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横店:演奸夫的那一刻,是我演员事业的巅峰
gezhong2022-05-01  155



漂在横店:演奸夫的那一刻,是我演员事业的巅峰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整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跑龙套这个词儿是在周星驰主演的喜剧之王里面。

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尹天仇在所有人的口中都是一个死跑龙套的,在中国的影视行业死跑龙套的最密集的地方有两个。

一个是北京,一个是横店,在大多数时候,这个群体都远离大众的视线,被挡在娱乐圈儿,灯红酒力的背景板后面。

直到去年冬天,一位娱乐圈顶级明星的税务风波导致。

整个影视产业陷入了寒冬,而首先失去饭碗呢,就是横店那些没戏可演又没有资本去休长假的思跑龙套的本期故事中,我们采访一位已经离开横店的年轻演员。

他首先提醒我们在横店并不是所有的演员都是死跑吧套的,因为演员是这样,就是龙套呃,小特约中特约大特约角色男三或者女三男二女女二,对吧男一女一?

啊,就是它是一个排行榜,是这样就是什么是特别演员,就是特约演员,分小特中的和大特小特来说就是不需要演技,只要你颜值好,打个比方,你们一定注意到,就是你们看很多的就是宫廷剧里面。 嗯,那些皇后呀,或者是娘娘呀,或者是一些公子呀。

他们旁边说话的时候。

站在旁边,几个宫女就在旁边站着,夏天的时候给这些主角扇扇子,端茶递水。这些演员叫小特约,起步价是二百块钱一天。

还有一种就是,比如说,呃,皇上在和哪个妃子,或者是哪个啊朝廷的大官的说话呢,突然来个小太监爱禀皇上,皇后娘娘出事了,就是一句话。

有脸或者没脸的,这个一句话属于小特约,也是一天,是呃,二百块钱左右。

然后中特的话就是说,皇宫娘娘,对吧还是这句话啊。丙丙,皇上,皇后年龄舒适了,如果皇上说直接走了,这就是个小头。

什么事啊,摔倒了,不是让你好好看着他嘛,混着东西怕走了,就是台词就比较多了,就可能三百到五百,然后。

就是大特了,大特呢,可能就细分就更多了,就是以此类推,就是你的台词越多,你的镜头相对来说也会越多,你的价格也就会更多。群众嗯,一天是八个小时八十呃超时的话,每脚就加十块,比如说那天有雨戏,你会加五块钱。

然后你要化妆加五块钱,扮演死尸,加十块钱就是都不一样,它都是有各种各样的。

价码的当然在横店,如果你能做到特约的话,你已经领先了50%的人,你要是能做过大特的话,你就很厉害了。如果你能当上角色的话。

你在横店可以横着走。

呃,我是张扬。呃,安徽人,1995年出生,曾经是一名特别演员,现在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

张扬说,十个在横店混谷的人,九个动梦想着成为王宝强,他也不例外。从小张扬就有一个演员梦。

他还记得小的时候看偶像,剧情深深,雨蒙蒙老实,有人说它长得像里面的耳豪。

高考的时候,张扬听从父母的建议,放弃表演系,选择了播音专业。

但是在他读完大学之后,他还是决定去横店闯一闯。 我去横店的时候,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说去横店,刚开始先从群众做起。

做三个月,然后慢慢的转,特约啊。如果半年之内时间没有明显进步的话,我就回家。我当时去横店的时候。

我是坐飞机,我从西安坐飞机去的,后来坐上那个大巴下大巴的时候,那会已经晚上七八点了。

哎哟,我说,当时因为网上做攻略,说你一下大巴会有很多人过来说送你去某个地方,不要信他们核念特别小,走两步就走。到我一去之后我说下来。

他说那个万事街去不去,我多少钱二十。我说,我这么坑不做,我就自己拎着箱子走。

哎呦,我的天越走越后悔。

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石中心哦,镇中心。

当时因为时间赶,我就住了一个一个小宾馆啊,是650块钱一个月啊。我当时就去了那个房间。

出了一晚上,哎呀,往上猫给冻到,想要在横店当演员,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演员工会办一张演员证。 所谓的演员工会是横店影视集团旗下的一个组织,用来登记演员管理演员。

有的演员证你才能进出横店的各个片场,找机会演戏。

而演戏的酬劳也是通过工会统一发放,在剧组和演员之间,演员工会会抽取百分之十的提成。

按照规定,横店的演员证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办的,无论男男女女都有最基本的身高长相和口音要求。

但在张扬的印象中,他去办证的时候,并没有经历过任何考核。

按照他的说法,只要年满十八岁,出示有效证件,在缴上十块钱的工本费,人人都能在横店当演员。 然后我在那边认识的第一个人,这个人叫杨波,我跟他认识,就是在那个演员工会,当时我是去办证他是去补证,所以那个时候刚好。

他在前面,我在他后面,我就闲聊嘛,就聊了一下就就认识了。

他好像是比我大九三年,九二年左右,然后其实他还挺阳光的。他最早以前是当兵的,当然他和我的想法不一样。 他在横店待了将近有一年多的时间,他一直在跑,群众一直在泡群众。然后当时我第一天办完演员证,第二天他就带我跑群众去了。

这个剧是我的第一部戏,这部剧的名气很大。

叫建军大业。

那天就是呃,我从我那个地方出来之后,基本上我早上四点半左右就起来了,因为剧组第一要素不能迟到。

然后去了之后哎呀,乌漾秧的一片,因为当时我们集合的地方是在那个老演员工会,就是万圣南街,然后特别多的人去之后我都不知道谁到谁,而且当时是十一十月份。

那会儿就是天黑的又晚,基本上五点多钟去四点路上看不清楚路的,然后会有一个群头过来,因为前天已经登记你名字了,就点名,然后就跟着剧组大巴出发,然后下去的时候,所有人就像僵尸一样跟着第一个人走去往前走。

偏长的环境就是就在山里面,他们就是在一个山里面自己挖的,也类似于战壕那种。 当时我们将近那场戏用了。

四百个群众,四百个解放军,真的从部队调来的解放军,还有一些特约演员,粗略估计那场戏动用了一千多好人。

因为那是一场战争,戏码是两个军队之间打仗。

当时我在现场看到了刘友强导演,我和他对视了一眼,本来以为会发现什么,哎呀,这个小伙子挺帅的吧,他都都是做梦不可能的。

我跟他对视了一眼,这个刘佑祥的导演还有杨佑宁嘛,台湾的一个演员,当时现场跟他们在一起,看见那张戏,当时我去化妆的时候就是衣服,是那些服装老师给我们的。

最重要的就是鞋,就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那个时候不是老北京布鞋,对不对,然后打仗有没有厚的斜穿那个鞋,我的天呐,就是几百双的老百姓补血,全部放在一个垃圾袋里面,黑色的大垃圾袋里面。

然后让我们自己去捡那个鞋,什么全部是湿的,就那双鞋不知道被几万个人穿了。

几几万双脚穿的那个鞋是特别湿。

哎哟,我的天,当时我就想这哎,但是我一想,为了引人事业做奋斗做努力,我就是毫不犹豫的把写给给抓上了。然后我那场戏就一直冲一直冲,因为那场戏要去打仗吧,然后你想死,你就死。

你想活你就活,因为子弹死亡都是后期做特效嘛。 你自己,你跑累了你就装死?

会有那个副导演拿那个喇叭喊兄弟们冲啊,对吧,画面也能想到拍个大圆景沙啊,对吧,所有人还杀,然后就往前冲,然后导演会说开枪了,开枪了,然后你想倒你倒你倒下,然后前面有电源标准打,然后就去打。

刚开始冲的挺有劲的,我很卖力的去捡,后来才知道哎呀,根本拍不到你,因为太多人了。其实后来电影是看了。

说实话,这个电影出来之后,我。

我看完一遍,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拍的是哪场戏,就是太快了,就镜头真的是一晃而过,我都找不到,我后来是找到杨永宁说话,通过杨永宁的表演,我再往下翻一下啊。我说啊,对,差不多对我说,早上七点钟到了现场,晚上十点左右才到家,那天的收入是112块钱,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那个是山里面。

然后我那个鞋不是底儿又破了吗,然后地下有很多石头。

内容是老北京布鞋,鞋底本来就包,然后又破了,真的把我脚各的特别疼,就都不能走路了。回来我穿上自己的鞋。

那个地方都特别疼,第一是新股,第二是,嗯,不是我想要的,我觉得我锻炼不了我自己,这个不是锻炼。

这个是真的,我觉得谁都可以演,不是在锻炼我自己,我觉得我这样拍三个月没有任何的意义。

然后还有一些就是我看很多就是在那边休息的。很多群众演员说句实话,可能比我父亲都小不了几岁,可能340岁,四十多岁左右。

他们说的话就是很低缩。

呃,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女明星那件事情我很反感,然后一到拍摄的时候呢,哎,就是那个状态,就让你感觉特别的腿特别的萎靡,就一点都没有演员的样子。

然后当晚结束之后,我心里就发誓,我说,我说我不会再报形成演员了,我就和我那个带我去跑群众演员的那个朋友说,杨波。

我说哥,我说我明年不获群众了,他说,为什么我说这不是我要的东西?

他说,那你干嘛。我说,我去跑组。

他来了一句,哼,祝你成功。 当然,我知道这什么意思,当然很艰难。

张扬所说的跑组就是演员拿着自己的照片和简历去剧组上门推销,一旦简历被剧组看中,就有机会成为一名特约演员。

临时被招过去演上一两场戏,在横店像张扬这样出台乍到没有门渡,没有中介,也不是科班出身的新人,要想成为一名特约演员。

只能去抛组。

第二天我就去跑走了,跑了七个组。

第一组就是,嗯,小伙子不错啊,有机会联系你。我说好嘞哇,我就想成了第二个。嗯,小子挺帅的,有戏找你哎,好第三个哎,小伙子挺帅的,有机会联系你。

然后第四个第五个全部是同样的话,我就知道哦,没戏了。然后我跑一天跑了七个组,把横店都走完了,没有任何的收获。

现在回想起来,张扬觉得其实他已经比大多数横飘幸运了,因为就在他来到横店的第一个星期里,他结识了两位贵人。

低微贵人,名叫刘奇伟,是他在跑组的过程中认识的。

刘启伟和张扬同岁来横店一年多了,虽然相貌平平,但已经当上了特意为演员。

刘曲伟认识张扬之后,觉得他形象好,有机会出头,就把他介绍给了一家影视公司。

在那家影视公司里,张扬又认识了第二位贵人,一位四十多岁的老演员名叫魏晋松。 我第一次看他特别不顺眼,因为你知道吗,他是搞反串的。

而且她说话声音又偏女性化,声音很尖,而且他穿的衣服就我们说呢,很骚气,知道吗穿的那个靴子也是女性化,然后穿一个呃,穿个皮裤还是皮衣,就是很另类。所以我当时第一眼见到我说,这什么呀,我说这是演员吗?

就当时我第一眼看的是这样,当时他看见我,诶,你干嘛呢?

我说,我说我说来送资料的。

他说,哦。然后他就跟我闲聊了一会儿吧。

我说,我刚来横店。他说我们这个晚上有表演课,呃,免费培训你要不要过来?

我说行啊,我说过来过来,我说肯定过来。

然后晚上我就上了他的表演课,当时我就觉得我的天呐。我说老戏骨,我说太厉害了。

后来我一问,其实他也刚到横店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他已经跑到角色了,他在横店,我们怎么说,就是有一句说法叫呃,太监专业户就是魏老师。

他演女人比女人还要女人,他那个眼神啊,就是一下就勾到你的心里了。当然,他四十多岁了。

就是他演这个太监演反串的嘛。他最早是在酒吧夜店搞反串的,所以他演太监,他给他可以。

这他这个课说实话人还是很多,因为他免费就是很多人来,基本上这个免费已经很有名了。

然后他主要就是带我们解放天性,他会把自己平时在拍戏学到的,或者是他接到的一些台词拿到课堂上带给我们去。

练就是他就也是一个提升的过程。

自从加入了魏老师的培训班,张扬的横店之路似乎一下子就柳暗花明了。

魏老师不仅会给学生们培训表演,还会给他们介绍角色,很快张扬就成了一名特约演员,隔三差五就能接到一些表演的机会。

演的都是小侍卫小太监,或者是抗日神居里无关紧要的小士兵。 尽管每次只有两三句台词,但这个时候在张扬的心目中,自己已经是一名演员了。 镜头能拍到我了,我就这么想的啊,我就觉得我可以演戏了。当时啊,那个是民国的血?

叫打土匪。当时我老师说张阳把这场戏演一下,我一看我说,这不是奸夫嘛。我说,跟弟弟一点偷情呢。我一想,哎。

比如说还有床戏,对吧?当时我老师就说张阳把衣服脱了,我脱衣服干嘛我肩负你不脱衣服,因为当时我我又有腹肌,对不对,你把腹肌露出来多好看。 我说,那行吧,然后我老师专门调了我一遍。

然后我就演前夫,然后很明显那场戏就就过了嘛。第二天我就去演的,然后跟我对戏的那个演员也是位老演员。

名字,我忘了,我当时还专门查过他,就是琅琊榜里面演那个皇帝的啊,也是一个特别老的演员。

当时我和他演的就演那个奸夫,就是把他的三姨太跟他三姨太就上床了,在剧情里面是上床。

我当时本来觉得会有,但后来我想多了,没有这场戏直接就是到我被处决那场戏。

当时是晚上十一点多,十二月份了又比较冷,然后当时那是最后一场戏,让我去演的时候我说实话,我很紧张。

因为那是真正的,就是比较一直亢奋的戏,这个就很考验,就是解放天性了,因为你要一直跪在镜头面前,就跪在这个姥爷底下。

然后那个地还是在农村,就是农村的一个地老老农村地,那地都是坑坑洼洼的,还有各种石子。

哎哟,也没有那个呼吸,因为跪下去它不会让你慢慢跪,是后面人一脚踢你虽然说是假期,但是你得珍贵啊。

然后对着那个镜头就是打自己的脸,但是借位打是轻轻的碰到自己的脸,然后要骂自己要跟老爷认错,要磕头。

然后你哪些拍完之后导演冲进来好,太好了,太好了。

来来来,赶快给这个小伙子拍一个特险,然后当时我就哎哟,那个成就感就很爽,然后镜头就过来。

就对着我拍,然后拍完一遍好过过过过,然后就就输工了。

然后演完之后包括那些老演员都说小伙子戏不错呀啊,挺稳的就是哎,谢谢,谢谢。 旁边的场工都说对吧,小伙子,你听有生活经验啊,那个眼神是意味深长的。说完之后我就我就我很开心,虽然说不管有没有生活经验,但是他这么一说。

我觉得是在夸奖我,这就我已经把我夸到了顶峰,对不对。 和大多数励志电影的情节不太一样。 张扬并没有因为这场成功的表演而跟上一个台阶。

相反,在他短暂的演员生涯中,这个奸夫的角色已经是他唯一的巅峰了。

在这之后的一年里,张扬始终在这样的小角色里打转转,随时可以被替代,也随时可以被丢弃。

哪场戏我忘了,反正也是一部抗日剧。

呃,当时试戏之后我就到现场。然后我就问副导演,我说现在要不要换衣服,因为当时还早嘛,早上七八点去。他说你还早,你先休息到你了再换。我说那也行,我就在那边坐着休息啊。

等到下午两点半左右的时候,他就过来,他说,兄弟,赶快换衣服到你了。我说,好嘞。

一开始换,然后可能换衣服的稍微慢了一点吧。其实也人也就在片场,嗯,十分钟左右。

然后我正准备去拍戏的时候,副导演说不用了,这场戏拍完了,我说为什么他说导演让别人说了,我说哦哦,那行吧啊,你先去休息吧。

嗯嗯。然后我就在片场坐了一天,当然钱还是有,但是那种心情就很复杂,因为我觉得我是去拍戏的。 那个时候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拍的戏真的对导演来说无关紧要。

就是他随时都可以把你画了,或者是让让别人说打个比方就是,嗯,就拿最火的这个前段时间联系攻略吧,其实我也在里面演过戏啊,当时我在里面是和那个海兰茶一场戏,当然这部戏被删了。

就这种越往后面这种局面有很多,就是我越来越觉得就我整个人就开始原地踏步了,甚至不如我刚开始去横店接的那些戏,因为刚开始真的很有停留,挑战性的戏也多。

慢慢的,我就觉得我想不走这一行了。

嗯,记得有一天晚上,九月份,十月份左右。那个时候我突然就一下,感觉思维一下就变了,就是我可能前一天我还想在这一行好好干,因为后来我接触了很多人嘛,就是我也接触了,就是了解了一些娱乐圈所谓的一些内幕啊,包括很多东西我都知道,就是这一行,你所要付出的,你所要等待的你所坚守的呃,那些不是潜规则的规则?

比如说也是我一个朋友,我朋友的朋友,这是真实的故事,他是东北的,他到一个剧组去投简历,然后加了那个男副导演的微信。

一个男演员加了一个男辅导演的微信,然后那个辅导演有一天晚上就问他,呃,你的那个地方大不大,就是他就这么问的很多这样的东西。所以说这些东西就是我真觉得一方面可能是我能力的确有限。

一方面可能是,呃?

我受不了这些东西,还有一方面呢,就是我对于就是我未来以后的规划,我不想说我只会拍戏,等到三十多岁了,成名了,最好没成名呢。

我不能三十多岁之后回老家,什么事都不会吧,我能干什么呀,我什么都干不了,然后我那我就在那边,就有一天晚上我就在就我就很念的那个万人街星巴克门口。

哎哟,我突然就我就在那蹲着哭。

哭就真的哭的特别伤心。

就那次我哭了,最伤心的那次我就我就大脑跟我妈,我说,妈,我不想干了,为什么我说我不知道,我就是不想干整整一年吧。我应该是一年多一点点。

你连多一点点,没多久,我就那个时候就就离开了。 嗯,其实离开的时候我谁也没说。

最后,嗯,很多人都离开了,就是很多人是带着梦想来的,最后还是会带着梦想走。

其实不管北漂也好,横漂也好啊,还有港漂吧啊。然后。

其实不是说只是说我们演员是个很漂,我觉得全中国目前在外面打工的人都属于相对的一个漂流者。

我不觉得是什么演员,其实就是在打工,打伞工,演员只是说你把自己除了你自己,没有人把你当演员,就是一个打工的而已。我觉得就是这样。 离开横店之后,张扬回到原来的艺校,当了一名表演课老师。

除了威老师以外,他和其他在横店认识的人都没有什么联系了。

张扬偶尔听说,这一年来,横漂们接到的活儿越来越少,最终只能六六续续地离开横店。

2018年的下半年,也就是张扬离开的一年之后,横店迎来了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但张扬对这个话题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他觉得哪怕自己当初没有离开横店,他也只不过是娱乐行业的一个路人。甲,那个歌舞升平的世界是冷是热和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关系,这场梦早就该行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有良科之作。

声音设计,杨帆,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5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