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我亲历的那些急救现场

我亲历的那些急救现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2-23点击:450
面对突发情况,你该怎么做? 故事FM ❜ 第 501 期 2019 年 11 月,演员高以翔在拍摄综艺的过程中,突发心脏骤停,因为没有在黄金时间得到抢救而离开人世。这次事件,让公众开始关注 AED 设备的使用和推广。 AED 是自动体外除颤仪的英文缩写。它又被称作「傻瓜除颤器」,因为只要经过简单的培训,普通人也能借助 AED 抢救心脏骤停的人。 我记得几年前去日本旅行,基本上每个 ATM 机旁边都会有一个 AED 设备,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国内一些城市也开始普及 AED。北京地铁从去年开始在每个站台配备 AED,计划在 2022 年底实现全覆盖。 但是光有设备是不够的,更重要的,其实是人的急救意识和急救常识。 今天的节目里,我们会播出几个急救现场的故事,让大家听听每个人如何面对突发情况。 /Staff/ 讲述者 | 小王 Luke 小Y 泡芙 张博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沁萌 声音设计 | 桑泉 文字整理 | 张沁萌 校对 | 乔正禹 李梦颖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Q Story FM Theme Music box 02 - 桑泉 (片头曲) 02. 一些时间的余烬 - 桑泉

我亲历的那些急救现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19年的十一月份,演员高以翔在拍摄综艺的过程当中突发心脏骤停,因为没有在黄金时间内得到救援而离开人世。

这次事件让公众开始关注aet设备的使用和推广。

Ad是自动体外出颤仪的英文所写,他又被称为傻瓜出禅意,因为只要经过简单的培训,普通人也能借助为异地抢救心脏骤停的人。 我记得几年前去日本旅行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满大街的AD设备,基本上每一个atm机旁边都会有一个。

那国内一些城市也开始在布置这样的设施了。

北京地铁从去年开始就在每个站台配备AED,计划在2022年年底实现全覆盖。

但是光有设备是不够的,更重要的其实是人的急救意识和急救常识。

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会播出几个急救现场的故事,让大家听一听每一个人在突发情况的时候是如何面对的。 但在此之前,我先介绍一个特殊的嘉宾王医生,王医生现在在一个某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坐120救护车,随车医生今天播出的每一个急救小故事。后面我们都会请王医生来做一个点评。

那我们先请王医生出场,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那我叫小王,是一名一二年的车医生物钱。

然后在一个二线城市工作,像我们120的话,主要是处理急救你这边打120,我们这边120的界限员,他会有一些普通的培训们,比方说心跳估计皱顶的。

比方说中风的脑卒中的这些,你打压人的同事,他们那边会给你指导,而且我们这边马上接到单子以后我的车上我也会根据那个联系电话打过去。

我会知道你怎么做。

谢谢王医生。好,那开始今天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叫路可急救事件发生在2017年,那时候洛克在美国洛杉矶的一家公司上班。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注意这个健康饮食,所以平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感觉还自我感觉不错吧。而且那段时间呢,又觉得哎呀,可能是中年危机吧,这个就说要锻炼身体啊,也自己在跑步。

还特意买了一个就是能测心率的这种专专门的跑步的手表。

故事是发生在二零一七年的九月份那一天。

呃,很正常的一天,我就是我,可能又如果稍微有点奇怪,就是那天早上起来,我觉得哎呀,怎么这么饿呀,就赶快吃了早餐,然后就去上班了。

到达公司以后呢,就觉得身体稍微有点不舒服,好像心跳有点儿快。

哎呀,我想是不是?嗯,早上吃的东西不舒服,或者也许有点儿血糖的症状,因为我随身还带了几个水果,那样我就就去茶水间把我带了一个桃子洗干净,就拿回我的办公是吃掉了。

就是我就坐在我的位子上,忽然觉得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然后这个时候我就打开我这个手表上的心率监测器,我就用眼见着我。心率监测器上的数字从一百二一百四161直跳到一百七哦。当时我想啊,可能有麻烦了。我说,我一定要今天可能要去看一下医生。

所以我就拿起电话给我太太打了一个电话,我说的很简短,我就说,我今天知你不舒服,现在心情很快你带着孩子来公司接我去看机展。

他说好,然后我们就把电话挂了。

那这个时候我就继续坐在这个位子上,心跳还是特别特别的快。哎呀,我真的觉得就是可能那个我觉得是人生第一次感觉说是不是今天不行了,而且随着时间推进,慢慢我有一个感觉,我说,有可能我会会不会失去意识,会不会晕倒在这个地方。

那么我的理性马上告诉我,这是很可怕的一个状况,因为我那个地方不是在开放的办公区,我可能会昏在那个地方,很长时间没有人看到我。

所以我就马上做了一个决策。

我应该还当时拿起我的就是上班背的那个小包,然后就走到了大厅。在那个时候,我就有一个信念,就是我觉得我很明显是因为血糖太低,引起我的这个心跳的症状,而且是越来愈演愈烈的感觉。

所以我就去对我们在前台上有一个非常慈祥的好奶奶。我就跟他讲,我说你能不能给我一贯那个可乐,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也没有说什么,然后就很快哪里逛给我。

让我打开酒喝。哎呀,觉得好像会好一点嘛,会好一点嘛。但那个时候我就感觉我的身体状况更差了。

就是有点。

近乎绝望的感觉,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说,我要不要就打那个911急救电话吧,就是用尽可能最后一点点力气吧。走到那个前台跟那个慈祥的老奶奶的时候,说,你能不能帮我打一个911。

他很愣他啊,就点进支头的看着我,但是我的眼神很坚定,我就点点头。我说对我说你,你帮我打九号以后吧。

然后那个老奶奶也看过这个情况,也不敢怠慢了,就自然就就打了这个911。 可能我估计时间上来看,应该三五分钟吧,我就听到外面有那个消防车那种刺耳的那个警惕的声。

结果我一看,哇,这次可搞大了来的真的是一个是一个消防车,而且是非常大的那种消防车,就上面有那种云梯。

可以在就是高楼上救援那种消防车,但当时我又有一个什么情况呢?我刚喝过那罐可乐呢,就非常非常的想上厕所。

就跑到前台边上去上厕所,但其实消化员动作非常快,就带我当进当厕所,把门关好锁好的,这个时候消防员你就进来了。

那他们进来可能找不出人的人在哪儿嘛。然后就是说他在厕所里,然后那几个武大三族的大哥哈就是都都挺爽的,就用力特别用力的砸那个门,砸那个厕所门,就说,你有没有人。

我们要进去了,我们要进去了。

后来我当时说,哎呦,我说这个太惨了。这我说,我这这么一闹,一会儿消防员破门而入,把这个公司财产给破坏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其实还是有意识,因为我自己在上厕所嘛。我就跟他讲,我说,我说没问题,你稍等我两分钟。

我可以自己出来,因为他肯定是。

怕我失去意识昏葬在厕所里了吗。

后来我就从那个厕所里出来,然后他们就把我这个扑到那个沙发上。这个他们其实设备还挺专业的。他们带了一个那个移动式的那个心电图的机器吧。 然后他说,你吃的不好,我说,我是低血糖。我的那个心跳非常快。

就两根手叫喊麻利就开始给我贴那些电极嘛,就要测那个心电图。

他会问我一些话,我就我相信他们那个消防员有一些基本的训练,就说你有什么什么症状什么的症状。 那当时我觉得我就强大。精神们回答他那些话。

其中一个他就问我,他说你有没有糖尿病。

我说我没有,有一个人,他测了我的血糖,他就他说,你这个不低了。很,而且都是相反,你,你很高,其实现在想是是?

有道理吗,因为我刚刚喝了一罐那个经典款的那种可乐,那里面全是糖嘛。结果一个大哥就像咱们那表情包里那种啊,就那个样子说他怎么能这样他他,他有,他一定有糖尿病,但另外一个就非常,就是也是那种表现反应。不可能他没有糖尿病,他自己说的,他没有糖尿病,然后俩人一度为这个事情就争执起来了。后来他们也把那个新电图做完了。 那个大哥,我忘了他的的原话怎么说,大概他是想说你的心跳很快,但是也不是那么快说,我们再等一下之后,我慢慢明白过来,好像打911这个流程的话,一定会有一个消防车出现。

他可能先做一些简单的处理啊,之后就是我们平常说那个救护车就到了,我太太也到了,他有点懵,但他过来跟我就说怎么了。我说我。我说,我怕时间来不及。我说我让我的同事帮我打了几个月。

我被捆在他那个单驾车上去推往那个救护车的路上。 那个时候我对方就感觉就这种特别的无助感觉,哇,其实我有太太,还有孩子,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就完全几乎不能动弹的躺在那个车上。

我看到我太太,嗯?

抱着我的孩子,那出他的那个表情和至今很还记得,就是很焦虑的那样,就去跑向他的那个车,因为明显的是说他要开着车跟着我的救护车去。那个医院非常非常的难啊。

救护车那个小姐姐的,她看我还有意识吗?她就想问我一些话,他说,那你早上吃早饭了吗?

然后我说我吃了我说我我,我就喝了一碗麦片儿。

然后那个小姐姐就我看她表情就啊,就点点头说,对男人就很合理嘛,就是你肯定吃一碗麦片,这吃的不够多嘛。 然后我就接着讲,我说我还。

呃,吃了一片儿面包哦,哦,也可以也可以啊,还加一个奶酪哦哦,还还有一个鸡蛋啊。哦,对,还喝一杯牛奶,然后还吃一块点心哦。对,刚才还吃了一个桃子啊。说到最后,那明显那个小姐姐把她那个镜头本都扔在地上,就开始笑。

他说,哦,不不,他说不会,不会,不会是这个。不会是你说你吃的饭比我吃的多多了。今天早上你肯定应该不是早饭的问题。

确实很近就开到。可能我觉得十分钟左右,有一个医院就把我就是送到那个急救室里边了。

就基本上就是按程序了还。

上了那些监护的东西,然后一顿检查吧。

推想大概过了可能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我的那个急诊的那个主治大夫就就来跟我谈话了,直接的跟我讲,他说你现在各项的生命体征应该都是正常的。

我觉得我现在需要就让你出院了啊。我有点惊讶,我说,啊,我这我这能正常了,我我就出院吧。现在当然我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可能心情已经没有那么快了。他说,对他说,我们急诊科的使命,就是说处理那些生命有紧急状况,紧急处于就是你的生命状态不能维持的。这种他说,像你这个状态,他说,我判断你应该就应该没事儿可以回家。

嗯,那既然人家这么说了嘛,那我们就就办了出院手续,就离开那个急诊室,然后太太就开车带我回去了。

洛克后来再去看病,终于确诊了自己是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因此出现了心跳速度过快的情况。

这次意外的急救经历让他开始反思自己的身体状况,在调养了一两年之后,他的身体终于完全恢复正常。 那作为120的随车医生,王医生也很赞同六客的做法。

首先啊,他自己能自己心慌,然后感觉不舒服的时候能马上测那个心率。

这个意识还是很好,像他这种突然发作的心率比较快的情况下,但是又没有其他伴随症状的情况下。

那肯定。如果说你当时正在做什么,你肯定马上停下来,找一个好好一点的位置,舒服一点位置,坐坐下来,不要躺着这样坐着双腿下垂,对心脏减轻心脏的负担是比较好。

如果说他是一个比较短暂的一个过程。

三分钟以内的,对吧,缓解过来了就还好,如果说三分钟之内你那个心跳加速的情况啊,还缓解不下来了。

而且同时又伴随全身大汗的情况下,旁边有湿的毛巾呀什么的,先进行一个降温的处理,肯定要要旁边有人过来,然后守着你有什么历史要及时的告诉告诉旁边的人,因为你旁边的人才是你的第一现场人,我们到了以后肯定问第一,现场人。

然后自己手机啊,手机密码。

也要告诉旁边的人,遇到时候可能会联系你的家属。

来到第二个故事的讲述者小歪小歪,在美国留学期间,有一次和几个人去朋友的住处玩儿朋友,接触在当地的华人家里,房东是一对儿年轻的夫妻。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房东大哥必须要去上班。房东姐姐因为怀二胎去住院了,家里只剩下小歪和朋友们带着房东的大女儿摘那玩儿。

因为我朋友本人又很热心,平时跟房东处的都已经有点像朋友了,然后就觉得在这个时间段还是说能帮帮他们就帮帮他们。

然后就自告奋勇说啊,可以帮忙,先带站立完,然后等爷爷奶奶。

嗯,下午有空的时候直接来接就可以了。

结果一下午他爷爷奶奶也没有来接,傍晚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小朋友是有点开始不舒服了,有一点点开始起烧,我们当时能做的就是给小朋友多喝了水,然后抱着他看动画片儿,就想说能不能转移转移注意力。

结果看着看着就突然感觉小朋友就从我身上滑下去了,就是不是那种不小心坐到地上的话,就是那种好像突然一下失去意识的那种软到地上了。

然后我就赶紧就把它捞起来一看,然后结果发现小朋友就脸已经开始抽搐了。

然后开始翻白眼,我一看这种情况,我就知道是小儿高热惊觉了是因为嗯,因为我自己还有一个嗯,小我几岁的弟弟。

然后他小的时候是有这种情况过。

然后我当时一看小职,业内已经开始嘴发紫,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就是说明好像嘴里的分泌物已经开始堵喉咙了,不然怎么会有一种嗯,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然后我就边按人中,然后边把它赶紧翻过来,就爬在我的腿上,又有点类似于嗯,像那种小儿海姆立刻那种办法一样,去拍它肩颊骨之间的部位。

至少说,我当时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其他的朋友其实都已经慌慌的不行了,有一个朋友当场就已经开始要流眼泪了。

当时记得我边拍小朋友的时候边喊我朋友说话,就让他赶紧打电话要么打911,要么打电话给他爸爸。

我就记得他爸爸在电话那边就是也不能说是恳求我们吧,但是就是一直在坚持跟我们讲说,拜托我们千万不要打911。

因为我后来才知道,说像是在美国,就是小朋友,这种法定监护人没有正常在小朋友身边照顾他,然后小朋友发生这种很意外的事情,其实是非常麻烦的,就是也许会有相关的机构在这件事情以后会不要到啊,上门来啊咨询说这个小朋友是不是能得到嗯,好的救助我也没办法说他爸爸这样子的要求到底对还是不对。

但是你又从一方面也是可以理解说他们作为刚刚定居到嗯,这个国家来的算是嗯新的移民吧,然后还没有站住脚,然后其实像这种意外发生的事情,对他们其实影响很大的。

我拍了他一阵儿,然后小朋友就开始。

嗯,吐嘴里的东西就是好像有点像痰一样的那种分泌物,然后他吐了以后就开始小声莺莺的哭。

然后我当时就大喘了一口气,就知道说应该是恢复意识了。

他爸爸在电话那头就告诉我们,他已经通知了爷爷奶奶,然后爷爷奶奶说在附近,很快就会感到。

然后他现在就是想办法赶紧就是。

请假赶紧赶回来。

因为我的想象力,也许爷爷奶奶要赶紧开车赶过来,然后可能快速的跑进房间吧。结果爷爷奶奶好像都是穿戴整齐,然后慢慢踱步的进的房间。 嗯,爸爸倒是真的,应该是因为工作的地方很远,真的就是疯狂。

嗯,开车赶回来的能明显的感觉到,爸爸肯定是非常紧张自己的女儿的。等他们到的时候,我们就把孩子交到家长的手上。

心里稍稍放下心了,就赶紧让他们就说,你们赶紧把孩子再去医院又很气恼的。

就是站在那里说他们小朋友的奶奶和小朋友的爸爸。然后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然后还抱着小朋友。我当时可能才二十岁,41大概然后就大四在那儿说,他们就说啊,你们的小朋友这样子发生了,然后没有人照顾他。如果刚才发生,那样子的事情到底算谁的,刚才那么紧急的事情,要是过去了就过去了。

然后就说一些这种就是说他们不负责任的话,然后然后他们就是可能也觉得是因为理亏吧,因为毕竟我们又不是法定监护人,只是帮个忙,结果还出现这种很意外的事情。

然后也不吭声。然后后来就是可能爸爸又开车带小朋友去了医院,然后这个事情算是结束了。 穿人中这个风华岛?

心里面没有乔仁荣这个说法,当然,你说在中意里面,你说掐人中肯定是有用的,他会刺激身体的一些穴位。

这个情况我们一般不太建议。

你去用那个哈姆雷克的方法排慕利克,他是用于你呼吸到口烟有分泌无堵塞的情况下,这个是这样的。嗯,一位小孩子,他抽出的时候。

身体的一个抽搐,神经系统的一个反应。

到问时候,他社会导致一个酒群发直,脸颊发直了,一个情况的等着一个缺氧的状态。但是这个大部分是它并不是因为呼吸道一个堵塞。

第一情况是先检查口鼻的那个呼吸道,还有咽喉,这地方有没有被确认,也没有被堵塞。你看到他如果说有堵塞的话头,肯定要边向一侧有助于它的那个分泌物的流出来,而不至于呼吸到那个呼吸道里面去。

然后,如果说没有这种堵塞的情况下,最好是木的那个勺子的一个饼,放他那个嘴里,让他让他咬扯多数它都是短暂的,所以说你不会不必有特别惊慌一般五分钟之夜,他一般就消失了。

大部分小孩子抽搐的情况下,他会有一个四肢的僵直,比较僵硬。

这种情况下,家属你不要,不要试着去把他那个手指给他掰开。

反而会造成他的肌肉神经的一个损伤。可能因为小孩子嘛,降温是小孩子高热,惊觉当中一个比较重要的过程,因为有湿毛巾给他擦一擦,反复的给他查一查,有冰袋啦,给他放置在那里,给它降温。 第三个故事的讲述者泡芙遇到的急救事件是在回家的窝铺火车上。

听到这个故事,你会发现火车虽然是在地面上跑,但有的时候它就像一个漂浮的孤岛。

你在上面无处求援,这件事情发生在2020年七月,也就是去年那个非常炎热的暑假。

当时我是大三,这次急救就发生在我打包行李之后,从上海回家的火车上,这个卧铺火车是一直从当日的下午两点到次日的早晨八点睡一觉就可以到。我对面做的是同样的大妈才和他的女儿特别大声的用。

方言打电话,然后再隔一个隔间,是一群中年男人在喝啤酒,应该是一群务工的一起回家的工友。

然后大概到晚上七八点,大家吃过晚饭,车厢里就渐渐地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突然临近厕所的地方就响起一阵非常急促,而且大声的敲门声,大家就都被信了过去。 我当时是在看书,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后来才知道是隔壁隔间的大书中有一个去了洗手间,很久都没有回来。

去敲门也没有回声,他们就开始叫乘务员来开门。

但是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几个乘务员都没有这个厕所的钥匙。

最后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很远的车厢叫来了那个有钥匙的人,把厕所的门开开,还是直接用扳手什么的工具暴力开门。

反正他们从他们去叫人到把整个人抬出来。 整个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到二十分钟。

我看见那位书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车厢的过道里了,就是两节车厢连接的那个狭小的通道里面。

完全不足以放下一个正常成年男子的身体的,所以他的腿都没有办法完全伸直。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面如土色,他整个脸就已经黑掉了,然后嘴唇也是发乌发刺的,双眼是紧闭着围着他。大概有三个乘务员,有两个女的,一个男的女乘务员中一个一直在打电话,然后用手机录像。

还有一个就一直在呼叫,他就跟他说,大哥,你还有孩子,还有妻子一定要挺过来。就这样的话。

那个男的乘务员就一直在做人工呼吸,但是当时从我们围观者的角度来说,就觉得他的人工呼吸是比较机械的。

他就完全是八嘴八拉开,然后就对着里面吹气,没有人做心肺复苏。 首先当然是车上就马上响起了广播。

然后整个看整个车厢有没有医护人员能够搭一把手,但是最后非常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整个车都没有一个医护人员。

然后就有人问,这个车上有没有什么急救的设备?

但是没有。然后有人就怀疑他是不是冠心病什么的突发疾病,有问有没有那种急救的药物,答案也是没有就特别的,容易让人感到绝望。

大家就开始寄希望于说下一站是什么时候到站专业的医护人员来接应一下。

但特别巧的是,我们是刚从上一个省的最后一个站使出驶向下一个省的第一个站,那么这个中间的间隔刚好是这几个?

站里面最长的大概有两个多小时,所以说我们如果要等到下一站停站的话,靠暂停的话,大概还有两个多小时左右。

这个时候人群是非常慌乱的,大家都有,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在空间上非常直接的感觉就是这个车厢仿佛被分成了两个世界,一个是在急救的过道里面,好像有一个死神在进进助理一样,还有一个几米之外,站着的就是这群围观的人的世界。

前两个隔间都已经空了,大家都开始往后面的隔间挤我,对面的大妈也跟着跑到后面的隔间去。

在这之前的还跟我说,他说会不会是那个饼,也就是说新冠肺炎。然后当时我就跟他说,现在新冠肺炎的发病症状里面应该还不包括这种急性的突然的发作,但是他听到这种这几个字眼,就感觉非常的害怕。

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大家都是在平常救人的各种种种忧虑和考量之外。

又多了一层担忧,就说这个人会不会是新冠肺炎的患者什么之类的。

我当时的确是站出来的,但是我觉得我的站出来也没有什么起到什么实质性的用处。

我也没有受过专业的急救训练,只是联系了三位学医的同学,一位是预防医学的同学,他跟我说他专业不对口,对这个事情不了解,第二个学姐跟我接通了视频。

当时他简单地告诉我一些急救的方法,也才开始有人给他做心肺复苏。

当时一个比较年轻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但是心肺复苏,要求的是每次按压深度五到六厘米,然后频率是每分钟一百到120次。

那么这个力量的要求是非常大的。所以安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感觉到手很酸很累。他就开始朝车厢的那一边喊,就说有没有哪个男的过来大把手。

呃,这也是一条生命这样的话。

但是,就是到最后那群人中,哪怕是当初他认识的那群功用中,也没有人真正的站出来说去对他进行急救。

然后过了一会儿之后,学姐问我就说人怎么样了。

我说还是没反应,他就让我去看一看瞳孔的情况。

这个时候我就走过去,让那个乘务员打着手电筒的灯给我召开,然后我们就去看他的瞳孔。我拍了之后发给学姐,学姐就轻轻地发了三个字,就说。

放弃吧,之后的事情我就记得不太清楚了,我应该是慢慢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抢救的声音也渐渐地停止了。

那个书后来被移动到我们车厢的过道,因为这样他的腿起码可以升值,然后空气的流动可能也会稍微好一点。

但是大家心里都仿佛心知肚明一样,就知道这个人其实没什么希望了。 然后大家就开始议论纷纷,其实这个议论是一直在的,就是说。

什么他开始的厕所就不知道锁了多长时间,就已经错过了抢救的黄金时期,也有说他下午不该喝那些酒。

也有说他还不是因为是个老百姓,如果是个当官的,这个时候早就停车,叫去护车来把他救走了。

但是最让我惊讶的一件事情是,直到下一站到站的时候,我发现那个乘务员都没有提前去联系急救人员等候在站台上,而是我们在这里,整个车厢在这里等候。

这个人被抬下去,然后又被接走,这个中间又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

从我的心里感受来说,整个抢救过程非常的熔场,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两个站之间物理距离非常的遥远。

而是因为大家对于每个步骤都了解得太慢,而且实施的都太没有效率了。

但是最吊骨的是,在整个抢救过程当中,气氛非常的平和,因为车上没有他的妻儿,大家就是一群陌生人而已,所以也没有哭声,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

后来就到了熄灯时间,我对面的大妈特别大声的喊说,要不今晚毕业熄灯了吧,熄了灯很害怕。

每个车厢都有应和的人,所以我们那一次那一类火车,那一节车厢就整个夜晚都没有熄,灯白之灯就一直开到天亮。

我记忆中最后一点,有关于这次急救的事情,是大家放弃了抢救之后把它放到车厢过道里的时候。

听人说他已经开始流血了,尽管整个血迹很快被清理干净了,但是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

还是看到地上有一块,就好像是被蒙上一层黄褐色的薄纱一样,还是有一些印记,但是这个印记被下车的人们急忙的踩他来踩他去的。

大家也知道,现在大脑确认超过四分钟造成的伤害,那就是不可逆的了。

所以说,一个氧气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是这个人的意识状态,心跳状态是比较重要。 你首先到现场,以后你肯定要呼叫他。

看他能不能信不能醒的情况下,然后你可以掐一下他,拍一拍他如果还是不行的话,那你就要检查一下他的呼吸和心跳了。专业人员这方面也是检查的警动脉。

就两个手指,你去摸它的颈部动脉的搏动技能,也要用你的手指的指付去触摸他那个颈部的皮肤,可以看一下他的那个腹部啊。

还有,他那个胸阔胸部的一个起伏有没有最好是在三十秒之内能够做出一个检查,不太提升那个人工呼吸的婚姻性的正体的情况下初期的话,自身身体类的一些成养量是比较够的。

不太需要你去运用,那个是一个呼吸的现场的人员,最好就做一个cpr一些你按压,你肯定要有一个比较容易着力的位置。

地面比较硬的情况下,不要放在那种比较软的地方跪在他的一侧。

然后两个手交叉嘛,那手上根部放在他的那个两个肉头终点上好不要用不要用手的手的力量,整个身体的力量下坠给他安阳,然后呢垂直向下用力,哎呀,每分钟大概是一百到124左下压深度吧,大概是五厘米到六厘米。

你就是要奔着按压按断他一两根内骨去的肋骨断了,你还可以重新给他手术给心跳停下就没有了。

所以说,不要怕,特别是暗样的时候,你肯定是要以抢救为主。

旁边有人的情况下,两个人轮流交替着来,如果说出现它的一个胃肠道的一个食物的反流,或者说口烟,有些分泌物。

不管是按压之前发现的是哎呀,是爱阳当中有的,就立即让他偏向一次,让他那个分泌物流出来。 如果说旁边有人,你一个人按下一个人给他处理最好的话。

没有人知道列车里的大叔在卫生间里独自呆了多久?

而在这列火车上,没有懂急救知识的人,没有必要的急救设备,也没有医护人员。

最后一位讲述者张博也经历了类似的时刻,但不同的是,他就是那个所有人都在等待的救援人员。 我是天津济州蓝天救援队的救援队员。

在队里边儿大家都叫我武状元,因为我的本职工作是谭元道教练啊。我记得应该是在一四年或者一五年,这样。

我和我的队友接到一个通报,有一个紧急任务。在我们辖区的一个景区,有一名游客癫痫发作。

这一路上我脑子里都在想这个癫痫发作,病人应该怎么去处置,应该怎么去转移。

但是到了现场以后,我发现这个人躺在地上并没有典型的这个电线发作。这样一个情况就是静静地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周围也围了很多人。

有亲友啊,有路人啊,应该是景区嘛。

当时看这个人,他应该是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很胖,因为他虽然躺着,但是肚子也是很大,脸也很大。

他那个脸啊,当时都是青紫的。 然后我们到以后,我先问了一下周围的人,就是他有没有抽搐啊什么的。

他们说都没看见,或者说这个我们在路上差不多经过了有。

四十多分钟将近一个小时,这样一个状况,那我发我,我觉得这个人很有可能他就是即兴猝死,那就开始就准备做一个CPR的急救,那先检查祈祷吧,然后打开嘴以后发现已经这个舌后坠了,就是那个舌头完全堆在那个口腔的后端。

然后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事儿不太对,那我就打开他眼睛看了一下,发现两个瞳孔都已经放大了。

而且就没有对光线什么的没有任何的反应,那这个再加上我们来的路上也花了很多的时间,当时我就心里边有一个判断,就是这个人可能已经是就不会来了,那这个时候我就想到,我第一次参加任务的时候,当时是一个溺水人员的打捞,那这个人捞上来以后就是肯定我们知道这个人已经就是不行了,但是他亲属在周围啊,就是特别的绝望。

然后当时我的队长就跟那个现场的那个公安和他们的村干部就说说我们要不然也给这个人做一个急救嘛。

然后这样的话给他那个亲属啊,也有一个内心的缓冲。

我们现场这个人,当时我也是这样想,我们不管有没有希望有没有可能性,赶紧就给他做一个急救,然后让这个。

他,他当时这些亲属也是有一个缓冲,也是一种人道主义关怀吧。

我们就开始做这个,按压和吹气,我听到他有这个古擦音,那我初步判断他当时那个肋骨已经是被我们压断了。

但是这么长时间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啊。差不多有四十多分钟到五十分钟左右,120的医生就来了,然后这医生也是就是给他做了一个检查,量血压呀。然后。

这个听了一下这个胸腔,然后医生就说这个人就示意我们这个人已经是不行了。

然后我们要给它转移到山下两个救援队员,然后还有景区的工作人员。当时我们差不多有八九个人在一起轮流抬这个软制单架。

当时那个山路啊又非常狭窄,因为那个轮值单价是可以拖行的嘛。但是我们觉得现场的观众啊,还有包括他的亲属都不太能接受。

首先,我们内心认为那个那个是一个就是不太人道的一个做法,所以我们全程都是抬着的。

从这个出事地点到第一个缆车站,只能靠我们肩扛收台,那当时就是这个单家一路都没停,然后当时我是第一个到现场的嘛。

我是觉得我是第一反省人,所以是直接负责的人,我一直也没让别人去换我,然后一直咬牙坚持。

当时我自己感觉那个路无比的长抬上缆车的时候,我胳膊一样抬不起来了。

然后呢,在这个缆车上也是我一直陪着他。

当时我那个队友坐在那个缆车对面,然后这个人躺在我们两个人之间。

然后我那个队友就问我说,你,我们在这个在这个一个一个封闭狭小的空间里,跟这跟这个逝去的人在一起啊,他就已经有点害怕了。

然后我就说,我说你别怕,我们今天做了正确的事,我们跟这个人是有缘的,我们送了他最后一程。

然后我们也做了最大的努力来救他,我们也给他亲人最好的一个安慰,那我们今天是做了好事儿,所以这个人如果泉下有知的话,他到那边一定也会保佑我们的舌根后睡。他肯定是会会出现忽悠掉堵车的。所以说,我们没说那个要让他侧卧位呢。侧卧位他会。

避免这个蛇根后坠的情况,导致呼吸道的一个阻塞,一,看一下他那个呼吸啊,有没有听超过三十秒以后没有反应,你开始给他进行一个心肺复苏的癫痫,它其实是因为什么一个脑子,一个放电的,一个议程一起。

他就是突然发的没有任何声招,没有任何遇上发动,一般三五分钟也就缓解了,抽搐完了以后呢。

成绩系统的一个高度的兴奋了以后。

然后他会有一个比较累的,一个情况下,身体机能需要恢复,他会想睡觉,他只要没有,没有这种什么其他特别的症状啊。

没有呼吸,心跳停了呀,你就让他睡,让他休息好了。

他要想起来走,不要让他起来啊,躺着他了,因为他们那个蓝天的那个是公益的啊,好像是我也接受他,即便是你,你这个人,你认为他是没有了,但是但是你肯定还是要对他进行一个急救的,因为其他人不舍啊。

只要人家既然叫你过来了,是吧?

你作为一个专业人员,你肯定要进行应该该做的情况。

你像我们,如果说我们一二年去了,我到了现场,有这个人,呼吸性都挺。那什么,你停了,你肯定要抢救啊,是吧?

不管他停了多久,是吧?

你肯定要抢救这个是第一的,对于我们来讲的话,都是公出和职责。

生活当中的话,肯定不是大家的实则,但是呢,也希望大家去进行一些抢救工作,这么久,真正遇到了我们到了以后,旁边有人抢救的。

除了家属本身啊至亲的这种吃渡人啊,或者其他不认识人,同事基本上没有。

我觉得好多时候是大家那个抢救意识的问题,大家愿不愿意一般平时跟警察接触一句比较多,也会跟他们聊一下这个,因为现在城市里面大部分地方呢,都是有艰苦。

你要做一个助人的行为的是哦,这个其实是可以的,你不能处理的情况下,或者说你觉得可能会被人敲诈,或者说被人什么样的可以先打。呃,不管大四小时他们都管了。

他们也会来的。所以说,你不要会觉得麻烦,他们要这个对你自身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个保护作用。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白哲,本期节目由实习生张庆萌制作生意设计丧权,你有没有遇到过紧张的救援时刻。

欢迎在评论区里也分享一下你的经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