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战乱中,我救出了一万中国同胞
gezhong2023-01-13  62



利比亚战乱中,我救出了一万中国同胞

我叫朱同学,阿拉伯语,一种机缘巧合,然后到了那个中间吧。局海外事业部,利比亚分公司,他们在那边的一个项目。

其实真正的这次游行和包卵变性,我觉得就是从冲击军音到他们手里。拿到武器开始,我就看见前面停了一辆车,在路中间有两个阿拉伯人拿着刀正在凯大门门口的那个铁链子。

我想,如果我现在跑?

他们发现了我肯定是从后面放枪,我也没有地方躲,壮着胆子头皮发麻的走到车边。

你刚才听到的是上级的剧情提要,如果你还没有听过这部分那点击文章结尾的阅读原文,你就可以找到上级利比亚。战乱中我们连内裤都被抢了,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

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 我走过去的时候,他们很惊讶,居然有一个中国人,一个人就这样走过来了。

马上车里下来了一个小伙子拿着枪下来,抵着我胸口。

然后我把手举起来,我,他说,你干嘛?

我是个翻译,我会阿语。同时我又是穆斯林的身份,所以我先用穆斯林的祝福语跟他道了一句。

你好,诶,他说,你会说,阿宇。我说我会。我说,我是翻译,他说你是穆斯林吗?我说,我是穆斯林他,你在这儿干嘛。我说我,我的那个老父亲和老母亲,他们在前面的那个工地。昨天晚上你们的人已经抢了一晚上了。

他们都有心脏病,有高血压,已经受不了了。我今天把它接出来,接到市里去,其实还是打一个轻轻牌。那个人一听说,哦。

他说你的老父亲啊?

他说,好吧,那你去接。但是你带着我们到你们的那个工地,而你那个工地里面还有没有车?我说,我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那两个砍门的工人也不砍了过来,两个人从背后拿着呃,两把AK把我抵着就往前面走,大概走了个半公里左右,就到了专场的门口。

这个时候,专场的工人看见我被两个人拿枪抵着走过来。

他们用中国话问我,爱说朱帆,你怎么回事儿?

我说,你别说太多了。我说,孙主任和他老婆在不在,你赶紧喊出来。

这个时候,他们把孙主任和他的老婆送出来了。我说这个是我父亲和母亲现在把它接出去。它。好吧,你把它接出去吧。

但是你让他们不要关门。这个时候,他们背后拿长枪抵着我,两个人就一脚把砖厂的门揣开了,开始进入专场进行抢劫。

据后来得知,抢了。

两台车还有一个人到厨房里看着,已经没什么抢了,把厨房最后剩下一个煤气罐也给扛走了。

这个时候我也没敢多说了。我给小冯说了一声,我说,你们保重,我说,我先把孙主任接出去,他说你们快走。 就带着孙主任和他的老婆严元路返回到安门的车子里,再把孙主任和他老婆送到矮门他家里送到以后还没休息。

当时的一号工地里面的一个项目经理也给我打电话,说朱帆啊。

我们这还有女人说,你可不可以过来接一下,没有跑到一号地块。

当时我到了门口,看见有一个阿拉伯人拿着枪站在门口。

很多中国人趴在铁栅栏门上面的我们的车离那个门大概还有450米的时候,那个阿拉伯人就拿着枪在那儿乱喊。

说还停车。因为M呢,它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哈,它就继续往前面开。

那个阿拉伯人就很紧张了,也是拿着一把AK就朝着我们的车顶,因为我坐在副驾m市,坐在驾驶室,开车朝着我们那个车顶。

就少了一缩着,虽然看不见子弹哈,但是那个火光可以看见,就这样在头顶上扫了一排M,紧急一个急刹车,同时双手举起来。我也双手举起来。

让阿拉伯人拿枪指着我们的那个挡风玻璃,然后走过来说,你们干什么的。

我跟他说,我们是中国公司的,我这个是我司机。我说,我过来接人。 他还没说话,哈在门上的那些中国人就说,哦,说这个阿拉伯人是过来帮我们的,他是来帮我们手工地的。

我就跟那个阿拉伯人说,我们也是这个中国公司的。他说,哦,他说,那是误会。

原来他是在一号地旁边一个村庄里的,类似于村长,因为他们有一个概念。

在他们旁边修的这些工地是给他们村子人修的,是给他们当地人修的,他认为那是他们的财产。这个时候,他听说我们二号地头天晚上一进被抢了以后,他很愤怒。

他说,搬家西市里的那些人怎么能这样?这是我们的东西,所以他发动了他们全村的那些人来帮助一号地来守住哥哥大门。这个事情也让我们很感动,不管他的目的是出于什么哈,但是这个事件确实很让我们感动。 接着就是我们在一号地的那些女职工接出来以后。

又拿到暧昧的家里。到最后六六续续后来又接了一趟两趟,总共大概接了十多个人出来,接到艾曼他的家里,他家里是在搬家市市区的一个别墅区,里面他和他的岳父。

各有一栋别墅,两栋别墅是挨着的,中间有一个比较大的那个地下室是他们原来一个宴会厅。他八五嘛。

十多个人安排在那儿里面的就是当天晚上21号晚上,当我们把人全部接出来以后,大家还是很累了,就很早的就睡了。

到此我已经三天没有睡过觉,没有喝过眼了,那我也睡了。 突然我睡了一一个多两个小时,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外面的路上噼里啪啦的枪响。

间隔着突然有一声很大的来福强轰的一声响声,接下来就是很多妇女的喊叫,男人的嘶吼,小孩的叫声,枪声响成一片,我一下就惊醒了,所有的人都醒,有一个人要去开灯。我赶紧劝他,我说,千万别开灯。

我听听什么情况。这个时候大家都很紧张,因为我们出来了以后,就把爱门他们一家当成我们在当时唯一的庇护了。 那么,如果他们在出了事情以后我们?

已经离开了中国工地,那么我们就没有一点安全和保障了。

因为当时在地下室里面还有另外一个男翻译和他的老婆。我们三个人懂阿姨,南翻译和我就站在那个木头门旁边,我们听外面的动静。

这个时候枪声停了,我们就听见一帮人咚咚咚咚脚步的声音下到地下室门口,就在那儿敲门。 我一下那个心真的是紧到嗓子里面了。

因为我当时认为艾曼他们就是被杀害了,爆图来抢到他们的家,他们已经被杀害了,否则不会再有人来敲我们的门。

刚才的孩子哭女人哭,现在声音也已经没有了,就是一帮人在那乱敲门,我和那个南方姨她姓杨,杨帆。杨帆问我怎么办,我说去,我说不要出生。我说,你把女人和孩子。

老人他们全部弄到大厅里面,再有一个卫生间,你让他们躲到卫生间里面,我们两个人守在门口。

那些人全部躲进去以后,我和杨帆站在那儿,听见我们也在喊说,开门,开门开门。

一个没有喊我的名字,一个是他们自己没有钥匙,让我更加的坚信他们不是暧昧,而是外面的那些暴徒。

我说,这个情况肯定不能开门,一开门,我们下面这么十多条人命就没有了。 这个时候突然听见外面有一个小伙子那样说说钥匙是钥匙,找到钥匙了,快拿钥匙来开。这个时候我才想完了这个是天要亡我。

就听见他们把钥匙插进那个门口要转,因为那个门是往里开的,杨帆是站在反向的地方。

我说,你不要出去,我说,我做以后再做自努,鼓励我说,我把门抵住,问他们要干嘛。

这个时候,在他们还没有拧钥匙的时候,我自己主动把门开开了一条缝。

我说,谁呀?我说干什么?我当时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我想实在不行,我就把门抵住,讲道理再讲不通,我把门关上,至少还能给里面的人。

让他们多活十分钟五分钟。

我想反正要死,那我就比他们早死五分钟嘛。

结果一开门,我看见外面他们也没有开灯,有一个手电筒打着挨问他的小侄子大概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儿。 诶,我说,怎么是你?他说陶菲哥,因为我的阿姨名字要陶菲哥。他说,陶菲哥,你们别害怕。

这个时候我才放下心。我说刚才怎么回事儿?

他说,之前卡扎菲说,我们这边暴乱,准备派那个飞机过来轰炸我们。

结果呢,飞行员呢?他不忍心轰炸就自己利比亚的人民,他开着飞机叛逃了,他们当时很激动。

对着天空开始放枪。

可能把女人和孩子惊吓到了,至此,我悬下的心才放下来,把灯开开,把它们叫出来。

另外一个原因,阿曼也是给我们讲,就说首先一个他们不改开灯,因为如果那个飞机来轰炸他们的时候呢,飞机在天上肯定是看着哪有亮光碗哪投弹。

还有一个呢,放枪是如果真的是有飞机来,虽然打不了飞机,但是他们以为开着枪飞机可能会躲避这个区域,也为了保护自己吧。 嗯,当时我们的局里的一个领导叫樊总。

他也已经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

头发都全部花白了,他还在组织我们最后撤离,因为当时我们知道在第五天还是第六天的时候。

当时我们领导给我们所有管理人员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大概的内容是说,大使馆和国家都很担心我们在外的中国人的安全,那么国务院专门成立了应急救援小组,组织各种力量来救援我们在利比亚的中国人,请大家一定不要乱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们在头几天的时候几乎就是绝望了,就觉得能活一天就活一天,用自己所有求生的本能,但这条短信给我们精神上莫大的支持。

后来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国务院成立的这个应急车里,小组紧急的和埃及政府协商花钱,从埃及包邮轮把我们从搬家西的港口运送到埃及的克里特岛,马耳,他等等这些国家。

但是轮船怎么样停靠在港口?

我们的人怎么样到港口这个实际上是当时我们在当地的撤离的最重要的工作,那么我们的老翻译去港口码头协商这个问题了。

然后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一万多个工人十多公里的路怎么去当地已经没有车辆啊,已经混乱了。

白天到处哄抢,到处厮杀,晚上七点过就开始消警,我们过去一万多个人,如果走过去的话,路上会不会遇到不测,会不会遇到危险。

这个也是要担心的。

那天晚上,我就收到了樊总一一个电话。

他说这样,我们组织车辆把工人拉到港口。

他给我发条短信,他说,小猪啊,你现在在外面,我们现在也找不到其他更多的翻译了组织车辆这个事情呢,就交给你来负责。我们工地上一万多中国人负责,全部拉到港口,在预定的时间。

这个时候才标志着撤离活动的开始。

其实范仲给我打这个电话之后,我还是很感慨,因为我没有义务要去做这个事情。 好,这个事情我如果?

出头不管白天晚上都在外面跑,有可能会被榴弹打中,被强人所结或者被绑架会被杀。但是如果我不出去,国务院几边来派传来接我们,但是船靠不了港,我们的人到不了港口。

我们也没法逃离这个是非之地。那我想。

逃离不了,那你接下去也就还是死。

而且当地因为我们有那么多人,当地的食物和水一天一天的减少,我再这样持续下去,一周两周,那我们不是被打死也要被饿死被困死的这个地方。

所以最后我就决定,那么就干吧,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好,接到这个短信以后我就和M联系,因为它是水泥供应商,我们搅拌站还经常在外采购石子砂石,这种东西经常会和这种开货车的司机联系。

当时我和阿门商量以后,就说,当地你要再找大巴车,客车是找不了了。你给再高的钱给一千美金,二千美金一趟,这些人也不敢来啦。

那我们凭着原来和这些砂石供应商,土方的供应商,这些开卡车的司机的关系,跟他们来联络,能不能我们用卡车把工人拉到港口拉到码头。 当天我就和艾曼我们在给哥哥司机打电话。

各个司机呢都很推脱,说,这两天我们不敢说我们的车都藏起来了,我们自己都害怕被这些暴徒给抢。如果我们把车开到路上,不是你给不给我钱的问题。

万一遇到他们抢车抢的是小事物,我们的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证,所以基本上80%的司机都拒绝了。

这个时候我就很绝望,我说怎么办啊。最后他心一狠,他说,这样,我们开着车出去,到那些司机家里去找他们去,跟他们做工作,去说服他们,让他们给我们帮忙。

在这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个惊险的世界。

因为当地的暴乱以后啊,每天晚上七点半,肖静任何在路上行动的车辆和人员在七点半之后都可以无条件的开枪射杀。

这个是小景,因为没有安保和警察部队,所以就只有什么呢。他们当地的每个社区,每一个小区自发组织。

叫民兵也好,叫自己的安保人员也好,就这样自己分工。当时艾曼决定要陪我一起去找司机的时候,我们是在晚上第二天第一艘船叫入港,我们必须要把第一批中国人运送到港口去。

时间很紧张,来不及第二天才去找车了,就意味着我们要在萧敬的时候开着车,在外面,在城市里穿梭,中间你有可能会遇到当地的民兵或者这个社区。你要经过这个社区,经过他们设置的这些路长和路兰。

我们觉得跟他们还可以商量,但是如果你遇到是暴徒,他也是一样设置路障,但是他把你拉下来。

两枪把你司机和你给打死,他就可以把你车给你抢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M就说这样,首先,我们经过一些我们比较熟识的区域,因为他们是部落嘛。他说,这些人呢,小区的领导人我都认识,我可以给他们打电话,说我们的车马上经过你在这里,你们看到我们的车牌,以后给我们放心通过,那如果我们?

中间遇到有拦路的这些的,我把车开快一点儿,你把枪拿着,坐在副驾上面,有任何人让我们停车,我们都不停车。

我们飞快的往前开。

就这样,我们两个就开始出门了。

这个时候我们开的不是他的越野车,我们开的是那种集装箱车的那种车头,只是把后面的车架子给取掉了,只是一个车头在路上开,我坐在布夹上面拿着枪,它就是一把那个AK四七,然后后面的枪托是那个往前面可以收的那种。

然后有一个绿色的背带。

我记得是在去第二家司机的家里的路上,当时经过了一个还算是比较大的一条街,那个街上面摆了几个木头很简易的木头和铁丝网的栅栏。

但是艾曼他之前的了解这个地方是没有社区在这里的,那么就是零散的人。

那些人呢,在前面一直就在拿着枪比着。然后当我们车还很远的时候,就让我们停车停车,往我们车前面的路上打枪,让我们听艾曼就说,这个时候不敢听,这些人很有可能80%都有可能是暴徒为了抢车的。

那这样,我夹一脚油门,我们快速开过去。

如果他们在朝我们开枪的话,你就马上开枪还击。

这个时候,m就加大了油门网,他那个关卡冲离,可能那个关卡还有差不多一百来二百米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朝着我们的车手机。 这个时候,阿曼就吼了一声,他说开枪逃飞。

因为我是第一次真正用AK来设计,我也很害怕,但是。

把整个头埋低,身子放低,把枪拿出来,伸出副驾的那个窗口,对着前面一顿乱扫。

因为枪的后座力很大,几乎都快拿掉了,因为还好有个袋子套在身上的射中人还是没射中人,我也不知道到底打到人了,打伤了,打死了我不知道。

但是很快好在我和暧昧我们都没有中枪,可能我想对面可能也是一帮小孩吧,可能原来也从来没用过枪的不可能生。

我们就很快的那个车子冲开了那个木头栅栏就开过去了。

开过去以后也不敢往后面看。

我问阿曼,我打到人没有,他说,我也不知道。

他说,我当时也很紧张,在整个这个一个月之中的第一次,也是唯一次和他们搅火,真正意义上算搅火。

那到后来七八个第二天开始来接了以后,白天六六续续的其他那些觉得有危险的司机,看着还好,也有过来帮我们拉到最后。

基本上还是有230辆车来帮我们运送我们的工人到港口甚至安稳,他们自己也。

那么大的老板哈,据我们现在来说,你还是身家上千万上亿美金的这些老板了,也自己开着一辆打卡车来帮我们拉人。这个事情也让我们很感动,甚至从另外一个城市的,直到了我们中国工人这么受冲击的这种当地的这些呃人吧,好心人吧,也是开着车来帮我们一块儿拉一辆车,大概能装五十人。

我们一万多二万人拉起来还是很费劲,所以在拉的过程中也有,就我们组织队五出发,走到那个。

这个是在中午下午一点,当我们看见白天的时候,整个过程还好,没有什么太大的安全隐患的时候,还是组织工人徒步往港口进发。

港口进发的之前,我们还担心路上会不会出现有暴乱的人,所以我们和当地的阿拉伯的这个像艾曼他们这一类的供应商,他们也派了一些自己家里的年轻人啊。

拿着枪在队五两边保护我们的安全,结果发现在路上走,大多数搬家系的老百姓啊,给我们送来吃的,送来饼干送来牛奶什么的,他们都在说啊,说你们中国人?

不容易,这两天暴徒把你们折腾的勾呛他,这个是我们班加西人对不起你们,现在你们的国家的传来了,你们赶快跑。

就是说给我们各种这种温馨很友好的举动,当地的老百姓让我们很感动,因为这两年大家一提起以伊斯兰教提起穆斯林就会喝那个空分子啊,袭击暴乱联系在一起。

虽然我是一个穆斯林,我想伊斯兰教,但是凭我在阿拉伯国家从上学到工作到生活在那儿,差不多有将近八九年的时间了。凭我对他们的了解。

其实真的很多事情他。

并不在宗教层面上面。

恐怖袭击是穆斯林干的,但是帮我们的救我们的也是穆斯林那和恐怖分子做斗争的抵抗的。

受到恐怖分子伤害最严重的也是穆斯林,大概用了差不多两天到三天的时间,把人全部再撤离过去了。 嗯,那么之后的事情呢?

其实就像我们在新闻里了解到的一样,从港口开到希腊,希腊国家在组织飞机来把我们拉回去。我们送完所有的工人以后。

所有的领导都是坐的最后一艘船,没有一个领导做第一艘船和第二艘船走,前面的船全是工人。

其次,最后管理人员最后才是领导者。 我应该是最后一班和我们的领导。

我们在走的时候,这个时候在码头还有一千多孟加拉人和越南人的。在我们工地里,当时的民工。

他们的国家没有管他们,甚至当时还有一些韩国公司的人知道我们中国人要撤离了。

有轮船来接我们,他们也跑到港口来,用那种很很期望又很绝望的眼神望着我们,望着船上,希望我们能带着他们一起走。

最后,我们还是把这些人把越南和孟加拉工人,因为毕竟也是我们自己的工人。他给我们干活。

我们把他带到了希腊,最后让他们的大使馆在希腊以及后来有的一部分带回了北京,让他们从北京。

安排自己结回自己的国家,其他公司的韩国人在我们课堂还有生于余位的时候也把他们带上了。

在你的这个测护啊和努力下救了13000多人,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是英雄的感觉。 前两年回国的时候,大家问我这些事情,那个时候我还很嘚瑟,把这个经历真的当成一段经历的时候,我会说,啊,是啊,你看我救了那么多人啊?

但是真正驱使我去做的一方面,当然肯定会有,觉得大家都是中国人,但更大的一部分还是一个人的求生的本能,因为我觉得躲起来有什么用,躲起来不是今天不死,那就是两周后死。

所以说其实真的没有那么高尚,虽然结果看起来好像是那样。 2011年回国之后,中间八局给朱桐颁发了一个利比亚撤离行动优秀员工奖。

作为一个阿勒贝语翻译,朱彤一直在等待重返利比亚的机会。

但是,因为利比亚局势持续恶化,这个项目最终被放弃,他也没能再回去。

祝铜县居居成都在一个私人的建筑公司从事建筑安装方面的工作,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

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生意编辑。彭寒实习生住进其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又碰巧是iphone或者ipad用户。

你能给我的最大鼓励就是打开系统自带的波克app搜索并评论故事。fm让我知道他受不受欢迎,让我听到你的建议。

谢谢,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5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