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 38 万元,我克隆了爱犬
gezhong2022-11-20  32

故事FM ❜ 第 295 期 在1982年上映的电影《银翼杀手》里,2019 年的人类已经完全进入了科技高度发展的新世代——赛博朋克化的城市里,除了人工智能,人类还创造出了人造人、复制人、仿生人…… 虽然如今在现实世界里 2019 年已经快结束了,人类科技也还没有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科学技术在日常场景中的出现,我们能够越来越清晰地感到自己好像已经站在了未来世界的大门口。 在这两年里,令我非常震惊的事之一就是克隆技术的商业化运用。 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上一次在媒体上听到「克隆」这个词儿,还是九几年那会儿克隆羊多莉的出生。当时的我觉得这是一件特高端、离自己特遥远的事儿,但是没想到 20 年后,在 2019 年 10 月的一个晚上,我在上海的一处普通的居民楼里亲眼见到了一只被克隆出来的小狗。 /Staff/ 讲述者 | 张yiyi 刘主任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刘逗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Hans Zimmer - Tears In The Rain 02.Nils Frahm - The Roughest Trade 03.Looking For 04.Bass6

花了 38 万元,我克隆了爱犬

大家好,我是刘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1982年上映的一部电影,叫银翼杀手,一件非常奇妙的事儿,是我们现在正在度过的这个2019年十一月。

正好是这部电影第一部故事发生的时间。

在这个电影的设定,2019年的人类呢,已经完全进入到了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新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面,城市已经完全赛博朋克坏了。 除了人工智能以外,人类还发明出了人,造人,复制人。

仿生人等等等等。

虽然如今在这个现实世界里面,2019年已经快过完了人类的科学技术呢,好像也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科学技术在日常场景中的出现。

我们好像已经能够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站在了未来世界的大门口。

在这两年里,令我非常震惊的一件事儿之一,就是克隆技术的商业化运用。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上次在媒体上听到克隆这两个字儿,可能还是九几年,那会儿克隆羊多利的出现。

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高端离自己特别遥远的事儿,但是没想到在二年后,在2019年的十月。

我居然在上海的一处普通居民楼里亲眼见到了一只被克隆出来的小狗。 好了,好了,来了,来了,来了,走了,走了。

走了,走了,走了走好好好好好累累了。

哎,你刚才听到的这段声音,就是来自这只克隆狗妮妮跟他的主人张一一。

国庆节的第二天,我专程坐着高铁,从北京到了上海,见到了这只身价不菲的小白狗,跟他的主人张一是一位上海姑娘,目前从事着与红酒相关的行业。

他十几岁的时候领养了邻居家一只叫妮妮的小狗。这一养就是十七年。

直到去年的秋天,十九岁的朗妮妮因为器官衰竭去世,他决定在克隆一纸,于是就有了新泥泥的出现。

您之前养的那只狗,是像你也一样的名字,妮妮对我好像90%的那个克隆宠物的主人都在后面,都是海啸圆明。

我昨天还跟妮妮在开玩笑,就我说诶,我说宝宝,我说妈妈跟姐姐都老了,但你倒是很越,就是你,你却越来越年轻了。

他是什么品种的更杂权嘛,没有什么品种,感觉有点像马尔基,似乎是西施这种。

对,那肯定你一看就是砸的。

嗯,我可以等一下给你看。那个她的照片就展现我一样,就克隆。从严格意义上说,其实一纹呐直纹呐都是一样的,所以你要从外观上是完全一样的,那你要什么个性啊?什么我觉得是跟剧组人养育他的方式啊。

改变的,那我觉得我也没变,对吧,那居住环境也没有变,原则上不会差太远。 他现在因为这个年龄太火。

破了每天又拥有不完的那个经历,包括他磨牙,在家里几乎是有一切。

那我之前没有经历过妮妮那么小的时候嘛,但是其实你从基因学上来看啊,你说一个人,其实他是内向还是外向,这种大块儿的东西还是随机赢的,那随着他之后的一些教养啊,教育啊,跟后天的那个生存环境和教育有关。

那狗其实不是人嘛,它受不了那么多教育,我觉得其实是没差的。 原来那只狗也好,因为那只狗也是整体是外向的胸的外向。

我和张一一坐在他的餐桌边聊天,不要一岁的妮妮啊,就像所有年幼的小狗一样,在客厅里哒哒哒哒的跑来跑去。

他偶尔凑到我身边,会兴奋的用两只小短腿掰了我的腿,来评估我带来的各种各样的新气味。

如果不是在来之前就听说了他的绅士故事。

其实我很难想象到,这只在门口的脚垫上又蹦又跳的小狗,是一只价值380000的科学成果。 当时其实这个克隆的技术啊,早在很很好,像有近十年,我当时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就已经看。

然后当时看到我就觉得,哎,好像有希望就是。

不用只死亡,那种恐惧感一下子就没有了。不用担心他没有他这件事,不用担心生命中会没有他,但是后来也看了价格。我当时是看你到那个美国影星巴巴拉史催生他的那个一个帐篷。

他分享了一个那个细节,就是他那个狗啊,有匍匐走动的那种习惯,就是前两只脚是这样判决的,后脚是直立的嘛。当时他是他去拿那个交付三只狗的时候,这三只狗就像他这样走来。

我觉得每每只狗都有,嗯,唉,找一样的狗,其实成种狗很容易长一样,那杂权我觉得其实在克隆中算性价比。

因为你蛮难找到一只比如斑点,或是或是什么颜色毛发相间,跟它完全一样的,对吧,我,但是我又觉得你知道每只狗的叫声是不一样的。

声音很特别的,像我这个狗,它眼睛里有一个小的血管瘤啊,然后肚子上有一些胎记,他都都100%就是一个位置的遗传下来。

那就是这种东西,我觉得这种小细节了。

他说他当时就觉得哦,SHX什么的啊。我当时就很心动了,我觉得我会尝试,后来就看了那个价格,十万十十万刀,也许是贵的,但你当时也没有想那么远。当然我的狗我也没有那么老的,因为我想不明白,那你想到哦,ok连扯。

你觉得总有总有一个办法做这个办法,就是不用那么快的面对死亡这件事情,猪恐龙,兔子等等等等。

但是你可能没想到在这个领域?

我们常见的宠物狗,反而是比较能克隆的一种。

世界上的第一只宠物狗sirb出生在2005年,它是一只阿富汗猎犬,它是由韩国的黄雨熙教授带领团队制造出来的。

从那儿之后,他所在的韩国秀研生命工学研究院,一度是全球唯一一个掌握了犬类克隆技术的机构。

他们也对外提供宠物狗的克隆服务,价格是十万美金一致。

直到2017年,北京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培育出了中国的第一粒体细胞克隆狗龙龙,我早前呢就对这家公司有所耳闻,他们克隆一只狗的价格是380000克,隆一只猫的费用是250000。

即便是顶着这么一个在普通人看来挺不可思议的价格,这家公司在去年一年已经做成了二十单生意。

张依依的小狗妮妮就是其中之一。

我这次呢也去了,这家公司位于北京昌平的实验室,听那儿的技术人员聊了聊,克隆狗大概是怎么一回事,这边是我们课堂事业部主任您好,你好这样。

嗯,这是我们的洗澡准备间一般我们是就是先采样采样之后细胞间隙,然后什么叫细胞尖间隙就是养细胞啊,细胞,然后细胞培养完了,这细胞就可以做一个供给细胞了。

然后我们会从另一条母犬身上,然后采集卵母细胞,然后把这个卵木细胞去核全核之后,把这个供给细胞和这个去核特朗普细胞组合在一起,构成一个重构配,再把这个存够赔再给移到一个待遇母犬的湿卵管里面,然后就经过正常的孕育过程,就可以生出来。

我们要的可能权了。哎,听到这儿,你可能跟当时的我一样,还是一头雾水。我来用通俗的语言跟大家解释一下,透龙一只狗大概需要几步。

首先,他们需要从你的狗狗身上取下来一块儿皮肤组织一般是从大腿内侧大小就是小直接盖儿大小。

这个步骤即使在狗狗去世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完成也是有效的。

然后技术人员会从他们养的实验犬的身上抽取未受精的卵子,抽走里面人的细胞核儿,再把你的狗狗的体细胞植入到这个卵母细胞中。

等养到一定程度,再把胚胎植入到那只帮忙带运的狗狗的子宫里。 但用狗还伤孕之后,大概再等个六十天,就会生下这只小克隆狗了。

但就克隆的流程来讲,其实每种动物的差别并不太大,如果你想克隆一只小猫,大概也是这个思路。

但是,为什么克隆狗叫比克隆猫贵个十来万呢?

像一般的动物发情都是一样的,就是它发情了,它会排卵,然后这个卵母细胞,然后就到了食卵管里面。

然后如果他受惊了,他就会到子宫里边。 如果是我们做克隆的话,就这个卵子排出来之后,然后我们要把这个卵木细胞收集到实际上。这是一个比较在狗上面的话,是一个比较难的过程。

因为狗的生理构造呢比较特殊,它排出的卵会在输卵管里成熟,从成熟到卵化大概只有几个小时的窗口期。

需要技术人员精准的把握卵细胞成熟的时间,所以相对而言,克隆狗的难度就要更大一些,在商业上的体现就是费用更高。

也许不养宠物的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花380000去克隆一条狗,甚至也经常有网友质疑这些人是不是钱多的都没地儿花了。 那天在上海在张一一那套面积并不大的,但是一套公寓里我也问了他为什么选择克隆妮妮,大家都说啊够了,一辈子只有一个主人。

嗯,对吧。所以怎么样,怎么样能得你要珍惜。其实人一辈子也想具有一个宠物的。

我也,我也很珍惜他这一个的y的文类fm里面,对吧,那其实你看现在技术可以我,我也可能跟你,你就是一生一世的。以前的妮妮,在我那个时间段,你想我现在只三十嘛,差不多是我整,也是我整个青春的陪伴。

对吧,那我那段时间也回不来了吗?

但是我也不是说永远要停在过去。

我觉得这个克隆这个举动在现实生活中反映出我有过珍惜他和珍惜这些时间的陪伴。 妮妮,是我想看她是。

十月份走的,我大概在三月份的时候,当年三月份,也就是去年三月份,我住912,我们910着火,凌晨大概两三点。我听到各种什么叫啊嘶喊的声音,我在窗子边一看,活已经是往外冲了,是非常大的一个活。

家里真的是半半截因,这你也不能开门吗?

大楼里都是声音啊,各种叫啊,什么着火啊,什么救命啊之类的,你只能期待这个时候就消防人员快一点,没真没有任何办法。

我真超绝望我超绝望。然后那妮妮那个时候爷爷已经老到这着火了,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但我当时心里正在想ok我就我就觉得如果着火,好像是宠物,它在那个地板上,这个密度好像反而是更安全。

我当时真的是想,我想就这么玩了嘛,就我,我这辈子就这么玩,那我看到他日心里会,虽然我一个人住啊,就有他的陪伴,你稍微还是会给你带来一些坚强的。 我当时就是想要要不要跟爸妈打电话。

但其实打了也没有没有用,他们也住了远过来,其实也没有任何云你,除了让他们担心,其实没有任何帮助。

对吧,就是跟他经历过一次,然后我们那个就就消防人员上来的时候要开门嘛,或是那种给你面罩,让你跟进走楼梯逃生什么的我,我就什么都没有拿,就是只抱着妮妮拖鞋拖鞋,好像都没有赚,赤脚下去了,往外走什么,然后那个那个消防员还说,那什么时候了还抱狗啊,我什么都什么时候也是要爆狗,对我这手机都没有拿。

那真的是一个人非常本能的一个原始的状态。

嗯,然后后来他开始,但是生病了吗?哦,他是啊,这是不算什么病,但就是老什么各种老,嗯,会有各种食器官的衰竭。

他大概在十七岁的时候有就确诊是甚衰,慢性甚衰,那个时候就给他换了一直吃希尔斯的那个盛衰肯尼处方粮,记得那个时候蛮贵的七十几块钱一罐嘛,那个一罐大概21/3天。

那他是什么时候去世,去年的十月份嘛,等于就是十八岁的韦伟生。

嗯,那会儿您就已经准备好说起来,然后克隆他了。

哦,已经想好了,对啊,他在八月份的时候进医院的嘛,一下子不行了。

嗯,那个时候大小便有点不成型了,后来去确诊就说那个指标已经非常差了,然后在医院还待了两周,还是一周啊。我忘了就是也治疗了,也没有明显的改善,说还不如带回去。 当时医生还就开了一个礼拜礼啊,就也觉得差不多嘛。其实在后来在家还养了两个月呢。

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有点辛苦的,他那个时候已经是完全大小便失禁啊,各种晚上我也睡不着,它会各种起来,可能。

会痛啊,或者怎么样,有一点因为他大小便事情又不会站你站不起来,你也要帮他清理啊,或怎么样的。

又怕他统一想让他好好睡他哦。他到老年时候还得了最后一年都是癫痫,我还买了个吸氧机给他吸氧,然后你也想他睡的舒服一点就会不断的就是拍艇,他按摩啊或怎么样拍拍他啊,让他睡的就是pc一点,到他那个鼻腔里有点微微的酣声出来,我才可以去放心的睡。

让他整个状态睡得又很勤,维持不久他又很难受,会怎么样?

早上还要给他打打针啊,或是掉掉水啊。什么都是我自己来的,因为我不是太温柔的一个人,但是他会唤起我的温柔。

我有时候我,我的朋友会讲,他说,哎,从来没有见过你,就是爱一个异性会像,就是爱你一样。

那我说,我也没有觉得有一个意境爱我,像妮妮爱我一样,那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让他在我身边了。

因为那个时候也已经悔天无礼了嘛。

他最后非常急促,不信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怕拍他,告诉他唯独爱他,然后多感谢他这一辈子就是在我身边。

嗯,然后就说也会跟他说,姐姐已经克隆了,就是希望你快点回到我身边。嗯,他一直瞪着眼睛,嗯,但是他可能也不是等着就是一种死前的状态嘛,就是在我,真的是我觉得在我怀里死其实蛮感恩的,当然肯定是非常难受,难受到不行。

而且我当时就是他当天就火化,第二天我就去云南教书了。

一待就待了一个多月,其实我没有办法,在一个主持人,他生活的就是这一些平方,到处都都有他的影子,他睡觉的地方我怎么样,我当天晚上还躺在他那个垫子上。

哦,哭到那个眼睛就是跟核桃一样。然后那个我家阿姨也在劝我的时候,小张不要太伤心,她说不行就再养一只。

我也不想跟他解释什么态度,克隆啊什么的,我觉得当时是有点走不出的,但是你想到克隆这件事,已经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你对这种死亡的恐惧和一种焦虑了。

你去想到OK,我还有的喷在老妮妮去世前两个月病危的那一次,张一就已经联系了北京的那家宠物克隆公司,让她们的技术人员来到医院,提取了妮妮一块儿小小的皮肤组织。

2018年十月份滴滴去世的那一天,张一一给克隆公司打电话,让他们着手开始了心滴滴的克隆。

经过了四个月的培育和喂养心,妮妮在2019年的二月十五号被交到了张依依的手里。 他是双十二出生的那两个月,正好二月十二号,应该是交付给我。

那二月十五号上午深,我一说歪脑就是那一天,然后我就当时也有那个记者新闻采访。 嗯,不就把家里人啊,什么爸爸妈妈娘娘,叔叔什么?

是走到家里来,大家有蛋糕啊,什么什么酒啊什么的酒吧就说起来是一个很好的生日礼物嘛。

他来的第一天,你还记得就是他是怎么被送过来,然后一堆啊,一堆人就是北京开车把他过来当中还停在什么地方住宾馆啊,什么带着他。

然后传各种视频给我,说他怎么怎么活泼。 对,因为他一开始出生的时候,所有的狗刚出生,它都会有一层深色的胎毛。

然后它又太小,然后眼睛啊,各种啊,四肢啊,也没有展开。

当时不会觉得太像,所以很多人就问我什么哦,第一,第一印象什么?我真的没有觉得很夸张什么,一开门就觉得哇,麦嘎,他回来了。

没有太多这种感觉。日月一只小狗,但你知道是他可容的,他可能会越来越像啊你,你在期待它的变化。

当时我记得我爸爸妈妈也抱他,两个人脸上也蛮干的,就嗯哦,对。然后就对别人问说,啊,像嘛哦,那个尾巴这边好像有一点在那边敷衍别人。

其实我知道他们当时也会觉得不像。 然后我们好像摸了他一下头,一下子可能把眼皮啊给吊起来了,结果我跟我妈两个人就看到他。

眼睛里那个血管流啊,我们就很默契的就对视了一下,嗯,人都现在长大了,以后他第一次胎毛一剃,大家就觉得妈是不是他第一次胎毛一剃就觉得ok知道啊,那真的是克隆哦,原来真的是克隆啊,就是这种感觉。

我们小区里好多人都知道,我有时候去遛它,碰到别的狗,比如说跟它玩啊,什么那个主人都会说不要弄它就是不要可能伤到它或怎么样。

人家很贵的什么的啊,嗯?

包括我,我有时候我家朋友啊,到家里来打嘛这样子,然后就他小时候会掏他的毛,就因为它贵嘛。他们觉得毛整体来去讲课的也会相对甚至高一些。

他说带去澳门赌钱什么的,然后有时候就说,有时候比如说口误,比如说什么,哦,你在,因为它实在是爱咬东西。

咬别人的脚啊或拖鞋什么的,还没说诶在这样我真的打你哦。在这样我就把你炖了,是吗?

平时会说可以,你炖得起吗?

他说,那个主人是要把合同拿出来了,这就会开一种有关价格的玩笑。

嗯,那你会觉得它是一种。

嗯,对于原来的安慰,那肯定啊你,你又知道他不是原来的狗,那你又觉得它就是它啊。但我每天看到他,我是我是很感。

我觉得人生中遇到克隆宠物之前,是在我这一辈晚上了。我也真的是觉得是,是感恩,是开心的人,这辈子永远是在赚钱的,不管你自己工作也好,还是打工也好。

我们已经其实很辛苦了,为什么不做一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我妈前两天在那个我们出去,他还在车上跟我讲,他说,哎,我觉得你克隆狗太对了。

我说,怎么说他真的哎呀,他说有什么想不通的。他说这种东西,他说你这个钱不花在这个上面,那你也可能去对吧,什么美容院充个卡啊,对吧,就是买个车啊,加个护牌,对吧。

那我可以不买车啊。 我所听到公司他们那边传出来的故事,都不是说富道怎么样夸张的人在做这件事,几乎都是就是爱过爱都不行,十年往上走的那种宠物突然历史,我怎么样,有一个什么突然给他老年犬给他喂骨头?

是这样也死的,还或者有些意外,对吧,我是真的,就是你真的不知道每个人的故事都很精彩的。

有些人可能在他最渴望宠物的时候,这个这个火冒出现,对吧?或者在他跟他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发生了一些什么时代时候的事情。

他觉得这个太遗憾了,我的故事还没有完,我要把故事讲完的。 不可否认的是,选择了宠物克隆的人一定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

但是他们也大多不是挥金如土的富豪。

有一位上海的金女士,她是从九年前开始收养流浪狗。

当他收养的第一只小狗去世以后,其实并不太富裕的。他选择了分期付款,380000克隆了他。

北京有一位老奶奶,为了克隆他的爱犬,他把家里120平的房子换成了八十平的房子。 他当然知道,克隆出来的这个只是原来爱犬的样子,他们拥有着同样的基因,但是不会复制原来的记忆。

老人家是想用380000换回一个念想,而这只克隆小狗很有可能将陪伴它知道生命的终点。

不过,克隆宠物这件事儿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和讨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科学伦理与动物保护的问题。 在北京那家宠物克隆公司的实验室里。

我见到了一只实验用的笔格犬,在那个昏暗的走廊里。我问技术人员,这只小狗平时会出门遛吗?

他们回答我,因为物业的限制,在实验室里的实验权是不能被带出去遛的。

那只小笔格犬就一直盯着我,然后他的眼神让我想起我自己的宠物,他盯着我的样子,就让我始终都没有办法忘记。

就是我们就是实验场,就是临时往再放一下,然后等于我们做完实验就把它给。

运回基地去了,然后就是我们的一个手术准备间,我说,我想克隆中医,他走来倒快,然后他们带了一个妈妈,是要好几条,嗯,就一条就一条就剩一个嘛。

但是那个那个群老母细胞的时候是要取好几个对,对他们有一个抗效率,然后有一个朋友圈里的呢。 小狗狗,这里边的话没什么,就是一些实验室,这些狗在这是等着?

被取卵啊。嗯,就是有的是代为妈妈。

嗯,就像那些狗狗,它们就是,比如说代孕完了以后他们会去哪儿呢?

我们自己用的待遇母犬,有的是运回我们基地,然后有的是克隆狗的主人领养。

这样子我们也比较推荐领养。 那有没有规定说,就比如说这个待孕的狗胎,怀孕几成,就是不会让他一直生。

不会,我们是这样,因为我们的保证。

克隆狗的营养,如果一个待遇妈妈一直生,它肯定它,它自身的营养还没有调整过来,所以肯定会影响科隆狗的营养。

所以说,我们一定会找健康的,就是带云磨犬去克劳,那他们有没有这个就是工作,多少年被取多少次就白。他问了那个,就是因为让大家领养的没有这个,这个没有什么标准,现在还在2005年,为了制造世界第一只克隆犬。

韩国的黄雨溪团队一共把一千枚胚胎分别植入到了123只代孕犬的体内。

结果只有三只代孕犬成功受孕。

在这三只成功受孕的小狗中,一只流产了一只扫妖,剩下那一只才成为了全球知名的第一只克隆犬斯纳比。 当然,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被卷入到克隆流程中的实验犬数量是在逐渐减少的。

但是不可避免的一点是,还是会有一定数量的实验犬和克隆犬在这个过程中受到生理伤害。

曾经写过一本有关宠物克隆的书,在这本书里面,他就特别表达了对于商业克隆行为的担忧。

因为虽然在生物和疾病研究的过程中也会用到一些动物,但是在美国,因为这些研究型的机构受制于政府的资金支持。

他们必须接受美国农业部的监管。

还要上报实验动物的具体数量。

可是呢,一旦涉及到商业领域,重克隆公司其实并不能得到有效的监管,而随着市场需求的增长,还可能意味着将有更多的猫猫狗狗被卷入到克隆产业中。

美国的保护动物协会就曾经对美国的bl二次公司提出了抗议,他们认为商业性质的宠物克隆是一项伴随着失败和动物痛苦的非正常的科学行为。

而这家公司的ceo也在2009年发表了声明,表示他们公司不再提供与宠物克隆相关的商业服务。 不知道听了今天这期节目,各位对于宠物克隆这件事儿有什么看法?

如果你的宠物去世了,你会选择克隆他吗?

欢迎你到故事fm公众号,本期节目的文末点击小程序参与讨论,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23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