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记事起,爸妈就染上了毒品
gezhong2022-11-19  35

每年生日,我许的愿望都是一样的。 故事FM ❜ 第 473 期 三年前,故事FM 曾经播出过一期节目叫「我是毒贩的女儿」,当时有一条评论我记忆很深刻。 「特别希望 故事FM 能做个对比讲述,在贩毒者的亲人讲述完家里感人的亲情故事后,再听听那些被毒品控制残害的人,那些牺牲的缉毒警察,那些逃债者……他们的家人的故事。」 今天的讲述者甘草就来自这样一个家庭,从他记事起,他的父母就已经染上了毒品。 /Staff/ 讲述者 | 甘草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桑泉 文字整理 | 朱司帷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雾气 - 桑泉

从我记事起,爸妈就染上了毒品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故事。fm曾经播出过一期节目,叫我是毒贩的女儿。 节目播出之后,有不少听众留言,说除了贩毒者家庭的亲情故事,希望有机会再听一听那些被毒品控制的人。

他们的家庭和人生。

今天的讲述者,甘草其实就是来自于这样一个家庭,从他记事起,他的父母就已经染上了毒品。 我叫甘草,今年26岁。

生活在成都,大概在前几年的时候,我爸爸染上了毒品,然而毒品回到的不只是他这个人,而是我们整个家庭。

我跟我爸爸妈妈有一个时候会翻我们的照片,包括我现在手机里面都存有我一张三岁的照片。

包括去天台的楼顶呀,放放烟花呀什么的,反正我觉得还是挺幸福的。

我爸爸年轻的时候长得非常帅,有点像刘德华和陈柏霖的合体,然后我妈就很死心塌地,就非要跟我爸在一起,因为说实话,两个家庭也不是。

一定的匹配,嗯,我爸爸读书也是辍学,很早就是社会闲杂人员,他的那个肚皮上还有一条刀疤,就是那个时候去跟别人打架的时候被别人用刀花着的。

但是我妈妈跟我爸爸认识之前,好像就是一直在成都的铁停局付了比较好的。

我记得少数妈妈给我带奥利奥回来,还有少数我们吃的高楼高啊什么的,那些都是单位会发的,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一家人一起,他们带我去公园玩一玩呀,或者陪我爸爸去公园喝茶呀什么的?

感情也都很好,如果不是还留着这些两三岁时候的照片,甘草也不相信自己曾经拥有过这样的幸福。

因为在今后的二十多年里,他再也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

在甘草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很难搞清楚很多事物之间的联系,他只知道任何东西都可能从他的世界里突然消失。 最早消失的是奥利奥和高德高,然后是冰箱电视,再后来就是整个家。反正我小时候的话就是经常回来就看见家里的电视没有了,真的很蹊跷,这些事情家里的什么东西都会变得不在我们之前是有一个房子的,但是我在读小学之前,我们就搬来和我的爷爷和奶奶一起住。

后面才知道,他们就是站上了海洛因,然后把我们的房子卖了。

我们爷爷奶奶住那个房子是一个三居室的,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爷爷奶奶住一个房间,爸爸妈妈住一个房间。

但那个时候因为我比较胆小,经常就要说去跟着爸爸妈妈一起睡,然后可能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穿衣服啊,拿东西的时候会反倒比我他们的枕头底下呀啊,什么地方就尝得有整管之类的东西。 萌就是萌,看见小孩子的概念,针头就只是医生可以用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但是当我第一次把它翻出来了之后,以后,这个东西就出现我的生活中。

就觉得是长期能看到这个东西了。

看到那监管,我也不会去问我爸爸妈的东西。

我是一个特别害怕去给别人添麻烦的一个人。我怕我过多的一个问题让他觉得我很麻烦,好像那个时候就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一直坚固的稳固的带在我的身边的,哪怕是我的爸妈。

他们也会默默喜欢就不在。

我就是某一天,从学校回来,就爸爸妈妈都不在,爷爷奶奶肯定就还是这样的谎言嘛,就是说你爸爸妈妈出去了怎么的。

可能还抱着明天回来后天回来的想法。但是这一出去就是至少是两年,比如说从三年级到五年级这个过程他们就消失了,有的时候是一起消失。 有一时候,这是我爸爸突然消失,然后我记得就有一次是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

有一天我我妈就给我说,爸爸要回来了。

还是挺兴奋的。然后妈妈就带我坐公交,就到了一个比较边的一个地方吧,就是一个看守所之类的地方吧,就是那种电视剧里面看到的那种高墙。

我们在门口等着,看到我爸爸的时候觉得他特别好,因为我爸爸是一个比较瘦的人,但那次拿出来的时候就可以用白白胖胖来形容吧。

精气神也比较好,就完全能看出是一个正常人呢。 那个时候我也没有问,也没有说。

只是享受一下这个短暂的温馨吧。因为不知道多久,可能爸爸妈妈又会突然的消失,虽然什么也没问,但是在那之后,甘草彻底明白了为什么爸妈的枕头下面会有针管。

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消失。

其实甘草爸爸当时去的地方就是强制隔离戒毒所,而一般的戒毒年限正好是两年。 除了之后,甘草爸爸的正常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

很快,他又因为复习被关进了戒毒所。

在甘草看来,爸妈的生活已经只剩下毒品,因为吸毒,他们丢的工作没的经济来源,当他们毒瘾发作的时候,就会去偷窃。

或者是把家具当掉换钱买毒品。

爸爸就是主要负责做这些事情的人。当爸爸进了戒毒所的时候,妈妈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妈妈在我后面的成长里面变成了一个可能就是心虚走肉一样的人。

而且他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会不顾一切的代价。

他夸张到可以随便敲开一个邻居的门,就去向别人借钱。

人都不认识的,他会直接去敲。

还有,他可以把我外婆的手机拿着,记下我外国的手机,所有亲戚的电话,他回来就要接打电话直接说他借钱,包括我从小的学费都是我外婆给的,但是每次给了我妈妈,我妈妈不会给我交学费。

然后他就会去拉来买毒品。

我从小到大都是最后一个教学费的。

然后我记得就有一次我们要开同学会,我都准备出发了。

我妈妈突然说,把你的手机接我打一下,他就没有再回来过。

然后后面我给他打手机,他说,对不起儿子,我把你的手机当了妈妈,妈妈尹莱娜这样的话吗?

因为那个时候我知道他们的吸毒了。已经是啊,他们就很坦白了,都已经我当时大巴雷霆,我觉得就是第一次攀登在我身上。你想之前我爸爸当电视当洗衣机啊什么的,就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他把我的手机去当,而且当天我这样去参加那个同学会,就好像大家最后一次出来聚你那种感觉。

所以导致我那场同学后,我就没有去。

然后我当时状态也是特别狂躁的状态,我就跟我妈大吵了一架,然后我外婆做过一个极端的案例,就是把我的妈关在他的家里,就是某一年我爸进戒毒所的时候吧。我妈一个人在外面就看这样能不能把它读影揭掉。但是我外婆家是三路还是二路啊。

我们妈直接从楼上跳下来了,然后他的腿摔断了,我外婆也是特别爱我妈妈的,她愿意为她们付出什么都可以,只要如果能让她变好的话。

但是他们最终都没有变好。

其实一直以来,甘草都活在父母吸毒的阴影里,朋友和同学们会因此孤立的亲戚们也不待见他。

甘草从不奢望有人会对他好,如果有的时候有小伙伴请他吃零食,他一定会记在本子上,等发了压岁钱,第一时间报答他们。

但甘草再怎么努力做个乖孩子,都无法唤醒父母。

父母也承诺过很多次要戒毒,可每次不是坚持不了几天,就是戒掉后又会复习。 这让甘草对父母失去的信任,他开始变得叛逆。

所以初中毕业之后,甘草没读高中,而是选择上中专。之后又一个人远走他乡,开了一家青年旅馆。

在那些年里,他认识了很多人,见识到了各式各样生活的不如意。

这些经历都给了甘草面对困难的勇气,也让甘草意识到自己始终是无法回避父母吸毒这个问题的。 一五年,我跟我几个朋友,就是做过一个小型的一个青年旅社。

那个时候我仍没有回家,在一起待了一年特别开心,然后突然有一天是在一六年四月份,我22岁的生日,我就突然想到一个是我说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啊?

我说,我好像这位最重要的就是爸妈,我不能就这样让他们这样下去吧。

你让我这辈子不挣太多钱,或者说过得再贫苦的ok。

但是如果你们是健健康康的,真正常常的。我觉得我愿意过这样的一辈子,然后就很决绝的做那种决定,我就直接回去了。回家之后我就直接跟我爸妈摊牌了。我说,我之前都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但是我没有那点改变,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大了,我来陪你们。面对这一切,我说,我也把我的手机关机。我在这段时间我不联系任何的朋友,不做任何事情。

我就陪你们。然后我就把他们的手机卡全部拔出来,没有人可以联系到他们。

我那次真正陪了他们七天,那七天就是我最有希望的,因为那七天,我是真正真正的24小时陪在他们身边的。

他没有去兼任何人,而且你能看得出来,他们是下定决心了的。跟我一样,那七天真的非常的乖,我觉得就很幸福,因为这个,因为这样的状态,是我每年生日取得。愿我从我记事开始,我的每一年的生日。

别人让我吹大住学的时候,我都学的是希望让我的爸爸妈妈不要咱们赌品有关系了,每一年都是。

我就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一家人真的就是太好了。

那七天之后,我曾经真的以为就是这个事件会好了,我觉得我好像用我自己的能力把我爸妈救回来了。

然后我第八天就去跟朋友玩儿,还是怎么样的就分享喜悦嘛。

然后回来之后就一切就又变了,我就有感觉那种感觉了,那个表情就是喜欢读那种比较飘渺的那种状态啦。

整套胳膊的那个血管已经黑了。

然后全身流汗,他那个汗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那种闷的汗跟平常运动出的汗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会知道他们游戏了,我就崩塌了。

这是比以往每一次绝望都还绝望的绝望。 后来在政府的帮助之下,赣草的爸妈每天都会去维持药物治疗中心和美砂铜。

喝了美茶通之后,他们不惜海洛因身体也不会很难受,但还是得控制自己心里的瘾。

甘草和爸爸也都申请了低保。

而且得到了廉租房的名额,他们一家三口有了容身之地,日子就这样时好时坏的过。

但到了2018年,家里的条件突然好了不少甘草不知道这是爸妈终于开始的,他们新的人生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因为我不是跟爸爸住到一个征服的廉租房嘛,然后那个是一个一套一的,只有一间房间,所以我爸妈就住在卧室里面。然后我是在客厅里面摆了一个折叠的一个小钢架床。 呃,我凌晨的时候两三点,经常就听见有人敲门。

然后我爸妈就去开门,经历了几次这样的事情,然后突然呃,我觉得我爸变得阔错了起来。

我毫不夸张地说,哈,我们家。

我和我爸妈住在一起的时候,哈,在我没有工作的时候吧,就拿五块钱出来都拿不出来,窘迫到这种程度。

在那段时间我爸妈就比较阔错,比如说买那些就比较好吃的菜,他都会买比较多。

然后我妈还有一些咸鱼的钱去出去打麻将啊。小区里面就是以前从来不会发生的,那段时间他还经常就去拿快递就一些项链啊,手势而还。

这是他从他们接触这个东西之后就再也没有想得到的待遇。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就觉得很夸张,我在衣柜里面就发现了一叠一叠一摞一摞的大量的现金,10100的。

我觉得我爸可能就是在以饭养息了,他可能在贩毒了。

然后我就有一次就问了他们,我说,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有程度有多重啊。他就跟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他们明明并没有半点的改变。在我跟他们沟通的时候,有一次我觉得他们打发雷霆呢。 我就说,你们再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要住在一起了。

其实我是想用这种很严重的事情来看,能不能让他们动摇一下这样的心态。

他是说,你如果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那你就自己出去啊。

那你有没有能力?我说,那是什么意思吗?那一瞬间,就是从小所有的委屈,好像就又涌上来了。

完了就爆发强烈的争吵。我就说过,我里面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然后我就摔门而驰,我就出去了。

我在我家住的附近的一个公园里面,我就一个人在那哭,然后我再翻走饭的微博。

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走饭是一个因为抑郁症而死去的人,他最后一条微博时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走饭走之后,大家都把那个他的微博当成一个树洞,然后我也写了一条,我就说我现在好想死了。 然后我写出一条微博的之后,我就没有哭了。

就好像感觉情绪就深视出来了。

然后又有一个北京还是哪里的一个心理干运中心给我发私信,他说,我在酒饭的微博上看见你发的,评论你是不是有一件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然后他说,我们是可以提供心理帮助的一个公益组织的。

如果你需要任何的帮助,拨打我的电话,我现在微博都有那条磁性,我觉得特别的感动就是没有被抛弃。 然后我是给我爸妈发了条短信。

我说,对不起,爸妈,因为我爸爸回了我一条短信,他说,你在外面待一会儿吧,等一下心情好一点,你就回来。

我不知道我平静之后,我觉得我好像说那话是不应该的了。

我觉得我好像也杀杀他们。

然后当我爸爸给我这样一个反馈之后,我觉得他们好像确实也真的是爱我的。 然后我在外面逛了一下,我就回去了。 在这之后,甘草的父母还是没有停止贩毒。

无法改变父母也无法忍受他们。

甘草这时候选择一个人搬了出去。

到了2019年的五月,甘草一直担心的事儿终于发生了。 是一九年五月份,记得很清楚。

一九年五月份,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被抓了,被抓的时候东西还比较多,判得很比较重要,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掉头啊,什么我也被吓到。

最后就还是没有给他弄律师啊什么的,我就觉得你虽然是我爸。

但是,这是你的人生呢,你做了这个事情,所谓东西就是你自己去承担。

我没办法帮你了,判决的当天就是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去的,然后就进了那个判决庭,把它压进来的时候,我记得他看到我的第一眼,他好像正在上一个台阶,他就摔了一下。我不知道他是哪样的情绪。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

十一个月判的是很轻,其实我当时都想就至少是很多年,因为我们的网上查了一下,可能是要八至十五年。

对于我来说,我甚至觉得是判少了啊。

爸爸出事之后,干草的外婆对妈妈很上心,每天都去给妈妈做饭,带她去喝美砂铜。

不过外婆喜欢旅游,很早之前他报名的一个海外游要成型了,走的前一天,外婆还特意安排好了妈妈的一切。 在外婆照顾妈妈的这段时间里一切都在变好。

但是没想到外婆走的第三天。

妈妈就出事儿了,也是有一天我妈妈给我打电话啊,就说她非常不舒服,然后我就马上请那个家,我就回去,我就看到他整个人躺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脸色非常不好。

然后我就觉得是不是没有喝药的原因,是不是引发了身体比较难受。

然后我家是有一个轮椅,我就把它推到药物治疗中心去和美砂铜他们的工作站里面,从你妈妈装在看起来不?

对,就像脑子里面出了什么问题呀。

然后我就吓着了。

甘草立马带着妈妈赶去最近的医院,果然查出了脑积水。当时妈妈已经昏迷,医院直接下了濒危通知书。

即便情况已经这么危急,但因为有吸毒室,医院还是不愿意收治妈妈。 这个时候,甘草才亲身体会到吸毒者的秋衣之路有多难。

他带着妈妈辗转去了武侯区的第二人民医院。这是一所戒毒专科医院,但因为妈妈生命体重非常弱,医院直接告诉甘草,我们不敢熟甘草,不得不又带着妈妈赶去华西医院。

那是成都最好的医院,在急诊室里,医生一眼就看出了干草的妈妈不太对劲儿,就问了我们妈妈情况,我就说了,我妈妈是有吸毒室的,还是西海洛因的。

然后华西医院还说你无论是细冰毒的,什么摇头丸的,任何的毒品,在我这里来,我们都可以治海龙音,那我就没办法,我竟然不能收你,只有把它推出去。

但是我们就苦苦求情,就说他是一个老技术也的情况导致昏迷,那我们就先交钱,把脑积水的这个手术做了,然后再出去。

伯克伯辛的求求之后,好让我们进去了。 当然,晚上是可能十点还是十一点,然后推进手术室,出来之后可能两三点钟吧?

那么就回去在一个病房里面那些个溜人病房,然后就睡觉了。因为我妈妈做了手术之后,她一直是沉睡的状态。

但是出院的那几天才是我噩梦的开始。

第二天醒了之后,我妈妈就不认识我了,他说你讲的好像我儿子呀,你讲的好快呀。

然后我就哭了,哭惨了。我说怎么了,妈妈,你为什么连我都不认识啊,因为它毕竟是动脑子的嘛,可能影响的有一些麻药啊什么的在脑子里面还没有回发啊,或者什么类似于。

然后缓了一下,后面还就是能认出我了。

他那个老居水的状况就是做了之后,因为是有体内的并发症引起的,所以他脑积水会一直急。

但是他在上面是给你开了一个管子,然后给你接出来,到一定的时间就要给他换个管子,包括他也在床上躺着不能动嘛。我还给他换尿单呀。这些我是连续陪了他四天就24小时陪他。

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最崩溃的是什么时候就是晚上,因为我们是一个六人的病犯。 当晚上的时候,我妈可能是毒瘾犯了很夸张,会叫我?

会大吼大叫,凌晨都会叫一两天的时候。还好,因为我去求医生,医生给我打真定祭给我妈打针定机之后,他可能安静,可能一两个小时,两三个小时。

到第三天,第四天的时候,曾经记对他已经没有用了。

我后面是直接在楼下去买了六副耳塞,我给他们,我说不好意思,我说我妈妈是这个情况打扰你们休息了。

他们都很理解。我说没关系,一小伙子啊,你还有消息呢,你在那呆了四天了啊,你一个人啊。 第四天晚上吧,应该是他又开始大吼大叫。

说你也放我出去,你给我买一点海洛因吗?

你给我吃吗,就半开始没有人控制的。

得了他,我就用手去把他嘴巴跟他们捂住。

大姐你越猛她她就越像小孩子一样差,脾气就越放四。这种感觉我觉得好像赶快到天亮,太阳一出来就会感觉有希望。 我也做了尝试的就是我们不是在喝美砂桶吗?

医生给我开了证明,还盖了华西院的章。

然后我打电话去那个药物维持治疗中心。我说,我妈妈现在住院来不了。

我能不能我自己把这个美纱铜拿回来跟我妈妈喝,然后药物中心说的不能因为美莎同事国家特别严格的管控的一个药品。

然后我说他怎么办啊。然后他说,你可以让派出所陪你来证明你这个情况,然后我们可能会然后给潘师傅打电话。

拍的时候还是不行,他说我没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反正我还是很绝望的,最后就没有能喝到美砂桶。

然后他也有间断,反应就一直高烧,一直高烧,其实就是把命调着。

最后他喝不进去水,我都是拿那个针管就这个,它挤进去,让它喝一点点水,然后嘴巴干的已经不行了。

很痛苦,很痛苦。

最后在一个星期的时候,我们就不行了,我也坚持不下去啊,包括那些病友,他们是直接去找护士站的。护士说,他们要转兵房。

胡适就直接问我说,你孩子没坚持多久,其实别人是希望你走了,我们就又到之前联系过那个武和区第二人民医院去。

就是他戒毒中心嘛。我说,我妈先人也清醒了,生命体征也有了,你能不能收,我们还是不能收。

所以我们就所有的希望破灭了。然后当天我们就把我妈妈接回了家里,他就在家里面躺着。

还好过了没有两天,我外婆就回来了,我和我舅舅就把所有的我们华西的病例全部给他看。

我以为我外婆会责怪我啊什么的,没有去救她啊什么的。 我外婆直接把我抱着说,我很理解你的状态。

他说外婆以前太苦了,因为不是网吧跳楼摔倒在医院,也住了很久的月,他说你歪不好,那个时候也是在里面。

每个人都知道你妈妈是虚毒的,胡适都不愿意理你。

病床的每个人都给你算白眼,稳定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对抗世界上的所有人。

那段时间我就把工作辞了吧,我和外婆就每每天回去陪我妈妈,问他有没有些想吃的东西,然后给他洗身上,因为他拉屎拉尿都是在床上嘛。

然后我知道我妈妈肯定不行的。

2019年七月九号,然后我外婆先到就成,你妈妈没有呼吸了就走了。

我其实很想逃避这件事情,因为我爷爷走的时候也是走在我家里的,然后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也是一直的逃避。

我妈妈出事的时候,我还是想要逃避,但是我还是就去了,因为我不想让我外婆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我觉得我外婆比我还不容易。

然后当天我们就少了,因为我妈妈没有朋友了,可以说我们也没有办灵堂的必要。 我以前睡眠状态吸柴挺好的,就从那天开始之后我就经常睡不着。

然后睡觉之前,这脑子里就是像过电影一样的。

我还记得我妈妈最后走的前几天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我们都是白天的照顾,我妈妈晚上就让我妈妈自己睡一觉。那天晚上我们两个要走的时候。

我妈妈就突然说他叫我的名字,很容易再再过来陪我坐一下。

然后他给我外婆也说,他说妈妈,你在抱抱我妈妈,就让我婆婆去抱他之前每次我们走的时候。

我妈妈都不会说没有留下来人,然后那天走的时候,我妈妈就说你们两个都要走啊。我们说,对啊。

我们每天早就来看你不是每天都这样的。

那我妈妈就说要不留一个人嘛,她就叫我的名字,你留到陪伴妈妈,但其实我不敢陪他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在一起,但是我印象特别深,都是有时会想起来。

就是为什么我没有陪她,那个时刻他走了之后就很少弄倒他。

好的时候的样子,就全世界按照最后痛苦的那样子,像电影一样的一遍一遍放。

但有一次我梦到小时候他叫我过去,这会抱不起来,我然后就特别亲切的叫我的小明。

我看到他的脸,我就已经哭得不行,因为他的脸就是那种很正常的状态。

我不是像希特勒读那种比较扭曲的那种年,它是一种很温暖,很刺慈祥的一个形象,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见到过。

真的,我觉得我有记忆以来,他们就已经开始站在这个东西了。

所以我看到那个眼神的时候,我觉得就像电视一样的爸爸,所以我就特别的想大。

2010年的时候,我就把我爸爸接回来了。

当天他就问问你妈妈为什么没有了,因为我没有给他说这件事情,他就害怕我妈一个人在外面会受别人的欺负啊,什么我都一直在安抚他出来的时候他就问我。

然后我就给他说就聊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有对他有一定的感触吧?

大家就是说,还像,还是像以前一样嘛。首先说我再也不会去碰那个东西了。

后面呢,他就还是跟以前的一些人就混在一起了。

我看得很白了,就是你加上海洛因呢,你就不可能再开始新生活了。 就我爸爸认识的,所有的叔叔,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戒掉了的。

我听到了,都是这个叔叔就去世了,就虚度过量,我也知道那个肯定就是他们的结局。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桑泉。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3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