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等游民是也
gezhong2022-04-30  140

故事FM ❜ 第 285 期 我是一个早慧儿童,从小就意识到一些哲学问题。比如看着表的指针,想世界上时间存在吗?有时看见我家楼下的邻居,我想他面对我的时候是我的邻居,背对我的时候会不会变成一个怪物? 有一天我爸跟我说:「我担心你以后变成一棵大树,一棵长得特别大,但又特别歪的树,因为它是歪的,什么木材也做不了。」 /Staff/ 讲述者 | 小薛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操傲文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王梓屏 翌辰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walking 02.the tumbled sea - 97202 03.the tumbled sea - doves

我,高等游民是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我先扣日扣,那个扣名字是艾哲,为什么叫艾哲呢?

这个说来就有点意思了。我出生的那个八十年代,因为改革开放没多久,当时就像是高压锅突然被掀开的盖儿。

思想空前解放,人们的阅读热情也是空前高涨。

那个时候稍微读了点儿书的年轻人啊,个个都是文学青年。

我爸也是其中一个,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我爸正在读一本关于哲学家黑格尔的书,所以他给我起了个艾哲的名字,就是热爱哲学的意思吗?

我估计我爸当时读的可能都不是黑格尔的原著,可能就是黑格尔的传记之类的,附用一下风雅但八十年代的年轻人啊,有很多是真的会啃大部头的哲学原著。

而且这是那个年代很时髦的潮流。

很遗憾的是,在今天热爱哲学不仅不再是时髦的潮流,甚至听起来有点儿穷酸。

所以当我听到小薛的故事之后。

感觉一下子被击中了,因为它不仅是一个哲学青年,而且他把自己的人生当成了一个哲学试验池。

他就站在池子的外面,看着自己的身体在池子里飘荡。

因为我其实是个早会儿童,就是说从小就意识到一些哲学的问题,我就会跟我爸,我妈他们辩论,我就会给他们讲我的理论就像精神病一样。

比如说,从小看表,我可能看着他的指针就在想指针下面真的有东西吗,就好像世界上真的有时间存在嘛。那个指针是代表着一个真正存在的东西,还是代表着不存在的一个东西。 然后我洗衣,有时候替我家给我下看见我家的邻居,我就想他面对我的手术,我的邻居,他背对着我的手点,会不会变成一个怪物?

然后我爸有一天就跟我说,他说,哎哟,我就担心你以后变成一棵树。一棵大树长得特别大,但是个特别歪的树,因为它是歪的木材,做什么都做不了。但是他又特别大。 小薛来自于辽宁省的一个小镇,十九岁的时候,他前往法国学习哲学专业本科,在艾克斯马赛大学学习硕士研究生在巴黎第一大学,直到他28岁毕业回国,在艾克斯大山的一个下午。

我们那儿有一个稿,实在我没上过他的课。他是一个年轻的稿师,大概三十多岁,应该是刚毕业的,是一个叫郁曼妮队的。什么是郁玛妮队呢?就是那种古希腊古国马的人,哲学和文化的这么一个课程。然后那天下午,我们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公园,那个公园叫入河洞。

在草坪上坐着。

然后他身边带着几本书,大家围着一圈儿。

他打开一本书,跟我们说。

啊,丧丧感冒狠,就是这个书里透着死亡的气息,我们学的所有东西,基本上写下这些东西的人已经死了。

这些东西在今天究竟有没有意义,反正打开书只能问到一些死亡的味道,就是感觉自己学的东西。

当然,哲学是永恒的,但实际上跟这个时代可能归根结底都是一些四个的人的思想和地位,可能跟今天有一些脱节。

另外就是哲学是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的。求索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有多方观点,多方观点都有道理,而最后的真理是不可知的,就是比如像康康德说的。

世界有开头吗,世界假如有开头的话,那么什么能从?

那开头之前是什么世界,是从虚无里面来的,还是世界是一直都在这儿呢。

假如世界一直都在这儿,那什么东西可能一直都在呢?那假如世界是从虚无里来的,那从无里面又怎么能变出有呢。

为什么人理解不了这些问题,是因为人是人人的理性让人理解不了这些问题,人的认知结构让人地解复掉这些问题。

所以有些问题是人作为人就没有办法动的啊。其实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就好像是游戏里面的人,我做一个阿PG游戏游戏,里面有一个人,他们没办法知道自己是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还是被所谓的编程的人编出来的,一个有自己想法的npc。

他周围的人究竟是真正的人,还是npc这个游戏?

是为什么做的,他永远没办法知道,因为他在游戏里面,所以搞哲学的人就像是这些角色扮演游戏里面的玩家一样,他们永远没办法从游戏里面出去。

他没有办法从游戏里面出去,他就没有办法探讨游戏的本质。

所以,哲学是一个屠老的工作。在某些方面来看,你要是真正相信哲学的话,你的世界是会崩塌的。

但其实学哲学,为什么?因为我从小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有些人的理想是职业理想,我要当律师,我要当呃,警察,或者我要我要干什么,我要赚很多钱去学金融,但是我从小就没有这些想法。

就是我有一个例子,就是像。

一个我称为迷茫的婴儿,什么是迷茫的婴儿,就是想象一个打听里面产房。大厅里面有很多婴儿,婴儿床都在那躺着睡觉。

可能有一个婴儿就掉下来了。

嗯,掉下改革,它只能用它的呃,还没发育完全的身体去爬,然后去想一些事情,但是他肯定就回不去了。这是一种命运。

是被命运的风刮下去的。

我说实话,我从小就是一个你就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人。

我学习小时候是整等偏少,我不,我不想成为第一我也,我也不太在乎。其实我到高中就开始思考生活的意义的事,我总感觉这些都没什么意义。

我是被强迫放在这里的,但我也可能有另一种生活。 我最喜欢一本法法语的书,就是乔治佩克写的国内一本书叫沉睡的人。

就是讲一个法国学生,住在一个佣人房地。我住的也是佣人房,就是特别小,特别不舒服那种房子。

他突然有一天就放弃生活了,他不去,再也不去学校,再也不去考试了,每天就自己呆着在房间里呆着。但是他感觉他统治了整个巴黎。他只有晚上才出去,在街上转漫无目的的转,随便找个小酒馆吃一个牛排,喝一杯酒,或者随便去一个电影院看一部电影,随便去一个博物馆。你看见什么,他不再会去哪儿,但是他自己又有自己的计划。我要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这条街,走到那条街无意义的游道。这就是我在法国大部分的生活,是这样的。

我还有其他的。我认识的几个朋友就是特别黄蛋,一种完全没有意义的生活状态。 我没有在社会里面。我在社会外面学哲学,当然因为。

你学个其他的,你比如说学个一个审计,学个一个会计。你肯定在毕业之后就很快进入一个职业的领域,而且你会有实习,对吧?你在当学生的时候就有实习,没有实习,你没法毕业。

哲学没有实习,你什么也不需要做,你就读一些书,写一些东西就好了,而且也第个业,也没有职业方向,你爱干嘛干嘛。 我本科学校的一个同学,一个法国同学,他告诉我说,你知道咱们学校,哲学设施,后来都去干嘛的嘛。然后他告诉我,有好多去警察级当个太远,就是因为说这帮人非常有国际能力。

在办案的时候很有效率。

日本有一个概念叫高等,游民高等油敏呢,大概就是那个时代产生了很多,那个就是那个时代教育好像可能比较好,但经济比较差。我具体忘了,反正就是产生很多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但是不工作的人整天在家里靠读书度日,然后靠父母的经济支持。 也有也有这么一个。那个日剧就是讲述这么一个男的的故事。

就是他也是中文系毕业,不是的日文系,反正文学系毕业的一个。

高材生,但是你不知道因为什么,他毕业之后只找个一次。工作之后他就一直住在家里,住个十几年。

整天在家里看书,看电影,然后靠父母接济,靠妈妈接济。他说自己不是啃藕族,也不是御宅癌族。

他是一个高等游民,这就是高等游民的概念。

我有可能也是类似于这样一种人。 2016年小学硕士毕业,在欧洲周游了一年之后,2017年他回国到了北京。

回国之后,小薛把在巴黎的那种漫无目的的生活方式又复制到了北京。

回北京,我最初住在劲松那边儿,就是我也不知道北京有什么好玩儿的,后来发现北京好玩的地方真多,然后我就慢慢的把巴黎的生活方式复制到北京去了。

住在北国古巷那边儿,你感觉却后海就像塞纳河,然后胡同里有很多有意思的酒吧,像我比较喜欢的这个猫带很尼斯丹。

你七月就感觉在欧洲的感觉吃的东西也一样,也有那么多剧和展可以看,其实就是把一种我感觉北京这样大的城市里面有各种生活,每种生活都有每个人从里面拿到了他能力范围和喜好范围内的一个生活方式。

我的工作都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也从回国之后一直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工作。

但基本都是有一个人跟我说,哎,你该跟我干这个吧,然后我就去跟他做这个。其实我的工作在没回国之前就开始了。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他在国内狗一个艺术艺术史方面的知识付费,然后有一个项目他就也,他就邀请我一起做吧。这个项目就是做一个给某平台做一个关于艺术史上的名作的介绍,大概有550幅,名作吧,还是三十幅。

然后就开始跟他做这个,当然就是说做这个很赚钱吗?

因为他们在北京,所以我就来北京跟他们一起做这个,但是做到最后也没没什么。

这个产品是做出来的,但是做到最后也没什么结果,所以就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我在这个过程中又认识了一个话剧导演,然后这个导演让让我跟他一起去做一个青年戏剧节会上上的戏,然后就开始跟他做那个做那个戏,这个戏后后来演出了反响还可以,然后然后就过年了,一年就过去了。

过年之前我跟这个导演和他一个朋友吃饭,他这个朋友在北京开个一个卖欧洲设计家具的一个复古的那么一个店。

然后就邀请我过去给他们写公众号。

我说吼,然后又开始写公众号,我给他店开个我去给他店里帮帮忙什么的。然后又又过去半年了。

然后现在之前跟那个导演演的戏要去乌镇戏剧节演,所以我又要空出时间来排练演这个戏。然后又过年了,我其实一直都在干活了,但是这些这些活的报酬可能不太高,因为我也不怎么坐班。

我也懒惯了,可能还是喜欢偶尔出去玩儿一下,因为我变成这样,就是因为我的家庭很幸福。

我感觉就是给我太多的爱感。

然后也什么都顺着。我从小就没有没有阻止我干什么事情也没有违背我的意志给我安排什么事情,就一直都支持我的选择。所以我现在变成这样,有可能也是因为这个。 然后我爸其实特别特别爱我。我每次过生日的时候,因为我生日是正月初九,我每次过生日的时候。

我家狗下有一个环岛,我爸都会在那个环岛上给我放九哥双笑,我们那儿就二提酒,然后就像在那个环岛,就像一个大蛋糕。我发在上面给我点个九只蜡烛。

你说没长大的孩子也好,可能因为在家里得到太多的爱,一般过得比较幸福的人就容易变成这样。

因为没有太多的想改变现状的想法。

就感觉工作不太重要吧,因为这些年一直都是家里给我钱,我从来也没想过要去赚钱,现在工作想象不有那种,每天都要把自己的时间卖给一个地方。

这种生活我觉得经济土地的工作,比如说一个月赚100520000的,这种工作当然在北京也有,但是会花费很多的时间。

然后我在思考我会要不要用我的时间去换这些钱值不值得,因为其实我,我说,我现在可能一个月就要花一万五左右,那么也就是让我经济独立的没有对我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

我现在的生活是这样的,但是赚个那些虔诚,我现在生活还是这样的,可能还没那么多时间去花钱,我感觉对人生没有没有没有意义,我的生活是一样的,只不过我独立的真的感觉没什么意义,想不到工作的意义。

因为假如可以,虽然说啃狗也好,怎么样也好靠家里的支持,每个月拿到这一点万能自由的生活,随便做一点也能赚点小钱的工作,也不用坐班又大掉时间,可以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儿,我感觉可能比。

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一个120000的工作,让自己独立更好一点儿,就是假如你有钱可以让你不工作的话,很多人就有可能会活成我,这样就随便找份乱七八糟的工作,然后每天随便干点什么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大多数人,他们的生活方式是由什么决定的,是由他们必须工作赚钱诶,养活自己独低的。这个问题他不工作,下个月付不起房租,他就滚蛋了。

他不能断掉或者要要要交那个房贷,买个房子要交房贷,孩子要上学。 呃,他工作,他不干这个工作。

可能就把它辞掉给再找一个人,他就没饭碗了。所以大多数人呢,大多数人之所以那么运行,是因为他们是机器上的一个顶尖。

这个机器就那样完美的运行着,把每个人都放在里面,成为系统的一部分。他们被系统化了。

对吧,然后我怎么样,是因为我通过家里也好,通过花呗也好让我。

然后我可以暂时不去为个自己生存的钱来出卖自己的时间,所以我没在那个体系里。 从这一点我跟别人不一样,但一旦你看这个体系外的其他人,我跟他们的生活是很相似的。

比如说你家里有两套房子,你可以住一套,租一套你不用去工作的话,那怎么样?肯定就是有些人就是这样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也没有太大理想的人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儿,随便找分手工作是一样的。我的问题在于什么?我的问题就是在于我没有喂个没有喂个钱去工作,而我也没有理想。现在就现在网网上比较火的就是深圳的三河大神嘛。我感觉他们的生活状态跟以前哥达尔,新浪潮电影里的人物差不多,就是活活的一种很有趣,很哲学,很荒诞的一种存在方式,我感觉我也跟他们差不多。

就是没有太多超越的计划,对人生没有朝愿的规划,就是实现自己暂时的欲望就可以了。

嗯,我来个北京之后,一共就投个六分简历吧,我都忘记投在哪儿呢,就是去过一次招聘会,去那儿看看。

然后其他的全都是天上掉血的。

我可能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吧,就是生活把我吹在哪,我就去哪。

其实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人像植物一样活着,像蒲公英,或者像其他的一些植物。风把种子吹在那儿。

在哪儿长出来。嗯,我有时候就这样看,我自己不像是一个动物,就像是一艘船把一个玩具船扔在河里,它把船送在哪儿就送在哪儿,这个船自己并不会走。 我有时候也会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做出一些规划什么的,但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就不在乎所有这些东西。 嗯,就对人生不在乎。

就真的,我对我的人生并不是一个太严肃的态度,所以我能当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就是我是也是一个不太会拒绝的人,有什么人想让我干一些什么事情,我假如可以的话,我就会去做,我也没什么规划,我真的也不在乎什么。

呃,我在一个课上老师给我讲过一个作家的故事,是一个犹太人,这犹太人写书就是他是二战前生的啊。他我生气了,碰巧是个犹太人,然后长大了,碰巧德国迫害犹太人。我碰巧尽了集中营,碰巧在集中营里受了很多苦,最后碰巧被救出来了我的一生。

但这些医生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他都不太在乎这些是他经历的事情,只感觉是碰巧发生的一些事情就是。

自己跟自己的生活有一种疏离感,就是这样也行,那样也行。我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好像就对生活不太在乎的就这样呃,然后就让自己过得开心点儿,就可以觉得这什么都不在乎,不代表是一件消极的事情。

可能已经是过得比较开心的,因为你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或者都经历过,你就觉得就这样呗,就现状就挺好的。

有的时候睡觉会惊醒回回忆我这些年我感觉我什么都没学,什么都没干,有一种特别空虚的感觉。其实学哲学还是唯有这种感觉,因为别人学的学科好多都是具体的知识。

而你学的是一次一次对一些没有答案的问题的冲击,大部分都是空的,像风一样,到最后你这么多年把一堆风暴在怀里,感觉除了特别能出于之外没什么意义。可能。

我在北京晚上有的时候也特别孤单,其实是一样的就喜,我就喜欢骑着电动车到处转,在晚上的时候对有的时候就一个人也不开导,好像就随便走,这快没电的时候就回去。

我有的时候会突然在街上骑电动车,看见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我就会跟着他。

一直跟着他看他要去哪儿,有可能一直会跟几个小时一两个小时,然后他到目的地个我也走了。

就是这样,完全没完全没意义,完全无目的的游道也也会有的感觉。这是我,这是我内心的一种无意义或者无目的状态的一个外化。 对,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操文制作。

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4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