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猪死后到底要经历什么
gezhong2022-06-05  151



一头猪死后到底要经历什么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略有一些血腥画面的描述,如果你正在吃饭或者身边有孩子,我推荐你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

猪肉可以说是我们生活中非常常见的一种食材了。

据统计,中国每年的猪肉消费量达到了五千六百万吨,人均一年要吃掉二十公斤的猪肉,吃了那么多的猪肉,你有没有想过超市或者菜市场里琳琅满目的这个猪肉产品是怎么来的?

一头猪变成猪肉,它到底要经历些什么呢?

今天的讲述者叔叔将会带着我们去一个生猪屠宰场,体验一下这整个流程。

我叫金树树,我在武汉现在是一名大三的学生,我主要学习的是食品这方面的知识,我们去实习当时第一次实习,然后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嘛。

我们当时就怀着就是像是郊游的心情,然后我们从武汉坐那个火车,然后到那个地方,一路上大家都很开心嘛,到了之后就那边来人,然后开了一辆就大巴车什么的,然后把我们接走,到那个时候还是很开心,我们有说有笑的,然后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上了车之后就感觉你知道吗就开往城市边缘,开越来,离那个市区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说会不会有滴滴呀什么的,有没有购物商场,然后再往后来就说,哎,我们怎么去市里啊,这附近有没有快递点。

最后就在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地方,然后周围全部都是卖田嘛,还有就是那种田地嘛,然后中间就有一个厂,就是那一个一个厂就孤零零的在那里。

然后我们就进去了,然后进去之后就那边人就告诉我们说我们一个月都不可以再出去。

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反正就知道这是一个场上他,他好像是一个屠宰场吧。 其实当时对他是个屠宰场,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太太大的冲击,主要冲击就来自于他说,我一个月都不能出去了。

然后我就在想,天呐,这在这荒蛮之地要待一个月怎么办?当时是这样想的,到星期一的时候,他就会带我们参观,最震撼的当然就是去参观他们那个屠宰场就那个生产线真的挺震撼的。

就是一头一头猪被挂在那个线上面,有那个机器就自动的先给它抛一半,然后又一个机器把它全部抛开,就全部都是自动化的嘛。第一次见这种事情,还是觉得有点冲击。 叔叔和他的同学们一共有二十位参加了这次在屠宰场的实习。

他们分成了三组,采取轮岗制轮流去不同的车间工作。

第一个轮岗是分割车间,就是把猪肉已经杀好了,然后分成一块儿一块儿的那只车间。

我主要的工作其实挺无聊的,就是要把因为猪肉不是切下来了吗,会运到各种各种不同的线,然后会有工人在各种不同的线那里守着,然后会把那整块猪肉,然后根据不同的部位呀,然后分割成不同的小块儿啊。

再有工人再继续把那些猪肉里面的什么不好的东西挑出来呀,然后再分成更小的小块儿。就这样子。

我的工作主要就是把各种不同的猪肉的部分,然后装箱就是五十斤要装一箱。然后我主要就是摆猪皮。

五十斤,五十斤的百亿箱就主要干这个工作,因为整个车间的温度就是很低的,只有十几度就相当于在冰箱里面工作。

这屠宰场其实跟大家想的不太一样,大家可能以为穿个白大褂什么的大家都可以进去,但其实不是这样子的,就是你工人进到工厂里面要好几套好几道工序。首先你要穿一套从头到脚都包起来的工作服,就包括帽子啊。

然后上一裤子,然后还有鞋子,它还有一套胶鞋,就你必须要把全身都包好,就穿好他消消过毒的工作服,然后你你进去之前还要洗手。

就是有那种专门洗手机器嘛。

把手洗干净之后,你干干净净的才可以进去。

然后因为工作服很很厚,然后其实在工,在车间里面工作其实就还好不认了。 我第一个去是分割车间,然后他们第一个去的是屠宰车间嘛,他们当时就好,辛苦就是你杀猪,然后跟你分割。这两个不在一个时间。

他们因为是这样子,就是工厂里面他刚杀了猪,他不是立马要去卖的,他要放冰箱,里面就冷酷,里面冻一晚上再去分割。

呃,这个的话,就是为了保证肉质的那个最好的口感嘛。 然后所以就是他们的工作时间跟我们是不一样的。

我们就是上午早上工作一次,然后下午工作一次,他们是中午工作,然后晚上工作,反正其实我们也很辛苦嘛。然后但是看他们也蛮辛苦的,就晚上跟我们就玩得好好的,快到八点了,然后几个人就很惆怅,然后说,哎,又要去杀猪了。

在分割车间干了四天吧,然后就去屠宰车间屠宰车间是一个应该说是最最血腥的车间嘛。在去这之前,我我都是那种远远的参观一下,隔着玻璃门这样子看,然后我真的第一天进去的时候,真的一打开门就是一股热气,因为屠宰车间跟分割车间不一样,它是它是常温的。

而且因为会有那种燎毛的机器,所以是挺热的,而且还有一股骨味的,不知道怎么描述,就可能是那种猪的腥味儿和食味儿混在一起的味道。

还有很很大的那种有那种猪的尖叫声,一直在有刚开始去的时候就很想躲嘛。

但是,怎么说呢,就是做什么心理建设,可能就是想着,哎,既然别人都来了,那我也可以,然后就这么硬着头皮就去了呗。

它那个生产线是有一个前线和一个后线,它前线主要就是把一一个大猪,然后把它分成各个小小块,然后后线呢,就基本上把它的头啊尾巴呀什么的,从那个前线,然后有一个传送带嘛,然后会把它缩中到后面。

我就在那个后面,那个我那个车间叫什么呢?叫头蹄尾,车间会把头啊蹄子啊,还有尾巴就可以从前线输送过来。

然后我就在那边工作,然后一去之后就其实大概有几个工作我我们也知道了,因为前一个足矣就去那里轮过了嘛,就是有刮猪头,然后刮猪蹄子,基本上就有这两个工作可以做。其实刮猪蹄子是最好的工作,因为可以不用上网班。我们大家都开玩笑,就说阿姨会把就把这个工作安排给最可爱的人,但是我很显然不是最可爱的。

然后我就去刮猪头,它那个传送带,它会有一格一格的这样子,然后每个格会放一个猪头,然后它是从底下往上面传送嘛。

传送到最顶上的时候,那个猪头就会掉下来,然后底下会有一个很大的水池,然后水池里面放的都是松香。

然后它就那个猪头,应该就会顺顺那个水池,然后流呃,流到那个水池的尾部,就会有一个叔叔把那个竹头捞上来,他专门就做那个工作。

然后在那个水池的尾部就连了一个特别大的一个缸桌。然后叔叔就会把那个猪头扔在那个缸桌上面。那个有时候叔叔心情不好,就会把那个猪头狠狠的一扔,然后那个猪头就会滚过来。 那冈州尽头就是另外一条生传送带嘛。

传送在两边有有几个小钢桌,我们这些刮猪头的,这些工人就站在那个桌子两边,然后一个人有一个钢桌,就拿个小刮刀,就开始把那个猪头捡过来,然后刮刮完了之后把那个猪头放到传送带上面,然后就传过去,传到尽头,那个猪头就会被一个机器咔嚓的就给分成两半,然后把那个猪脑取出来,就是刚开始的时候,你就因为猪杀的少嘛。那个时候就我们大家刮一个刮一个,还有比较空余的时间,然后到最后就刮到白热化阶段了,那个猪就源源猪头源源不断地输过来,然后那个叔叔就会源不断的把那个头往上提,最后那个大帮桌上就会放满猪头。 阿姨嘛,她会教你那个猪头?

主要是在哪个他脑门上面有毛啊,然后他耳朵后面有毛啊,脸上可能会有毛,就像给它刮胡子一样就把它刮掉。刮猪头其实就很简单,就是把它的毛刮下来嘛。首先你要用点心,然后就是胆子要大。

其实也没啥。 嗯,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你可能会有点接受不了吧,因为真的很血腥,就一个大头那个头摆在那个钢桌上面的时候,正面看它是一个猪的样子嘛,你把它翻过来就是一个猪的断头,你知道吗就呃,血淋淋的。然后我刚开始就是我也不是很习惯吧。

当时可能就是有那种偶像包袱还是怎么着,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实习生,我不能太讲究了,然后既然来了,就要跟大家一样嘛,那就阿姨怎么办,我也怎么办。

我就硬着头皮就把那个猪扒了过来,然后我就刮嘛。

当然,刮一两头猪的时候,那个时候心理建设还是有的,还是不太习惯,但是你你刮到后面,你想想几千头猪,你这真的来不及去想这么多事情,到最后真的眼睛里面都是只有猪盲,就是就一直一直的刮。

也就手法已经很娴熟了,就是先刮呐,先刮脑门,然后后刮下巴,然后把脸两个脸颊刮一下,然后最后把他的眼睫毛,这样就是把他的眼眼皮扒了开,然后用用这个刀刮一下他的眼睫毛。

最后闲说之后就很快刮。猪头是一件很枯燥很枯燥的事情,因为那个工作也是不需要动脑筋吧。 我打发时间的方法就是数猪头就是数。我每天挂了多少头猪,其实跟跟大家干其他事情投入的感觉是一样的吧,就是那个时候你会完全的很专注,脑子里面就只有两件事情,一件就是猪毛。

还有一件就是猪油几头几头这样子,而且我数了一下,我一天大概刮到一百头左右就可以,基本上一天的任务就可以完成,就可以下班了嘛。

就是那个猪吧,就真的是很奇妙,你可能平时也没有什么机会去接触到这个动物嘛,你会发现其实猪长得很可爱,就是每个猪,它的死相都不一样,是真的就是有的猪,它他死的时候是一副苦相,就你可以看出来,还有的猪就是笑呵呵的嘴巴就是微张的嘴巴是裂开的,就感觉他很幸福,你知道吗。

然后有的猪就是长得比较白净一点,有的猪长得就毛里毛糙的,然后有的猪毛多,有的猪毛少。

就你可以看出来,你呱呱多了之后发现真的尾头猪都长得不一样。

有意思的一点就是猪,它已经死掉了嘛,理论上它那个猪就不会动了。

但是有些猪,可能我不知道它死前经历了什么,它可能它神经会有那种延迟的反应吧。然后你刮它的时候,它的那个脸颊会动,就一股一股的。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挺害怕的,就我刮的时候,然后发现脸在动,然后我就很害怕,然后跟那个阿姨讲阿姨说说死了死了没关系。 还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就是因为猪马,它不是要过松香吗?它为什么要过松香?因为松香可以凝固粥靠就可以把它猪毛给粘下来一点,这样你刮的就方便一点。而且这样子的话,猪毛也会很硬。

就有一头有一头猪,我记得很清楚,它从那个水池里面被捞上来的时候,他就他有一大块松香,就正好搭在他那个额头,那里就真的很像,带了一朵大的棕色的花马,那个阿姨就用那种香啊,不就用那种香音。

然后说,你还带黄呢。

他说,你都死了,你还带花,还有其他的车间。我,我记得有一个车间,就是会把那个猪肾猪腰子会从前线运过来,然后他们那个车间的工作就是要把猪腰子上面的那些金给剪下来,然后剪完了之后把那个金包起来。

我去那边尝试着做了两大概十分钟左右的工作吧,那个猪腰子特别的滑,我一只手根本都拿不下来。

我那个剪筋我也总是剪不断,因为那个筋是很软嘛。然后那个阿姨看着我就很着急,就说了我两句还是怎么着。然后我当时觉得,哎,看来我还是比较适合刮猪头,其他的工作可能不太适合我。 其实有很多很多神奇的地方,大家可能对屠宰场不是很了解吧,大家可能以为那个猪来了之后,然后就会被杀掉或怎么样,其实很讲究的,其实首先你你杀猪,你不是什么样的猪,你都会去杀的。

但那个屠宰场,它主要是三种猪,一种是叫三元猪,一种叫二元猪,还有一种叫土杂猪,呃,三元猪是最好的猪,因为它瘦肉率很高。

二元猪是一般般的猪土杂猪就是那种最一般的猪。大家其实想吃的就口感最好的就是三元猪那那种口感最好的猪,它也它也是最金贵的。猪就是它。

它比较容易发生应激反应。

这个怎么讲呢?这个就是比如说你这个猪吧,它从它的那个生它养它的地方,运到屠宰场的路上,一般的猪可能就比较皮食。

然后可能就来了就来了嘛。像这个猪的话,他就比较金贵,他可能一下子就就害怕呀,或者受惊了,怎么样就会倒地,然后就死掉了。

就是。所以你在整个猪的运输过程中也很讲究你,就是你不能让这个猪受精啊,或者怎么样,你要给它营造一个稍微比较舒适的环境,让它过来。 到了屠宰场之后,屠宰场也不会马上把他给杀掉,屠宰场会把他放到禁养卷里面,首先要进行那种。 嗯,安全检查,就看他有没有病啊,怎么怎么样嘛。

过了这一关之后,他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他又大概有会有一天的时间,他不能吃饭。

因为他要排空他,他肚子里面的东西大概要观察一两天。呃,没有问题了之后才会被送上生产线。

因为我们在那边实习嘛,我们也不能出门就每天晚上乱逛,我们就对那个就禁养卷特别的感兴趣,因为那个地方可以见到活猪。然后我们每天晚上吃完晚饭的时候都喜欢散步去那里看小猪。

我们第一天去的时候就就去了那个金养卷,就感觉看到那些小猪,然后就感觉精神面貌好像不是很好,就那里趴在那里,在那里嚎叫嘛。然后当时看了之后觉得挺挺新奇的,第二天又去,然后那天就很巧了,那天去的时候正好赶上。

赶上那边敬仰卷给那些小猪放音乐听,你知道吗?

你的想象吗,就是给就是禁养卷里面在播放着钢琴曲。

然后,在平静的钢琴曲下面,有一群有有那个猪的哀嚎声,就是在那个生产线上,有各种不各种不同的工位嘛。其中有一个工位就是赶猪的工位。

他的工作是把那个猪从那个禁养卷里面赶到那个二氧化碳制运机,就是让那个猪进那个机器之后猪就会晕倒,晕倒之后,猪再挂到那个生产线嘛,它是做那个工作的。

他跟我讲,他说那个猪猪得得有两米吧,猪很大,其实真的很大,然后而且那个猪的重量也超级的重。

因为我,我当时在去那个屠宰车间之前,我我最想做的工作,不是挂猪头,就是去赶猪,我就想去赶猪。

因为我觉得可以接触活猪很有意思。听同学说说师傅会挑一个最最最壮的最高的一个男生去做,我就很不服气。

我就很想去。我当时在正好轮岗轮岗到屠宰车店之前的时候,我每天都念叨我说,我想去赶珠。

后来还跟还跟那个去去,赶住了那个同学聊天。然后他结果他跟我讲,他说他说,你别去了,那个地方真的不适合女生干。

他说,我在那边工作的时候,我都不穿工作服,光着膀子去的。

他说那个地方太热了。然后他说,你能吗?我想了想,我有点打退堂鼓了,但我还是不死心。我说,我可以穿着工作服去啊。

他说,那一头猪几百斤的,你根本就赶不动他。他说,你以为你是拿个棍子把他敲,他就会去走。但是其实不是这样,他说。

猪,有它的脾气的,有的猪吧,你打它,你怎么打,它都不愿意动,就会遇到很多很多很多问题,你可能解决不了。

然后他还说,就有些猪,他就可能会有应急反应嘛。你可能打他,打他生气了,然后他可能就暴毙而亡。

这个时候,你还得把那个猪那个猪湿起抬走,然后处理掉。他说,太恶心了。他说,那个猪圈里面特别的臭。

那个猪就到处跑到处爬。他说你那个猪有可能会踩到你的脚什么的,然后就会超级超级的痛。

就真的有些有些猪会不听话,然后理论上啊,理论上说,猪是很金贵的,然后你不能打他,你不能骂他,而且你,你不能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皮印子啊什么的,这样的话,他那个猪的卖猪皮的卖相就不好嘛。

但其实哎呀,就是那些师傅太太着急,太生气的时候也是会上手的,就是有时候你在那个分割车间,我不是摆猪皮也摆了好几天嘛,就会发现有些猪皮上面就一道一道的那种青紫色的印子。然后再问那个阿姨说这是怎么回事,阿姨说,没事没事,就是那个猪被打了。

那些猪先在禁养菌里面呆着嘛,然后它会被赶到二氧化碳制云机二氧化碳,制云机里面的就是高浓度的二氧化碳,让它窒息嘛,它就会晕倒它晕倒的过程估计就不是很难受,就是就是一进去,然后感觉莫名其妙的,然后就就晕过去了。

等他晕倒之后,就会又从那个那个制云机里面被滚下来,滚下来之后就会上生产线,就会有一个师傅,他的工作就是把那个猪的两个后蹄挂到一个铁铁架子上面,然后那个猪就会被吊起来,然后挂到那个生产线上面去。

然后那个猪就会开始它自己的,自自己的那个被屠宰的那个那个那个阶段了嘛?

它屠宰那边,它宣传的就是二氧化碳。制运机是对对动物,是很很有动物福利的嘛,就是它为什么要用二氧化碳制运机,就是因为农村它砂桌的时候,它不是会。

就是把那个猪按着,然后用刀就这样线杀吗?

这种杀猪方式其实是不好的,就是因为猪,它会产生应激反应。

他身体里面会释放出一些激素啊什么的,然后会影响他的肉质,而且他的那个血会集中到他的那些肌肉里面还是哪里吧,然后也就反正会影响他的肉质。

所以最好的砂桌方式就是要在这个猪,他没有什么感觉时候就很放,轻轻松松把他杀掉的时候,他肉质是最好的,所以就引入了这么一个二氧化碳制运机,然后这个也是国际上面最先进的,欧洲那边也是用这种方法嘛。

你听我讲,这样你就感觉诶,这还挺好的,还挺有动物福利的。但是你真正去了那个屠宰场中,你会发现,因为它那个二氧化碳,治愈机的浓度是一定的。

各种各样不同的猪吧,它它对那个二氧化碳的耐受能力是不一样的。

有的猪,它可能它它晕的时间长一点,有的时有的猪呢,它可能就晕的浅一点,所以其实就是猪被挂在身抢线上之后会有一些猪,它中途醒了。

屠宰线上面就一直会有猪的哀嚎。

其实我还好吧,我没有那么娇气,我就杀猪的时候去杀猪,然后吃饭的时候就专心的吃,我杀了猪肉们,我就觉得其实还好,而且他做了挺多食品的,他基本上食堂里面都会都会,都会给你肠道就觉得还火湿,还可以对特别好吃,就在那边的那个那个实习经历给我最大的,首先在生活上面对我的一个影响,就是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就看到别人头上的毛,就特别的想刮一下关于猪肉,那方面也是。

也是在那边那边的工作人员科普了一下之后,普通军民们应该都一般都喜欢去菜市场买肉嘛。

那种肉就是在长纹里面挂着的,然后大家会觉得这样子肉是很新鲜的。

呃,刚杀出来的肉就大家会觉得这这样的肉是最新鲜最好的,但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其实肉它是要它,首先它是应该要低温保存的,其次就是它不是一杀出来,吃最新鲜的时候吃最好,它其实是要放一段时间才好吃它刚杀出来的时候,肉会有一个它前期肉是软的嘛,但是这个时候它很多风味物质还没有被分解出来,其实它那个时候的口味不是最好的,然后再放一段时间的时候,那个肉就会变硬,就是因为它里面发生了一些什么各种蛋白的结合,然后那个肉肉质就会变硬,这个那个时候吃也不是最好的,你要再过一段时间,你要等那个肉再变软,这个时候的话。

它肉里面的很多风味物质就已经产生了,然后那个时候肉的那个酸碱性呀也会有变化,这个时候吃才是最好的,所以其实大家在菜市场里面买的那种。

最新鲜的肉,首先它因为它常温,所以它其实不能保证它的安全性。其次,它新鲜,所以它其实它的口感不是最好的。

最好的那种肉应该就是买那种大超市里面卖的那种冷鲜肉,就是有时候大家还是要相信科技的力量吧。不要总是自以为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说到食品,我想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它的安全问题。

叔叔在屠宰场实习的这一个月也通过自己的观察有了一些看法,我觉得我最大的感触主要来自于两点吧,就是首先一点,我觉得食品人整体上面还是欠缺了一点对自己专业,对自己所做行业的一种责任的一种态度吧。

四上而下都会在宣传说,一定要注意安全的安全就是。

所有的那个根本嘛,但是你真正深入到车间,你会发现大家虽然就是口号喊得很响,但是你真正心里面可能还是没有太把这件事情当回事。

而且这个安全分有分为两种,安全吗,我觉得第一种就是员工的安全,第二种是你产品的安全。

在那个分割车间里面,有一个特别特别大的,一个大大的,一个呃旋转的一个刀,它真的特别大。

它那个刀的作用就是会把那些从那个线上面取下来的猪。当时那个猪不是还有还是一头整猪吗。

那个猪会会上那个传送带,然后经过了那个特别大的那个旋转刀之后,猪就会被劈成两半。

那个刀真的非常的锋利,但是那个车间里面居然连一个防护的一个壳都没有给它装,因为哪怕有一个工人不小心就是撞到了那个传送带上面了,就很有可能会有安全的风险吗?

他自己也没有在乎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把自己看得很很重要。

在生产的过程中,叔叔也看到了一些不太符合规定的行为。

按照屠宰场的凭空规定,车间内的任何产品一旦掉在地上,就不能再被使用了,即使这块肉最终可能通过安全检查,但这样的行为也是被绝对禁止的。

但是在真正生产的过程中,比如说如果你一一箱猪肉它掉到地上了,然后阿姨就会把它再捡起来,然后重新装箱。就这样产品打包就出去了嘛。其实这个也不是说也不能说是阿姨故意这么黑心啊,要做什么不好的东西。其实阿姨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就哪怕在她自己在家里面猪肉掉到地上,她也会捡起来继续去去做嘛。

这件事情你你去苛求,一定要保证安全啊。一定要怎么样,一定要保证食品的食品的卫生怎么样?

但是你看,我们广大消费者自己好像自己的那个饮食都没有这么在意,你好像也没有办法去要求你。一个企业里面的那些员工能有多么多么的讲究。

就感觉我们可能就在食品安全这条路上,要走的还是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

大家可能觉得我的经历,我去那边杀猪,一个月的精力非常的神奇,但是其实呢,我在那边遇到了很多工作的前辈们,他们已经在那个地方杀猪,可能都已经杀了好多年了。换一个角度来讲,他们也是食品人,他们也是在为大家的饮食来来,做出了他们的劳动。

对他们的关注,或者说尊重就相对来说少了一些。 我希望大家以后可以对我们这些食品民工多一点点的好奇,多一点点兴趣,然后对自己吃到的那些食物多一点点的感激吧。这样讲你可能吃到的每一粒米,然后你喝到的每一口奶就背后都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背后就辛苦的付出,我还是觉得我自己去做那个劳动,我也是挺光荣的。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出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谱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我在新疆离重庆人目前呢就是生活在浙江啊。我是从那个去年八月份的时候开始关注故事fm的,我是通过一席过来的,我最喜欢的节目呢是三河大神,我去朝鲜上大学,这两期吧,对,我觉得不是fm,能让我知道很多就是我不能经历的人生。

我觉得很好的,就好像自己体验过人家这个人生吧。对,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平台,而且质量又好。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转发哦。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59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