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是越南新娘
gezhong2023-03-10  50

故事FM ❜ 第 417 期 在越南,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天堂太远,中国很近。」 从 1991 年,中越邦交正常化开始,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点亮了无数越南女孩摆脱穷困的希望。 另一方面,因为重男轻女的影响,中国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中国男性,尤其是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光棍们,迫切地想要一个结婚娶妻的门路。 所以,这群想到中国改变命运的越南女孩,成了人贩子眼中投机的好生意,也就是我们熟知的「越南新娘」。 根据媒体的粗略统计,在中国的「越南新娘」现在已经超过了 10 万人。 也许你曾经在猎奇的民生新闻里、或者家乡某个远亲的传言里,听说过「越南新娘」的故事,但她们的形象都是面目模糊的。 你根本想象不到,她们究竟度过了怎样的人生。 /Staff/ 讲述者 | 元宵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土地 - 彭寒(华侨农场) 03. Passing Time - Explosions In The Sky,David Wingo(结婚) 04. Ashes In My Memory - 彭寒(越南婆) 05. 我想知道 - 彭寒(重逢) 06. 出路 - 彭寒(媒人母亲) 07. 独舞 - 彭寒(母...

我的妈妈是越南新娘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火晒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越南新娘这个词儿你可能听说过,对于中国人来说,就是那些嫁到中国的越南女性。

那到底有多少越南新娘嫁到了中国呢?

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很多灰色地带的操作,所以我们无从统计。

但是根据一些媒体的估计啊,在中国的越南新娘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万人。 在越南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天堂太远,中国很近。

从1991年中越邦交正常化开始,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就。

点亮了无数越南女孩儿摆脱穷困的希望,那正好因为重男轻女传统思维的影响,中国这边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

中国男性,尤其是那些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光棍们,迫切的想要一个结婚娶妻的门路,所以这群想要到中国改变命运的越南女孩儿就成了人贩子眼中投机的好生意。

也许你曾经在猎奇的民生新闻里,或者是家乡某个远亲的传言里听说过越南新娘的故事,但他们的形象都是面目模糊的,你根本想象不到他们究竟度过了怎样的人生。 我是元宵,然后今年是24岁,1996年出生,现在的话是生活在广州。

妈妈的话是出生在越南的北部,呃,比较靠近夏龙湾的那个地方,家里一共兄妹的话,十个人他排行第八。

因为就兄弟姐妹多了,然后这个也是他要离开越南来到中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就当时他跟我的跟我的说,跟我回忆的是他,呃,好像是上完了小学,他要帮我舅舅去照顾小孩。

然后他就辍学了。辍学之后的话,可能就感觉外公跟外婆给他的那个关注度不够,就可能会觉得有一些呃偏心呐什么的。然后他就很想独立,很想去证明自己。

然后他最后就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然后就说中国这边可以入场,可以就是呃,打工赚钱,所以他就嗯,跟着那个朋友过来了,介绍他过来的是他姐夫的姐姐。呃,他是想骗我妈过来这边卖给别人,但是没想到就是他自己不仅没把我妈卖出去,自己也被卖到。

杨绛的一个角落里面去了,元宵的母亲,还有其他七八位越南女孩儿被带到了广东西部的一个华侨农场。

越战之后,从1978年到1979年,越南爆发过一次排华运动,约450000越南华人离开了越南,其中很多人选择回到中国。

为了安置这些侨民,中国政府在广西,广东,福建等地设立了一批华侨农场。 因为华侨总厂聚集了很多会使用中越双语的人。

那到了后期,一些农场就变成了越南新疆的中转站。

那些来自农村地区有需求的男性会在熟人的带领下前往这些农场去挑选未来的妻子,而这些懵懵懂懂的女孩子们。

还并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命运,跟他在一起待在那个农场里面的话是大概有七八个人。

其实是有大有小的,有的是十三四岁这样子,然后有的话是230岁的都有,甚至更老的一些都有那年纪小的一些呢,可能就更多是被别人拐骗过来,说这边有工作啊,可以给你介绍,你可以赚很多钱回去补贴家庭呀。这样子那年纪大的那一些呢,其实是,嗯,既有被骗的,但是也有一些是他自身的原因。

比如说在越南那边年纪太大了,还没结婚,然后嫁不出去离异,或者是未婚先孕,反正就是有他自己的一些原因,嫁不出去,然后就跟过来了。

在农场里面的生活怎么形容呢,呃,可能会看他们老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

然后我妈妈的回忆的话就是她当时有一个同伴不想嫁出去,就是那个头把他带到一片玉米地里面,然后拿着刀去威胁他说你嫁不嫁,你不嫁的话,我就一刀捅死你,就会有这样的威胁。

他有跟我形容过他当时的感受,他就说,嗯,这下就死一半了,他是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他自己的。我觉得这个死一半的话,就是感觉到遇到了一个超级无敌大的一个转折点,然后也是对以后的话很绝望的那种状态。

其实当初的话长相的话还可以,但是他挺瘦小的,那个时候因为农村嘛,然后他们娶媳妇一个很大的标准就是。

嗯,看身材呃,找一些比较看起来有体力干活的,然后或者是嗯,圆圆一些的,好生养的,我妈妈呢,就刚好就在他们的一个标准之外,然后就。

被剩下来的我爸爸应该是我妈妈见的第四个吧。

我我妈妈第一次见我爸爸的话,就感觉这个人是个挺大男子主义的人,很高很瘦,然后不爱笑爸爸去到那里的话,有一个就是一起出来,然后让我爸爸选择的一个呃,一个流程的感觉,就像皇帝选妃这样子。

他当初的话是看上一个就比较胖一点的女生,但是呃带我爸爸去的那一个亲戚的话,是觉得我妈妈会比较好,就看样子会比较合善一些。

所以我爸爸最后才选了我妈妈。 呃,在那边的话是没有仪式的,就直接把它带到车站,然后坐车回到我们的那个镇上。

嗯,然后带回到家里,然后选了一个日子吧。可能嗯,我奶奶是给了五十块钱,我伯母。然后让我伯母去镇上给他买一套新的衣服,当时结婚用的。

但是五十块钱,那个时候虽然说不少,但是其实也没能买什么衣服就买两套新的一个内衣,然后。

嗯,就这样,就算是他结婚的一个新衣服,我妈妈嫁给我爸爸那一年,我爸爸29岁,这一年妈妈才十七岁。

那一年是1992年,因为元宵母亲当年是非法入境,没有合法身份,所以他和父亲不仅没有举办过婚礼。

也没有领过结婚证。户口本上。

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的名字。

不仅如此,当初附加为了买他凑的2800块钱,后来也是通过他自己的劳动偿还上的。这一切都像是在提醒他。

它的存在好像是没有根的,风一吹就要调整。 其实他回忆的那几年说辛苦的话,嗯,可能还是生下我和我和我哥哥出生的那一段阶段,那那些阶段是他最辛苦的。

他们1992年结的婚,然后到九四年才有。我哥哥。

那期间呢,有一些亲戚就会说。

为什么都还没有怀孕呢,该部分是生不了吧,生不了的话就赶紧把它换掉,然后把它卖给卖掉,然后再重新取一个人回来吧。

虽然这在农村的话,女人因为生孩子传统接待是个很重要的事情,但我就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人当人来看待,只是一个生育的工具。

生活上的话,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饮食,因为妈妈那边的饮食的话是比较呃,吃饭会比较多一些,因为他们那边也靠海嘛,可能会吃一些海鲜之类的。

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家的话呃,一天能吃上一顿饭,已经是很就很不错了,然后每天早上的话就是喝粥,然后中午的话就煮一些木薯干或者是红薯干之类的东西来。 嗯,果腹根本就满足不了我妈妈对米饭的一个需求,所以她那段时间其实是过得比较辛苦的。

其实他花三个月学我们那边的本地话,其实已经学的就日常的交流已经差不多了,因为他那个时候跟我爸爸?

走的原因就是想要跟我爸爸回家里面,然后偷他一点钱,然后就逃走,结果没逃成。为什么因为它方便了我爸爸的蚊帐顶,然后床底都没有发现一分多余的钱,只有几包烟在那里。然后他去找我奶奶要钱。

我奶奶当然不会给她签呀,然后就跟他说,我的钱都用来买你了,我哪里有钱给柳多月的钱给你啊。

然后后来的话他就放弃了。 那个时候的话,他跟我现在一样,是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然后没有那么胖。

嗯,虽然是每天都要干一些,就是农活,比如说下地里面去擦秧啊什么的,但是他其实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一个。

女女女士在闲暇的时候,还是就每天晚上回来,他都会把他那些沾了泥巴的一些衣服洗得干干净净。

他就不会说,呃,家里脏了,然后就让他一直脏下去,这样子,呃,我哥哥的话是1994年五月份出生的,然后我是1996年出生的。

那在中间呢,我妈妈还怀过一个哥哥,但是因为当时每天要跟着在地里干活,然后呃,营养也跟不上,然后就流产流掉了。

嗯,因为家一个家里就是孩子,丈夫和妻子三角这三个角的一个关系嘛。但是虽然说我和我哥哥的出生就让这个三角形稳定下来了,但是我妈妈的其他一些身份的话。

还是没能摆脱掉就村里面的人会称他们认为越南婆,然后这个越南婆的一个身份的话是。

从他嫁过来,然后一直到现在,甚至是到他们以后死去,他们都会称他们越南婆。

呃,简单的说,就是刚嫁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会说那个月男婆,然后等他们死的时候,他们可能就会用一句那个越南婆死了,然后就这样形容他们,而不是用谁谁谁的老婆,谁谁谁的妈妈来形容他们。 其实元宵的家乡是一个典型的越南新疆村。

从九十年代开始,前前后后,大约有十几位越南姑娘嫁到了这个村庄。

同样背景理想同样遭遇了人生的巨大转折。 老乡是解决恐惧的良药,遇到镇上有急事的时候,这些越南姑娘会想尽办法的在一起说说话。

抚慰一下乡愁,他们之间都会以姐妹相称,相处的过程中就会分享一些。

呃,用越南话交流,然后分享一些自己做的一些越南的一些菜啊。我妈妈的话就特别喜欢做一个越南春卷。

我也很喜欢吃它会把那个粉丝,然后木耳,然后一些肉,然后包在一个春卷里面,然后呃就放去油炸,然后我是觉得特别好吃,我很喜欢。

因为他老是跟我说他每吃到这些菜的话就感觉嗯,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那边的家一样。

以前的话我是嗯,他做了这些越南菜的一些食材的话,都是托那些回越南的老乡带过来给他。

因为做春卷的话,有一个很重要的,也就是春卷皮码,有时候的话就因为长途的运输啊什么的。

然后那些春卷皮到他手上的时候都已经碎掉了。 嗯,他每次看到那些碎掉的春嘴皮都很可惜,但是我那个时候,我也只能看到他。

看着他睡呀,我也没有办法呀,是吧?

我其实觉得它是个矛盾体,因为他来了这么这里这么多年,然后也见证了一个我们中国农村的一个变化吧。

但是他始终都是一个越南人,他骨子里的那一种,就国家的一种归属,或者是对民族的一些认同的话,还是嗯在他骨子里面。然后每当就是有一些说到他越南的不好,或者是说他越南很穷。

说他越南人都是好吃懒做。每到他听到这些话的话,他其实还是很气愤,我觉得他其实嗯,也挺矛盾的。

抚慰乡愁的最好的办法当然还是回家,但对于像元宵妈妈这样没有合法身份的越南新娘来说。

他们只能从广西边境偷渡会越南,而且每一次都要集齐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成型,不然轻则被遣返,重则有丧命的危险。

其实他们像我妈妈这种人,第一次回去越南那边探亲的话,大多都是有,就是丈夫,或者是有亲属陪同的回去的。

因为就防止你回去了之后你不回来,我爸爸就跟跟过去了。 然后那一天晚他回去的第一天晚上的话。

我我爸爸的话就叫一个姑姑过来,家里,然后陪我睡。

但是我很记得,就是那一天我妈妈走的那一天,因为我从小的话就听过很多就同村的一些孩子。

他们的妈妈就是回了越南之后就再也不回来。那个时候我很怕,就是他回去之后就他也不回来了。然后他走的那一天,我就一直追着他那个摩托车跑。

然后一直跑,一直跑跑,就我们家从我们家门口出发,然后到那个嗯,马路上面的话是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坡的。

然后那个坡很陡,然后我都一直追着那个摩托车跑,就不让他走,就想追三聚不让他走,但最后的话还是被我姑姑给抱回来了。

等他回来这样子。

应该也是去了十天左右吧。

然后他就还是回来了。

我妈妈说她第一次回去就是我,我的外婆就抱着她哭。

他说,嗯,听到一些传闻说中国这边人都是把他们这些越南的女生骗过去,然后放他们的血来喝。

然后就把我的外婆吓得半死。然后我的外婆就抱着他哭,但是他一进了进家门的那一刻的话,我都他们外公外婆是没有认出来的,因为嗯,也隔了挺久了,然后认出来。他的那种方式就是凭我妈妈走走上面的一个伤疤。呃,我妈妈说我是谁谁谁,他们就很吃惊,一直都以为他就死掉了,因为听了这么多传闻嘛。

然后就拉起他的衣袖来检查他那个伤口,然后确认了真的是他,然后回来了,然后就抱在一起哭。

我问过很多越南阿姨,就是他们回家的时候,他们家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他们都是说是抱在一起哭的,就抱在一起抱头痛哭的那种场面。

因为他真的是很拼搏,就是嗯,一个女人。然后他会去跟村里的一些男人去做一些砍那些竹子来卖啊,或者砍那些木头来卖的那种活特别的辛苦。我觉得就是一个男人能做的事情他也能去做。

甚至他是我们村里边第一个会骑男人那种摩托车的一个女人。 嗯,在村里面其他女人都不会开摩托车的时候,她自己就能开着一个摩托车,然后车后面的话就扎着一捆很大一层那种竹子,然后就把它车到那些一车一车的车,到我们村里一个职场的职场里面去卖。

那个时候,我们还是没有实行那个九年义务教育的,还是每个月每个学期要交250多块的一个。

学费那个时候我们家是完全拿不出来这笔钱的。然后他会去跟我爸商量,说啊,他们两个要上学了怎么办,我爸就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然后我妈妈的话就会呃,靠着自己的一张脸皮,然后去借借亲戚的也好,然后去职场里面去预支也好,就会帮我和哥哥就把这笔学费给交上这样子。 嗯,我印象里边最深刻的就是我和我弟弟打架我省的话就骂我妈妈,就说你这两个小孩子。

然后那一天的晚上的话,我省他这么骂了我妈妈之后我妈妈她就拿着一个水杯,然后就坐在我们那个院子的那个水泥地上面,然后在那里一边喝水,然后也不说话。

我去他旁边坐着的时候,他也没有理我。

然后他就跟我说了一句,说人家说你有爹生没娘养哦。

然后就喝了一口水,然后叹了一口气,我那个时候我记得就是这一幕就在我的脑海里面,就存在了好久好久。那个时候我就决心就是说,我一定要让我妈妈不要再这样被别人看不起了。

所以我从小学到现在都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成为别人家呃,羡慕的一个对象的。我是希望他能够从我这里获得多一点别人的认可他。虽然他没办法摆脱他越南新娘的一个身份,但是他起码在我身上的教育可以印证,就是说他是一个成功的母亲。 看着母亲遭遇的一切,元宵曾经确信。

如果妈妈当年没有被拐卖到这里,她的生活一定比现在好一些。

但让他不解和惊讶的是,2000年前后,母亲竟然自己也当起了媒人,把家里为出嫁的姐妹带到了中国,嫁给了同村的人。

我自己,后来我自己去细想这个事情的话,我发现当初的话,我完全没有想到要去问我妈妈为什么自己就过得这么辛苦,还要将别人带过来。其实我现在回想的话,我是开了一个上帝视角,我其实是挺不解的。

他一共带过三个。

第一个呢,就是我外公的弟弟的一个女儿,说话比较迟钝,然后人也比较木讷,然后可能在那边的话,就你加不出去的那一批,他他伯父就找到我。妈妈说啊,你这边有的话就是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个。

然后当时的话,我妈妈是将这个呃男人带过去,然后他们见过面了,才跟着一起回来。这边的第二批被带过来的这些越南妇女的话,其实就是。

嗯,相比于我妈妈那一批人的话,可能她的这些?

主动性就自愿的一些情况会稍微多一些些,拐骗的一些情况的话会稍微少一点。

他带过来,他这三个表姨,小姨,一个大姨,这三个人当中,然后生活最好的算是第三个35岁的那个大姨。

他现在是嫁到市里边,一个也是年纪比较大,然后就嗯,娶不到老婆的一个叔叔的那里,然后现在生了一个儿子。

他是在冬至那一天出生的,然后他们全家族的人都特别喜欢他,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冬至宅,然后现在生活的算是这三个人里边,甚至就是所有的越南阿姨里面算是生活的最好的一个。 元宵的父母一直以来虽然不算如期四交吧。

但像其他越南新娘经常遭遇的那些家暴,在他们家一次也没有发生过。

所以,元宵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拥有一个比较幸福的家庭,直到2012年元宵上高一的那一年。

母亲的突然离开,让他开始意识到这么多年母亲压抑着的情感。

我觉得他们感情破裂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他们一直都没有感情基础。 我觉得我妈妈是有的,就是她会有主动去想要跟我爸爸有一些夫妻之间的互动,但是我爸爸的话,我不知道是他不懂得表达爱,还是他根本就没有,就对我妈妈没有感情。

就比如说,有时候走到街上的时候,我妈妈会就。

嗯,想要跟他走得近一些,然后靠近一些并排走。但是我爸爸这个人呢,他就总是会走着走着,然后就自己就走到后边去了。

因为那几年的话,我们家就把原来的老瓦房拆掉了,然后呃,因为要盖新房子,可能经济压力比较大,那一段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那在经济压力的一个冲击下的话,那肯定是会出现问题的。那那几年的话,是他们争吵最多的。

嗯,几年,那个时候我们镇上的话是有一家钢铁厂,然后那个叔叔的话他也不容易。

他原来的就呃,妻子就因为生第二胎的时候就难产,然后就去世了。

然后他的小儿子的话在他两岁那一年就调到那个。

呃,河里边,然后把头给你就把脑子里面给摔坏了,就欠下来很大一笔债。

然后他就来到我们镇上的一个钢铁的柱钢的一个厂里面。

然后我妈妈呢,就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他因为我妈妈那个时候的话,在镇上的话是在一家饭店打工,然后可能就是那个叔叔去那边吃早餐吧。

然后就认识了我具体也没有问,因为我觉得就是既然我妈妈选择了她的话,我也就。 嗯,我就嗯,看着他这么多年,这么辛苦,我也想就是说。

你支持他对我的话是有打招呼,但对我爸爸的话,可能就是这个人凭空消失了就离开了。

从他跟那个决定跟那个叔叔在一起,然后到现在,他对我们的那个亲戚的一个说法都是在外面打工。

然后供我读书赚钱。

我不知道我哥哥怎么想了,我能理解他,对,但是对我爸爸的话可能会有一点的不公平。 嗯,如果跟我爸爸摊开说清楚了,说不定我爸爸还能再找一个。 嗯,找一个办案之类的。

元宵后来才知道,母亲和叔叔一起离开家以后,其实过得相当辛苦,他们辗转了很多地方,打工,把大半个中国都跑遍了。

熬到这些年,母亲的身体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健壮,但好在身边多了一个真正可以关心他的人。

我觉得他跟这个叔叔在一起,最大的一个原因是是在弥补他。 嗯,弥补他对自己婚姻没有选择的这一个遗憾。

他每次跟我说起这个叔叔的时候,其实都是嗯,都有收到一点,就是这个叔叔对他好,就包括我每天因为在重庆嘛。

他那个地方的话,冬天的话天气比较冷,然后因为在村里面的话,偶尔还会下雪很冷。然后那个叔叔每天早上的话都是先起床,然后去给我妈妈就是呃,烧好热水衣服洗干净,然后再叫我妈妈起床,然后给她起脸,这样子。

这几年就跟那个叔叔在一起,之后的话,我妈妈她就嗯,以前的话是买了好多漂亮的衣服,然后都没有机会没有时间去穿。

然后这几年的话,他已经开始琢磨着要你看这个要穿什么样板型的衣服好看,比如说他喜欢他,觉得自己矮,然后他就研究一下要穿那些寒板的,然后上装短一些的会比较好看。这样子我觉得确实是哎,婚姻对一个女人的影响真的是太大了,太重要了。 嗯,我们其实一年能见面的机会,其实就是年初就过年那一段时间春节那一段时间。

所以我就会呃,每隔一年的话,就会到他那边去过春节,然后陪陪他,然后我就会跟那个叔叔就平常有接触,有生活那个叔叔他们家的话。 嗯,因为他们家没有女,没有女儿,所以他们全家人都。

特别特别的喜欢女儿,然后又因为我,我是个比较听话的孩子,然后又又在念大学,所以他们全家人都特别的喜欢我。

他们那边的话我就没有听到。说,嗯,有人会喊他越南婆,或者说他那个越南婆,他们都会因为那个叔叔是第三嘛,在家里面排行第三,然后他们都是喊他三娘的。

就感觉比受真的是受到别人的接纳和尊重的一种感觉。

也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就是你觉得你妈妈这样做是对的吗?

你说谁对谁错?

其实真的是很难分得出,就是一定要给一个对错出来,那我我能做的呢,就只能是站在一个女儿的角度。然后我想我妈妈就是生活的幸福一点,让我妈妈就是选择她想要的人生。 嗯,我能做的就是希望他们两个就是。

彼此过得好一些吧。

近日这么多年来,母亲一直都是无国籍无户,口无身份的三无人员,你知道在今天的社会啊,没有身份证明,真的是寸步难行。

他买不到手机卡不能开户,想要实名制乘车更是难入登天打工的前几年他也能拿着元宵的身份证蒙昏过关。

后来只能勉强靠假身份证,每次出门都要担惊受怕,而且这些年海关抓得也越来越严,母亲在中国已经待了26年,一共就回去过五次。

最后一次还是在十多年前,第二年外婆就死于车祸,母亲都没能见上最后一眼,元宵和哥哥也只去过一次,越南留下了少有的关于越南的回忆。

嗯,其实就是见我越南那边的亲人真的是很少很少,就是我对那边的亲人的话,其实是很模糊的。我一直觉得那边有我很重要的亲人在那边,在那里生活,但是我说不出,甚至是数不清。我到底有哪些亲人在那边?

就比如说我第一次去外公那边的话,就有一个表哥,他就带我去带我去海边,然后可能就是同龄人之间吧,他可能就比我大,他那时候十几岁。

嗯,然后就想带我去玩。

但是他就不知道要怎么跟我互动,怎么跟我玩,然后他他,他跟我玩的方式就变成了捉弄我。

他就将我带到后我外公后面的一座山上,然后嗯,让我走前面,然后走着走着,他在后面就往回跑,然后就就跑掉了,就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然后我就一脸懵说,你这是干嘛呀?

然后,嗯,他发现这个的话,我就没办法引起我的注意,或者是没办法跟我得到一个良好的。我给他一个良好的回应之后,他就会把我带去海边。

他就在那个那个那种海,就是他有一个那种石就用石堤之类的东西,他就站在那里,要叫了我一下。

突然他就这样纵身,然后跳到海里面去了,然后然后我对他的印象,然后就变成了就是那个跳海的表哥。

就他这个就成了我对他的唯一的印象了。 好像也是前几年吧,我妈妈就是又打电话过来跟我说。

啊,那个跳海的表哥,就因为跟跟就是跟一些。嗯嗯,村里的人打架就被别人用刀子生生给捅死了。

然后我听到这个的时候,也是特别的难受。

就是,呃,就是怎么说呢?

他在那个和那个海台的那些海堤上面,呃,叫了我一声,然后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转身一跳,往那个海里边骤身一跃的那个场景,然后包括我看到他掉到海里边,溅起那些水花的那一个场景。

我其实其实印象特别的深刻的,就这样他就这样没了,然后对我的一个情感的冲击其实是很大的。对我对我来说的话,他们他们就只能用这样呃,某些人离去的一个方式去提醒着我那边有我很重要的亲人存在,这个就真的对我来说的话。 嗯,这种冲击的话是真的特别的难受,然后我就根本没办法想象,就是要是有一天我妈妈的身份没等下来,然后我外公也这样失去了的话,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想象我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觉得失去家人,特别是这种失去啊都没有找回过的家人,就这样失去了,就真的是太太太难了。

嗯,太残忍了,对我妈妈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在一些热心网友的指点下,去年十月,元宵带着母亲去广州的越南领事馆办理的相关手续。

一般三个月到半年后就能领到越南护照,拥有一个合法的身份。

但很不巧的是,这份期待遇上了疫情,至今还遥无音讯。

不过母女二人经常会一起畅想拿到合法身份,以后要做些什么事儿。 妈妈说想去考个驾照,希望有一天能去中国的西北。

看看那些和越南完全不一样的大山大河,他也想开一家越南早餐店,不用赚很多钱,只要让人吃到货真价实的东西,就可以店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阿香早餐店。

阿香是元宵妈妈的越南名字,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另外也要感谢我的二本学生,那本书的作者黄灯老师把元宵介绍给我们认识。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哦。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67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