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死缓的哥哥
gezhong2022-05-12  102

我爸欠我哥的,我来还。 故事FM ❜ 第 403 期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我和哥哥」。 有的时候想想,我觉得还挺遗憾的。因为不管是八零后、九零后还是零零后,大家多数都是独生子女,都没有和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感情经历。 其实,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未必都是幸福温暖的,有的因为一些磕磕碰碰甚至会反目成仇。 但对于多数人,他们的感情复杂到,你没办法用简单的几个词来总结。 今天的讲述人叫王娇,她来自西安,今年 33 岁。王娇有一个哥哥,比她大 9 岁。5 年前,哥哥因为贩毒被判处死缓,他几乎把自己该承担的一切都留给了王娇。 /Staff/ 讲述者 | 王娇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徐林枫 王颖伦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Yangfan(片头曲) 02. 浅醉一生 - 叶蒨文(我们家) 03. 双喜 - 彭寒(绿皮火车) 04. Memory - 彭寒(翻墙) 05. 三叶,盆的变奏 - 彭寒(结婚) 06. 珍贵的人 - 彭寒(十字绣) 07. Ashes In My Memory - 彭寒(最后一次) 08. Sinkhole - 彭寒(片尾曲)

被判死缓的哥哥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我们要讲的主题啊,是我和哥哥有的时候想想,我觉得还挺遗憾的,因为不管是八零后,九零后还是零零后,大家多数都是独生子女。

都没有和一个或者几个兄弟姐妹跟你一起长大的这种感情经历,其实这种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未必都是幸福温暖的。

有的因为一些磕磕碰碰,甚至会反目成仇,但对于多数人,他们的感情复杂到。

你没办法用简单的几个词来总结那今天的讲述人叫王娇,他来自于西安,今年33岁。

王娇有一个哥哥,比他大九岁,五年前哥哥因为贩毒被判处死缓,所以他几乎把自己该承担的一切都留给了王娇。

但王娇说,这是他该还的斩。

我们在西安的一个就是郊县的一个村上,我们家应该是我,我哥,我姐,我爸,我妈五个人,但是我们的家庭关系是我爸和我妈都属于再婚。

我跟我哥属于同母依附的关系,就是我哥是半岁的时候,我爸跟我妈结婚的,之后再生了我姐和我,我爸其实是一个比较有本事的人,他的木匠活干特别好,他在那个年代。

八几年,那个年代,他是个师傅级别的人,如果靠他手艺的话,其实是家里是可以过得非常好的,但是他这个人呢,就是好吃懒做。

就是说白了吃喝嫖赌秧羊寨,日子过得就不像个日子,然后对我妈呢,一天也是。

拳打脚踢,这种他打起人来是狠的。他嗯,打我妈是一个菜刀,这就把我妈收给妾了。

但是没有切断,就是手上你的手掌上有一排音,那排音到现在都还在,类似于像这样的伤刀留在我妈身上,留下来的伤还是很多。达到那个时候,就好像我听我妈讲什么,那个时候的妇联呐。

很多法院啊,全都上门儿过,但是没用,就是人家一过来,我爸好好说就说得很好。前脚一走,我爸就接着打我妈。

我听我妈讲我爸打我哥,就我哥很小很小,就一两岁的时候,我爸是抓着我哥的衣服小孩儿嘛,你一抓衣服,整个人都拎起来了,宝哥从床上就直接扔下来了。

我爸本质上他是不爱我格,甚至对他是有一种天然的仇恨。他其实从小就打他,我印象当中是有一天,他让我哥拿了一个那种长条那种凳子,再拿了一个锄头,他让我哥在太阳底下把那个。

嗯,锄头的那个瓣儿放到那个凳子上,让它跪到上面,然后让我去监督。

我当时就真的很傻,我爸一走,我哥就立马就站起来了,就不贵,那个肯定贵着,先想想都很疼嘛。

我就嘟嘟嘟跑去告诉我爸,我爸不哥哥下来了。

这是你让我想,我跟我哥最早的故事就是印象里边是这个事情,我哥很调皮的。我还没有读幼儿园,那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

我哥带着他的同学,他的同学还带着同学的妹妹。

相当于三个人,他们去玩的时候,捡了一个雷管就可以爆炸的那种东西。

他拿回来之后,我跟我妈在前边儿院怎么钻弄东西,我们就听到后边儿报名医生,我妈当时就瘫地上了。

这个时候我们就看到他那个同学带着他同学的妹妹走到我们前边儿来,满脸都是蟹,然后这个声音可能邻居也听到了,他就过来到后边去,一看就是我那个雷管把我哥的手指头炸掉了。

我哥一生都没有哭。

他把那个指头捡起来,装到自己的口袋儿,跟我妈说,没事儿,我妈为了我哥,跟我们村里边儿同龄的男孩子家的家长都打过家,就是他会跟别人也会发生这种打架的行为。那打架了嘛。我妈有时候看到自己儿子被欺负了。

也会去跟别人家长打架,那别人看到自己儿子被欺负了吗?以后过来找我妈打架,所以跟我哥同龄的孩子的家长,我妈都打过架。

他小学没毕业就没有再上学了。

我爸那个时候已经心不在家里了,他也不会给家里拿钱。

我妈一个人就是没有那么多的经济来源嘛。

我哥那个时候就跟村里的另外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人学做冰糖葫芦,每次做好的冰糖葫芦就是先给我一个先吃。

有时候卖完了剩的也会给我们吃,包括卖冰糖葫芦的那个架子也是他自己手动做的,就是我印象当中就六到七岁的那个阶段。

他卖过冰糖葫芦,收过破烂,真的就是受破了七个自行车,后面就是绕着整个村喊收破烂了,收破烂了就这样过来的。

王娇六七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几乎一整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病好了之后,他才知道爸妈离婚了。妈妈带着哥哥去了另一个县城,那个县城并不远,现在开车只要一个小时就能到。

但当时那个时候交通闭塞,要钻很多趟车,所以王娇和哥哥很难见上一面。 同王娇再见到哥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样子,就是这段时间之后跟我哥的一次碰面,是什么一年级的下学期,我妈想把我和我姐?

接过去跟他一块儿过年,让我哥回来接的我和我接我那个时候就觉得哇,我哥一直都很瘦,他不是很高,一直都很瘦。

就觉得我哥怎么比以前那种你像我现在想想就是只有他穿那种很流利流气的那种衣服,有很很傻的那种板寸头在配上那种翻领的花衬衫裤子嘛,就是那种料子的那种西裤。

然后在火车上,那个时候是绿皮火车,那个火车的窗户是可以摇上来的,他就指着窗户外面就跟我和我姐讲,这里是路过什么地方,这里到了什么地方。

怎么怎么样,就是我们三个第一次坐火车,然后我们需要到一个小县城转火车。坐转火车的时候,我哥说,哎,这个火车还有几个小时才开。

我给你们俩买点吃的,让我在马路这边等着,但是我不知道出于什么。

我也就跑过去了,我哥就在那边骂我,意思就是你不要命了。

小时候没很少进城就就对这种过马路也没有那种安全意识。

然后从那儿之后,他就一直抓着我的手。 二年级还是三年级,具体那一年我是记不到,但是我姐那会儿还在读,也是在读小学的时候。

就我哥,你想他其实跟我妈在一个城市的,我们不知道他回来了,他突然一天就从家里那个翻后院儿翻到我和我姐睡觉的那个房间。

因为那个时候就是我爸跟那个后妈,他们就在前院儿睡着呢。我们相当于在后院儿,我哥从后门儿翻进来,是你想,他从小就那种机灵鬼嘛,就后院儿翻进来,没人知道。

我和我姐都高兴残了。

那个时候他跟我们俩带了那个方便面。 哎,我和我姐好高兴。我们俩正在吃的时候,我哥就拿了一块钱出来一块钱,我印象非常深,真的是一块钱出来。

他说给你们两个,一人五毛钱,明天再去买吧。然后我们俩就说不行。

要么就一人一块,要么就这一块就得分开,给就一人五毛。

我哥当时特有意思,他把钱撕了给人一半儿给了我们,在家里连觉都没有睡,又翻墙走了。

他是见不得自己家里人在外面被人欺负的一个人。

我姐在上六年级的时候,我姐学习不好,我姐上六年级的时候被他们班主任给打了。那个时候我们上小学那会儿老是打我们太正常了,我哥好像直接就跑到学校去,把老师给打了。

我姐上初一了之后,班上又有男同学欺负我姐,我哥不但过去把那个男同学打了,也把老师给打了。

就觉得我妹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你作为老师都不管等等这种事情,王嘉德哥哥学过电焊,挖过金矿,但始终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渐渐也就做了混混哥哥,经常在外面打架。有一年大年初一,他打群架的时候被捅了一刀。

王娇陪着妈妈连夜赶去医院照顾哥哥王娇上四年级的时候,妈妈把王娇接来一块儿生活,但王娇和哥哥都在长大哥哥。

不再把他当小孩儿宠王娇也发现自己会怕哥哥。

在王娇的印象中,从那个时候起,他再也没和哥哥私募相对过。

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喜欢直接表达情感的人,偶尔也会有信念的一面。 到了初三,他就跟我妈讲一天不好好学习,你放心,肯定考不上好的高中,我妈就还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一定能考上,不像你小学都没毕业,怎么怎么样?

他就在那嘲笑我,他当时说考上了上高中的费用,我来出考不上就赶紧尽早出去打工,别给我妈添负担,就是这种。

嘲讽的话,但实际上他的嘲讽的话里边带有爱,他就说考上了费用,我来逃就很不屑的。就这样讲中考完,比如说这一天下午中考完下午我就又去打工去了。中考成绩出来了,我也没有去查成绩。

是我妈给我打电话,她说那个成绩出来了,就是你就考上了嘛。

然后等到高一开学了,就突然有一天回来,我哥就跟我讲。他说。

就他一个朋友家里那也是个混混,他就说,你去那谁家里去拿个东西。

我就说我,因为我很怕他他,他说,动物我不敢往西,我也不敢问我去取什么东西,就骑了个自行车就到人家家里去了。我一掀开那个门,后面知道吗,梁洛高的那个书全是书两摞书,加起来快,有一米高吧。我觉得得有我骑自行车,我都没办法往回家拿。我觉得想这都是什么的,他你哥给你买的全是那种习题啊,参考书啊,等等回去。我拆开一看,是高一到高三的都有文科理科的都有。

然后到高一的下学期,他突然就是他经常不回家,但是他一回家就有惊喜。

他给我了一个手机,海尔的蓝色的。

我知道现在印象都非常深。

我当时高兴惨了,但是我妈就说我哥,她说她现在是在读书的时候,你不要让他分心。 我哥当时说了一句话,别人有的,我想让我妹妹也有不行啊。

他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在高二的下学期,我哥要结婚了。

我哥当时的女朋友是我们西安市的一个大专生,对我妈来讲就相对烧了高香了。

他儿子这么没文化,找到了一个护理专业的大专生,就觉得哎呀,一切都很好嘛。 但是在结婚当天发生了一件事儿,就是婚车到了家门口,他们不下车,他嫂子当时就提出来。

还要加钱,就要再加12000块钱,钱同意了之后还说要茶具,那个茶具要红色的碗儿,家里没有当时呢,我就赶紧骑个自行车往县城跑,就去买一套。回来开席的时候,我妈当时就在忙前忙后的时候。

我妈从她嫂子旁边过,她嫂子跟我妈说了一句话,你却给我儿子倒杯水,他儿子小小孩儿,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我一下子那个我把筷子摔到桌子上了。

我妈当时过来,就删了我一耳光。

我说,你一个长辈去给他倒啊。

我当时说完这句话,我就骑着自行车,我就去上学。

我哥那个时候他混混嘛,他可能呼朋狗也多,后面一排他的朋友骑着摩托车在后边追我,我就一直在哭。他们朋友在后边劝我,就说,你看你哥今天大婚,你不应该这么闹,我就不管那个时候任性,我就还是到学校去了。 尽管酒席上闹了一些不愉快,但王娇相信有了家哥哥多少会收敛一些?

特克嫂子的生活肯定会慢慢稳定下来,但他没想到哥哥正约过一条危险的边界,所谓的家也没有给他任何指引和庇护。

到了高三的时候,我哥就出事儿了,就所谓的易进宫吗就进监狱了,是因为贩毒,他老婆是知道他贩毒的,他老婆那个人就是可能也是穷怕了。

然后我嫂子那个时候是怀孕的状态,但实际上孩子早产了,一出生就要进保温箱,当时医生就说县城的医院接不了,必须立马送市,医院当时要交六千块钱,但是我妈实在是没有,因为在前期她生孩子,这些过程我妈没让她花过一粉钱。

但是这个时候我妈就求他,就说,你能不能先拿出来一点钱,把孩子先救了,以后这个钱我想办法还给你。

他说他没有没有。

我没有,当时我就背着我妈给我姐夫打了电话,他说,你们现在先把孩子往这儿送,我先去儿童医院挂号钱,我来想办法。

当时是我抱着孩子坐的,现场的120的救护车到了市儿童医院的,但那个孩子最后也没有活下来,那个时候嫂子他还是要坐月子吗?

他的尿牌儿,屎牌儿,全都是我妈倒。

但是他出了月子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他嫂子来接的他,他们把我哥值钱的衣服首饰全都带走了。从那儿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他。

我哥我哥做了三年,就是我相当于大二的时候,我哥就出来了。在他后来可以书信往来的时候,我们就告诉他了。

我记得他的回信里面,他说。

没了就没了。

我哥出来的时候,我哥跟他联系上过,我哥说他去找他,只是为了想证实一下,可能针对这段感情,我哥也是真心付出过的吧。所以他不太相信他进去之后发生的这些种种,到后面我们相处的很多年之后才了解到他。其实其实那个女生读大学是我哥支持她读过来,因为她家很穷。

所以毕业了之后可能就跟我哥在一起了嘛,之后他又不学好,照样混跟护朋狗友的混啊,赌博呀这些?

应该是在赌场里面上班,据说他那会儿就车后备箱,随时随地都是几十万,他才出来三个月他就认识了。

就是现在我侄女儿的妈,那个女孩儿也是在那种场所里面认识的,就跟着他,他突然就跟我妈讲,他要结婚,我真的是我,我连夜我就跑回家去了,坐那种绿皮火车。

我就觉得他第二次的婚姻,我就觉得你应该找一个。

真的是彼此相爱的这种人,我不知道我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彼此相爱的人结婚。

冬天,我坐绿皮火车回去,那个女孩儿当时跟他一块儿在我妈房间,我也在,我当着那个女孩儿的面就讲。

我哥,你要是不想结婚,你就不要结婚。

我哥当时就说,你不要说了,他说,这不是撩妈一桩心愿吗?

其实我回去阻止这件事情,到他们真正办婚礼前后不超过一个月的时间,那个时候非常流行。秀十字秀。

我又要做兼职,我要上课,我真的是加班加点。我秀出来了,一副十字绣,我秀了,一副人事漂泊的船,家事温暖的岸。

就那个夹子会特别大的一幅画。我因为我就觉得从小我姐也好,我哥也好,包括我也好,就是一个家,对我们三个人的这个意义特别不一样。我希望我们每个我们三兄妹都可以有一个很很幸福很幸福的家对,所以就送了这个东西。

我哥自己去把那幅画表起来回来挂在家里的,而且这幅画到现在都还在挂在我家客厅,但王娇的心愿没有实现,哥哥没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开的赌场被查封,自己用谜上的赌博和妻子更是矛盾不断。

有一次,哥哥发现妻子出轨,把他打进了医院,两个人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

他们有一个女儿,女方不要孩子,一次性给了他五万块钱,抚养费就走了。

但很快哥哥把这笔钱输光了。

其实这个时候我哥就开始找我要钱了,他今儿会说我怎么了,怎么了,你借各点儿钱就这样零零碎碎的。其实我三四个月期间差不多要了五万多块钱。

他也找我姨拿过钱找我姐借过钱找我妈也借了钱,大家一合计都知道他在干嘛。 在我心中,他的形象是那种高很高大,就是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那种人,所以我不希望他跟别人是这种低三下四的去找别人借钱的这种状态。

所以每当他找我开口,我说实话,我没有拒绝过。

我哥很狼狈的时候是一次。什么时候我结婚一二年底要回村里办这个酒席。

第一天是我妈给我办,第二天是我爸那儿给我办,在我爸那儿去的时候,我就跟我哥讲。我说。

我说我这边儿没什么亲戚,我是希望我家里人都去我哥。到了那个第二天,我爸给我办,是在一个酒店里边办的。

我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他说,哥,刚看到你们这个办的酒店了,他说哥就不进去了,你结婚哥应该送礼的。

但是哥也没有钱哥觉得挺丢脸的。哥哥刚在酒店门外晃了几圈儿,意思就不进去了。 那其实我们当天也就继续嘛,继续完了之后,晚上就回家了,但那天其实收了一些礼金。

我哥说,你到村口给哥送一万块钱过来。

他说他。

读博书了,如果现在不给人家拿这一万块钱的话,人家就会剁他手指,还是怎么着。

我当时二话嘛,因为当时李靖收的全是现金,恰好就有那么多。

我跟我老公一说,他就把钱给我了。我就去到村口去的时候,是一辆红色的车开过来,里边儿坐了几个人,我哥坐在后排的中间。

他们就车窗摇下来了一点。

我把钱递进去,我说,让我哥下来,我哥说没事儿,你回去吧,我晚上回来。

所以现在你让我去分析当时那个场景,不知道他是骗我钱也好还是怎么样?我没有去过问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也就过了。

随后的几年,哥哥的生活一直浑浑噩噩,有的时候他赚了钱,能依次把欠王娇的钱全还清,但通常要不了多久又会再借回去。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15年,那是王娇最后一次见到哥哥生活,真的是他会再帮你做一段告别?

我哥他几乎很少会带我妈取回自己的老家,就是我外婆家是2015年的国庆。

我回老家之后,突然那一天我哥就想带着我和我妈一块儿回安康,我妈是陕西安康人,然后我们就回去回去待了几天,就相当于是跟家里所有的亲戚走了一遍,各个九九加多看了一遍叶给我还印象非常清楚,应该是在十月几号,我记不到我哥带着我去给我外婆的坟放炮烧纸。

我对外婆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我哥比我大九岁吗?

我也不应该是还是很爱他。他对我表的印象啊,可能各方面比较深刻,所以他带着我去个外婆上坟。

我没有在旁边儿听一种刻意的,我想去保持那种距离。我觉得他应该有他想去跟给一个听不到的人去诉说他心里的一些东西吧。 在十月六号的时候,我们从安康回西安回西安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儿。

当时我哥开着车,国庆很堵,他想拐弯儿,但交警说你往前走。

他当时就没反应过来交警呢,脾气也不是很好,直接就过来说,来来来,你把车靠边停。

当时交警发现了一件事情,就是他当时发现了我放在我哥前排座位的那个假的车牌号,当时就质问我哥,你这是什么,立马就让我哥把后备箱也打开。

打开后备箱的时候,又发现了管指刀具,我哥当时都辞留就跑了。

当时车上剩着我,我妈,还有我哥的小孩儿。

就剩我们三个人,我当时蒙圈儿了,后来隔了,其实有一会儿他其实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就告诉我车上哪不要了。

让我找个打个车,把我妈跟孩子带走。

这是我们俩的最后一次见面,十天之后就是十月十九,我就接到他被抓了的这个信息,直到他出事儿的时候,我就连夜从上海回到老家就处理这个事儿。 在处理这个事儿的第一时间是。

我知道他有一辆车,他在六月份的时候给他的女朋友买了一辆车。

其实在他那个时候,他就认识了他的后面这个女朋友,就是第二次进攻之后他很舍不得的。一个女朋友挺好,一个人对孩子也好,我们都觉得特别好的一个人,但是那辆车没有在他女朋友手上,你想他们这种贩毒嘛都有麻仔什么的。

在他的一个麻袋手里,那个马甲知道我要回来了。

他跟我说,姐,他说我哥现在竟然出事儿了,我把车给你们,你们去把车卖了,还能有一点钱给孩子。

这辆车我要是给了他女朋友,他女朋友绝对是不会给你们的。

嗯,我就找他女朋友,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孩儿天呐到他房间了之后你知道吗?二郎腿翘直接就抽烟了。我第一次见他这样子。

都一直觉得他真的是一个乖乖女的形象。

他想卖我的车门儿都没有,烟圈儿一吐,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说,你跟了我哥也不容易,我车子卖了之后,给你拿二万块钱做生活费,另外的五万四,一方面请律师要花二万,剩下的我要给我妈留着。

毕竟他没有给孩子留一分钱。

我说,随便你同不同意,我就是这么安排的。

车子当时是卖了74000块钱,我们就当时请了一个律师,我当时就处理完这些事儿。

我就把我妈跟孩子就带到上海去了,之后就是有律师去在中间做桥梁去沟通这些事情。

他在跟律师的沟通当中,从来不替孩子,从来不替我妈只问他女朋友怎么样让我要好好照顾他女朋友。

让我把那辆车不要卖给他女朋友看守所是需要每个月家属给打生活费的,我基本上就一个月五百块得给他再打生活费。有一次他突然就生病了。

可能是圣洁示范了,那个里边儿就要一次性要驾驶后交五千块钱进去,就你把所有能留给你女朋友的东西都留给他了。

结果你出事儿,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让我去帮你去解决这些事情。

再加上他的所有的问候,没有一句是跟女儿相关的,没有一句是问老妈怎么样的就会让我觉得你把所有的家人放到什么样了的位置。

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一些后路,就把我对他的那种很多很多的那种情感就磨灭了?

这件事儿对王娇的打击很大,当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每当哥哥要钱的时候,王娇还是会给他。

而且王娇也从没有想过放弃抚养哥哥的女儿。

今年的大年初一,哥哥从监狱里打来电话,王娇以为哥哥想在春节见见亲人,没想到他又是来借钱的,和往常一样往脚给了。但同时他也抱怨了一下自己的日子不容易。

不仅房贷压力大,自己也有了孩子。 从那儿以后大半年过去了,哥哥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这种改变他也许没有改变。我觉得改变的是我,是我对他的一些心态。

如果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非常正常的家庭里的话,我觉得我个真的除了脾气,差点我觉得他算是一个完美的哥哥。

因为我们经常小时候会受很多委屈,我哥会背地里会给我们出很多的气,因为他不允许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家人们受这种被外人欺负的这种情况。 所以你让我现在想,我就觉得我还是很心疼他。

我觉得他这一辈子,这些伤害的起点,是因为我爸,我想说,我能做一些弥补,就做一些弥补。

去年我给他写过几次信,他跟我讲,他说监狱里每天都在死人,他说,我不知道我哪一天也就这样走了。

我就跟他讲,你要好好活。

我说,你有女儿在外面等你呢。

其实我还挺想让他看看我女儿的,因为他没有见过他。

让他有点念想吗,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gezhong.vip/read-49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