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我成为了第一个无氧登上珠峰的中国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2-11点击:385


死里逃生,我成为了第一个无氧登上珠峰的中国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晒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 上次节目播出之后,有不少朋友问,如果想登珠峰应该做哪些准备?

这个在采访当中我们也问了穆萨,咱们先说身体上呢,你肯定要经过长期的锻炼,至少一年。如果你没上过八千米的话。

因为在尼泊尔这边儿是不要求你有这个基础的登山证的。

他不像在中国一方,中国这边政府比较负责,你要想登八千,必须得有七千呢。

所以呢,如果在尼泊尔那边儿登,他又没有这种强性的要求,但是你就只能自己要求自己,你至少要有一年的体能锻炼。

要针对攀登高峰的体能锻炼不是跑步,是登山,从财力上男婆登一次珠峰大概要350000吧。刚才说到一万一。

那就是尼泊尔政府收的费用,还有登上公司收的费用。

男婆攀登珠峰的周期是一个半月,这是最短的。嗯,外国人一般的就是最大的周期,是两个月很早就进去了,这里还包含了直升机的费用。

嗯,因为你要从加德满都飞直升飞机飞到罗克拉,然后徒步进去。一路的费用包括大本营吃住的费用,向导的费用,氧气的费用,一个人的标配是六瓶氧气,下二瓶子三瓶。

接下来就是酒瓶,这个完全都含在那个你交的登山费里面,你的协作要陪同你。

至少四十天,因为他可能比你晚了几天嘛,但至少四十天还要帮你运输啊。那些所有的费用都在里面。

所以所有的这些费用加在一起,一共是三十多。

我的那个夏尔巴呢,是那个登山队指定给我的。

当时他们征求过我的意见,问我你想要什么样的想法。 我说年轻力壮就行,其他的就没有要求了,反正我的英语也不好,我也不要求他会说英语,我们俩比划呗,肢体语言吧。

然后你说登山经验吧,跟着大家走呗,能背东西就可以了。

后来呢,他们给我找了一个小孩子,22岁叫鞭巴,是年轻力壮,很有劲儿,但是经验就不足,所以他在运输的途中啊,把自己给整感冒了。

他跟我冲顶的时候,他咳着上去了,咳得很严重,其实一起呢,刚才我没说一西南的时候,珠峰大本营爆发了疾病传染病。

我们叫坤不可,他们说是牦牛身上的细菌。

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大本营所有的人都在磕偏黑了,安静下来之后,大本营是磕声一片。

我那时候就把自己隔离起来了,因为帐篷里有一个人已经感冒了。

我在我的账户里不出来吃饭的,尽量不出来抓一把饭,然后就赶快就跑掉,也当时很害怕,出状况又上不去。

后来咱们刚才不说他把那个面罩氧气面罩在顶上换给我了吗?

一路我都没磕,但是下山之后回到家的满足,我开始磕。

因为他把感冒传染病了嘛。

但是我到今天为止,我都非常感激他。

如果他那时候没把他的养亲面砖给我,我那次估计是上不去的,如果上去也有可能下不来。 嗯,所以我一直记着他。

一八年的时候我去了,我又碰着他那种生死兄弟见面那种感觉啊,拥抱一下,然后说不出来的话,虽然我们俩没法沟通。

但是抱一下,然后他可能也能感觉到我的意思。

虽然登过顶了,莫萨还想再去,这次他想尝试无氧攀登珠峰,因为珠峰的顶峰氧气含量还不到海平面的30%。

所以绝大部分登山者在海拔七千米以上都要佩戴氧气面罩。

目前为止已经有四千多人登上过珠峰,但其中只有二百人左右是无氧攀登,而这里面还没有中国人做到过无氧攀登,就是从字面上就能理解,就是第一不使用阳气。

第二呢,其实按正规的来说也不能使用协作。

嗯,就是你的向导也不能使用,因为你向导身上是有氧气的,他一直跟着您就透着夕阳的嫌疑,这是容易被人质疑的。

然后所以我在无氧的同时,我也没有雇佣协作,要从注册就开始,你注册的时候,你就要跟一半儿政府跟登山公司说明我是无氧攀登。

他们没有书面的那种记录,但是他们这种国家都是讲诚信的吧。你说了就是说了,就算有协议一样,他就不会给你准备养亲。

你只能一个人去完成。

先说小一点儿的吧,就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挑战一下自己的能力,我也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儿。

然后你要说大的呢,中国人?

爬八千米爬了从上珠峰开始嘛。

朱峰是第一次六零年成珠峰,到现在半个多世纪了,进步很小,人家韩国人还是无氧十四座,八千米都是世界纪录的。

我吃着你,咱们中国连一个也没有,反正我觉得应该尝试一下,即便不成功,也应该去试一试。 2017年从珠峰回来几个月之后,有一家国内登山公司的领队来找穆萨。

想请他来做攀登队长。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一个登山队里啊,除了由领队为队员安排全部的行程,还有一个攀登队长从大本营开始时刻去观察队员的身体状况。

保证所有人的人身安全。 他找我来之后,我一下就答应了,因为第一我有这个梦想。第二呢就是私心的话,就是他找我来,他要帮了出注册费的就是我不用花钱了,因为你让我干那个事儿。首先你得让我去。

他要出注册费。其次呢,我不用氧气和馅儿罢了,这也是两笔非常大的费用。

费用的问题解决了,穆萨开始针对无氧攀登做训练,第一,要增加自己的血红蛋白。第二,要增加自己的摄养能力。

就是你吸入的阳气里的含量越多越好,吸入量越大越好,它跟那个肺活量还不一样,主要就是你要经常去高海拔进,进行那种无氧的锻炼。

其次就是你的力量要足够大,因为在上上山的时候,它这个整个的坡度是很陡的。 有人记录过我们从C四营地上到珠穆拉玛峰峰顶,海拔上升了大近九百米。

在九百米的这种垂直的,九百米的上升,往返的实际距离才四点多公里,但是有的人可能要走二十几个小时。

如果快的话也要走十多个小时,所以你需要绝对的力量。

我第一座无氧是洛子峰在珠峰的边儿上,那年也负责带珠峰的团队,然后落子峰和这个珠峰的这个线路啊,是重叠的。

这两个营地我是可以兼顾的那年的那个洛子峰呢,中国人先没登过那么高无氧。

也算过记录吧。经历过洛子峰的无恙攀登成功,今年也就是2019年的四月十一日,穆萨和一个领队带队向珠峰出发,经过直升飞机和步行跋涉,七天之后抵达了珠峰大本营。

进入之前,他们还举行了一个仪式,这个仪式叫微丧,就是一个藏族人传统的仪式,主要的目的就是祈福,保佑大家,那不要触犯神灵。 呃,雪山借贷,我们允许我们进入。

那个仪式之后呢,他们才会进山才会运输,我们也才会被允许进入那个真正的进入雪山去拉练,作为这个今天要睡下五氧攀登呢。

我是上去拉了两回,因为我们平时只安排一回,但是血太大了。

风大把第一次我上去的时候打的帐篷啊,给压塌了,包括我吃的东西,所有的物资,包括我预留那儿的铁锹。

都给埋了底下了,怎么办呢,挖吧。当时也没有铁锹,铁锹也被埋埋进去了,因为铁锹藏在帐篷里嘛。

挖挖挖了一个多小时。 突然我就想到了,因为在那个那种低氧的环境下,你的大脑的反应不是那么灵活的。

突然我就想到了不能挖了那手套手套要湿了的话,手就没了呀。

我只有一副手套,我是来拉链的,我没带被用手套手套湿了之后,它会把你手上的温度带走。

因为是防水手头,你没法这样干,而且你要是就算大中午太阳非常非常好,觉得你晒干了,那需要很长时间呢,根本就等不了啊。赶快停摸摸手套,还好喂食,然后撤吧也住了,原有的计划都全部都热空了,不能上c四拉链了,到最后只能硬好了。所以当时就我就决定不在网上拉列了,赶快下去。

下去的时候在下面等窗口。 今年呢,他因为那个印度洋有个什么?

气旋它那个气旋的影响,今年的登顶的窗口期啊,被压缩的非常小,而且它在不断的变,这个也对我们那个整个队啊,包括所有队员啊,造成了一种心理上的压力,让大家很焦躁,因为大家有的人他会看那个,我们是买的瑞士的前举报,但是只有那个领队,他掌握着我们,平时就是队员,自己看的时候都是网上那种免费的钱。去吧,四个小时一更新。

那个收费的瑞士,那个是二十分钟,一封信变化非常大,所以大家心里都非常敲鼓,我就就已经紧张的不得了了,因为它它影响你的灯顶时间就一直拖,因为往年我们登顶的时间都是从二十号开始。

五月二十号开始,就是开始登顶了。21号是天气最好的时候,我们都这几年都是选择21号,看到最后我们不得不出发的时候是十八号。

十八号出发,二十号的时候上个c三,上个c三的时候二十号。我拿对氧机跟大本营通话的时候。

当时告诉我是没问题。22号出宁的风速在二十以下。

每小时二十公里以下,我们就按计划出发嘛。

到了c四c四道上的c四的时候,是21号的中午吧,中午一两点钟,我在问大本营的时候,大本营就说了。

明天的风可能有点儿大,可能会超过四十,这个一一晚上已经发了一倍了。

当时我心里就打鼓了,因为四十的风对其他队员来说,他们有氧气,会好很多。我不使用氧气,它对我的吸入是。

有非常大的影响的,就像咱们还是除了你把头伸出去一样,你喘气非常难,难喘对我是很很大的一种打击了嘛。一直到出发的时候,帐篷外面的风还是特别大,其实已经四岁了,以后有几顶帐篷已经破掉了。

最后我给大家定的出发时间是七点21号晚上七点,晚上的天气一般比较稳定到转圈早晨冲顶的时候,你可以掌握的登顶的时间。如果登顶太晚的时候,一过了十年,我们是。

就是强制性的不允许登顶的会刮风很大的风,那时候有可能就下不来了,所以在登顶的时候,那天晚上是七点出发,我提前都跟每一个队员都说了。

挨个儿张鹏跟他们说七点出发,等到出发的时候风太大了,当时我犹豫了,也害怕了。我用对讲器跟大本营喊了话,我不知道算不算遗嘱啊?

我其实是想说,啊,那个万一我下不来了,也不要管我就是跟我妻子说就留在山上了,那也是我们登山人应该去的地方,对吧?最后说的时候就说成了我还领队。我说万一我下不来了,你去帮我跟我老婆解释一下,是吧。

把这个重任交给他了,然后我就出去了。可能刚出发,风就停了,很神奇。

我说,这个太厉害了,那个雪山神将啊。

然后一直走了一夜,我从c四营地出了张鹏,我的手脚就没热光,我的手一直在抓,就是自己措手指。

因为是丙脂手套嘛,它里头是没有,那个分都是都是连在一起的,然后脚趾也是麻的,木的也不是麻是木的,然后要步行的在鞋里抠。

其实我早就有心理准备,我是穿44码的高山穴。

我在这次上山之前呢,我特意找郑翰队要了一双46码过山区,我就知道我会被冻僵,我就要让他那个鞋里头那个空间大一些空气才能保暖,所以我的脚趾能在里头来回动来回活动啊,抓啊都没问题的。

因为你一旦停的时候,他就有可能冻伤,晚上呢。再走到八千还是上回养鸡面罩坏掉的地方。

我出现幻觉了,现在记不清是什么幻觉了,但是当时很明显。

当时就是没有意识了。

现在我记得是好像有桌子,有椅子,然后其他东西都记不住了,走神儿一样做梦一样就云游去了,然后应该是还在走,然后突然间我就我又回来了,没有孙子和椅子,然后继续走。

这个幻觉出来是很危险的,因为就是大脑缺氧,它会这样的。

到了南风到那儿翻上去的时候,就是玉肚白的,这是厨已经开始了,再往下我就看到很多人在那已经已经有很多人了,得有一百来人,往年230人吧,因为晚年他那个时间窗口会持续一周甚至更长甚至十天。

但是今年被压缩到两到三天里头了,所以这些人没办法,只好挤到这一天去。

就是你们在照片里看到的那个希拉里,他也堵车那里。

这细分起来,不应该叫他堵车啊。赢堵大家都是在排队诶,排队是很正常的,在我们登山里了一二年也发生过拥堵,比今年赌的更厉害,因为大家人多嘛,那个地方不好走不好过。 希拉里台阶是珠峰上的最大的一个难点,虽然说那块石头已经掉下去了,但是那个地方的路还是非常窄,大家在那排队等着呢。其实挺有秩序的,也没人挤,也没人抢前头。咱不说那个一四年麻下了一个伏笔吗?

一四年,尼泊尔因为这个罢工的事儿把那个登山记结束了,然后给我们登山课的承诺就是。

许可证延期五年,正好今年是最后一年,所以那年没上去的人,有可能有很多就夺到秦景来登,这可能是原因之一。

嗯,上一次我从那个南风到登顶,到回来一个多小时吧,不到两个小时。

这一次呢,我走了五个多小时,就因为要排队嘛。你要排在人类后头慢慢走,因为你在那抄的时候,你会涉及到它的安全问题。

这时候都是稳不不超车的,都是排队的,而且上的风很大,那时候我就四十多的风,我估计温度要在零下35到四十度之间很冷,我的鼻子头那冻了个冰块,我不知道是晚上什么时候冻起来的。

但是那个顺山拍照的时候,我才发现在底下的时候我感觉鼻子上有东西,但是我会敢碰,然后怕把鼻子碰掉了。

当时无仰灯顶的时候,我登上去的那一瞬间,有一个咱们中国的小伙子跟我不是一个对的。

我上去的时候他已经在了,然后我把我的手机给他,我告诉他哪个是照相功能,哪个是录像功能。

然后我就开始掏我的国旗。

我就在那儿喊我说,就是因为实验排练好的开词。

然后我原来准备唱一首歌唱祖国的,至少要唱个五流剧嘛。原来彩排的我唱了两句,唱不动了,喘不过来,气风太大了,椰子我倒已经都已经凿不过来气了,照了相录完相再下去下去,堵得更厉害。

因为好多走得慢的人都上来了,我在那儿扎个大概,将近两个小时,就在希拉里台阶上。后来我已经奢浪开始,浑身就是那种颤抖,不由自主的那种颤抖。它是人体失去温度之后的一个自我反应。它用颤抖来产生热量,维持你最后的功能。

我也想玩到了,下不去了,这是真的下不去了,咋办呢?看那个希拉里还在那儿,原来是会儿大石头一五年地震的时候掉下去了。

现在成了一个玻,然后底下是一些碎破碎的岩石,再往下是绝壁,有一个味儿能上来,然后那时候前几年修路的一个绳子头。

我一看拼吧,反正是死啊,还不如心一把了,我就从那儿下去了,抓着那个手头扶着,其实不是抓着是扶着我不敢用力。

因为他那个风化了嘛,谁知道已经用力,万一断了,那就掉下去了,然后从那慢慢的都是岩石也没有病啊。

就拿冰抓踩着眼神慢慢的爬。

下去,然后再上来走了一个v字形,从这儿再上来,让我去那个最拥堵的得定。所以最后从那儿下去,算死里逃生吧。 五月22号上午,穆萨成功实现无氧登顶珠峰。

到今天节目播出刚刚过去了一个月,但他已经做好了下一座雪山的攀登计划。

虽然珠峰是最高的山,但是还有最难的山。

对穆萨来说,那就是位于中国和巴基斯坦边界的乔格里峰,也就是登山者常说的k two。

目前只有三百人左右,成功登顶过这座山,而且死亡率极高,每四个人登顶,就会有一个人遇难。

在去登k two之前,穆萨可能还会接着做攀登队长的工作。

这几年登山,再加上带队,穆萨也见过各种各样的登山者。

登山的人当中,世界各地的人都有,都有遇到很多。 咱们先说外国人,我觉得他们登山的主要目的就是他,那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喜欢那项运动。

所以他就来了。他们的目标很单纯,有个别的也是有商业目的。

但是很少,他每个国家每一种人都不一样,你像印度人,他们更多的是军事训练,他们每年六海,海六空都会拿珠峰啊,还有其他一些八千米的山做去做训练基地。

包括警察,特种部队都会去。

今年刚才我们一起登的是警察部队,他们都排着队走堵车,大部分他们这主要因素,所以印度人死的人也多,他们估计可能算共商吧。英国殉职那种可能像个人的那种登山国内吧,我就实话实说了。

我不太喜欢国内这种登山的那种氛围,因为国内登山有句算登山圈儿里流传的话吧。

他们说八千米以上是世界上最高的名利场,因为确实有很多现在登山的人出来搞名利,为了图名,为了图利,博起一些名声,然后来拉一些一些赞助啊,因为有一些企业确实会给钱。

我觉得这个倒不能算是不对,你只能说他可能有被登山精神,所以我觉得还是尽量脱离这个名利的这种感谢。

我觉得登山跟其他的事情差不多,你在那个过程当中都会非常难,非常苦,甚至甚至是那种无法逾越的困难。但是你一定要克服他。

包括跟我一些登山的队友,我的队员,还有其他一些。我认识了邓山的人,他们对。

顶峰的描述都不会太多,第一,因为他的时间很短。

第二呢,实在没什么可描述的,他们描述的更多是在路程上他们经历的什么东西。

我觉得其实这些经历才是登山的最重要的意义。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生意设计。孙泽宇?

另外也要感谢陶小飞把莫萨介绍给我认识,感谢你的收听,怎么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