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救援与反盗猎:我的职业是超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3点击:429
从小喜欢冒险,现在它成了我的职业 故事FM ❜ 第 478 期 去南极科考,攀登珠峰,飞跃原始丛林……这是很多人小时候梦想过的事。但童年时的异想天开能带你走多远呢? 今天的讲述人王珂,是个 70 后,这么多年来,他参加过各式各样的探险和救灾活动。在 2018 年,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年收入百万的公司,成立了平澜公益基金会,这个基金会专注于开展一些风险性较高的人道主义援助,像是 故事FM 之前播出过的柬埔寨排雷,就是他们的项目。 成立基金会,全职投身冒险和救援,这并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为了这一刻,王珂已经准备了太久。 /Staff/ 讲述者 | 王珂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孙泽雨 实习生 | 朱司帷 文字整理 | 徐林枫 校对 | 乔正禹 Summer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Road - 彭寒(异想天开) 03. Air Waltz - 彭寒(南极考察队) 04. Journey Down South - 彭寒(敲门进去) 05. Motown Feel - 彭寒(海外) 06. 虫见月 - 彭寒(泰国) 07. Motown Feel - 彭寒(新的问题) 08. The Gift - 彭寒(狮子与大象) 09. 虫见月 - 彭寒(片尾曲)

飞行、救援与反盗猎:我的职业是超人

您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去南极科考攀登珠穆拉瓦峰飞跃原始丛林。相信这是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但是童年时候的异想天开能带你走多远呢。 今天的讲述人王珂是一个七零后,这么多年来,他参加过各式各样的探险和救灾活动。

在2018年,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年收入百万的公司,成立了平兰公益基金会。

这个基金会专注于开展一些风险性较高的人道主义援助,像是固材范目之前播出过的柬埔寨排雷的故事就是平兰基金会的项目成立基金会全职投身冒险和救援。这并不是王珂一时冲动的决定。

为了这一刻,他已经准备了太久。早在八十年代的中国,没有贝爷,没有荒野,秋生真人秀也没有户外俱乐部的时候,王珂就已经沉迷于探险了。 我叫王珂,我是北京平南基金会的理事长。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做的工作依然是几十年前的影响。

我一直是一个英雄主义色彩比较浓厚的一个人。

我记得印象初中的时候,曾经修了一年学也是。

你太好好学习,因为我特别当时想去南极考察,因为当时在八十年代具体的年份我已经无望了。中国也选派过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去了南京,我就特别羡慕他们。我说,我也要去。

我当时记的画了很多图,就是我们设计的路线怎么样。分阶段的搭船阿根廷最南部,一个叫彭塔阿林纳斯的地方。到现在我就记得清清楚楚这一个长串儿的一个地方,说它是最南端接近南极的,是我们最后一站我想象中的最后一站。

我们还去拉赞助。

八十年代写信跟江南造船厂,希望他们能不能给我们一些赞助,救生艇之类的。

他们还给我回了信,我印象中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有实力的企业,当时还给我回个信,就是鼓励我们先好好学,企业长大了,他去实现梦想,我还是挺好感动的。在我们不靠谱的一个。

还是认真对待了我这一个来自于一个学生的一个求求助。 后来,这件事情就暴露出来了。

因为这看事情是瞒着父母做的,我的那些写的各种计划也都翻出来了,然后这家人就说,你这是不现实的,不要这么刚很大的事情透露到这件事情,然后这个事情不得不中断的时候,是想当失落了一段时间呢。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想学习了,但是另外一个路也堵死了。实际上我实际上是调整不过来就是这个心思已经活了。

我在想,下一件事儿就是我是怎么能继续实现的。

当时全国并没有什么航空俱乐部这些,但我就特别想去学飞行。

然后我就自己从郑州到了安阳,坐火车八八年,十四岁。那二幺航校是中国国家体育总区下属的一个国家级的一个航空运动学校那边有跳伞呀,飞机驾驶啊,这些爸妈没说自己偷偷去的,因为到了安阳,我还是在去坐公共汽车,还是去打听一步一步的。 然后我印象中我是到了晚上,我现在已经忘了,当时我是怎么?

骗过安保,就当时那个学校传达室还没有安保这些,然后就找到这个校长家,我就敲门过来,我就说我是一个航空爱好者,我想来学飞行,但是这个校长就觉得就没这个事儿。

因为这当时还是像国家的各种体校,它是一整套的国家选拔制度,那我不在这个制度中,但他也很尊重我的。我印象中他没有把我赶走,就是说让他的孩子帮我安顿下来,救助他的家。

那几天带我去附近的临县。

带我去观摩,当时叫海峡杯,好像叫世界杯的画像比赛。

我觉得特别神奇,因为当时有台湾的运动员,然后他们的伞好像更好一些,就那么飞起来,直接散飞起来之后就一阵风啪就摔到山皮上,腿就摔断了。

那时我第一次看到了受伤,但是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一点儿没有单亲或者害怕,我觉得很正常。 我后来很多事情是这么样做的。

我后来学登山,也是直接到国家登山队敲门儿进去。我是下雪东山,后来我们去缅甸的救灾也好,进马步维的反倒立也好,我们都是敲门儿进去敲门,进去就是王可朴素的人生哲学。

只要这是我想要的,就直接行动。 到了九十年代,王科考上的北京邮电大学,在那个时候的北京,很多新鲜事物方兴未艾。

在邮电大学南门旁就有一个滑翔俱乐部。

王珂没想到自己林梦想居然这么近。

他第一时间跑去敲门,说,我想学华强。

从此每个周末,王珂都和大家到北京郊区去练华翔。

其实俱乐部的条件很差,没有滑翔翼,他们就找来一些旧的降落伞。

攀岩用的岩钉也是从别人训练后废弃的岩壁上凿下来的。王珂他们甚至也没有专业的教练,就是几个人爬上山,再把人给推下去,让他飞起来。

王珂的飞行也是这么开始的,第一次飞机实际上是要在一个像一个大坑,十多米高,一个陡坡上。

我觉得我脑子应该是一片空白的状态就是很紧张,所以说落地之后,我已经忘了整个。

过程了,就后来飞的相对来说克服了紧张之后的这种感触啊,我都记得住的,因为他每次都很美好的事情。我们最早是飞小山坡。

大概十多米,然后到山顶上,然后再到十三陵水库的莽山上,那在空中就要抓气流较长时间的盘旋环形伞,它没有动力,它没有发动机。

他在空中是很安静的状态。

你要通过拉左右的这种操作绳来抓气流,就是像鸟一样,你整个人是在空气中的,你是融入这个天空的感觉。

因为我后来的救援类的工作是一个非常严苛的自我训练。心理训练的过程就是我情绪非常的不波动,但我知道我当年的热情,因为能回忆起来,我每个周末。

从东市门坐长途汽车,背着伞包会摇摇晃晃,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高速公路,都做很长时间,然后去花香再回不来,因为要两天嘛,然后就在那点篝火队友们在一起。那么回忆我今天每一个动作,然后谁飞的时候帽子掉了,哪怕一件很小的事儿,我们都特别开心,然后会买点啤酒。

彻夜的在那聊天。

我觉得我人生人生最高的追求就是这样的,就是我,我终于找到了人的生活,我的最好的生活方式。

大学毕业之后,王珂从事通讯工作,他的公司赚了不少钱,这让他有条件,全世界去飞翔潜水攀登高峰。

朱峰他去了至少五次,汪珂过上了他最想要的生活方式,但这一切都在2008年发生了改变。

那一年,汶川发生了八级地震,王珂和身边很多朋友都投入了救援行动,当意识到自己的兴趣可以和社会责任相结合的时候,王珂做公益救援的热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是个过程,就开始是从。

自己玩儿觉得自己玩儿玩儿得再好又能怎么样了,如果他有社会价值不更好吗?

你想象一下你去救人和你去玩,你有力量去帮助别人和你只是自己玩,你觉得哪个对你各种成就感在零八年是一个特别大的转折点,我的路线有完全发生了变化,就是从个人兴趣转为做社会工业。

但是后来我们为什么我就越做越多的,甚至现在专制在做这个事儿,是因为开始觉得诶,我拿出百分之十的精力,做这个事儿就够了。

后来觉得每一次我觉得不够,我下次能比这些字母的更好,慢慢20%,那我下次能不能更好的装备更好的训练做得更好,那就30%一步一步把自己就套牢在里面一样。

我们在国内做的觉得不过瘾了,那刚最早,我说我是能一步步走到海外的,怎么走到海外呢,还是老办法敲门。 我在一一年十月份,我们第一次走出国门,就是在曼德勒缅甸的地震。

它发生了降7.8级的地震。

当时我们觉得离我们的石近邻,我应该去参与,真正是完全没有先例。

我们就用这个旅游签证。

到了曼德勒之后,我们就先到了中国。 祝曼德的领馆敲门儿进去,说我们是来自中国的民间剧院,对我们想参与地震救援。当时的领事叫余伯仁,就惊呆了,就是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你们先坐一会儿,然后他就上去查了查这个机构的情况,然后下来说,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当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当时缅甸政府已经明确表明不接受外国军乐队,然后说,你等着我们跟缅甸政府沟通一下,等了两三天给我们特批,我们可以进入灾区,但是我们能做的事儿是很少的,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装备。

而且那次的伤亡也不大。其实。

做着什么有效的工作吗?我认为没有,更多是象征性的。但是它打开了这个局面,我们就越来越有经验的做。国际的救援,包括伊朗的水在莫桑比克的飓风,只要有大型灾害,我们都会出现。 不过,个人兴趣和公益救援之间必然存在着差异。

如果在灾难现场,还是像探险一样横冲直撞,早晚会出事儿。

而且这时候置身险境呢往往不只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团队。

2015年四月,南亚国家尼泊尔发生了7.9级,在尼泊尔地震救援当中,王珂就做过一次让他后悔的决策。

当时,在一栋摇摇欲坠的微楼旁,有一个男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的妻子和孩子埋在下面,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几家路过的国际救援队都选择了放弃救援。 就在这个时候,受灾民众找来了王珂的团队,男人哭着求救。现场许多双的眼睛都盯着王珂和几十个中国队员。

脑子一热,大家决定成立敢死队,家里有孩子的死了,不至于绝后的都出来,算是王珂有七个人处理。 他们冲向危楼,冒着生命危险,挖出了两具尸体。

我为你的这个千年,我是我在我的心中归宿。

感性会战胜理智情绪会压过救援原则,家国荣誉,也让救援多出许多杂念。

在尼泊尔救援当中,各国救援队好像都在暗中较劲儿,王珂他们没日没夜的干,最终连一个活人都没有救出来。 三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的夏天。

同样的生死抉择再一次摆在王珂面前。

那一年,在泰国的北部,少年足球队的十二名球员和他们的教练跑到一个名叫睡美人洞的洞穴里探险。

结果突如其来的暴雨引发洪水,球员全员被困在洞内。

为了营救他们,泰国政府向国际球员就要不要参与这次救援。王克团队内部爆发了激烈的讨论。

吸取了尼泊尔救援当中的经验教训。王珂必须做出更慎重的选择,因为我的教练是一个技术非常高潮的潜水员。

而我们其他队员是救援队员,大部分都是诠释员,但是他那个级别要低,而这个洞穴救援的要求的技术级别就证书的级别要高。

我这教练的经证书级别是非常高的,那么他认为你们这些人是不能进这个动力进行潜水的,就发生了很大的争执。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一个在一个山上有一个孕妇,这个时候大出血了,我们需要紧急地把它送到医院去,那么这个山上我只能找来一辆卡车。

可是我们的队员都是四一本儿,而开卡车需要b本儿,这个时候要不要开车把孕妇送下去,你不能开b本的车,因为你带来的危险可能是你们队员和这个孕妇。

都要摔下山崖,但我不这么做,这个孕妇可能就没命了。

这是两个不同的思想,我不能说哪个对和这是哪个错,这就是我们内部出现了很大的一一个矛盾。

第二个矛盾是几乎同时在普吉岛发生的船呢?

我们有几十个中国同胞是在那儿丧生的一边。我们在泰国北部山区救孩子,一边我们中国的船呢,死的是几十名中国人,尤其是也是十二个孩子。

我们做什么样的选择也是对内形成两完全不同的意见。

这个市政说,我作为队长赶过去我来定。

我只能是说,把这两个不同的宪法中来中和一些,就是妥协的方式是在教练的严格带领和判断下,我们进洞完成一部分的潜水工作,去不去普及。最后是我做的决定,叔叔不去普及到了救援有救援的原则。

就近不就远就生不就死,我们已经在这个岗位上了就不动了。

其实这个时候还是顶着很多舆论的压力,我们的微博上面的很多评论就是有有很多质疑的声音,因为你们是作秀吧。

你们只想捡点儿去救外国人作秀,但自己通报之后不管我很清楚这个东西是解释不了的,就是我们就选择我们,认为对着事情做就行了。 我们特别早逼我们靠前一天呢,是美国队。

我记得29号吧,他们到。

然后就是我们队,然后是澳大利亚队,然后是泰国海军的海豹统计队,就这些自然的就形成了一个封闭的核心救援队五。

可能有上百人去围起来。

这是我印象很深的一点,就是当时形成了一个理想国,我们的用布围起来的核心盈利,外面是看不到的。

然后营地外面就是一大片媒体村。

和一大片类似于夜市一样的地方爱我,民众自发的这种形成了一个各种小吃,按摩理发,这些服务都在不光是我们。

还有所有的参与救援的人都可以过去免费的去拿你想要的东西。

可是在这个只设计十三人的救援现场,外部为什么会形成这么庞大的分工集群呢?

事实上,这次洞穴救援的规模非常庞大,在王珂说的核心营地外,还有来自二十多个国家的成千上万的救援人员。

而且这次救援持续的时间也非常长。

那既然是因为涨水,孩子们困在洞穴里出不来,我们潜进去把孩子带出来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需要这么多人作业这么久呢?

我想看到现场的第一眼,你就会有答案了。现场的情况远比我们想象中复杂。 睡美人洞穴本身就是全世界最难导航的洞穴之一,因为通道崎岖狭窄,高低落差非常大,至今还没有人能做完全程。

雪上加霜是当时太过正直,雨季连日暴雨是洞内的水位节节升高,每小时能上升十五厘米,而且水仍在高速流动,水质也是异常浑浊,这大大增加了救援的难度。

担心开山打动会造成次生灾害。联合救援队只能土法灵纲一边抽水,一边拍潜水员,一点儿一点儿往里探。 这是唯一我们当时能想到的办法,我们的绝望就是在于。

没有任何规则,因为也知道他是没有路的呀。

他不是说,嗯,一条路往你走势,谁知道他在哪儿呢?

到处是插入,没有能见度,没有任何参考。你只能在想象中的各个方向,比如我今天要走这条。

比如我们开始还带了水下机器人,但是呃,首先就水下就看不到什么东西,马上就被冲走了。 勘探这些东西,它山体特别的厚,你无法用这个的士勘探,被雷达这些来,这都做不到的。

只能非常原始的,靠人力一点点去探索。

嗯,可以往这条路谈一谈,往里进已经看不清,再回来再还另外一条路,所以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

头几天主要是往里输送齐平,因为潜水要保障,潜水员能够不断地往里进。

它那个水埋进去不是全埋进去呢。

它是一会儿水在水面上,一会儿在水下,一会儿在水面,一会儿在水下。 那么在这里面会有一个设一个一个的营地。我们大概设的是九个营地。

然后一站一站的往里潜水,但是进去之后,里面有几公里深的一个洞穴,就大概猜测的路线,大概是那个样子会画一个图。

在洞内潜水员们前仆后继的探路,搜寻宝贵的情报,在东外指挥部不断的整合信息,绘制地图更新救援方案。

联合救援部队打通一关又一关,不断解锁新的地图,碎片洞内的面貌1.1点的清洗,终于在孩子们受困的第九天,奇迹发生了,但这里面确实有运气。

当一个英国救援队员在里面绳子,因为我们叫水下洞穴,潜水是要随身带引导绳的。

他的绳子到头了,他想上来看一眼。

结果正好他上来的位置是孩子呆的位置,这样就发现了孩子了。

然后有太方的指挥官开了个现场的一个宣布会,说我们发现了孩子,我们都在平台呢。停了车单,我们刚刚加工脱落,万老坦白一片掌声,大家就觉得有希望了。 当然了,从这儿之后马上进入第二个问题。

怎么出来又陷入了新的?

困难中去了,那么就得是有一流的潜水员一站一站的把他们才运出来。当时保密的后来揭秘了。

就用那个打麻药把麻醉把那麻醉了。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就是泉水能力非常强的澳大利亚医生进去完成这一块儿,然后用这个潜水的设备把他们给包裹起来,让他们能够在里面呼吸出一个昏睡状态。

要像包裹一样的把它晕出来,如果他们不麻醉,他们在过程中但凡有一点挣脱,就把自己和救援人员都被弄在里面出不来了。

嗯,一个泰国救援队员就是死在里面了,有卡住天的最窄的地方,大约四十公分,完全是黑暗的情况,就自己那一点儿灯水下也没法儿通讯,一旦发生迷路。

或者是卡柱人有余难了。

后来救他们一来一去十个小时,到最后每个人员都已经是精疲力尽,所以每天只能救两三个人。

花了几天,最后才把他们救出来。

最后结束的那一天是七月十号。 这个印象特别深,连续的升天,每一个孩子救出来都是一篇掌声雷动。

我又不能跑到最前面,我还是在我的岗位上,然后就会听到哦,又丢出来一个孩子,我一遍一遍的十多孩子就是松口气儿,松口气儿松口气儿。

我们离开山洞的时候,我觉得我是酒椰子放松了,就像垮掉了一样,我身上也没劲儿了。

然后我们走出来一些记者在哗哗在拍照,就是我印象中比较深的是有人问我有太多,最后我实际上都不耐烦了。最后有个问题问的是。

你们那儿那么多国家有没有挂中国国旗?

我回答的是,我们不是战狼,没有寡过期这个事情就在网上,一下子就还抱了一下,有批评的说你战狼怎么了。

虽然我们在营地中没有过期,不仅没有国旗,各国之间也不强调这个谁比谁强,谁比谁更有主动权,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希望能够把孩子救出来。

就这是个好的案例,我希望全世界都能通过这个案例能看到其实。

真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有我们团结起来,才能解决一个危机。

个体与团队,公司与公益,个人兴趣和社会责任,为国争光和国际合作。

当设计的主体和诉求越来越多的时候,王珂就越意识到不能把一腔热血当作打通一切关卡的秘诀。 为了把工作常态化而不只是被动等待灾害发生,王珂带着团队在非洲的津巴布韦开展了反盗猎工作。

这一次他还是敲门去的。不过这一次敲门就没能解决所有问题。 我们到那儿之后敲门,大使馆对我们非常欢迎,然后不仅仅把我们介绍给了当地的华侨领袖来协助我们。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感觉到首先是对我们的怀疑。

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来作秀的,他们认为我们是来拍几张照片儿,可能就回去了。第二感觉是别人对我们的误解抵触当地白人的ng o举报我们说,我们是打着反盗猎的名义来盗猎的中国人。

他们向第当地的安全部门举报,并且还去机场拍了几张照片儿,就是说,这些人摆一些象大象通过飞机运回的北京。

那张照片是播音737,他说,怎么可能放下一座大象。

这种误解包括我们最亲近的人,因为我们没有经验,所以我们需要有其他人帮助我们。

我们有一个国际的朋友,他是意大利人,叫弗朗西斯口。我们叫他老佛。

他有一个非常大的院子,几公顷的院子,它养了很多狗十多条。

我们去他家的时候,我们也很喜欢狗,我们队员就去逗它的狗。有一次,它把枪就举起来。

指着我们说,你们是要吃我的狗?

我就打死你们,就他们认为我们中国人吃狗的就是我们走出去会发现误解太深了。

其实王珂也能理解这种不信任,客观地说,中国确实是象牙消费的第一大国。

但正因如此,王珂才觉得中国需要参与进来,各国需要跟中国合作,怀疑和对抗,解决不了时机的问题。 王珂团队的真诚慢慢也感动了津巴布韦的华人领袖宋黎女士。

在宋黎的全力支持下,王珂决定自己干。

在几经周折办完了各种手续之后,王克团队终于住进了马纳普斯动物保护区瓦纳普斯国家公园上空飞的时候,因为它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这个印象我特别的深刻。

我们就飞到几十米,然后往下看,有我们的森林和草原。

有那个河流和沼泽,旁边就是赞比亚的那个山,它非常丰富的地貌,然后关键很下面能看到很多动物,比如我们沿河的时候。

从上空你看,一只一群号码就像一个个大胖的虫子一样发展,连着能上功能看到我们的大象一直单独的,因为那个角度,你看到这个角度,大家像是我们现在都看不到的,让还有各种野游群就那种辽阔,那种原始感就是我觉得我在北京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你可能当时在意的很多事情都是渺小的。 我们的基地是搭载,是那个界河,就是我们公园,整个津巴布韦的最北边,也是公园的最北边。

在赞比锡河的水边儿。

我们开始先打一批帐篷,因为他是联合国的自然文化遗产,在这些地方是不能有固定建筑的。

就不能有水泥地没有围墙,天天跟野生动物是在一起的,睡在帐篷里,周边全是各种动物的叫声。

你会睡不着,你会吓得要死,觉得随时这个不做的账目就会被普分无数的动物晚上都在叫河马狮子。

大象和以前叫不出来名的等我都在叫那种感觉就是你起来之后,一看就是每天都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看看外头有没有大象狮子,大象每天早上就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我们隔着窗户就看着他先不要出去,他还在外面呢。

嗯,嗯嗯,头三天,你会是个紧张的状态。还好三天之后你会松懈下来,因为饭诶也没来事儿。我看那个动物就在我眼前,它也没有泼。

这个时候其实反而危险了,你可能不知不觉的过线了。

有一天,我坐在那儿,一个是狮子。我们走出去,因为狮子的颜色跟汉季的时候跟它草的颜色是一样的。

我们往前走的时候,发现那几座狮子就在我们很近十几米的地方爬在那儿。我走到那儿才发现三头因为他的嗅觉很灵敏。别说他在我眼前,他就是我,在他几百米之外,他都能知道我。

但是脑子一片空白,心跳肯定是框框的响。

1.1点不要动,不要跑,一跑就完蛋。

其实我们在那儿安全,主要是符合咱规律流行,比如说动物实际上是不吃人的,大部分情况下。

他不知道人是能吃的,不在他的食谱上面。

但如果我一跑,作为猎物来说,你一跑,你就是猎物,对于狮子他们来说就会本能的追你。

如这个时候他第一次体验到啊,人是可吃的,那他以后就开始多吃啊。

尽管有很多来自动物的危险,但在了解了规律之后大部分都可以避免,而且为了更好的保护动物,主动观察,学习,他们的习性是非常重要的。

慢慢的,王珂对动物变得敏感了,尤其是大象,他们甚至还和大象们成为了朋友。

但是事件时间长了,你能认识这里面的一些大象,他每个大象有性格的,有时候特别爱攻击我们的发现他年龄不大,但是他神经质。

他看到我们经常会扑过来,然后最近的地方刹住那吓唬我们,但是就形成一种默契一样。就我们知道他来了。哎,大家也别招惹他。

他,他又过来了,我们就站那儿不动,有一头大象。我不知道就他像我们要藏的什么,还是什么都是发泄丢了,就在我们营地里面大发脾气,使劲儿甩头,就像吃了摇头。我还一样在那发脾气,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发这个脾气,我们就我,就我们就在那边不敢出来。

就是他往那走了,就是那种那种小孩子发脾气。

而且我们很喜欢小巷刚生下的小巷,这到我膝盖那么高,他走路时候还不会用鼻子,他就会不踩鼻子,他就会一边琢磨着那个鼻子就束手无措的束鼻子无措的在那乱飘。

就特别可爱。

我们早年有个直达像叫奥斯卡,据说是五十多岁了,那个他就特别温和,教官是可以摸到他。

能够摸到他的鼻子,他的牙也非常长,因为他年龄非常大,非常漂亮的大象,但是后来失踪了,就连续几年就没有没有再见到奥斯卡会经常觉得一头大象靠近我们的我们画是不是奥斯卡啊,反而不是有期待,我们巡逻的时候也会偷大用外界人看那头大象是不是他。

是不是他,我到现在不知道他是发生了什么,就是一直很牵挂的?

大家奥斯卡奥斯卡是自然死亡,还是遭遇了猎杀,已经无从知晓,在这么广阔的大草原上追踪一头大象是非常难。

那道理者来无影去无踪,就更难捉摸了。

王克团队会搭载动力三角翼在公园里巡逻,但因为地形复杂,好不容易找到线索的时候,常常为时已晚。

有一次,王珂的队友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一头被猎杀的大象是一头大象,他在哪儿死?

他的整个脸都被砍掉了,因为他们要得到尽可能完整的象牙,他就把他从洗牙根儿那边开始看,所以整个脸是砍掉的,因为他是活生生的,每天在你眼前。所以我说。

看到被猎杀的时候,那种还是会有愤慨感还是很强的,更恶劣的还不是开枪,是投毒在水潭里面投毒?

然后没有枪声,这样的话难以被发现,就都是一大片动物,但他只挑这里面可能长象牙的一些象把眼,但有些就冤死了。

这真是非常恶劣的。

也有就是我们在营地里,他们可能会渗透过来搞点破坏什么的,让他把我们电台拆了,一直破坏,所以危险来自于哪里。我说不知道。

有一次巡逻,晚上看动物,我开始发现核对面儿,在比亚方向有人。

打手电在空中挥,我还以为是对面儿的那个旅游者在玩儿。后来看到我们这边儿也有人打信号。

就意识到可能是他们之间有交流。然后那个打信号的人看到我们的车灯,他就过来了。

这个是他开始误判了,认为是我们可能什么同伙儿的一部分。 我并不清楚他们之间是有什么样的行动。

但他过来了,离得很近的时候,他们发言不是,他们也开始有跑。

我开始拿他手枪,因为我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武装,我不能拿手枪去注意他,他让人拿的k47个字拿手枪去,对他不是很危险嘛。

因为离我们的盈利很近。

回去拿步枪,我们就开始追,但是地形特别的复杂,我们在河边,它是河岸,是有起伏的。

他躲在树后面,或者他跑到突傲的地方呢。后面的话我也我也看不到他。我拿他的叶氏仪这个日成像找其实很难找,因为面积太大了。

就没有追到,觉得有点儿遗憾,因为一脉相承,就是英雄主义经常经常战胜我的理智。

其实我还挺兴奋的,我当时挺想抓一个,因为在那好几天没有抓住一个那一刻,其实我已经没有顾得上危险。

非洲的成效,我觉得非常,我认为非常好,但并不是说我们自己的能力有多强。我觉得我们还是起到了一个引导作用,包括中国也完全禁止了象牙贸易。

这个也应该是一个与因素,所以说到一九年底的时候也很少听到我。

我们的公开有倒立的现象啊。

王珂团队在津巴布韦已经度过了五六个年头,接下来,他们会转战起里马扎罗地区继续开展动物保护工作。 那回到节目开头的那个问题,童年时候的异想天开能带你走多远。

从安阳到北京,从东南亚到非洲,王珂已经去过太多的地方,不过他还会继续走下去。他还没有忘记。

在南美洲的最南部,有一个叫彭塔阿雷纳斯的城市,那是南极探险者们在六地上的最后一站。 我们去救灾,到现在为止,每年去救灾。

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已经上瘾了,不需要有太多的外力,只是说他是否对我形成挑战,到了后面,其实它是一个。

我很难去想清楚,也不再去想清楚,就是到底我们为什么去去救别人,我们未来的规划中,就我南极啊,就我小时候的梦想,我一定会把它实现了。

其实。

我个人总是想冲在最前面,该安排的事儿的安排好了,我就冲了一线去了,我喜欢,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一直做下去,到老的不能动的时候,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孙瑟玉是一声朱思维,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