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国留学那会儿,微软还是邪恶的象征
gezhong2022-11-01  64



我出国留学那会儿,微软还是邪恶的象征

苹果,微软,当时你是绝对不去的,微软,那是邪恶的象征,是反互联网的,是要把你绑定在他的那个丑陋的Windows3.11。那时候啊。

苹果当时正是最差的时候,谁会去贫困,那这就马上就要撕的呀。 乔布斯还没回品过当时保守的象征。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

带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上个世纪890年代中国最早的一批留学热兴起那个时候的留学体验如何,这批人做出过什么样的事情,请收听我们的制作人武阳带来的故事。 白强是我的球友,我们在一起踢球一年多了。

他地中后卫是个强硬的防守队员。

但毕竟年纪有些大了,防守时会时不时出现地基。十五后来我得知老白也是位成功的商业人士。

1990年,他去了美国留学,亲身经历了九十年代美国的第一波互联网了。

唐朝,他今后参与创建了三家互联网公司,并都成功上市。 两家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一家在深圳。

今天的故事从1986年开始说起。

那年,老白考上了当时全国六续分数最高的大学,中国科技大学。

科大是五八年在北京成立的,但是是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被迁到了这个合肥。呃,既是科大的不幸。

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是可大的幸运。

北京的话,北京好学校很多,科大也很难这么独特在合肥呢,那我们就是一枝如秀,所以也造成了我们科大学生的一种呃,虚娇吧,那自我感觉挺好的对。

而且毕业分配是特别好,很简单,我们毕业了,如果你不出国,全都到北上。

嗯,过没有深了。当时就科学院的各个所本科毕业直接去,但是说来说去呢,就是科大的,由于地处合肥,到了八十年代的大家。

逐渐的就是思维越来越开放,就不太愿意靠国家分配到科学院工作。

所以那个时候全国的潮流就是出国去美国呢,就是最好的选择。 我们班当时的出国比较差,因为我们数学系不知道为什么英语比较差,即使是这样。

最终到了五年级毕业的时候,我们科大是五年,当年应该我们有十七人都去了美国啊,还有。

呃,东京就是东京大学队生物系最多的时候,五十多人只有三人在国内,别的全在国外,当时出国的这一些,呃,这个八九年以后嘛,政策是收紧了。呃,我印象中是这样,你必须得有国外的直系亲属的给你的证明,你才能申请出国留学。就是说,假设我白墙所有的亲戚直系亲戚,如果全都在中国,那你就没有资格申请护照出国。

那两年的政策就是这样,那这个就是很可笑了。

但是咱们中国人呢,就是特别会变通,我们家的运气就是我们家正好有一位我的直系亲戚,呃,是在台湾工作。

但是别的没有的,这些同学怎么办呢?

一开头都痛哭啊,但后来都想了办法,包括认了很多的这个呃,执意亲戚出来。对国外的这些中国华人们也很支持中国的学子们,比如说仅咱们俩仅仅是同乡。

并不是什么亲戚,但是为了帮助自己同乡的呃,学子嘛,也就认他就开个公证证明说。

谁谁谁是我的儿子侄子这样子的大家后来都变出了执意亲属,证明这都变出来了,也都出国了。

并没有拦住谁,但是非常讨厌,就是说非增加了这么多的这个障碍,你看,当你管了那么多,最后中国的这些精英们,当年的精英们还都出国了。

但是随着咱们祖国的发展,他们又都回国了呀,也并没有谁强迫他回国,他们都回来了,因为这里发展的机会更多。

这说明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票。当时也是我父亲呢,已经在美国的学生给我买好寄到国内的。

我影响中是七百多美元,当时不像今天这么方便,你必须到联合航空中国,半数在上海静安希尔顿到那儿去确认这个票。所以为了这个。

我父亲陪着我又去了一趟上海,从合肥,你坐火车,然后特别逗到了静安。齐尔顿嘛,这个当年安徽大,我还没有出入过五星级酒店,我穿了一个拖鞋,我们中科大学生一贯的就是要自由散漫。

然后这个这这个门童就不让我们进,你说是你不能穿这个,后来只好现场,我父亲把他他穿了一个凉鞋,把凉鞋脱给我,他穿了拖鞋,我父亲就没进去。

我就进去了,然后到了这个uv的这个办公室。

然后他给我签了这个机票,如果不签这个机票就作废。 对,当然了,今年我读到这个静安希尔顿,正式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呃,这么多年了嘛,我还挺感慨的,对,这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挺有意义的一件事儿。当时那对我们来说呢,像是一个。

皇宫一样的富丽堂皇的对对,1990年,第十四届世界杯在意大利米兰的圣西罗球场,白墙钟爱的希乐队在决赛中以一比零击败了吗?

马拉多纳领先的阿根廷队第三次赢得了世界杯,而在中科大宿舍里观看完转播的白墙也飞往了美国的新泽西,继续着自己的学业。 我是八月份去的,对我人生第一次坐飞机。

对当时是在虹桥嘛,也不懂。

飞机到了东京,全飞机人都下去了。我还在这儿坐着,因为我以为跟火车一样,他们都是东京站下车。

我要到旧金山寨下车,然后后来过来了一个空中小姐。

今天我已经记不清他是用英语说的,还是中文说的,但是他的意思我是记得很清楚,他说,这个你还在这干嘛。

我说这个我是到三布朗c四口九金山。他说,你要下去换飞机哦,我就下去,我们当年起码是我。

作为一个成熟的人,是做不到的,很不成熟,一直就在富小高中,在这个河北中也是离的就几站路。

呃,不太懂事故人情,一切东西都是比较简单,呃,做中考高考。

所以呢,去美国也是考了托福加尔裔好像就该去。

所以这个好像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达到了。 今天我读到一些这个人士,说是他们去美国之前有很多的报复啊,理想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跟大家说,我也没有那么多,我就觉得是我完成了一个类似高考一样的另外一个人生目标。

我后来的一切都是在美国又重新摸爬滚打,好不容易的。

算是了解了一点儿社会,那这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对,我刚去美国的时候,呃,由于主要是在这个学数学嘛。

那么这个小圈子基本上都是我们的大六区的,所以好像是立即就木耳起进去了,就是混到了一期。

有一次我印象中我开车在一个路边的这个小餐厅吃饭,这时候呢,进来的一个美国人,三十多岁,穿得衣冠楚楚,因为餐厅人很多。

他就看我一个人做,他就过来问我能不能这个跟我坐在一起,我知道可以。然后他就开始跟我说话。

他觉得我肯定比他聪明,因为他得知我是数学,就是先恭维了我几句,我心中很得意的。然后他就说,但是他觉得我做错了。他说,如果是他到了一个另外一个国家,他先要干的事儿就是先把语言掌握好,第二件事儿就是要融入当地的社会。 而我呢,确实我当时虽然这个考试成绩很好。

但是我的口语是口音很重,别人都听不懂,然后呢也不融入别人社会就还是在中国的学生圈子,在这儿打交道,我们跟美国学生啊什么的,跟老师们关系都很淡。

我当时心中是一万个瞧不起他呀。

我觉得打,这你肯定数也比我差多了。你学一比我差多了,就是我们中国人当时去了美国,老叫人家美国人叫傻老美。

今天我们到我来讲,是我们很傻,为什么呢?一个人水,那活在社会中,应该是很,这可能全面,我们就是会那么点儿考试。

而且当时去的这个中国人很多。

我还算是四年级,出国很多都是国内读过硕士,甚至有的读博士都读了一段时间又出国。

他学的那点儿课,他在本科学过一遍,他在硕士学过一遍,他在博士又学了一遍,然后他到美国来再学第四遍,由于咱们中国的教育是往下填鸭的,所以用的课本经常就是美国的影印本课本。

所以那些题他都做过n遍了。当然,我们的考试成绩比人家美国学生好,但是最后我们的创造力比到创造力比到写论文的时候,差距就一下子没了。 我现在都觉得这是一种上天派来的一个使者。

告诉我你这种在钻牛角尖儿这种唯一这种象牙塔是错误的。

他后来跟我说他是销售家具的,他说我一进来到这个场景,我就会先看分析这个场景,然后我就觉得你就是我白墙,跟整个的场景都格格不入。

确实我今天回忆起来,我一个从打扮到气质都跟整个跟俄罗斯不住他过来呢。他也是一个很外向的人。

愿意跟我聊聊天,最后他还坚决。

付了我那顿暖饭,虽然没多少钱,但是当时我记得就是他支付了那顿晚饭,然后祝我好运在这个新泽西,我在罗拉克尔斯。

呃,现在中文翻译成罗杰斯大学。

呃,曾经有过一个四年的大学奖学金。 呃,所以在那里的树立统计系。

嗯,但是后来呢,因为我当时的这个女友在浦东。呃,那我就决定转到了。呃,印第安纳州的浦东大学普通呢,是一个农村学校。

印第安呐是农村州嘛,很多中国大城市区的,即使是当年上海,北京那广州的,这些去了都很难受,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们原来在合肥,在客套。

他也就差不多这个农民地对,所以我后来在新泽西很不适应。

我去了普度特别的适应,对,我觉得这个如鱼得水,因为我在普度读这个PHT的时候,喜欢计算机,就每天在那玩那个系统。

当时是u拟x。呃,具体来说,普度用的是u纳克斯的一个变种ibm AIX,那得是另外一种。尤尼克斯,我在国内只是在我母亲在的。

中科大试验室玩过游戏,对,就是苹果机上玩过游戏就是呃,你是小偷,后头有几个人警察在抓你,然后你就跑吧。警察快抓上你的时候,你能摁一个箭就能埋个地雷,让那个警察陷到里头啊等等很好玩。当时我唯一的计算机的这个经验就是玩儿过游戏,但是去了以后嘛,先是给导师干活儿编这个抚顺与程序。

后来越来越喜欢玩儿卷积,然后我的导师是我们当时的系主任,还是一位女士。她说,这个墙看你呢,很喜欢计算机系统。

而我们现在虽然有一个全职的人管计算机,但是他晚上就不在了,他晚上回家了。呃,老师和学生实际上是喜欢晚上活动的。

那怎么办呢?他说,你能不能帮着管一下,在这个情况下呢,我有了一些权限。

这时候呢,正好194年,我就下载了一个软件,就是网站服务器。当时有一个人在前一年就是著名的T姆波尔纳斯利发明了这个。

万维网第一个浏览器也是他,而且TM改变了世界的这位人,他把这个整个的原代码,他的这个协议全都公开了,让大家用。

我非常非常的容易,他是我人生的楷模。

九四年我就做了一网站呢,是读什么呢?

读金庸小说,读这个呃,海外华人自己写的杂志,华夏文斋,风华园和信誉司,这些都在国外,还有这么多现在翻墙才能看到。

当然,你会说,哎,这有什么了不起。我对我不是写这些文章的,我只是把做成了网站,那你会说这个网站有什么难的。

但当年的浏览器不支持中文,你没中文字体,除非你是系统管理员才能加字体。

那我就写了一个程序,很简单,就是把这个中文转为图片,浏览器都支持图片。

所以你看到的每一页中文实际上都是一个一个的图片,这个很容易理解,对吧这样子的话,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中文。 当时我的这个网站是非常火爆的,火爆到这个普度经常给我警告,由于我把普通的带宽系统的这个磁盘的logo就是记录都给充满了。

真的是全世界各地,那是觉得现象级的,而且当时还没有Google,这些公司雅虎也没有,更没有百度这些。

然后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一个跟我一踢球的普通计算机,这个系的华人同学,他来找我,我们从这个服务器的记录就是所谓的logo里头倒推回去。哎,我发现这儿有一个加州的网站。

呃,有一些访问是从那儿来的,发现他就是一个把当时世界上比较著名的一些网站,分门别类。

就列在那儿链接,我还记得很清楚,我跟我这个球友一起笑话了,他半天啊,这有人这么笨,自己不会做,就把别人的东西列在那儿。

这个网站的名字挺有趣儿,叫丫鬟,哈哈哈,这就是丫呼儿的。但是我承认这个踏实有很有头脑的商业模式的。

那这就是当时,而且呢。后来我离开普通去创业了,普通就警告我说,你都已经不再普通成为正式的这个博士学生了,你应该关掉。后来我知道在网上发帖子。

日本谁都愿意接华夏文斋,就有人接过去了。风花园就是加拿大留学生办的一个杂志,也有人接过去。

所以都是给了一些网上的同学,只有其中有一个叫心与思,那心与思呢,我就给了一个人,他是谁,我今天都没见过。

但是后来我得知他当了微转亚洲原军院的副院长,但过了半年呢,他也去工作了,他到微软去了。

他说这个不行,他们大学也不让他在支持这个东西了。这会儿就有一个人是我们科大校友,还是我的师兄说啊,我正在读第二轮博士后。

我有时间他就接过去了。 这人就是真名叫方世民。

笔名儿很多人都知道,方舟子辛允斯后来就成了方师兄的阵地。

我承认啊,辛运斯最初是一共有八个人的编辑委员会,包括了方舟子方世兄做的杂志,但逊斯网站就是我一个人在普度的一台ibm编的成把它做起来的对方。舟子是他的第三任王主了,后来我跟呃,方舟子师兄还是见过。

但是呢,呃,因为后来他一直是说他是中文网络第一人吧。

所以这块儿是有一点儿这个问题的。

呃,我也没跟他再去计较这件事儿,当年我们也没有手机,但是有人找到了我在浦东的公寓的电话号码。

打电话来,就是要求跟我一起合作,把这个做成商业。我说,为什么要做成商业呢?

我,我喜欢读中文,我就把它做成网上,让尽可能做的人读中文,因为当年在国外读中文是很少的,不像今天很当时要拿到一本金庸小说,那高兴的你都顾不上睡觉了。都这个我一直没有得到机会向金庸老先生道歉。

因为当时金融小说都被我免费的搬到了网上,对。

那盗版第一人倒是那个,但是这个还是非常非常的。

呃,令你这个心潮澎湃的一段时间,虽然没有那么多的商业,但是呢,有特别多的事儿可做,每天都不想睡觉。

非常自豪的是说是当时读中文的网站中流量,肯定是我那个最高这样呢,一步步的把我的整个兴趣都拉拉到了这个互联网方向,我觉得九四年呢,呃,基本上定义了我人生。

呃,未来的道路就是在这之前,虽然我的这个数学助理统计呃,学的还不错,但是我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但是就在九四年,由于互联网,他改变了我,人生,我觉得我遇到了我最喜欢同时也最擅长的一件事儿,那您为什么那个是就离开普度没有去的我们,我们现在知名的这些大的硅谷互联网,当时他们也都是小公司,或者当时他们都不存在。

古广是九八年,还是什么都是成立的嘛。

雅虎人九四年底刚成立苹果,微软,当时你是绝对不去的,因为什么呢?

微软,那是邪恶的象征,是反互联网的,是要把你绑定在他的那个丑陋的vivo43.11。那时候啊,nt才刚出来。 苹果当时正是最差的时候,乔布斯还没回品过当时保守的项目。

当时的新兴的公司像雅虎,然后当时现在完蛋了,像谷歌还没有。

Facebook更没用啊,阿玛葬就是亚马逊,也是后来采用九六年吧。好像是我承认你这个问题,为了非常的哨。

我觉得当时如果我去硅谷,也可能是另外一个情况,但是正好有这个美国人前律师有了这个主意,就来找我们来做这个互联网公司就留在了印第安纳州,在印第安纳普里斯。

当然这个公司还不错。呃,做这个互联网是比较早的,然后找了我们去创业。

这个时候他们觉得我有一个问题。

就是这个语言不好,所以这个别人听不懂啊。对,呃,但是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事儿,我们当时的这个公司呢,这个互联网公司要攻关美国各个州政府,就这天呢,我们这个创始人ceo要去跟印第安那州的州政府包括州长去谈电子商务为什么是安全的,但是他不懂,就是我们ceo也不懂他,所以要找个人帮他解释,但是我们的这个负责市场的人也不同。

我当时负责软件开放,那么我呢,是唯一的,真的浓浓理论上懂,为什么电子商务是安全的,就是加密解密怎么回事儿。

我们这个创始人就万般无难之余带我去了,结果没想到我呢,就是天生有这个优点,不怯场。

觉得对方无论是谁,哪怕后来见过很多,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啊,这个国王啊,这种首相我从来没切过场。

那么到了那儿呢,诶,我们这个ceo很快就说不下去了,我就站起来,然后我比平常说的又清楚。

勇的慢,同时我带一些口音,反而让州长啊。参议员,众议员们觉得这是专家镇住了所有的人出来我们这个ceo就觉得哎,他说,强,你平常是说的好英语的话,他就立即给我配了一个这个QT就是教我口语的改进我英语。但是同时这件事儿改变了我,我原来就是完全负责开发。

但是从这以后,越来越多的情况,他们觉得要让我跟他那你一起去做这个市场啊。什么我们九八年三月就上市了?

虽然我们都没有赚什么多的钱,由于那块儿印第安大州就中西部不太流行,这个风险投资制还是是谁出钱是由占绝大部分的股份。

所以出钱的就是几个当中西部的土财助美国土财助,但是公司还是成功的嘛,就完全三月就上市了。

此后白墙的商业道路算得上非常成功。 2004年,他所参与创建的另一家公司也成功的在纳斯达克借壳上市,而现在故事fm每期要用到的语音文字转换软件。

是由他参与运作的第三家上市公司科大讯飞所开发的。

2011年,白墙的创业道路又回到了他钟爱的足球里。

他和足球解说员黄建祥,荷兰足球队的前任队长韦斯利斯内德一起创建了一家主要业务,是发展中国青少年足球的体育公司。

动巴体育。周末的时候,他也还时不时会来我们的球队七零战车踢场球,除了他痛风发作的时候,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

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武阳制作。

声音编辑,彭寒实习生黄瑞,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呃,我知道九四年以后的媒介世界杯你都到现场看过,那么印象最深刻的比赛是哪以上九九年,中国女足跟美国女足在洛杉矶派萨蒂娜玫瑰碗球场争夺世界杯冠军。我是从达拉斯飞到了洛杉矶去看的,那场比赛印象最深。

敲锣打鼓,咣咣咣咣咣咣。

因为加州就是华人多,当时正好是中美关系最紧张的时候,然后这个民族情绪比较高,包括台湾的华人都一起跟着在那儿唱熊秋秋气昂昂看过一下六江。

敲了打鼓一半儿人以上都是华人。 那天晚上我觉得是天气特别热,派萨蒂娜也是一个特别热的地方,就是洛杉矶的内六地方。

如果那天要凉快一点,我一直觉得中国这个技术更好,肯定能得冠军吗?

但是热了以后技术发挥不出来,反而美国队的那个大高个儿忠诚中间就过不去。最后我不出去,当时很有趣儿。呃,这也是不同的民主情形剧吧。 我们当时包括我,那真的就是把这个上升到了国家民族的高度,但美国也不在我旁边有个美国小老太太在最后一个点球罚完了,中国队失利了以后他?

转回身来向我握手,情着泪花。

有一个比赛就是他们还是比较平常去,这还是值得学习的呢,不用那么上纲上线。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5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