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朱哥」的重生:我曾一心求死,现在我想好好活着
gezhong2022-11-16  35

高位截瘫 8 年,我从消防员变成了心理咨询师 故事FM ❜ 第 555 期 8年前的一次意外,让朱铭骏成为了一位高位截瘫的病人,受伤的位置在颈椎第一节,再高一毫米,就会伤及小脑,变成植物人。至今他都没发现第二个跟他一样,24小时戴着呼吸机的截瘫病人。 朱铭骏的朋友们,都喜欢叫他「朱哥」。今天我们想讲述的,就是「朱哥」的故事。 /Staff/ 讲述者 | 朱铭骏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一舟 声音设计 | 桑泉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Q Story FM Theme Piano 02 - 桑泉(片头曲) 02. 那些埋在记忆里,却被生活清理掉的情节 - 桑泉

瘫痪「朱哥」的重生:我曾一心求死,现在我想好好活着

今天节目开始之前说一个通知啊,因为马上就十一国庆假期了嘛,所以十一期间我们的小伙伴们也都会休息啊,十月八号也就是回来之后的那个星期五,我们会恢复更新。

所以祝大家假期愉快玩儿的开心。

听完这期节目,我们十月八号再见了。 我们现在听到的这段声音,来自于一台呼吸机呼吸机的另一端,一根白色的管子伸进朱明俊脖子上的一个黑洞。

那里连接着他被切开的气管。

和我们的心脏一样,这台呼吸机必须365天一刻不停的工作/min60到100次,这是成年人没在运动时的心调频率。 朱明俊的这台呼吸机以/min24次的速度稳定的给他输送着氧气。

这是只属于朱明俊的第二种心跳声,所以你要顺着他那个推那个机的那个频率来保守对,而且是讲话,也是靠这个棋,我讲话的时候会就像现在一样会中断。如果他不给我气了,然后我就要中中断一下今天的故事。主人公朱明俊是一位非常特别的讲述者。

八年前的一次意外,让他的颈椎第一节受伤,成为了一个高位截瘫的残障人士。

我们的制作人一周来到朱明俊家的时候,朱明俊的妈妈正在帮他按摩手脚,拍打后背,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帮他翻身,把他从平躺变成侧躺的状态。

如今的著名军人是一位心理咨询师,他坚持要以这样的方式和每一位走进他房间的来访者面对面的交流。

尽管过程并不轻松,朱命军说,当时受伤的位置再高,1mm就会伤及小脑,变成植物人,至今他都没有发现一个跟他一样。24小时代是呼吸机的截瘫病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叫朱明俊,今年28岁,受伤前是一名消防员,现在的职业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减B站二服主钟明俊的身上有很多标签,消防员残障人士,心理咨询师。

B站up主,但今天我们想讲的是关于诸哥的故事,诸哥,这是朱明俊身边的朋友对他的称呼。

这个称号最早来自于他的中学时代,当时的钟明俊是他们中学有名的小混混。

打架逃学炮网吧,所有不务正业的事情他都干遍了。

高一那一年,朱明俊拿着自行车所冲进教室,把一个高三的哥们儿打进了医院。

从此,朱歌的名声就传出去了,没有人敢招惹诸哥,这让他非常自豪。

当然,代价是他被学校开除了。 2011年,朱明君十九岁,因为无心学习,他只能另找出路,于是他入了舞,成为了一名消防兵。

换了一个环境,猪哥的脾气依然没有怎么变过。

战友对他的评价是,你太骄傲了,得有人来压压你的脾气,当了当了消防病以后,觉得那时候觉得身体强壮。

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什么困难能打倒我。我那时候在我班里训练是第一名九个人,第一名在我牌里也是前失明的。 单杠拉的话,弄到60多个。

嗯,双杠双杠。

从新兵连就能拉20多个,他们那时候是三五三五个,然后下了新明点之后也是五六十个,其实很多老班长都拉不到的,我打架也好,我也很厉害,我救援我也很厉害,我训练我也快厉害,只是觉得果跟别人不一样,我做什么事我都能比他们做得更好。

那时候想着去。

这想着就挣大钱,退五之后做一番大事业。

骄傲的诸葛没有等来他的大事业,他甚至没有等到退五,他等到的是那个改变他人生的意外。 2013年,呃,对,七月九号再一次这个我们消防的消防知识的一个宣传吧。

我们去学校里做这样一个活动,做一个示范动作。

那个示范动作就是在单杠上转一圈转一圈。

嗯,我做这个吃饭动作的时候,头朝下脚朝上的时候就歪掉了,器材就歪掉。

当时下意识是想爬起来哇,整个身体居然控制不了了,那种感觉就反正那个时候还不是痛苦,也不是绝望。

就是会疑惑我为什么控制不了我的手,我的脚?

我的整个身体了,紧接而来的就窒息感,因为我刚帅下来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班长在喊我,我让我站起来,但是我收到命令之后,我是没有反应的,他就立刻改过来了,赶紧叫战友过来,把我台商我们消防车。

这么到达医院的我就不知道了,就失去意识了。

突如其来的意外,把朱宁军困在了重症监护室里,上一秒的记忆还停留在被搬上消防车的时候。

再次醒过来时,他已经在icu里躺了四天了。

其实我那时候是睁不开眼睛的,就是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能四天没有吃饭,仅靠一些营养针啊。这种我稍微迷个眼缝开了一下我的父母。

我的占有医生十几20个人吧。反1屋里都在围着我,除了耳朵很有功能,眼睛鼻子嘴都用不了,只能听到我跟一位中年大叔有过眼神交流,我是侧着身儿啊,半册他也是半册。

他看我,我看他其实都说不了话。

他其实是好像在联名我,我感觉意思像是在说,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怎么就在这里呢?

其实到那个时候觉得还不如十个植物人呢。

那如果我真是那么一个一植物人呢,状态反倒就不痛苦了。

我预感到,我未来的几年,或者我未来的一生都是这样一个状态。

从一个身体强壮的人,有肌肉能跑步,能上墙爬屋,到了一个全身瘫痪的人。

但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字次来形容那种痛苦词语已经超过了词语的形容范围之外了。 那位大叔跟我交流了,也就两三天就拉起窗帘来了,拉起窗帘就代表着。

就没有了,因为我在郑州监护室那十九天里,我听到了棉子的声音,不下十次玩儿。

嗯,几乎隔个一两天就会拉起来,隔回一两天就会拉起来。

那时候因为我一心求死吧,继续想解脱,我想我什么时候也可以像他一样。 嗯,经过了最初最危险的那段时间,2013年的9月份钟,林俊被转移回了老家的人民医院。

八楼37床,那是即将困住他五年的地方。

朱明俊没有等到他帘子被拉起的那一刻,他活着从忠诚监护室里出来了,只是这里都活着,需要重新定义。

刚刚来这里的时候,朱明俊颈部的骨头还没有完全长好,都无法活动,头部也无法吃东西,只能通过鼻死管打流屎。 最严重的是,可能因为身体某些机能没有恢复。

最开始的一年半,他都处于师生的状态。

能张嘴做口型,但无法发出声音,能看见能听到这是躺在床上的这具身体能做到的所有的事情。

过去的那个骄傲的诸葛已经死了,躺在这里的用朱明俊自己的话说,是一具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诸葛重生的第一步是学会说话,妈妈做了一个纸板,上面写了26个英文字母。当朱明俊想要说话的时候。

比如说你好,妈妈就一个一个字,母指过去到n的时候,朱明君就眨眨眼睛,接下来是i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句子,说出来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一年多,当时那天是有一个护士,我突然就喊出,突然间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我就非常惊讶,唯我说我能出声音来了。然后我妈妈在旁边,他也是很不可思议了,因为他已经很多年没听到我讲话了。

我当兵,然后又出事者,他已经很动,你就不会去在那,使我在说话。

然后赶紧的拿过手机来,第一个电话给了我姥爷,给我姥爷打电话告诉他,哎,我说我姥爷他,其实我姥爷是很疑惑的。

谁也,这是他没有人出过的生意来。

后来我妈说是我是林林来讲话,我姥爷也是非常非常激动。 你能控制自己的声音了,那种满足感。

人生难得,有这样几个高兴,值得激动的时刻。

那算是其中之一。

当我真正能说话的时候,我反倒觉得我不想说话了。

除了就是我妈问我吃饭想吃什么,因为我想吃什么菜。我说我想吃个白菜好,可能一天就说这样几句话,那两年真的是经常给我妈说,我说,妈,你放弃我吧。妈把我的苦奇鸡给我拔了吧。 我是把死的希望寄托在我妈妈。

身上的,但是你现在想想,怎么可能呢?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去放弃自己的孩子呢?

他更多的是沉默,他不会是说很多安慰上的话,要不就是他打断这个话题去加一些其他事情,他也哭,我也哭,就是两个人在病房里都是默默的哭。

都不说话。

每天就睡觉,发呆,睡觉其实根本睡不着的。

前两年的时间身体一直疼疼了两年。

后来我了解到我百度到解胎患者前两个人的时间一定会神经疼痛的,他疼的时候就真实的觉得一刀一刀着他割肉疼的时候,我就跟我妈说。

把我的腿啊,胳膊快截肢吧,反正我又就用不到了。

白天就一直想想这个事情,偶尔会我在我的正前方投的正前方,那时候买了一个ipad放个电影,放个电视剧啥的,但其实看着电影想的还是自己的事。

怎么说呢,深熬过来的吧。 熬,这是朱明俊前几年生活的全部,他数着天花板上中央空调的格子。

那一道道线一遍又一遍,127条,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钟敬俊眼看着窗外的大楼从看不见的地方1.1点,L起来,直到完全军功外面的沧海桑田,究竟在经历什么样的变化呢?

一成不变的环境让人窒息,甚至扭曲了朱明君的性格,他变得内向闭塞,害怕见人。

那几年经常有亲戚,同学和战友前去看望他,而那些祝福和问候在他眼里越来越无法忍受。

他听不得快点儿好起来会站起来的之类的客套话,所以他索性让妈妈做了一个谢绝探视的牌子。

挂在病房门口,每天需要面对的只有妈妈护工和眼前的ipad能吃饭能说话,这大概是朱明俊能做的最多的事儿了。

而活着的第二步是寻找一个消遣,一个精神适量快到第五年了,我可以用你用嘴巴咬着一根。

杆儿去打字了,一开始用筷子,后来发现筷子不倒电就是点不到字,触摸没用,铁杆呢又太重。我爸就从找到一种那种老旧电视上的一个铝杆儿很轻。

我那时候感觉还是挺好的,觉得自己才能用嘴玩游戏,而且玩起游戏来,还时间过得很快,玩一个回回合制游戏,叫问道。

操作简单,也不需要像FPS枪战一样,对当时最多的时候,我有四个ipad,就是玩四个号,那时候是完全是一个呃,黑白电子状态,白天睡一上午甚至睡到下午,睡到下午四点钟,四五点钟,请来就开始疯狂的玩玩到深夜,我叫凌晨牙齿疼。

那时候有儿歌,牙齿是牙齿,真疼啊,上门门牙和下牙都松动了,但是疼也要玩儿也得要着。

你要是不玩儿的话,没事儿做的更无聊,更痛苦。

那时候是觉得是,尤其是精神食粮离开了不行了,必须要晚。

或者说,在游戏世界里找到另一个自我,找到一个健全的自我,因为别人谁也不知道我的状态。

受伤之前,朱明俊的qq昵称叫敢为勇敢的,作为受伤之后,他改成涅槃,那段时间他始终觉得只有身体健康了才叫重生。

可是自己如何才能涅槃呢?

一成不变的生活在2016年的年底发生了转机。 那段时间,朱明俊认识的日后把他带上咨询师这条道路的老师。

那是一位高校心理学的老师。

同时也是一位心理咨询师,嗯,那时候是在我在洁滩吧,会发一些很负能量的帖子,无非就是这些轻生的念头啊,悲观厌世的想法。

然后我老师导致我是消防员私信我,那时候他过了,他私信我过了很久吧,可能一个月的甚至更长时间,我才加了他的qq。

然后没想到他也通过了,那个时候应该算是一个。

转折点结束了我老师之后,那种感觉,仿佛就是我老师也高位解瘫了,也带着呼吸机,他做到了对我真正的理解和恭亲。

他从来不会告诉我,跟我说你会好起来的,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改能理解我的内心想法我不说。

他也知道,我后来发现,就像我人生中我离不开我老师,我什么事我都我,甚至我无时无刻的我都想给我老师去交流,但是我知道他不可能一直这样的直说他在陪伴我走过那个最艰难的时期,他来叫我怎么做。

后来老师跟我说说。

不如你也做一名心理咨询师,老师可能就觉得除了当咨询师能呃化解我自己的痛苦帮助别人之外,我老师还说能给你增加一份收入,实现我的价值。

而且我老师说,现在只老天,只给我留下一张嘴了。

你也都干不了,其他事情要不你去开传销,要不你就干系列咨询师,该传销你也也没人要。你大概是这玩笑话吧,从那时候我就开始看看心理学了。首先,心理学与生活到三级咨询师教材到二级到精神分析分析啊,从兴趣到专业,有时候就开始疯狂的学习在那里2017年吧,我玩游戏玩到几点?

我看书我都看到几点,凌晨两三点钟还在看书,刚才看精神分析睡觉了,做梦滑。我妈就说你睡着了。

都在背书的我。那时候就我是一个非常讨厌学习非常讨厌看书的一个人,在那个时候如痴如觉的学倍,可能之前,我之所以那么疯狂的倍数,其实就是一个目的性。

不要做一个合格的咨询师。

不一样的咨询师,特殊的咨询师就有有这种想法了。

我说,很坚定。这种念头生活并没有完全放弃住民军好像是约定好的一样。 2018年这一年发生的几件事情,会对他日后的生活产生巨大的改变。

首先是这一年,他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证书。

第二件事儿是他发现了国外一个和他一样高一结谈的博主,居然可以用嘴巴打枪战射击类的游戏。

于是钟明俊费尽周折。

终于,图朋友从海外买到了这套设备,这是一个连着四根吸管的可晃动的操作杆,可以通过吹气和吸气不同组合与键盘上不同的健胃绑定。

从而实现鼠标和键盘的功能。

经过半年的练习,他已经能够熟练地用嘴来操作电脑,终于摆脱了过去用一根铝干控制ipad的生活。

而最重要的是,他的战友送给了他的一个小呼吸机,也就是现在使用的这台,这给了他离开病床出医院的可能。 过去五年的生活有多煎熬,如今想出去的愿望就有多迫切。

现在机会来了。

在医院里的呼吸机都是特别大的。嗯,不可能说是推着大呼吸机出去。一八年之后,我战友给我买了这个小呼吸机,其实目的也是先让我出去看看我妈嘛,觉得小呼吸机不安全,不能出去。

医院里也不让出去,医生不允许的不可以出去,带着呼吸机怎么能去?

街上呢,你这开玩笑,开玩笑一声,还出骂了我一顿,但我很很很,也是很固执嘛。

我就是要出去签了协议书,有问题我自己承担就出来了,被忽视海上轮椅带着这个小呼吸机就出来了,只有兴奋出出了那个门,就像我做了五年牢。

不比坐牢,还痛苦坐牢,还有库闲场地呢,还能出来走走呢。我实在那张床上躺了五年,没下过床,出来走这个雾霾,我先开开哇。原来这我这个楼是这样的,原来走廊是这样的,原来护士战士在这里逛了,围着医院逛了一圈,第一次出门的时候,也可以说是形形色色的人吧。 在街上走路,汽车拥抱我就看到他们,我就。

觉得哇,这个人他有超能力,他居然会骑车哇,这个人也有长能力,他居然会走路,真的天然的就会这样想,哇,这个人真厉害,他呢,开车这个人呢,自己吃饭吃东西,看到街上的啊。第一次看到天空真正的天空。

眼睛就一直看,一直看,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到了一个玩具世界一样,充满了好奇。

看一棵树能看吗?

十分钟甚至半个小时,就盯着这棵树开,甚至就树有几个叶子。

我当兵之前,从2011年到2018年,我离开安秋七年了。

之前我们爱秋是个贫困县,车上没街上没车的自行车居多,学生居多,我当兵之前,我马上就没有高层的一八年,我出来的时候全都是高炉。

就是平平淡淡一条街,古妈可能走了有两三个小时吧,做得很慢,看不够重回按球觉得都不一样了。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出走,钟,林俊还想尝试更多。

2018年的暑假开始,每年的七,八月份,朱明军的家人都会推着他每天去体育场和广场上做演讲。

朱明俊开始向更多的人介绍自己自己的过往,自己的工作,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了安丘当地这样一位高位截瘫的心理咨询师。

诸葛的重生迎来了最重要的一步,他终于能够接触外面的世界,和更多的人产生连接,一边在实践中积累经验,一边持续的接受专业课程的学习和培训。 过去三年时间,已经有100多位的来访者走进了朱明俊的房间。

其中有很多是家长带着孩子过来的。

朱明君说,他更愿意做青少年咨询。

相比成年人,青少年的可塑性更强,而且他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青少年的困扰,他多少都能理解。

有谁能想到,曾经那个打架上网被学校开出的小混混诸葛如今变成了一个帮助青少年的心理咨询师呢?

即使是放在刚受伤的那一两年,朱宁静也不会想到能成为这样的自己,然而更加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那是今年1月份的一天,祝宁静心血来潮录了一条十几分钟的视频。

那天下午我心情不太好。

就是莫名的低落,也不什么都不想做,不想玩游戏,不想看电影,不想学习,什么都不想做。

就想跟大家说说话,或者说可能我内心太空虚了吧,就对着摄像头录了那个视频发布在了b站,一切都很潦草,标题起的也很潦草,因为我时代想不起我。

我要起一个什么标题,我就起了一个一个高位解摊消防员的自录,然后我就关掉了,就没有再管他。

十五号发的视频20十八号再次打开b站,发现有99个99条消息。我就很好奇,怎么会有这么多消息呢?才发现全都是私心。

已经有几百条了,被天然肉接下来的这一周吧,每天可能就会杀到收到几十条,这种司机往下发现哦,这个视频播放量破百万了。

我也压根儿不会想到谁来b站会看这张这种比较负面的视频呢,一个生病的人,一个受伤的人的视频呢,我没有想到。

就是会引起那么大的关注和反响。

早上起得早,晚上睡得晚,每天就是看看b站回私信。一开始那几几千条私信,我都是一条一条一条给人家回复的,觉得不回复,不礼貌。

慢慢的回不过来了,从那时候就把b站当作一个。

我跟别人跟外界沟通的一个媒介了,朱林俊特殊的身份吸引了大量的人来看他视频的人有同情他的,有鼓励他的用嘴巴打游戏,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噱头。

但在这个标签之外,朱密俊还是一个消防员,一个残障人士,一个心理咨询师,他会在b站上分享这些日常的点点滴滴。

成为b站主播之后,朱明俊前所未有的跟无数的人聊天。

他曾经无数次的想走出孤独,这次真的实现了。他重新拥有了朋友,在朱明俊头顶上的电脑屏幕下方贴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猪哥,等你好起来。

署名是小白,这个是直播间的一名小伙伴,是我开直播之后我刚认识的一位朋友,他是辽宁,辽阳辽阳的,在五月份的时候特地从那边赶过来看我。

临走之前写的一张便利贴,一张祝福语,挺温柔的,一个男孩子还挺讲义气的,几乎每天都会在我直播间跟我聊天,给我维护这个直播间的秩序很好的一位朋友,遇到了很多,也算是结交了吧,很多这样的好朋友。

以前剩都没有的,以前的状态都是一个人,现实的朋友已经很少了,基本上现在现在认识的都是网络上新交的朋友,一开始喊我老师啊,朱老师也有很叔叔的,但我首先会纠正这个问题,不要喊老师。

包括我在直播的时候,也有韩竹老师的。

伟丽,可就是过来,我更多的是想以兄弟相成,叫哥哥就好啊。就是我的来访者现在都喊我诸葛,都喊我哥哥。

但其实现在我可能已经获得了处事,我已经在处,只是说跟我原来想象的出生是不一样的。

我实现了一个精神上的重生,我也觉得我应该满足,我觉得我越来越乐观乐观了哦。心理咨询?

是一个助人互助的过程,我帮助别人,其实也是在帮助自己。

再有就是一份收入。嗯,这也是很现实,很多时候改善了我的生活,现在能比较坦然的命运思路,现在没有那么坦然。现在我有些害怕我,我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我现在更想好好活着,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爱哲。本期节目由张一洲制作编辑,徐林峰声音设计桑全婚姻,孙泽玉,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好好好好。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2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