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奇葩老师们!
gezhong2022-01-15  315

教师节是一个坑爹的节日,都说这一天是老师的节日,不过对于学生而言,有多少个熊孩子,喜欢自己的奇葩老师? 《波波有理》全国首档一个女人的爆笑娱乐脱口秀,欢迎关注公众微信:波波有理 参与互动!

那些年的奇葩老师们!

如果你只听过我们爱国的脱口秀,那你还不算了解真正的文化。

如果你只听过男人的脱口秀,那你还没有读懂真正的生活。 真正的脱口秀是直播现场,是身临其境,是原汁原味,真正脱口秀是来自于李波的湖边戳口笑,你像魔兽者老师啊,老师?

又一样,今天的节目里,就让我们来共同回忆那些上学时候我们曾经气过的老师们啊,不然那个上学时候曾经教育过我们的那些老师们,看一着急,老说实话。

其实孩子真的我一直认为呀,熊孩子生来的使命就是为了弃老师和爹妈的。

其实啊,我们中国人自古有句老话叫棍棒底下出孝子而严实他就肯定出高徒小的时候总是不理解老师为啥总像个修理工人似的,拿小棍咔嚓咔嚓咔嚓嘛呢。

但是现在当你自己也有了孩子以后,或者说当你自己也当了老师以后,你才明白当年父母和老师的苦哟。

谁了天天跟你个小孩子,还惹气呀啊气大伤肝儿,那身体都气晚晚的了谁,你想肖婷待会儿这得高兴事儿干干呢。

对吧,搂媳妇儿,嗯,那个啥?

嗯,回家吃顿饭多好啊,对吧。

但是身在其位,不管是做父母还是做老师的呀。

面对我们这些孩子们身上肩负的都是一份责任。

他们心里明白,他们是要为我们今后一生的道路和命运负责任的。 作为过来人,他们知道人活一世不容易。

而如果小的时候能够早早的树立好世界观,价值观,打好基础,那么长大了以后就会相比较那些基础不好的孩子,更少走一些弯路,节省一些时间。要知道一辈子能利用的时间,也就短短那么十几,二十几年。

老师在这之前为咱们修理的,那可是一条通往更成功,更收拾更安逸,更通唱的一条捷径。只是可惜的是,大多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们小的时候都不懂。

贪玩儿叛逆心比天高深,比猪兰呐。

所以说成功的人只这么那么一点点嘛,对不对,最后啊,像我们这些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只能选择像我一样累死累活的为了工作而工作呀。 好了,说到这儿,我们决定还是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了。

我们还是来继续回忆当年的极品奇葩老师吧。我觉得这个还是我们现在值得回忆和开心的。 我想念我的老师们,好的来听一首歌送给所有的老师们。

在祝老师节日快乐的同时,也想真诚地说一声老师,说实话,我当年不听话,我现在可后悔了。

没招啊,完了我去。

每当听到这首歌啊,我们的心里都此起彼伏啊。

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全都是一位位在我们人生最无忧无虑的时光里为我们指引方向的老师们。

当我们上课不听讲的时候,他们会及时的,温柔的纠正我们,说你会张家出来没听了,看你就闹听。 当我们下课在走廊里打闹嬉笑的时候。

他们会满心关怀地拉住我们,说他嫁给你嘚瑟的哈,那小弟儿瓢气儿哦哈,慢走廊教训你动静儿,你当学校是你家呀。

当我们考试不及格挂课的时候,他们也会忧心忡忡地把考卷递到我们手里边说伊克尔布吉格罚款五十哈尼泊尔散克一百五,打新两克一百,龙格六克三百。

我说,五科二百五啊,明天早上不必叫上来啊,不叫每科捐字操卸一百,编跌平放。 唉,现在想起来。

跟老师在一起的时光真的好怀念呢。

虽然小的时候经常被老师骂,但是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你不搅着倒是那么的有意思吗?

哦,我相信在每一个人的学生时代都曾经经历过一位或者几位的极品老师啊,让人是久久难以忘怀呀,住在心灵深处,没事儿就跟老同学一块儿拿出来分享一下,开心开心吧。

比如说我小学上小学时候就一位体育老师,每一次啊,上体育课站牌的时候,他都会喊一句话。

男同学张,我左边儿女同学站我右边儿,其他人原地不动,说句心里话,真的,我落这全是实力,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除了男同学和女同学。

还有谁是其他人啊。

但那时候小学岁数小,我也不敢问呢。

不过这个问题呀,他整整纠结了我整个这小学师大爷,还有上中学的时候。

我们校长吧,那时候吧,上初中都要求学生们穿校服上学,尤其呀,是出监操的时候,必须上一裤子都得穿学校规定的校服完了,那时候俺们那你说,你小姑娘小伙儿刚上初中刚进入青春期吗啊,他不都好美吗?完了就不爱穿呐完了,有的呢,就穿个牛仔裤外边儿呢,套个那个校服上瘾,有的呢,穿个挺潮挺潮的外套下身儿呢,对付条校服的裤子,还有那梗银儿啊,干脆从上到下全是赶时髦小裙儿啊,小衫儿啊,小项链儿啊头发再吹个大碗妆啥的啊。

然后每次上监操之前呢,校长都得拿个哭音机呢。大喇叭搁那喊哎哎瑶的同学不穿衣服,有的同学不穿裤,兔子油的同学。

哎,干脆衣服哭得倒不爽,要不要脸成果地图。

后来有一回,我妈正好赶上上监操的时候,除俺们那个学校外边路过,一听大喇叭,这么喊都蒙了,还合见学校里边出啥大事儿了呢。

不过我印象最深的啊,还是啥呢?我们上高中时候那老师一个女老师教化学的,也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位老师。 当年吧,我说实话。

我特别烦的啊,我老烦的了,那时候你看闹心,因为我化学学的不好哇,我学不好,我不就烦话,有老师吗?

嗯,好了吧,我就经常在化学客人哇看语文书,然后他就老说我没事老低了,我让我抓紧啊。不过呀,也就是因为他老说我才奠定了我后来能走上播音主持道路的基础。

那么说呢,因为他每次说我呀,都是一套词儿,并且这套词儿啊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对他是肃然起敬啊。

他每一次呢,都是这样事儿的。哦,上上课哦?

我给大伙儿情景再现一下,我们的化学老师。

那位女老师上着上着课,突然停下来,放下教科书,然后一个粉笔头瞬间遭到过此时宣办死一样的季节。

然后他开始说,我。

李波,你给我炸起来都高三了,你害不缴紧啊。

哦,你还找我,你还找我找我告诉我你还笑,你说我说,你说你说的对不对?你自己说说。我说你说你说你说的对不对?你自己说说吧。

每次他这么说完呢,我都很崩溃。我自己说,说啥呀哦,你说啥了,你就让我自己说出去,真的朋友们,那个时候啊,我内心深处暗下决心,连化学老师都能说这。

那么顺利的顺口令我堂堂一个语文课代表,为什么就不能考播音主持呢?

所以说,我走到今天,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我当年的化学老师,是他助我一臂之力,走上了今天的成功之路啊哎,读小学的时候啊,搅着老师有两种,一种是男的,一种是女的。进了中学发现老师还是有两种,一种是会打人的,一种是不会打人。

考上大学以后发现老师啊,也是有两种,一种是有学问的,一种是没学问的,走上了社会呀,发现老师只有一种。

就是我们经常回忆想起的,我还想听。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