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困局:我该不该把父亲送进养老院?
gezhong2022-11-12  40



养老困局:我该不该把父亲送进养老院?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安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姥姥今年九十岁,2013年他得了脑血栓,从那儿以后,腿脚就不听使唤了。

幸运的是,我姥姥的子女比较多,我妈和我姨,还有舅舅们轮流照顾姥姥,但是我妈他们也都是六十几岁的人了,身体也很脆弱。

照顾老人的压力特别大。 我知道像这种情况肯定不止我们一家。

我叫吴晓明,我今年62岁。

我是从长春东北勘测设计院退休的,十年前,在吴阿姨还没退休的时候,她发现父亲患上了阿兹海默症,就是我们俗称的老年痴呆。

那时候对这二十罕巴症没有现在那么确诊,但是呢,他的思维,他的记忆已经就是很衰退了。

为了这个呢,我还带他去过美国找的专家给诊断的,然后赚钱来说,他已经就是了,你们也不要就是抱有幻想,就觉得他是性格不太愿意跟人交流。

就是这个毛病了。为什么他现在能够?

发展的很缓慢呢,就是你们家里边照顾的比较好,就是这个病呢,就是需要这种很温馨的来陪护他,药物已经不起什么作用。

退休之后,因为儿子在北京,所以吴阿姨带着吴爷爷来到北京生活。

当时的时候我照顾我爸爸就在家里,同时的时候我还照顾着孙子,那时候我爸爸还能参加,还能就是能领出去,就比如说这个天儿。

我孙子推出去把我爸爸也推出去,然后在一起玩,就我孙子哄我爸爸玩,拿着玩具哄我爸爸玩。

是这样的,那嗯。但是同时照顾两辈人会有点辛苦,是很辛苦啊,就是有的时候跟他交流呢。

他就好像没有听懂,他听懂了以后他会抗拒,就比如说上厕所这么一点小事,他不知道自己主动去上厕所,你怎么跟他说。

他就会打你,我也挨过他打,他必须就认他就这样尿到裤子里,然后你再给他换,然后夜里头两个小时,我两个小时。

叫他一次两个小时,看着他上厕所一次,然后在三点钟以后,他就糊涂了。那时候他也非常困了,他也累了,你怎么叫他也不起来了。

所以我们就把它偷上,然后尿尿完了以后,我们就及时给它坏。

但是你看,他说我早晨我又不能睡呀,睡了以后七点多钟他就喊饿了。 所以这样天长日久,我已经被他折磨的。

就我都正常,我都保证不了我了,所以就更没法照顾他了。 所以,在对于这种情况下。

才决定的把它送到养老院去。

2017年九月份,吴阿姨先把父亲送去了一家高端养老院,因为我们没有去那里采访过,所以后面我们会隐去这家养老院的名字就刚开始去那个。

那时候他哎呀,我一去的时候,他那眼睛都喊着眼泪,我也特别难受。那时候但是恰恰呢,在那个高额的收费特别特别高啊。

我们家就是怎么说呢,为了就是给他找一个环境好一点的嘛,把老房子都卖掉了,心里给他养老。

但是后果特别特别的不好,哎呀,让我特别特别的伤心就吃的,简直是太差了。

然后没有任何活动就整天给你封闭出来,一个单人就门都锁着,他都出不去,就那种的这样的病人的老人就弄到一个西北角。

一个封闭的一个区域里边,所以我就特别特别的,心里特别难受,然后给他搬出来搬出来,然后就去换了一家叫有一家养老院,他说的是非常好,我们考察呢,觉得还可以。

呃,大厅里面金碧辉煌的装的,然后房间也是装修设施特别特别的好。

但是去了第二天,我就发现我爸爸第一个人整天就是在那呆呆的,在那坐着,等我去的时候一摸呢裤子,衣服都是湿的,尿湿了没人管。

然后我就问他们跟他们说哈,他们说的意思就是说刚刚给他领完上厕所,那我们不可能就说时时刻刻都在身边。有人嘛。

那他尿了可能是必然的。后来发生了一件特别不愉快的时候,半夜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把我爸爸在厕所里边给摔了3.2十多分钟,半夜给我打电话,哎呀,给我吓得浑身都软了。

说的你问我就问他,我说那现在老人在哪了?他说还在卫生间烫。

后来我就打车过去了。过去以后,我看好多人在那围着,他就在地下躺着。 他一看见我以后首先交流,就是说。

你来了,哎呀,当时啥都被输,全都是眼泪完了。我后来我就问他,我说爸爸。

你冷不冷,他说我很困,然后去找第二零送得上医院检查,好像万幸啊,没有骨折。后来等他完全差不多康复了以后。

我在这个期间我也利用时间,就是在北京找了很多家,因为不行了嘛,那这肯定住不下去了。

我现在在北京西六环的一家养老院,名字叫乐林里,吴阿姨最终就把父亲送到了这家养老院。

我们早上就过来了,还是刚走我走,你开车自来了。

啊,在这吃饭呐。诶十面条了,又赶上十面条了,有西红柿乳,他喜欢吃西红柿的,对吧?

好不好,是不是这个饭很好吃呀。

对,很好吃。 乐林里全名叫做乐林里长者乐园养老院,它位于北京的西南六环,而吴阿姨住在北京东北方向的望京。

所以每次来看望父亲,相当于是要穿过整个北京城。

即便这样,吴阿姨还是每周都要来看望父亲。

那选择离家这么远的养老院,是吴阿姨跑了十几家养老院,反复比较之后的结果,然后后来就找了很多家,找了很多家。这家呢,我们来了,来了主任他们就是教授,客服主管跟我谈了很长时间,我也认真认真把我的所有的这些经历我也跟他们讲过了。

他说,你来试一下吧,我们这个条件呢,虽然不是高大上,但是呢,我们会以以全心全意的来照顾老人。

这样我们我就下决心给他送过来了,送过来了以后我一看呢,确确实实他们的护理员。

首先我认可的就是说呢,他们对于这种病状的老人和能够生活自己的老人没有歧视,都是一视同仁的,而且在一起活动在一起吃饭。

这个是在北京养老院很少能做到这一点的,因为是这个护理主任,我们来了以后我爸当时摔伤了以后。

脚虽然没有骨折肿的都穿不了鞋。

然后护理员从早晨睁开眼睛,一直到晚上都陪着来让他认识这些护理员来接受这个新的环境。就这个做法在其他养老院也是做不到的。吴阿姨提到的这位护理主任叫张桂梅,她从2011年开始从事养老院的护理工作。

到现在已经做了七年了。在此之前,他是一个职工医院的儿科护士长。 这我还是挺想去养老院的,因为我在我们单位就有一些岁数大的老人很信任我,他们当生活困难的时候,他们都经常会说。

小张,你开个养老院吧,你要开养老院,我第一个去住。

因为有有一部分老人,几个老人这样说,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岁数大的时候,我在想就是去做养老。

我来的这天早晨,张主任带着我去探视新入住的了。

我们日常平常,我们工作人员是不允许坐电梯,都是要走楼梯的,只有带老人和拿物品,这样才允许才允许做电影。 我昨天休息,想不了没有,没有可爱的人说,今天交班儿听他们说,昨天晚上你没睡好不舒服了,对吗?

激动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是谁怎么着啦。

张桂梅带我进的这个房间有点儿像酒店的双窗房,里面住着一对儿老夫妻。老爷爷好像既不能行动,也不能讲话。

鼻子上插出管子躺在床上,但是他的头脑很清醒。 张主任进来之后,老爷爷有点儿激动,对吧,这样和坐着一样了吧。

像我们坐沙发上一样感觉了嘛,摁在这个脚底下,就是摁在这个对这个是摁着抬高这个是降低的刚才那个那那段。

老人是什么程度,他是在呃星期六入住的。嗯,他是在其他的养老机构住着,不是很舒服。在那个机构住了一个星期左右,爷爷就不想住了。

后来他儿子到我们这来看,然后就说,看我们在海上合适,就接我们的来接过来以后星期天一天,昨天我休息了。 今天我说过去看一看,呃,护理难度也不是很大,就是说爷爷的性格也很好。

反现在爷爷的病失脑梗后遗症,他表述不清楚。

你看,当我进去的时候,他只能是用脸上的表情来回答我这件事儿满意还是不满意,但是嘴说不出来,他,但是那个他是他是下的那个逼视刘直。

现在它等于是血栓的那个位置,正好影响了它的吞咽和语言表达。

所以这样呢,他就是不能说话,不能吞咽。如果用嘴胃的话,它就枪就枪,这样特别能得吸毒性肺炎。 勒林里现在总共入住了53个老人,失能失智,大概是35人左右占了一半多。

根据2016年公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成果显示,像这样失能半失能的老人在中国已经超过了四千万人。

而且也有相关的调研报告显示,全国有7%的家庭又需要长期护理的老人。

目前这些老人像我姥姥一样,实际上绝大部分是由配偶子女或者亲戚在照料,很少会住进养老院,而大部分养老院的确也不太愿意接受失能老人。

因为失能老人的护理成本高,承担的责任和风险也大。 嗯,其实真正做养老的都不会说,拒绝失难和失智。

因为老是一个不可逆的规律,你哪怕说你在养老位,定位于全治理的老人,他也会动态的。哪天发生一些意外,变成失能,是指那你不可能就是说把它赶走。

所以一个养老院有没有解决失能失智的这种能力,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常态,也是一个基本能力。这是勒林里的创始人刘建章。

刘建章原来在万科的秦皇岛分布工作,2013年他选择到北京负责养老业务板块的创建,我的第一个项目呢,其实我们。

请了一个老师,是日本的木下,应该在日本是算啊前十的一个公司,然后呢,他们派出了一个院长,所以我的第一个同事是一个日本的。

通过这个慢慢的摸索,会发现其实养老是一个挺本土化的一个行业。

举个例子,哈,比如说欧美人,他提倡。

不用机费就是鼓励老人尽可能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去做,这样拿的生活机能呢,就会得到断点。但是呢,你像中国人就有一个观点,就是说我花了钱了。

你凭什么在旁边看着我,父母还在那自己亲自动手。

所以理论上就会造成管理动作的一个变化。所以我当时在逛科室花了很长的时间,把一些国际的新进的经验,什么本土化的问题?

这个是花了很长的时间的乐林里经常会有各种机构的志愿者来陪老人聊聊天儿做做活动。

刘建章觉得这能让老人增加和年轻人和社会的互动。我到的这一天,正赶上乐林里所在的丰台区王佐镇团委来参观,真的是老人的一些,我们原来说丰培啊,或者是做一些咖啡啊。在这个区域。

其实老人他未必是不接受现代化的东西,只是他接受的慢,因为你通过微信就能看到。其实老人其实用起微信呢比我们还着迷。

所以我们的一个功能是希望说帮助老人去连接这个现代的社会。

所以你包括这个风格,看起来很现代化,但是老年人其实挺喜欢的,因为他在这边觉得诶,我跟这个社会还是同步的去连接。

然后老门呢,这边他们都论养一些绿植。

其实老人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老了,不知道自己的社会价值,我们要创造,他说,你是被需要的一个可能性啊。比如说他们有一些协会啊,比如书画,什么协会。

你如果让他当会长,他会觉得非常开心,因为他觉得他在这个团体里面,他有他的位置。 2015年,刘建章从万科出来,创建了乐林里养老院。

他想把自己学到的一些养老理念。

找个地方放手实施起来。

有一个日本的这幕下很资深的一个董事跟我说,我们跟老人,我们不是照顾老人,我们只是跟老人一起生活。

我们跟老人是平等的。

当你说我在照顾你的时候,其实你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所以时间长了,你的库里人,你的员工都会有那种傲慢出现。但是呢,当你跟姥姥一块儿生活的时候。

你跟他是一种平等的同时,让老人也得到。

一个释放,他不再觉得我是一个弱者,你进入一个养老院,到处让你强调老的一个环境里面,你就会把自己的生病状态拉低了,反而是让你进入一个说,诶,你就是一个正常人。

然后呢,你甚至说你有你还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他反而生命状态被激发了。 嗯,三月25号半年多了,呃,越来越好。

就是他这个思维都感觉好像清晰了一点,而且最主要的就是能够参加集体活动嘛,刚开始来特别排斥你让他干什么,他就是摆摆手不去跟人家一起活动。

我爸爸是咱们水利部的专家,在东北特别有名的丰满水电站和白山水电站,再往北一点也会叫查尔森水电站。

我爸爸做了这个工程,把毕生的精力全都打到那儿了。

最艰苦的时候,我爸都在工地都坐帐篷,所以看我爸爸在那儿做工作,吃那个凉饭,就这个小炉子那种热一热。

哎呀,我一想起我爸爸那个太不容易。

嗯,人从小跟嗯,爸的关系应该是比较啊,确实特别好,特别特别的亲,因为我是一个从小就是一个生命垂尾的花儿。

我是先天性心脏病的花儿,能够有今天,我真的特别特别感谢我爸妈。

我那是有病,就是三天两头有病,都是我爸爸用自行车推着我去看病打针。半夜除了像吴爷爷这样失能失智的老人。

这林里其实也有不少身体很健壮的老人。

在这里我见到了杜奶奶,退休之前她是一个儿科大夫。 您今年多大了,我今年八十,这就八十块87了。

我说,我说我们那儿还有休息期的呢。

我是第二你也最大的多。奶奶是今年三月26号搬来的乐丽丽,她很适应这里的生活。

所以都奶奶也劝几个以前的同事来住养老院,我那几个同志给我打了两块电话,哎,孩子们就是不同意哎,我们都都都不是不小你,你干嘛要到养老院。

我们脸上挂不住,我是真是人家现在这么实际上这么不开花,我不赞成,我觉得养老院挺好,您当时是怎么做出决定的,我就是这样的,我就还这么个人,又跟人家等等一天麻烦买菜要做饭也要吃什么呀。

麻烦多大呢,我二姑娘在支持我,我大姑娘就不同意,说这么多孩子,你飞到上哪儿去?

谁家做不了条件都不错。

嗯嗯嗯嗯,睡觉我也不去,不是长期办法,我天天我睡觉,八点半我就睡觉,他们正在吃饭的,你说我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吗?

我早上五点钟起来,他们还哄哄着睡的,我要吃的清淡一点,我也他们还要炒这个菜,弄那个饭不行,这个年龄差的太多,生活的这个。

规律呀,哀号啊,弄不在一起没有考虑,就是在家里雇个报幕了。不过绝对不顾现在的共防墓杆过去不一样,人心都不知道你有挺好没有。

现在你看我那个我姐姐的同学,他是咱们婚事之会的会长都是这么高的。这位现在工作,两个保姆,一个专门就伺候他。

一个是做饭,当时为什么要买菜?

哎,刚做的饭能吃了,人家是阿姨,我们家有事呢,我们就回去了。人都走了都顾不住你说现在把我们孩子你才现在不知道现在的保姆都是难过。

像杜奶奶这样能自理的老人在乐林里的费用大概是每个月六千块钱左右,跟雇保姆的价格差不多,杜奶奶的退休金也够支付,所以杜奶奶的同事子女们不让老人住,养老院考虑的倒不是价格搁那一搁那的生活发生,你看我来这来,我约了好几个同事。

哎,孩子不同意,觉得幼幼儿幼女这么多,你干嘛?

把老人放在养老院,其实是这个错误的养老院不是那个呃物儿物,女的也不是所有儿女不管的。真的养老院是个享受嘛,你有什么不好呢哦,我觉得非常好,我觉得让老人住养老院是丢人的事儿,有这种观念的人不在少数。

呃,其实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养老,其实最难的是观念,包括现在很多年轻人还停留在以前的那种刻板印象啊,觉得养老院是政府的事啊啊,是可能对老人嫌弃啦。

放在那,你像我们诶,给老人搞画展,九十多岁了,搞画展,他也有这个需求。老年人,首先他也是人,他也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现在人你像七十多八十多,他的身体状态还是挺年轻的,大把的时间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我觉得可以做一些真的是自己梦想的事情。 所以我们为什么说乐林人士让养老成为时尚,我们希望在这边,你可以挑战任何对。

老的一些概念,杜奶奶来到乐林里之后,也遇到能陪她一起玩儿的人。

今天他想打麻将,不过有两个经常一起玩的牌友到外头遛弯去了四圈二,所以两个年轻的护理员来陪头玩。

是啊,我让我们一起看见他老老公园那边去了,他估计带他们去转悠。

吃过午饭之后,吴阿姨跟着吴爷爷回到房间,准备让父亲午睡诶,没尿出来呢。老爸不要着急,嗯嗯,你多坐一会儿就尿出来了。

我们不看着你就尿出来了,怎么想好嘞乖,让自己万一对乐琳琳的服务还比较满意,但这并没有让他从父亲的养老中解放出来。

因为在吴阿姨的老家,长春没有这样的养老院,那以后您是什么打算对他嘛。嗯,对,他肯定是,如果要是能保持这样的话。

轻易不要再挪它,因为我现在面临着我,就是前两天我也在想,我的孙子都大了,上学了就不需要我了。

我现在在北京可能就意义不是很大了,你看这费用高,我租房子住,我爸爸这边还有一大批投资,你看我家里边的房子都非常非常的好。

而且我的那个同学同志啊,你看我们老了嘛,还得要玩一玩就自己的老年生活哈。

但是我也反复想这个问题了,如果一旦要给我爸爸挪走了,再重新适应这个环境不太容易了,而且在找这样像乐理家这样的,可能是也真的不是太容易了。

不在老家的话,周围没有朋友呢,还是没有自己的生活,那没办法,我还得以老爸为主,我觉得不能说就就给他放到这儿完了,我该干嘛干嘛去。

他也知道我这些是。

用的太多了。然后主任也这样开玩笑跟我说,他说,我保证让你能够旅游去,但是现在我不行,我做不到。

我是有这个条件可以能出去,但是我我在我出剧组玩的时候,特别是吃饭的时候,我不然然的就想起我爸爸来了,真的放不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大象公会出品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你会选择让家里的老人住进养老院吗?

欢迎在留言里和我们聊一聊。

另外,还要感谢乐林里养老院对这次故事采访的支持,谢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0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