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非常手段进入藏南的 17 天
gezhong2022-11-10  67



我以非常手段进入藏南的 17 天

在故事fm的第136期追火车的人那集节目中,张永明给我们讲了一个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的故事。

其实在采访张永明的那一天,他还给我讲了另一个故事,但是我有点儿犹豫要不要播出,因为我担心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不过,这几天在给一些周围的朋友试听之后,大家一致希望我还是能够播出的。

但是在播出之前,我还是要郑重提醒你,请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模仿这种做法。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说句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12年,我去印度玩儿了一个月,当时我特别想去藏南地区看一看,对历史和地理有了解的朋友可能都知道,藏南地区位于中国和印度的边境,是中印之间有争议的领土。

1962年,两国为此还爆发了一次边境冲突。

中国打过去之后又主动撤回来了。

现在藏南地区由印度实际控制,他们把这里叫做阿鲁纳切尔邦。 也正因为是和中国有这样的争议,所以印度对这个地区的控制非常严格。

去印度的外国游客如果想去这儿,需要单独申请许可。

当时在德里,我跑到这个阿鲁纳切尔帮助德里的办公室去申请。

他们说需要经过内政部才行。

我又去了内政部,他们告诉我这个事儿是阿鲁纳,切尔邦在管被踢了两次皮球之后,我正好放弃了。

因为我想去藏南的理由很简单,我只是想看一看一个亚热带的藏区是什么样的景观,还有当地的部落的生活状态。 这不是非去不可,但对张永明来说,藏男他非去不可,因为他有一个小众的旅游爱好。

他要走遍所有曾经是中国控制过的地方,因为这也是算是一个曾经属于中国的地方,按照我个人的爱好也是。

对这些地方都感兴趣,所以在那些比较容易去的你像外东北外,西北外蒙古克什米尔地区,除了这些去了去完了之后,然后就剩下两个难啃的硬骨头了。一个是南沙,再一个就是这儿。

当时我在越南的时候,在河内看到有的旅行社,他是它有广告,是可以去越南叫把南沙叫做长沙群岛嘛。它有这种长沙群岛的兔儿。

是可以跟团去的,这就给了我启发。我想是不是我去印度的话,我可以从印度过去,到藏大地去看一看。

这是一六年的时候,我当时登六了这个所谓阿鲁南沙尔帮他那个旅游局的网站,我给他们每一个旅行社都发了邮件了。

有的回复说,中国人不能有的人说可以试试,然后其中有一个跟他保持继续保持联系,他也不直接拒绝。他总是说可能性。

然后说,让我们先过去,先先到德里,然后我们就买了机票飞到德里了。

我们三个人去了,到了德里之后,然后又飞到那个阿萨姆吧。因为要去藏南的话,他是处于印度东北地区嘛。印度东北地区的门户就是阿桑武王那个首府古阿哈提到了那里之后,就跟那个旅行社的经理见面了。

他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完,然后报上去之后说又不行,又说,少这个少那个,他总是不直接拒绝,所以我们那那次。

等到马上马上就过春节了,我想他这个一直都批不下来,他也他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总办我先回去过年嘛,然后回去过年。我说我暑假再来,但是我们后来就回来了,回来之后呢,到三月份的时候,他把这个手续办下来了,确实真办下来了。

但是办下来之后呢,这个手续通过的批准的日期是二月三号,我们签证到期日期是一月26号。

就是他故意是在我们签证过期之后把这个手续批的就是明白,这也是不想让我们去吧。

后来那个旅行社经理就说这个没关系,暑假再去的时候,我这个他的这个手续这个批文是依然有效的。

所以让我暑假的时候提前再把签证拜好再发给他。但是给他之后,他他也是办了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告诉我不行,因为他报上去三次,这边是这一次,是印度是直接拒绝了,到了民政部三次133次之后都拒绝了,然后再往后按照印度的惯例,就是永远不会再批。

所以他最后只能说,很遗憾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又他越不想让我去的地方,他越我就越想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

所以后来我就想到,哎,我当时给他办手续的时候,只是把护照把签证的扫描件给他。我并没有给他原件。

那么我只要我不给他中国护照,我随便给他一个国家的,这就可以败下来。然后我就自己披了一个假新加坡古兆的这样的一个新加坡护照。这样的一个信息页,当时其实就是故宫上找了一张,找了一张图片嘛。

比一个扫描点吧,所有的信息都批准我自己的信息。

啊,用这个扫描键办的印度电子签证,因为电子签证也不要原件嘛,传到那个电子签证网站24小时就获批了,他的那个签证费比中国的一路签证还便宜。

但是我肯定不能再找这个旅行社了,我找其他旅行社,所以后来我特意找了一个就没没在没在打网的旅行社。

他是在阿鲁纳西尔邦的首府的一个伊塔拉拉的一个旅行社提交了。这个就很快了嘛,因为其他国家去那儿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数据了吧。

这个就马马上就过来了,但是这个时候呢,我还得想怎么着,见了面儿之后还告诉他我没有护照原件,应该走走边这个编这个话,当时我就想到,我就跟他发信。

我还我还不能提前跟他说,只能在那个我出发前一天跟他说,我就是,就是成败在此一举了。

出发前几天,我给他发了个信,我说我的这个我在这个去完阿鲁纳切尔王之后,我要接着去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出差。

然后这两个国家都要办签证,还都得需要邀请函,那么办签证的周期还很长。我得把这个护照原件留在新德里,那个俄罗斯大使馆,我得办签证。我问他能不能只拿着我的护照的复印件然后去,然后他要说行,我就马上去。他要说不行,我就不去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就第二天早晨的飞机,我回了封信,然后说没问题,直拿复印件没问题,可以去接着买好几条收拾东西,接着就出发了。

这样就出发了。

先从北京出发,先飞香港飞香港飞加尔格达价格大飞虎阿提到阿萨姆吗?

然后他们在阿萨姆郎接上我之后整个旅程就开始接我的时候也很有意思,因为当时我我,我告诉你没有护照原件嘛,我肯定不能说我是从德里坐飞机到了,到了五瓦提,因为没有没护照原件肯定不动的飞机。我就说我做加尔科达坐火车过去,让他们去火车站接。

我告诉他们火车到站时刻,因为我是先飞机到了哪儿,然后火车到飞机落地之后,那个火车的到站时刻正好一个半小时。我打个车到火车站,正好可以,我就假装从那个车厢里走出来。

这样就可以,但是到火车站之后没发现这个火车晚点了。

晚点时间未定,后来我就我就在战场上琢磨吧。我说,反正我和当地人长得也差不多,因为阿萨姆人,印度东北地区黄种人很多。

我就先远处远远地看着。

后来知道这个火车晚点三个小时,万一他们提前到了,我就说,我早知道这个火车观念,我就改签了一个早班车来的。这样也能说当那火车快进站的时候,因为我知道他是停在二战派。 我一开始一直在一站台活动,我下天桥下那个站台天桥的时候就发现两个人。

他们就是典型的那种藏族人的特征,藏族人长相。

然后他一个人手中还手里拿着一个那个卷起来的a四纸。

但是他们没没看清我这挺幸运的,所以我下车之后,我到了站台上之后,那个车也过来了,我就假装从车下来走出来,然后上站台。正好他们在那个天桥上举着我的名字。

当然也不是真名了,是我告诉他们的名字,然后就接上了这两个人就是后来我们的司机和导游接上之后呢,因为我告诉他们,我是新加坡人嘛。我,我事先想到,他肯定会问我很多新加坡的信息,但是我对新加坡不是特别了解。

然后我就告诉他们,我主要是在香港工作,我是香香港香港中国大学的一个那个化学老师,然后我觉得主主要是你家在香港,这是新加坡级而已。

然后对香港因为很熟悉,他在问什么我就不怕了,接上了之后整个旅程就开始了吗?

这个地方原来就是西藏的一个固有的领土。

在1913年之前,英属印度的地图以及西藏的地图,包括这个清朝的地图板,多都是把藏南地区画在中国领土之内的。

但是在一三年的时候,这个英属印度和西藏在这个中华民国中央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私自签订了一个条约。

这个条约叫西姆阿条约。

当时这个英方的这个代表优属印度的代表叫麦克马洪。 但是卖马红提出不能再以这个喜马拉雅山的山路为界,必须得以这个山山脊为界。

当时就把这个传统习惯性然后往北移了,大概有一百公里,这个山脊的这个切切就是麦克马虎线,所以这个就始终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承认。

这么这个丧难问题就是这个时候出来的,所以后来就没办法了嘛。六二年的时候就爆发了这个边境冲突。

当时其实中国的意思就是想教训印度一下,教印度别这么狂,所以当时把这个在东段爆发这个战争之后。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中国马上撤军了,就撤回到这个麦县一北二十公里。

当时其实就是为了很多。很多人说这个补给是我因为补给跟不上,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想维持这个边界现状。

第一天就是过这个中印传统习惯线,因为百度地图,它的这个识别是按中印传统习惯性识别的。 当时我就一直手机上一直看着地图。

当那个他那个小蓝点,然后过中医传统习惯线的时候,其实这个这是地图上的国界。

地中山国界两面对应的没有任何地标,不像咱们现在国国境有铁丝网,有国门之类的,那什么都没有。

因为都是印度的区域嘛,过去之后也就一分多钟,然后百度地图就传来了语音提示你已进入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做哪些当时这个这个语音提示,我是很早就想听到了。

就一直是梦中梦中想听到的。

我怎么感觉像百度的广告,当时用的高德地图,还不是百度地图。 一开始沿途那个中印传统习惯线,它是在这个和那个实际的两个帮的阿萨姆帮和阿鲁纳夏尔邦的帮界。

还有一定的出入,他们之间距离有二十公里,也就这二十公里是,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的,任何中国人都可以经常呢。但是二十公里之外。

那个真正的这个平原和山地交界处,印度设立了一个检查站,就是过那个检查站,需要检查那个通行证,对那个时候之前是很隐藏一真言,我不知道这个检察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因为我是出发年搜了很多。这个检查上的照片本来就没几张,因为这就是一个冷门的旅游区。

而且搜到一张是就是一张警示牌,上面写。

阿鲁安夏尔邦是保护区域,不得擅长擅长者监禁,五年前就搜到这样的一个,所以这之前就是那那那一段是最紧张的时刻。

但是检查通行证的时候也不需要我下车,因为那个检查站周围非常乱,就像像像咱们咱们这个你像进京的检查站都都很严,他们那个就是随便就是就一个走一个过程而已。再一个就是我,因为我们的那个旅行社,那个车是阿邦本地的那个车牌就直接开过去了。

开过去之后,然后停下车,是导游自觉的停车自觉的过去登记去我的全程没有下车,也全程没有检查,我的护照原件基本上就没什么紧张了,而且再往后全程都没有再遇到任何检查。

但是第二天就是过了检查站之后,一开始刚进去,最让我震惊的就是这一路上这个局势的紧张。印度的这个军车是一辆接着一辆装满了物资,也就是门宇地区的这些所有的驻军。

他们的这个物资都得从平原往上送,也是往上送咱们这边当时打仗存在补给问题,他们也存在补给,问题也都是往上送的。再一个就是快到邦邦迪拉的时候,这一百公里从这个检查站到巴黎拉一百公里,军营一致接着一座接着一座各种各样的军营,椅子已经全部都是廉政,而且印度的军营很好,别人就是那种警周围涂上那种迷彩色,或者是五颜六色那种警戒色。

或者把十多度涂败,这就是各种各样的军营,但是他们那边印度人本来神经就打条这些事儿,他也他也不在乎。而且后来我发现,即便我是拍军人,在这,这这在国内在靠近面境的地区,这都是不可能的。 在印度没问题派军人的话,军人还冲我打招呼他们,他们就没有这种意识。

然后里面应该是一些生活区,包括呃,有一些印度教的神庙,因为士兵也有很多新教的嘛,尼鲁教的神庙,西河教的神庙。

还有部队,医院,生活区,还有那个直升机的轻机屏。因为这个飞机是开不过去的,只只能靠直升机,他们是觉得随中国还是以随时有可能打过来的。 再往里面走,首先是先去打望,先去邦迪拉德上东打望,这是因为藏南分为三个区域嘛,最西边叫门宇地区。

美语地区就是美妈族的聚集区,中部叫落雨地区,就是落坝族的距离区。

东部是下茶鱼,因为上茶鱼是在咱们的实际控制里面就是藏南三语,叫做门鱼,落雨和茶语。

那么我们这一次主要安排的就是西部和中部门鱼和落雨。门鱼主要是门巴组,它是以信仰藏传佛教为主。

主要看一些藏传佛教的寺庙,然后中间的落拔族是洛巴族,本来就是一个藏族人给他们起的名字。藏族人把他们统一称为南方人,就是洛巴人。 当地人的生活只能说很原始,而且也也很贫困。当地人,尤其是中部那些落雨地区的那些部落很多也都光着脚,然后住草屋,没有任何现代的建筑。

但是藏谈呢,藏谈的好处就是这个资源丰富,这个环境好,西藏唯一能种水稻的地方,就根本没有任何西藏青藏高原的样子。

完全就是热带雨林,就是热带压热带雨林。

嗯,他们那个旅行社给出来的,当时给出来的一个招牌就是28小时,然后就可以看这种原生牌的部落。

这是他们号称这是印度这个部落文化这一个活化石,他们这个传统文化保持的确实很好,就像里面有一个罗巴族的部落叫阿帕塔尼人。

阿玛塔尼部落,他们现在。

他们呢,有一个传统,就是无论男性女性都有纹面,就是我,然后女性上了年纪的女性。这个鼻子上有两个孔,有两个直径一厘米的孔,每一个鼻子上都有。

然后这个在这个孔上塞上腮子,据说是过去阿帕塔尼女性的这个颜值都比较高,在过去非常容易受到临近部落的这个抢夺。

他们就为了避免这个自己被抢夺就让自己变丑。但是现在这个陋习已经废除了,能看到这种带比赛的这个女性。

最年轻的也得五十岁以上,就像咱们过去的那个缠足矣啊,也很少见了,也是越看越少。

我一开始给他了一个路线嘛,他是每天就是这种走马观花,所以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坐车,然后拍一些沿途的风景。一些寺庙。

一个就是大旺寺大旺,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寺庙,它是过去属于折望寺下属,但是规模比折望寺要大。

他们那边有一个好处,就是寺庙的管理比西藏内地要开放得多。咱们知道布拉拉宫大昭寺内部严格禁止拍照。

但他们里边随便派这个达旺寺,他寺庙里面有一个自己的博物馆。

那个博物馆里面有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有清朝皇帝的龙袍,这是当时赐给武士达赖的,然后让五十拿来带到达望的,有可能就交给达旺斯保管的。

当时里面很多文物上面他那个名牌下面都介绍后面一个括号。

在达旺的时候,当时因为我去一个地方有,只要是如果是可行,有有几个地方我肯定会参观。 一个是市场,通过市场可以看一下当地一些特有的东西,以及当地人的生活。

再一个就是学校,因为和工作相关嘛,都想看看当地的学校什么样子。

所以到藏南我就给导游提出到大望,咱们能不能去一个学校看看导导游还真允许了,而且他还搞得很正式,直接把达望中学的校长给叫出来了。

校长出来之后呢,我的意思就是咱们从教室外面看看什么样子就行,千万别打扰学生上课。

但校长的意思是,他因为觉得我也是老师,又是又是又是又是从那个香港香港来的。这个高校老师,他觉得我一定要一定要让我给学生讲几句话。

我也推不开,那就只能只能给学生讲了。

冰先生讲,我就说说我的绅士嘛。当然,这个绅士我就很早又编好了。

我说,我是这个。这个八四年出生在中国的广东省广州市,父母也是大学老师,那个我五岁的时候,然后跟跟父母就去了香港。

然后后来就是全家就移民新加坡。 然后我说,我本科和硕士是在中国清华大学上的,然后博士是在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学上的。

然后我当时我说父母是哪儿大学老师,我就说了,领着孙亚森用的沃斯特。

当时我写这个的时候,我就故意把它写成了双牙山大学,我这次正好把这个梗给用上了。

我在黑板上,当时我想既然来了,我就干脆我用我用汉语教一下他们汉语的日日常用语吧。

当然肯定不能教普通话了,因为我说,我是先把人教他们粤语说你好说累猴,然后是那个,谢谢,我该在这是这叫他们这两句,然后这两个字我是用用汉字写的,他可以马上写,你好,谢,谢谢。 这永汉语写下来了。这这也是一个相当于应该也是六二年之后,第一次中国人在那里写下案子。

去年,民政部公布了六个桑潭地区的地名,没出卡是其中之一。当时走到那儿的时候,离离这个实控线已经很近了。

已经也就四公里的样子,再往上走一点,就是在那里的话,也也有一个非常难忘的场景,就是从我们从梅州海往回走的时候往下走的时候,那天正好赶上山体滑坡路段了,然后我们就在煤住房困了一天。其实这一路上,只要这个车开着路,通着和导游的这个话题和导游和司机的话题,那就可以是沿途的风景。

这个部落的文化,包括我的旅行经历,都是这些。但是只要是车一停下来,司机和导游就开始扒起我的八卦,我的个人身世。

因为这一个谎言,这个说出来容易,但是要不断的去圆这个谎,这是真正困难的。

所以那一天我的心理压力,心理压力就特别大。

然后我在中午吃完出,吃完中午饭,我说,今天下午我放你们半天假,你们自己活动吗?我下午我要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我自己就在。就在这个美术卡的这个民宿里,我就自己待了一个下午,当时带了一下我就心里我就琢磨,如果第二天路还不通怎么办,我这样的话早晚会搂下。 如果第二天还是路路还是不通,那我就只能是我。从梅珠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自己溜走。

肯定不能往南走了,往北走往北走,只要是因为那个时候那个村子。

我们走到最近的地方,离麦县四公里,那个村子离麦县有十几公里,就是麦克马红线。那么只要是我过了麦线。

那么印印印军就不会再追赶我了。

你如果是那边,即便是没有咱们的军队巡逻,只要我一直坚持往下走,那早晚会走到有有住户的地方。

证明我自己的身份。这都可以了,至少因为那边至少是回家了嘛,只要过了线,就相当于回家了。但是我想,要是我要是这么走的话。

其他东西我都不能带了。唯一必须带的东西就是行车记录仪的存储行和相机的存储行,十几天下来,里面这些东西太多了。

没想到第二天挺幸运路通了。

那天回城的时候,因为虽然说路通了,但是其实一路上还有很多滑坡,其中最大的一处滑坡很郁闷,那巨大的石块直径能有一米靠人力的话是不可能把这个石头给搬开的。

当时因为我们有很多人都在美术化被困了一天,除了我我们的车之外,还有很多当地人的车。

我们排成了一个车队,我们的车车队五后面还跟着一个印军的军车。

当时这个这帮印度士兵看到这个滑坡之后。

当地人在那儿傻站着,这帮印度士兵还在那儿,傻站也在那上站着。然后这在中国,这是完全说不通的。你要是碰到这种别,别说什么了,这解放军肯定是哪怕徒手也得把这个滑坡最。

这是他们的义务。所以当时我就用英文我就我就大声的斥责这个这个领头的这个军官。 我说你这个,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为阿鲁拿钱儿帮人民服务,现在用了,然后你们的时候,你们站在这儿,谁都什么都不干。

这是你们军人应该做的吗?还有那个那个印度实名说,那个军官说这个抢通了没用,前面还有了。

后来我说,既然你们不干,那我跟司机我和导游说,咱们干。

当时我看到那个滑坡旁边有一些那个铺路用的钢板,当时我想到把这个钢板铺上去,铺在这个滑坡上面。

上面这个边这面铺一个鞋面,然后中间铺上水平的这面再铺一个鞋面铺两道的话,车正好可以开过去那会儿我们三个先干其他那些当地人呢,看到我们这样扑,他们觉得这个方法可能可行。

然后他们也开始加入了开始铺。这个那个军事官是可能也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就招呼他这个手下就开始一块儿把这个炉就铺好了。 你去质问他们,你没有担心这个军方的人会质疑你已经十几天了嘛。十几天我已经对我的这个游客已经游客身份,新加坡游客的身份已经深信不疑了,我自己都相信了。

一开始紧张,也就第一天,第二天的时候紧张一下。

后来就是完全就自己都相信自己是真的了,然后就是到那个亚鲁藏布江边上,然后坐轮渡到对面对面那个城市叫迪布鲁格尔。

从那里坐飞机第一次去藏单。我们是三个去的,但第二次由于这个我这种手段去,我谁也没敢叫。

走之前谁都没说只告诉我父母只告诉我老婆了,但是我父母老婆他也他们也不清楚藏男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式。

所以我从那个最后从那个甲山上大门出来的时候,我给他们发了一条微信,说已经平安离开藏南地区。

他们我父母也没说什么,老婆也没说什么,他说可能可能觉得跟平常的这个其他地方的旅游没什么区别,但是对我个人来说,就是一个死里逃生的感觉,就是一个后来当这个加尔格达飞香港的这个飞机起飞的那一刻。

我把一个事先好发发好的,这个朋友圈就是我已经进入藏南地区摁一下了发送键。

有一些人打听问我是怎么去的,但是我就我就如实的说怎么去了。但是我建议他们不要,不要再这样去,因为回来之后,只要这个行程一公开,肯定是印度知道知道这个消息了。

就是后来的时候,我在今年春节的时候,我给导游说,这个我给那个最早联系的那个导游说这个事儿了。

他就很经意你怎么去的,我说,我用了一个假的新加坡古兆器的。

他说,没关系,我知道你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他是邦迪拉人吗,也是藏难地区。他曾经想来中国玩儿。

他去办签证的时候直接被拒。那个中国的大使那个签证签证官就说,你不需要办签证,你可以直接去。 所以他们就是中国,就相当于中国内地,他是一直想去去不了的。

而且他也他也知道我对古迹对对这些地方挺感兴趣。他就说,如果我能,我一定尽力,一定得把你这个搬进去。他因为他当时一个,这是一个是这个。再一个原因是他当时也知道中国人有钱了。现在世界各地都有中国人的终结,而且如果他当时想。

开拓这个市场,这个突破口一旦是打开的话,那肯定是源源不断的中国游客就要经过他去藏难的,但是现在最后他也他也没有成功,这一点印度就不如俄罗斯了。

俄罗斯有一个,那个就是北方四岛嘛,其实是就是就是日本,是日本声称他的领土,俄罗斯叫南千,南千岛军岛。

南千岛群岛,俄罗斯,南千岛群岛。从从沪野岛过去的旅游团也是只能跟团聚,不能自由行主要游客就是日本人,而且他们是明确的说,欢迎日本人。

到南千岛群岛来旅游,这一年就是就印度就没底气嘛。俄罗斯人呢,就有这种底气,我就是站着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印度人就没这个底气。

我看你后来专门写的书来说,这事儿你不担心,印度方面看了会禁止你入境,肯定会我不是担心我已经做好了,我再也不去,印度是准备了。

而且我肯定也是上了印度的黑名单了,我还是要重申一下啊。请大家不要模仿张永明的这种玩法,因为这一不小心就可能引发外交纠纷,而且还可能遭遇牢狱之灾。

关于这里的领土争议,我相信以两国人民的智慧,将来一定能够和平解决这个问题。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大象公会出品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

杨帆,感谢你的收听,怎么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9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