体,之后又可以给高祖和他的一个大家庭。

一个足以体面的交代。大家庭只是一个形式嘛,但是这个形式的背后有我刚刚说的方方面面,那些东西是打动了我的,因为我们现在的文明没有这些东西我也能够做的,就是我始终把他认为这个院子是我为这个大家族而管理的。

按照现代人的婚姻体系观念来说,诶,这是我和我太太高走的我们俩的共同的婚姻财产嘛。

但是我个人不支持这样的做法,所以我就首先从我的这个出发点上,把这件事情后面可能产生的后患,我就把它给切除掉了。我一直认为就是大家的。

因为这样才能让大家凝聚在一起啊。

以前也许我也偏激站在自己的局限,去揣测人整个世界,但是在这些过程中,我会发现我可以让自己慢慢慢慢的更宽广起来。 我父母一开始不支持我啊。

啊,上海都有。呃,为什么要放弃呢?

人家都在这儿,人家来还来留下来还来不及,你还不要是他们的表态吗?

但是我觉得我没有办法从理念上去跟他说清楚这件事情,但是一直到现在,我呆了那么久,他们看到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至少他们心里会觉得,嗯,他是在认真的做一件事儿认真的活着,那么我觉得有这一点就够了,因为我觉得对于天底下所有做父母的那一代人来说,无论我们的代沟有多大,他无非想要的,就是觉得嗯,我自己的子女能够靠自己活下去了,他就放心了。 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不可理解,不可思议啊。

那我只能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因为你永远没有吃过巧克力的人,你无法描述巧克力的味道啊。

你如果最后走的时候觉得你不负此生了,那就可以了。

不管你有任何放四,听过开问的故事,不知道你会不会也想起因为一趟旅行而改变自己的经历。

或者也希望能够通过旅行,让生活获得一种新的可能性。 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你的故事,现在到艾比莹app搜索,好久不见这四个字,回味只属于你的旅行记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由故事fm和艾比莹共同发起的家的任意门系列策划节目。

我是主播爱哲。本期节目由陈诗策划制作声音设计,丧权实习生防疫冲接下来的一期,我们会继续和你分享那些。

旅行的温暖故事,欢迎关注。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3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