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加纳淘金的广西上林帮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9-27点击:1513
故事FM ❜ 第 370 期 我叫苏震宇,广西南宁人,这是我来加纳的第 25 个年头了。我最好的青春都耗在这里。 加纳是非洲西岸靠近赤道的一个国家。面积跟广西差不多,黄金储量却能排到世界第四位。 其实,25 年前,我对加纳也一无所知,去加纳完全是一个人生意外。 /Staff/ 讲述者 | 苏震宇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FM Main Theme short - 彭寒(片头曲) 02.红日 - 李克勤(刚下飞机) 03.Jynweythek - Aphex Twin(黄金海岸) 04.Avril 14th - Aphex Twin(一起淘金) 05.Wish What(偶遇上林人) 06.six - C418(蛇) 07.Three Moves Ahead - Dave Porter(利益与是非) 08.The Panic(打击淘金) 09.爱的代价 - 李宗盛(片尾曲)

在非洲加纳淘金的广西上林帮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博沙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叫苏振宇,我是广西南宁人。

莱加纳,今年是第二十六个年头了吧,二十多年的摸爬滚打吧,二十多年的青春,我们最好的青春都耗在这里了。

我估计大部分中国人都不太了解,加纳这个国家加纳位于非洲的西部,面积比广西大不了多少。

但他的黄金储量却能排到世界第四位。

其实25年前,苏振宇对加纳也是一无所知,他和加纳扯上关系,可以说完全是一个人生意外。 我九零年读的这个学校叫那时候叫做广西民族学院。

然后九四年开始工作,从小哈从读书就几乎就没有那个念头,说我要出国,别人有这个念头,我还笑人家,但是呢,人生有时候确实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因为我第一份工作嘛,在那个广西北海?

北海国旅,我做了一年的导游,有这么一个很机缘巧合的机会,领导派我去香港就参加这个国际旅游推介会。

我是第一次,应该是九四年的时候啊,就踏出国门,不叫踏出国门。那个时候香港还没回归嘛。

到香港飞机下来一看,哎哟,好繁华,哎呀,我想这个经常这个书本上说到的跟这个不太一样啊。

你看那个广场啊,包括这个华灯初上的时候,整个就给我印象最深的时候,好像大街上。

哪个角落里都能坐在那儿看报纸,我说这不是很浪费电吗,就那时候觉得哎哟,心里内心很震撼。

这个好像没多少人在走他店,也能这个通宵这么开着,开完那个会以后啊,晚上几乎都不想睡觉了。

就是亚马路啊,到处去逛商店呐,看这看哪就看不过来。

这一次去香港回来以后,我就心里有想,是不是国外都是这个样子。

嗯,以后如果有机会啊,我一定要出去看一看,加纳,其实哈,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后来这个我姐姐,一个朋友的朋友,其实隔了几个朋友了。

忽然有一天我姐问我,她说,哎,想不想去加纳我说贾娜在哪里啊?

我一直没想出来找地图,我也找不到加拿大在哪儿翻开地图,翻来翻去说在非洲一个很小的国家。

哦,我是去那儿干什么?

一个我们那个华人的老板,缺一个那个管理人员,你想不想去?我说干什么呢?他说,开赌场呢?

我当时你想想,九四年哈,我们正好香港拍的那些。

赌神那篇正热播的时候呢嘛,毕竟你知道这个赌场还离我们很遥远,在当时在大六来讲哈。

所以一听说去赌场工作,哎呀,那非常感兴趣,好好好好一口就答应了,去去去去去。

就这么跟我解说,他自己其实是一个叫天堂娱乐有限公司,老板是美籍华人,那就按照正规程序给我发邀请函邀请函过来呢,我就去北京带着护照去签证。 嗯,就九五年七月,七月一号就开始飞了。

为什么我记得那么清楚呢?

正好我到加纳的那一天,加拿首都阿克拉发达水。

给我印象中很多地方都淹了,然后呢,这个飞机下来,我当时就想着咋这个地方,他不像香港啊。我说。

哇,到处泼泼辣辣。我心里矛盾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啊。我说,不仅加纳和香港差的很远,天堂娱乐有限公司的赌场也不像他名字说的那么辉煌。

他其实就是一个小平房里的参八型赌场,装修简陋,玩法也很单调。 苏申宇虽然失望,但合同已经签了,他硬着头皮也得坐下来。

当时全加纳的中国人加起来也就一百来个,几乎都是港台华人和一些大六国企的负责人。

他们是赌场主要的服务对象,前前后后,苏振宇在赌场干了四年,这也意味着他过了四年日夜颠倒的生活。

所以当他要离开赌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对加纳还是相当陌生。 在赌场工作的时候,英国来的都是中国人嘛,偶尔会碰到然后没事的时候,那个不赌钱的时候那喜欢聊天呢,就这么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啊。加拿大以前叫什么叫黄金海岸。

哇,它黄金海岸,它黄金在哪儿,我也不知道黄金蛋了。我说,我天天在赌场里。

我说,你们天天在外面跑,没看到黄金的。

他说没有啊,就从这么一个朋友就这么聊天,聊出来的这么一个啊。这里原来叫黄金,海洋的黄金到底在哪里。

不知道我哪也没去哪都没去,因为整天就是工作场所,然后回去宿舍睡觉起来就上班,除了吃饭就上班。其实这个宿舍到了一个上班的地方,也就是几十米而已了。

等那个合同快结束的时候,我用了二千美金买了一台摩托车。

那个时候叫750的那种太子,那个荒达,我想我只要准备回家了,这个城市长什么样子我还没见过呢。

开着摩托车,哎呀,没事就是到处逛。反正啊,只要能车能开,得进去的地方都开进去,那个时候啊哈,星期六,星期天大街上一辆车你都看不到。

一个人看不到大街上我人都跑哪里去了,他们都上教堂去了。

那个时候加纳是很虔诚的,当地的老百姓也非常单纯,就没有什么恶意啊,没有什么就坑蒙拐骗抢掏啊,那个时候没有这些东西的。

不管是加拿大的黄金,还是加拿大人的信仰,本来都不会和苏振宇的人生有什么交集。

但没想到的是,就在苏贞宇准备回国的时候,那位曾经和他聊过加拿大黄金,到底在哪儿的朋友终于找到了答案。

朋友告诉苏振宇,黄金就在加纳的深山老林里。

那位朋友邀请苏贞宇一起来掏金,并且亲笔写了封信,托苏振宇带回国,要通过这封信,再把一位懂淘金的湖南老乡请来加纳。 那个时候苏振宇也没想过要赚多少钱。

只是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咱们就去开开眼看一看,挖金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没有想到,加纳采金业和加纳人的信仰未来会被他们这群中国人搅动。

1999年,苏振宇和那位湖南老乡杀回到加纳去淘金,这次他们的目的地不是首都阿克拉。

而是加纳的第二大城市金矿资源丰富的库。马西湖南株洲的一个姓刘的朋友发了两套叫打杀机很小,它比较简单那个设备,而且处理量非常小。

他一个小时就能打,大概我看啊,呃,三到四吨的样子。

他一天也能打个230克金子,那个时候金子才多少钱啊,48块钱,人民币一克,黄金价格过低。

第二呢就是处理量太小。你想想看,你冒着发疟疾还得身上老林里干活,一个月下来,可能七年后赚的都不到三千美金一刷滑不来啊,那难命去搏啊。

但是我们这个呢,那个湖南也来了两三百号人,六六续续啊,后来呢,慢慢慢慢也挣扎了,这么三四年的时间,这个行当啊。

大部分这个湖南的这个老乡呢就?

撤了没有撤的呢,就转型了,就把这个设备啊,就卖给当地人了。

最早当地这个黑人是怎么取金子的,非常原始。

他们把那个含有金子的石头矿石拿回来以后,先是那个女人,女人拿这个锤子一块一块,把这个拳头大的石头砸成花生那么大。

然后呢,再由这些青壮年用那个,你看汽车不是有个船弄轴吗?那个是一个一根钢柱子了吗?

三个身强力壮的这个青年六只手握着这个钢柱子,底下是一个铁碗嘛,他就是拿着这个冲就愣,把石头冲成像粉一样。

然后再拿到这个河边或者池塘边去,像桃米一样把金子给淘出来,那是这样子来弄的。

后来就我们觉得不划不划算就不干了。

但当地的这个人由于跟我们做了几年呐,对这个设备非常了解了,就打算把这个地址卖给当地人,一下子就这个,他们叫厂方马训厂方马训就是常州发动机场就卖得非常火了,这个产值有几个亿哦,那得卖出去多少啊。

上百万套这么几年下来啊?

而且慢慢的,周边国家的黑人也来向他们学习是最后卖的,真是就卖机子都赚得盆满钵满的。

现在还在卖人了,疯狂的喊,在这里疯狂的时候,两套这个机子不超过五千万人民币,能换一台全新的福特小轿车呢。

呵呵,多疯狂了,你说当时还把我们列为这个标兵了嘛啊,说我们这个创造的就业提高了,生产力改革了这个小规模矿产开采,加拿大3/4的国土都躺在原生金矿袋上。

只有东部还没有发现表层的金矿,所以说闭着眼都能挖到黄金也不夸张。之所以此前湖南人没做起来,是因为他们的技术不太适合加拿湖南人擅长挖沙船技术,但那个时候加拿大已经明令禁止河道上的开采活动。

所以湖南人的设备没能再加大发展起来,只能使用处理量很小的打杀机。 三四年之后,湖南人要么撤了,要么转行卖机器。

苏振宇也放弃了黄金,但是黄金没有放弃苏振宇。

一次偶遇为苏贞宇送来了广西上林人少林,它本身就是全国贫困县,他是人多地少,不够分呐,都想发财,都想发家致富,而他们的这个手艺。

他们的特长专长就是洗沙精,你叫他干别的活,他不愿意干啊,他也没兴趣,几十年前呢,上林的这个地方就有金子,他们在大明山脚下了嘛。

那里就有杀金,就已经是到处挖了好多康了的。后来呢,由于参与的人太多,然后呢又没有进行回填。

就政府也开始打压打压了以后呢,他们就往那个往中苏边境那边去发展,然后也是由于这个环境的问题。后来这个国家慢慢就限制了这个杀金的开采。 又停顿了一段时间是零六年,然后这个技术我们带到加纳来以后确实啊,他处理量上来了,上临人使用的是沙酱泵技术,沙酱泵可以把合理的沙抽到洗净矿用的溜槽里,这在加纳非常管用。

加上随后几年金价不断的暴涨,新的财富机遇再一次摆在苏贞宇面前。

他作为带路人,开启了加拿大淘金史上辉煌的上林时代广西上令人来。其实这个很有意思哈,这个很很机缘巧合的一个零四年,零五年的时候,那我妈坐公共汽车碰到另外一个一个阿姨,就跟她都上年纪了嘛。在车上周公区是爱闲聊的嘛啊,你儿子在哪里啊,这我儿子在非洲啊。 哦,非洲哪个国家这么扯,就把它扯出来了。

我妈是马山广西,他有一个叫马山县吧,马上现他离这个上林很近,就这么认识了这么一个上林的人?

然后呢,哎,他还真把这个事情给记住了,真的又找到我家了。

我妈就跟我讲,他说有一个人要找你,他说想去非洲投资。

我当时想了,广西这个米粉很好,你还是过来做米粉吧,做米粉,这个有赚有钱赚了,来了以后见面了,以后我就跟他讲啊,他说我要淘金。我一听淘金,我这个头皮就麻了。我又往圣上老林里跑,好不容易刚刚跑出来,我说那我就开始开导他。我说,哎呀,抓金子不挣钱。

是我米粉这个东西很挣钱的啊,就该开始跟他做他的思想工作。我在那坎卡尔谈,说了三个小时,他一句话没说。

最后起来要走的时候,他说。

小苏啊,我听你讲了很久了,我这么跟你讲,我还是想去挖金子的,说啊,哎呀,我听了这么一讲,我这个马上就泄气了,是吧?

行啊,你执意要挖金子,那也没办法,就这么定下来的那一个调子,说要来挖金子,刚开始第一波人过来也不是很顺利的。

就六续的设备啊,什么东西就发过来了,你啪啦,把手续弄完了就开工了。第一天,二十克,第二天三时刻,第三天。

四十克叫过来,这个少林脸都绿了。哎呀,总能被他这么长时间投了这么多钱,总共投了多少钱,850000留下来看最早那个时候哎呀,到了第四天还是不行,领头的这个兄弟就沉不住气了。

小周明天打电话订机票回家,他说我们这个不行了,当天下午大概可能四点,那收的比较早啊,都说不干了,准备回家了嘛。 工人就跑过来了,拿的口中最后一报数字1400,将近1500克了吧?

他又不好意思了,这个老板刚才跟我讲了这些话,他又觉得他要收回去了,也不走了,这个地方还是可以干呐。

这个插曲就把这帮人留下来了,也就奠定了后面的这个一万大吉,差不多二万人从上明县到这来一零年以后到一一年,一二年,这三年呐是疯狂的,这个最早的八个人过来嘛,到一零年以后,这个黄金价格就暴涨了吧。

包长以后呢,这个确实他这个毕竟上临了这套技术啊,非常适合加纳这个沙香泵的,这个技术确实管用。

啊,确实能洗,每天都能洗几百颗金子出来,所以说这个就开始了,八个老板马上赚了点钱就分家了。

然后巴格老板每个人回来又带八个人过来,也是同样的嘛。短短的这个几年时间,将近二万人又过去了嘛。 当时确实钱来得太快,太容易了,中国人呐在哪里都喜欢炸堆,尤其是到了国外啊。

加纳的一个大城市,叫库马西,他中部一个枢纽城市上来聚居区的那个地方。

刚开始是住得多住得多,以后呢就开始有做生意的了,有开超市的了,还有开赌场娱乐业的了,还有开业总会了,我们就形成了这么一个我们讲的所谓的上明街了,然后啊。

有赌场友谊总会有卡了。ok,你不就是醉生梦死的生活吗?你想想,我们这些金老板文化程度又不高,以前还都是平稳线出来的。

我们有句话讲得很形象的嘛,叫丈夫不知新收用啊。 这些钱忽然霸气一下,从地理上就这么给他捡来了。

那他花起来也毫不心痛啊。

拿去赌啊,胡作氛围了,能想得出来的他都干了,拿进去赌钱都不拿现金了,直接拿这个黄金往桌子上砸了。

所以说你有钱,那你就是爷,那当时我们有钱呐,那我们也可以跟他的一些部门,比如说他的移民局啊,比如说他的海关啊,比如说他的机场管理方啊。

我们想要这个特殊服务,你能提供吗?

一个人多少钱啊。他说,可以啊,行了,你这个说来说去,还是钱的问题。好了,我说,我这些人呢都不会讲,不会讲英语。

我一个人都给你一百或者二百美金。

给他们走礼遇通道哪里就可以了,这不还是花钱了吗。

最后我们的人离谱到什么地,不能说离谱。哈,那个我们把它发挥到什么地步,就是我们的人来了啊,我们的车可以开到飞机下面。

他们有专车开到飞机下面啊,你飞一下来直接接走。 在这个属于上令人和加纳的高光时刻。

加纳上林杰的赌场也是富丽堂皇,猕猴乱闪,早已经不再是十几年前天堂娱乐有限公司的模样。

但大多数的时候,上帝人还是呆在深山老林的工地上。

一个工地一般占地六亩左右,配一两套机子,八到十六个工人,其中大概一半儿是当地人。

工地上有木板和帐篷达成的简易生活区,工人就住在里面,不外出一般是老板当采购员,时不时的去市里买些补给,或者是把黄金卖掉。 据苏振宇估计,这样的一个工地,一个月的利润能有十万美金。

在工地上,上林人也会跟当地的猎人合作而给猎人三颗子弹。 第二天早上天亮的时候,猎人就会把一头猎物放在你的门前。

但是猎物不能挑,打到什么吃什么?

有一天,苏振宇醒来,发现门口放着一条三米长的鳄鱼。

当然,野生动物也并不总是以这样安静的方式出现在工地上,即使再有钱,上帝人也要学会和大自然相处。

那他毕竟这都是原始森林嘛。我们在这个原始森林附近工作,那肯定这些野生动物比较多一点呢,包括现在我们有一些地方干活,猴子啊,一些还来看你干活的嘛。

那那天呢,有一个工人吧,发疟疾了,发绿地,它是发冷发热呀。 其实到公寓上,早上九点钟太阳很高了,塞的这个帐篷啊。

一般人逮不住这个得疟疾啊,这个人啊。

你不管你这个太阳多大,他这种寒气也是从肚子心从内心里面发出来了,哪怕你36度,你捂着这个被子,你还是你能看到他冷冻的呀,那牙齿会打架,嘎嘎嘎嘎嘎响了嘛。

隔一会儿它又会烧到119度了嘛。一般我们早上八点半九点之前,我们都离开帐篷,都不愿意在里面呆了在林子里面了。你发病了以后,这个人就没感觉了。知道吧。

他就躺在里面啊,我们都出去了,都在外边聊天呢,该说话的说话了。忽然我看见那个这个生病的这个人从那个帐篷里连滚带爬的跑出来,知道吧。

直接他跑到那个工具房,超级一把场子又冲进去了。

我们说这个小子干什么,今天呢?

一会儿直接他拿铲子,哎呀,端了一条蛇出来了。

我说,怎么回事啊麻的。他说躺在床上,一发生,看见这个蛇跟他对跟他躺在一起了嘛,那一下子都床上一击里滚下来,跑出来了。知道吧。哼。

这都是故事的,还有蚂蚁。

我妈碰到过这个蚂蚁帐,因为我们进去啊,每到一个工地啊,要平住一块空地出来了,那要赶在这个天黑之前,要把这个帐篷打好。

弄好了以后呢,那大家就先休息吧。 整到半夜,忽然大觉不约而同的。

七八个人呢,一瞬间就从连滚带爬的从帐篷跑出去,然后把那个因为没有灯,那就把汽车灯打开了才发现,哇,这成千上万的蚂蚁,正好我们帐篷正好在他的路上,蚊帐床上到处都是蚂蚁了,也很恐怖。这个,这个不致命嘛,但是呢,真正致命的我们讲刚来的时候啊,就是说我们很多。这个人不知道这个疟疾的厉害,因为国内已经消灭疟疾了。他不知道疟疾的厉害。

但虐弃的症状又有点像感冒。

感冒以后呢,他就开始广西人嘛,他说,发沙齐沙呀,我们讲刮沙呀,就这么给耽误了啊。当你一耽误,这个内源虫在你血液里面繁殖不停的繁殖。

它超过一定的量了以后呢,它就会对人的生命造成损害。比如说你肝功能影响你肝功能,影响你的肾功能。

这些脏器一旦衰竭的影响到生命安全了吧。 所以我们前前后后在这里,可能啊,也将近有三百人左右。

把命给丢在这里了。

后期中国人,你讲中国人,我们都是农村来的,在开工之前都喜欢摆个仪式记一下天是记一下这个祖宗。

脸上的香妄天祷告几句,然后随着这个人数越多,慢慢慢慢当地的工人也加入进来了嘛。他这个仪式叫马拉利,我们叫英文,叫马列瑞也嘛。当地的英文不是很标准,叫马拉马拉利也是跟中国人念的中国人面马拉利,他开店的是什么呢?马拉利购玛丽卡姆。

马拉利够这个虐机,你离我们远一点走开。 玛尼卡姆啊,那个钱多多的来这个意思了。

马里普连提卡姆啊,马拉利沟,他的人练的就是这个样子。简单朴实嘛,冤枉清晰啊。 在苍蝇文字四虐的工地上,咒语没能阻止疾病的蔓延。

疟疾成了上帝人在加纳的第一大死因。

但加纳这个地方,实行土葬,死在这里的中国人,想要落叶归根,还要办很多的手续才能活化火化仪式也很简陋,在一个露天的火化场。

棺材浇上油,再由跟死者关系最亲密的人点一把火烧掉。

当时这些中国人里只有苏振宇一个人懂英文,所以只要出了人命,都会找到他。

也正是因为苏振宇懂英文来,加拿大的时间久了,上林老乡的签证,开采许可证等各种证明都会找他帮忙。 加拿大这个国家的土地政策比较特别。

黄金钻石这样的地下资源由政府掌管盖房中地这样的地上活动则是酋长说的算。

因此中国人要在加纳淘金,除了去矿委会和国土资源部申请,还得跟酋长打招呼。

曾经有商李老先生不懂规矩,贸然推了酋长的地,被当地的村民抓起来要杀了祭山神,最后还是苏振宇从中调解,才救了他一命。

久而久之,苏贞宇的工作重心也转向了政府攻关,他开始从工地搬到了城市里,但苏振宇要替上年老乡处理的麻烦事儿远不止这些。 伴随着巨额财富的总是有冲突和暴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上年人来到加纳事故冲突开始成为加拿大上令人的第二大四音。

有利益的地方是非就多了吗,后期来的人多了,以后呢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了。故乡之间争这个矿源呐,合伙之间发生了各种矛盾呐。

很多情况下他处理不了,解决不了这个第一时间都会先打电话跟我给我商量,比如说一些事故啊,功力上出现的这个抢劫啊,还有这个中国人和中国人之间的一些恩怨嘛啊,亲兄弟也有过仿木成仇的,这都不稀奇了。在这个利益不均的时候,在黄糖上的黄金的诱惑下。

一时冲动不小心太强了,让自己亲兄弟给误杀了。那打电话过来,你说发生了这种事情,那我怎么说呢?

我不能跟医生说啊,你们两兄弟打架把弟弟给干掉了,能不能这么说,最后只能就是说我说你,哪怕你是跟他们说,你说抢劫的劫匪打了,你都不能说自己打了,这不,你给自己造成最后很多麻烦了吗。 最近一起,苏振宇接手的惊动了国内的冲突,发生在2018年十月二十日。

少林淘金客吴立祥因为几十块钱和同乡发生了口角,最后拔枪相向到加纳来以后呢,这个地方又不进枪。

说这个家伙呢,就买了几把枪,是吧啊,平时喜欢耀武扬威的嘛,然后那天可能是因为口角吧?

他其实拿着枪是找另外两个人,那个梁人不在现场,那当时现场这里呢只有两个,跟他也很熟的。

就说了他两句,比如说那多大点事情啊,你搞得要拿枪出来这个那个那个,这个他就火了,帮着他的就给了一枪,当场就不行了。然后另外一个看他给自己的好朋友开枪。

兄弟凯撒,他不也骂也骂,说了他两句,端而给了一点枪,所以当时情况是什么呢啊,现场打死两个?

报警以后警察都不敢来,那警察也害怕啊,那中国人拿枪他们也害怕。

后来呢,就是有大概一年的时间嘛,找不到他,他就躲起来了。

过了一年以后呢,他就开始,哎,觉得好像没有人找我呀。这个地方花点钱,什么都能摆平啊。

他就开始自我膨胀了,他就纠集了几个这个无所事事,有所好闲的,这个也是上林过来的嘛,租了个房子就收保护费了。当地这个广西老乡就很气愤。

敢怒而不敢言嘛,就把这个事情举报到大使馆去了,道士广义很重视啊。

就促成了这个中国,就派了国际刑警过来吧,协助配合加纳的一个警察,把这个吴立祥和他们一干人马抓捕归案了吗?

其实对我来讲,有问题他们才找我,所以我,我每天听到的都是问题的嘛,听一下嚷嚷皆为利王嘛,你看他们再怎么斗也好,说也好。

其实还是为了利益巨大的利益面前,不只有上令人内部的矛盾,在计划疯狂涌入的淘金者,正在超出这个国家能承受的负荷。

加拿大自然环境和加拿大人的信仰。

都在发生着变化,他杀金是怎么样干的呢?其实我们是在正规的,要离合到二百米,它有一些基本要求的。

当你实际操作起来的时候呢,哪里管得到哪里,付得往哪里去,剩下的就是这个灰色的交易。

那个环保部门啊,什么都能你就就去操作。所以这个最后也是造成环境的一些问题了,就是有一些河,干脆你的不只是河,在自然界里面不是拐来拐去的吗?

你只要有拐弯的地方,那个水就减速了嘛,那你就有成绩嘛。有成绩一般就是黄金,富矿就会在那里富集嘛。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候。

是吧,有的工地呢,那他就不管不顾了,直接就给他开一条水倒出来,等于说把和给改到了,不让我在河里干是吧,那我给你开一条河吧。你水从那边走,从明天起那边叫河了,这边就没有水进去了。

你洗矿的时候,你挖起来这个沙子,它带有泥土,你要用河水去洗洗了以后这个水不就混浊了吗?

正常的呢?一般我们是在地上用挖掘机多掏一个坑使用回水,这样的话呢,你可能要花那么一天,到两天的时间。

多花点儿油钱,那有的呢就偷懒了,直接就排到河里去了。

最夸张的时候,可能有将近上千套设备同时开工,多少条河受得了啊。

我们中国人很多,除了瓦金斯,这里还有很多其他各行各业的中国人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吗,也从各方面影响他加纳当地人的一些生活习惯。

所以有时候黑人呐,他自己都说了吗,我们是非洲的中国人,比如说他星期天周末他要上教堂,你跟中国人时间长了,他也不去了。

那为他为什么说这较长,又不给工资,上帝又不发钱给你?

所以妈妈妈妈,妈妈他也不去教堂了,他也愿意加班了。

你现在非洲很多国家节假日给钱给加工资,他都不愿意加班的啊。但那个去教堂以前我不是跟您讲过吗,一到星期六,星期天这个万人空巷啊。

全部都上教堂,现在不一样了,中国人这个都是从国内飞几万公里过来,而你叫他周末双休啊。 你开个店里还双修啊,他旁边就是当地人的店,你开他不开,他看看他也觉得亏。

所以说后面这十几二十年呐,由原来这个市场一个人都没有,周末星期天一个人都没有到,现在你现在星期天,它的市场也是人山人海的。

随着环境恶化,2013年加拿大经济出现严重下滑,执政党下台抢劫暴力事件也变多了,终于在这一年加拿政府发起了一场打击非法采矿的运动。

当然,这场筹划已久的运动一开始并不顺利,因为你知道了,中国人呢啊,我既然在你自己做了,我就会去拜访这些行政第一长官呐,警察第一长官呐,移民局只要能管得到我的,我都要去拜。

所所谓的牌就要去送钱嘛。

所以当时命令从这个首都下来,要求他们驱逐中国人的时候,他们也是叫装模作样。

哎呀,没有啊,我看不到啊,我记得没有中国人呐,这个这种状态几乎维持了将近有一年半吧。 最后呢,江南政府采取了什么方式呢?

叫异地用兵,他到一个没有金矿的省份,把当地的部队和警察调过来,直接受这个这个总统府的指挥啊。来,对当地的这些中国人进行抓捕啊。 2013年六月一号。

加纳的这个部队就开进去了,一夜之间,大家全部都成非法的了。

我经常讲,我不承认我们是非凡,为什么我们不承认呢?

你要我办了,几乎我都办了,你没叫我爸呢,我也想办法去办了,我都有政府的手续,你怎么能说我是非法的呢。

然后呢,他主要是什么说呢,你到工地以后,他先问你有没有手续,你说有那叫你拿过来,我们从来就没想过我们是非法,那什么文件都有大大方方地点的看你看他能当着你的面,把你手上这套东西直接扔到火堆里面去。

当着里面的给烧了,然后回过头来跟你说,你现在没有了吧,你现在没有了,不就是非法的吗?

然后呢,就你这个有先进的,这个你直接就给你抢了工地上呢,也被拉走了很多设备,那都是价值过百万的。

当时部队到工地上一号二号都抓不到人了,因为老板提前都撤了嘛,他找不到人,他就生气了,他就火了。

到处打听这些中国人到底都躲哪里去了。

最后他通过这个了解,他说,中国人都住到市里面的某一个酒店去了,得他们部队直接就冲着酒店去把酒店给包围起来了。

挨个房间去收把你身上所有的这个现金钱,黄金全部给你收走啊,人抓起来拿到那个移民局给你关起来,那当时还可以跟他上两码,毕竟啊,你说给你点钱,他也肯不赚你,但始终还是赚了一百多人呢。

自己撤走了有将近一万人以上,但是被他抓到那里有登记造册钱送到机场走了,那得有人145人了嘛。当时啊。

当时我不敢走机场,毕竟这个我们的政府里面高官朋友已经警告说这个他们的安全部可能要抓我了。

他达到了国家安全顾问的这个级别,他亲自给我打电话,我就想这个事态可能就严重了。

所以我当时呢还收到一个情况,就我住了这个城市啊,他这个宪兵队在集结了。我当时就想,这个是不是针对我呀。

说这些广西上联都是我骗过来的,逼迫他们在这里做苦力。

当时有这么一种说法和声音,想以这个为理由来抓我,那我当时二话都没想,连家都没回,我直接就从这个酒店餐厅直接就往多戈去的多个正好是一个小国家,紧挨着加纳的一个小国家到了那里以后。同时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当时我拍了一个记者。

他这个部队啊下去执法的时候啊,我派了一个记者本来想下去取证的,没想到哎,拍到他们这个烧鸡子呀。

抢东西啦,这些犯罪的这些镜头,当时的内心呐,他很感慨呗。

那么多媒体追了我想了解实际情况,我们有很多很多信息出不来了嘛,很多真相出不来了嘛。

当时很多人家不认可了啊,说我们来这里搞非法呀,我们这里破坏人家的环境啊,最有应得私有余估啊,什么丑化都有啦。

肯定心里也不好受了吗。 曾经无限风光的上临街成了上年人逃离加纳的中转站,每天都有两趟大巴从上临街撤退到阿克拉机场。

每辆巴士能做六十人,就这样撤了整整三个月。

当时商林老乡都以为加拿政府是新官上任三八货,这把火点完了,还会有合适的时机,让大家重新一起赚钱。

可实际上打击非法采矿成了加拿大,政府的持续性政策一直延续至今。但见过财富曾经那么容易的产生人就很难再安心做其他事儿。

现在还有好几百个上帝人在加拿大以各种方式参与开采活动,但其他的上帝人基本上也都没有放弃逃金。 做过黄金的人呐,我们说有点像吃鸦片容易上瘾的吗?

中毒比较深了,它不像其他东西说你有产品呢,你还有你还愁着去卖卖了,你要营销啊,那还有催狂而恰恰做黄金,你只要挖出来的,就有人拿着钱等在那里,要买的嘛。

你不朝卖啊?

你很难改行,就是说这个采金活动啊,上帝人出国去采金的这个活动没结束,将来不给干了,以后这好像将来是一盆水哈。

本来这个水都在盆里,你现在一棒子打下去,这个水现在是泼得满天满地都是了,他现在是以加纳为这个中转站,现在上类人已经开始征战了,世界上其他各大洲各大洋都已经有四十几个国家了吧。现在傻开呀。

整个上林在加纳的故事就变成了一个练兵场了,现在上令人已经非常成熟的驾驭,去任何一个国家去开查金矿的这个套路了。

我在这里已经扎根了我的根扎在加拿大,我也不愿意在加纳这个做,所以说后来我的设备和资产设备,包括这个整个队五,我全部都拉到周边国家了。我跟周边国家这个多哥贝林又去圈了,这个几百平方公里上千平方公里的矿区加拿就不干了,那加拿是等于说是个大本营,自己有时候回头想一想,回回想我刚刚来加纳的情况。

好像都在昨天我上飞机的那个,还记得还记得这个场景,还记得这个机场里唱的那首歌,走吧,走吧,呵呵呵,这首歌叫手具体名字我一下子还想不起来。

但这一回首啊,好像我们二十多年前的这些,就在昨天为自己的姓赵家也曾伤心喽,也曾安然精髓者,是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深夜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另外也要感谢汪婷婷,把苏振宇介绍给我们认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