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4 我遇到一个花心大萝卜
gezhong2022-11-03  69



vol.24 我遇到一个花心大萝卜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复清。作者,小春演播郭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第二十四集,你干嘛每天早上跑到我房间来啊?我抱着毯子头疼的叹气,这有什么我以前不都这样的吗?

你忘了我还跟你一起睡过呢。

你那个时候才十岁哎,那时候粘人倒也罢了,现在都是个成熟男人了,还那么黏她以后的媳妇儿怎么受得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长大了。

看着他点头,两只大眼睛忽然忽然的看上去一脸无辜样,又拿小时候最常用的一招对付我男女,有别呀,小兄弟。 我抱着头都想往墙上撞了,突然被紧紧拥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

头顶上传来些微颤抖的声音,爱情,我?

不要一早醒来,你又不见踪影,叫我无处寻找。

我吸一动,原本要竖起的刺立刻软了下来。

原来他每天跑到我房间里,是为了确定。

我还在想,想当年他才十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像变戏法儿一样凭空不见,就是个心理健康的大人,也会受不了。

那时的他会有怎样的失措与恐惧。 哎,只怕这辈子他都会有心理阴影啦。 哎,都是我不好。

啊,对不起,富沙梯坡。其实我这一次还是会一样消失不见,不过我发誓绝对不会让他再次目睹了这个时代,又没有心理医生能帮他。

对了,艾强,我是不是你睡过的第一个男人啊。天呐,是谁说会有心理问题的。我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谁来帮我把这块狗皮膏要撕开?

第五天,苏母这的重头戏就是胡腾舞,这是男人跳的舞舞者疼踏跳跃,急促还行,反手叉腰和和耸肩。

现代新疆维吾尔族舞蹈里的男子的舞步很多就是从胡腾舞演化而来,音乐声激扬,振奋,热情奔放。

几十个男人口里一边欢呼,一边腾空男子气概十足,看得我大声叫好,爱情啊,喜欢这个舞吗?

他凑在我耳边大声问。

我没空理他,肯定的点点头,眼睛还是直直盯着那些英挺的男人们。

他把面具摘下,放进我手里,跑开了。我没来得及问他去哪儿,就看到他拨开人群,跑到那群舞动的男人中间。

然后我张大了嘴,看她融入那群男人中,一起跳腾场地中间。无疑,扶沙蹄婆最显眼。 我说,一米八五的完美身材。

五官也是最英俊,他一上场,周围的女人们欢呼得更厉害了。

他屈膝下蹲,脚步变幻,如飞鸟敏捷的一步踏步,舵步腾跃的动作飘逸洒脱,又不失细腻,体态刚健,豪放又不失柔和舞动着的她第一次让我见识到了男人的另一种魅力,跟着下面的女人们一起放声尖叫。

叫得不过瘾。我一把拖下面具,双手拢成喇叭状,冲着他喊,好棒呀,我爱你。

他听到了我的尖叫,对着我洋洋眉毛,嘴角上翘,好看的勾魂音乐生越来越激烈,他跳头的动作越来越快,群众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大家一起合着音乐打节拍,在整齐的鼓掌声中。

音乐戛然而止,扶沙蹄婆突然一个高难度的腾空翻转,落地后就着力道爽漆跪地迅速向我滑来,然后停在我面前,双臂大张,扬着头对我帅气的笑,潇洒都不行,立马感觉周围射来许多刀子。

我扯着嘴,赶紧拉他站起来。

他脸上满是汗珠,褐红色的极尖卷发贴在额头上,衣服也湿透了。我下意识的掏口袋。

然后悲哀地发现没有手帕。

哎,用惯了餐巾纸,我恩也没带手帕了。虽然我也知道不环保。

他看到我两手空空的从口袋里出来,说了句,嗯,不要。然后拉过我的衣襟,开始抹汗。 我整个人傻掉,他还真想得出。

我看着又湿又皱的衣服泪奔,这可是汗啊,好像。

嗯,还有点儿味道,嘴角哆嗦的话不连贯。

啊喂喂喂,你叫我这样怎么穿啊你你,你也退不厚道了吧,怎么啦,一件衣服而已,本少也高兴。

没等我继续哀嚎,被他急急拉着走,喂,那么急,干嘛去哪儿呀。

那他手心都是汗,完了完了,手也不干净了。 买衣服。他回头看我,一脸的不耐烦,瞧你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件破衣裳?

带你上街太丢我的脸啦。

停住脚看向前,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儿拦在我们面前,一脸怨气。富沙梯婆偏头挑眉,看她脸上一副慵懒呀,呵呵,典型的言情剧场面。 不过我不是这出剧的主角。

我退出,我偷偷地抽出被他捏的汉师的手,打算往旁边角落悄悄隐身还没跨出衣服就被拽了回来。

这下可好,他整个人挂我脖子上了。

第一反应就是,哎哟,都是汉呢。富加迪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他眼里勤着泪,向我飙来,恶狠狠的杀气,不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吗?

他挂在我身上,伸头在我脖子旁蹭,老弟呀,你不喜欢也别拿我当当剑牌呀,何况你还一头的汗。可是你说过说过什么。

我答应你什么了吗,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啊,哈哈。哎,这位姑娘你是?

有所误会了。我讪讪地笑,一边暗暗地用劲儿推他,哎,这家伙还真是沉,我跟他不是你想象的那吧唧一口。我的左脸响亮的黏上了一个吻。

湿乎乎的啊,惨了,惨了,这下脸也不干净了。 你你啊。

女孩儿气得一跺脚,飙着泪飞奔了。哎,我叹气,还是不留神当了言情剧的主角,扶莎提婆,你对喜欢你的女人?

都是这样的吗,他们自己要粘上来,大家玩儿得开心就好,最烦他们一个个最后都要讨个将来这个花心大萝卜。

难怪他哥哥含蓄地说他每日戏弄花丛,哎,想起罗石心中流过一丝温暖,他绝对不会像弟弟一样花心。

虽然啊,十一年后,哎,不想不想自从决定以我的方式爱他以后?

我就拒绝去想关于他日后的妻妾子的问题,想不了那么远,你管不了那么多,只要现在的自己爱着他就好。

扶莎蹄婆,难道你从来没有爱过人吗?

没有,干脆利落地回答,重新跟扶沙提伯碰灭,发现十年后的他总是点儿郎当的,会对我说些让我气恼的话。

有时甚至会让我脸红。

最刚开始以为扶莎提婆对我另有企图,我也有所提防,可是几天接触下来,发现他就是一副花花公子的脾气,除了对我卡脸油占点口头便宜,他其实也没有别的什么过分的举动。 在街上认识的女人冲他打招呼,不认识的女人冲她发呆,他都是挤眉怒眼的回复人家带彩的话,也是张口就来。

搞得像个大众情人,所以我也释然了,对他时不时地跟我亲密接触一下,除了嘴巴里叫嚷,抗议以及无用功的躲闪,我也开始慢慢接受。

反正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不过呢,跟他在一起真的非常开心,他会耍活宝,会逗乐会不停变换新花样,长得又那么阳光帅气,难怪那么多的女人迷他迷得要死要活。

也难怪那些女人得不到她。

会伤心欲绝。

哎,幸好我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强,对于罗石的魅力我都能抵抗那么久。

也幸好我的心很小,罗石已经将他站得满满,否则只怕我现在已经是那群怨妇中的一员。 看着他身边不停变换女人而哭泣,晚上洗完澡,搓着头发回房间,又看到那个身材高大的萝卜,穷极无聊的翻出我的素描本儿。

拿着铅笔来问话,哎,这恶习怎么十年未改,我那些没带走的素描,本儿肯定就是这样被他耗掉的。

看见我回来,大萝卜扔掉铅笔,又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哎,洗个澡也那么会磨,能把它揣上一套新衣服,递到我的面前,是那种软软飘飘的丝绸。

淡雅的绿色,绣着嫩黄的石榴花边意料上乘,做工精细,肯定耗了不少钱。我不禁啧啧称好。

扶沙提婆啊,你追女人的手段,真是他太高啦。这样一套衣服,是个女人就拒绝不了。

这可是本少爷第一次送东西给女人,从来都是他们送东西给我,要不要还得看本少爷心情。 他鼻孔朝天。

喂,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可拿回去了。哎,别,别赶紧一把接过我也是女人啊,哪能拒绝得了呢。

在二十一世纪,因为喜欢到处旅游,也经常要跑野外考察。

我向来都是t恤儿,牛仔裤,大球鞋,连我老板有时都会忍不住说我没个女孩儿呀,来到这里就没想过要引起古人的注意。

更加不讲究穿了。可是我毕竟还是个女生。

会被好看的衣服吸引,也是理所当然。

喜欢吗。我点头,喜滋滋地拿起衣服在身上比划。

他的声音在头里响起,居然十分魅惑,那你怎么报答我,我愣住你,你,你想要什么,我今天晚上不走了好不好?

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暧昧的笑,对我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又是他的招牌动作,我的脸一下子火辣辣起来,干嘛说这种暧昧不清的话,什么叫不走了?他想干嘛。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他朗声笑起来,我还没那么饥渴。

不过他突然俯身。

凑近我的脸,脸上的暧昧神色更加浓,故意拉长了声调,艾乔,你应该还没碰过男人吧。

这么说,说都会脸红。

我的脸更加烫了,使出毕莎的眼刀恶狠狠地在他身上割关,你什么事儿啊,有也不会是你。他又笑得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跟我认识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呢。

他忍住笑顿一顿,我要是啃搂那些女人一家,他们都会激动的发抖,哪像你碰一碰就会唧唧歪歪的,好像掉了多少肉似的。

那些女人们跟我认识最多三天就会求我上床哪像你那么多天了,都对我无动于衷。 他们求你,天啊,没想到一千六百五十年前的西域,这么开放,男女之间那么随意。

不过想想都能当街表演,克兹尔歇夫洞里到处都是半裸甚至全裸的画像,他们这里的人又生性豪放,女人倒追男人也没啥好奇怪的。

再说扶沙蹄婆,无论从哪个方面都的确够资格让女人们倒着追。 是啊,我还从来没有求过哪个女子呢。

不过我也不是谁都可以上床的,要如我扶沙踢婆的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他倒在我床上,两手转在脑后,翘着二郎腿。

典型的花花公子样,不过你们汉人女子比秋瓷女子更害羞,多了一份难以形容的。

嗯,气质我倒是真的很有兴趣,身经半夜跟个年轻男人谈论信,我还真是第一次总觉得有点搁不住脸。

我还是二十一世纪来的呢,还比现在的他大三岁,居然每次在他面前吃瘪?

爱情,我喜欢看你脸红很可爱。他在床上侧翻个身,用一只手撑着头,还真的是要命。

艾强,你是我第一个那么长时间都还没下手的女人。

我,我,我太受不了这个话题了,满口都是戏,那么爱呢,爱摆在什么位置呢?

你跟那些女人上床,心里对他们有爱吗?

没有,只是觉得还算好玩儿,不过也过不了几天。

他们就会要这要那要承诺要一心一意要结婚就令人生厌了。

他们会要承诺呀,是因为他们爱上你了呀。

我想起来那个不敢言爱的人,心底的那根弦被轻轻拨响。 男人和女人邂逅,互相吸引,是相吸湘西只是性的吸引力,没有爱的性,只是稍纵即逝的高潮。

当新鲜感失去,吸引力也会骤然失去。

而相爱呢则是有爱,有幸思想全被控制,快乐与痛苦都由他而来。

相友是欣赏,接受,思念,迁就,引以为荣而相依才是爱情的最崇高的境界。

爱无论多炙热,终会变平淡。 一男一女,如能相依为命。

相随终老,才是牢不可破的关系。

我怔怔地盯着窗外的夜空,他就在离我四十里的地方,他会跟我一样,举头望着漫天星斗的夜空吗。

相惜是激情,相爱,是爱情,而相依是恩情。

我跟罗石无论如何都始终无法相依,这样的感情终究是残破的爱情,你是不是爱上谁了?

我猛然惊觉,发现他正站在我身后探究的望着我,那一刻,他的眼神像极了罗石没,没有,当然没有了。

我赶紧撇清,不能让他知道,不能让这个世界里任何人知道我对罗什的感情。

我,我只是有感而发啊。要是我有这样一段感情就好了。他把我的身体搬过来,手指挑起我的下巴。

对上那双令我错觉的眼,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爱情,你想要的是这个吗?我没想过,我从来都不敢幻想能跟罗石指手偕脑,我们两个都背负了太多别的东西。

爱情,要不我们试试。在大萝卜的嘴唇就要落下之际,我及时的用那件新衣裳挡在脸上,然后把他一脚踢出了房间。

大家好,我是参与这一集里被富沙蹄婆气跑的女孩子演播,古乐很开心,在这里跟大家以声音的方式见面。

我也是不太哦。今天就由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一集里所提到的胡同武吧。 曾经里端的胡同二里对胡腾舞的描述是这样的,胡腾绅士,凉州儿肌肤如玉,鼻如锥,同步青山前后卷。

葡萄肠袋一边垂帐前跪坐本英语十经角秀为君武安息旧墓收泪看落下词人超曲语,杨梅动目踏花瞻红汉交流朱茂篇,最却东期又西倒,霜缺柔弱满灯前环形急促。

接应剂,反手叉腰如雀跃,思同呼奏一曲中乌画脚沉,头发胡腾二胡腾。二故乡路段知不知。

虽然我们现在只能从古人的诗词中去脑补那个时候的诱惑场面,但突然发现想象也许更美好呢。

这一集就是这样喽,感谢大家的收听。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6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