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异乡度过的春节
gezhong2022-09-22  43

今年我们又回不了老家了,因为家乡疫情很严重,祝愿亲人健康平安。 故事FM ❜ 第 467 期 春节肯定是我们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了,你端午节说公司项目没完工,不回家了,家人能理解;你中秋节说正在出差,不回家了,家人也能理解;但你要是说春节我还有事儿不能回家,可能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真的很少有人春节不回家团圆。 但是今年呢,因为疫情防控,好多人真的只能就地过年了,包括我自己。为了避免回北京会遇到麻烦,所以也就不折腾了。 但是不回家的年,要怎么过呢?我们很想听听别人的经验。 所以前段时间我们发起了一次故事征集,在这次征集当中,挑选了四位讲述者,来讲讲他们曾经在异乡过年的记忆。这些跨越了年代和地区的故事,或许能给在外的你带来一点新年的慰藉,希望你独自在外也能过得好。 /Staff/ 讲述者 | 云朵 肖林 婷婷 一舟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一舟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张一舟 校对 | 张博文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Dark Sienna - Brian Eno(一个寒冬) 03.一封家书 - 李春波(听收音机) 04.blue age - josiah steinbrick(拉索啰) 05.Boxes...

那些年,我在异乡度过的春节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春节肯定是我们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了。 你端午节说公司项目没完工不回家了,家人能理解你。中秋节说正在出差不回家了,家人也能理解。

但你要说春节,我还有事不能回家,可能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真的很少有人春节会不回家团圆。

但是今年呢,因为疫情防控,好多人真的只能就地过年了,包括我自己,为了避免回北京会遇到麻烦嘛,所以也就不折腾了。

但是不回家的年要怎么过呢,我们很想听一听别人的经验,所以前段时间我们就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发起了一次故事征集。

在这次政绩当中挑选了四位讲述者来讲一讲他们曾经在异乡过年的记忆,这就跨越了年代和地区的故事啊,或许能给在外的你带来一点信念的慰藉,希望你能独自在外,也能过得好。 二十多年前中国经济开始腾飞的时候,今天的第一位讲述者云朵怀揣着对大城市的期待,离开了河北老家,和丈夫,孩子一起去了重庆发展。

但是他没有想到,那里的生活比他想象中艰难得多,而0年的冬天,在窘迫当中,他度过了一个至今难忘的春节。 我是云朵现居住在长沙的河北人,说起过春节不回家这回事儿啊。

最令我难忘的是二千年的春节,那个春节是我们第一次在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重庆度过的。当时是因为我的父母。

他们在长沙从事着食品批发生意,那个生意做的还是挺好的,那个时候就让我萌发了,想出去见见世面的那个种子。那个时候,我爸爸给我们联系了。

一些货源让我们在那边做批发,做代理,耽误爸爸把这些事情联系好。以后后,我们两个人带着孩子就去到了重庆。

我们是在远离市场的一个农贸市场,租了一间很大的门面,上下两层,既放货又睡人。当时是我们去的时候,是秋天简单的生活用品。

装置好了以后把火都放在那里,然后这些户到了之后就给别人销售,但是当人家销售的时候,这个产品有一点不对路。

别人也没有用心去给你卖,那时候运输不太方便,我们来货都是整车来的,一个大挂车来了几百件。

当时我们一个月销了十多件,这个你可想而知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不要说仓储费,就连我们的生活费他都不够的。所以说,我们就想着自己。

来开拓市场来找客源,另外一个市场想去找一个摊位,结果找摊位找到了一个地皮。

这个摊主是一个地皮,当时我们给他交了三个月的钱,结果当我们想使用这个摊位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营业执照,他的所有的证件都是不能用的,都是过期的。

我们找他退钱,但是这个老板。

他就是地坝嘛,他就不肯退给我们钱,这里就又亏了很多货,相当于不卖,这里又亏那里又亏。

在这种情况下,就是我的小黑,它受气候啊,环境啊,饮食啊的影响就是经常的出现腹泻呀,感冒啊。这种状态三天两头要进医院,我的爱人也出现了,外部的不舒服,因为以前他在老家做生意积劳成疾,他的胃就不是很好。

所以这个情况下他的胃病也发作了,所以这个时候也进医院去看病,小孩也进医院去看病,我们的生活就更加的窘迫了。

所以这一晃几个月下去,我们相当于都是负数的,真的,所有的开销就是自己带过来的,这一点点钱就是在维持时间,很快就到了过年。

情况并没有很好转,所以当家人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问我们要不要回家过年。

我们骗老家的老人说,这里的生意很忙,可能回不去。

其实哪里是这样子啊,我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回去,没有钱回去。 嗯,九九年的冬天。

用老重庆人说,是五十年不遇的一个寒冬。那个冬天上了雪,真的很寒冷,很寒冷,我们一扎就是还是使用的。

刚来时置办的两窗棉被两窗一米五的棉被底下铺一床,上面盖一床,那种棉被是当时是十五块钱一床买的。我记忆犹新。

到了冬天很寒冷的时候,由于?

很拮据嘛,就是没有钱,所以也没有办法再置办这些钙的东西。

每天只能我们一家三口后缩在那一一张床上,底下铺一床,上面盖一床,把所有的衣服都拔在身上,这样抱在一起取暖度,过了一个寒冬,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市场也都关门了。

别人也都放照了,看着别人欢欢喜喜的置办年货,我们也没有,也没有什么好置办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买的。

好像我记得是花了七八块钱吧,买了两个鸡腿,然后又买了十几块钱的肉,加到一起,可能也就二十几块钱吧。

这个就打算过年了,到了大年腊月28的时候,在家里面很冷。

这个家说是家,实际上就是仓库嘛,就是堆了很多货。

我们腾出一个小空间,放一张床,然后在家里面什么都没有,又很冷,所以说就带着小孩到大街上去溜达。

去晒太阳。出去以后,我们走在大街上,就看到了三三两两的人,逼着包大包小包的拖着行李啊啊,一边走一边说笑着呀。

朝家的方向奔的。

这个时候,其实我是还好没有什么感触的,但是我的爱人,他是一个恋家狂,他就是很想回回家的那一种。

当他看到这个情形的时候,他就摸了摸我女儿的脑袋,说了一声,嗯,闺女啊,你想不想你爷爷奶奶呀,我女儿她那时候比较小嘛。

很天真的说了一下,嗯,没有啊啊,也不太想我被我爱人这一句话这样疑问,我就目光就要转向看他突然间为什么问这句话。我看到他那种落寞的眼神。

他眼里面有泪花。

他仰着头,他说,可是我想回家,我握住了他的手。

我对他说,明年的春节,我们一定可以回家的。

老公听到我这句话,点点头。他说,是的,我们不能放弃。 二十多年过去了,2000年穷困潦倒的春节至今让云朵印象深刻。

后来2001年,云朵一家又去了长沙。

为了创业做生意之后的三四年,云朵一家都没有回老家过年。

好在随着自己的努力,从零五年开始,云朵家的生意有了起色,代理的产品也越来越多。他们在长沙买了房买了车,日子渐渐稳定了下来。

这时候回过头来。

想一想,我还是要感谢那段经历的,如果没有当时那么那么艰难,可能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吧。

今年我们又回不了老家了,因为我们家乡疫情很严重,我也在此,祝愿我家乡的亲人能够健康平安。

还有一些人,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春节不能和家人团聚,早已经成了习惯。

接下来的这位讲述者萧林是云南省白马雪山的护林员,从1983年保护区成立起,萧林就来到了这里。

1993年,为了对保护区内的滇金丝猴进行调查和保护工作,茫茫大学当中特和同事在山上度过了那年的春节,九三年。那一年呢,特别是龙永成老师,还有呢,就是美国加州大学的一个老外一起做电子投研究的昨天是好研究,可能冬天甚至冰天雪地的这种数据呢?

是所有做研究的。

呃,这个里边非常欠缺的,所以九三年的那年,然后我们就觉得最终确定就留在海拔4300米的地方。

继续做电击手的观察和采集一些观察数据吧。

然后那一年啊,要入冬之前,因为我们这个团队的后勤和伙食呢是由我来管,那么我呢就准备了三代?

四代的土豆也准备了不少的鸡蛋吧,然后中泰我们两个就挖了一个地窖,就放在地窖里边,那一年呢就嗯啊,下了一场。

据后来老年人讲是六十年,位于卫浴的大学,血非常大,非常大,那个海拔高度的雪都已经超过了一米。

然后每一个人都觉得连出门都困了,那么我们弄了一个非常简易的稍微离我们营地原点的那个厕所,连去到厕所,每天都那么的难。

今天扫了一天,开出一个沟来,可以过去,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整个又填平了又继续扫,就这样。

一直到靠近过年的那几天,当时在山上的呢,就只有呃中,泰沃和那个老外,还有一个想党。

然后我们几个讨论以后快过年啦。

然后咱们把地窖里的这个土豆啊鸡蛋啊,这些也难出来开始享用吧。 我们是一辈子生活在高海拔地盘的人。

但从来不知道在海拔四千米的地方,你放在地窖里的所有的土豆。

它会变成水泡,你手随便碰下穷就是一抛水,好像就动了一个膀胱,然后整个旁观破了以后移出来的水的那种感觉。

还有鸡蛋呢,鸡蛋非常奇怪,鸡蛋呢完全就干了,里边就根本就没有水分,而且也没有什么蛋黄啊。蛋清啊,完全就是。

干透了的一个蛋壳,没用的鸡蛋,一个都没有,没用的土豆一个都没有。

那么在那样一个环境下,我们依然熬过来了。哎呀,就那么熬吧,反正哪怕一天煮一点什么什么肉汤啊,燃反正也死不了。 按照赞助人的习惯,你过大年了,那就大年三十的前一天,你一定要洗澡洗头。

一定要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

山顶上或者是屋顶上都要挂上金帆嘛。当时我就上到我们那个莫瑞凡的一边,有一棵非常高大的这个冷山树。

我就上到顶上。中泰他们呢,把这个那么拴着金帆的杆子递给我,然后我就拉着这个杆子,一直上到顶。

把金帆挂在那那棵树的树顶。

然后我的事业里很远,可以看到一个村落的这个呃,凡子。然后我自己就安子掉泪嘛,掉眼泪的时候呢,我也没让他们知道。

因为我担心大家反正都不舒服,然后我自己擦干眼泪又下来了,下来以后呢,开始洗头,那个时候的低温啊,海拔4300米。

而且是下了历史六十年未遇的大雪。

然后我记得当时头发最长的是中太吧,他先洗洗过之后呢,他就在叫我。我一看他,他整个眼前垂下来的每一根头发。

都挂着那个冰珠啊,很小的冰柱。然后他就摇摇头,就这些病呢。咔嚓咔嚓的在想,然后我记得第二天大约三十的晚山吧,我们有一个破收音机。 呃,任何时候呢,都可以听听收音。

那天晚上,反正大家也是安安静静的,就围着货也没话讲,我就犯收银。

收音泛着泛着,就泛出了一首那个一封家书李春波的。

然后这首歌一翻出来的老外倒是没反应我们几个呢,都已经反正就个个都掉头朝自己的这个卧室旁,因为大家都哭了,各自跑到船上去一扇船,然后就蒙着被子,然后相互都看不到,听不到。

就这么哭,现在想起来都是挺好,真是不简单,虽然我很少喜,其实哦,很想叫初一呢,是很早,按理说应该是在听到第一声鸡鸣的时候要去打水,然后打水的时候。

你手里还要带上敏啊肉啊,这些供水神的这些东西啊。

到了早上稍有关线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呃,有的背着铜,有的背着贡品啊,就过去打水打回来。那天早晨算是365天里最干净的水。

然后就烧酥油茶烧水喝,喝过之后呢,就去我们比较靠近我们营地的有一个湘潭,就是为三的地方。

然后我们呢又去围山撒五姑,然后祝福扶呃祈祷啊等等。这些魏桑是藏族传统的祭拜祈福仪式,在大年初一的早晨在香炉里点燃。宋柏芝燃起桑烟。

然后撒上青蝌,茶叶等贡品,开始送念经文来求神祈祷,希望神能赐福给敬奉他的人们,就只要为三呢。他这个金文,当你念完结束之后呢?

就要高喊拉瑟罗,你不管有多少人都要高喊拉手。

藏族人把风马旗挂在山顶的最高处,风马旗迎风飘扬,他们在面对山林高喊,拉索罗。

这句鼓脏语的意思是神必胜,整个山谷都回荡着这个声音。

这是大山在向他们回应神必胜,好像人们在和大自然对话。 肖琳站在哀哀白雪之中。

从此,白马雪山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从十六岁开始至今,萧林已经为白马雪山奉献了38年的光阴。

这么多年的春节,肖琳最难忘的还是1993年的。这一次,他说自己生在雪山脚下,终身败倒在雪山面前。

这座山等于就是他的一辈子。

下面的讲述者婷婷在二十年前上中学的时候去到了澳大利亚。

在那里,他和寄养家庭之间发生的一件趣事,让他对异国他乡的春节有了深刻的印象。 我来自广州,目前生活在澳大利亚,特斯。

澳大利亚佩斯是一个并不出名的城市。

尤其是多年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城市,直到现在还有人会说,这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

呃,我就在2001年的时候来到了这么一个孤独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成年,所以必须要住在亨塞,就是一个技术家庭,而我的监护人,我叫他哼妈李毅的五十来岁的女人,她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英国女人,所以当然也不会知道中国年是什么,但是他对我非常非常的好。

然后有时候会为了哄我高兴吧,就会买一些有人没的那一次过年,我没有办法回国,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是一个中国年,所以他就去华人店买了一些年货。

那大概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进华人的商店吧。

我还记得他买了一包糖糖冬瓜,还有一包红瓜子,大概是商店老板告诉他,中国人吃过年就吃这个。

吃完晚饭以后,他平常都会拿出甜品,但那一刻晚上,他就没有,他就神秘兮兮的。

把糖冬瓜和一包红瓜子放在饭桌上,然后就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猜他应该是希望看到我很欣喜若狂,吃到家乡的味道的一个反应。

可是我,我一看就傻了眼七秒钟,因为我不是不爱吃糖,冬瓜也不懂得怎么咬红瓜子的,但几秒钟以后,我反应过来说也这样非常没礼貌。

而且他真的是一片好心嘛。 告诉他我好高兴啊,这是我家乡的食物啊。

然后我就坐下来,开始吃它给我的甜饼,他就很好奇这些东西是怎么吃的。

其实唐冬光还好,最可怕是红瓜子,因为颗瓜子这种东西是一个技术活,要么你就很厉害,要么你就不懂吃厉害的人嘛。一只手思科萌芽,舌头尖一顶吃瓜子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可以吃好了。 可是我这种是没有技术的,一点都不会,所以我就很小心地咬。

一不小心太用力的卡了一下,瓜子就从窗前断开了,而我就不能在我后妈面前灯扔掉啊,我会不好意思扔掉,觉得很丢脸。于是我就低着头,两只手在那边1.1点的掰。

1.1点的把肉抠出来吃。

那时候还是个夏天呢,因为这边二月份是很热的。夏天,虽然家里面是有开着空调,可是我就坐在饭桌前,满头大汗的,持续的。

在做那个咬断瓜子,然后抠瓜子肉掰瓜子的这个工作一整个晚上,我希望他快点就走了。结果他觉得很有趣,一直就看着我。

所以后来很长时间,他都会认为中国人过年就是一堆人围着如此满头大汗的白瓜子的。 哎,对不起,反正在吃瓜子这件事情上,我觉得我给祖祖国是丢了脸了。

基本上离开中国以后,我就没有在中国过过年了,因为每年过年的时候,二三月份基本上都是上学的,期间好像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了。

大学以后我记得还有一次,春节是在大年初一的那一天要期末考试,所以基本上是在图书馆通宵念书度过的。

学校不会有年味,整个城市都没有年味。

整个图书馆连看到红色都很少,就看到零零散散的学生有坐在一起讨论论文的啊,有趴着桌子睡觉的,也有拼命看书的。 然后那天晚上连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就在图书馆,然后。

眯一下又看一下书,眯一下又看一下书,就这么看到天亮的。

然后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电话上。我哥说妈妈炸了广东话叫搞宅,其实就是一种像裹着花生的一种甜甜的油角。 他就开玩笑说,我把你那一份都吃啦。

然后我就不说话。

挂了电话以后,我就蹲在房间里面。

哭了不知道是因为嗯,没有吃上搞宅呢,还是其实很想家。

其实中国对澳洲的影响越来越大,就这三五年到处都开始了,过起了中国年啊,我工作的地方,那些写字楼到处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装饰,但是白人嘛,他们不太懂中国过年是喜庆的,是要红色的。

所以他们有时候会找了一堆有的煤的那些装饰看起来好像很拆那些,但就是我见过一次。你。大年初一,公司楼下的装饰是用用几个灯笼,然后有白色的,有黑色的,有黄色的。

简直弄起来,就像一个灵堂还蛮好笑的。但是里面是高兴的啦,因为这就代表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越来越高。

然后大家开始尊重中国的一些节日了。 如今婷婷的父母已经退休,和哥哥一起全家去到了阿达利亚婷婷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对于今年不能回家的那些朋友们听听小说,无论是远方的亲人,还是身边的朋友,心中的思念和祝福啊,一定要及时的说出来。

给父母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比什么都重要。

2020年的疫情来得太突然,打乱了很多人的春节计划。

今天的最后一位讲述者一周,也是今天节目的制作人,去年就因为疫情被迫留在北京人生当中第一次独自度过纯洁。 我叫一周,今年26岁,我现在是在北京生活工作。

呃,我没有回家。过年的经历是在2020年,也就是去年,当时可能和很多人一样,是因为疫情被困在了外地。我的老家是湖北,所以因为疫情我更回不去了。 我就当时是在北京一个人过的春节。

其实一月十几号,那个时候关于疫情的那个新闻已经开始不断的爆出来了嘛。当时那个数字在?

不断的上涨。然后我跟周围的同事,还有跟我的朋友同学,大家都会在群里讨论这个事情。

其实那几天我就二十号之后那几天,我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印象特别深刻,就是我梦到了封城这个事情。

但是我后来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梦很荒诞,因为封城这个词在当时看来就是一个很荒谬的一个感觉,然后结果到了23号就是拉约29。那一天嘛,我买的是当天晚上回家的火车票,然后结果那天早上一起来。

我看到手机一刷就刷出来了。武汉要封城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在做梦的感觉,因为我之前的确做了一个梦,然后我就想封城了要怎么办?如果不是疫情,或者说其他的,比如说因为工作,或者因为其他的事情在外地过年,我觉得都还好,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事情就加深了自己的恐慌。而且因为我们家离武汉特别近,我们家到武汉就是二十分钟的高铁,就是跟武汉挨着。

所以就是我当时特别担心我家里的情况,我家里其实他们就已经在一个进入过年的状态了,因为当时武汉封城了,我们家那边还没有封城,所以当时腊月29了嘛,所以大家都想着说还是可以过的吧。这个春节我当时给他们打电话,一个是我说我不回去了,我我爸当时很担心我,他就觉得。

好不容易一个春节不回来,有点可惜了,当时我当时就觉得他们怎么还有心思过年,这样的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事实是真的,到了大年初一就过了两天,然后我们家那边也封城了,因为就是封城。这个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所以我也没有做好不回家的准备。

所以那一天,然后而且离春节很近了嘛。而且我当时我的室友全都走了,就整个屋子里就只剩我一个人。

我没有准备,没有准备其他过年的东西,当时其实街上的人已经比较少了,而且大家都会戴起口罩。我当时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班之后,我就去附近的超市就买了一些。

啊,零食啊,吃的啊什么的,因为我也不会做饭,所以我就不可能给自己准备些丰盛的食材,我就去随便买一些零食吃的大概囤了,可能有一个星期的方便面啊,速冻水饺啊这种东西然后就回去,然后这就是我为大年三十做了准备,因为我一个人在外面嘛,然后呃,我也不想让家人担心,其实我们家里人三十那天还是吃了吃了年饭的。

就他们随在中午吃了年饭,然后我就会想装作虽然在外面一个人也很幸福那种感觉。然后我跟他们说说我其实还有其他留守北京的同学朋友啊,我是跟他们一起过的。

结果是一个人。然后我在手机里面找了一个月之前跟。

朋友聚餐吃火锅的照片发到群里,他们在群里发他们年夜饭照片,然后发了一张这样的照片,然后说,我,我今天也吃的挺好的,其实我是一个人在家吃泡面。

其实印象比较深,就是那天晚上吧,因为当时关于疫情的新闻都在不不停地往外冒嘛,然后当时就一边吃着呃,泡面还是外卖来着,然后就对着电脑嘛,然后刷新闻,然后看春晚。其实那个感觉是印象特别深刻,就是你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不断翻滚的那个疫情的数字啊,还有那些甚至是很那种很惨烈的那些武汉一线的那些新闻吧,心里会特别难受。然后你又看着另外一边是在春晚,你看到那个春晚,你就脑子里会想其往年大家一起过年的那个场景,你会有一种特别撕裂的感觉,我那段时间可能就。

一个星期出去囤一次物资嘛。

然后我记得当时北京就是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周围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没有车,没有人那种场景。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在一座城市里面见到过,就是那种感觉非常的可怕,就是你感觉可以在马路大中央跳舞都没有任何关系,那种感觉,可能当时大家都在呆在家里吧,除了手机的话,没有其他的联系了,直到正月十五之前,那十几天我都是一个人。然后。

可能很久没有这种一个人生活,这种状态最开始几天是挺焦虑的,就是不知道干什么,然后跟这种焦虑和孤单相处,时间长长了之后就也能找到一些事情做啊。比如说看看书啊,就把以前很以前的各种没有完成的一些清单呀给化掉一些,这样其实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吃什么,因为我不会做饭。

所以我就也不怎么下厨,然后去年疫情的时候把超市里所有品牌的所有味道的速冻水饺全部吃了一遍,然后还有一个心得,就是哪一种味道的水饺最好吃。

从去年疫情之后,我还真的开始学习了一些做饭的。

学了一些基本的家常菜,然后我觉得如果疫情再来的话,可以不用吃那么多的速度睡觉和泡面了。

其实有一点感觉就是以前可能觉得过年回家团圆是一件很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是经过去年的这么一个经历之后,就是会觉得过年团圆其实没有那么容易。

就会更加有更深刻的体会,就是有机会要多回家。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张一周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00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