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她父母,我吐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0-2点击:692
故事FM ❜ 第 292 期 两周前,我们在微信上发起了一个故事征集:关于「你第一次见对象家长时的经历」,这个征集收到了不少听众的投稿。 从这些投稿中我们发现,大家见的家长是不一样的家长,紧张却是一致地紧张,这背后体现的其实是各自认可的一套人情社会规则。 今天我们就从投稿中为你挑选了三个故事。 /Staff/ 讲述者 | 大圆儿 骞立 訾昕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幸倍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幸倍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Boxes Bittersweet Closure 02.Bonus 03.Mallets 04.V.A. - yet why not 05.Boxes It Seems Forbidden

第一次见她父母,我吐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 两周前,我们在微信上发起了一个故事,征集关于你第一次见对象家长的时候的经历。

这个征集收到了不少听众的投稿。

从这些投稿中我们发现啊,大家见的家长是不一样的,家长紧张却是一致的紧张,这背后体现的其实是各自认可的一套人情,社会规则。

那今天我们就从投稿中挑选了三个故事,不妨给你听。第一个故事要从一束鲜花说起,大家好,我是大圆儿,今年29岁。

今年我结婚了,娶了一个南方姑娘。

我是跟对象确立关系一年以后见的对方家长,因为我们是在美国读研时候认识我们确立关系。年以后,双方父母来美国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

趁着这次机会,我跟他的父母一块儿吃了一顿饭。

我对他母亲的印象就是干练精致,然后对他父亲的印象就是和蔼,然后总是笑,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有点儿紧张,甚至比我还紧张。

我们见面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正常的打招呼,然后自我介绍。

介绍完以后,我就递给了他母亲一束我事先准备好的花儿。但是这个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我递给他母亲呢,是一束菊花儿?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他的父母刚下飞机,我对象去接他的父母。

然后我去饭店定位子,我的对象叮嘱我要带上一束花儿,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送过。除过母亲以外所有的女任何女性花儿。

所以说我对花儿的认识比较匮乏。我当时仅仅认识康乃馨,然后我到超市以后啊,因为美国的超市一进门大概就是一个买画儿的区域。

因为我对花儿的知识比较匮乏。

所以就随便选了一书,当时那个区域有一半儿的花儿,写的是莉莉,根据我对花儿有限的知识,我知道这是百合画儿,然后我感觉百合也挺好,因为送玫瑰好像不太合适。

然后康乃馨我又没有找到,所以说我觉得百合应该是不错的吧,我就选了一束,我觉得挺漂亮,挺鲜艳的,一个一束一束黄色的黄色的莉莉。

结果没声响。这是一束特别鲜艳的黄色的菊花。

那一次见家长印象最深的画面,除了我送了一束菊花儿给他母亲以外,还有一个就是结账的时候,因为我们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很少能遇见跟长辈吃饭的情景,一般大家都是平辈,都是朋友或者同学。

所以说一般吃饭都是a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把单拿过来,我们每个人套一张信用卡就完事儿了。

但是这一次,在我看来,我是主他的父母是客,这个单应该我来买。

他的父亲觉得我们是晚辈,他们是长辈,这个单应该他来买,所以说这个就发生了分歧,然后接下来就像很多中国饭局都会发生的一样,我们抢着买单,然后我跟他父亲就抱在一起,互相推丧,互相争执。我是感觉我应该买单,他父亲觉得他应该他来买单。

当时整个餐厅的中外友人感觉都在看我们,但是到最后啊,我好像没有抢过他父亲,最后还是让他父亲买在。

捡完家长以后,我对象说,我蠢怎么能见面就送给他母亲树菊花呢。

我让我的对象问过他父母那边儿的facebook,好像还对他的父母对我的印象还不错。

除了人有点蠢,然后力气有点大以外都还挺好的。

其实我觉得见家长有点儿像面试他的家长会来面试,你看看你适不适合?

跟他的儿子或者女儿在一起,针对这个面试,你临时能做的比较特殊的准备,其实并没有多少临时抱火脚起不到什么作用,你能做的就是展现你自己,他父母也是希望知道平时的你是什么样儿的,所以说放轻松应该就可以。

如果你真要问我有什么特别的建议得体大方编买句话儿,大圆儿在见家长的时候错买菊花的这个失误确实很难被复制。

但第二位讲述者遇上的难题可就常见得多了。

这个难题就是第一次和对方的家人吃饭,到底该不该喝酒喝的话又该喝多少呢。

大家好,我叫千丽,今年25岁,恋爱已经有五年了,然后第一次见他的家长是在他家,在去之前确实做了很多准备啊,因为第一次去女朋友家。

然后我也跟我爸妈说了嘛,他们觉得哇,好不容易就是自家的猪会拱白菜了,就带着我去买了一身。

新衣服啊,一件大的黑色的风衣,黑色的裤子,买了一双雪地靴,打扮得非常成熟,然后还去做了一个头发。

记得是那种悲头吧,好像我始终记得,就是我做好了一个打算,就是我一定要喝酒,而且不能让他家里面人看出来我不能喝。 呃,为什么我会有这个打算,因为我们俩在另一个城市居住,也就是说回去的时间很少,不会要常年的面对要喝酒的情况。所以我是呃,下定了决心,不能让他家里面就是瞧不起嘛。

男孩子会喝酒,总归好像。

显得好一点,所以我是做好了去喝酒的打算的。

坐了十几分钟的车到他家门口,他出来接我,然后见到了他的爸爸和妈妈。

爸爸稍微话少一点,没有那么热情。

嗯,所以我感觉还是有点怕怕的。然后他妈妈非常热情在招待我,然后因为我提了,提了一些礼品嘛,然后他妈妈也非常客气,拿很多的水果呀,还有一些那零食出来给我吃,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饭局,我真的是好巧不巧,赶上了他们家的家族聚会。

因为平时看电视就是男孩去女孩家里面一般就哇,一家四口,然后唱几个菜,然后大家坐着一起聊一聊,顶多就是陪他爸爸喝一点嘛。所以。

呃,我是完全没有计划要嗯,吃很大的酒席的这种感觉,结果那一天正好碰到他们家族聚会来了,大概有三十多个亲戚吧,总共有三桌人,而且是在外面的饭店里面去吃的。在去的路上我就知道我说完了,大家都是第一次看到我。

不知道我今天肯定没办法全身而退了,就到了饭店三桌。

我坐在最右边的一座,我当时就下定了一个决心啊,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酒量嘛,二量以后就肯定会醉。

肯定会吐。而且啊,所以我当时就想,如果超过二两灰兔,那么我觉得我喝三两根,喝四两是一样的,和四两根和五两是一样的。

我只要在自己还没有吐出来之前,我就拼命的把酒往肚子里灌。 对吧,你说如果我喝二两就吐了,那弦太没用了。那如果我在透出来之前线?

哎,喝了一惊,那是不是就证明我这个哎,酒量还可以。所以反正我的一个策略就是啊,不论如何在喝秃之前往里灌酒,而且还有一个就是不能让人看出来我已经醉了。

然后开席上菜吃菜,然后就开始一杯一杯一杯的敬酒,从他的爸妈妈开始到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七大姑,八大姨。

每个人都敬酒,基本上一口就是一两,过了二两的时候,我的心里的防线就已经彻底攻破了。我知道我今天肯定要吐了,那既然要吐,我就多喝一点。哎,我知道这个人晕乎乎的状态啊,他那个眼神是涣散的。

所以我当时一直就告诉自己,眼神一定要坚定啊,不能被看出来了。

所以我一直就是那种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这种感觉。 每个人都进了一杯之后,我知道自己已经真的很不行了,我满脸的通红,然后我本来脸上就有痘痘嘛,痘也红得很明显。然后我女朋友就问我。

他说你没事吧,他说你喝不了就被喝了。

我说,我说可以,可以啊。我说没关系哦,还是依然保持我那个眉头惊索。

特别坚定的眼神跟他说没关系,然后他将信将疑嘛,就说那好,那你自己注意点,终于快要散席了。这个时候我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最后提议说。

啊,最后我们呃,小王同学再来进我们的。

哎,这个未来的丈母娘,还有老丈人一位。

我当时已经好像有一点点坐,都坐不稳了。然后女朋友说,你别喝了,你别喝了。然后她妈妈也说,你别喝了,别喝了。

我说,那不行。我说,想了最后一杯了。我说,都已经到最后快散席了,我一定要把最后一杯喝下去。但是我仅靠了最后最后的一丝理智。 我抬起我说,阿姨,来来来,我还能和我一定要敬您一杯。

然后我就站了起来,颤颤悠悠的把杯子里的酒蒸满,跟他妈妈碰了一下杯,把酒送到了嘴巴里。但是这一次真的怎么怎么怎么都咽不下去了。

然后就发生了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个场景,我直接把嘴巴里的酒。

喷射出来,喷到了整个的酒桌上,我已经不知道覆盖了多少的菜喷出来之后,然后我就顺势倒下,坐在了椅子上。嗯,脑袋里面就只听到别人在喊我的名字,潜力潜力就没有然后了。

当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在一个很陌生的环境,我不知道那是哪儿一个卧室里面。然后我身上盖了好几床被子。

我的床头旁边还有一个垃圾桶,然后里面有很多我。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我吐,但是我完全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旁边有垃圾桶,然后有我的衣服叠放整齐的放在旁边。

这个时候,我可能是因为发出了一些动静,然后女朋友就进来进来这个房间里就问我的情况怎么样。

他告诉我,我现在躺的地方是他的房间。我第一次进他的房间,第一次去他家,就进了他的房间,然后还躺在了他的床上。

他告诉我了我经历的一切,说我的酒喷出来之后呢,我就开始秃秃了。一酒店他怎么拉我也拉不走,我就是扒在那个。

椅子上了,就人整个都粘住了,就是走不掉了。他只好叫他的亲戚们过来抬我,然后他爸爸抬着我的两个脚,然后他的叔叔抬着我的两个手。

用这样抬的形式把我抬走了。

谈到哪儿呢,谈到了他爸爸的车上。刚刚上车,我又拖了他爸爸一车,所有的坐垫,还有靠椅。他们可能是把我扔在了后排。

然后全部都吐脏了,到了之后,把我又是抬手抬脚抬到了他的床上,然后又开始吐,所以才有旁边的垃圾桶。

然后他爸爸现在他告诉我现在去洗车了,告诉我现在是几点钟,然后问我下次还喝不喝酒了,然后自内之后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但是自内之后。

他们家所有的亲戚,只要是跟我那次喝过酒的,包括没有喝过酒的,就再也没有跟我提过一次断备的事情了。

后来见我就是千里,你不能喝酒,别喝酒了。 下面这位讲述者是一位女孩儿,她曾经留学欧洲,现在定居在法国。

也正是在法国,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

见到了对方的家长,大家好,我是子昕,今年23岁。

对方的家庭呢,是一个来这边三十多年的华侨家庭,他们的父母是上班族,家里还有个姐姐,但是跟父母很少交流。

所以那一次在去见家长的时候,我也并没有见到他们家里面的那位姐姐。 第一次见面是在确立关系之后,决定要在将来结婚的那个时候。

大概认识一年多,在见家长之前,我有准备一份见面礼,特别是给未来婆婆的见面礼,我特别用心的去专柜挑了一个包包,然后呢,我了解了一下对方家庭里面每一个人的个性,性格,喜欢什么,还顺便改变了一下自己平时特别喜欢的运动街头风的形象。

准备了一套很端庄的衣服,给自己做了一些心理建设,让自己稍微自在一点,就是穿在这个形象里稍微自在一点。

当天就传去了公婆那里。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到的是一对很普通的中年夫妇的形象,穿着平常会穿的衣服,他们不是很高,然后婆婆是很和蔼的感觉。 公公酒一直都在很警惕,很狐疑的在打量我。

就敲门开门,我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我刚说阿姨好,还没有来得及说叔叔好,我就被未来婆婆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打拥抱。

婆婆就一直拉着我的手说,哎呀,真漂亮。

公公就一直不怎么讲话,就一直在上下打量我,问我孩子你多高,然后公公婆婆都是南方人嘛,所以都不太高。听到我说啊,我有一米七多的时候。

他们的眼神里面还是很喜欢的,然后让我去餐厅吃饭。

我当时在饭桌上夸了菜很好吃,都想要天天吃啊之类的。

婆婆很开心,但是公公还是不怎么讲话。

吃完饭之后呢,我们坐在客厅聊天,然后婆婆就用手肘不着痕迹的碰过公公之后,我就突然感觉到了他们家有唱白脸的合唱红脸的,因为公公突然打开了话匣子,然后一直在问我a你的学习经历,然后再到工作。

再到他儿子的惊奇生活。

他的怀疑的点让我觉得这都不是应该怀疑的地方。

他在怀疑我是不是医学生,不停地问我,专业知识?

然后问我,关于神经外科的和其他一些不是我本专业的,直到我把所有的问题全都一一解答,并且每一个专业的医疗问题或者是医学问题,我都有告诉他有第一种解决方式,第二种解决方式还有什么解决方式,直到我把所有的东西细细的解释清楚了才作罢。

然后后面再怀疑我的名字是不是假的,因为我的姓氏是两个字的双叠字的副姓,这个是来自于我,是因为少数民族我没有汗性的。

然后直到我当时从包里面掏出护照来打开。

给他看,他才作罢。

他还问我就是将来如果还有是在这边继续待下去的话,想待多久,有没有什么做别的打算。我说,我打算一直呆下去,因为医疗行业本身就是我自己的一个本专业作家会容易一点。

而且如果将来我做神经外科做累了的话,我有可能会转行去做法医,他就开始否定。我说法医是一个很晦气的工作。

是一个很不吉利的工作。 公婆的那种里外不统一和口是心非,也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他们想要让我听懂的,他们就讲普通话,公婆,他们不想让我听懂的就讲温州话。

他们可能以为我是个北方人,讲普通话长大的,我就听不懂温州话,但是事实上我在欧洲,这已经第十年了。我十三四岁出来了,我遇到过温州华人的房东。

我也遇到过很多同学啊,同校的校友啊,是来自于温州的,所以温州话,我从十三四岁开始听听到现在这都已经第十年了。

我是听得懂温州话的。

他比如说刚用温州话讲过,哎呀,说我高得像个门框,但是等到真正我一问,哎,阿姨,你们刚才讲什么。

就这句话就会立刻变成,哎呀,你长得高,将来孙子也不会挨呀。

然后后面又说什么啊,拿温州话讲,我信,拿个鬼后面拿普通话奖,哎呀,真是高材生之类的。

就是温州话讲的永远和普通话讲出来的是不一样的,我就一直在装傻,装作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随着聊天的深入自信,渐渐发现对方父母对子女的控制欲特别强。

还喜欢贬低和否定他们,以至于家里的两个孩子都早早的从家里搬出来,生活和父母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也是自信之前说没有见到过对象的姐姐的原因就在即将结束这次见面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我当时比较有趣的一个关于红包的一个点在于我的红包里面装着十张联号的五十欧元新超应该是从银行刚刚提出来的。

但是呢这个联号信抄里面有两张和前面八张的联号不一样,而这十张钞票?

正常来讲,他的这个号码连起来应该是四十张钞票,而且我的红包上面呢,也有一个痕迹,就是曾经往里面塞过很后一摞钞票,但是后面又被拔出去,所以我的红包有一点点变形。

然后呢我当时就看了一眼,啊,我知道了,他们最开始想给我的是二千欧,但是呢,觉得不太确定,所以最后呢,我的红包就变成了五百。 而那一次会面之后,其实我的老公也打定了一个想法,就是带着我远离他家里头的那些事情,远离他的父母。

他自己本身也要远离,而且那一次就是会面。其实虽然他们对我很满意,是因为确认了我是真的易学生的身份,然后他们就会对我非常满意。但是我还是依旧觉得他们对我的这种满意是从信用性上面来的,而不是从真正的对一个人的个性好,或者是对于一个人对这个家庭能够相处的来满意,而是对于外界的一些比较虚荣的原因而满意。

这是一个我不太能接受的点,我并不知道将来我的生活会怎么样,但是我们现在已经保持了一个很礼貌的态度。

我们只能保证说,我们做到子女或者是家人的义务。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再去参与他们的生活了,因为他们的生活如果再参与进去的话,我们时间久了也会有一些不好的情绪吧,就是为了没有那种不良的情绪,所以我们都在保持一个很礼貌而且很安全的距离。 如果要是有一个人,他跟我讲,说他将来想要去一个恋人的家里或者对象的家里,我会告诉他,如果?

你的对象带你回家,然后你一定要观察他的反应。

他的反应就是,如果他的父母说什么,他不能问你立刻讲话,立刻保护你的话,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不可以依托到下半生的。

像我的老公,当时他的父母在讲这些话的时候,我老公也在拿温州话说不要再说这个,我这些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在耳朵里面,所以这些话还是让我坚持了跟他在一起的信念。 家庭呢,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

见家长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帮助你更深入的了解和理解。对方已经经过家长的,不必为自己那一次不完美的表现而遗憾。

在日后的相处里是金子啊,总会发光的,还没见过家长呢,也不必过于担忧。

过来的人都说真诚是最大的本领。 听完这三个故事,如果你也有关于见家长的经历,或者是想法想分享。

欢迎在评论区里留言,告诉我们,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有理性贝制作。

声音设计,孙泽玉,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