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侵男孩自述:20年前,我成了恋童者的猎物
gezhong2022-11-05  97

我不再选择沉默了,但是我只能自己去承受那些伤害。 故事FM ❜ 第 446 期 虽然这几年,我们频繁看到女童遭受性侵的新闻,但是有研究表明,在 20 个儿童性侵的案例中,只有 1 例会被曝光。 因为受害者年纪太小,无法准确表达,导致证据缺失,这给侵犯者提供了藏匿的土壤。 这些侵犯者中,可能有不少人是「恋童癖」,或者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恋童者。 根据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发布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恋童者有以下几个特征:对小于 13 周岁的儿童产生性幻想、性欲望和性冲动且至少持续 6 个月;年满 16 周岁且比对象儿童至少大 5 岁。 不要以为他们只会侵犯女童,男童也同样会成为他们的猎物。 今天的讲述者小雨山就是一个男生,他在童年时被母亲的同事性侵害长达两年。这个秘密后来他埋藏了二十多年,也困扰了他二十多年。今天,他就选择说出这个不能和任何人说的秘密。希望能让大家有所警觉。 /Staff/ 讲述者 | 小雨山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马达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马达 一舟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LA8 - Moby(变本加厉) 03.LA1 - Moby(更多的要求) 04.Watch...

被性侵男孩自述:20年前,我成了恋童者的猎物

故事开始之前提示一下,因为本期节目当中有涉及到性的话题,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那如果你是一个家长呢,其实我强烈推荐你收听这期节目,并且把它推荐给可能需要的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虽然这几年我们频繁地看到女童遭受性侵的新闻,但是有研究表明,在二十个儿童性侵的案例中,只有一例会被曝光。

因为受害者年纪太小,无法准确表达,导致证据缺失,这给侵犯者提供了藏匿的土壤。

这些侵犯者当中可能有不少人是恋童脾。

或者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恋童者。

根据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发布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恋同者有以下几个特征,对小于十三周岁的儿童产生性幻想性欲望和性冲动。

且至少持续六个月,年满十六周岁,且比对象儿童至少大五岁。

其实,研究人士不建议把恋童者和儿童性侵者完全划等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很多人有恋童脾啊,但他未必会真正去实施侵犯行为。

我们应该预防的是侵犯的发生。

但是因为性教育工作的不足,中国的家长们防范意识不足,造成了一些恋童者就是会去侵犯儿童。

而且不要以为他们只会侵犯女童,男童也同样会成为他们的猎物。 今天的讲述者,小雨山就是一个男生。

他在童年的时候,被母亲的同事性侵害长达两年,这个秘密,他后来埋藏了二十多年,也困扰了他二十多年。今天他选择说出这个不能和任何人说的秘密。

希望能让大家有所警觉。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我们给今天的讲述者做了变身处理。 呃,我是一个来自就是东三省一座小城,是应该是三线城市的吧。

那种老师家的孩子就是我妈妈,是老师,是高中老师。

然后大概是二十多年前吧,我大概是八九岁的样子,然后那个时候是上小学五年级,有的时候放学比较早。

然后父母比较忙,然后我就会跟妈妈去学校,他因为觉得学校里这里面会很安全嘛,就会让我自己随便玩啊。

他就会去上课啊,上晚自习啊什么的,有的时候我会在他的办公室等他,有的时候我就会到处跑去去外面一定又有别的老师家的孩子可能会踢踢球啊,然后玩玩什么别的。那个时候就是这个学校已经给每个办公室的那个老师配了一台计算机,虽然是什么。

那么windows9598那样子吧,就是但是已经是能玩儿那种比较啊,有好好的游戏啦,有这种轩辕剑啊,什么这种大型的仙剑奇侠传的这种大型的游戏,那我就特别喜欢玩儿。

然后就会跑到各个办公老师的办公室去玩儿说哎,叔叔阿姨啊,我能不能玩一会儿这个电脑啊。

每个办公室换着玩玩,可能看看哪一个办公室有更好玩的游戏。

直到我到了那个了,就是那个人,那个叔叔的那个老师的办公室,然后他就会主动给我找了一些就是这类的游戏。然后我就发现很好玩。

他也会告诉我怎么玩儿,然后会给我讲一些,去了一两次之后就熟了,因为之前都是到处逛那熟了之后,基本上我每次就是就会跑到他那个办公室去玩儿了。

后来吧,他因为是那种单身的老师,学校会给他有一个就是单人间的那种宿舍。

去过他办公室几次之后,他就会邀请我去他的那个宿舍玩儿。

因为我小时候是那种,就是长得就是比较白净,然后还算好看的那种男孩儿。我不知道是是因为这个会吸引到他,还是仅仅是因为他觉得我比较喜欢玩游戏,然后他也比较喜欢玩游戏。

我去玩的时候都是专心玩儿游戏,因为很沉迷那个东西然后也会去,怎么研究怎么过关啊,怎么样就是就是跟哪些人对话呀。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然后慢慢的他就会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面。 我记得我当时会说我说你怎么啦就是干嘛。然后他说就是会帮我看一看的意思。

他说这个会帮我把外边的那个就是剥皮嘛,他说会弄到下面来。哎,我说这个好疼啊。然后他说。

你长大后这个就是要下来的,不然的话以后会很疼。然后他还跟我说了一个。

他说,你知道吗,就是如果你男的长大之后,这里会要插入到女生的那里的。

然后我当时太小了,我也不太懂,他大概在跟我说什么。我只是就是大概有这样的印象,然后我的就是经历,还是在游戏上。

我认为他应该也不会就是害我呀什么的,就认为他可能真的是在帮我。然后我这边也在玩游戏,没多想什么。

就是慢慢就没那么疼了,就完全就已经翻出来了。小孩子吧,因为身体也没有什么伤害,也没有什么流血啊,或者不正常的地方也不疼,也没有伤口。

所以走了我就忘了。

脑子里想起也不当回事儿,就想了一下,然后再去找别的事情做玩儿啊,学习啊什么的又去了几次吧,然后他就我,我也没太有印象,是大概多久了。然后他就有一次,就是说把我叫到他的那个就是床上面给我拿几本漫画书,他说你先看书。

然后这个时候他就那次怕他就会就是亲我那里其实会含住的那个样子,因为那个时候刚开始,真的我是没什么感觉的,就是我,我不太清楚他在干嘛。

我只是认为,如果你喜欢这样,然后啊,我由我来,你这里玩游戏,我好像又没有什么损失,我觉得也没什么,因为每次时间也不是很长。

有的时候比如说周末,那可能一待就一大天,那时间短的时候就可能是晚上晚自习一两个小时。这样子我妈妈下课之前去找他,基本上到妈妈下班,然后问我干嘛去了,我就说啊,就在学校里踢球了,因为因为我也不出去嘛,门卫他们也都认识,我都没有走,所以家长也会很放心。

基本上我再跑过去,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流程。

可能先玩一会儿啊,再进房间或者先进房间,然后再去玩儿,一会儿就是一个我刚才说的常规的状态就是我这边玩,然后他在下面这样请我。

他可能自己也会滋味吧,因为我也没太注意,因为玩游戏的声音也有声音,然后注意力也都在电脑上面。

然后过一会儿他可能好了吧,就会坐起来,或者让我把裤子穿上,跟我一起玩儿,就不会影响到我玩游戏的那种。

所以我就可能后来就习惯了吧。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就是他皮肤也很白,然后会笑嘻嘻的。人就是比较与亲和力。

25岁到三十岁之间吧。

我印象中他从来没有不高兴过,从来没有跟我凶过厌烦的语气从来没有过,可能这个也是一个一个原因吧。

就小孩子认为因为我能玩游戏,这个叔叔人也不错,所以就是也没有什么特别厌恶的感觉。

他和我玩游戏的时候,也不会一直在在做那件事情,就是他也会跟我很认真地跟我一起玩儿,研究怎么过关啊。

这个剧情在表达什么啊,然后我们的思考是什么啊,我怎么看这款游戏啊这些的,然后怎么解谜啊这些东西当时汉语有一种就是很。

很好,朋友的那种感觉,我还记得我还带过一个妹妹,我们关系很好,你比我小一岁吧。

然后我说,哎,你想玩游戏吗,我们去那个叔叔哪里,因为他也也也有见过,因为都是一个学校里面的,他父母也是他爸爸,也是学校的老师。

我就带他去了,然后在一边玩儿的时候,那个叔叔会说,哎,你先让妹妹先玩儿着游戏,然后我们先进屋吧。

我说,好,你先玩着,然后我跟师傅进去一下,进去的时候也是过了一会儿,然后还是一样的流程。我出来之后。

然后我们差不多就该回家了。我们走的时候,路上那个妹妹就会问我说,你们进去干嘛啦?

哎,我就其实我知道那个是不是不好像不是好事不太应该说的事情,但是具体原因,我自己又给不到我自己。我只是跟他说本能的,说吧,就说啊,我们进去看了看别的漫画书什么的,但是我感觉那个妹妹其实也不怎么信。

就包括现在我见到他,可能我也会担心。他会问我当年那个问题,小雨山本来以为这件事儿只是自己和这个叔叔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还有另外一个小朋友也和他玩同样的游戏。

我去的时候那次那天是晚上了,因为是晚自习,他叫我去。

呃,因为有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也没有手机什么呢,只是可能我,我具体记不清他怎么叫的我了,可能是邮件啊,还是或者上次的时候约好了。

我还记得他有一个他,那个门是横的卷帘门。我还记得每次我因为是暗门铃的,到了之后他拉开门,那个看着我笑嘻嘻的样子。

那次去了之后,我就发现还有一个小朋友在,可能也比我小几岁,但是也是差不多大的男生。

我有印象没一起玩儿过,但是我在学校里见过他,他应该也是那种别的老师的孩子。 哎,我觉得很奇怪,这怎么会有一个别人啊,我现在也还记得,他看到我进来的时候他。

也比较惊讶,整大的眼睛我也没多想,然后进去之后,因为看他们俩已经在开始玩一个游戏了,我说,那就开始一起玩吧。

他就搬来两把椅子嘛。

让我们两个分别坐在他的左边跟右边。他自己有一把椅子,是坐平时放在电脑前面。他坐中间开始玩儿了之后,因为我记得那个应该是冬天,然后他的左手就会从我的后面绕过来,绕到我的前面。

把伸到我的裤子里面来摸。 但是我呢,也能用余光感觉到他也在用右手摸那个男孩儿。

我也没见他有什么很大的反应。

我当时大概停留了几秒吧,然后也其实也没太想什么,但是我自己应该是肯定,我知道他两只手都在。

分别摸,我们两个就是轻轻的在玩游戏,因为小孩子对游戏的那种,就是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抵抗,直到有一次吧。然后他会给我看他的手上,他说他刚才帮我弄的时候出来一个就是白色的液体。然后他说这个就说明你长大了。

其实我还是很懵的,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我那时第一次感觉到就是会身体会有些舒服。

但是也没那么那那么先成年人之后这种舒服,然后哎就是完全很懵的,我就想赶快结束,然后我们又就又可以去玩游戏了。

即便小雨山看到了叔叔手上的白色液体,也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他懵懵懂懂的一次又一次的在游戏的诱惑下和那个叔叔越走越近,因为之前几次小雨山都没有抗拒之后,这个叔叔就变本加厉,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就是已经无论是通过游戏也好,然后他对我的就是温柔的态度也好,他就是把一个孩子完全的那种控制住了。我认为控制并不是只是那种很凶的,很暴力的那种。

他也是那种带有诱惑的,因为他知道我想要什么,他很清楚我想要什么,他知道就是。

我对游戏是特别喜欢的,所以他会拿这个就像跟小孩子糖一样,每次来吸引我,会给我玩儿新的游戏啊,更好玩的游戏啊。后来会有几款游戏是他介绍给我的就是哎,这个很好玩,我一玩真的很好玩。

会不断地给我更吸引我的东西。 而且他也知道,当我有负面情绪不高兴的时候,他绝对就不会强迫我了。

这也是就是让我没有什么畸形的地方。 我记得有一次他就是不把我叫到床上,让我躺着。

然后他会帮我叫到它那个卫生间,卫生间里是有鱼缸的那种很大的,进去之后,然后他就会把门关上,然后也不开灯,什么都看不见很黑的那种。

然后他让我站在那里,然后把裤子拖到脚边,然后它还是像往常一样那样就是亲我,我就想,那就等吧,然后等一会儿就可以玩游戏了。

然后这个时候那我记得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跟我提出要求了,他说,你可不可以就是帮他请他那里?

他说是寒住的那种,而我当时就是我感觉那个很本能的,就是因为我认为那是我的一个底线嘛,我感觉不太行。

我说,不要了吧,因为我也不好意思,就是很很凶的那种拒绝,因为已经很熟了,因为之前的时候他也让我用我的手帮他弄过他的那里,因为那个时候是小孩子,就包括我现在记得的印象就是很大,其实有点吓人,有点恶心的那种。

但是我就认为是一种,就是像去那种游戏厅花钱买游戏币的那种感觉就是我要交我的钱嘛,我要交我的钱,然后我才可以玩这个游戏。但是我认为我又没有什么特别损失的,所以就还好。但是他让我那样子做。

我认为不太反正想都没想吧,就直接拒绝了。

然后他也没有强求我,就过一会儿就出来了。

后来他就不再自己一个宿舍了,他搬到了一个跟另一个老师一起住的一个宿舍,那个宿舍,我记得这两个床就像大学宿舍那样大概那样的距离,然后中间会有拉了一根绳子会晾衣服。

平躺在床上是看不到对面床的,因为很多衣服都挂着,有可能就是故意的吧。为了大家彼此不尴尬吧,那种我记得第前两次去的时候,另外一个。

啊,人是不在的,但是那里会有他的衣物,他的电脑呢就摆在他自己的床前啊。但是我,我认为那次应该是我唯一一次哭了,他有让我趴在床上,然后直接就就进到我身体里面了。

然后第一次的时候,因为时间很短,他可能只是尝试吧,我也没多想什么,然后第二次的时候他可能就是放进去的时间比较长,但是动作不是很大那种。

然后我倒不是感觉到疼,就是我只是感觉胀就是那种要上厕所。但是。

不能排不出来,然后那种感觉很胀很难受,不是那种突然的疼。然后我那时候是第一次,真的就是在他那里就哭了。我就直接说,我说我实在太不舒服了。

然后他就没有在,就是进行过这样的行为之后也就不再有了。 再过一次吧,然后去的时候,那个叔叔在他的室友也在了。

我们就只是在玩游戏,然后那个叔叔可能就在睡觉或者在休息,然后这个时候呢,他就会让我的手伸到他的那个裤子里面,帮他就是帮他们。我真的很担心很紧张,因为不知道那个对面那个叔叔会不会看到。虽然动作幅度很小。

我也很担心他会告诉我的爸妈,因为之前在他办公室玩儿的时候,我妈妈有的时候会把我就是,可能因为同事也不太好意思,当着他的面生气就是会冲我发脾气。那种啊,你怎么又来玩游戏啊,快走。

我也很怕那个叔叔去告诉我妈妈,然后哎,现在我看就是多年以后再碰到那个,就是那个时候也在那个学校工作嘛。我就也很担心他会告诉我妈妈说那天我在那个叔叔的宿舍里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也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我,也不敢跟那个说对视。

其实中间还去过很多次,就是很就是一模一样的流程了。我玩游戏,它会请我那里,或者让我帮他弄他当时又给我看过他的电脑,桌面是一几个男孩儿,大概也是我当时差不多大吧,六七岁,八九岁的样子,然后在一个雨里然后打闹。

然后他就给我讲,哎,你看我今天换了桌面这个桌面,他们并没有全落,还穿着短裤的特别开心的样子。

我当时也说,哦,因为还是这样想,快点玩游戏也没有,对这个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思考的东西。但是我现在都记得他现在跟我说那个的事情的画面,我都记得这些画面加生意啊,加时间我记得很清楚。

然后到事情的后期,因为也会有一些别的玩儿了,踢足球啊。然后很多朋友们一起喊我玩啊,我就不会经常去他那里了。

直到有一天我我不知道是我妈妈故意还是就是旁敲侧击的那种。

他跟我爸说那个叔叔的名字,说啊,他好像被学校处理了,还是开除了。 我有点印象,因为我那个名字我很熟。

然后。

我就就是可能在我妈妈的电脑里吧,看到了那种学校发的那种全部的通知,是一个握的文档。

他说关于这个叔叔名字的这个标题的一个处理决定就是开除了他,因为那个学校也是很有名的学校了。像这种都是有编制的。

基本上这种就属于很严重的问题了。 然后我就感觉是不是这个事情被发现了,然后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去的时候也在的另一个男孩儿的家长啊,举报了或者怎么样,或者那个男孩儿跟他妈妈说了?

因为我第一是也会想到会不会把我也公布出来,这样子后来我妈妈也有那种啊。我现在还记得他那天来也是很犹豫,很吞吞吐吐的,要问我一件事情,他就说,哎,你之前我看你去那个书那里玩过游戏。

他有没有对你就是动手动脚啊,或者亲戚你什么的,因为我看过那个开除的那个通知,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然后我会,我就突然说。

那种小孩子的以为自己反应快,然后就就会很。

像说说真话一样的感觉就是其实反而不是应该思考一下再回答这种可能更像是真话。然后我就立刻脱口而出,我说,没有啊。

就是玩玩儿游戏啊,没有怎么样。

这件事就过去大概很久了。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已经上初中了,已经懂一些英文了。 我那个时候有个邮箱,就是我们当时玩游戏的时候也有交流过,就是有一些游戏要注册邮箱什么的会用到邮箱。

然后我看到有一天来了一个新邮件,那个邮箱地址,我立刻就特别震惊,我知道这个应该是他。

因为他当时给我讲过是一个谐音,是陶英语陶器的男孩儿的一个谐音,在那个邮箱地址,然后我点开。

就现在在我脑海里也不断重复的一句话就是他写的是英文。他写的是说,你还记得我吗?

哎呀,我当时特别特别难受,就赶快删了这份邮件。从那以后,这个邮箱我再也没有登六过,就是不想再去面对这个事情了,因为那个时候大了一点了,就是知道可能是不太对的。 从小在学校或者家庭方面也没有得到过相关的这些性知识。

哪些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但是。

我感觉是不好的,就是那封邮件之后,我把那个邮箱就不再登六,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了。

我也不会去主动搜索他的消息,虽然他的名字和他的长相我现在依然记得很清楚,特别特别清楚,但是我,我,我从来没有搜索过啊,查过啊,打听过啊,这些跟他有关的事情。

我也不想让我妈妈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我怕他会很自责,然后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骗他了,因为这已经是就是没法往回的事情了。 初中毕业快高中了,大家也是从这种av盘里面了解这些东西,然后第一次看到那些画面也很。

震惊,然后大家就会分享这些盘,有一次就是放到我书包里嘛,这些盘我爸妈就翻了我的书包,然后当时已经半夜了,我妈妈就很生气地把我叫醒,给我说这些阿妮怎么有这些东西,因为那个盘的封面上也有这些。

就是很裸露的图片。

我当时特别难受,然后我就说是别人给我的,以为是游戏派。我没有注意我后来其实特别想一发泄自己就把那件事情说出来。

然后我可能会责怪他们怎么没有保护好我怎么没有帮到我?

为什么他们就是这种性教育的缺失,会要我来承担,他怎么就是会有这个低气人,然后来责怪我说为什么会看这些东西。

但是我没有说那段经历太沉重了,就是总是在那个那个地方上演。

那我大了,我有经历了,然后我才会知道是怎么样。但是我小时候那段之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我?

没有那么懂的时候,我只能去面对他。我只能是不停地想起来,不停地重复。

成年之后,小雨山对性的了解更加深入了。

他始终没有忘记童年发生的这件事儿,有的时候发着呆,某个画面就会突然蹦出来。 他会问自己,为什么那个叔叔会喜欢没有发育的孩子。

孩子也没有办法给他回应,为什么他会因此感到满足,除了他自己,会不会有更多的孩子被伤害。

小举山后来在网上翻找和性取向性癖好有关的各种资料,直到他搜到喜欢儿童这个关键字的时候,他才意识到。

那个叔叔对自己做的事儿叫栾童,其实小雨山对那个人没有产生过憎恨,而是同情。

但是小雨山说他永远都无法原谅那个人,因为这件事儿过去了二十多年,萧玉山每天都在承受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

有过那段经历之后,初中开始或者小学,那个时候开始吧,因为就基本上就是他交给的我大概的一个很模糊的这个新知识,然后教给我如何滋味,我会认为这个让我很安心,身体上是舒服的。我有的时候会想起这件事或者什么不开心的事,我就会这样做,然后。

可能就很快会睡着啊,会很累啊,然后会让自己放松啊。

但是很频繁,就是这个程度我有了解过,不应该是一个正常人的程度最长,可能三天基本上就是一天,或者两天,或者一天多次,这种真的没办法,没办法停下来,大三的时候差不多要去找工作了,我就去一个一线城市里去找工作。

但有一个我远房的亲情,他就是对我帮助意很大的。我找工作期间都住在他家里,其实最后我找到工作,也是他帮忙介绍的。

我也很感谢他,也很感恩他,但是有一次我用他的电脑是偷简历,还是要做做文档来着,就是会看到他电脑里面有一些视频,可能好奇嘛,就打开之后发现就是那种喃喃的av。

然后我就很惊讶,然后我当时哦,现在想起来,回想起来,我浑身的那种就是也是鸡皮疙瘩起来,然后特别也说不上是恐惧,就是特别排斥那个画面。我赶快关掉之后,然后回头我要看到他床头摆的都是那个。

健美杂志啊,因为我之前看到认为还是很正常的,因为那个叔叔比较胖。

我说认为看这种煎饼杂质也很正常,因为封面都是那种,就是肌肉难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慢慢就不再跟这口叔叔联系了。

我可能会给自己找理由,说他可能哪些地方我不喜欢,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最终的实际的理由。

所以我就会联想到我这个一路走来,有没有因为这些事情伤害到朋友亲戚?

长辈啊,晚辈啊,这种然后可能会让我失去很多,会让我不小心伤害到很多人,于是这种自责感就还会来。

但是我又没办法找到一个具体的人去发现去说这个,因为我还是有一大部分是在自责,就是认为自己太差劲了,自己怎么一点判断力都没有,但是我选择了逃避和沉默吧。

我以为就是我没有受到什么啊,更多的伤害,就这件事对我而言没什么重要的,但是我现在想想,就是他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了。

就像你的电脑,偶尔会弹出一种那种垃圾广告,你每次只能无奈的点那个茶,但是你又找不到怎么样删除它。

所以你现在已经学会与他共处,在他莫名其妙出来的时候,你只是去关掉他,但是他永远还是在那里。

永远是那几张图片,那几张那几个声音,你竟然跟我共存了,那我也感谢你这样提醒我,让我时刻想着他能不能帮到别人。

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然后我也希望能找到更好的方法,然后告诉他怎么样保护自己,就是我不再选择沉默了,但是我自己这一块儿,我只能自己去承受。 就在本周,韩国电影溯源的原型罪犯刑满出狱。

强奸未满四岁幼女的云南公职官员郭玉池体检出狱。

儿童性侵这个话题又一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我们周围究竟有多少人是恋童者,这个数据无法统计,因为我们很难分辨出谁是谁,不是。

也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有恋同脾,而且恋童者在日常生活当中很可能和那位叔叔一样,可能是你的熟人,平时性格温柔体面。

怎么看也不像会去侵害你。

萧玉山说,他是前不久听了故事,啥范目出过的自卫成瘾者的口述和几个经历过性骚扰的故事之后,才意识到类似问题的严重性。

这让他鼓起了勇气来找到我们,把这个事情说出来。萧玉山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他得到了很多的爱,在幸福的家庭里长大,交告了很多的朋友,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而有的受害者也许会因为童年遭受过性侵害,去以同样的方式伤害更多的人,或者是因为没有很好的成长环境,他们走向歧途,甚至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家长,学校和社会能做的更多的是去保护儿童,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从小进行性教育,教他们学会自我保护。学会大声说,不,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有马达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7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