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农民工,意思是需要我的时候我是工人,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是农民
gezhong2022-11-03  68



叫我农民工,意思是需要我的时候我是工人,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是农民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阁,穿过胡同手机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我叫王德志,然后来自内蒙古的科尔沁右翼,前期今年41岁了,我是九五年来的北京。

然后在来北京之前呢,我是就是在家跟那个爸妈种地。第二是在那个内蒙古的那个,算是大兴安岭腹地,就是靠前吃饭嘛。

在最早呢,我上学小时候就家里穷,自己有个理想就是靠那个上学出人头地哼。结果那个初中上了半年,家已经没有前功了,然后就辍学了。

就我这个上学出人头地,梦就灭了,这也没出路啊,我怎么办呀。

然后就在小地方就是异想天开,就是说我可能到那个中央电视台来表演一个相声,然后我就有名了,有名了之后呢,然后哎就能有钱,然后家里就能过上好日子。

也是异想天开吧,就感觉自己有喜剧细胞,然后就是感觉自己可以写一个相声,还有就是那时候也有小葱子,哎相声,现在是下坡路啊,小品起来了。那时候我自己也会发现相声之所以走下坡路,就是因为。

没有好的段子,我说,我要是写好段子,诶,正好向下坡路,正好有个机会,这概率还高,1995年,我十八岁,是吧?所以对那年就是我们家卖粮,一共是卖了1500块钱,我就刚卖完粮。然后我就掏了七百块钱,然后留了一封信给我同学那儿,我说那个。

我早上走到城里边,下午大概两点多。

火车,我说,你晚上五六点钟把这个信交给我爸妈啊,就是这种设计的,这个设计还是挺完美的,就是基本上晚上我同学才把那个信给我爸妈,那时候我已经在火车上了嘛,就是他们拦我也拦不着了。

后来坐公交,嗯,到那个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呃,因为他那是武警把门儿,我不知道怎么进去,我看他不让进,还要条什么的。后来旁边有一个传达室,先呃,现在应该也都没有变,因为我去那传达室。我说中央电视台传达室有很多,现在叫就是上访的。

那时候不懂,看这里边怎么?

还有那个抬着来的人,嗯,还有那个掺着的煮双拐的在里面,我,然后我也不懂,说诶,坐在那儿来,怎么还有就这种人。然后也不敢因为好多窗口好多窗口都冷冰冰的脸儿,前几年去看那帮人的脸还没变。

还是那德行。后来我就找了一个感觉慈眉善目的感觉他那人说话特别客气,跟一个小孩儿。后来我知道那小孩儿是他同事的孩子。

但是对我的手脸又沉下来了。

对,我记得很清楚。然后那个我问他,他问我干嘛呢?我说,那个。我说,我是那个想上那个春节晚会,春节联欢,晚会他其实他眼皮都没抬。他告诉他人,这节目就是那个半年前都定完了。 嗯,因为我去的时候应该还没到。元旦嘛,就是感觉还有一两个月嘛。

我说啊,那个要是行的话,我说排练排练来得及,结果他告诉我,半年前就定完了,就不理我了。

呃,后来我就漫无目的转,我真是不知道干什么,因为那时候我没有打工的概念。其实那时候打工潮已经开始了,全国我们家那边玩好多年,因为我们那个地多嘛。

每家都百八十亩地,我们家那个应该是往七八年十来年打工的,那这这种意识,所以我就没听过那个词儿。

后来我就围着中央电视台前面转吧那个洋房店儿啊,会城门儿啊,西客站我就找了看,有几个地方招工?

我就先挑好的问,第一个是酒店酒店没成,人家说要女的,后来第二个就成了。第二个是一个饺子馆。

在那儿就是开始做杂工。

在我那个时候的感觉就是我是韩信受挎下之辱的,就是对将来我还得飞黄腾达呢。 呵呵呵,脚的管就是管吃管住,然后一个月三百块钱吧。

吃就在那儿吃住的话就是那个就是餐桌呢。客人走了之后晚上了,把那桌子一拼,然后就睡到桌桌子上面。

餐厅啊,多数都是那个条件,我在餐厅在北京待了六七家餐厅啊,差不多都是那样条件。嗯,再后来就是我那个挣钱了,往家里寄钱了。

因为我拿拿家里的那钱,我第一意识就是得把家里钱先还上,因为那两个弟弟还在上学,那时候每月开始往下寄钱,寄20300的对。

嗯,在饭馆儿的时候就是建了很多那个工友嘛。我一进饭馆儿就是有山东的,有河南的,还有四川的。

我那时候真是不懂。我说,哎,我说你,你们有什么亲戚啊,怎么这么好几个省了,怎么在一块儿来这儿?我说你们都什么亲戚啊。

后来才知道这大家四面八方了,这哪儿人都有。

呃,应该是在九九年的时候,就因为这个梦还没灭嘛。那个时候网中央电视台的什么曲院达谈呀,综艺大观呀,就是那种曲艺类的节目的那个栏目都打过电话。

呃,往曲院达谈打电话的时候,那个有一个老先生接了电话,然后他我,他听我说完之后,他说呀,他说,小孩儿啊,那个这个相声啊,你得系统的学呀,这个呃光爱好是不行的,你要学得系统的学,才能成为像演员。

后来就是我知道哦,相声还得系统学,因为在餐厅里边儿,基本上你要不生病的话,差不多365天在那个榻上盯着,别说周六日根本不可能有,除非你生病了。

就是往家寄钱的话,也是中午两点到五点没人。 这段时间朋友局去寄钱。

后来感觉这样不成,我说这样的话,那个实际上过去我说,这一辈子就我最多,我也就成个大厨师。

我去个五星级酒店当厨师长,这就是我的最高的这个攀登的领域了。这个不是我想要的。 后来又在雍和宫那儿有一个中介中介把我介绍到大兴,有一个面包厂去面包厂,也是刷箱子,面包厂,装面包的箱子,几百个上千个箱子吃住劳作,基本上都在很小的一个空间里,边儿在面包厂的话也无非就空间大一些。有一个院儿在那儿干了半年,因为那个时候工资也到一千多了。

其实就算是比较受器重的了,跟工友之间,其实我极少谈我的理想呢,因为在第一个饺子馆儿的时候,我试着跟一个工友说。

结果就受到他嘲笑。

就是有点像说,我一想天开啊,癞蛤蟆吃天鹅肉,我大概是那种瞧不起的那种,你,你怎么能会会会会想这这个这个东西,这怎么挨得上了,大概就是那种表情特别让我难受。

那时候我在北京晚报,那个中凤儿有一个广告,是西四北小学,那个周末有一个项取义,班儿对我就在那儿报了名了,断断续续学了三年学相声也是挺下功夫的。我就是在那个穆西地的那个立交桥,只要两个桥,中间儿是一个空地,我天天到那儿去吊嗓子背词儿。

啊,一天不落风雨无阻,我天天脸,因为我东北人嘛,然后那个东北话老少改不过来,后来就买录音机录磁带,一个字一个字弄,感觉你自己说都是普通话。

但你一路挺嗯,怎么都是东北话呀,你自己感觉不到下了很多功夫改过来了,因为老师那个一堂课收四十块钱呢。

对我攒了不少钱,对于我来讲,就是那个都花了,后来一个是不能老坐吃山空。

嗯,然后后来就是送水登那个三轮车送水。

呃,学校之后的话就是画的比较勤快了,就是松水是送了一年也算长的,后来就是做广告,在广告公司待过,然后呃,做那个销售做业务做了好几种。

有一次那个我们我在东四十条,过年的时候就是我们的一条街。 呃,餐厅应该八成都关了。

嗯,就两三家开了,然后我的因为是怕回家花钱,就是留在餐厅里面,那个还能挣钱,然后不花钱嘛。所以那条街大年三十就人都满了。

呃,忙了不可开交,然后后厨的人也很多,都回家了,留的人又少,然后我在后厨干活,忙不过来,实在是忙不过来,又刷完又宅菜做的那个菜都属于那个老北京炖羊蝎子那种菜。

老板就是大年三十,冲到后厨就止肉鼻子骂骂娘,前面客人吹了,嗯,当时我就我也是很生气我就。

我就站在那儿看着他,我就看着他眼睛我也不说话,过了半天,他他那个感觉可能有点儿不合适。

呃,就是说啊,那个前面有人吹过我怎么办呀?

后来就这事儿,其实也就这样过去了。

对,还有一次,好像我记着是我们餐厅下班晚吗?

我们去那个应该是去送女生回家送女生回宿舍,精力旺盛,那个唱歌好像不吵着他了。哎,他那个应该是在340岁的,一个挺壮的一个人。

路上的一个人过来就打,因为我也不服那阵儿跟他打,但是那人大我才,我那时候还小嘛,他大打不过他就只能跟让他揍了。

那说本地人,其实外地人,那实际上我的了解态度,因为我也认识很多北京人,那北京那个二环的骑士,三环的三环骑士四环都是这样啊。

四环呢,骑是远郊县的,这是没有边儿的,包括二环里边儿的太这八旗的也骑是这些以前在南城天桥那边住的北城是那个深宅大院儿,有钱人,南城都是那些呃穷老百姓啊。龙须沟那那那,那,那种地方包括比如说北京的穷人骑士,外地的穷人。

那他无非是在世上找那种成就感,找那种归属感,这种东西其实挺恶心的。

我感觉任何一个群体就这种互相比较,就是一个人性里边特别不好的一个东西。 呃,关于农村和城市,其实后来我发现那个费孝通在香土中国里边差不多说的已经很那个什么啊。农村跟城市它的这种区别就是它这个行为在农村是很正常了,是合规的,但但城市里面就不一样,所以在城市里比如吐痰呀,闯红灯啊。

包括有一些占小便宜啊。或者说有一些这个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私嘛,那其实在我的这种价值观里边,我都能接受和理解,因为如果是你,你也或者是那样,你对这种行为指责的人,你只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其实你要。

跟他的一样的成长,背景一样的生活环境,一样的经济基础,你跟他的反应会一模一样了,没有任何区别的对,所以这就是最大的误解。

那个时候有一次有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就是说啊,有一次北京晨报那时候刚成立那种晨那种晨报信报,清华时报那时候都刚成立。

就他那时候有一个板块写的说这个北京的城市这个环境啊,这个外地人也有责任建设组织这个外地的工友去做北京的清洁志愿工作,我感觉诶,这说的挺对的,完了我就去那儿参加那个志愿活动,这时实际上现在看就就接触这种公益机构了,但后来这个机构实际上就是做的形式吧,比较强,就是比如说我们去长城捡垃圾扛旗的有十几个,捡垃圾的就四五个,然后后边好几个媒体跟着我,感觉这个你要干就就正经干呗哈,就是搞这种虚的,我不喜欢了,后来那个,那这里边有一个人跟我说,他说你正好学文艺。

我认识一个机构,他们那儿专门有一个文艺队,你可以去那儿,到那儿之后正好孙恒也在那儿做志愿者,就是我们现在那个公务职家的主要创始人。

呃,孙恒,他最早就是河南那个开封的一个音乐老师,他学音乐的,然后不太喜欢体制内的生活吧,就辞职,然后全国做那个民谣演出后来到北京钻入务工吧。当然也有他也有音乐梦,也自己出出磁带,呃,在天桥底下唱歌,然后卖磁带十块钱一盘,那个时候也参加过三农这一块儿的一些活动吧,然后在那儿呢,就是有一次演出曾恒我我,我说相声,他唱歌都是还是比较欣赏的,因为他唱的是打工的歌,我表演的那个相声呢,就是根据自己打工经历写的,但是并没有有意识的去写打工了。现在看呢,那就好像我就是专门为打工题材设计,但我的生活就是打工,所以我写的段子也都是跟打工相关的。 诶,诶,他说你写的这个还跟党工的有关系,他的这个在工人意识上启蒙可能比我早。

啊,他说,哎,你这不错。哎。后来他有一天,他说,咱们就成了一个打工的演出队吧,专门给那个工人演出。

我说,诶,这是好事儿啊。我说那个还能锻炼锻炼,然后又给跟自己一样的人演出。 后来我们就业余时间周六就去工地蛇年大街,万事如意,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哈,再一次有机会呢,能够站到咱们这个开始叫打工青年文艺演出队后来演出,然后有媒体关注啊。再后来就有基金会关注。

然后基金会就支持我买一套,这也是一个草根的。

自发的一个组织应该支持他们,那时候我们哪懂这个呀,后来他们就给钱诶还给钱,然后就这样慢慢慢慢就是进入到这个所谓的公益领域NGO领域,然后慢慢呢,我也才懂,才有这个工人的意识。以前没有,以前就是一个个体。

嗯,二万万才能有这种所谓的抽象思维,就是全国有上亿的啊,跟我们一样身份的人啊,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啊。

同样的困难啊,归属啊,也都同样面临挑战啊。这种意识就慢慢就产生。后来我们就开始做我们的公友之家。 公有之家是一个打工者,互帮互助的公益组织。

2002年的时候,由王德志,孙恒和他们的工友一起创立工友之家,建立了打工子弟自己的学校。

办了打工者,自己的图书馆,自己的公益商店和自己的博物馆。他们把自己叫做新工人,他们要发出打工者自己的声音,我要啊,把工人的诉求。

工人的想法和现状也要让大家更明白,因为今天虽然是科技进步,这个信息网络很发达,但实际上很多这种壁垒还是非常多的。

很多人根本就不了解工人怎么回事儿,不了解打工子弟留守儿童,他们怎么我根本就不了解,甚至几亿的工人不但没有发生的平台,而且有些人还乱代言我们啊,乱代表我们,他们反映的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心声,不是我们的诉求。

呃,比如说有一些呃,主流媒体反映我们的那个精神面貌和我们的精神诉求,感觉都很荒唐,比如说那个?

工人那个什么看黄色小说啊,看色情片儿啊,我感觉这种就特别低级,倭绰就就好像他不看似的。

嗯,无非到看的更隐蔽一些而已,就是说看不看,我感觉人和人没有区别。

嗯,就好像他拍到什么有黄色小说。呃,他就不看日子啊。他。其实他获取这方面的资源其实更多。

还有就是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因为一个是背井离乡。再一个就是说,作为一个工人,他在城市里面没有其他的精神文化需求,他不像其他的群体,有时间有条件。什么咖啡厅啊,歌厅啊,影院呀,工人没有工人,除了干活儿,那就是逛商场。

同样是做了这么多的劳动,你能拿那么多钱,而且有双修,又能各种精神文化生活,那工人没有,你还对人家嗤滋一笔,我感觉这就是一种欺负人啊。我感觉就是欺负人,是很多猎奇的,这种包括表现工人愚昧啊,什么完全都是很过分。嗯,就是我们不能说话,他在那随便说。

然后说完一大堆之后列完棋之后说啊,工人需要关心呀什么的就装什么孙子嘛,挺重要的一点就是新工人这个词啊。

是你们批出来的吗,我接触的领域应该算是我们提出来的这个这个概念,新工人,因为最早大家都叫民工嘛,农民工啊,还有这个打工者呀。

流动人口啊。我们认为这个都不能概括我们的身份包,甚至有一些身份对于我们是有歧视的,比如民工和农民工这种含糊的模棱两可的。这种称呼对于我们是不能够定义的,因为我们已经脱离农业生产,所有的收入来源全都是在城市里面参与这种服务和工业。

从这种社会属性来讲,我们。

已经是工人了,只是因为所谓的户籍,呃,还是叫我们农民,那这个显然是不公的。还有就是比如说,呃。

像你,你们啊,在写字楼子里的人经常会说我是这个网络民工啊,电视民工啊,爬格子民工啊,反正就是垫底的都是我们这个,你们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那我天大委屈,也就是我们而已,你知道吗?

嗯,而且还是带引号的,再委屈委屈不到我们那儿去,你知道吗,这是有一种歧视,在我感觉有不公平在。

呃,还有就是我想那民工或者农民工这个背后,还有一种就是规避责任。

呃,我们既是农人,又是工人,就是你可以当农民,也可以当工人。如果说需要我的时候,我就是工人,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是农民。

那我实际上我是工人,但是工人背后的这个福利,呃和回报是不是就可以回避掉了?我感觉有一些时候是有这个故意性在这边的,所以我们强调我们是工人,我们不但要参参与城市建设,也要参与城市这个所谓的红利的这个分享,这也是我们想要想争取的这么一个意思。所以叫工人新工人区别于过去的老工人。

歌咏之家的位置,在北京东北五环和六环之间的皮村,因为工友之家在这里披村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新闻媒体上。

最近一次曝光,是因为育儿扫泛与素的走红,范雨素就是公有之家文学小组的成员。

这两年北京市一直在淘汰所谓的低端产业,很多原本住在城区的打工者都搬到了皮村,王德志和老婆孩子就住在这里啊。皮村在北京的东边,五环和六环之间,然后在北京首都机场提三航站楼的前面就飞机快落的一个地方,就每天的这个飞机轰鸣,这么一个村子,本地人大概有一千多人吧,外地人现在有几万人?

这么一个地方,现在是相当的繁华,我们选皮村的太偶然了,就是我们最早工友之家都是借人家的场地,正好那年我们就是出一张专辑,然后卖了十来万块钱吧。

我们商量了一圈儿,就是这钱不分了,办事儿吧。然后我们就乱转转到皮村来,正好他们那个批准这学校在那个招商。

然后我们就算是招上了竞标了。

虽然在我们今天在皮村的生活,有钱人看可能挺苦的,但其实对孩子来讲还是挺幸福的,父母都在。

然后呢,他妈有老师在课上也能做一些辅导啊。什么我感觉在学习上再不好,也比我们小时候的条件要好很多。

总体来讲,就是说想北京有这么多外地的孩子,不是我们家一两个,大家能去哪,我们就去哪呗,我们也没什么。

特殊的皮村现在看是相对稳定,但是对于我们来讲,可能皮村永远是攒流之地,但虽然攒流了有十几年了,但即使十几年也是个攒流之地。

具体将来走到哪儿,那就看大环境大政策呗。如果说批准有一天拆了,我们可能会到下一个工人聚集的地方,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

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生意编辑,杨帆?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6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