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特,我脑子不会算数了?
gezhong2022-04-29  128



瓦特,我脑子不会算数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行不散。

在本期故事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一百减七等于多少,不用多想啊。这不是一个脑筋急转弯。

只是一道寻常的数学题。 今天的讲述者km告诉我们,去年年底他生了一场怪病。

在医院里,因为医生问了他同意这样的问题,一百减七等于多少,这是km这辈子听过的最荒谬,最刻骨铭心的一个问问题。我们常常在小说和电影中看到类似这样的情节。

主人公经历了一场事故,醒来之后突然就失忆了。但是km的那场病比单纯的失意还要谢闷儿。 我叫km,我今年28岁,我现在在一家国企上班,主要做的是进出口方面的业务。

我第一次发病呢是在?

去年十二月的某一次,我去参加我表妹的婚礼,然后那天晚上呢,我跟我的家人都到了那个酒店,然后我跟我表妹,两个人独自在房间就是聊天。

但是我记得最后的话题,可能是在聊他的官杀是在哪儿买的。

然后他又给我看他淘宝的一个链接,我就拿过来看。

后来他就说,我好像手机还给他的时候,就可能就扔到地上去了。然后人也倒下去,在地上是一开始,说是有类似口吐白沫抽搐,那种状态就是我自己是完全没有这个意识到。

后来他们又说,我有一段时间又醒过来,又去上了厕所,我也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然后等我完全醒过来,就是躺在医院的那个床上,然后边上可能就是有插着管子什么,就后来医生他们拿了报告出来,说呃,检查情况都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然后我就说我身体也没什么异常,因为我当时也没觉得不舒服,就是感觉像睡觉醒了一样的那个感觉,也没有任何痛苦啊什么的。然后第二天我还知道长城加婚参加婚礼。

嗯,总的来说都还行。但是从那个星期是开始发,使自己是发现自己身体有一些不太正常的一些小情况吧。算是比如说我工作的时候发现我自己写字。

跟原来有点不太一样,有有的时候有些字写不出来。

最印象深的一次是当时我男朋友陪我去呃杭州的浙医医院去做一个脑电图的检查。我去了那个医院之后,他去停车,我在那边写一个注册登记表。

就是当时写字,其实有点费劲,就像我刚才说的就写字,首先很难看,就好像不算我出自我自己的手写出来的东西,然后突然有几个字又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写。

然后就很很着急,当时就有点恼火,不知道怎么了,呃,我男朋友来找我了。之后他帮我写完之后你就去做了检查。 医生当时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就是。

就那个检查,好像是没有什么效果,第二次发作,大概间隔了五天嘛。那那天晚上凌晨的时候,我突然就手开始抖,然后整个四肢开始抽搐,差不多一一分半的时间再发作,然后又间隔三分钟再来了一次发作。

当时不是我第一次那种毫无意识的,而是非常难受的,就感觉整个人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样。然后我自己其实不知道我的样子有多恐怖,但是去嗯,其他呼吸者称我就是有翻白眼啊,然后四肢就是在抖,那别人看起来就会很吓人嘛。然后送我去附近的呃,杭州十二医院,然后在那个医院就正好有一个急诊医生,他是呃,神经内科的那那个医生赶紧给我注射了震惊剂。

后来我的这个情况就稳定了一点,但是他也。

一下子无法说出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毛病,接下去就是嗯,在十二医院那段时间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然后我们又请了,就是神经内科比较好的专家嘛,来做会诊就是在我的病房,反正就是我当时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就是一群医生尾就是我们那个专家过来,他问的我一个问题,我就一生难忘,他就说一百减七是多少。

我当时就是小啊。数学题就大家所有人都会觉得数学题应该是一个很基本的东西,但是当时我真的就是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就一下子是蒙圈的状态。后来我去。

呃,在康复医院有跟其他的可能类似于脑梗中风的一些病患,家属聊天。关于这个,他们书一般都会问一百剪辑这个问题,因为它是数学题里最难的一种,因为。

C可能是比较难减,所以一般医生去考数学题,他都会去考一百减七。最开始他应该有说不只介于句话啊,但是我只是脑子从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问我这个数学题,然后我答不上来。

就是那个专家,后来就根据了一些其他的情况,经验和呃一些报告结果他就判断说,我这个叫做自身免疫性脑炎。 自身免疫性脑炎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

在目前的研究中,它的发病率大概是十万分之十四。

简单的解释呢,它是一种由自身免疫机制出现问题导致的脑炎。

通常啊会导致一些精神和行为上的异常,这种疾病就好比大脑中的某些芯片突然无缘无故的损坏了。

在他的身上损坏的就是数学和写字这两块芯片。

其实啊,如果你不是特殊的行业,这两块芯片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已经用的很少了。

你像km,虽然它是做进出口贸易的,但大多数的时候,它只要在x三幺表格里拉下鼠标就能统计出来。 K幕开玩笑说,小的时候他的数学其实挺好的。

还当过数学课代表,可是他现在竟然连一百减七都不会算了。

比如说有,我记得有一次我住院期间,我跟我妈去优优衣库去商店买东西吧。

然后他当时会很尴尬地问我,他说,比如说一件衣服是99块钱,尾店员了一百元,店员应该找我多少钱,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他就一直在问我,然后我样子回答不出来,很尴尬,而且我觉得边上是有人的。

然后当时就觉得自己像个弱智,包括我记得我一开始在医院有段时间挺不聊的想去打斗地主嘛。

当时我想打斗地主,我以为斗地主我应该总会吧。后来我发现好像那段时间也挺懵的,好像也也不太会。就是有一次医生找我签字。

我潜意识觉得我应该会签自己的名字,我写不出来,我就画了一个圈,就包括我好像自己裤袋子,当时也会,然后就是很多。

平时真的是你觉得非常轻而易举的事情就一下子不会了。 那段时间,我的医生,他们经常会来问我一些问题,就是关于一些逻辑方面的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问题是,它问我猫大还是狗大。

我开始没有回答出来,因为我好像在想,也有大猫也有。

大狗什么之类的,我看你没有回答出来,然后当时那个医生就会觉得你就是我的逻辑,是有一些失常的。

那段时间我没有去刻意去恢复这方面的能力,但是我很害怕医生每天的日常的拷问,因为我觉得是一种对我智商上的一种说难听也是侮辱吧。但是你必须得去接受,因为他们也是要去知道你真实的一个情。

然后在周二医院那段时间就是先是去解决我身上的一些病痛吧。因为当时一开始我是无法走路的,因为我的肢体经常会有一一阵麻,反1种难受吧,很难用言语去形容,但很不舒服,然后就无法走路。他是一阵一阵发作,一会儿是熟,一会儿是脚。

还会有,嗯,手指夹的一个就是手指夹玻璃的一个疼痛感,还会出现一些幻影,就是我感觉到我边上会有一圈光,一直在亮。

然后山滨烟好像有个小人,那种感觉就是当时比如说我边上是有朋友,我朋友就站在我面前跟我聊天,然后我边上就会有那个幻影,在我边上,我只能去忽略它,因为然后我有跟医生去骑这种幻影是自免性老元它会存在的一个症状。

嗯,所以那段时间我只能说去,就像疼痛感一样去克服他去忽视他。 呃,我们用了一些提高免疫力的一些免疫球蛋白,然后包括激素的药物等等。然后我慢慢有了好转。

经过一两个月的药物治疗,km的计算能力和写字能力并没有恢复,但是他的生理性病痛和环视现象都基本好转了。

不久之后,他被转到了一家康复医院,开始接受一些康复性质的制造手段,就是我们有一个体感类的那个机器戏,就是它会有一个屏幕,可就是你其实是没有触碰任何东西。但是你的手比如说可以把一个卡片翻过来。

就比如说他会一开始给你看有好几个动物的卡片,然后它会去盖上。再问这个卡片是在什么位置,然后你可以用你的手这样子,把它这样子去转动你的时候把这个卡片翻过来。我男朋友,他受这个启发,他也在家里买了一个,就是那种体感的游戏机,就是买了个二手的,然后有在家里玩,就是我记得有一个我们银行玩的是一个保龄球的那种游戏,然后你可以真的打出一个成绩,然后包括跳舞啊什么的?

这个词就是说白了,对我的并帮助不带,但是带来了一些快乐,嗯,调其他的。还有就是会比如说金炉是一个仪器,是照在脑子上对脑子做一个刺激按摩的。嗯,其他还有一对一的类似于一个上课的形式,就是会有一个老师,他会去帮我练习拼音啊,写字啊,会抱我听写啊啊等等。然后他一开始会,比如说在屏幕上没有个电脑在屏幕上会给我。

呃,放一些字,就是让我去记住他,怎么过一段时间他会来给我做一个听。

我也不知道他是就是从哪些字开始,但是他就会选择一些,比如说他会有个主题,比如关于一些情绪,比如说笑哭,然后也是我们会学一些呃,关于动作的,比如说跑跳就反正会有一些些系列吧。 呃,每天从家里到医院的路上。

嗯,我家里人会跟我去。

做一些简单的数数学题,比如说我妈会问我三加七等于多少啊,什么之类的,然后总的来说,我的数学是先恢复的,然后写字是应该是最难的吧,但是也是一个逐渐好转的过程,并且这个速度肯定是跟小学生学习的,速度是完全不一样,因为你毕竟有一个基础在。

就一开始我真的就是一个零,我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然后数字写的也歪歪扭扭的,就是点小学生可能都不舒服,但后来就慢慢进步。

然后差不多可能也是花了一各半月就。

基本上也恢复,就是之前的那个水平了,因为治疗及时可以恢复得很快。

这种体验很奇妙,就好像大脑中那两块丢失的芯片被找回来了一样。 Km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倒霉的事儿。

相反,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在康复医院治疗的那些日子啊,他非常真切地感受到,大多数患有类似疾病的人是没有他这么好运气的。

比方说有一天,他竟然在那家医院里遇到了一个跟他得了同一种疾病的女孩儿。 嗯,当时就是也是在一个有很多病人的一个房间,也是做一些写字的练习,包括一些记忆力的一些训练,应该是有一对夫妻和还有一个女孩子。然后他们对着一面镜子,然后再做一个关于。

嗯,可能是吞咽,还不知道是一个什么,就是他们对着一个镜子做一些训练,无意间就听到他们在说一个关键词,我听到说是自自身免疫性脑炎嘛。

我就想去看是一个什么情况,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然后边上有一个医护人员,就是在跟他做训练,那我感觉就是有点木讷的那种状态吧,好像也是不能讲话。

然后我就去问那个,呃,那个人的家长就是,嗯,就是是不是也得了这个病怎么样。然后他说,是的。然后我说我也是得了这种病,但是我现在已经快好了。然后当时那个他的父亲就跟我讲,说他们当时一开始就是当癫痫治疗,然后耽误了。后来那个女孩儿回家之后,有一段时间狂躁了。

然后狂躁了,之后就是比较严重了,然后又去了更好的医院去进行治疗,然后。

就是最后确诊是自免性导言,他父母亲说他在走路也不能走,吞咽也困难,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

呃后我有问他年龄就挺挺年轻的,比我还年轻,基本上可能就刚毕业没多久还没有工作就发生了这个情况。

因为我其实在想,就是其实那个人是还是在杭州的医院看的,万一在更偏远的一些地区,小地方。

医疗并不发达的地方,遇到这种很少见的病,如果医生没有这样的经验,他根本就不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然后就会给他一个错误的诊断,那么对他的?

病情可能耽误会很严重。

所以我觉得这个病,他说罕见的某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是什么病,包括在康复医院,像我这样的病人都不是同一种病,但是说丧失了某一个功能的人,其实我遇到了真的很多。 嗯,在走廊上大家在等候,或者是在高压氧舱里总会认识一些各种各样的病患吗?

Km刚刚提到了一种治疗手段,名字叫高压养仓,这是一种治疗脑部疾病的设备,简单来说,就是让患者进入一个高压的环境里,通过吸入高浓度的氧气来恢复大脑机能。

在康复医院治疗期间km每周会接受五次的高雅养藏治疗。

每次都会和其他陌生的病患在一块儿接受这个治疗。

高压氧仓它是一个呃,相对来说要呃无菌的一个状态吧。呃,所有人都要穿他们指定的一个衣服,包括内衣内裤都不能穿。其实有点像坐飞机的或者坐高铁的那个座位上大家可能有十个位置,然后高压氧仓的话是一个一百分钟的过程,就是他钱二十分钟是一个家养的一个过程,所以它会像坐飞机一样,耳朵会有一个肿胀的感觉。所以那个过程医生建议我们要吃吃一些小的零食或水果,然后自己有咀嚼,然后会让自己的耳朵保持通畅。然后之后的呃,三十分钟他会带一个面罩可以吸氧的一个过程。

因为是密闭的,并且不能玩手机,也不能看书。所以大家其实在里面是一个非常无聊的过程,然后你会发现每个人的性格就会反映在这。

一百分钟以内,因为有的人他就特别喜欢聊天,有的人就会一直沉默,然后从来不讲话。

我边上有一个呃重庆的小哥吧,他们是兄弟俩一起从重庆以来杭州卖面条的,然后他哥哥是因为有一天晚上凌晨就是在一片就没有路灯的路面上。

自己一个人骑电动车,正好那个漆黑的路面上有一到,嗯,应该算是路灯吧,倒在地上呢,横在地上,他整个人飞出去了。

然后当时他应该是整个脑子就是血都溢出来了。但是他非常淡定。他走回家里之后,他就说,因为他当时自己走回家的这个过程耽误了治疗嘛,基本上算有点像植物人就是在。虽然他无法真的跟你说话,但是他也会朝你笑一笑啊,或者怎么样,就你能感受到它,其实也知道你的存在,然后会再跟你互动。 嗯,还有一个爷爷,他也是。

非常健谈呢,他就特别喜欢,嗯,给我们报时就是我们的舱内会有个小窗,可以看到外面的表。

所以我们那边会有一些人,他固定的会给大家报十就是还有多少分钟,嗯,就就可以休息啦。比如还有多少分钟可以摘下面罩啦。

他就每天固定坐那个位置,然后他说他是一个算是建筑师吧。然后他特别喜欢说他曾经工作的一些光辉的事迹之类的。然后他说他原来身体也非常好,有一天就突然就中风了,然后就半瘫了。并且她告诉我们,她每天都非常积极的在做康复。 你看大家聊这些东西,其实都会有一种非常云淡,风轻或者。

轻描淡写的一种感觉,其实他们遭遇了我觉得是非常大的苦难完了就是遭遇了非常大的不幸。但是每个人去描述身边的人或描述自己的病情,都会尽量轻描淡写,觉得好像没什么事情。

所以当时觉得也没有什么,因为当时那边有很多跟你类似或者比你更不幸呢,就像是其他方面功能认知挺多的。 2019年的二月底,km从康复医院出院,在家接受药物治疗。

他的计算能力和写字能力都已经完全康复了,神经功能的各项检查也都完全正常。

出院的时候,医生提醒的自身免疫性导研在康复后仍然有20%的复法可能。

但无论如何,ktv的生活好歹是重新回到了正轨。

我刚出来的下一周我就回去上班了,就是这么一个过程就无缝衔接了,基本上就好像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跟原来一样的那个过程,包括现在去回想,觉得那段时间也会有一些呃,好玩的有意思的东西,怎么说是当时那段时间,你反而是比较单纯的,或者就是整天想着,而我只要去解决这些数学题,然后认真写字就ok了,也不用去考虑别人。

但现在你回到了正常的生活里,你要?

去考虑更多很现实实际的问题,然后可能又会有一些,呃,大多数年轻人共同面临的一些烦恼。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怪者。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深一世纪杨帆故事fm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钱子山东人,目前在威海从事平面设计工作。 嗯,我最喜欢的那个节目是103期。唐拉拉讲述圆明园画家村的故事。

还有一个是175期的那个特别感人的北京大妞,讲述他和他父亲之间的故事。

嗯,就是那个我的哥们儿,我的情人,我的爸爸。

最后呢,希望故事fm越般越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转发。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4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