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举报了自己的研究生导师
gezhong2022-05-17  200

故事FM ❜ 第 298 期 2014 年,全国妇联曾经对 15 所高校的大学生发起过一场调查,发现有 57% 的女性在校园中经历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2017 年,广州性别中心发布的《中国高校大学生性骚扰状况调查》显示,近七成的受访大学生遭受过性骚扰。 她们所遭遇的或是被伪装成长辈亲昵动作的「摸头杀」「亲脸颊」「拍屁股」,或是各种各样难以分清界限的荤段子。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这个庞大数据中的一员。她让我们叫她 Akika。 /Staff/ 讲述者 | Akika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吴梦翼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Untitledthingthing 02.LA2 - moby 03.Frets Pretty Damn Intriguing 04.Wood Writing Session 05.Frets Pretty Damn Intriguing

我举报了自己的研究生导师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筛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一名研究生一年级的女生。

他让我们叫他阿k卡。

今年三月的一天,阿k卡读到了北京某高校院长被指控性骚扰的新闻。

那个时候,IK卡刚刚忙完研究生的复试,他并没有想到新闻里的噩梦会很快的降临到他的头上。

而那个噩梦就来自于研究生复试之后,他被分到了那位男导师。

他是,嗯,马上快六十岁了,有海外背景在海外待了很多年,在我们这个领域,是一个非常很很有话语权的一个人,所以我是一个很崇敬的心去见他跟他交流的。

我那天是三月份复试结束,第二天我就去见他去见他,是在他的办公室,他办公室是里面就奉了他的一张。

办公桌旁边放了一张小的圆凳,靠墙那边有一排的沙发已经敲门。然后他说,进来。然后我就转身进去,然后把门关上,然后就坐在了他旁边那个圆凳上,没有坐在那个沙发。 后来我得知了一个信息,就是我们那些师姐或者一些女老师跟她聊天的时候,都是会把门都打开。

至少是引着不会关上,都会坐在那个沙发上,从来不坐在那个圆凳上。

他就坐在他的凳子上,然后坐在那边,然后穿着白衬衫,穿着西服,再翻看文件章。然后我一来的时候,他就停下来就跟我讲话。他跟我谈一谈研究生的规划呀,然后希望我大概要读一些什么样的书籍,呃,研究的课题的情况。

然后他会在你讲的很好的时候,或者是你长得很顺利的时候,他会突然这样靠近,然后就身子坐,直往这边靠近,然后把手就直接放在你脸颊上。

如果他就这样摸你一下就输回来,我可能觉得就不会想太多,他会停留在你脸上停留,然后呃,前后摸一下就会动一动。摩梭的那种感觉我就僵硬的愣在了那儿,我感觉我立刻去抽回,好像我对这个老师很很反感一样,又好像我去怎么怎么揣测了。这个老师就很尴尬,但他就一直对我笑,所以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画面也是很很诡异。

就是我愣在那儿,很僵硬,然后他就笑着让摸一下,然后聊聊聊,然后又摸了一次,就是两次我记得。然后他第二次又来了一次,说我当时真的是非常非常不舒服了。

不知道这是他的个人习惯,行为还是很混乱。就你对这个动作,是超出你以前所经历的师生关系的一个动作。 我当时想的是,可能我是新招过来的。

我想他又是嗯,年纪快六十岁了。我想说,那可能就是对我的一个鼓励。后来我又去问了我的那个好朋友。

他也说,觉得我想多了就是。

那方面想多了,可能就是个鼓励,所以我一下哦,那就是个鼓励了,从而也就把他摸我的这个行为,好像在我的认知里辩证就很合理化了。 摸脸事件发生之后,阿k卡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直到九月开学前,他和这位导师都没有再见过面,而即使是开学后,作为一名言疑的心声,按照惯例,他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和导师打交道。

但这位导师的做法却很不寻常。

开学之后的一个月里,他隔三差五的会约阿k卡去他的办公室见面,而且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

每次聊天的时候,他都会时不时的伸手抚摸阿k卡的脸颊,手甚至手臂。

但是阿k卡依然没有警觉,直到九月末的一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开始意识到这位导师不太对劲儿。

不对性就是24号那天2019年九月24号。

然后我是中午的时候,接着他的微信,我说一起吃饭,谈课题,然后就去了。之后呢,就发现有一个已经毕业的师姐回他,看他老师当时的意见呢,是说这个师姐的方向跟我要即将要做的这个方向是一样的。

正好一起吃饭讨论一下,我就没有多想,然后就拿上包就跟老师和师姐出去了,刚来这儿嘛也不熟悉,然后说晚上坐在老师车里,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去了哪儿。

但是我能感受到老师对这个地方很熟悉,比如说他会在言语中说啊,这吃的很多啊,几楼几楼有什么?

嗯,吃饭的时候其实没聊课题,我当然就觉得很该。我想说,如果你们要叙旧,就不用带上我呀。

不过想说那算了吧,吃饭可能他们觉得。

嗯,聊点轻松的。

然后他说要送呃,送呃,师姐坐地铁走。

师姐当时在车里还说了一句,说要跟我一起回学校,到那边再坐地铁也很方便,但老师就说不用,不用,不用你这儿马上就有地铁,很方便的,就把它放在了地铁口,让它先走掉了。 世界走了之后,这里就剩我跟老师,我是坐在他驾驶座后面的那个位置,忽然之间就看他就说,这边有个公园,当时应该九点钟了。

他说,吃的有点多。我们下车到公园里散步消化,顺便谈个课题,我就下车跟他进了公园。

但是有一个细节是很值得推销的。

他下车的时候回去把眼镜戴上。他是个从来不戴眼镜的人,但那天晚上他回去把眼睛戴上了。

他应该是为了可能沿途的录像问题,如果非常嗯,那样去看他的时候,然后我们俩就进了公园,然后就是绕了一个大学,因为当时公园里有那个红色的灯。

但是就显得很暗,不靓堂。

然后他就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

然后我就说我说那那有做,但是那旁边都有人在锻炼,他说这位置不好,就要我们走,换一个地方嘛。然后他就继续找找找,他就指了一个地方说,我们就坐那儿了。

那个地方呢,我印象中后面是一片树林,是很黑,旁边没有什么人,但是面前有那个一些锻炼的人经过。

他先坐下,他说,你也坐。

我就坐在了最鞭子靠扶手的那个位置。

他是这样敲着那二郎腿,所以他的腿是有一个倾斜度的,他就会把我的手右拿到了他腿上。

所以我的手刚开始那种相当于是斜着风的,他就会摸你的手,很自然的又摸到钱币的位置,而且他会去揉一下我的绷子,我就很难受,我就觉得。

太不合适了,我就把我手拿回来了,但他又会把它拿回去。

当时因为九点了嘛就很晚。然后公园里突然之间熄灯了,因为公园快关门了。

然后他就突然把他的那个手就搭在了我的右肩上。

然后他又把他那右肩上的那个手就慢慢会移到我的脖子那边,然后就会深入到我的肩颊骨这边会一直摸我是短头发吗。

他又会从我的脖子有礼,往外去剥我的头发,就叫慢慢的剥,然后这样的揉。

我就觉得很难受,我就动我的身体,又想他赶紧拿开,然后结果他他,他就拿他的那个右手把我的头给固定住。然后他就凑过来就亲了我的脸颊。

我当时下意识就弹开,然后他他就跟我说,他说老师就是很喜欢你,所以亲了你一下。

你有男朋友吗?

我说没有。他说,那你以前也有过是吧?

我说,以前也没有。然后他说。

哦,那就不要游了。

我当时就是脑子里真的就立刻就知道这就是性骚扰,这行为非常非常的过分。然后他以前的那些行为也并不是他的,怎么鼓励是那些都是我的我的那个措想。

然后我就很害怕,当时我就很想走,然后我就说要走,他就带我离开了吗?

还有个细节,我想起了就是跟我同级的那个女同学。

他是知道我去跟老师见面的吗,老师给我发信息的那天下午,我们俩同时在上课嘛,发生了。听了我那件事情之后,他突然给我发了微信,然后我就说了一句,我说,哦,他给我发微信了,然后老师就是说,那你回吧。

所以他并不知道我回了什么内容,所以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顾虑的情况下,他咋会说你送我走?

走的时候那个,那个时候我就故意去跟他保持距离,然后也变得沉默了很多。

往他那个车走的时候,他跟我说,你把东西拿到,做到副驾驶了,我就说我要不要和之类的。

然后他在送我回回去的路上的时候,他跟我说,国庆假期我们再出来谈一次。

我当时很害怕,我想说,肯定不可能再跟你出来了嘛。 但是我嘴上就说都没有立刻回绝。

回学校下车的时候,他也是停在了比较就远一点的路口,然后跟我说,不要让别人知道我给你开小灶,不要让你那个同学他们知道下车之后,当时快十一点,我就立刻给我的一个很好的大学的一个朋友,一个男生,我给他打了电话,我说那个刚刚发生粉身的情况,我说我现在非常非常的害怕。然后他就安抚了一下我,我就回到了宿舍,坐在我的凳子上,同情式的世界,他们都休息了。

很雾气嘛黑,但是我就觉得很害怕,很害怕。听见外面走廊里有脚步声,我都会很惊恐的,那种感觉就很想把门保险关好。然后我师姐下床的时候,我看着他的那个眼睛,我明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我老师,但我还是很害怕。

我就跟儿童寝室的世界讲了这件事情,然后他们说,你要赶紧换老师,嗯,洗漱完睡觉。

大概到快两点睡觉的时候就被吓醒,然后就开始哭,就是很很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是该对抗他吗?我是该忍吗?

我是该装作若无其事再继续在这边生活下去嘛,就很多疑问。

然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立刻给我姐姐打了电话。 他当时的意见就是觉得我先镇定下来,告诉我没有事情。

你先给他发发微信,告诉他你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我给他发的内容是,老师您好。

我知道您昨天的举动只是出于对作为学生的我的喜爱,但是我觉得还是超出了我所能接受的师生关系的界限。

我非常感谢您在我的培养课题以及实验上所给予我的帮助,我也会竭尽全力去完成您交代我的任务。

完成我作为一名学生的职责,但是我不希望我们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同时,我也不希望我们两个单独在非办公室以外的场合下讨论课题的相关事宜。 我希望老师您能尊重我的这些意见。

他中间回复了两条,然后全部都撤回了,就是秒撤回之后又给我回复的那一条,就是可能是希望你在科研上尽快成长起来,拔苗助长了。明白了你课题的事,根据你的情况,你当然可以自己选择。

昨天说的培养分三个阶段要求可能高了,还有培养目的等表达意思可能不清楚,让你误解了,抱歉。

26号那天,我又去了实验室,就继续完成他给我布置的任务。

当时我在实验室里查一些文献的资料,然后他就开我们那个休息室的门去找师姐。

他探头进来,进来嘛。然后我就扭头正好看了一下门口,我就看到他了,然后我就眼神跟他有有有对视嘛,我就立刻躲开就闪躲,就是本能的躲开。

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我发现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他非常非常害怕,那也是24号这件事情发生,最后我们俩我一亿一次的碰面。 阿k卡说,那个时候他的姐姐建议他不要贸然行动。

毕竟他的手里没有证据,连老师带他去的是哪个公园,他都不知道。

他希望阿k卡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安安稳稳地读完三年书。

但是阿基卡还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他沉浸在巨大的恐惧里,每天半夜都会被噩梦惊醒。

几天之后,那位和阿k卡跟随同一位导师的同学突然找到他。

他告诉阿依卡,他能猜到导师对他做了什么,因为他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

不只是他自己,一位和他同门的师姐也遭遇了这些,因为我同学是在这边做的毕业设计,所以他们俩接触的时间比我长,而且比我久。

所以发生的事情也比较多。比如说,老师会要求他。

呃,跟他一起谈课题的时候,我说天很冷,把他的手放在老师的手里,然后拆进老师的口袋里,这样子。

然后也会有他们俩的老师的车离他走到了车的后排。

坐进去之后,他就说,我听不清理在讲什么,就是以听不清的理由说,让他靠着边来,然后要横抱着他躺在他这怀里。这样的感觉,我同学就觉得很怪异,就是说,哦。

不要了吧,比如说在言语上也会抱他亲他,所以跟我谈。我当时的心里是。

感觉到天呐,不是我一个人在经历这件事情。

在抱团取暖的过程中,阿凯卡慢慢回忆起了和导师的相处中更多细思极恐的细节。

比方说导师会隐晦地向女孩儿们暗示,她在学术领域里有非常大的权利,可以解决一般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甚至还特意给阿黑卡看过了他的私人微信,炫耀每天有多少人求他办事儿。 这种种的细节印证了阿k卡在社会新闻中读过的那些高效性骚扰的事件,在本质上,它是一种象牙塔里的权利关系。

我老师,他在做任何事情之前,他会问你的家庭情况。后来我跟我那个同学进行沟通的时候。

也聊到。他问,你的父母很正常,对吧?

他会问你舅舅叔叔,嗯,有没有亲人在这边?然后他们是干嘛的?家里有没有人是当官的。这样长长他后来我那个同学就跟他透露了,说他有一个新奇,是在北大当法学教授之后,他就对他没有再过分的举动了。

他说,哎,他这么有钱,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一号球,也不应该来找我们呀。这不是很危险的一个举动吗?他可以去去搞个小三或者是什么呀。

然后他说,你是他学生啊,他可以就你能明显感觉他想要去控制你的那种感觉。

比如说以前交流的时候,他会跟我说,不要为跟过多的人联系啊,你就保留你妈妈姐姐的微信和老师的微信师姐的微信。

以前那些大学同学啊都都删了,不重要的清洁都删了,它也会合理化你的,他清理对你做些亲密化举动的一个行为。

他跟我的那个同学也说,他当年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啊,他做得很好啊,他们那些老师也都是会这样抱一抱啊,亲一亲啊,就给你鼓励我后来再去看的时候,就那个冯思琪的那个那本书。

他里面也说,他当年去遭受到性侵犯的时候,那个老师也是这样说说我们这种是纯粹的爱情,只是把它做到了极致啊,就它会强行去给你灌一个名头,然后去合理化这些行为。

当时我跟他聊完天之后得到的很准确的一个信号就是他说师姐让他也告诉我的时候,那个信号就是你找明确拒绝了他,我会再进一步的去怎么做你因为他是个很好面子的人。

然后他讲了一句我很恐怖的话,说等新生来了就好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就会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新生身上,因为新生对他毫无缝隙嘛。 当时是那种就很复杂的心情,我当时觉得哦。

一是他不会再对我做什么,如果我强烈拒绝那下一个新生来了,他怎么了吧。

后来我去找世界聊天,世界说这么多年来这么多世界也是这样过来的。

他说,你没关系的,他说,你就把这个当成是这个老师在教你进入社会的第一步吧。

我当时其实是心里很拒绝这种话的,因为我,我不认可这些东西。我不认可说,我要把这些当成我进入社会的第一步。

呃,告诉我去忍忍受和适应环境,这些理论我觉得不贵。

然后我当时又回去想了一下。

我觉得,如果我要选择呆在这里,我是没有办法去给下一个新来的女生以任何的提醒或者任何的。

而且我又觉得他这么这样去做,除了他自己,刑事,谨慎走到今天,另一个就是这么多年,历届师姐都选择了忍气吞声,我根本就不可能这样。我就是想让他知道我会说出来。

哪怕以后你再去做这种行为的时候,你脑子里闪过了一下,说,哦,有学生,他会反抗的。 公众念头的时候会有点犹豫,我觉得那也是执着的。

所以我就跟我姐姐去商量这件事。我的意思是,我应该很坚决我要说出来的,因为我没有证据,学校不会严厉处罚他,加上他的地位。

然后我也不想去换导师,因为我很怕被他打击报复当时的心里,所以我当时就想说,那就退学,以最坚决的态度表现出来。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我悟性的。

然后跟我姐姐也商量好我姐姐,她也觉得就处于我的精神方面啊,他们的希望我过得开心吗?

也支持我的决定,说只要你真的想好了,那我们就支持你。

我当时态度也很坚定,我就又跟家里跟我妈妈去沟通,因为我父亲去世了。

所以我其实真的是要做到最大的决定的,就决心很大的时候,想好的时候才可以会跟我妈妈讲这件事情。

我给他打了微信的电话,应该是国庆,呃,十月一号,然后他在做家务,刚吃完饭还挺开心的。然后我就跟他说了一下,我说我要可以学,我妈当时就很冷。我给她说了一下,我说我老师给我做了什么,什么事情给她说了一下。

我妈当时在镜头那边就哭了起来,我也哭了,然后就跟他讲一下,说没关系啊,你要对我有信心啊,我做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啊,会很好的,不要那么痛苦。

然后但他还是很伤心,很伤心,就是伤心加不能保护好我吧。然后特别好像挂完电话了之后,我妈妈突然说,你舅舅打电话来了,我说好行,那你先跟她聊吧。

挂完电话,然后我们俩再继续通话的时候,我说,你告诉舅舅了吗?

他说,对啊,已经告诉你舅舅啦。

然后说,你舅舅说啊,说让你赶紧回来啊什么什么的,然后结果第二天第二天,我在跟他通话的时候。

我说,你在哪?他说,我在你二姨家。

我说我二姨不会也知道了吧。

他说,对呀,已经跟你二姨说了呀,说赶紧说,说说什么。

我说,那你等会儿要干嘛?他说,等会儿去你老姨家。 我说,我说还有什么?他说今天在路上也碰见你姨奶奶了。我说你这个也讲了。

他说讲了呀,这个事情怎么能不讲,然后就就瞬间就家里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能理解他的这个心理其实就是一种。 哦,我家女儿受委屈了,但其实他不希望我退学他,这他觉得这一起来的都太不容易了。

另一方面,是他非常信任我,我肯定会做出最适合我的那个决定。

阿k卡说,在举报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非常坚决。

此前有学姐告诉ik卡,几年前曾经有一位走漏了消息的学姐遭遇过导师的打击报复,但是阿k卡听了依然不肯退缩。 那个时候已经放国庆假期了,是大概三号左右吧,老师那边还在不断的找我,我就回绝各种理由回绝了。

突然那天我的师姐?

和那个我那个同学跟我说,他们考虑加入我。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特别特别的开心,就觉得哪怕他们产生过这个念头,觉得也是对我的鼓励。

然后到后来那个世界,他因为他已经读了一年半了嘛,就打算继续把一年半读完就不说了。

到最后是我跟我的那个同学,我们两个一起跟学校说出来了,这件事情就整个国庆假期我们俩的形容就是感觉跟。

铁站片一样,谈这种话的时候,都是出来在楼下的一个椅子上谈看,然后旁边有没有一些人经过啊,音量要压低一点,然后去商讨一下我们两个互相能接受的底线,校风的可能的态度怎么破词,然后怎么去表述这件事情,找什么领导就天天都在商量这些事情,然后还要注意不要跟老师有什么碰面啊,然后去驳开他我们的计划当时经历了很多我一个人的时候,在那个计划当时是直接去找那个最高的领导,就不走教育桌内被判,因为我当时我就做好退学的准备了嘛,什么也无所谓了。

但是当时我跟那个我那个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两个的诉求就发生了一点变化,就是还是希望我们两个一起能。

离开这个导师,然后就换到了一个别的地方去,在基于这个诉求的生活下,还是希望通过教育处就是按程序来找,所以我们俩后来就制定了计划时,整个时间经过我们的想法,以那个呃文档的形式去跟教育处那边反应。

然后再进入他们,再去找一些校风领导,这样子我们书面是就分了三部分。

一个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

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做了什么雾水,到九月24号之间。

呃,有一些哪些举动是不合适的,我认为24号那天发生事情的经过,然后想法的话就是大概就是希望嗯,学校还是能够及时止损之类的。

然后诉求的话,就是要求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结局,什么样的结果有说换个老师啊什么的?

我们就是直接去了交错去找了那个出场。我们之前有有有打听过嘛,觉得他他其实是一个相对愿意站在学生立场的一个一个人,所以我们就去找了他,跟那个老师说说老师,我们可能呃,有一件事情很私密,或者是希望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然后老师就找了一个空的会议室,我们三个就坐在那儿,然后就把这件事情讲了一遍。

我们俩当时就为了也觉得学校肯定是为了要去保密压这件事情吗?

我俩那个材料都是在那个老师的办公室打印的,就为了告诉他说,其实我们没有在外面打开过这个文件。

老师听到我们俩这个消息的时候说,但你俩还挺善良,我们就跟老师就就谈了一下,他很镇静,没有听说过这种场,然后就立刻一些相关的领导即位啊什么的,有来招门谈话,因为我们两个也是新生嘛,不存在跟老师什么利益冲突来诬陷他的这些点。另一个是我们是两个人,我们那个地方,其实他招生的人数很少。

我像我老师,他对一切只难招,两个就是我们是他全部这一届的学生,所以我们两个站出来还是很有力的。

我当时跟校方领导说,我要可以学的时候说,我其实是抱着之前是抱着退学打算来说这件事情的时候。

他们都很震惊,然后就从那个椅子上出来,这样做,然后就然后就靠近,然后说说不要,不要,不要就他们可能觉得我退学了,可能也不在他们。舆舆论也不在他们控制之内了。

他们也不太希望这件事情发生。

收到阿提卡他们的举报之后,教务处的老师就带着他们去调查取证了。

尽管费了一些周折,但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事情发生的那个公园儿,还有那张长椅。但遗憾的是,尽管他们调出的公园沿途的监控录像也辨认出了那天晚上特意戴了眼镜来伪装自己的导师,但是那张长椅却恰好位于监控的死角里。

但是在阿k卡看来,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最起码学校已经同意了他的诉求,不仅给他换了导师,还把他安排到了其他的小区。 很开心,反正就是很爽,就觉得哎,终于说出来了,我们俩庆祝可能就是买那个。

不是有坐在那个长椅上,然后俩人就一直喝啊,说啊,真的好,终于说出来了,说那个人当然后就这样就可能说两句发泄的话,我那个同学是广东人,然后他会教我用广东话的骂人渣,然后说他是扑击,然后去教我。

那个时候就是感觉一一件事情了结了那种感觉。 举报事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导师一直在疯狂地给阿k卡发微信打电话。

但是阿k卡没有再回复过他。如今几个月过去了,据阿k卡所知,学校已经对这位导师做出的处理。

在未来的很多年里,他都不再被允许招生了。

阿卡塔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2014年,全国妇联曾经对十五所高校的大学生发起过一场调查,发现有57%的女性在校园中经历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

他们所遭遇的,或是像阿k卡这样的亲脸颊和各种抚摸,或者是被伪装成长辈亲昵动作的摸头纱排屁股。

又或者是各种各样难以分清界限的混段子。

但是在这么大的数据比例背后,多数女孩儿选择了沉默。 这个选择我们也非常理解,就像阿卡?

虽然他选择来故事fm把这个事情讲出来,但他还是在讲述中谨慎地隐去了学校和那个导师的名字。

一面引来打击报复,三月份就有那种心惊事件嘛。

研究生可能会被压榨,是那种那种事件,然后忘了在哪看到一个评论的最后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他说。

但永远不要忘了,你跟你老师的关系,其实也是一种成人与成人之间的关系。

如果去看我之前的这件事情,我做的不对的话就是对于界限很模糊,并没有很强烈的跟他说我不喜欢这样。

就在之前我其实可以说的时候,我选择了没有说。

其实就是一种,我觉得也是对这种关系的时候,你是自动的降级了。

对,我看他的确是成人与成人,我尊敬他,但没有必要把自自动讲机。

如果有,嗯,女生听到这件事情,然后或者是他,他也遭遇过这种事情,我也希望他能够知道。如果一个老师他长去模拟去不对的,你要有警惕,遇到不公,我觉得还是应该去站住了。你会觉得做一件你心里认可的勇敢的事情,是很有力量的。就我同学后来跟我说,是,我推着他往前走了一大步。

我觉得这是对我这件事情最高的一个评价,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哭啥饭。

我是主播爱者。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孙泽玉,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51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