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战乱中,我们连内裤都被抢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20点击:469


利比亚战乱中,我们连内裤都被抢了

你好,我是艾哲。提醒一下,本期节目有部分对暴力缓免的描述。

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但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订阅,关注。

呃,我叫朱童,今年31岁,双子座的学阿拉伯语,我是在2005年的时候到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开始,我的大学留学生涯2008年的冬天毕业到了那个中间吧。局海外事业部里比亚分公司,他们在那边的一个项目应聘上一个工程翻译的职位。

我应该是三月份音频的,五月份就被派到利比亚了。

当时去的时候,我们是去的利比亚。

的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利比亚的东部靠近埃及一下飞机就是一片黄土,到市区里面也是很残破的,都是而三层的小楼,这个就是我对利比亚的第一印象,当时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就是这个工地应该算是中国,当时在海外建筑项目里面应该是最大的一个了。

在搬家市市区的郊区的地方,大概工地有常有,六公里宽,有四公里,这24平方公里全部用围墙围起来,那么在里面差不多有一万多中国工人在那个工地里面呢,又有中间八句下属的各个分公司,每人就是负责一块项目的实施,那么在里面,总共在这个二号地块里面总共有十家分公司。

我当时去的时候,是在直接隶属于举机关所设置的搅拌站做工程翻译,这个搅拌站是在这个工地的后门,这个也是导致后期我们第一个我们是被抢的原因。

在那边开始工作了以后,我们才知道当地其实它的经济来说两极分化很严重,而卡扎菲呢又是一个比较独裁的执政者吧,所以他可能在前期对?

国内的这种异己分子手段比较残忍,导致我们去的时候就感觉大家一提到卡扎菲都是好,或者是各种称赞,让我有点到了北朝鲜的感觉。

开始之前几乎没有一点儿风暴,他们的街上重大的节日都是挂着卡扎菲的头像,他们钱上面也是硬着每个人出去一说到满目的嘎扎菲。

大家都是竖着大拇指,说他很棒,说很牛,说他是我们国家的领导,这种话大家还听过很多,所以我们可能当时是忽略了当地的老百姓,这么将近四十多年来,一直受到了高压政策下他的一种情绪的爆发。

但是在这个暴风雨来之前,知道他前一天我们都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也不会想象到居然这一次来的是这么猛烈。 当时有意识的时候是这样的,我?

十五号的时候,二月十五号到那个当地的一个大学的建筑系实验室里提交水泥市块的报告的时候,当地的一个老教授聊天的时候,得知后天有一个小规模的游行,但是我们因为对利比亚的政治啊,当时也不太了解,不知道是什么游行十六号的白天,因为我是作为翻译,还要经常和我们的外籍司机一起到机场去接从国内来的工人啊或者设备啊。

阿拉伯人,他是一个民族,每个国家呢,它的服饰和长相包括有的他信义斯兰教,有的阿拉伯不信义斯兰教,他的差别是很大的。

如果你在阿拉伯国家待的时间久的话,你会分辨得出来。

而利比亚人呢,他因为被意大利殖民了很多年,他的川树穿着打扮,虽然很土,但是还是比较世俗化了。没有那么多人穿长袍啊,或者是难道围着头巾。但是在那两天十五号十六号的时候,我去机场很奇特的看见有很多大胡子,长得比较魁梧的穿着长袍的这种。

也是阿拉伯人,但一看应该不是利比亚人。

后来的了解,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会有游行,因为卡扎菲他首先是一个政变上台的一赌财者。

在很多年前的一个二月十七号,他逮捕了搬家西市的一个民主律师吧。

随后那个律师就失踪了。

他把那个律师抓到滴滴玻璃,审问以后应该有十多年了,所以当地的人们呢,在每年的二月,十七号都有小规模的游行。为了纪念这个律师,但是因为卡扎菲高雅统治利比亚几十年。

所以说往年这种游行都很小,很秘密,没有人敢公开,因为卡扎菲的秘密警察是很厉害的。

如果卡扎菲知道在国内有一己分子,他对他们的对待都是很残忍的,所以二月十七号当时听说有游行,我们也是对卡扎菲的一种了解,我们觉得可能事情不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二月十六号的晚上,我和外籍司机到成立去给我们工地上的工人采购日用品的时候到我们的工地,要经过搬家西市的安全局。

就看见当时大概有一百多二百人围在他们安全局门口,举着旗子,我也听不太清楚他们口花汗的什么,就听听出什么二百啊,卡扎菲呀,就是因为原来在叙利亚,或者是到其他欧洲国家,也见过很多游行的。

说实话,一一而百人算是比较少,所以当时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后来回想一下,能在里比亚能在班加西?

在卡扎菲的统治下,有1200人开始游行,已经是很大的一个世界了。

但是当晚的那个游行呢,大家其实都还是很和平的。

我们从人群中开车经过的时候,也看见很多便衣,我分析可能是秘密警察或者是安全局的人。

我们穿着便衣,周围围成一个圈,然后手背在后面,冷冷的看着他们。有心的人,二月十七号的时候游行的当天有消息传出来,有一些就是。

比较冲动的呃,年轻人啊,出现打架啊,砸丧店啊。这些事情后来这个暴乱的事情已经升级了,游行的队五把安全局给冲击了,市政府冲击了,后来到了应该是第二二天,十八号下午吧,狙击官就在工地的总包的办公室里,通知各个项目的负责人来开会。当时呢,因为政治二月份中国的春节。

像我们那个项目部,我们搅拌战务,五位管理人员,当时就只有我和那个会计我们两个他比我大一岁八五年的吧。

就我们两个作为代表去参加了那次会议,当时局里的领导就说通知大家,最近这个事态开始升级,最近这段时间尽量小心,尽量少出工地,但是开完会到了晚上就传出来什么呢,就说伴随着游行啊示威啊。

也有些年轻的像小混混啊,就趁机称呼打劫室内的有些外国人开的商店啊,也被抢被偷被盗,甚至我们周边有什么印度人的工地,德国人的工地多多少少都受到哄抢啊的这种事件。然后领导就通知在各个门。

用砖头垒起砖墙,把门封死,避免有车辆啊或者人员冲进来进行乘火打劫。这样的事情我们搅拌站,大概当时有五十多个工人对面儿局里又重新建起了一个专场。

专场里面有一百多工人,中国人可能有二十多个,另外的890个是我们在当地招的越南级的孟加拉级的工人。

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从各个渠道就是当地的司机或者供应商,给我们讲到游行和保暖逐渐的再升级。

我们的工地的前方大概有个两三公里的地方,是一个军营。 那天下午的时候,我看到军营那边已经冒起一团黑烟了。

后来我们打电话去询问,才知道游行队五啊,听说是已经冲击了军营,并且把军营的?

呃,武器库给打开了,整各民众开始去哄抢武器。

其实真正的这次游行和暴乱变性,我觉得就是从冲击军音到他们手里,拿到武器开始,嗯,随后就有各种坏的消息传来,说是班加西市区的一个重型犯的监狱也被攻占了,守卫跑了。

里面的官的犯人全部跑出来了。

当天晚上我就和小冯商量,我们开始夜晚我们自己的工地。其实我们这个搅拌站里面的寻常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当时我和小冯正好守上半夜,我们两个开着搅拌站里面的那辆皮卡车。

躲在一个搅拌罐的那个阴影遮着旁边,是十字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那个地方呢,又正好是正对着大门大门,我们已经锁掉了。 当时我和小冯在车里。

小峰还问我,他说,竹帆,你怕不怕?

我说怕怎么不怕呢。他说,如果有人进来怎么办,我说,这样,我们商量一下,如果是近来乙两个人,哈,我们肯定不能喊工人出来。我们把它逮住,因为他们手上有枪了。 万一惊吓他,他手里有枪,就有可能会伤到人。

他如果进来的话,我们就开着车直接过去把它撞倒,撞倒了以后首先把枪给他夺下来人的话呢,我们已经商量到,怎么处理了?

如果你要让他们知道有利比亚人,不管是伤了还是死了,在你的工地里,那肯定是会引起包袱行动的。

我说,如果真要发展到这一步,就只有怎么办把人撞倒,把枪抢下来,把人扔进我们的搅拌罐里面。

把它搅成肉泥,然后埋到沙子里,或者瞒到土里。我知道很恐怖,这个事情想起来,但是我觉得人在求生的那一刻,你肯定会想到这样问题。

如果他进来了,我阻止了他。

而不这样做的话,那我们可能整个工地的中国人,至少整个搅拌站的中国人都会受到报复。如果我只是把它打了的话。

他也会带着更多的人带着枪来攻击我们。

但真的很庆幸,当天晚上没有人进来遇到危险时,第二天我记得是刚好吃完晚饭准备往宿舍外面走,因为宿舍它是有两上玻璃门正往外面走,突然看见有一辆当地的车辆开过来,下来了三到四个拿着枪的年轻的阿拉伯当地人。 这个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要爆图来了。

工人抵着那两扇玻璃门宿舍门口不让他们进来,让我凑上前去。我说。

你们要干什么,他们也没有多画,他们说,车钥匙拿来。

哦,我想我说是来抢东西的,赶紧让工人。我说,你们一个是把门抵住,不要开门。另一个一个我说,车钥匙在谁身上。

快把车钥匙拿来。然后我们的两辆小车把钥匙给了他们,他们开着车,拿着枪就走了。 我们的车辆被抢了以后,马上打电话向居里领导报告。

这个情况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搅拌站是第一个被抢,然后六续的就听见了各种的,因为我们工地很深,是长方形的尝试六公里,然后就看见里面各个分包单位,这是各个分公司开始有枪声,有叫喊声,有骚乱声。

给其他的那些分公司的同事打电话,就是天津公司被抢了,土木公司被抢了,青岛公司被抢了,我们也不敢到各个公司去查看,因为那个时候在整个工地下,夜幕下面到处都是车辆在爬。

也不知道是当地人,还是我们自己的各处都在响枪。

到了晚上十点过十一点的时候,因为土木公司是我们那个工地里面分公司里面算最大的,他正好是在这个工地的中间位置,看见他那儿已经烧起了一片火光印的整个天空,全部是火红火红的一直这个事件。

持续到应该就是21号的早晨,这个时候我们中国人才出来清点我们的损失。

土木公司是最惨的,基本上他们的所有的宿舍和办公室。

呃,这些建筑全部被烧了。

听说当时进工地来抢的这些人啊,他们到什么程度呢?

把电脑抢了,厨房里的煤气罐儿搬了造搬了,甚至连工人的内裤,袜子都要抢M呢。它是当地的一个水泥供应商。

因为我们是在搅拌站,我们的水泥沙石都要从当地采购,所以相当于他是我们工作上的合作伙伴。

从我去利比亚开始,他就一直在那。我们认识也有一年都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关系比较好。他是一个典型的这种利比亚人。

就是性格非常豪爽,身体长得很壮实,一米截仅一米八的身高吧。他和他的家族算是利比亚的那个。

他们因为按部落来算算是贵族部落,也是一个富商,在当地还是有一定的,势力也比较有钱。呃,后来我就联系了这个暧昧。然后那天我们是开着他的一辆越野车,他带我到。

整个搬家西市里去看就好,把这个昨天我出去以后才触目惊心。虽然原来的班加西是很脏很乱。

但是我这一天再出去的时候,发现整个班加西市原来叫脏乱,现在叫残破市里的街道上啊,墙上啊,全是弹孔烧过的黑色的痕迹,递上什么纸啊,就是这个文件啊,玻璃浆啊,全部是散落在各地的。

整个城市是一片残派的景象。他开车带我到了安全局的那个院子里,停在那儿。我看见安全与局的院子里停着两辆坦克已经被烧黑了的坦克。

然后没有人了,停在他的正门,就像我们中国的狮子一样守在门口。 他那个安全局势有个五层楼的小楼。

教学楼一样的那种楼,我就看见全部是在阿拉伯人在奔跑。

而我还问他,我说他们在干嘛?

他们一叹气呢,摇头说,他们在抢东西。

我们看见厕所里一个阿拉伯人正在翘镜子楼梯出口,有一个人背着一把椅子就出来了。

艾曼当时还很气愤,问那个人说,你们这个样子和土匪有什么区别?那个人说,说你滚。我不想听那么多说,大家都在抢。

也就一哄就开始跑了。 所以其实我在想那一天的所有景象。我想象被冲击的,不管是当地的政府也好,军营也好。

还是我们外国的公司,工地也好,整整被冲击的景象其实都是相似的。

大家都是在抢东西,利比亚人穷了太久,整个搬家系那天我看到的都是这种情况。

后来我们下午又到了室内,看到另外一帮人呢,我觉得他们应该就是真正有政治诉求的人。虽然大家手里都有枪管,但他们围在广场里一直在喊口哈口号,就是说解放利比亚,卡扎菲倒台这样一类的口号。这就是很明显的两帮人。

因为我出来了,我出来是首先先护送一帮女生出来,把他们接到暧昧他们的家里去。然后后来我的那个同事小冯也给我打电话。

因为当时躲在我们搅拌站和专场里面的还有两个。

实验室主任和他的老婆,他们两个人年龄都有六十多了,当时也是经历了一晚的冲击,也没睡觉。

身体状况很不好,但是小芳就跟我说,她说你能不能看,有办法过来,把孙主任他们接出去,接到安全的地方。

我说好。

但是车辆停到我们工地门口的时候,因为早上领导已经下令把所有通往外的道路全部用挖机挖断,这个时候我们的车也没法开进去了。

我就跟阿门说,我说你在这儿等我,我说,我进去。我走过去把他们接出来。

我下了车,翻过那个沟河往里面走的时候,大概走到有接近一公里的时候,我就看见前面停了一辆车。在路中间旁边是另外一个工地的大门。

有两个阿拉伯人拿着刀正在凯大门门口的那个铁链子里面。工地上的中国人呢,工人有很多,有几十几百个人,虽然只有两三个阿拉伯人,但是看着也不敢动,因为他们手里都有枪。

当时我是在车的背后往前走,我看见这个景象,说实话我腿都软了,心里一直在打鼓。但是我当时还是冷静了一下。我想因为我们当时那个地方,它是一个类似于戈壁滩的,两边都没有什么躲避的。

我想,如果我现在跑,他们发现了,我肯定是从后面放枪,我也没有地方躲,你再怎么跑,你没有子弹快,我也不能马上就跑到那个暧昧的车里面,然后开车逃跑。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那个心情,我是真正的第一次理解了,壮着胆子头皮发麻的走到车边,实在抱歉。因为微信对语音长度有三十分钟的限制。

所以我只能在这里暂时打断朱彤的讲述,明天再放出后半部分。 如果你实在迫不及待的话,也可以通过回复关键字利比亚下级来提前长线下集故事的名字是利比亚,战论中我拿AK47和他们对射。

希望你会喜欢,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彭寒实习生,祝敬琪,谢谢你,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