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嫁到台湾的陆配
gezhong2022-09-30  143

故事FM 第 294 期 「陆配」这个词,你可能有点陌生,但是在台湾几乎人人皆知,它是「大陆配偶」的简称。专门用来称呼那些来自「大陆」,后来和台湾人结婚,并入籍成为台湾居民的配偶群体。 今天的讲述人 Tina,今年 36 岁,10 年前她在宁波做销售,在一次饭局上她认识了来自台湾,讲话很温柔,但沉默寡言的 A 先生。 没想到,这次相遇,为两人牵起了红线,也将 Tina 的命运和台湾「狠狠」地联系到了一起。 /Staff/ 讲述者 | Tina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实习生王梓屏 文字 | 王梓屏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Untitledthingthing 02.Cascading Bells Too 03.Gustavo Santaollala - Epilogue 04.Dave Porter - White House Visit 05.Nils Frahm - The Shooting

一个嫁到台湾的陆配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六佩这个词儿啊,你可能有点儿陌生,但是在台湾几乎是人人皆知,它实际上就是大六配偶的简称,专门用来称呼那些来自大六后来和台湾人结婚并入籍成为台湾居民的配偶群体。

今天的讲述人踢呢,今年36岁,十年前他在宁波做销售,在一次饭局上,他认识了来自台湾,讲话很温柔但沉默寡言的a先生没想到这次相遇,为两个人牵起了红线,也把TNN的命运。

和台湾狠狠的联系到了一起,我没有来过台湾,我也对台湾没有什么印象,很有可能印象最深的话,就是有一年选举吧才了解说台湾的总统是马英九,马英九长得很帅,就这样而已,我才知道台湾台湾,我一次没来过,我是陌生的。

然后他在大六已经七年了,他是先第一次去的地方,是深圳待了几年,然后又去的宁波,他认为是做大六的,文化素质比较低。

个人修养比较低,在他眼里面是这样的,你看你们这边的人都不会排队,然后还会随地小便。那个小孩子会随地小便,然后随地吐痰,类似一些生活小细节,他会讲。还有就是说,哦,他讲话很大声啊,什么什么的。其实我听到这些的时候。

人家表达的是事实,但是我作为一个当地人的话,大六人的话,我认为是说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文化,你不能以台湾的眼光来要求我这边的人。

更不能你以你个人的想法去要求一个某一个个体。

我就说,你慢慢适应就好了。

我们谈恋爱期间的时候,他的父母有到宁波来看我他妈妈,呃,那时候六十多岁吧,就是给我的感觉是出门要花精致的妆,要花很长时间。

然后煮东西的时候很小心呃,然后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也很有礼貌,然后给我的感觉就是比较精致一点。

他跟我谈恋爱,谈了一年多,从来没有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也没有规划我们的未来是怎样的。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我,我想要提出分手,所以我没有在外面吃饭。我们在家里面吃饭。

当时就跟他说,我今天晚上有话跟他讲,他说他也有话跟我讲。嗯,后来我就说,那你先说他?

他就先说了,他说,我想过完年十月份,我们结婚,当时也蛮蛮震惊的。然后他说完之后,他就问我说,你有什么话跟我说,我就跟他讲说,呃,以后生日可以在家里面吃饭。

就这样,应该是过完年四月份吧,三月三四月份的时候,我们就换了房子。

后来有一天就是我,就感觉身体有点不舒服。

然后怎么我就去检查,然后就突然就感觉哎,怎么就怀孕了,我突然怀孕了,所以我们结婚的时间也提前了,就变成了六月份。

其实一直到双方父母见面的时候,我爸妈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妈就不同意,我爸也不同意。我当时在饭店大厅的时候他们见面,我爸跟我妈就是非常的反对,就是连多一句话都不不太想跟大家讲的。我爸妈认为是说他大五太多岁了,而且又嫁那么远。

我妈妈就说,我第一次见你的婆婆,可是她给我的感觉。

不太好相处,所以他们是反对的,可是没有办法。那时候对我认为是我选择了这个人,我不是选择他台湾,也不选择他的家,或者他的故乡,我只选了这个人而已。

如果我在大六省这个小朋友的话,他出生之后,他要先上户口,在大六,然后上完户口之后,我才能带他入台到台湾的时候再再更改他的籍贯,所以很麻烦。所以我就选择在台湾山。

正好在台湾上户口,他去大六,他拿台胞镇进去。

我没有想过说他是一个台湾人或怎么样,或者他今天是安徽的,河南的,生完孩子就要回老家去上户口。

他的户籍就在那儿,所以我就想的就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过做台湾大六,没想过这个地域问题。

2010年的十月十四号,听了怀着八个多月的深韵,第一次降落在台湾的机场。

当时正赶上台湾,有一个重要的庆祝活动,机场的布置让t呢,感到很不适应。

我下了飞机的时候,我看到的国旗就是台湾那个国民党的国企,那是我第一次就是这么直面的。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在机场看到跟我从小的环境不一样,我看到的是那种五星红旗,突然看到了这个旗帜,跟我们的不一样,那时候心里面特别难受。

我离开家的时候,我都没有哭,是我踏到台湾之后,看到国旗的时候,我掉眼泪了。我当下在想的是说。

我们都是中国人,为什么挂了国旗不一样,他就跟我讲一句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他说你,你现在已经是台湾媳妇了,对吧,两岸关系以后会越来越好,只是国企不同罢了,就这样而已。然后他让我不要太表现明显,因为等一下要面试。

像我们大六架过来第一次入台的时候,他有一个面试,就是你到了机场,他有一个面试,在我前面有一个,然后我们可以从坐在一个房间里,可以看到里面的画面,但是听不见人家在说些什么。对,因为当时我是怀孕的。

然后他们也是蛮客气的,就是请我进去,然后给我倒一杯现在的果汁,然后让我放轻松。就是说以下所问你的问题,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如果说我让你必须回答你选择不回答,但我不能勉强你。

我有权利遣返你回去。 当时他就问了我一下,我们,我跟我老公是怎么认识的,然后认识多久了啊,家里有些什么人?

今天他穿什么什么颜色的内衣,大概就是这样子,就他是要确定你,你们两个是不是夫妻关系跟我一起来的,我前面一组的话就是也是对,也是大六来的嫁过来的。

当时就我们两个。然后他好像没有那么顺利,因为他有问到,他说你先生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他好像说错了。

所以他就讲错了。讲错了之后,他就暂时留在那里,然后下一组就是我们。然后我们询问完之后直接就入关了,那他就被留在那里出来,那我是十月份过来,那时候大六是比较凉了,台湾是比较闷热的,感觉这边气候是比较热的,然后。

来了之后,在那个高速路上跑的时候,说句心里话,我台湾给我的感觉怎么很破旧,对,我没有看到什么高楼大厦,我只是看到一些铁皮屋,因为他们这边的屋子上面全部都是夹盖的,所以你一眼望去,在高速上面看下去的话,全部是铁皮屋,都是那种很破旧的。

到了这边之后,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他们就是非常的开心,然后婆婆也做了一桌菜啊,就等我们回来吃饭,这样子。

因为我呃,我公公也是也是大六人对他四川的很热情呐,就拉着我的手说,哎呀,你们终于平安回来了?

嗯,他会问一些就是大六以前苦啊,怎么样啊啊,还有一些就是发展得很快啊,那时候是其大大习近平上来了嘛。他说他现在在他的领领导下,那大六发展怎么样啊?

我有跟他讲说,我们都很喜欢现在的对领导人,习大大不是称他习大大吗?我说他人很好,然后就是大家都很拥戴他。

嗯,发展的也非常的快。对啊,爷爷也很羡慕我们赶上好时代了,我的公公是大六人,然后我老公他两个姐姐嘛。 我第二个姐夫也是大六人,是深圳的,所以在这个家里面,就是跟大六人没有脱离关系。

在怀孕期间t呢,曾经在丈夫的手机上看到了她和陌生女人的暧昧短信,两地分居带给这段婚姻的不信任感,随着预产期的临近与日俱增。

另一方面,在和婆婆的朝夕相处中,听了也感受到了潜藏在礼貌和客气之下的隔阂和边界,跟婆婆相处的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出现矛盾了。 第三天的时候,我们去医院检查,他就很想知道小北鼻的性别。然后他就问护士小姐说是公主吗,是男生还是美眉?

或者小姐就回她说,我记得很清楚,回答说是当然小孩健康比较重要。

他说啊,妈是不是很着急,想要知道是弟弟还是美眉。然后他就说,对,然后混子佳姐就说是美眉。

嗯,当时他脸很红,嗯,很有可能出乎他的医疗。他希望是个男孩儿。 对,但是他没有很表现的很,很不开心。

他只是说,回去的时候先不要告诉爷爷,我们先骗他一下,说是弟弟就说到后面的时候,我爷爷就问我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就跟他讲是美眉,也是说美眉很好啊。他讲,他说,你就说老太婆,你干嘛要骗我。俺妈说我逗你玩呢?

马上预产期要到的时候,我特别想要回大六去,也有越分越大的时候,你吃东西就吃不太下了,但是又很容易饿。

像在我们老家的话就会少吃多餐呐。他不是他,就是还是一天三餐,这样煮饭煮的都做的都是非常的少。然后我我都吃不饱,说心里话,那时候感觉心里面很憋屈。 我记得我婆婆说过最致命的一句话,让我在今后的生活当中没有办法跟她呃,很用心的去跟他和平相处。那时候有一次移民署打电话给我,说我的证件,因为我入台之后,我要满三个月才可以办台湾的健保卡。

那时候我还没有没有办法买三个月,他就让我补那个手续过去,因为我要在这边生,小朋友要补手续。

那一些证件我就找不到啊,找不到。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先生,就从早上打,打到晚上都联系不上他。当时我很生气,为什么我马上预算机,又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我打你电话打了一天,一夜都联系不上你这个人到底在干嘛。

我就会发一些牢骚,那些牢骚就是你怀孕的时候,人本来就情绪化,而且马上又快要生了,就说了一句说死到哪里去了,怎么都不接电话。

我婆婆就到我房间里。 我说完这一会儿,我就回房间了,然后他到我房间里。

就站在床边,就跟我讲,说我现在说他的原话。哦,我儿子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就算到外面找女人,都是应该的。我不知道,当下他讲这句话的时候。

我认住了我,看着他,大概我认了三十秒吧,他也看着我,我,我从床上坐起来,我就回他一句话吻出去,情绪失控了。我一直在哭,因为他讲这样的话的时候让我很难过,所以我听了三十秒。

很有可能那是我最好的回答方式。

后来一直到快要生的时候,我先生回来赔偿吗?

他就回来待了一个星期。可是他待了一个星期,我女儿也没有出生,他说,那我假期也到了。我说,那你就回去好了。 其实你说失望吗?是,应该是说看明白了一些事情吧,也谈已经谈不上失望了。我那时候就认为是说我平安的把孩子争下来。

这是我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我要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小孩带回大楼去。 讲到那个生小朋友的时候是蛮心酸的一件事情,真的是很心酸的一件事情。

到那边的时候,医生检查的时候,公口都开了三职了。

后面的时候我要打一个针,一个点滴要打了一个半小时,然后那个针只打了一个小时,不到吧就要生了。然后医生就告诉我说你那个针没有打完,怕孩子增下来之后感染就是会放到那个保温箱里观察72小时。

我当时就跟他说,可以的没关系,然后我说只要小孩平安就好。

然后他说可以,后来我就要签那个字,因为放保温箱里的话,他的费用是比较高的。他妈妈就是过来就跟我说,你再忍一下,先不要省把那个针打完就不用放保温箱了。 然后医生就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而媳妇说他现在是要生小北鼻?

他不是要干嘛,不是他能忍住的。

然后他说,如果你没有办法照顾现在的孕妇的话,我希望你现在出去,不要干扰产妇的情绪。

就这样跟老太太讲说,或者你现在不要讲话。 当时医生在产房里,他问我说,我,你们大六嫁过来的人生小朋友的时候,其实就可以申请你。

你娘家的爸爸妈妈,他们过来,他说这样比较安全,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至少你的父母还可以给你做一些组。他说。

不然的话,这样像你现在这个婆婆的话,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两点零九分我女儿就。

就顺利生下来了。生下来之后,医生就护士小姐抱出来给他奶奶看,问他要不要抱一下。

我当时在厂房听得很清楚,他说我不要保孩子出生之后听了开始有机会可以走出家门,到市场上去买买菜,或者是推着婴儿车到社区广场上和别人聊聊天儿。

他最常被人问到的一句话就是,你是哪里人。 这句看似普通的问话,背后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后来我搭计程车的时候,有一个先生就说我,他说小姐,你是越南人嘛。我说不是。

他说,你是哪里来的?我说我是中国人。

他就说,啊,那你现在中国发展很好啊,你怎么不回去啊,怎样怎样,就是讲一些很对就是蛮算的话啊。你们中国现在发展的不是很好吗?以前你们中国很穷了,听说要啃树皮呀,吃香蕉皮啊什么的,我很。我很讨厌他们这种说话的这种方式,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大六就是贫穷落后,就是他听出你口音是哪里的话,他们家有也有大六人的话,他会问你是哪个省的。

然后这个是比较友善的。

然后我就会告诉他,告诉他之后他马上就会说,啊,我是哪里哪里人,然后说我爸爸是哪里人,或者我阿阿公阿妈是哪里人,就我的爷爷奶奶是哪里人。

他会说,这时候他就是比较友善的。他啊,我也是那里的人。

你听到会比较舒服,他会自己告诉你,我也是。其实我也是外甥人。

2011年的四月听呢,带着六个月大的女儿而回到了宁波和在大六工作的丈夫团聚。

虽然两个人的感情已经缩身无几,但是为了刚刚出生的孩子,听的愿意忍受丈夫的不忠和冷漠。 到了2015年,又做了四年的假面夫妻。

在这期间听了无数次的想要离婚,但只要想到离婚后会直接影响到女儿的生活质量。

梯呢,就又犹豫起来了。

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当下我提出离婚,他也同意。

我离了婚之后,我就不能入境台湾。我到时候见小孩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而且我要看小孩,我必须要经过他,允许他允许我入境,我才可以进来。

那时候我没有拿到台湾身份证,我还是一个一千一到他的身上,我才可以到台湾来。 所以那时候离婚的话,我就是离完婚。十日之内,我必须要离开台湾别的国家两三年吧,只有大六的时间最长,最早的时候是八年八年。他不是这样算的,是每一年在台湾住满183天。

现在的话是六年,我要住满183天要住满六年,我才可以拿到台湾身份证,跟我女儿长期待在一起,所以我才。

选择回回台湾的我回到台湾之后,一个星期我就找到工作去上班。呃,去做那个专卖店的销售员麦布尔的地方。

对,那也是蛮痛苦的一件事情。

然后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店长大概有五十多岁吧,他就直接问我,汤尼是那里人,因为他看不到我的个人资料。这是各自问题在台湾保护的比较好。

我是大六人,他说,啊,你是大六的,我说,对,他就一脸厌弃,就就把那个委派的那个单子用,我要带那个单子过去才能上班吗?

他就直接直接丢到桌子上去。他,我最讨厌你们大六人。 我也笑了,一个笑笑跟他讲说,我说大六人很多啊,你讨厌不过来。然后他就很不屑的就说,哎。

你那个谁,你过来把这东西拿走,我就跟他说,我叫什么名字,他不会叫我的名字。他他每次都喂爱,都是这样称呼我,因为我是实习生,是没有没有业绩的。但是我希望是说我能在这个地方找到我自己工作的内容,所以我客人来了,我都会去招呼。然后他他看那个客人就是稍微穿的,比较好一点,他就会抢客人。他直接就说,我走开。刚开始他让我走开的时候,我对很多东西我不懂,我就忍着到后面,我稍微嗯,自己能上手做的时候,他再让我走开的时候,我就直接会说,你很没有教养,他会看我。我说你瞪什么瞪他说,你们大六的女人到台湾都是为了为了钱呢。他说,哎,你们大六的女人做小三呢,很多啊,都台商到你们那边去,钱都被你们骗光了,怎么怎么的就侮辱性的语言,他们还是会说的,就是比较会说端呐,其应该几乎每个六佩都听过这样的话吧。

就会这样。后来店长直接跟我说,他,我求求你了,他,你走吧。那你不要在这边工作了。他说,你要去总公司开会,你直接提驰骋上去。

呃,我就跟他说要不要做我自己决定,然后就大概我也是做了一个月,真的在那边做得很压抑。一一份工作让你做到非常非常压抑的时候,你会心里很难过,很恐惧上这份工作。

当时听到执意要带着女儿回台湾生活的时候,丈夫告诉他,回台湾以后,他只愿意支付女儿的生活费。

听的是生活费,需要他自己来想办法,没有稳定工作的梯呢,只能暂住在公婆家,受尽了婆婆的讽刺和白眼。

所以他急迫地需要一份工作,让自己尽快逃离对婆家的依赖。

离开那一店之后,听他找到了一份在医院销售医疗用品的工作。

做回老本行之后,他干得风生水起。

但是没过多久,婆家突然传来了坏消息。

我当时六月份回来的时候,其实老太太嗯,那时候他不太想让我们回来,可是我执意要带孩子回来,他没办法,但一开门的一瞬间,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气色。

脸色都不太好,都不大好看。然后他一直咳嗽,然后我有提醒他去看医生,但是那时候他跟我关系不大好,他就认为是说。

呃,你们大六人命就是金贵啊,动不动就去医院,动不动就去医院拖到十月份,然后他去日本玩的时候就吐血了,就检查出来他。

是那个肺癌晚期,当他知道他妈妈身边的时候,他的天好像塌下来了,他就是不知不知所措来了,然后就知道哭,然后就一直哭。嗯,我就安慰他嘛。那后面的时候他就说,那我现在在大六工作家里面,网友可能一时帮我顾不到,那嗯,在辛苦你照顾他妈妈,就反正就就拜托我了。嗯,他说。

照顾和工作又不能同时兼顾的话,他,我希望你是辞职回来照顾我妈妈,没有遇到事情。之前的时候,我就是个外人。

有一种那种风雨同舟的感觉,知道吗,现在想一想是有点粉丝的,非常的粉丝,真的,我就认为因为医生跟我说他配合治疗的话,也就是两年时间,其实我心里知道我我我,我能陪他能照顾他,时间也就那么也就那么些吧?

就尽量去做。我说心里话,从头到尾他对我都不好。嗯,但是他身边的时候,我就去给他买东西。我给他买了一双鞋子,然后一个包包,然后一件羽绒服,还一条黑色的裤子。

就是以当时的话,我是花了我半个月的薪水,花了一万多块钱,他一直从头到尾他都穿着,就是他总一有有两年时间,前后大概有两年时间对我就感觉真的就是还蛮欣慰的他的。 就我进那份孝心,他有收到就对了。

因为他到后面的时候,他的病情非常严重的时候,医生说他要住安宁病房了。

然后他胆子特别小,他知道安宁病房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当时我签的字我,我签的字,他去做安宁病房。我跟医生和所有的护士说,不要说这是安宁病房。

当时我也给他选择了一间单人间。他说。

他,他跟着我女儿叫我,他叫我马明,他说毛明我,我想回家,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我就跟他说,你回去吃不下了,我们就在这里啊。调养几天,我们吃点中药调养几天。好了。

好了,咱们就回去。他说,你,你要带我回去。我说,好,我知道。他说你,你不能骗我。

我说,我知道,其实我心里特别难受。 他儿子从大六回来的时候没有直接去安宁病房。然后他知道他搭了哪半飞机,大概是几点钟可以到医院,他就一直盯着那个时钟再看,一直到下午三点多,他儿子才出现,他就非常的生气。那时候他还能说话,他就很生气,他说你可以不用回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是说他儿子从机场回来,没有直接回家,就是跟朋友去吃饭喝咖啡。

然后把行李拿回家再去医院,然后到了医院,大概也就待了十分钟就走了。 第一天晚上,我没有陪他。第二天晚上他就说我。他说。

你可以陪我睡吗,他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我说,可是阿姨也在这里啊。他说,我想你陪我。

嗯,陪了他几晚上,他一共住了十天嘛。第十个晚上走的,然后后面都是我在陪他第一个晚上的时候,我陪他的时候,他也知道拉着我的手,然后跟我笑。他说,嗯,小孩子一辈子小孩子飙升太多。

如果只有一个的话,教育好的话,他以后也会笑着你生孩子多了,都是在他说他一辈子生了三个小朋友,其实到最后能帮他的一个都没有。 呃,边说边哭,老太太走的时候,是我。

是我在医院的,就我一个人在老太太已经处于昏迷深度昏迷状态了,但是就是人家说人快要走的时候,会有一种哀嚎的声音嘛,因为它是肺癌,它是没有办法呼吸就是呼吸困难的那种。呃,白天是他儿子在陪的,晚上是我陪,所以白天我在家睡觉。

然后他儿子就说,你去今天晚上会比较恐怖。我说,为什么?他说,嗯,那个阿妈的声音鬼哭狼好的,就是挺吓人的,所以他们都不想去,那种阴阴深的地方就很快就没了。没了我就赶紧打电话。

给他的女儿第一个电话给他大女儿,他大女儿没有,没有接通,然后就打了她二女儿。她二女儿接了她二女儿去泡汤了。

就是去泡温泉了,在路上,然后我就哭着跟他说,我说那个,嗯,我说奶奶奶走了,然后我就哭。他当时就跟我讲,说。

你别哭呀你,你,你哭什么呀?他说,走了就走了呗,你哭你哭,等一下把他哭回来怎么办?

我当时愣住了,我想说,我还能把他哭回来,那我再哭一会,我看他能不能回来,知道吧。后来我就打电话给他儿子,他儿子就带着我女儿就从家里过来了。

当时就是安宁病房,移到佛堂,因为它这边有一个佛教,就是说人往上了八个小时不动,把它推到佛堂里面去送金送八个小时。

那是我最后一次陪婆婆待的地方,就是在佛堂待了大概将近半个小时,他们再到我一个人在里面。然后医生就问我,你怕不怕,我说我不怕。

就他躺在佛堂这中间也没有盖,也没有干嘛的。

我就站在那边上。我当时在想走了,很可惜,如果他活着的时候,他能好好活着,哪怕就像之前那么对我不好,只要他能好好活着就行。

那时候奶奶走了之后,要台湾要守49天,每天要送京他女儿,他们都要工作嘛,说我没有工作,那我就守呗。然后我就守了49天,守零守完之后。

我就带我女儿回了大六,待了一个月,然后回来之后才上班的。 婆婆去世前,曾向儿女嘱托自己名下的房产和一部分资产,要留给t娜和孙女儿。

结果他去世之后,这张口头的协议就变成了空头支票,听了成了彻彻底底的外人,被关在了遗产继承的门外,也是在这次处理婆婆后事的过程中。

丈夫和姐姐们的举动彻底让听得死了心,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做个了断。

前年十二月份的时候,台湾的政策就变了,又变了,对六配来说的话,就是拿到孩子的监护权,你就可以在这里继续啊,保持就是原来就是你住满六年。

可以拿到身份证对,所以我就拿到我女儿一半的监护权,这些年就是都是我一个人。 嗯,带着孩子这样走过来的,我们是五月份离婚的,目前他呃,还记得爸爸还在跟我打官司?

因为我女儿那时候去上学的时候,她同学问她说你妈妈是哪里人,我那个我女儿就说我妈妈是大六人哈。

那你妈妈是大六人咯,然后就很大声的这样讲。然后我女儿回来跟我讲说妈妈,他说是不是大六人很丢脸呐。我说不会啊,怎么会很丢脸?我说台湾很多都是大六人呐。

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妈妈是大六人,我说你的爷爷也是大六人,你阿玛的爸爸妈妈也是大六人,其实这边很多都是大六人的。

我他们早期都是在大六生活的,只是到了这个岛完了,他们一代一代闯下来,其实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大六来的,所以我女儿现在人家要问他你是哪里人。他有的时候说,啊,我是台湾人,有的时候他会说我是大六人。

我后悔嫁给他,但是我不后悔来。台湾在台湾的经历不是那么好,但是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不行的时候,我努力过了,任何事情我只要努力过。

嗯,也没有什么遗憾。

听到现在和女儿生活在一起,他在社区里经营了一家送货上门的手工水饺店,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也足够给自己和女儿一个安心的家了。

听他说,谁都不想要离婚,可婚姻走到尽头也没有必要悲观,适合自己的人会在合适的时间出现踢呢,等着这一天,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书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捕之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03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