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心理老师:80%的家长拒绝面对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
gezhong2022-11-05  81

故事FM ❜ 第 387 期 每当有大学生自杀的社会新闻发生,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都会引起人们的热议。大家会觉得,你看,好不容易熬过了高考,人生迎来了新篇章,未来很快会成为国家栋梁了。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选择轻生,实在是太可惜了。 其实,大学阶段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人生阶段,高考前积累的家庭、课业、以及个人成长带来的各种心理问题,都有可能在这个转型期里爆发。 如果你留意过的话,其实大多数高校都在校园里安排了心理咨询室。它们的联系方式一般会被醒目地挂在教学楼、食堂和小卖部的显眼位置,向那些有自救意识的学生伸出援手。 那今天,我们就走进这样一个心理咨询室,听听一位高校里的心理健康老师说说她见过的那些人和事。 /Staff/ 讲述者 | 曾萱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Under The Sewer) - 彭寒(片头曲) 02.Warbled Reflection(校园暴力) 03.Seafoam(咨询原则) 04.Twin Peaks - Angelo Badalamenti(普查数据) 05.Sleepwalker - Arcade Fire(家庭不重视) 06.Cottonwood Hike - Chris Remo(跳楼...

大学心理老师:80%的家长拒绝面对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据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每当有大学生自杀的社会新闻发生啊,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都会引起人们的热议。

大家会觉得你看好不容易熬过的高考人生迎来了新篇章,未来很快就会成为国家栋梁了。

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选择轻生实在是太可惜了。 其实大学阶段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人生阶段。

高考前积累的家庭课业以及个人成长带来的各种心理问题,都有可能在这个转型期里爆发。

如果你留意过的话,其实大多数高校都在校园里安排了心理咨询室,他们的联系方式一般都会醒目的,被挂在教学楼,食堂和小卖部的显眼位置,像那些有自救意识的学生伸出援手。

那今天我们就走进这样一个心理咨询师,听一听一位高校里的心理健康。老师说说他见过的那些人和事儿。

大家好,我叫曾轩,今年29岁,曾轩本科和研究生读的都是心理学专业,2016年的年底,他在毕业之后进入了现在所在的高校工作。

担任心理健康老师负责为学生做心理咨询和心理辅导,就有一个女孩子,她来做咨询的时候。

呃,就开始我们就是聊嘛,因为他没有办法和舍友相处,他不知道怎么跟人家相处,嗯,讲话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他做错什么东西会被别人讨厌,或者是招来别人的。

就是谩骂,甚至是毒打。我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他说他初中的时候就是在他们班,有一个女生就是混社会的那种女孩子吧。

来做咨询的这个女孩子长得比较漂亮,就是当时在初中嘛,可能他们班有一个男孩子,表示出对来咨询的这个同学的一种,呃,喜欢就被另外那个混社会的那个女孩子有点看不惯。

集结了好几个大概类型的女生,就把我们学校这个女孩子堵在了厕所里面。

在接触这些孩子之前,我都想象不到,原来女孩子对另外一个女孩子可以这么这么狠,你知道他们怎么做吗,就是把这个女孩子围在厕所里面,把他衣服全部扯光,然后会去踢他就是踢这个女孩子的下体。哦。

就是那个厕所里面会有那种垃圾桶嘛,会去拿那种就是粘着女孩子例假的那个卫生巾,会塞到他的嘴里砸他的头。然后可能他们还不解气。

就让这个女孩子跪着跪着,求他们放过他。 在这个女孩子描述的时候,她一边哭一边说。

就是你能感觉到他的那种哭,不是那种伤心,是那种害怕。

所以当他说完以后,我就能理解为什么他和其他人没有办法正常的相处,因为他害怕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以后,就会让别人讨厌,他就会遭遇到这样的待遇。 做咨询的话,更多的是疏导来访者的情绪。

让他就是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认知,把这些不好的情绪排解出来。对,他跟我说,他说,老师,你看我现在,其实我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但是我每次想到这个事情,我都还是会觉得很恐怖。

那个女孩子,因为她们都是在同一个县城嘛。她说她每一次放假回家,她都很害怕会遇到这个人。 所以其实校园霸凌就是对于这种年纪,就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也是造成他心理啊。有这种创伤或者有心理问题的一个算是比较常见的原因。

曾轩向我们介绍啊,在他所接触的学生中,校园霸凌是一种较为常见的心理问题,诱因除了校园霸凌以外,原生家庭矛盾和人际交往的障碍也很常见。

在曾轩看来,在这个人生阶段,很多学生的心理问题实际上都是由青少年时代的心理创伤积累而来的。

而为了和这些被心理创伤所困扰的学生建立联系,为他们提供帮助。学校一般有两个途径,那么平常是这样的,就是我们有两种途径。

就是我们去主动联系学生和学生,主动联系我们。我们为什么要主动联系学生呢,是因为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都会做一次新生的心理普查。可能从这个结果里面,我们会关注到有一些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学生,比如说抑郁症,焦虑症啊,甚至精神障碍,双向情感障碍等等。然后我们会主动联系到他,请他来做心理咨询。这个是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就是学生他在学校学习的过程当中,他如果出现了一些心理问题,他自己需要寻求一些帮助的话,就是他点到那个心理预约那个系统的话,他就可以在上面预约时间来进行咨询。 我刚刚毕业一六年的时候毕业,十二月份刚进入到我们的这个心理,就是来到这个学校做心理老师。

然后那个时候也是刚刚十二月份那个心理普查结束,所有的人都是在等着我这个新老师进去以后解决这个普查过程当中出现心理问题的同学。 那天好像是早上吧?

然后我们领导就跟我说,有一个女孩子,她可能不太对劲,普查下来它的情况是有严重的抑郁。

所以才被介绍到我这边来做心理咨询的。

然后那天早上大概是九点过钟吧,那天还有一点点下,那种毛风细雨的感觉就是比较冷。

呃,那个时候我们的心理咨询室都还没有建成。我是在我的办公室里边儿跟这个女孩子聊天的,但是她就穿了一件那种比较单薄的那种毛衣吧,整个脸被冻得红彤彤的。

走进来的时候,他也没有跟我打招呼。

然后我说,你们老师又告诉你过来找我干什么吗?

他说,我不知道老师没有跟我说啊。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呃,因为很多不学心理学的人呢,他就觉得这个学生有问题,我把他带到心理老师那里就好了。其他的我也不方便跟他说太多,但其实这反而是对这个学生不太好,应该是提前告诉他,可能你需要做一下心理咨询,我们帮你预约了心理老师希望你去和老师聊一聊,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程序比较对。然后我就跟他说,我是我们学校的心理老师,因为你刚刚做了这个心理普查,可能有一点点心理上面或者情绪上面的不太妥当的地方,那么老师想和你聊聊天来舒缓一下你的情绪。 他一听我是心理老师,整个人好像特别的防备,基本上就问什么他打什么,然后那一天的咨询也就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吧,然后就结束了心理咨询。他有一条原则就是来者不惧,去者不留。

意思就是说,你愿意来咨询我,非常欢迎你。

但是你不愿意咨询我也不会强迫你到第三天还是第四天下午的时候,我就在这个学校的操场上面看到了这个女孩子,就是我们那个操场旁边就是外围,是那种塑胶跑道,中间就是踢足球的那种草坪。然后那个女孩子就一个人坐在那个草坪的那个位置。

因为冬天特别冷漠,也没有什么人踢足球,就他一个人坐在那个地方,然后我就走过去,我就和他聊起来了,我就跟他打招呼。我说,哎,你还记得我吗?

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点冷漠。 我们做心理咨询的话,有一个小小的技巧。

就是我们每一个咨询师我认识的哈,我认识的咨询师的话,随身都会揣一些比较甜的东西,比如说糖果,巧克力等等,因为吃了这个东西,以后呢就会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啊。我就掏出那个巧克力,我就说我们俩一起分享一下吧,我刚好有块巧克力。

他吃了以后呢,慢慢就觉得好像嗯,这个老师好像也没有恶意,然后他就一边吃,然后我就问他,哎,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然后他就说,啊,宿舍待着没有意思,我就问他为什么没有意思啊?他说因为我们宿舍有一个呃,女孩子在给他妈妈打电话啊,声音好大声啊。

然后有点影响到他。我说,嗯,现在现在也不是睡觉的时间呀啊,为什么会觉得他影响到你呢啊?他就说,反正我就是不想听到别人和爸爸妈妈打电话的声音。

我就会问他,我就说,你平常多久和爸爸妈妈打一次电话呢?他说敬教以来就没有打过啊。我就问他,你不想家吗?嗯,他当时是冷笑了一下。

我从来不觉得我有家,我就知道可能是父母。

关系有了问题,就通过和他的聊天,我就知道他妈妈生下他以后,因为是个女孩子,婆家对她妈妈的态度不是特别好,她爸爸还会打她的妈妈,她记得特别清楚的就是小的时候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也就三四岁吧。

有一天他爸爸喝醉酒了,然后回到家,他妈妈就说了他爸爸两句,然后他爸爸非常生气,就他就看到他妈妈被爸爸狠狠的一巴掌就给扇在地上了。

然后他那个时候可能三四岁的小孩子,到现在我都觉得三四岁的记忆,他还能够记得这么清楚,让我觉得有一点惊讶。

当时看到爸爸打妈妈,他就觉得就是想要阻止爸爸吧。然后他就跪着就抱着爸爸的大腿,他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反正他只记得他就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就抱着爸爸的大腿。

然后爸爸就一脚把他踢开了。那个时候他的?

印象就是爸爸踢得很疼,妈妈哭得很伤心,然后他自己也哭得很伤心啊。后来他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在他八九岁的时候,然后他爸爸又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然后他的后妈就是在和他爸爸结婚。没有多久以后呢,就又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一个弟弟。

他们家就对弟弟特别好。

他跟我说,他觉得他小时候的印象就是老师吃不饱饭,冬天穿的也很单薄,他的衣服就是可能是他的堂姐呀,或者是其他什么人穿过了的旧衣服。 他考到我们那个学校,实际上我们那个学校就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学校。

家里经济条件可能也不是特别好,他奶奶就是不希望他继续读下去的。

后来是他妈妈,又就是和他爸爸他们家那边交涉了,就说他读书期间的费用,他妈妈来出,然后他才来读我们这个学校的。

嗯,他进到学校里面,他就看到周围的同学可能家庭条件比较好,或者是爸爸妈妈经常来学校看他们给他们送点吃的呀,或者是开车送他们来,因为我们这个学校基本上都省内的孩子在这边赌。

所以他就觉得特别的难受嘛。

所以进到学校大概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都是那种很抑郁的状态。我跟他聊的过程当中,我就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子,他对他自己的。

原生家庭爸爸这一边是那种又爱又恨,从小,他都想要让爸爸喜欢自己,他会做一些努力,比如说考成绩考好一点。

能够得到爸爸的鼓励,或者是能够让爸爸对他另眼相待,但是发现好像爸爸并不在乎,他就觉得那干脆我就变坏一点,但是发现也没有用。

所以他就可能有时候会对爸爸有一种可能是恨的这种这种感觉。

后来我还是希望他过来继续预约心理咨询嘛。但是这个女孩子非常遗憾。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第二个学期?

他就没有来上学了,因为我们学校的规定就是连续两周没有来学校报道的话,那么就按自动退学处理。

就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子了。

我们每年做心理普查,8%左右是严重性,有问题,就是刚才我说到的那些什么抑郁啊,焦虑啊,精神分裂啊,自杀倾向这种。

然后呢,普通心理问题的呢大概占到百分之十左右。

有潜在的心理问题就是他现在还没有,但是他有可能会有心理问题,那这一部分呢大概占到百分之十五左右。 一般来说呢,大一的学生来找我会比较多,因为大一的学生进到学校里面呢,他会有一个就是适应障碍,或者是对新环境的这种适应,那么这种学生其实来做心理咨询的比例更大。

反而不像大家想象的哦。可能学校里边儿来做心理咨询的都是一些什么情感问题啊,或者跟舍友吵架呀,跟同学不合呀,这种反而是少数。

更多的就是刚才我提到的那些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前两天遇到的这个孩子还特别好玩。他走过来,他跟我说,他说,老师,你过来一下。

是个男孩子,嗯,长得不是很高,然后戴着一个那种比较大的帽子,把整个脸都遮住。

他说,老师,你过来一下,我给你看个东西,你不要说出来,我这里有一个国家机密,是中央下达的机密,就是我要参与到国家的北斗计划。这个是一个秘密,谁都不能说这个学生,我一听就很典型的妄想症。我就问他,我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个机密呢?

他说,我们家亲戚在上面,他传达给我的。我说,那他通过什么方式给你传达呢?

他说,托梦。

我当时一听,我就特别想笑。

但是我就没有笑出来,因为不能笑你这个时候笑了的话,可能会就是激起他的那种愤怒,或者说,哦。

哦,你们家有这个亲戚啊,那老师知道了啊,这个计划需要你做什么呢,他说,我要帮助我们国家的北斗卫星改造这个大数据。然后他还问问我很多就是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大数据,知不知道什么是云端。

就是你会觉得他自己的逻辑是自洽的。当时其实我是有一点点,就是有一点点懵,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但是呢,就聊着聊着,我就想到了。嗯,我就我就担心他会不会是这种大脑气质性的病变,就是说白了,就是大脑是不是被撞到了被弄伤啦以后才产生的这种问题我就问他,我说啊,你是大概从什么时候得到的中央的指令?

他说,高一的时候,为什么现在才来实施这个事情呢?

他说,就是疫情。期间他们家亲戚不停地偷梦告诉他这个是行动要开始了。

我就问他,我说,高一的时候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啊,有没有摔倒过,或者是有没有撞着头,或者有没有给人打架啊。他想了一下,他说,还真有,就高一的时候,就是从他们那个学校的那个楼梯上面摔下来,大脑后边就鼓了一个包。当时他也没有注意。

然后疫情期间呢,这个包他原话是这么说的,他说,我感觉我的身体有一个接收器,这个头上面这个包,最近它变得越来越大了。 我觉得这个指令越来越清晰了,我就要去做这件事情。

我心里面就有底了,十有八九是大脑气质性的病变。

他走了以后,我马上就和他的班主任联系,请班主任和他的父母联系,把这个同学送到那个精神医院,去做一下脑部的ct。然后前两天我得到那边的反馈。

造了脑布ct以后,就发现它的大脑有一个血流,就是可能淤血没有散掉,就一直在你那个地方。

所以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压迫到了他的某一个神经。所以他出现了这种妄想,这个就是生理性的。 呃,我工作的这所学校大概2/3的孩子就是可能从小接受的。这种教育不是特别好。

不管是他们自己也好,还是他们的父母也好,可能受的这种环境的影响,或者是这种教育,对心理健康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很重视他们的父母觉得我给你吃饱了。

供你读大学,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为什么还要会抑郁,还要想去自杀。

有一个男孩子,其实就是前段时间那天那个男孩子呢,他是跑到我们学校的教学楼上面去,他是想要自杀。

准备自杀的时候,他收到了他们班一个女孩子的短信,就问他在哪儿。他说我在某呃哪个教学楼上面那个女孩子就说,那你等等我来找你。

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子给俩发短信过来找她,她可能已经跳下去了。 跳楼的那一天,我没有在我下班回家了。

然后当天值班的老师就是目睹了整个过程嘛。有老师就是问他就是怎么了,他也不太肯说。

然后那个老师就跟他说,哦,我们学校有心理老师,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去找他,我把预约他的方式给你。

然后那个男孩子就真的来找我了。

就是那天下午的时候,是一个呃风和日丽的下午吧,然后阳光也挺明媚的,那个男孩子就来心理咨询师就找我。

他说老师,你知道前两天有同学要跳楼吗?

他说那个要跳楼的人就是我。

我当时其实戏门咯噔一下,因为涉及到这种就是有自杀倾向的孩子。其实我是比较担心的,虽然这个男孩子可能一米八几吧,长得还是挺帅气的一个小伙子,但是你能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出来,就是那种空洞。 嗯,有没有看过那个就是刘烨演的那个电影蓝雨这个男孩子,他的眼神和?

就是刘烨当时的那种眼神,我觉得非常像,就是那种很空,就好像有很多故事埋在他的眼睛,埋在他的心里面。

我就问他,那你为什么会找到我呢?他说,老师,你是我最无奈的选择。

我那天没有死成回去以后,我又觉得非常难受。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又想要去自杀,我还是想在我死之前找一个人好好说一下。 我当时就特别警惕嘛,我就说,我就说老师非常愿意听你分享你的事情啊,也希望能够给到你一些帮助。

然后这个男孩子就跟我说了,他的爸爸妈妈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是跟了他的爸爸,他就跟我描述他说他爸爸就是一个人渣,从小就是被他爷爷奶奶宠坏了的那种。

上面有很多姐姐,最后一个才是她的爸爸,就导致他爸爸就是好像是一个大龄的巨婴一样,对他妈妈也是可能拳打脚踢。其实当时他妈妈是非常想要儿子跟自己的,但是他爸爸没有同意。

他爸爸为了他妈妈每个月给他一点赡养费,就是养孩子的费用,所以他才要把这个男孩子强留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呢,他爸爸又是那种游手好闲,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每天的话就是问爷爷奶奶要点钱,问姑姑要点钱,然后就和朋友出去喝酒打牌。

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不高兴啊什么的就会打他出气,然后到他应该是读高一的时候,他和他爸爸,他们两个人是生活在,就是一个比较旧的一个房子里面。

他给我的描述就说,老师,你能想象那个房子有多旧吗?就是那种木门老式的那种木门,那个锁又不是特别好,还是那种特别老实的那种斑扣的那种锁就很很老。

然后有一天他就在家里面睡觉嘛,这个时候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就是你是某某某的家属吗?

这个某某就是他的爸爸。

他说,我是啊,你爸爸可能快不行了,来医院看一下他吧。他当时哦,那医生就把电话挂了。然后他觉得很困,他想继续睡。他睡了一会儿,他觉得没睡着,他觉得好像应该去一下,这个时候它不是本能的,就是说我爸爸出现了危险,我要赶紧去看一下他不是这种,他是觉得好像就是这个时候他应该去一下,然后他就去医院了,才到医院。没多久,他爸爸就厌弃了,就过世了。 呃,后来的死因其实就是因为他爸爸是那个脑溢血吧。

就是喝醉酒了嘛,眼镜就掉地上了。然后他爸爸蹲下来去捡,蹲下来的时候猛地一站起来,脑溢血就就不行了,倒在地上就昏过去了,然后送到医院的时候也没有抢救过来。

然后我就问他,那你爸爸死的时候你伤心吗?

他说,嗯,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觉得哦。

他走了,好像解脱了。

把他爸爸的所有的后事全部办完了以后,那天他又回到他们那个家里面。进去了以后,他就躺在那个床上。

他感觉好像他爸爸回来过,好像有有什么话要跟他说。但是他说他不想听他爸爸过世了以后,他妈妈就来接他去跟他妈妈一起生活。这个时候,他妈妈已经就是重新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他的继父是一个做生意的经济条件,就有了比较大的改善。

然后,他们是住在我们当地一个算是中高档的小区吧。

他第一次去到他妈妈的家的时候,他就感觉啊,生活的那个环境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就会有一点埋怨他妈妈为什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没有来帮助他,让他逃离他爸爸那样的一个环境。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他和他妈妈就是不说话的。

然后到后来呢,他就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就是他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

每天都很难过,但是好像也不是因为思念爸爸,他感觉每一天自己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觉得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然后有一次他妈妈问到他就说,为什么你来到这边以后,情绪状态都不是特别好,他就和他妈妈说起他小的时候就是和他爸爸,他们两个人是怎么生活的。

这个时候他妈妈马上就回答他就说,你以为我和你爸爸离婚以后我的日子就好过吗,你觉得你很惨。

你起码有熟读,你起码有饭吃,你能想象你妈妈到底过的是什么生活吗?

他听到他妈妈说这个话了以后,他就好像有一根弦就绷不住了,就好像洪水决低了一样。

他说,哇,就哭出来了,就哭的歇斯底里。他只是想在他妈妈那里得到一点安慰,那一分钟他就觉得他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他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 大概这个事情过去有一个多月以后。

他们那个小区有一个人跳楼了。

这种相对封闭的这种社区环境,如果有人跳楼的话,那么这种跳楼,它可能会有传染的这种情况发生,就好像很多年前的那个富士康。

就好像你看那个人都已经跳下去了,我为什么不可以?

所以在他妈妈那个小区有人跳楼了以后,他问他妈妈,他说,你知道那个隔壁那个组团有个人跳楼了吗?

然后他妈妈马上就说,我真是搞不懂这些人,这个日子有什么过不下去的,非要跳楼。我觉得这些人都是懦夫。

其实他是想跟他妈妈就是交流一下,但是他妈妈这么一说以后他就完全不想再说了。

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高三毕业了,可能是七八月份吧,进大学以后,就是去年年底的时候,就是那一那一个学期。

他就是在那种想要去跳楼徘徊当中,就一直没有去做这个事情。

那么,为什么他在心理普查当中,我们没有发现他的问题,是因为他当时心理普查的题目,他都是乱做的,显示出来的测评结果就是这个学生是无心理问题,我们当时就没有关注到他。 今年年初的时候,有那个新冠疫情。

那几个月他都是和妈妈还有继父待在一起。

他说那是他人生当中他觉得比较灰暗的一段时光。

五一节的时候,然后他的妈妈和继父就回了他继父的老家,他一个人在家里面。他当时已经去买了那个碳,他想要烧炭自杀。

但在他准备实施的时候,他就想妈妈他们要去,可能要去一两个星期才回来。

这么久没有人,他的尸体一定会臭掉。他觉得那样死得很难看。后来学校发了通知以后就允许返校,他说他要不然就去学校再死吧。

所以就有了。前段时间就是六月份的时候,他来学校跳楼的这个情况发生。 其实那天他来找我做咨询的时候,戏上的老师已经联系了他的家长,那一天要把他带回家去,因为学校有这种管理规定嘛,就是如果学生在学校里面有这种自杀行为的话。

是要联系家长把孩子带回去的,担心在学校里面会出现这种恐慌,或者是对孩子的人身安全。 嗯,就是有威胁。然后他就说。

他说,老师,我跟你讲完了以后,我可能就要被我妈带走了。我不知道我下次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你。

我就跟他聊聊完了以后呢,大概他把他的这些这么多年积攒的这些事情他不知道跟谁倾诉。他说完了以后,他好像整个人,我感觉他整个坐姿都变得很放松,他的两条腿都已经分开了,然后整个人是就是陷在沙发里,整个人好像就舒服了。我就跟他说,我说你可能有抑郁症,但你有想过去医院做一下检查,或者做一下治疗嘛。他说我有,但是我还没有跟我妈说,就被我妈给呛回来了。我说,那如果有老师去和你妈妈沟通,告诉他你这样的一个状态啊,其实不是你故意的,可能是你生病了。

有抑郁的这种情况。

啊,你觉得你可以接受吗?他想了一下,他说,可以,其实这就是一个契机。就其实这个孩子他自己的话,他是有这种自制力的。

并且他也就是想要去寻求帮助,但是因为他母亲一次一次的这种打击他,所以他就会觉得连妈妈都靠不住他也。

这个世界上可能有跟其他人,他也靠不住了,那就以此来解决吧。

所以当我跟他说,我可以和他妈妈沟通,也许能够帮助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就抓到了一丝希望。 然后我跟他咨询完了以后,就马上联系他的班主任,然后联系到了他的家长。

他妈妈开始还是不能理解,跟他妈妈聊下来,觉得他妈妈的文化水平不是特别高,他觉得你有什么事情坚强一点就过去了。但是我就跟他妈妈说,我就说这个抑郁症,他不是说你坚强一下他就能过去的,就好像你感冒了。 如果你不去管它,它可能会成为肺炎。

你心理上面生病了,你不去管他,他可能就会变成抑郁症,严重的就可能自杀。

我就跟他妈妈解释了很多,这种就是心理学一些专业的东西,然后他妈妈好像就比较能够理解也能接受了。在我跟他妈妈沟通完了以后,我又把这个孩子又叫回来。然后我就跟他说。

我就说,你妈妈现在应该是能够理解你的这种情况了。她说她想要带你去医院,就是我们这边的省省里面的一一所那个心理健康的专科医院。她想要带你去看一下当时的那种表情,就是,哦,就是这种好像是舒了一口气的那种感觉。

甚至能在他眼神里面看到有一点点光。

然后他就跟着他爸爸妈妈的车就回家了。前两天我就听到他们班主任反馈,就是看到他那个医院的心理诊断证明嘛。然后是有重度的抑郁和重度的焦虑,现在也是在医院做这种心理治疗,如果状态比较好的话,就是效果比较好的话,他应该下个学期可以会回到学校正常的返校上学。

听,就是我接触到很多这种有自杀倾向的孩子,有抑郁倾向的孩子。

当我们发现它的抑郁情况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都会转借到医院去,希望他去做这种专业的心理的治疗。

但是80%的家长都不同意,在他们看来,心理医院就是精神病院,这些家长就会歇斯底里,甚至来跟学校吵架,就是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孩子读书。

他没有问题,你们才有问题,在我看来就是如果心理问题。

当他出现苗头的时候,你没有很好的这种自我疏导的能力的话,那么请你一定要去找心理咨询师,这个时候是需要你去帮助他的,而不是说让他坚强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熬过去就好了,可能他真的熬不过去。

到目前为止,新冠肺炎的疫情已经持续了半年左右了,本应该返校的高校大学生都不得不困在家里,通过网络上课。

那这个时候有不少研究者就发现很多学生都出现了抑郁焦虑的情况。

幸好很多高校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便开始着手调查和回访。 如果你也怀疑自己有类似的情况,我建议你立刻联系自己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

或者及早去当地的医院就医。

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愿意为你提供帮助,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7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