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病看得我是心惊肉跳啊!
gezhong2022-01-17  315

看过病的朋友多知道,大夫可是一个能掌握生与死的职业啊,说你哪有事儿,你就得掏钱去看,就算你没啥事儿,也得掏钱去检查,反正检查来检查去,就得出点儿事儿。 《波波有理》全国首档一个女人的爆笑娱乐脱口秀,欢迎关注公众微信:波波有理 参与互动!

这病看得我是心惊肉跳啊!

掌声有请主持人,我跟大家说,小秘密说之前呢,大家必须保证不要对其他人讲。

嗯,朋友,我想现在听我节目的肯定都是我的忠实听众吗?

所以我非常郑重地告诉大家,伙儿,我昨天吧啊,我上医院了啊,我估计大家伙一定猜到了,我接下来肯定会讲我在医院的遭遇。 哦,是,我是要讲来着,但在这之前我先说点别的吧。其实我本来吧。

我从来都不上医院看病。

我有病了,我都习惯让大夫背着药箱上门给我服务,好像我都有身份的盐,对不对,我怎么能上医院呢。

关键是我排队真排不起一样,可是我后来发现,只要是能上门服务的,那都是江湖骗子,根本就看不好前两天儿吗,咱妥妥嘛就有病了吗,我就是大家看他去了正好啊,妥妥就赶上我给他介绍那上门儿登门服务,那大夫就来了吗,二话没说呀,几乎是给妥妥领卧室去了。

当时我就猛留,或者大夫啊,男女受受不起,你是个女大夫,你怎么能跟驼驼在一个屋呢?

罗图那个汉子,不是你是个男大夫啊,你怎么能跟陀陀在一个屋里呢?

万一出事怎么整啊,万一是个色狼怎么办?万一是个骗子怎么办?万一是个屠夫怎么办?

我这是心好啊啊,我就可那门外都趴门缝儿听山男人,我听听要讲,进了十个分钟啊,进的屋啊,屋里一点儿东西都没有。

我当时合计完了,这下肯定完了,泡沫呢,我得就拖拖呀。就在我万念俱毁,马上要一脚踹门而入的时候,就听里边大夫喊我。

那啊呢,你们家有螺丝?

我当时都猛流,我说,大哥,你要螺丝刀要干好大夫丑都没丑啊。低头就气恼,说,哎呀,你这少费哇,你这我看病。

我一听看病,我和no给他蒂克罗斯岛进去吧,对吧,完没多少功夫,他太喊我了。

哎呀,姑娘啊,你叫钳子吗?

我当时是更猛溜,我合计咋的呀,咱妥妥你就是就是。

不疼你不吃鱼哦,我就我就疯了,我就撞个胆儿。我一咬牙,我就把钳子送门缝给他递进去。

可是让我更汪全的。是啊,这大夫要完了,螺丝刀和钳子竟然还关我要锤子呢。

我说这是要出人命啊,这是我都下晚溜,我隔着门缝我就问呢,我这老妹儿得的到底是啥病啊?

我有点着急呢,要你先告诉我一下,子大夫当时说一句话,差没给我气乐了。

他说的那我老直,我还没看呢,要香他没打开呢吗啊,所以是我朋友们上门服务啊,不可信呐上杆子不是买卖便宜没好货呀。

所以说昨天我有病,我就再也不用上门服务的就直接上医院了吗,上医院以后啊,更让我纠结,就是走了几家医院,愣不到我得的是啥病?

现在我那会儿,我说,我看病遭遇啊。

昨天吗,我先走进第一家医院。

我说,那什么大王,我这腿呀,有点疼。

大夫说,那你应该是蓝尾炎呢,吓过我就整蒙圈了吗?我是弄我腿疼,怎么还跟蓝尾还挂上靠了呢。

完了,大夫不接,跟我说说说闷儿啊,你这狼味炎挺重啊,你得手术切除无保五千宝,不打麻药六千我都我我当时我非常真诚的望着大夫说。

说我那打麻药多钱呢。

完了。那个大夫说,打麻药七切六。

我说,那五千是啥呀?

嗯,五千是挂号费。 我说,大夫实在不好意思,我那蓝尾巴我上次腿疼的时候已经切完了。

于是接下来,我迎着大夫那失望而又失。

他的眼神离开了那家医院,走进了第二家医院。 第二家医院呢,那银的可是一家正规医院呢。

好,第二站医院的大夫为了我做了长时间的全面全身的检查。

很遗憾的是,人最能查出我换的是什么兵,我觉着我就没啥大不了的,没啥大爱,肯定没啥病,就跟大夫说我说戴包,你看我说我没啥病,但是大夫却意味深长的,这么跟我说说这样吧,姑娘啊,你回家呀,洗个热水澡,然后呢在室外呀,光不出溜走俩点。

千万别穿衣服哦,千万千万别穿衣服。

我说,啊,那就这么地就能治好我的病吗?

大夫说,不是不能。不过你就这样啊,你就能换上重感冒,然后加重在肺炎,而我们医院,你对肺炎这种病啊,从诊断到治疗都是最拿手的。

你就放心吧,我去。

当时我最大的反案就是脆了那个让我得肺炎。那大夫一口吐沫之后,我迎着他的失望而又失落的眼神,又走进了第三嫁衣。 第三家医院的大夫仿佛看出了什么。

又仿佛什么也没看出来。

只见他紧锁眉头,二目圆整,十分吓人。

于是我就焦急地问他,我是大夫,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啊,大夫还行,就实在的说,坦率的说吧,你的病年确实很复杂,很难呐,一下如给你下断雨,我小大夫这么说,那我就完了。

一般大夫这么说的时候,那就肯定是得啥不治之症了。

我当时我特别特别悲伤哇,很绝望,我就抱着大夫那大腿苦苦我求你了,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我只求你跟我说句实话,大夫说的说实话,就是我真不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个老妹儿。 不过,虽然我现在还无法确认,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向你承诺在解剖尸体的时候。

会查明病眼,当时我眼泪儿还没查完呢,我都没来得及脆,那大夫一口醋吗,我就撩了我,迎着那大夫说而又失落的眼神,走进了第四家医院。

别说哈,这家医院大夫还真信给我检查一番以后啊,开始写诊断书。

我上前一看,我的呢,骨癌两个字,当时我看着古矮两个字儿的时候吧。

立刻就混过去了。后来大夫折腾半天呐,抢救我呀,我才总算行。

我躺着那搂着大夫大脖子,我就问去了,太我太绝望了,我是个乖呀,这草漆呀,还是早期呀,还是早期呀?

大夫说,你看你这孩子也太着急了,我这古矮俩字儿不刚洗,后边还没闲完呢吗?

人家我要写的,是啊,古哀可以排除。

于是我不愣家就蹦起来了,脆了那个给我写古矮诊断书,这大夫一口吐沫以后,我迎着他呢,是望而又失落的眼神走进了第五家医院。

我一合计,我这回呀,我得准称不能再闪失了。我得找一个一看呢,就给我看好了的医院找一个,一看就给我忘死了。看那医院我高,你得找一个成活率比较高的地方。 于是我走进第五家医院,我先没去诊室,我是先着耳大的。

我问那些老病号,我说哪个大夫看病看那好成活率高啊。我初步呢,我就调查了一百零三人,其中老病号八十七人,新病号二十人,马上要死得六人。

我得出了最终的结论,原来呀,他们那个医院里边儿也有规矩啊,有秘密。他们告诉我呢,说在这家医院里呀。

有一个不成文儿的规矩,那就是啥呢,就是哪个大夫看看死一个病人,就在他的诊室里边儿放一个气球。

哦,这回我就明白了哟。

于是我徘徊在医院的每一个诊室门前,开始寻找有个大夫的诊室里放了二十个需求,另一个放了三十个气球。

最后我找到了一间治方十个气球的阵势,说句实话已经是最少了,于是我就进去了。 哎呀,这个诊室里的人儿啊,是真多呀,都排队呀,都没地方站呢。

就在我不知道往哪儿站好的时候,就听那个大夫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

嘿嘿嘿嘿嘿,你,你九袋鱼的,我导演中过那个你那个上后边排队请去吗?

去后边排队去听见呗,我今天才第一天开诊呢,实在太忙了,我的歌曲那一天就死了,十个我不要做第十一个。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5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