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体改造计划
gezhong2023-01-20  84



我的人体改造计划

提示一下本期故事,有一些画面可能不太适合让孩子听,那如果你的身边现在有孩子,你可以先带上手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近几年,我身边有好多朋友开始拿自己的身体实验各种减肥法,他们会精确配置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摄入比例。

有的甚至会把其中的某一种完全剔除食谱。

有的时候,这些朋友的理性和冷静程度甚至让我觉得害怕,因为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他们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一部机器。

他们想要做的是完全控制住这部机器,让这部机器最有效率的为大脑提供能量,这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灵与肉的分离。

今天我们会放出两个关于整形的小故事,但我不认为他们是你常见的那种整形故事,因为故事的最后他们无关美丑。

到最后你会发现,当你开始去做整形这个事儿的时候,你其实把身体当成了一部机器去改造和修补,顶多就是十六岁的时候,就是那时候是胸是最漂亮的。

因为那时候刚刚开始发育,没多久d啊或者e这个杯嘛,然后还挺挺娃的,觉得它挺好,看到后来就越长越那什么了?

就是用特别大,然后还垂着,就像一个哺乳完的妇女似的就特别不好。

其实这种困扰的人真的挺多的,就是我见过之前比我严重的就是就到那个腹部那儿特别大的腹部沟垂到那儿就像一个南瓜一样挂在胸身体上,我那会儿也差不多,跑步的时候会疼啊,然后老晃来晃去的,觉得负担也很重,也很到夏天的时候,因为它锤嘛,就这个夏园会长这些废子,因为就像小孩子胖了,以后的褶皱里面是一样的。

那时候就觉得好丢人啊,尤其是上体育课的时候,你得端着,然后什么吊带啊,什么什么什么你都没有办法穿游泳你也没法去,因为一般的衣服盖不住。

就我妈说,哎呀,你怎么就这么大良兄呢?一般现在都是在网上搜索嘛,就胸特别大怎么办,然后能不能做,就想着去找一些医院。

我妈陪我去找了太原吧,我们那边山西那边省会的几个医院都去问了,反正大家都说这手术挺简单的,然后我就选了一个看起来就现在,我知道吧,他叫普天戏的整经元原来不懂。

因为明星的那个医院看起来装修的也好啊,人也没有那么乱。你知道公立医院不是老有人排队吗?

他就会说,哦,我们这儿也能请到全国各地公立医院里面或者司里面最好的大夫,肯定要比那些公立医院固定的那几个医生听起来好像更为靠谱一些嘛。 做个这样的手术太简单了,然后恢复期也也挺转的,然后拆完线三天你就可以走了。

而且不会有痕迹,因为我是在乳晕周围给你开嘛,它那个颜色本身就深,就是盖住这个痕迹。

然后当时反正说的都挺好的,他就是说啊,就像这样,然后去掉一点,然后抬起来就好啦。当时你的胸很漂亮,挺大,然后。

大小又很好,怎么怎么着,第二天完了,抽了个血早上空腹,然后做了心电图啊,没问题就手术了,然后一直骂要进去。

有什么都不知道。

三天之后,他猜猜看了,看我了点药,拔了引流管。然后他说,你可以回家了,然后我就回家了。

当时我是过个几天之后,发现右边这块儿没有什么知觉,就是如果你这一块嘛,拿个这么长的针很长的,大概有一寸多的针扎进去,没什么反应。

我就觉得不太对。他告诉我说这个感觉会暂时丧失,因为。

毕竟是就是切了嘛,我也就没在意,因为我左边这边还是有感觉的,右边这块反正就是特别不明显,他说,可能是切的深于浅的问题。

不到一星期吧,大概五六天,我就觉得上市知觉嘛,有点发黑,因为在这个下块有一块大概小拇指大小,指甲盖大小的黑嘛。

后来就跑医院,我说这儿黑了,节尖儿了,他就说,呃,恢复恢复就好了。

其实如果当时不等及时处理的话,我觉得不会那么严重,能保得住,但是就是他当时我等的那段时间给耽误了。

就是迅速的从小拇指大小拇指指甲盖这么大小的黑变成了大拇指的。

最后就变成了更大的一块,整个乳印这块就全黑了,就成尖儿了。你知道,就像咱们磕破了结的那种夹子似的就坏死了。但是有些东西坏死了,你就补不回来了。

只能摘除摘除。你知道吗,只能去掉他。当时他去掉上面那个尖儿,下面就是最一开始烂的那个地方,每天都得把里边得把里边的那些不好的组织全部挖掉。

就是总是可能会悲观一些,就觉得人生不过如此吧,或者是更多的是恐慌,对未来,因为你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一旦伤口一直找不住嘛,又疼又烦呢。 我们在医院的时候住的是三楼吧,四楼。

就是那个床边就窗户,然后我妈出买东西没没买,说是问我买啥就回来了。

他说我喊了一句完了进来,就看你坐窗台上悄悄走过来把我揪下去的。

当时我就是谁把我拽下来,人家没想住,被他拽下来了,不然的话我肯定一反抗啊。

不是我说懦夫,后来想了想,死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完了还得让自己家里人难受,后来就不死了。

反正就是后来到上海治了一段时间,最后是在上海的一家中医院。我说司马当活马医吧,在治最后一个治不了,那你没办法只能切了。

因为长期的暴露,伤口肯定会感染,一旦感染有可能危机,生命的烧药粉什么的,慢慢的人才,那个烂掉的洞啊,才长起来,就是这一块,马上就会比另外一个胸小很多。为什么呢?是因为他去到的组织很多嘛。

然后乳头乳晕也没有了,我就问它,这个东西还能再长出来吗,肯定长不出来了呀?

你就缺了就没了就没了,就算有男朋友也肯定要分开嘛,毕竟没有未来嘛,你没有办法去,说的是爱你的人,不在乎真正有几个男的,他不在乎啊,修复啊,你得修啊,国内的医生修不了啊。

当时都过了很久了,都过了两年了,2013年的时候,人家别人跟我讲呢,说哎呀,最近出了一档新节目。

哇塞乔莱的美人啊,可祸了整形的真人秀的节目。

专业上面有个人也是胸部没弄好,完了,修的还挺好的,完了,你去瞅瞅吧。

后来我就去看了,我就关注的是我的胸到底能不能修好,因为我发一些照片给他嘛,然后他们的意思就是没有问题,我可以帮你把你的胸做好,没有问题啊,因为这个是我们的技术是可以达到的。

但是你上台不可能脱了衣服展示,对吧,他们希望你整体的面貌都有改善,我数钱其实真的挺好看的,就是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自信就就是面貌而感觉特别自卑,特别难受没有过。

因为我一直在我们家那块儿,小时候大家都挺喜欢我的,觉得诶哎,你们家闺女真漂亮呀。但是怎么说呢,就是可能对于胸部的修复愿望过于迫切,然后你对他们这个技术过于信任。

他就随便给你动动哪儿,对吧。他就说,我不大动就给你小稍微改善一下,你肯定会比现在好。

那只要我修能修好也行啊,第四年就反正就就要签合同,然后就一切听他们的安排嘛。

韩国对于这种事情来说太正常了,你知道吗,因为每天整容的人太多了,你会觉得他们的医院人那么多。

你知道你到了那种氛围里面,你知道吧,你就感觉其实真没啥,就是进去上电梯上二楼,然后就开始去见医生了。 他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大夫,850吧。大概那个样子,他自己本身其实并不好看,我们之前有沟通嘛见过。

断是熟悉的吧,去了以后他就会啊,我明天就要给你手术了,大概就会讲一些。

他就说啊,我要把这儿给你弄一弄,那给你弄一弄,然后拿一根骷髅头过来给你看一看,那我吧,反正就是想改善兄,你能脸坐一坐能好一点就好一点呗。

第二天就坐了,他说要退麻药的子,一扔进去,恐龙马上就过去了。

我当时做完手术出来就后悔了,其实是就是说心里话。 我一看着我,是因为上厕所,我看镜子我就后悔了。

我说天哪,怎么成这样了,哇塞又是张嘴流鼻血的,包括口水也意志力了,当然弄下巴这块儿。

就这样就觉得我二赛这能好吗?我当时心想了,我说这怎么样就就成这样了,就很难受,睡不着觉啊,天天晚上得熬到天明而得坐着水,不能躺躺着这种就觉得你看呼吸也不知道重唱吗,然后嗓子也疼,然后脸也涨,然后胸也疼胸。当时还可以,但是后来长着长着又长回去了。

做了个乳头嘛,把那个皮卷起来,卷一块儿放在,所以开始看着还挺好的,后来就平了,等于说胸也没做好完了,脸也没弄好。

脸有点歪,鼻子也歪。

然后就感觉到现在我的嘴巴的这个左侧这个位置,这船也是没有知觉的呀。

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他就说,你配合我们把节目录完嘛,化妆啊,头发呀都可以改嘛。完了,你这个问题都会替你解决的,到时候咱们恢复恢复就能去,该修的咱们就修嘛。

医院这边肯定最后给弄好,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而且这个手术一旦做出问题来之后,修复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你知道你去找别人修吧,很多医生他是。

不太愿意接别人烂摊子的,因为修复手术难度大嘛,等等一段时间到半年的时候去秀嘛,到后来医院态度就不好了,这我给你休息啊。

但是修到什么程度,我不能给你保障,反正修到你满意为止,你要愿意修去修呗,就好像你感觉这个手术这个事情就无所谓,就是你一直修嘛。

你就躺着我给你修就行了,那我这后半辈子不就成天在你这儿修了,那肯定不愿意呀。

后来我们就回国了,当时基本不出门哇,这个不是韩国在国内,你出去不得天天瞅你啊,后悔吧?

就不应该听进别人那些什么所谓的说的这些东西,就还得有自己的主见。有些东西不必要去复合一些啥。

因为有些东西的后果你承担不起,就像整形一样,你也得考虑清楚,如果你以为整形只有女性才会去做。

那你就错了。如你以为整形只整脸上,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将近十年前,我看过一部纪录片,名字叫更大,更强,更快。

这个片子揭示了美国男性滥用肋骨纯激素的问题,因为在美国,大家偏爱的是浑身肌肉块儿的这种男性形象。

肋骨唇就可以帮助他们迅速塑形,但是也造成了心血管和肝脏问题在内的各种副作用。

那幸好在亚洲,我们没有对肌肉健美的过分迷恋,但前段时间我们收到了一个投稿,我真才知道。

在南方的某些地区,男性流行,做一种叫做入猪树的整形手术,能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在上学的时候都没有接受过规范的新教育,所以所有的性启蒙可能都是通过岛国爱情动作片来。

哎,社区的。

嗯,当时导过爱情,动作片里那些特别有激情,没有猛烈的镜头呢,也深深的影响着我,让我对自己的能力也抱着一些的幻想。

也希望自己的使用能力能像奥林匹克精神一样变得更快,更高,更强。 嗯,这种想法就像一颗种子一样买几楼的心理吧,那时候应该是在一五年左右。

我那个时候在广州,然后女朋友也刚好分手的单身一个人,所以可能这颗种子又开始发芽了。

并不是说我的能力是多么的不记忆,而是让自你变得更强,谁又不想对吧,那个时候在网络上呢。我了解到在呃,两个比较靠谱的。

手段吧,第一种呢就引进增长手术,当时其实我是在广州的一个朋友们,呃,帮忙给我约到了在广州比较知名的一家男科医院的副院长,最后得出的结结论就是他们这种阴茎增长速呢,其实更多的是针对病理性的短小或者畸形,然后我的情况是算是发育正常的。

所以我也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第二个手段也是我通过网络上了解的。

嗯,叫做阴茎入珠树。

嗯,是通过把剥皮切开一个小口,然后植入一些玉石或者是黄金材质的圆珠,最终呢就是达到增粗的效果。 不过大多数人是不会用金属的材料来做入住树的,因为当你过安检的时候。

你没有办法跟机场的安检解释,哎,你这里想是什么问题啊,这种入租处呢,其实是很少有医院会去给你做的,因为医院基本上是没有这种项目的。

嗯,大多数呢是来自民间的一些小作坊,当时自己也是在网上做了很多的功课,对于入住处的了解。

嗯,也跟武汉的一家能做入租的店联系上了,我便踏上了自己奇幻的入书之。

我去到那家店,是一个隐蔽在小区里的民间小店边吧,二十几层的小高城,那种门口呢,和普通的住户其实没怎么不同的,就是多放了一个x斩价,算是他们的招牌吧。

走进门,是一个客厅,被他们改造成了一个教学员的的课室,一张大的会议桌。

上面放着各种手绘的打印的纹身图案,然后还有练习用的皮,嗯纹身用色料纹身的枪,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凌乱的嘻哈风。

其实一进门到他们店里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没有底的,因为看到他这样的一个状态,就感觉有点太不正规了。 但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呢,最终还是。

带给了一句老话,叫来都来了,进到呃内先呢,是他们一个呃,坐入租的房间,一个小卧室盖的门口呢,一起来是一个很大的柜子,然后里面放的应该是入租的材料和手术,是用的一些电台吧。另外一面是一个工作台,上面有电脑和各种资料,然后入座的师傅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

开始他先跟我讲解入珠的种类啊,材质啊和他们入租的手法,然后他给我介绍说,六毫米呢是比较符合亚洲人阴茎大小。

所以最终的结论就是在归头的正下方竖着一左一右呃对称的入两排,一排三科,然后一共就是六颗达成一致。之后呢,我就去到房间里面的一个算是他们的手术台吧,其实就是。

呃,经常普通的那种按摩的床,然后入租的师傅让我把裤子拖到大腿树,然后躺在床上。

其实在跟师傅沟通的过程当中啊,心里也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东,然后是真的是当那个师傅没好,然后往我的阴茎上涂麻药的时候。

然后那种冰凉的感觉传来,然后我呢,也是,呃,这一切都是真的,即将就要发生了。

他所用的麻药是那种应该是像纹眉或者纹身时候用的麻药是利卡,多因那种外土图上大概起效是在四十分钟左右。嗯,之后他就开始他的手势过程。

其实刚才拿起他那个手术用的剪刀剪开我宁静的剥皮之后,当时是非常非常的紧张和恐恐惧的。你的确。

有痛感的,但是你还是有知觉的,用你自己的皮被剪刀剪胎的感觉你是知道的,只不过是不疼而已。

所以也挺恐惧的吧。

呃,手术的过程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基本上就是剪刀剪开,然后用止血前或者什么东西把下面的皮肤分离开,然后把猪塞进去。

然后在黄河。当时我以为就这么简单,一切都好了,没想到就是。

原来真正的痛苦是在后面恢复的阶段。

当我回到广州的时候,其实恢复那一段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它给你包扎好了之后呢,外面是用一种网状的弹性的那么一个网给你孤在那里的,然后当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你是没有意思的。然后基本上每天晚上睡觉都是会被阴茎的勃起,然后所造成的那种疼痛给折磨性一晚上可能会持续一两次两三次,这样吧,被腾行?

嗯,这样的恢复阶段呢是持续了,大概一周多两周吧,就算恢复好了之后拆线呢,其实是可以自己随便拿着剪刀把他的线剪开,然后可能拆下去之后就只有两个缝线的小洞,然后过一两天也就会长好了啊。第一次做完了之后,我拆了线之后。

当我勃起之后看他入租的一个完整的状态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师傅给我入的整体上已经偏了,跟我预想的对称的那个状态是不同的。

所以就又有了第二次驻足的经历。

其实第二次跟第一次也没什么区别吧,是在我的右面空的那一面又补了一排三科。

这样的话,就是三排九科,他第二次入租之后,最上面的伤口一直没有恢复,形成了一个开放的状态。

当我把那个线拆掉的时候,他居然就没有挡好,还是那一个被他捡到剪开的那一个仓口最开始想的呢,是在网上买了买了一些缝合双眼皮那种用的美容的那种针和线。

然后当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之后,我一一手拿着那个针线,然后一手拿着自己的阴茎,我发现。

左笔右笔我都下不去手,真的觉得没有那个勇气去自己帮自己缝合,所以只有放弃了,然后最终还是去家附近的一个比较小的医院嘛,那个大的医院可能问题会更多。

嗯,最后医生也同意按照我的思路帮我缝合好,但是他不能保证你缝合好之后就一定会长好啊。

最终也跟医生预料的一样,恢复了一个星期之后还是没有长好。然后我又跟入租的师傅去沟通入住的师傅说,要不然你就把最靠近伤口的那个珠子取出来,取出来之后它就会长好了。

嗯,后来也按照入租师傅说的方式去做了,把那个珠子取了出来之后就没多久,他就伤口就愈合了。

但是愈合了之后的效果,就还是剩八颗还没有拿到我预想的这种对称的对称的状态,所以就还是要再跑一次,第三次入租,其实过程也没什么好说的啊。

主要还是恢复的那段时候吧啊。之后在我洗澡的一个过程当中,应该是洗头发吧,然后当手落下的时候呢,就刚巧打到我的阴茎上,然后。

就就把那颗已经感染的那个珠子给打了出来,就无意当中碰到它,然后就把它打出来了,然后就看见那个猪滴滴滴滴在地面上弹,然后滚远了。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是蒙的,结果还是不让我满意,因为这颗珠子又没有保住,这就又走向走向了我入租的第四,是入周之旅吧,我就又去了一次武汉,然后后面呢?

就入了之后呢,这个珠子也算是成功的哦,留住了吧。嗯,入租了之后,后来我结婚之前吧,就是我跟我现在的老婆在认识的时候呢,我也跟他有说过我这么入租的一个状态。嗯,他对我入租的态度还是比较接受的,没有什么抗拒的想法。 入租可能前前后后,我用了两年的时间。

花费大概在一万多块,应该不到二万块左右吧。如果问我值不值的话,我觉得还是。

比较值得的,因为我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实用主义,然后露珠的效果也让我真正体验到了嗯,使用的东西。

听了这两个故事之后,我就在想改造一个身体可能跟改造一辆车,一台计算机一样是没有尽头的。人与身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当然,你的身体应该是你的个人财产,你有权利去支配他甚至改造的。 但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身体从来都不是可能永远也不会真正的为个人所拥有。

我们的身体一直被社会审美,媒体,舆论和自我评价这些环境因素所控制,那也许只有当你的身体可以独立于环境而存在的时候。

你才能真正谢谢这些包袱,轻装上阵,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刘豆和王思玄之作深夜设计。孙泽宇,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待自己和身体的关系的。

如果你有话想说,欢迎到评论区里和我们聊一聊,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48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