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们的网吧时代
gezhong2022-12-31  239

故事FM ❜ 第 546 期 本期的讲述者张胜杰把自己当年痴迷过的「梦幻西游」、「泡泡堂」、「跑跑卡丁车」这些游戏保存在电脑桌面上。游戏还可以继续打,但坐在身边一起通宵打游戏的伙伴却已经不知去向。 /Staff/ 讲述者 | 张胜杰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运营 | Yoyo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buff - 彭寒(169网) 03.Boxes Bittersweet Closure (铜线) 04.Subwoofer Lullaby - C418 (失落) 05.A Lone Light - 彭寒 (2002年) 06.Life Circle - 彭寒 (大学) 07.Memory - 彭寒 (片尾曲)

别了,我们的网吧时代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的每个周末呢,会去我姥姥家,然后呢,那是我跟着我表哥表姐一会儿一起出去玩,我们在玩玩回去的路上,然后看到了然后一个墙上选择那有电脑请上二楼。

他们呢,就是一个普通的一个民房民房,然后人家在里面住楼房里面呢,他那个老板呢,自己买了几台电脑在家里呢,命那个很紧凑的摆了几张桌子,然后电脑呢,都在桌子上面。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老板是一个老太太。

我估计应该可能是他的儿子买的电脑,他就是拿着一个小本本儿,你要去上网,你要把钱给他一块五一个小时,你把钱给他之后,他就会给你在纸上写好啊,接下来轮到你的时候,你可以上多长时间。

然后等你上机了,他会按照那个时间算完一个小时,提前大概几分钟吧。

过去拍拍肩膀啊,小伙子,你该下来了。 这是在二十年前的2002年,地点是安徽省阜阳市,说话的人叫张圣杰,也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

当年他只有十岁。

张圣杰去的这种依赖人工计时的黑网吧,在那个互联网还没普及的时代,还是这个小城市里非常新奇的事物。

对于大部分已经拥有电视,电冰箱和洗衣机等家用电器的家庭来说,电脑这个乍一听不知道能干什么呢。大哥的当时还是个稀罕物。

我叫张震杰,我今年29岁,在现在在无锡工作是从事旅游行业。

那在那个时候呢,我们每一个同学对这个电脑课还是非常期待的,那毕竟它是电脑,它本身就有一种魅力。在那里。我们去参加电脑课。

不管是到那个自己偷偷摸摸在下面去玩儿去画画,还是其他的一些小的一些东西,我们都觉得操作那个东西本身就是比较快乐的。

有钱的家里都会有,包括像我的表姐家,她家也是很早就买一台那种。

大脑袋的那种电脑了,那就很羡慕啊。好像我深知我们自己的。我自己的这个家庭是肯定买不了这个电脑的。

但是看到他们就会觉得特别特别羡慕,就是说他们家里怎么就能买,而且他们的爸爸妈妈会允许他们买。

那我爸爸呢,是一名高级电工,我妈呢就是从小在厂里面工作,那后来呢也不在厂里工作了。 在我长大的过程当中,他们就是非常传统的父母。

传统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说平时生活里藏接触以外的所有东西都不会去尝试,每天买菜做饭,然后生活就是这些很简单的东西,没有额外的,比如说出去聚餐,甚至都不会有。

所以也不会买特别多。七,新奇古外的一些玩意儿。

我就觉得可能洪水猛兽吧,你这个东西,电脑新东西嘛,里面有很多游戏,万一我买了你玩游戏怎么办。

1997年,国家邮电部投资七十亿启动169网,也就是后来中国联通的骨干网络169网,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价格便宜。

从以前每小时要二十到三十块的上网费迅速下降到每小时只要四块钱。

同年,中国的四大门户网站相继建立,如今极大的影响着我们生活的互联网世界,从那个时候开始。

一日新月夜的速度开始发展。

为了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上网需求,网吧就成了时代选择的产物,甚至有段时间流行起了要想发开网吧这样一句话。

就连圣洁生活的这块城乡结合部都有人迅速嗅到了商机,一家连着一家的开户属于网吧的时代到来了,那传到我们这个三线城市,在我们家那边。

每开一家网吧都会特别特别的火爆,几乎是所有的位置全部都爆满,一般到地方都是要去排队的排队,然后前面的人玩好了之后,然后才能上击这种。

五年级和我六年级下学期的那时候,呃,大概在304年的上半年,我第一次去的那个正规的网吧呢,其实他就是在我家旁边新开的。

他离我家大概有多近呢,走路一百步的样子,外面有金桥网吧,然后大牌匾就是正常的一个店面的一个门头。

然后像下面是玻璃门,里面呢就是有很多的电脑,然后一个吧台老板站在里面吧台呢,卖一些零食,就像现在一样。

我们一进去,那个气味呢,主要是混杂着烟味比较重轻微的臭味,一般来说在里面只要玩上一段时间,身上就会染上烟味。

因为它是一属于一个24小时不间断营业的,从白天到晚上清扫,相对来说,肯定对电脑的清扫啊,会比较少一点的包括键盘啊,包括显示器啊,都会显得会比较脏。

在网吧出现之前,圣洁他们的娱乐时间是被街边的游戏集听占据的,用省钱的一块两块换几个游戏币,玩了两把拳。皇三国战绩技术好了,以后甚至可以一臂通关,玩上两三个小时都没问题。

但是网吧的出现带给了他们一种全新的。

更身临其境的娱乐方式,那就是网络游戏。

那时候呢,网吧里面玩泡泡糖的特别多,可以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就最后来被qq堂所访的那个嘛。

那个里面可以放泡泡,然后呃,然后去炸出一些道具,然后可以变得更强,然后再跟跟其他的玩家对战的这种另外半壁江山呢。呃,有传奇,还有像那个半条命,就是那个cs的前身叫半条命吧,跑跑卡丁车。

进舞团,这些都出现了。

进舞团的给人的感觉呢,那些人很疯狂,他们,你比方说,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姑娘啊,头发就是很沙玛特,然后手里叼的一根烟。

然后呢敲键盘,他那个键盘敲的特别响,啪啪啪就是那个点空格键嘛。

他们每每每完成一个动作,要点一下空格键,他就把那个空格键敲的整个网吧都能听得见的那种。

然后就是觉得特别特别夸张,对,那个时候就是电脑打开他的所有的游戏在这个桌面上都有,除了玩游戏也会去看视频,也会去看小视频。

包括在上网的时候也能遇到的身边的有一些人会去看黄色的电影啊,一些那种呃,外国的那些网站啊,那时候也很好奇嘛,自己也那个网站是说难找也难找,说好找也很好找,就是说啊,通过其他各种渠道去了解到这个网站的地址是多少。

然后进去访问200几年,那个时候啊,有一些经典的游戏大作,像什么红色警戒二啊cs啊,仙剑啊,魔兽争霸。

你一进网吧,所有人的电脑上都是这些游戏。

我当时也其中的语言尤其高三那一年周末仅有的这个休息时间,和同学们去网吧里连一局cs来对战,非常解压。

而对于圣洁来说,当时真正拉他入坑的是2003年横空出世的梦幻西游。

我在梦幻西游里面名字叫天风龙神,这是我第一个Id的名声。天空的天风是那个大风的风龙神啊,天风龙神中间还有一个那个日日本那文字里面的一个某个符号啊啊,就那种那时候觉得也挺酷的,就是这个游戏好玩的地方就是他自由在里边,你可以高度的去做自己。

呃,一些这种平时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的事情啊。

比如说你在里面,如果你等级很高?

啊,你就可以很威风,虽然你只是在电脑前面,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你在里面,你是一个等级高的人,就是一个大人物,那你在里面就会有一帮小弟,他们就会听你的,然后游戏里面还会有这种我赶上那个时候,网络也是刚刚兴起嘛。

然后有很多在网上刷大喇叭,就是就是在游戏里面找老公啊,找老婆啊,非常常见,游戏里面本身也有模式,叫玩家之间可以找月老去结婚。

可以在现场发喜糖,然后很多玩家在跑在那一边去去发祝福的语言。

他说我本身对这一块儿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有有一回吧,有一回,然后就是在游戏当中认识一个一个女玩家嘛,我也不知道她真的是是是女玩家还是个装的啊,是就是女装大佬嘛,对吧。但那个时候她是比我高二十几二十集,他说他的游戏他都加我为好友。

他说那个有没有?老婆说要做我的老婆我,我说算了吧,不要加了吧,没什么意思。

他说家吧,那好玩儿,其实那个时候也有通过。

家老婆,老公这种有骗游戏装备的那种,也有就是要钱的,也有后来我说行嘛,那就把那个就是可以结婚的条件给满足了。之后我们这个游戏里结婚了。

因为我们俩等级差挺多嘛,也没办法一起去完成某个商户本啊去做任务啊。因为等级差太多了。

不适合组一个队。五,那我那个时候很小吗,我也不会说什么情话,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也不会说。

那就是就是有有有,有的没得聊的就随便聊了也还挺没意思的,再到后来然后就就转就那个,我们那就提示有可以转区就和区可以转嘛。然后我就自己又转过去了,我也没跟他联系。

然后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又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那个女生还还挺还挺热情的,还真的还挺热情的。那个女生也没跟我要过什么东西,什么都没要过,因为我那时候我游戏装逼也差我老穷了,在里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我。

因为梦幻自己西游这个游戏呢,它也有一点比较坑的地方就是它里面是设置有这个点卡模式。

就是你玩儿十五分钟需要掏一点点卡,一点点卡呢,就是一毛钱。

也就是说,我每次需要上网,我除了要掏上网的一个电脑费以外,还要每个小时花四毛钱的一个点卡费。

那时候就会经常会有这种呃,上去之后这个账号无法登上去,就是已经欠费了,然后还要去给这个游戏充钱,就觉得特别特别苦恼,本身网费也不够。

所以说从接触到梦幻西游开始,那就慢慢开始上映了。

那钱也开始觉得不够用了,为了应付网资不够的问题,圣洁只能省吃俭用。

甚至问爸妈要正面,要不到钱,他就想办法,晚上趁着爸爸睡着了去掏爸爸的兜儿也不敢多拿,只敢拿五块十块的上个半天的网。

后来这个拿钱呢,就是拿我爸爸的钱也不够了,因为网费也涨了。我也说了,我上学中国放学再放学我们我都要去玩儿我的,每天那个时间我就是拿个十块钱也不够了。 我爸爸嘛,他是做电工嘛,他经常修电机,修电机里面要用到铜线。

那我家呢就有很多这种铜线。

就是像床下面啊,还有这个阳台上啊堆的很多,我开始觉得这就是很普通东西嘛。而且我还有点反感,我妈妈说你天天把这个东西堆在家里拿都是的,一点儿都不美观,你天天堆的东西还藏蚊子。

我那刚开始对这个东西印象并不好。

到了后来还有一天,我无意间听到我爸爸说那个铜线挺值钱的,我就想这铜线挺值钱的,我这个几个字就立马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

我那时候钱不够嘛,又要交这个网上网的费用,又要这个点卡的费用就是这个缺口比较大,我想能不能有别的办法呢?

然后我就有一天伸出了我的罪恶之手,那天我爸爸妈妈不在家,那我呢就自己呢,偷去那个床下面,找一卷比较粗的铜线。

然后我就开始把他跟那个线往外拽在手上缠缠缠缠着一个这么大的团子啊,先找袋子给它装起来,然后放到我的书包里面。但我也不懂哪儿能搜这个,那肯定是应该是废品收购站吧,他们肯定会要这个东西,对不对。

应该有几百米的样子吧,也不是特别远,他那个是费比收购站呢,是一个大院吧,它里边儿还算了一条狗,我刚开始还不敢进去,犹豫了一下,后来他那狗酸子吧,然后我就往里走。

然后我就很小心翼翼的说,你这里收不收铜线。

然后那老板就看了我,他觉得我那么小,怎么会来卖铜线?

那他说,收啊。然后我就把这个铜线给拿出来,然后他就说,这铜线是不是你偷的,那我赶紧就说,这,这铜线不是我偷的,这是这是我爸爸是电工。

这我爸我过来让我来卖的。然后他就把线接过去了,撑了一架,叫做二十块钱。

我一听我二十块钱,就这么一小团儿线,二十块钱。 我仿佛就是一下子就是找到了一个发财支付的一个新途径,我特别高兴啊,不会把这个钱呢就装到兜里。

然后一路小跑跑到网吧上网去了。

自大以后,我看那些我家那些铜线的眼神不一样了,那就不是铜线,那就是我的钱,那么多的线出来呢,我每次出去呢都会。

啊,灸一段装起来到收购站去卖,那有的呢,会路上会碰到一些其他的一些摊贩,我碰见了我也卖。

那有的会比较黑,他们会给的比较少,那我一般也不敢跟他们过多纠缠啊,给钱就行了,我就直接把钱现卖给他,我就走了。

就上网去了。 圣洁的作案时间长达一年半,虽然最终在一次倒卖铜线的过程当中被母亲当场抓获并严厉的批评教育,但这持续充足的网资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基本上让圣洁想去哪个网吧玩儿就去哪个网吧玩儿?

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在外面上网的时间很多,我们学校周边的那一圈网吧我全都去过所有的网吧,哪个我妈好哪个我妈不好,哪个价格便宜我都非常清楚,那个时候的网吧的名字就很有那种时代感。

什么e时代呀abcde的那个EE时代还有名字叫时代网吧,那么叫做那个叫家园网吧那么缘分网吧就是那种很有这种,那个时候有点土土的,但又很接近那个时候的那种,那个时候在懂名字嘛,初中的那时候呢,我爸爸跟我妈妈在外面还开着有一家这个修电器的这个门市部修的这种那个修理店,然后呢,我爸我妈呢,有的时候会在那边呢,就直接在店里面住嘛,那我夜里就很自由。

我就跟我姐姐一起,我姐姐也很叛逆嘛,那这个人的话他很iui追星,他跟我不一样,他的网吧就是看电视啊,应该有那个叫做东邦六人,那个是应该是小说里面的虚拟角色,但是很帅啊,什么叫什么安凯什什么项羽农那些名字就是特别现在就是网红风的那种名字,明星嘛,就是f四。

流星花园,那里面的角色非常的着迷,然后我家里面买了很多海报,那我夜里呢,就跟我姐姐一起,我们俩一起去网吧去这个包夜,因为他白天的时候价格就是按小时计算,一个小时两块钱这么来算。

那到了夜里呢,他可能就给你一个打报价,从十一点钟一直玩到第二天早晨六点钟或者七点钟。

你这个时间你只要给我五块钱,或者是十块钱就可以玩整整的相当于大半天的时间嘛啊,第二天如果休息呢,就可以在家里面睡一上午的觉,爸爸也不会发现这个事情。

有一天我跟我姐姐我们俩一起去这个上,这个煲叶在我们家门口那网吧玩玩了。第二天咱到早晨的时候,我困得不行了,我要先回去睡觉。

我说,奈姐,你把钥匙给我,我先回去,我先我先睡着,等你回来,你敲门儿,我姐姐呢,说行,那他那个东西还没看完,他那个要玩一会儿。

然后呢,我回去我就先睡了。

然后到后来,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敲门儿。

我姐姐在疯狂的敲门,因为他说他敲了很久了,而且他回来的时候,他想尿尿一直都那个没有在那里尿嘛,就憋得特别厉害,最后都尿裤子了,就是这个特别特别夸张嘛。然后这这个事情到现在我们简你俩在说这个事情都会觉得特别有意思。 玩儿的醉风的时候,圣洁一天要进出网吧四次。

他不是在玩儿游戏,就是在想着游戏,仿佛已经无法从虚拟世界里下线上课的时间,他在给历史人物花装备。

哪怕回家晚了,被家长乏贵反思,他还能在心里琢磨着游戏的情节,圣洁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是陷入了网瘾。

无论是上学还是不上学,我都要去网吧。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里,我都要去网吧,那个瘾就是特别特别重,如果不去会非常想到现实世界对我来说,跟网络完全是没法比的。 网络上有很多很多精彩的东西,包括游戏,电影,各种新奇的网站。

各种各样的东西都非常有趣。我在上面可以忘记我自己是谁,我只需要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在玩什么东西,我获得了哪些快乐就可以了,那到了现实生活中呢?

那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

而我的家庭呢也很普通,家庭的内部的氛围也不好,回到家呢也会经常吵架。在学校呢,我又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普通的一个孩子。所以呢,我觉得在现实生活当中呢是没有什么快乐可言的。所有的快乐全部来自于网吧,来自于网络来自于虚拟的东西。

就是说,我一下子从这种网络环境里出来,回到现实世界里,这个好像不属于我的世界。我进来了,大家在是我上初二初二下半学期。

晚上呢,有那个是一个冬天,我上到了九点多钟,我还不想下机,然后这时候呢,那个那个网吧呢,推门有一个女孩子进来。

他说,呃帅哥,你能不能帮我挂一下qq啊,为什么要画qq,因为那个时代嘛,那个时候是。

两个小时上一天,那个时候大家的q等级很重要,所以他说,哎,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挂下qq啊?我说不行,或者我时间可能不够了。

然后呢,说完这话呢,我想,哎,确实比较晚了,我就不上了吧,下街了之后呢,就穿上我的外套出去嘛。

一推开门,一股大风就直接把我那个外套给吹开了,然后我我想我没搭拉链,我又退回到门内。

把我那个拉链给拉上特别冷。那天晚上刚上完了网,就是从我妈里出来,本身室内的温度呢,相对来说比较高一点。

出去呢温度很低,就那种一下子就是离开了那个网络环境,整个人那种失落感,你是无法去形容它的。

就觉得我本身就应该在网上那个地方,然后我现在出来了,回到现实世界,一会儿到家里面,我将要面对的可能是吵架。

可能是其他的一些东西。

我们那个学校那边有一个外滩,那天晚上风很大嘛,然后有一个卖米线的还在那里。

然后我就去买了一碗米线,它那个米线呢,是用那个塑料杯子装的。

然后我就一边吃风很大,就没有什么人,有个路灯就罩着我,我就站在路灯下边,我就在那吃。

然后我吃着吃着我就哭嘛。我一边吃一边哭,我想我这个呃上瘾,什么时候能把他这给戒掉。

喝完之后呢,然后我就把我的,我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然后回家。那条路呢是一个桥,一个大桥也没有,灯特别黑,然后下面是河水,然后那个能听到一点点的水声,然后两岸的那个树又比较多,就像那种泼墨的那种感觉。

漆黑一片,一边漆黑,一边觉得自己啊,太孤独了,这种这种饮食在太难受了。

不知不觉后来就到家了,到家了就跟平时一样,肯定是吵架。你这个点回来了,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就说,你到底去哪儿了?

你这个时间,你晚上你到底去哪儿了?

他说你,你,你回答我,你是不是去网吧了?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去像游戏几天网吧,这个你是不是去玩了,那我就是否认吗?我说我没有去。

我就在,我就跟同学一起在外面玩得很晚,然后这件事情那也过去了。第二天造就我还是会去网吧玩儿,然后到这个中午,晚上还是会很晚回家。

每天就是持续的这样一种一种状态,就一直这样2000年开始关于网络游戏是电子海头音的讨论就屡见不鲜。

去网吧玩游戏成了坏孩子的标志。

而在现实层面上,网吧经营者为了赚钱,对不良内容泛滥的环境无动于衷,很快也让网吧成了滋养犯罪的温床。 2002年六月十六日凌晨两点四十三分。

北京市119调度指挥中心接到火灾报警,拦急速网吧发生火灾,并有人员被困活场,其中影响最恶劣的是发生在2002年。

因为和网吧的管理员发生争执,四名中学生在北京的蓝激素网吧纵火导致25人死亡,十二人受伤。

一夜之间,网吧成了重视之地。

同年国家颁布的互联网上网服务经营场所管理条例重点明确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

但是条例的实施已经阻挡不了网吧业主们的发财梦,他们继续贴心的为未成年人提供着伪造,身份泡面和暂时逃避现实的避风港。 这个网吧已经成为了一个明显的设备问题。

我也认识到这个社会问题了,我也认为我自己这个这个自己面临的这个问题。

很严重,因为我那个时候吧,我身体里面还是有一种声音告诉我,就是我不能这样下去,我要这样下去,我这一辈子就完了。

就是说我一辈子呆在这个网络上面,我出不来我就完了。 但是仅仅是有这个想法,没有办法去脱离这个网络真正的它的一个吸引力。

所以说这个叫隐吗?你如果要是自己能控制住哦,我不要去了,那我就不去了,那他就不是隐了,所以就是特别痛苦特别挣扎的一个过程。 就在这个时候,圣洁的生活里突然降临了,另外一股巨大的吸引力。

让他猝不及防。 初三的那年,我们班里转来了一个女同学。

那个女同学呢,现在来看那个是个子不高扎的两个马尾辫儿,然后脸圆圆的,眼睛还好,也也也比较大吧。

在班里面爱说爱笑的,然后呢,我那天呢就跟他因为什么事儿有一个沟通,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儿比较可爱。

然后心里面呢,一下就喜欢上他了,然后我就就特别喜欢他,后来呢我就很关注他,我们发现呢,他呢,除了在这种下课的时间会跟别人这种说话会比较活泼啊。

他呃,像上课呀,还有像自习呀,很多时间呢,他是学习很认真的,那我们就是那种一直上网嘛,就是考虑玩嘛,下课的时候也会跟之前会跟我的一些小伙伴讨论游戏里面的技能,讨论游戏里面有趣的东西。

我就突然觉得这个姑娘这么爱学习。

那他一定对我们这种坏孩子就是不学习,天天就是想着玩游戏,这种一定很反感吧。

那我想,我是不是要做一点改变,我需要呢。呃,比现在好一点,最起码我得先从网络中脱离出来,那我就想,那我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吧。 我一个月不去网吧,那时候就这么想的。

然后我就开始这么做了,想想那个时候的自信力可比现在强多了,那时候真的是在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就第一天一次网吧都不去,早晨没去,中午没去,晚上也没去,我直接回家,那是第一天。

那个脑子里啊,虽然说我没去,那我是真的,我是时刻脑子都是我的游戏,然后我那个下课呢,小伙伴儿呢,还会像往常一样来说来找我,他们就说,哎。

下那个放学一起去玩儿啊,然后不不去不去人给他们支走了。

第二天还是这样,我就坚持开始的一个星期呢,特别痛苦就养羊嘛,就想玩嘛,然后他们后来呢,那些同学也都不来找我了,那好像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怎么就不去玩儿了呢。

这个事情就一直坚持,我就真把这一个月没去网吧,这事儿你完成了?

那最终呢,我不知道有没有在他心中改这些,或者说人家有没有注意到我,我都不知道,但这个事儿我是完成了,然后到最终学期期末也跟这个女孩子没有太多的一个交集跟交流这个事儿呢,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一个月可以说是强制的,戒掉了我这个网瘾。

然后呢,那个时候我们老师就觉得很奇怪,我们班主任把这些看在眼里了,他有一天把我叫到办公室。

他就说,张世姐,你把你的这个家长叫过来,我说什么事儿啊,把家长叫过来?

他说,你就把家长叫过来,就完事儿了。

然后那天晚上我妈回家很高兴,他还买个菜,他就特别高兴。他就跟我说,你老师跟我说,你最近在学校里表现非常好,认真学习了。

然后你是不是开始准备中考了,认真了,然后他我能怎么说呢?我说是啊,不是我已经我在认真的开始学习了,对,我现在我知识,想知道我自己不对。 然后我就开始从那个第一天坚持一个月,再到后来那个网瘾真的就是慢慢的淡了。

那个转校的女同学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作为一段但相似的女主角,她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升级的人生。

中考圣洁考上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在高中里,男孩儿们虽然还是会在课业繁忙的周末抽空溜出宿舍,去网吧报个业。

但那个时候圣洁已经发现了现实生活中无穷无尽的快乐,他不再寄情于网络游戏而去,网吧也变得轻松和怀旧起来了。

那个时候去网吧纯放松很舒服这种感觉,而且网吧没有,其实那个时候的网吧也还好,也也没有那么脏吧,也没有环境也没有那么差,但烟味还是在就是去那个地方,就觉得一切都很熟悉那种感觉,但是现在的心态已经不一样了。

打开电脑放周杰伦的歌,我就会一直单曲循环,一直放一直放,然后我就在这个放的音乐的过程当中,我玩一点轻松一点的小游戏,玩一点像像泡糖啊这种?

那之前这些坏坏的是跑跑卡丁车啊,这些这些游戏玩一玩2010年圣洁去外地上大学,没有了课业的限制,当时最火爆的像穿越火线和英雄联盟这样的端游还是能吸引很多人去网吧。

到了2012年,随着电脑价格的降低以及家用宽带网络的提升,圣洁和室友们也六续买上了笔记本,电脑能租不出户,在宿舍里就开黑打游戏。

还不用额外花钱,渐渐的就没有什么理由再去网吧了,那再到后来的时候呢,我们又都有手机了。在刚开始手机那个智能手机比较那个大屏幕嘛。

其实不像之前那种有很多案件的,然后那个手机里面就有很多。

很好玩儿的东西了,那个神庙逃亡啊。或者说其他的一些游戏就比较多了,那个时候呢就是在手机上浏览,包括像qq空间啊,那所有的东西都在占据着个人的一个时间嘛。

就是啊,没事儿的时候发到空间发到空间发个动态,然后再自己在等着别人评论再评论评论别人呢,这个时间也过去了不少,然后再加上在手机玩儿一些这种手机的小游戏,自己的电脑在玩儿一些,所以从那个时候的开始呢。

网吧就真正的慢慢的越越去越少了,然后等我们再去的时候呢,就会发现确实我爸里的人也少了很多。

2013年的时候,我们去北京实习我内容实习的实习的单位呢,是一家酒店,五星级酒店,然后我在在酒店,我们旁边呢,就是清华大学的南门。

在我那个位置对面正好有一家网吧,那个网吧的人就很少了,但那个网吧却很大。

所以他每次做的人都不到十个,但那个网吧机器有大概有好几十台这个样子,看得出来他曾经辉煌过,但是现在就是包括显示器呀,这个可能也是因为成本的原因嘛,也没有什么额外的保洁。

桌上还有烟头,然后键盘那是真的就很脏了,然后显示器也它没有油油制,然后地上也很脏。其实这种反这种反差不是最大的,最大的反差还是说后来去网吧。 当我再次回到我的老家阜阳的时候。

我每次我骑着自行车从我家到小学,或者说从我家到初中这一段路上,初中旁边那所有的网吧。

基本上现在全都看不到了很多的那些那些门店啊。

都已经换成了别的牌子,一下子就回想起自己当初那个无数个夜晚,自己无数个白天无数个夜晚自己趴在电脑前面打游戏,然后夜里面啊两个眼睛对着荧光屏幕看着丸子,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想起那时候火爆的网吧,要排队那些场景,再看到眼前那种景象,就是说人特别特别少环境呢,还是原来的那个环境,但是人已经完全都不一样了,那一下子就感觉随着这网吧都关闭在一起,自己的青春慢慢就结束了。

真的远去了。

为了应对时代的发展,网吧也在慢慢转型,环境好配置家的网咖或者电竞酒店开始不断涌现。

但不可阻挡的是,网吧市场正在以每年非常快的速度萎缩2020年全中国有12888家网吧歇业倒闭。

网吧总数从2016年的十六万家跌落到了十二万家,并且数据也表明去网吧消费的还是以网吧一代的八零后和九零后为主。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去网吧了。

圣洁把自己当年痴迷过的梦幻西游泡泡糖,泡泡卡定制的这些游戏保存在电脑桌面上,游戏还可以继续打,但坐在身边一起包夜的伙伴儿却已经不知去向。

圣洁现在有了一个五岁的女儿,他告诉我们,如果未来女儿也喜欢打游戏,他会非常乐意和他分享自己过去与网吧有关的回忆。

即使女儿已经无法理解其中的意义,毕竟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在年轻,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出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怪者。

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嗯?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39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