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言逆耳”,可以从道德高地下来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4-2点击:506
片头曲:Sonna Rele - Strong

“忠言逆耳”,可以从道德高地下来了

好,随口说美国,呃,那么这一期呢,我想聊一个观点。

当然聊这个观点,也是因为看到了中美这两边在这个问题上就在生活中的一些不同的表现,那同样这个问题呢,其实现在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就如何处理这些事情,怎样处理是更好的,也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换句话就是说,这种现象我们生活中很常见。

然后呢,大家的处理方式是不是可以做一些改变,可能呢比原来的感觉更好?

所以呢,这一期呢,我就通过这个成语叫中年利恶来谈一下我们现在生活当中常常会遇到的一些交流当中的一些现象。呃,那么这个中年利恶,这是很早的词了。

最早叫做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利而利于行嘛,是吧?

忠言利尔就出自这里。那么可能哈这个词,更早的时候啊,会用在这种潮谈之上。 忠言嘛,有些忠诚境界。

那么,这个时候呢,作为决策者的皇帝啊,或者是决策人吧,他应该叫做听得不同的意见,才能够更好地去做这个决策,这个是就很早之前可能更多的是用在这个方面。那么随着时代的发展,那么这个词呢就更多的就不是说决策者接受不同意见了,就往往是出现在就个人和个人之间。

就他不是公共话题,是个人与个人之间。比如说父母对孩子的规劝,比如说朋友之间的规劝啊。我们常常会听到这句话叫忠言利尔。

所以呢,这期我要好好说一下这四个字,当然补一句哈,纯粹个人观点。 那么我们首先定义一下,就是现在大家还用忠言利尔这四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样一个场景啊。第一,刚才说了,基本上是属于叫湿冷话题。

因为如果是公共话题,那么个人表达个人不同的看法,然后最后呢,也许是决策者拍板,也许是投票决定啊,就是这种公共话题,往往现在啊,用不到这个词啊。所以我们首先界定啊,这个基本上是用于个人话题。

而我们今天谈的啊,恰恰就是个人话题,就是在个人与个人之间出现的这种行为。

来聊这个忠言利恶到底是不是最恰当的方式啊,这是第一个定义,就是就是个人问题。

第二呢,这个中年利额从说的这个人就是提出忠言的这个人来看,其实他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个意境大家应该是是体察得到的。哈,就是忠言。这个建议啊,一定是正确的建议。

才可能说是忠言吗?

那么这个是谁认为正确的建议呢?

是说的人认为这是正确的建议,然后利耳是利随的耳呢,就是听的人就听的人觉得听不进去。

所以这个居高临下的感觉是很清楚,就是说的人是忠言,他是正确的,而听不进去忠言的人是不正确的,是吧,就这个词有这个语境嘛,这个是?

第二个这个词的语境,第三个就是往往会带出一个后果,是吧?父母教育孩子啊,这个跟你说了,这样你不听中年利恶,然后呢,然后就会犯错误嘛,是吧,这个时候就往往啊,我们去揣测这个说的这个人就是提出中年的这个人。

他会,他会希望看到。

不听我忠言的,这个人犯错误啊。当然,这个如果错误太大,他可能也不希望哈。

但是如果是这种可以接受的那种错误,那他就希望你不听。是吧,等你犯了错误,他这时候会出现在你面前,你看我当时说的多对呢。

忠言利恶吧啊,在这下证明了第二点的那个居高临下的那个那个语境,但是这里面就是有。还有一种情况什么呢?就是如果这个被劝告的这个人?

他不是犯错啊,就他不接受这个忠言没有犯错,而是正确了怎么办,那么这个时候其实说的人和听的人之间又形成了一个就恶刺的不好的互动。

那么,要么就是说的这个人不敢再提这件事了,那么要么就是听的那个人翻回头问他,你看我当时还好没听你的。我靠,这个又是第二次伤害,就是这对这两个人的感情来说。

啊,其实就算是这个后果是确实是犯错误了,其实也是恶势伤害啊。有些人就就听了那个人就就不想见当时说忠言的这个人给他正确建议的这个人因为就犯错误,已经就很难受了嘛。

回头还要再在这个心理层面上被人鄙视一回,那何必呢。

所以这个也是一种对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是一种叫二次伤害啊。所以这个先把中年利额这个先先定义一下。

可能有一些扩展啊,我,我先归回来就是第一,这个是个人跟个人之间的啊,忠言利恶啊,一个说话一个听。

那往往是个人问题啊,公不是公共问题啊,公共问题是该投票的投票去啊,该有法律的,有法律。

该有规则的,有规则啊,这个不在这一期的讨论范围啊,所以这个是个人问题啊。这是第一第二说的人。

其实有一种居高临下的语境,那第三就是延展出来的后果,就是无论这个人说得对,还是说得不对。

都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当然我这里面说的是有可能啊,但也有可能就是他听的人听进去了,呃,就是很不好听,但是他也听进去了,或者说没听进去,但是呢,犯错网翻回头啊,这个感激这个?

当时给他正确建议的人也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来说,你的正确建议呢?

这个都是我接下去一步一步要给大家展开的一些内容ok,那么,从刚才哈就是我说这个忠言利尔的这个定义,基本上大家是也听得出来,我是反对忠言利恶的自由军呢,常常有一些谬论啊啊,大家呢,先听下去就是。

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很常见,我不觉得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我之所以说是不好的表达方式,其实也源于刚才说到的那个居高临下的那种态度,就是实施这个行为的人。

首先,他把自己摆在了道德高度,就是我的一定是正确的。 就这个时候的交流,往往我说的更多的时候,哈是不太好的交流。

好吧,那么我们1.1点的来展开哈和忠言利恶摆在一起的啊,还有一个叫良药苦口就是这两点啊,在传统来说,几乎是绝对正确的,是吧,忠言利恶,良药苦口就是这个药,好的药很苦,好的话难听啊,就是这个可能在传统来说是是?

一定正确的啊,这样子我先把良药苦口给批掉哈。

呃,现在把这个良药苦口给批调,应该这个大家是比较理解的了吧。

就因为以前是中药嘛,或者说以前是配的这个药,它这个草本的药更多,其实以前中药里面有为了解决那个苦口的问题。

就蛮多是往里面添加甘草的嘛,就甘草当然也有它的药性,但是也会解决一个口感的问题。

但是到了现代,科学就现在的药就刚开始是就吞服的药呢,有可能会在外面包一个糖浆,你至少不不会苦口吧。

那么现在啊,孩子吃的药就至少我们现在在,我觉得中国应该也是一样,就是潭江嘛,就以前感冒,特别是给小孩的药,基本上是以甜的为主,而现在当然美国的药还配各种口味了,就是总之是让你小孩爱喝的。

所以那个就良药一定是苦口的,这个应该大家理解啊,这个把它驳斥掉。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当然你翻过来说说苦口的一定是两样的字,更不对是吧,毒药也可能是苦口的,然后良药现在几乎都可以做成不苦口啊。所以我们先把这个良药苦口,先给这个平行而立的两面牌,先把良药苦口推倒。然后我们翻回头来说这个叫忠言利恶Keep your speak。

随口说美国的听友大家好,我的新书平行美利坚。

目前已经在单单网,京东等各大网站均开始正式发售,同时在电子书kindle上也已开始发售。那么这本书是随口说美国的第一本书也是我个人第一本书。

拨开迷雾看美国单项,中美两国恰是两条平行线,只有穿梭其中的人才能看清一切。

希望大家支持这本书,现在就可以立刻在网上下单购到这本书,谢谢大家。 嗯,就忠言利恶这个一摆出来呢,就是能确定的是什么。

钟眼就是不是钟眼。

在这个场景其实是不确定的,是吧?

我回头会展开这个专业与不专业的这个内容,那但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肯定,就是说你在说话的这一刹那是不是忠言,这是不确定的。

但是呢,利尔是确定的。 哼,你说的难听是确定的,或者说别人听不进去是确定的。

就如果说你说的是一个正确的,当然正确不正确,以那个时候也不确定哈。但是那个时候他就听进去了。

我觉得这个就不叫忠言利尔了。忠言利尔的词,不不会用在这种环境里嘛,是不是我说了一个建议,他高高兴兴地采纳了。

这哪里叫钟言利尔,是吧?所以,忠言是不确定的,但是利而是确定的。 好,我们先看一看哈这种方式交流的双方啊,一种是父母对孩子,一种是朋友。

或者是合作伙伴,或者是就是这个成年人之间的交流,我们先说孩子吧,呃,这个现象也是现在比较常见的,就大人说话小孩不听,那么这里面就涉及到如何与孩子交流这个话题,但这个话题的内容很多,哈。

今天呢也没法展开,但是我们可以说的一点是,就你最后的目的是孩子能够听得进你的话,是吧,你才会跟他说嘛,就当然。

有一种是叫做强制服从啊,这个也是我们中国的教育,从头到尾一直是这样,从小孩子就要乖,他怎么乖呢?就是强制服从而不服从就是不乖,不服从就是不好。

那么这这种的强制服从。 呃,我也不想放在这里讨论了,因为你已经服从了嘛,是不是?

那么我说的是一种交流,父母希望孩子能够接纳自己正确的意见,而且是心悦诚服,不是那种连骂带打。

强制接受啊,就心悦诚服。

那么如果是这个你抱着忠言逆耳的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啊,就首先忠言利恶,就孩子已经不听了嘛。

已经不听了,那么你现在的感觉是,我是对的,你不听,有什么后果,你自己成了,往往是这个样子。

实际上造成的后果就是孩子根本不接受。所以,如果你希望真的孩子是能够听得进去你的话,首先啊,你不要报这个忠言利恶的这个?

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那应该是什么态度呢?

应该是忠言也要好好说的态度,我始终觉得就倾听者啊,就是听的这个人,他真正的能够听得进去说话的这个人的这个建议观点,然后呢,真正能够转化到他的行为当中去啊,这个是就是给出建议的这个人的初中嘛,就我们任何的这种交流,包括父母跟孩子之间,不是为了显示谁更权威。

呃,这个这个话在朋友当中也是一样的。

父母不要在这种感觉上去显示权威,因为我吃的饭比你多,我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所以你听我的就对了,按我说的做这个我且不说就到底,你父母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但是呢,这种就叫做史记硬背的,或者说生搬硬套的?

行为他如果没有贯彻到他的思想当中去,其实也不是最好的一种接受好,那么这个是父母跟孩子的交流。

那么朋友之间其实也是非常多大量的存在这种现象,因为在中国来说,就个人和个人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

呃,美国呢,它本身个人与个人之间,他的私人空间就很清楚。 有些话你也不会来问我,因为这是你个人的事情。

然后你问我的时候,他可能也不会把他当成一个,就是把自己带入进去啊。去,很努力的去给你,或者是去给你什么建议,就美国不会这样,因为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专业度的问题,那么我们先说我们常常遇到的朋友之间关于这种忠言利恶的啊,一些一些现象吧,呃?

我给朋友之间的这种忠言利恶,我为什么不是很支持我给他的一个一个定义,就是这个时候呢,往往朋友啊,是从自己的角度啊,去会去做一些非专业的判断。

我再说一遍哈,就是往往是从自己的角度去做非专业的判断。

第一啊,就是角度不同。 呃,虽然说你们是很亲密的朋友,但是你毕竟不是他。

或者说,你在判断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你的朋友,他还有什么问题,你不知道,或者他没有说出来。

就反正你不是他。因此呢,你判断这个事情的这个这个因素是不全面的。 团友之间有的家庭经济情况不一样,然后呢。

人和人是不同的嘛。有些人那对于情感跟大条一点,有些人对于情感是又看得很重,或者说,有一些你的朋友。

他有一些很难言的东西,他没有说出来,然后你又把他忽略掉了。

啊,这个时候你替他出的这个建议记住,哈,只能是建议你不能以一种叫忠言利尔的态度,因为最后的这个这个决策只能当事人去做,这是他的事情。

你本身觉得那个很正确很正确的这个忠言,你判断的因素就没有人家齐全是吧?这是一角度不同。

第二呢,其实往往这个时候里面啊,还纠缠着一些利害关系,当然这个时候就是问的人把这个事情。

说出来希望别人解决的人,他可能问的就叫所问非人,就这个人本身就跟这个事情,如果有利害关系,这个时候他不会站在你的立场去考虑的。

他全部是站在他的立场考虑,呃,这里我只是说有这种情况。哈,并不是说呃,都有利害关系,但是多多少少我们在生活当中就是给你意见的这个人。

他本身就带着他的角度,甚至他的利益,所以这个时候,往往所谓的忠言就本身也就不是准确的,那有可能对方是一种引导。

比如说你要做一家餐厅,是吧?就这个时候,很多往往会去请教做过餐厅的人,那么这里面可能就存在利害关系。

人家一问啊,你准备在可能是离我比较远的?

地方开一家餐厅,你到我这边来问一些这个这个经验,那有些人就会就是觉得你不开,要比你开起来,生意很好,来得好吧,是吧?因为就算离得再远,餐厅跟餐厅之间还是有一些竞争关系,而那这个大家不要以为说没人这么傻吧。我还去问我的竞争对手。

大量的人就会犯这种错误,因为他想一下,我没有经验嘛。我要去问一个有经验的人,是吧?这个会存在这个利害关系。 还有一点,就是每个人处在不同的阶段。

是吧,你想创业,你这个时候是年纪也轻是吧,然后创业的辛苦对于你来说是一种乐趣,那至少前面几年是乐趣吧,就觉得这个很好玩这个事情。

那这个时候你去问一个已经事业有成的人,往往会去向他去讨教这个经验。

有的时候你问的这个人直接告诉你,不要做又累又没钱赚是吧?那也许他已经做了几十年,想退休了。

就那种心态,或者说他遭遇到了一个什么事情,所以这个时候往往是就教训说的比经验多啊。所以这个是。

存在利害关系以及角度不同,那么就还有一点就刚才说到的,就中国跟美国不太一样的就是美国,更多的会去专业的这个人士那边去咨询,那这个是要付咨询费的医生是吧,你得你自己的健康,最专业的就是去问医生,而不是什么家人给你的建议,这个我回头会展开。为什么美国不存在这种忠言利恶专业的人给出的专业意见?

就不叫忠言利恶了,就他们往往会按照他们的说法,就他也不care,你利恶不利恶,我只是给出专业的意见,你听和不听,这不会影响他的情绪本身。忠言利尔这四个字就是带着情绪的嘛。 那我说的你不听忠言利恶,那么你如果去咨询律师,首先你得付费是吧?你去咨询医生,医生给你看病医生给你健康建议你说这些建议我都不爱听。

几乎没人会会去做出这种反应,对吧,人家是专业的医生,律师,会计师,美国,还有大量的心理咨询师。

他会给你。比如说情感上美国还有大量的那种叫做婚姻的心理咨询师就两两夫妻一起坐在他面前,就他有的时候也还不是说吵架了才去那边。

这是觉得一段一段时间都要去调整一下这种夫妻关系。

哎,就有这么一种叫家庭情感咨询师,然后他就通过这些啊,就是你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能找到专业的人士去咨询,然后这个朋友与朋友之间。

其实没有太多给你忠言利恶的机会,但是应该说相同的情况在华人的世界里面,或者说在中国的社会当中是偏多的我。

我举个例子吧,比如说健康问题,中国的父母会对孩子的这个饮食情况,基本上就是父母给建议蔬菜要多吃水果不能不吃。

但是你,你去看那个?

美国这边的家庭,其实我们常常接触到的是夫妻之间还可以偶尔提醒一下对方啊,但其实他们关于这个饮食啊,这些他们都认为是很个人的事情,哪怕你吃得再胖,有的夫妻之间也也没提醒,就也不会去说。

关于这个呢,就是大家可以去听一下就叶子做的这个闺蜜圈叫美国闺蜜圈的这个内容,就他这里面就有提到,美国的夫妻之间就和华人的夫妻之间的这个相处。

是有很大不同,那他夫妻之间偶尔呢,还会提醒一下啊。但是就孩子,我有个朋友,他说他的朋友就小孩,非常盼就他都觉得好像应该要给他小孩建议说应该吃什么,不要吃什么,就是他担心他朋友那个孩子的健康问题。结果他很朋友说这是你绝对不能去说这些就是有什么健康的建议,要医生给他就而不是父母给。

那这一点是美国社会,是和我们是?

大不一样的,那么这个是就在朋友之间,或者说在成年人之间吧。这种忠言利恶其实并不是一种好的沟通方式,首先就在于这个忠言是不确定的。

我刚才说了吗,角度不同,你不是他。第二有利害关系是吧?第三,不专业你怎么知道你说的就一定是对的,然后在这里,其实我还是要再说一点。

就是我们中国社会哈鼓励的实在太少了,就是。

对小孩也是,就是往往是要求的太多,鼓励的太少啊,就是本身呢,就是处理这件事情。

你可以说一种是要求你不要再吃什么薯条和炸鸡刺了啊,这是一种,那还有一种就是鼓励他吃水果蔬菜。

就你试试看。哎,你觉得很好啊,已经今天多吃了一点蔬菜,太好了,那么鼓励的就不叫忠言利恶了。 应该说,鼓励这种方式要比忠言利而好。

同样能解决问题,那这个是孩子给孩子的鼓励太少,然后这即使是成年人之间我个人感觉啊。

鼓励的都太少了,丧失对员工也是要求得多鼓励的少。然后朋友和朋友之间就是一旦这个朋友提出说我要做这么一件事情。

在中国社会哈,至少我接触的就更多的朋友之间是叫做提醒和给出建议就直接鼓励的。

特别少有的呢,有的时候是刷存在感,一种就是我懂啊,可能还真懂啊,然后就直接给建议就更多的是要求,其实更多的是要求。

呃,你应该这样,这样这样做,然后有的时候其实是不懂,就是我刚才说的不专业不懂,或者说是懂非动,可能也有一些经验要提供,但是这时候往往思维惯性是是去提醒啊,是去给建议。

我觉得你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就直接。

第一个第一句话说出鼓励的肯定的相当少,这个是我就这一期要聊这个中言利恶里面啊,其实是要给大家提出来的,就是在中国社会里面鼓励的太少,无论是朋友做事情还是说小孩啊。所以这个就是我觉得社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所谓的忠言利恶。

实际上是不可取的,也或者说,忠言要有恰当的方式去表达。

呃,这个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我自己总结出来的,就中言应该怎么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对自由的向往。

大家好,这张专辑的播出时间是每周一周五的下午,每周两期不见不散。

现在大家除了收听我的音频节目之外,还可以加入我的。

微信公众号公众号的名字是无限空间,这是一个跨越中美的自由连接的社群。

大家可以通过这个公众号找到您所在的城市,或者是您喜欢的微信群加入随口说,美国的社群同时也在这个公众号里面已经建成了。随口说美国的ip矩阵。

名字叫做星辰大海,在这里面呢,大家可以听到更多的跨境组我为您分享的更多的跨境内容。 当然,您如果希望随时能够追踪到水口,说美国的各类信息,您还可以登六。

新浪微博,今日头条抖音去搜寻,随口说,美国移动互联网的神奇之处呢,就是可以把同类的人拉得很近,让我们勇敢开始活成喜欢的那个。

我向来是提出问题,前半部分提出问题,后半部分要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也不喜欢那些只提出问题不告诉别人解决问题的办法的,那这种情况下你连问题都别提。

如何做到忠言顺额,就是在你就真心的啊。给到孩子建议给到朋友建议的时候,希望这是一次良性的互动,那而不是说出现这种忠言利尔这种叫做非良性的互动。我中原利尔至少在这一次上。

不管后面什么,觉得你说的对呀,或者说你说的不对呀,只值得后面的事情。 至少1次忠言利尔的这个场景就不是一次良性的互动。

所以我说,怎么样要做到忠言顺了?

这才是你的目的嘛,是吧。父母跟子女不是原来才干的,夫妻之间不是愿来怼的,而朋友之间也更不是用来显示权威的。

首先呢,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你还真的能够给出相对专业的这个经验,就是这个事情你懂。

才有资格去给到别人建议那种似是而非自己没有这个经验的不专业,或者说不大专业。

那这种情况我个人感觉啊,你就说我给不出建议,就是对这方面我不太了解是吧,这个是可能这个忠言顺耳的前提哈,就是你至少要对这个忠言正确的建议。

自己要有把握在以合适的方式说出来是吧。所以就如何做到忠言顺额。首先第一个就是先要负责任的把这个是否是正确的,建议先考虑清楚,而不要这个想当然开口就来是吧,这是一第二。 如果的确你觉得你的朋友或者你的孩子?

他正在做的这个决定,有一些东西他没有考虑到这个时候呢。你可以说一些具体的事情,就你知道的事情,他没有考虑到你把这个说出来就可以了。

就我举一个例子,嗯,其实国内蛮多的朋友啊,或者是听友,有的时候过来跟我喝咖啡,会跟我探讨一些做某一个行业,比如说教育行业,因为这个是就有一阵子。

大概去年的某一阵子吧,就集中有两三个人来问我说,哎,这个在美国办幼儿园不错,因为他是到洛杉矶来找我的嘛。

那基本上说的都是说,哎,这个洛杉矶有一个什么幼儿园的项目,或者是幼儿园拿出来卖,那,那就是咨询我这个事情啊。

能不能做,那么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啊,一些情况我在猜测他是不知道,所以我就把这些情况是告诉他什么呢?就是洛杉矶从应该从前年开始。

他的这个功利教育下沉啊,什么意思哈,就正常公立教育,比如说是就中国是小学一年级开始嘛。

九年义务教育是一年级开始,那么美国呢,大部分的州城市实际上已经下场一场了啊,就是Kinda garden就是小学一年级之前的就美国这边叫kender garden。

中国呢,应该是提前班吧,或者是幼儿园大班,就这一块已经被覆盖到公立教育里面,那在此之前的那当然是私立教育,就是他们说的开幼儿园开的就是这种幼儿园。

他们从三岁开始就三岁,可以进幼儿园,三岁,四岁五岁。当然这个是有的时候会跨年级哈,就是他是满五岁周岁满五岁,你差一天都不可以进这个kindle gardena,那么这个是就已经包在公立教育里面了。

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就我都按洛杉矶说吧,就是两岁到三岁,三岁到四岁,四岁到五岁,就是有这么三个连断,是在这个幼儿园啊,这个是私利的,说的都是这种私利的幼儿园。

啊,这都这是一个公司啊,这是一个,这是一个项目,那么就这几年就整个加州的包含洛杉矶哈公立教育。

就但凡有能力的城市都在往下沉,什么意思呢?原来只覆盖到kender gardener,是吧就覆盖到五周岁以上,现在呢它会再往下沉,一级就是他们叫tk,就是四岁到五岁的这个孩子,你像我们令现在就读的这个公立学校就wanna它的这边的公立学校。

今年就多了这个。

Tk就是令现在今年是进去读kinger gardener嘛,他已经不是最低的这个连集的这个小朋友了,就下面多了一个tk,这是今年办出来的。

而这种趋势窝囊的肯定不是第一个城市这样办的。哈在类似,像阿k迪亚呀,这种更富的城市早就办了,这就是这几年的趋势。

就是它的整个往下层。那么这个往下层会带来一个什么情况呢?

就是你原来私立幼儿园的市场直接被干掉了1/3。

你想想看,是不是吧。两岁到三岁,三岁到四岁,四岁到五岁好,他现在把四岁到五岁,越来越多的城市包在了公立教育里面,所以才这么多的幼儿园在转让啊,明白吗。所以我把这个情况一说,这个,这个找我问的人一下子自己就明白了,而至于他还做不做这个这个项目。

这个我我不去给他观点,但是几乎所有过来问的人都听懂了。 呃,其实为什么说那那一段时间那么密集的?

很多朋友有收到这种幼儿园的项目,他就是要脱手嘛。他率先一步得到了这个消息,经营幼儿园的人啊,他知道明年周边的原来,比如说周边五个城市的孩子,有三个连断的都在我这里好。现在这一个城市开始出现,覆盖到tk,那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他这个市场小了嘛。这还没有说全部tk覆盖哦。

那么他率先察觉到这个,然后他就把这个幼儿园交到中介那边去。

去把它脱手掉嘛,是吧,找的就是你这种接盘侠。

所以我举这个例子哈,就是说这样给到朋友建议我觉得是比较合适的,就决策还是他决策。如果他所知道的这个因素里面有你认为他还不知道的,你就把这个说出来就行了。

那这比如说可能问到我也蛮多的,就是买房出租的事情,那正常我也不会去具体到哪一个啊。这个这个一定要找专业的agent去做这个事情啊啊。但是有一些数据有一些大环境的数据。

是可以交流的,比如说投资投资收益率大开多少,有些什么房产税,你是不是没有扣掉你卖的时候A菌的费用,你考虑到了没有啊,有些很高兴,说哎,这样卖掉赚5%,但是在美国有多一个a警的费用啊。

正常a菌的肺炎是6%,当然华人这个系统里面会少1点,百分之四是不就这些东西你考虑到没有,可能把这个数据一列就是更?

能够给他的决策去提供帮助,这样给建议是比较合适的。

呃,当然,对于这个肯定和鼓励他人啊,就这个感受呢,也是我近几年才慢慢的,这这种体会才很强烈啊。

也就是说之前呢,我也有那种思维惯性。就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在中国的时候,有一阵子。

因为我本身做投资嘛,然后投那些实体。所以当时有一些朋友创业的就常常是会问到我,那么当时我现在印象当中哈,也是因为这种在这些问题上其实是是处理得不好的,印象比较深刻的。

有一次,在就年轻人比较多的那种聊创新创业的这个话题上,呃,在这个小论坛吧,但是也有三四十个人吧?

聊这个创业的话题,这当然可能那一天,那些年轻人们提的有一些项目,我之前是看过那个案例的,就是看过失败的案例,但是每一个项目跟每个项目其实不是完全相同的嘛。我现在去想。

它不是完全相同,但是当时啊,我基本上是给大家泼冷水,就是说,比如说创业不是那么容易的。

资金怎么来,团队管理怎么怎么累,然后最后你怎么善后,我印象非常深厚,那时候因为我自己在那个之前有三次善后的经验,有的是善后的不错,有的呢也你就善后的一般吧。

但是呢,不管怎么样,你都是善后,那这个对不对呢?肯定是对的,就是我今天还会提醒所有的创业的人就是所有。

的东西都有周期嘛,就是有花开也有花落啊。这个你每做一个项目,其实他都有善后的时候,那么善后要善后的好。就当时当然也是这种想法,就是告诉大家这个善后很重要,但实际上呢,我现在回想起来。

对于第一次创业的人,我去说这么多的不利的,这种提醒其实是不合适的。第一,他们的年纪跟我不一样,就就我那个时候的状态,肯定也是过了那个。

创业期了就累了十几年了,那个时候自己是想休息的时候,就以那个时候的角度和心境去给年轻人建议是非常非常不合适的。

所以刚才我说到的那些毛病我全犯了,居高临下,是吧?我有经验,你们没经验是吧?我走过的路比你们走过的桥还多。

我随便提一个坑,可能他们都是没想到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

当时真的不应该那么给建议就第一,我是比别人有一些经验,但是我没有去对他的那个项目做非常深入的了解调查,所以我是站在一个不专业的角度。

我是,当然,话又说回来,他如果想要一个真正的了解调查,那是要付费的。

所以这一点我是很认同美国这边的做法,你要一个专业的,真正有价值的建议。

你是要付费的,你要找专业的人士,就不是到处这样问的。那么总之,我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其实是没有对他的那个具体的项目去做,非常详细的了解调查。

完全说话,屏感觉,然后就是我自己感觉那个时候是有居高临下的那个态度的。然后内场会议上提出那个项目的那个朋友呢,或者说那个小兄弟呢,就是他听完我的建议之后,是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创业的热情的。

就还好,哈,还好没有影响他的创业热情,就按照他的说法,他还是会做的。当然后面怎么样我。

我确实也没有听到他后面的消息了,可能后面基于什么什么什么问题又没有做下去,但是当时的感觉就是说我当时的感觉还觉得怎么回事就忠言利乐,跟你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听进去。

那因为关系不是很很亲密,就是,但是一些场合见面的朋友们后来也就没再联系了。那我现在去回想说。

这个当时我给出的这个建议,我们今后再见面,其实是蛮尴尬的,是吧?他没做起来。

我,我当然我不会去说,你看我当时说不好做吧,我是不会这样的。但是总觉得其实第二次见面还是会很尴尬,就不是一个良性的互动,就是第一次的互动。我因为泼冷水了,因为没有给出鼓励的建议。

然后就会导致第二次的再见面的这个互动啊。

其实是蛮蛮纠结的,呃,然后这种的这个案例哈就密集在当时,大概在应该是在五年前了,就是我两头跑的,那个时候,就是哪怕有一些项目确实,当时叫嗤之以鼻,就是这些东西,就所有人都想到了是吧,你想的也没什么新意,你的团队也不行,你的资金从哪里来?

就几乎当时给到人家的建议,都是都习惯性的叫泼冷水。

当然,那个时候自己感觉是从专业的立场给人家建议的。但是呢,我现在事后回想,其实是还有更好的这个交流方式的,比如说我可以肯定里面因为它整个项目拿出来有一些是是落实的,是可以的,那有一些是可能不不利的,那我可以去肯定他。

好的这一块,那么在不好的这一块里面不利的这一块里面一种是给他建议怎么做就具体建议怎么做。另外就是说能不能给他提供帮助,一种是建议上的帮助,一种是实际上的帮助,比如说人脉啊。

当然资金上就如果涉及到资金这个层面,那是要请另外的再专业的人员进来,但是我们作为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其实是可以给到他们直接的具体的帮助的。

就是我现在回头想起来。

其实我如果是真心用这种方式跟他们交流,那那肯定是要比我当时就是按照习惯性的那种,这种居高临下的指点会好得多。

其实这个观点就用忠言利恶这个成语吧去引出这个观点,我想表达很久,因为这几年做过的事情又更多了一些。

而得到别人的正向的反馈。

或者说,听到别人的忠言利恶也更多了,就自己总结下来,就觉得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是鼓励太少了。

当然,我的这个个人和我做的事情也都属于那种不走寻常路那种。 他说移民开个人电台,什么出书,现在又搞什么社群经济。

而这些在传统看来确实都是不靠谱的事情。

也恰恰是因为我的性格是不太爱问冷的,或者说我做的事情是都都比较超前,我也问不到别人,当然每一次呢,其实也都问了,别人就是有的时候也是习惯性的问了别人都是反对得多支持的少,就我跟叶子开玩笑,我说我当年取,你可能都是反对的,人多支持的人少。

就是深刻感受到。

怎么给人鼓励的,这个这个声音会这么少,就为什么这个就这么珍贵。

所以我到现在为止,每一次我的这个就按照我的话说,叫自我突破,都源于勇敢的开始,都是自己勇敢的跳下去。

就是支持的人太少了。 就在这些大的节骨眼上,我到现在为止,我都记得每一个支持我的人。

那比如说移民就没人支持过。

就是现在回想起来,一个都没有,有些人是担心不说出来,有些人是担心说出来就这这个差别是吧啊,做这个水口说美国,就我印象当中只有一个人,我的一个同学,高中同学,那个是在早期哈,就是我刚刚做第一期第二期的时候。

就不是说做到现在那,那现在当然很多人说,哎,你这个做得很好,选择的很对。但是当时来说。

没有,只有一个,就有一些个人的。这个这重大决定就不说了。但是我非常清晰地记得,就每一个在我这种重大决策上,虽然我基本上不听别人的,但是我做这件事情,总会有人知道嘛,是吧。

大量的是反对。所以我清晰地记得每一个支持我的人。 我真的很感谢他们,但同时也觉得这太珍贵了。

那为什么不可以多一点呢?

好吧,那么这一期呢叫纯粹谈个人观点,其实我有蛮多的叫做谬论啊,纯属个人观点,这个大家赞同的,欢迎给我鼓励这个拍砖的呢,这期就别拍了吧啊,其实我这一期啊,说的就是这个给人鼓励的这个珍贵性,特别是在我们中国的这个文化里面,就是这种提醒。

低调,凡事不冒头啊,就就特别多,就给这种建议的就特别多啊。就像美国人这种啊,直接给这种鼓励性的,就我们说的不是专业性的那个话题就是正常,在这种情况下。

就就我们的这个文化环境类就太少,这种鼓励支持好吧,那么这一期的观点就聊到这里。

如果大家喜欢听一些不同的观点,以后再找机会吧,把我的一些谬论啊,这个?

1.1点的就是给大家解释清楚啊,有一些一听是是不对的啊,但是就有这么一整期的时间给大家展开,给大家解释清楚,可能也会改变一些大家对一些行为的一些认识。

如果大家听完这一期能够给身边的人更多的鼓励和肯定和支持,那我觉得就做这个节目的意义就就起到作用了。好吧,那么最后?

提醒大家一下,哈,就是我的。随口说美国还是一周两期,呃,那周五的这一期都是放在喜马,拉雅以及我各大平台上,而周一的这一期还是有的,但是我只放在我的公众号和小程序里啊。公众号是无限空间,小程序也是无线空间。大家无论是收公众号还是搜小程序,都可以找到那个完整版的水口,说美国在那个里面有周易和周五的所有的节目,那么?

我放在周一的节目内容呢,就更多的是聊一些美国的新闻,可能呢,这个尺度就会更大一点,那个尺度放在喜马拉雅,我不敢保证会不会被下架,就是这这种的内容啊,基本上都是放在我的小程序和和公众号里面。

好吧,那么这一期就到这里好,谢谢大家。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