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者的爱情:目送爱人离去是我的宿命
gezhong2022-10-26  134

我不能强求太多,像我这样的人,能有一天活在爱人的怀抱里就已经很幸运了。 故事FM ❜ 第 567 期 今天的讲述人文思龙已经 40 多岁了,他是一名中年同性恋者,也是一名「恋老族」。 提到「恋老」,你大概会想到「老夫少妻」或者是「老妻少夫」的组合,你可能觉得这样的感情并不单纯,它背后是对财富、权势、或是年轻貌美的觊觎。 但文思龙的「恋老」倾向,其实是一种很独特的情结。它与「恋父情结」、「恋母情结」非常类似。恋老者会对年纪更大的人产生爱慕感,渴望与他们建立浪漫关系。这些都和金钱、地位无关。而像文思龙这类有恋老倾向的性少数群体,往往处在边缘的更边缘,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文思龙的「恋老」,将他带向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生,也让他拥有了一段常人无法体验的爱情。 /Staff/ 讲述者 | 文思龙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赵臻怡 编辑 | 林枫 声音设计 | 桑泉 校对 | 缑汶哲 侯若兰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Q Story FM Theme Piano - 桑泉(片头曲) 02. 泉儿叔丢失的顺序 - 桑泉 03. 我想知道 - 彭寒 04. 三叶,盆的变奏 - 彭寒 05. Sad - 桑泉 06. A Train - 彭寒 07. 纠结的秘密 - 桑泉 微信公众...

恋老者的爱情:目送爱人离去是我的宿命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涉及到一些关于性的描述,不太适合孩子听,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

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我叫文思龙,我是湖南人,我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同性恋者。

而且与其他人有些不一样的事。我是一个练老衣族,也就是说,我喜欢的一直是我父亲那一辈的人,但我自己到了中年人,我喜欢的是老年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三门不见不散。

说到练老,你可能会想到老夫少妻或者是老妻少夫的组合,您可能会觉得这种感情并不单纯。

他背后是对财富诠释或者是年轻貌美的寄语。

但文思龙所说的练脑,其实是一种很独特的情节。

他和恋父情节,恋母,情节非常相似,恋老者会对年纪更大的人产生爱慕感,渴望和他们建立浪漫关系,这些都和金钱替位无关。

而像文斯隆这类有练老倾向的性少数群体往往处在边缘的更边缘,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用温斯隆自己的话说,他的练牢一定程度上起因于他暴躁的父亲对父爱的渴望,把文斯隆带向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生。

要让他拥有了一段常人无法体验的爱情。 喜欢同性的话,这应该是天生的。

我从小跟其他的这个童年男孩子就有一些不一样。

当时我就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想去跟其他女生一起跳脾气。

但至于练老的话,这应该就是至少有一半是和我的父亲有关另外一半,我也不知道是哪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支配着我的这一生,最难受的就是我父亲的这个责骂,他基本上是从早到晚骂个不停。在我们这一代都是有名的。

对我伤害的,并不是在骂的这个内容,可是他那种态度就是不尊重人。

比如说我是比较喜欢文艺的,比如说我喜欢种花,我喜欢画画,他会嘲笑我就是像猪,你就是一头猪,少了一个尾巴,不太想记得这些东西,这些实在是太杀人的东西。我的电脑确实是应该一直在寻找一个理想的父亲。

我理想中的二人是比较温和的,第二就是他尊重人。

这个电脑的倾向应该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讲学时候有一次,嗯,我姨夫到我们这里来,想挣点钱,晚上就要洗澡。

你的那个时候,我就是非常想去看他洗澡,找各种借口,因为他们洗澡的地方是也是我们倒茶的地方,倒茶的时候就顺便看一下嘛,只是有这个方法。

这种对他们的身体的吸引力越来越强。

后来初中的话,你会想着去跟他们做爱,但是那个时候因为具体怎么做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想就抱着他们的这个赤裸的身体接吻他们。 第一次手淫是在大学。

那个时候的手印对象主要是我的以父为主,然后就是村子里有一个长得比较帅的这个叔叔忽然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一种快感。

因为从小喜欢的对象是长辈,所以困扰并没有其他的那些同性恋那么大,因为他们的喜欢的对象可能是同学。

然后可能就会导致你有一些举动被人嘲笑,没有觉得特别的焦虑,也长大了,才会面临这个结婚甚至这方面的压力吗?

我好像刚刚大学毕业,就开始逼着我结婚了,就这种结婚了,那个时候才20岁刚出头,绝是我母亲为主。

嗯,然后我那个时候肯定是知道自己的,要是结婚的话,我这辈子就毁掉了,那么就肯定是不可能幸福的。

但是我又挣脱不了他,我又没钱。

这几个月之内我也是无数次的想到一档要自杀,因为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早晨起来以后发现枕头都是湿的忽视了。

大概是在我30岁上下的时候,因为我实在是已经忍受不了这种来自于婚姻的压力了。 我就没办法有一次回到老家跟我妈妈讲,我对异性不感兴趣,好像是这么说的。

我也讲的稍微比较含蓄一点,我怕一下子就就就讲开了,但也受不了,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就是说,我们这个村子里面有一个叔叔,你的叔叔,他结婚三天,从第一天开始,连续三四天,他都不让那个新娘子碰到。

他,问你是不是这种情况,我说是的,我就是这种情况。

他说,哦,我还一直以为你不想结婚,是因为你生不了孩子。他说,那就好了,就要带着我去看病之上,那个中有一个中药铺中药铺,里面就用一个玻璃瓶子装了一瓶。

嗯,驱虫,他说,你知道这个就好了,这个婚姻的对象是不是爱呀?这个我我无所谓,能够传统接待就可以了。

嗯,我也不好怎么解释就没人,就没有再继续这个当。后来当时心情太沉重了。

我记得当时我是在洗头,讨厌,没喜欢我就只是痛苦。 30岁之前,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话的,基本上我都不认识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就觉得世界上好像就我一个这么一个异类一样,又真的是有那么孤单,大概在2000年左右才开始接触互联网,但是九八年吧。

就是让我们能够接触到外面的世界,而且你能够匿名的方式去找朋友互联网救了吧,我估计要是一直没有互联网。

那么我肯定早就已经是自杀了。

然后我记得呃,第一个上的网站是叫做亚洲交友中心,所有的交友网站你都是可以选选择筛选一个条件就是年龄。

所以我找的都是年龄比较大一点的50岁以上的接触到互联网以后,文思龙先后找过五个恋爱对象。

都是网恋,而且都是外国人。

这种远距离的跨国恋爱让文斯总有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因为他非常害怕自己的同性恋老倾向被身边的人知道。

但网恋始终无法填补他内心的空缺。

终于,文思龙等来了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寻找一段触手可及的爱情。 嗯,我是30度最去美国的,当时是一个朋友邀请我到他的公司里面工作。

在北京拿到这个签证的时候,是真的是非常的激动,就是终于可以摆脱国内这种。

会结婚有关的压力,我终于不需要再去应付这些亲戚朋友,询问你的女朋友在哪里,什么时候结婚这种让人难受的问题。

然后大概在美国生活了两三年之后,通过一个叫match dot com的网站就找到了我。后来一生阻碍啊,大家k及时涂碎了,他是英国人,后半辈子都是在美国生活。

他结过婚,然后我很年轻的时候就离离婚了,也是被迫的,是我在很多很多的这个上年级的男性中找到他的大部分人呢。这个proofread就是个人答案吧。

描述自己一般是可能会有一些道路啊。

看了100遍的这一些词组描写啊,而是他的就不一样,他自己描述自己是reasonally good looking,就是应该说的算是好看。后来我跟他视频聊天的时候确实发现呢,是,这长得很帅。 他笑起来,这个牙齿非常白,很整齐,眼睛里面啊,还是那种睿智,那种光彩。

我对他是一见钟情,谈话的费用也同样和他的外貌一样吸引着我,因为他是在另外一个时代过来的人到讲的那些东西,没有一件事情我是能够想象得到的。

你比如说他几岁的时候,德国人在轰炸伦敦,他和他的姐姐都配送到了这个农村。但是他想尽办法要回到妈妈身边去。

像他讲的这些东西和我们学的历史啊,很多情节是。

能够吻合的老年人谈恋爱,这是一个非常让我着迷的地方,我就就和所有的人一下都喜欢听老人讲故事嘛。

嗯,我们在网上聊了大概两个月左右吧。然后他就说,我马上要生日的,他是夏天生日,他就邀请我去夏伟怡。

然后我们分别从两个不同的城市我都往外边扬上的一个岛上飞,我们就终于第一次相见了。 本期长出来,他就站在前面,笑眯眯的等我。

我现在记得他带着一个红色的帽子,然后穿的衣服,大概是一件像西装一样的休闲装。

红色的围巾穿着一条短裤,反正给人一种感觉是不熟套,哎呦,他自己的风格。

然后他抱着我,根本就没有情侣就直接吻着我,那么他比我高一点,所以是我要仰着头接受他的亲吻。

这可能是我别生中第一次被一个爱的人问。这一次同样是一见钟情,那时我已经30多岁了,这一次感觉到世界的一部分有了着落。

好像我一直是在一个非常广袤的没有编辑的世界里面摸索摸索了一半,辈子终于摸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让我可以转移补气的一个大是我。

我和k第一次见面之后,然后就决定要同居了。

我们同居的地方是在他的这个公寓里面,窗外就可以看到那个海湾,可以看到金门大桥上,下面就是整个就近上的城市。

我们从一开始起坐,很平静,呃,很幸福,没有那么轰轰烈烈,他每天早晨基本上都要去参加那个aa meeting借酒之协会的。

这种展会他就跟我交代,每次他说,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起床,然后你一定要到门口来拥抱我。

他身体不是很好,老年人的话就是血液流通不畅嘛,所以我就是经常给他挠背。他就像一个婴儿一样躺在我的这个怀里。

经常就是在我的怀里就这么睡着了,然后第二天早晨起来,然后甚至半夜起来就会对着我的耳边说,what does my goodbye to do伟大,只有就是我的生活中,你也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我们两人经常出去优惠的方式就是在公园里面散步。

这个地点的话,大多数时候。

就是金门公园,金门公园里面有一个湖叫stolic。

然后我们就会手弯着手散步,走了一拳又一拳,一边走一边说话,然后有时候就会用一些面宝蟹给那些白店而吃在我不在的时候的自己,一个人过去而为自己拍一些自己在乎病的视频,说他对我的思念。

现在想起这些画面,会感觉特别温馨。 我们新生活的频率不是很高,第一次发生关系之后,可能我们两个人都说不上百分之百的满意吧,并没有那种充满激情的情景,不限在上床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体确实是比较松弛,而且可能甚至比他同龄人多更加松弛。

任何一个老年人基本上都只是在情感上面的交流最让我。

动心的其实是相互的拥抱,我不能强求太多我们这样的人的话,能够有一天我在爱人的怀抱里面就已经很幸运了,大多数人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真爱。

好歹我是从算找到了。

有一次,我们到了一个海滩,当时我们两个人站在那里,看那个让猛烈的拍打着这个黑色的岩石。然后我们两个人就拥抱在一起,在那种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感觉到相互的这种需要相互的这种扶持有多么可贵。 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两个人的感情在平淡的生活中逐渐升温。

K,决定戴温斯隆见一见自己的家人,这本该是两个人进一步发展的契机。

但是这种年龄差距极大的感情往往很难得到祝福。

我ok的姐姐第一次见面是在加诺比海第一印象,就觉得有些吃惊,因为他看了我之后并没有了打招呼。

他有一种戒备,因为他的姐姐从一开始起就知道他弟弟是同性恋啊。

实际上他们两个的大哥也是同性恋,所以对对他们一家来说,这不是什么新闻,只能够解释为这种警。但是我在靠近他的钱。

在靠近他的这个财富。

他的姐姐从来没有当面跟我说过什么,可以跟我讲过他和他姐姐之间发生过的一次争吵,争吵的这个对象就是关于我。

他姐姐认为我是涂抹不轨,因为这是非常典型的。一个年轻的这个亚洲人找一个白人老头肯定试图他的钱。

他dgk肯定会为我辩护。

我实际上的需求从来不是为了钱,因为我自己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业务。我当时并不缺这个赚钱的能力。 虽然在交往的过程中,k的姐姐始终对温斯隆的动机有所怀疑。

但k的无条件信任,让文斯隆充满安全感。

可就在文思龙沉浸在这种甜蜜中的时候,一种新的压力把他们吞噬,年老的k身体状况变得越来越差。

虽然文斯隆早就知道这是练老应该接受的宿命,但这种眼看着爱人一点点接近死亡的无力感。

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承受。 从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在一起是快乐,远远多于担心。

到了后来的话,就是担心远远多于快乐。

可以当时第一次和我讲他的心跳的时候,我们是一起住在床上看电视。

他当天看的医生告诉我是50多下,刚开始还不是很担心,因为运动员心脏也比较慢,我以为那可能是他健康的一个标志。

这个发现后来的好像有些不对,健康人的这个心跳是虽然慢,但是不会变化,但是他的心跳是很明显的。在变化开始52辩证50,然后一辩的49这样自己猜想,可能是他的这个心脏已经没有力量呢?

就是自从他的这个身体变得恶化之后,在一起的时光会沉默得多一些,经常是两个人在公园里面走的,好半天都不说话。

各自在想各自的心事。

在最开始的几年,我们就会活跃很多。

你比如说,他会想办法把那些海鸥给赶开,我让他去抢天鹅的面包蟹我,我的担忧就使得我们都没有心情去玩一些相对会比较刺激的这个活动了。

2014年圣诞节过后,我们从都仁多回旧金山,途中是在华盛顿机展转机。这个时间间隙因为很小,所以就很赶。

我就拿着所有的行李,他的脸都白了,急急忙忙的走,气喘吁吁的,因为它有心脏病,又不能泡走几步,又扶持这个强烈喘气。 哎,我都吓死了。我就真的是非常担心,打了一下就心脏病发作挡在机长里面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就一直跟他说,算了吧,我们就不坐这一个飞机,忘一个航班,坐下一个航班算了。 因为他是对于这种错过飞机非常在一个在乎的人。

就一定要谈上辛苦。那个时候就来了一个那种心理车,把我们准时送到了登机口那里。那一次把他的我都吓得够呛,双方的心情都比较沉重,就是死亡的话,会让我们觉得很无力。

他肯定是被这个事情有所触动,就是在华盛顿机场转飞机,大概不到一个礼拜吧。

有一个普通的晚上吧,我躺在床上睡觉,或者说其实是半睡半醒之中,他就背着我,我的耳朵边说,他说,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够听见我说这句话。

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这生命可能已经快到终点了。

但是,即使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也会照顾你。

我即使死了都不会忘记你。

我会永远的爱你。

他最后一次送我去机场,在旧金山机场啊,必须要回来是业务上面的事情,是因为我在国内还有很多的责任。呃,有很多人需要靠我才能够获一个比较完整的努力信念。

所以我只能够把我爱的人一个人躲在旧金山。 实际上我是改了我的机票,改期了一次的。我延迟了一个礼拜是十来天,但是第二次我再修改的话,我就觉得我可能对不起国内的这些业务伙伴,还有我的员工。

他开着柱子走,我就一直看得到走,一直到一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他。

我知道这可能这很有可能就是在last family呀,人也有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说再见嘛。

他心里应该也是清楚的,他就不断地把手从这里面伸出来,朝我招手。

这种胜利识别的感觉是在那一个体现得非常的强烈,但最后还是想,有可能我只要过2年,马上正月。

我就回到究竟是来照顾他。呃想,他至少应该能够成功这。

几个礼拜的时间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结果没想到他就连这一个月都没,他只是属于这个心脏衰竭啊。后来他去世以后,就是他的一个很好的朋友跟我一起聊天。

他跟我说,他在去世前的一两天还告诉他他心跳,读时候只有一分钟,只有30六次吧。好像只有我说,如果你知道只有30q次了,你把这个情况告诉我了。

我肯定第一时间就会飞到纠结上来,我一定要跟他待在一起。

他只告诉我一个,他就是i'm dying在中国人听来的话,这句话你可以理解为几个月之后再去世。所以我当时就没有正确的理解这句话,所以这句话就是经常会萦绕在我的那边。 我不知道啊,还有没有下辈子,有没有可能跟他在天堂相见,或者在哪里相见啊。

说不定能够补偿一下啊,去参加这个在你的时候我记得。

隔了个电影馆,大概还有几百米吧,我就一个人拿着一个手机想再来计算走,你计算,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然后我就听到他叫了我一声,叫我的名字,声音不是很大,回去左右的照望,没有看到他的影子啊,什么幻影,什么东西。 K在世的时候,他的庇护让孟斯东避免了与k的姐姐发生正面冲突。

但六年过去了,kate姐姐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温斯农的怀疑,他始终认为文斯隆基于k的财产,在k的葬礼上,他们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在温斯隆返回旧金山住所的时候,Kate姐姐坚决地把她拒之门外配的姐姐肯定是直接告诉这个遗嘱执行人不许我进去明确的,也不许我进那个准备那个公寓道路他们,嗯,然后我就一直起救他,让我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回去看一看。

那是我曾经的一个叫,呃,那里有我的回忆,有我的东西啊。但是他们也不给我这个机会,当时就心里这个非常的难过,一下,就觉得本来是他的亲人,结果一下就变成把我当成一个贼一样的那个房。

就坐在马路对面的一个凳子上面,就看着接对面的那个窗户,窗户里面就是我们曾经的卧室,那是我曾经的家,但是我现在定进去不得。

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的。 嗯,在k的占比上面,我是第三个讲对道辞的,我没有,是把我的追悼词写在纸上,照着去站着去念,就像他们其他人一样。

所以,嗯,我讲的会比较流畅。

他们听众都印象很深刻,我主要是讲的跟大家讲,我和k的这种关系是政治的。

呃,不是很多人想象中间的那样,我是为了他的钱。

然后我觉得当时可以,如果在现场的话,他肯定会会我骄傲,因为他肯定也觉得我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 发言过后,他的侄女就告诉我,k就在前面那个厅里面,他指了指那个方向,你还可以去看一看他最后一次见他。

哎,我当时就一向你像这个脚都开始捂没有力了,因为在那之前,虽然知道打这个问号很久了,但我总觉得这个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真实一样。但是这一下看到他说。

可以就躺在前面呢,这个活神圣的这个肉体就在前面呢,一下就觉得这个它的死亡好像是真实的发生了。

然后我就酿酿箱匠的,就找着那个他的棺材走。那个时候他的这个盖茨的罐子盖是打开的,我就捂着脸忍住自己不哭就走,带宽在前面跟着打,已经躺在里面穿的这个衣服是那殡仪馆给大家穿的那种衣服,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真的很难看,而且关键就是他那个脸,因为是画了一下妆啊,是怎么回事?

就变得已经不像他自己了,那个脸上的肉可能是因为松弛了吧,就有点垂下去了。

但是我还是俯下身去,在他会耳朵上面闻了一下,呃,就心里就更大。

到了一个别,然后就我就抱着他的光彩着哭,就是突然那个棺材上面就有一只花。

你不知道为什么掉了下来,无缘无故,我也没动他,然后正好掉在我的脚上。

这时,就有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他要告诉我,这只花是k给我的。

在k的葬礼过后,他的本地的一些很好的朋友就带我吃了一场饭。然后我就带他们去了那个金门金门公园啊,来到那个stolly,可就是那个虎屋旁边。

我说,我们一起来撒一点骨灰吧,撒到这个指导里面,因为这是他生前最喜欢来的地方,也是我们两个去的最多的一个地方啊。跟我撒完骨灰之后,我那个小小的布袋子里面还有半袋子,我就把它带到中国来了。

很多时候,他就一直放在我的枕头下面,我想让他陪着我,将来我有机会,肯定还会去伦敦,肯定会带着这个骨灰过去。

让他的红龟孤立占近六年呐,大概平均几天会想起他一次,每次想起他还是很甜蜜的,有时候会想到一些,嗯,曾经说过的话住我的事情,我也经常会拿出他以前发给我的那些视频,主要是听他的声音,他很多时候就是在这个金门公园里面拍的视频,自己并没有在这个视频里面。

只是他把他看到的。

景色告诉我,我不come out,那些景色我都很熟悉,一个弯道,包括公园里面的那几头北北美的野牛。

这个我都去跟他一起去看过好多次,听他那个熟悉和温和的声音,就好像他又回到了我的生活里面。

这种该趋势以后我再有没有找过来,就是我尝试过找。 嗯,你要去那些交友统治交友中心90%几,都是年轻人有文化的,懂得上网,尤其是懂得上这种同志交友中心网站的老年人。

极少,所以对我来说,基本上就放弃在这方面去独立了。

我现在的生活又回到了在认识k之前的那种孤独,然后我这一辈子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孤单的。

很有可能他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爱人。 嗯,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清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赵贞仪制作编辑林峰声音设计桑全,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嗯?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3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