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父亲本能的爱,和清醒的恨
gezhong2022-10-26  49



我对父亲本能的爱,和清醒的恨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的故事主人公木山是故事fm的听众,今年26岁。现在在武汉工作上,周暮山专程来到北京,找我们讲述他和爸爸的故事。

他说,我对爸爸本能的爱和清醒的恨折磨了我十五年,但这种复杂的感情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

在木山的记忆里,小的时候,爸爸曾经是他的骄傲和自豪。

因为那个时候我爸爸是上班的话,是一个星期,他还是有连着几天,然后在外面上班,然后再回来休息两天。

那他每次回来的时候就会给我带面包,因为我们家是属于小城镇嘛,没有太多人吃面包,特别是加那个果酱的,然后它就会在一个就是我们家最好的那个面包店,然后给我带好多面包,我记得特别清楚。

然后上学的时候就会带到那个教室里面去,大家都会觉得哎呀,你怎么有面包吃,还是各种各样的果酱。

觉得呀好骄傲,好自豪。

那个时候还有我爸爸也是在性格上影响过很多,他是一个特别会讲的人,我小的时候会觉得哎呀,爸爸好优秀的一个人,他的工作也是。

业务能力很强,然后三观半。

嗯,挺正的。因为那个时候他没有太阻拦我各个方面的地方,然后就让我自由发展,小的时候实际上都还觉得哦,好像真的还挺幸福,一切都那么美好,虽然他有的时候回来的时候脾气会有一点暴躁。

会突然间他那个发火方式就是突然之间暴怒,你怎么搞的,你这些小事都做不好,然后就是那种声音特别的大。

就会很很可怕,就是那种。

冬天呀,我当时家里面烧那种碳炉子嘛,就是你不知道什么东西,猫翻着打,然后他就把那个炉子给踢翻了。

然后就走了。然后我跟我妈妈在家里面收拾路子,但是那时候太小,就是对这些东西实际上没有太强的敏感性。

我爸爸实际上他一直在这方面挺引以为傲的,一直说,哎呀,我从来没有打过我的孩子,我在家里从来没有暴力。

所以为什么我过来,我就想有勇气,就是说说这个东西。 我是想说,实际上,有些男士不要觉得自己没有力量上的暴力,就觉得自己没有家庭暴力。

实际上,有的时候,精神上,话语上或者怎么样,你对他的摧残不亚于一些你在肢体上或者是力量上的有一些暴力。

那一天是我记得很清楚,我那时候差不多小月三四年级吧。

那一天,我外面是刚下过雨天很黑黑的,发亮的那种很清亮的天,然后但是又很黑。

晚上九点钟吧,电子都已经关了,就是因为我只听到了前半段我妈之后就赶紧把我推到房间里面。爸门关上,我只听到他们很大的一个声音。

但是具体听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我得到的信息都是我之前听到的,我才知道他要买摩托或者怎么样子的说,哎呀,那我的钱去哪儿啦,我每个月给你那么多钱怎么样?他们就那儿炒。

我妈就把我放在房间里面,关上门之后有天天砰的医生很大,我就感觉门都要震碎了。

然后那个时候安静了,因为我爸在的话是不可能安静的,所以我知道是我爸走了。

然后我就把那个门打开了一个缝,我那个通过门缝的话,我是能看见他们卧室的,我就看见我妈妈,然后对着那个呃,窗外他说,你别走了,他说,我们这下去跟你一起去。

我就赶紧把门关上了,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感觉我可能知道了一些事情之后,然后可能对大人不太好,我就关上门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我妈就进来还是很温柔的说她说乖乖。她说走了。她说他说跟爸爸一起,然后买他的摩托车去我之后我才知道这一点。 我爸他已经前提是他已经换了两辆,还是三辆摩托车了。

一辆摩托车均价,而在二千到四千,一个比一个贵。

我们家之前就是我姥姥家这边会帮扶我们家很多,但是我爸爸好像对家里面的经济从来不管呃,也不太在意,那个时候他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当时我姥姥爷,我们那边叫姥姥爷,就是我姥姥的爸爸给我们加了一笔钱,然后我爸爸知道了他。当时他又说他的摩托车好像是上一个是丢了。

他要换一个,然后我们想着他就是换一个四千多的,但是他非要说要换一个七千多的,跟我们讲道理,说七千多的性价比怎么怎么高?

换一次好了的之后,怎么怎么就是说是用的长久这样。

嗯,我爸爸是铁路上的工人,具体的工资我是不知道的。

当时我妈妈刚好是下岗失业了,所以每个月是没有积蓄,然后我们家是在一个镇里面,所以我觉得七千块钱当时对家里面来说还是很高的,因为当时我们家一共就只剩下七千零,就是说好像一百多块钱。

当时我妈就说,嗯,你这摩托车一买,家里面就没有钱了。

然后他就是说,哎呀,那我的钱去哪儿了,我每个月给你那么多钱怎么样,他们就在那儿炒。

但是具体他们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

那是第一次,我就觉得我妈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因为他们吵了好长时间,还是我妈妈妥协。

而且很无奈,那种可能就你那时候小朋友都直觉吧?

就是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当时我觉得哎呀,出去就觉得一下子好冷啊。

天已经很晚了,然后而且下了雨,白天好像晚上还是有一点下雨的鼎物,只觉得很阴冷。

街道是很安静,路灯在亮着,天很黑,但是又被照得很亮的感觉。 嗯,只有几家摩托店开。

我爸爸那一家也在开,当时我就坐在门口的那个台阶上,就等他们我全程。我没有参与,根本就兴奋不起来,就是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然后就坐在台阶上,一直在等他们。过了一会儿,然后我妈妈先出来了,就是说,走吧,我们回家。

我说买完了吗?他说买完了。 我说行,那回家吧,回家睡觉。

这就是我所有的记忆了,记忆最深的就是好冷啊。

就是特别冷之后了,就是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妈妈就开始在外面跑保险,然后这时候我爸爸就会说我妈不顾家之类的。

说的是一个女人,每天24个小时,基本上十八个小时都是在外面的,晚上一回来,然后就往卧室里面。

然后慢慢的就是因为跑跑线的性格嘛,就是你逮着陌生人你都能得讲一番。

我妈妈花慢儿的她也有一些脾气了,但是打心眼儿里他是个比较软弱的人,所以那个时候他知道有一些事情他自己消化不了,或者他觉得这个事情不对?

他不知道怎么样跟别人说,他又跟我讲会有的时候会有意无意地说,哎呀,你爸爸什么也不管钱呀什么的,每天钱都没有了。

他就会怪我。那个时候实际上是我爸爸还是把公司卡交给我妈妈来管,但是他我感觉他每天都会要零花钱,每天都会要零花钱。

等到月末的时候帮妈妈说没有钱了,或者是问他,哎,你钱花那么快,花去哪儿了,他就会发怒,我一共就用那么点零花钱,什么你还要逛过去哪儿了。

就那样花了呀。然后就是特别高的分配。

然后那个时候我就很疑惑,我就开玩笑似的时候,我说妈妈感觉爸爸要了零花钱,比每个月交的还要多。

实际上我跟他开玩笑的时候,我一直相信每个人在开玩笑的时候,我觉得是有五分左右,实际上都是真心话,因为有些东西我不开直面的说我怕我妈妈觉得难堪初衷了嘛,就是情感上可能会稍微有一些顾虑。

然后我妈就会说一些,就是说是吗?她说,你看她还会抱怨说我不会管钱了,或者怎么样子的?

实际上,如果他不告诉我的话,我不会知道的那么细致。

但是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就是从那个钱的时候开始嘛,就会跟我妈一起来讨论我爸爸的问题。

他也是个很传统的人,他就会觉得,嗯,干嘛要在外面说自己老公对自己不好呢。

然后我妈妈就可能是觉得,哎,就我跟她说就是她,那个时候她已经忘了我是她的女儿,可能就转换,觉得就我是他的朋友。

就会跟我说的,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我觉得如果这件事情。

能有发泄口,或者是我跟我妈妈在商量的基础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就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比一味的,因为我也见过,就是那种呃,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家里面事情的一些人,就实际上等到自己长大了之后还对自己还挺收益的,就是我遇到这些事情了之后我要比别人冷静。

但是我觉得我这方面不好的就是因为我没有出口,我只是接受到了我妈妈给我的一些负能量。

但是我没有人可以说一些东西都是靠我自己去消化得来的。

这个嗯阴影的话就是处于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当时跟我男朋友在一起,我的真正的阴影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刺激起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还朋友就会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我特别会照顾别人,他们跟我在一起很自在。

但是在跟我男朋友在一起了之后,我就会觉得好像有的时候情绪会控制不住自己,就实际上,我本能的性格是跟我爸有点儿像的。

有的时候比较易怒,反应最强烈的就是我说的那一次,就是他在沙发上坐着,我让他干什么活,就是很小的那种扫一下地呀,洗茶碗呀什么的。

他没有去做,我当时我就整个人就完全失控了。

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跟我爸是一样,就咬牙切齿的时候,这个人很崩溃,因为那个时候我知道我要找的男朋友标准就是跟我爸完全不一样,因为我爸爸基本上包含了我对人,就是说认识的那种所有的缺点。我就说,只要是跟我爸,就这方面,那方面不一样就可以了。

然后我那个火销下去了之后,我才知道我在这方面有那么大的反应。实际上,因为我爸爸从那个时候开始,才知道,我爸爸给我的阴影还是很大的。

一四年的那个时候,当时我回家,我回家就是例行询问嘛,就会问我妈就是你现在跟我爸怎么样,怎么样,我妈妈就来。

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之后,就告诉我,他说,你知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他说,我在你爸爸钱包里面发现了给别人转账三千块钱的一个转账单。

当时他我妈妈给他写了一封信,在他的钱包里了,大概的内容就是告诉他我发现了你的转账单。 我感觉到了你的不对,我爸爸就是没有回复这封信,就是因为小的时候我爸爸喜欢。

跟那些女阿姨一起什么的,就是我就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再加上那个时候不是网上聊qq嘛,他每天拿着那个手机播放我跟我妈妈说过这个问题,我说如果我要找她直接对峙的话。

这个事情我爸肯定是不承认的。

然后我就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错,你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顺从他,但是你已经跟他以这种方式相处那么多年,而且我爸又是个极其固执的人。

这方面已经不能再更改。你不能现在再反抗他了。 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放低点姿态,或者有些东西,你就顺着他走。他高兴了,说不定反而能给你反馈一些东西。

我说,你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之后我就又回去上班了,上班,等到下一次我再回家的时候,反正这两个就是在半年内,这都是在半年内发生的。

等到我再回家的时候,我就问他,我就说你们俩现在怎么样了,他说还是那个样子。

我当时我就很生气,我说,我跟你说的方法,你也不按照他去做。

我说你回头你又说我爸这样说我爸那样,我妈就一下子就。

哭啦,特别崩溃的哭。我说,你怎么了?你告诉我,他说,你以为我没有做出努力吗?

他说有一天晚上他就故意的靠近我爸哈,给我爸捏捏背啊,捶捶背啊,就是那种跟他撒个娇啊或者什么的,跟他讨论电视啊什么的。

想要跟我爸就是表现那种小女人的一面哈,想缓解一下他们的关系,但是我爸突然之间冒出了一句话,他是说,嗯,不行的话,你也去找个人吧。 从妈妈口中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木山意识到。

至少从感情的维度上讲,这个家已经分崩离析了。

慕山问母亲需不需要,她代表母亲去和父亲摊牌,谈一谈这个事儿,但母亲拒绝了他,并嘱咐他什么也别说。

木山也不知道母亲是想替父亲在儿女面前留点面子,还是心里终究放不下这一段婚姻。

总之,从那儿以后,母亲和父亲开始过上了同一屋檐下的分居生活,婚姻和家庭依旧存在,只是各自都不过问对方太多。

继续着表面上的平静生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故事fm往期节目里,曾经有一位讲述者这样描述中国人处理家庭矛盾的方式。

我们总是习惯将矛盾隐藏起来,然后等到婚丧嫁娶这样的大事件在其中爆发。

这句话精准的让人有点无奈,因为在木山的故事里,仍然没能摆脱这样的俗套。

从我毕业了,工作开始,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家一直都是存不住钱的状态,我们家最能存钱的就是我了,我自己的话存着的话我还能留点儿钱。

然后我也是没有打算到。我说我以后我结婚的话,嫁妆你们就不要给我考虑了,我没有指望过他们。

我爸爸现在的工资,实际上因为地方经济来说的话,铁路工资实际上是要高于平时的水平的。

然后从来都怎么出钱,我们都不知道我爸爸每个月有多少钱的工资,就是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秘密,也不能问钱对于我爸爸来说,一直都是一个进群他一个月,我知道从我叔叔那里打听到的工资接近六千块钱,因为我在武汉的工资也才五千出个头。他工资那么高,但是他一分钱都存不下来,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可怕的事情。

我就怕以后会愈演愈烈,到借外债你知道吗,我说,我这边儿就跟我妈说的,我就说你能不能以给我准备嫁妆这个话题,然后让我爸存点儿钱,因为我爸是个很虚荣的人。

嫁妆他应该是会给我出的。

然后我妈肯定是跟她提议了的。

他那个时候他就他就说我不孝顺,说我白眼儿。狼说我工作了那么长时间了,之后没有给家里面一分钱,说别人家的孩子一个月都往家里面给多少多少钱,这个可好?

呃,一分钱都不给家里面现在还过来跟我要钱,什么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然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在我爸爸面前是这样的形象,世界上我就完全就崩溃掉了,因为我觉得现在是我跟他是一个敌对的状态。

我妈妈反而抽身而出,以及从旁观者的样子来看我们,因为我妈现在她就一直就说,哎呀,反正我已经释然了,或者怎么样,我现在我都不在乎了什么的。

他无所畏惧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我妈妈无所畏惧,得到的结论就是说。

我不用管你,然后包括我不用离婚,我离婚乐事干嘛呢?我现在已经完全独立了,你也不能怎么着我,因为从他出轨的那一次开始,他们两个在情感上已经完全割裂开了。我就会跟他说,我说,是的,你已经施安了。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怎么释然的?

我最小的时候,这个东西是你主动来告诉我的,我可能那么小的年纪,不应该承受或者不应该知道的一些东西。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错误呢?

所以有的时候我就觉得。

我,我觉得我妈到底在干什么,就有一些负面的情绪是你给我的。

我作为你的一个垃圾桶,一个输出口,倾诉了那么多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说我一个人来化解,因为我跟同学也没得说,同学都不懂。

然后我就觉得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所以现在就是说为什么我在这个家就觉得很就是很绝望。 我爸跟我们家庭的关系在我心里边,已经转化成我爸跟我的一些敌对关系。

我妈又不愿意离婚。

所以我不能出来做那个战士,然后拿剑去跟我爸去决斗。

我因为我妈妈不打算离婚,我还要保,就是说不能够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然后去把这个窗户是给捅破,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对于木山来说,母亲告诉他的一切不是定时炸弹。

更像是慢性毒药,一直憋在肚子里。一方面他看着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另一方面,自己虽然知道一切,却又无能为力。

他唯一的慰藉在于他已经长大成人,不用和父母朝夕相处,这样的痛苦只有在回家的时候才会被放大。

但新的问题在于,木山还在上,初三的弟弟成了整个事件中最无辜的受害者,他们两个现在的这一些关系,因为影响到了我弟弟。

我弟弟现在很压抑,因为我弟弟现在每天跟我爸待的时间要很长,我弟弟在跟我说姐,我感觉我的就是说最近感觉好压抑啊,我每天不想说话,不想吃饭。

我应该就是最近的计划,也就是然后暑假的时候回去跟我弟弟谈一下,问一下我弟弟真实的想法。

如果他熬不过去的话,我可能这边会只针对于教育方面跟我爸爸摊牌,但其他的事情我会保留,会不说,因为其他的事情。

本来就不,应该是我知道,而且我作为一个女儿的一个身份去给她讲也不合适。

我妈妈在那个时候也是有一点犹豫,她不想让我说,我说那这个没有办法。现在之前我为了保护你,我什么都没有跟我爸爸讲。

但是你有反抗的就是机会,或者你有反抗的资本,你不反抗是你自己的选择。

但是我弟弟不是我弟弟,现在他还不是一个成人。 我们作为家庭的一员,有义务要给他营造一个好的一个学习氛围,或者一个健康的一个成长环境。

木山上个月刚刚结婚,他本来想在自己组建了新的家庭之后给爸爸写一封信。

把自己成长过程中受到的影响都告诉他,但是一想到爸爸容易发怒的性格,木沙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将气球被扎了个洞,泻得一干二净。

现在木山不再期待父母做出什么转变,只要能保证弟弟顺利的长大,上一代的问题还是交给上一代自己去解决。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3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