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我被骗进了红灯区
gezhong2022-02-17  501

身上的伤慢慢结痂,那一刻我就已经认命了。 故事FM ❜ 第 479 期 提示:本期故事会涉及到一些关于性和暴力的话题,不太适合孩子听,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2008 年,《南方周末》发布了一篇底层性工作者生存安全状态的调查报道,在记者调查期间,各地小姐被杀、被强奸的消息以每周 1~2 次的频率被媒体曝光。 底层性工作者的生命安全受到暴力的威胁,她们身处最边缘、最危险的灰色地带。但毕竟性工作在我们国家是违法的活动,涉及到自身安全的问题,这些女孩也很少会去寻求法律的保护。 他们之所以会做这一行,也有着各种各样无奈的原因。 就比如今天的讲述者娜娜。 /Staff/ 讲述者 | 娜娜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马达 声音设计 | 桑泉 文字整理 | 马达 校对 | 乔正禹 小许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桑泉 (片头曲) 02. 一些时间的余烬 - 桑泉

十五年前,我被骗进了红灯区

故事开始之前提示一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涉及到性和暴力的描述,可能不太适合孩子听,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08年,南方周末发布了一篇底层性工作者生存安全状态的调查报道。在记者调查期间,各地性工作者被杀,被强奸的消息以每周一到两次的频率被媒体曝光。

已曾经工作者的生命安全一直受到暴力的威胁,他们身处最边缘,最危险的灰色地带,但毕竟性工作在我们国家是违法的活动。

即使涉及到自身安全的问题,这些女孩儿也很少会去寻求法律的保护,而他们之所以会做这一行,也有着各种各样无奈的原因。就比如这期节目的讲述者。娜娜。

我叫娜娜,今年32岁。

我的两个,两个亲亲生的都是上面都是两个姐姐,然后到老三,我又是我,我又是个女孩儿,然后家里人就不喜欢嘛,就商量着是把我给别人。

嗯,因为那时候就重男妻女比较严重一点,其实现在本来应该是叫妈的,现在是叫小姨是这样的一个关系,刚记事的时候白就是上一年级的时候,那我是农村的嘛。

村里的人邻居啊,什么都会说这个,其实不是你亲妈你亲妈是谁谁谁就是一直这样说,可能那时候还没有在意。

呃,真正在意的是什么时候是上初中的时候,上初中的话就要到市区里面去,就是比较离家远的同学都可以住宿舍。那时候我就想住宿舍。

家里人都不同意,不让我住,就非让我住,我亲妈家说比较省钱,嗯,然后就是能照顾我,说是这样说的,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些小事情。 嗯,比如说什么用牙膏呀,或者洗面奶之类的东西,他们就会说一些用洗面奶说,他说你这张脸还需要用洗面奶嘛。

因为呢,牙膏就嫌我挤得多。

他们家是做做豆腐的嘛,看那种豆腐坊,中午放学的时间都比较少回家,然后走路的话来回也需要有四十分钟回去休息就没多少时间匆匆忙忙,吃完饭还要帮他们干活。

这些都很平常啊,到有一次就是这些都变了,那是星期,好像是周末吧。那个周末我没有回我家,还是在他们家。

那是个中午,然后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是我弟嘛,我也不知道是。

我推他了还是,但真的,我现在没有一点印象是我推到他了,还是我不小心撞到他了,就把我弟撞到那个放干水那个脏的那个桶里面,他就一屁股坐上去了,然后就是整个屁股就卡在那儿,那个那个塑料桶。

然后就当时腿上就滑了,那么一道,我当时我也吓蒙,然后我亲爸就直接过来抓住我,就拖把我拖到院子里,就是一顿打。

就嘴里还说着什么。

嗯,要我就是多余的,当时就鼻子里面两个鼻子,鼻孔里面全都是血,然后身上到处都是血。

我也不知道,他们就是能下去那么狠的手。

以前我学习挺好的,然后初一的时候都是我们班有七十个同学吧,我都是前十几名的,那一次后我是第一次逃课,那也没去,就是去网吧上网。

然后等他们找到我之后又是一顿打,什么都不说。

那呢,经常因为类似的小事儿被亲生父母打骂,他完全体会不到家庭的温暖,那呢,逐渐产生了逆反心理。

也没有什么心思上学。后来他总是逃课,就连老师也对他说,你可以不用来上学了。

到初二下学期,娜娜干脆辍学出去打工找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在网吧,因为我经常去上网嘛。

然后那些哥就看到那个网吧招人,然后就去了上的是晚班,就是网吧收钱呀,在前台然后就认识了,有几个就是经常来上网的一几个女孩子,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上学,反正天天都能看到他。

就他们来过几次,我就慢慢熟悉了,有时候还会来几个男的,就是在网吧里那时候一起玩那个冒险岛呀,什么进舞团呀,都是经常一起玩儿的小孩子的心也就是觉得嗯在一起玩儿了几天就觉得是朋友了。

可能就是因为家庭的一些原因,然后就导致的性格就是有点变,就是就总觉得别人就是外人,很好,家里人不好那一天是呃,其中有一个女孩说她过生日。

然后就那天就说啊,明天我过生日啊,你下班了要不要我们一起去玩儿呀什么的。

然后当时也没多想,就是说好呀。

然后就等到早上八点下班之后就跟他们一起去了。

当时他是有四个男的,三个女的,然后还有我,其中有一个是一有一个是个光头长得就比较凶神扼杀的那种,然后头上的太阳穴,上面这块还有一个疤。

个子又很高很壮的那种。

那几个女生,其中有两个女生抽烟,有一个短头发的,我们当时的电视在二楼下了,楼梯就有一辆面包车在那儿等着就打上了那两面包车之后就不是我自己了。

到了一个地方下来之后是小旅馆吧,应该是上去之后有很多那种房间进去者什么都没有,就几张床。

然后一个小的电视机,他们说,就是让我先在那里呆着,然后他们出去有事儿我就那会儿,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就是心里有点害怕。

大概是到中午了吧,然后回来。

后来之后没有见那几个女的,就是他们四个男的。二我是在床边坐着的,那进来之后有有两个,其中有两个男的就开始解皮带呀。

然后就把皮带拿在手里,就那样。

跟电视里面看了,就那样在手心里帅呀帅的他,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

这句话一问,我有点懵,我不知道,我就没说好,我就只是那样看着,然后又问了一遍,我说,我不知道你们干什么的呀。

他说他们是戴小姐,我吸引你一句啊,彻底就慌了,我就想我玩了。

我当时就傻了,我感觉就是整个人就没有力气了。然后就那个光头就说。

嗯,剩下的不用我们说了吧。

嗯,你看呢,你自己想,你自己考虑清楚,你要是愿意呢,那就乖乖听话,你要是不愿意呢。

那就别怪我们了。就这样,我说,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这个可不可以不做。 我这句话没说完,然后那两个拿皮带的人就是就这样抽不过来,直接抽到脖子这块那两个拿皮带人的皮带就上来按住我。

然后就开始脱我衣服。

我当时想了,最多的可能是我会死在那里吧。

没有想别的一个人钱包是另外几个人,都是按住我的。

然后他们四个就轮流着,然后那个光头就问,现在原因吗?

我就一句话都没说。从那之后,我就一句话都不说了,他们想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就是那三个女的回来。

觉得那个短头发的看了我一眼,问了他旁边那个男的就说同意了吗。

然后他们就都出去了,他们可能是出去在商量什么,反正那天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完了之后整个脸都是肿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我当时是躺着的,然后脸上什么都是肿的人,两条腿都麻木了,我就只是就是眼镜,在往四处看一下有没有什么东西,我觉得有没有什么?

什么一根线呀,什么电线之类的东西,我直接勒死勒死我自己算。

然后过了一会儿,他们进来进来,又跟我说了很多,那个女的说的就是说什么,大概意思就是让我听话呀啊,以后不会亏待我什么的,不会再有这样的呀。

说以后挣钱了,买好看的衣服呀,去哪儿玩儿都可以,就说这种话,我就我就自制。这种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除了我还有两个女孩。

他们还劫持了两个女孩,他们是正在上学的路上被他们劫走的那两个女孩才十四岁,他们之间是认识的,好像是那个其中一个女的的邻居。

第二天就那两个女孩来了之后,也是跟我一样,也是被打到最后,声音那么大,一直到结束都没有人没有人来上来或者问一下,怎么我到现在想的肯定就是他们都是自己一伙儿的吧?

娜娜被抓去的这一年是2006年,那两年,这种犯罪团伙非常猖獗。

他们在城市的边边角角搜寻十足的少女,又骗他们做这一行,把他们当作是摇钱树。

后来一直那两天一直都呆在那个房间里,就是他们会送饭呀。怎么那后来把我们三个送到那一条街,好像都是那种地方,他们就把那个叫红灯区你一条街两边。

都是那种门面,就像那种理发店一样的那种理发店门口不是得有那种转灯吗?他们那个店也有,只是李敏门上它会贴的那种花色的纸呀,就看不清里面。

然后灯都是红色的,进去之后就是也会有像理发店里里面内容镜子啊,那是给人洗头的。

再进去就是几个小房间,每个小房间里有一张床送去的时候,我记得那老板娘就问了一句,老实不。

我们三个就坐在那个沙发上。

每个人脸上都是那种肿的呀,到处都是伤。记得第一个客人进来之后就看了一眼,可能是有点害怕嘛。然后就那算了,算了就走了。 我记得我的第一个客人是被他们安排的吧,是把我送到一个宾馆,那个宾馆还挺大的一个的大宾大一点的宾馆,然后进去,让我在那个房间里面等。

然后过了没几分钟就进来一个。

是年龄比较比较大一点的。

我跟那个客人就单独我们两个的时候,他说你要不要洗澡,我就直接给他下跪。我说,我求求你了,我是为被逼迫的。哦,这不是我愿意的,我就求他救我一下,放过我。 我这句话没有说完的时候,外面就有人敲门了,然后那个男的去开门。

他们四个就在门口等着我可能是听到我说了吧?

然后又被拉出去,我们看大街上那么多人,我就在喊我就喊救命。就那一刻,真的感觉到这世界上人真的很冷漠,可能人们都不喜欢多管现实吧。

在门口因为那样一喊光头,他脾气可能不好,就直接正在大街上把我又打了一顿,他们用那个木头棒,上面有钉子,就直接在后背上,那个肉直接就拉掉了,当时就掉了。 哦,现在身上后背,这里还有。

少了三块肉,可能到最后他们也觉得有点严重了啊。后来回去之后,我就但是一直没有去医院,就只是买了药那次之后就很长时间再没有出去过,我就一直在招待所里面待着吃饭,有人送饭就只是这样,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们会有人看着我从出来到现在就是那一身衣服,然后他们是他们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找的衣服给我换身,因为我的衣服已经都全部都是血了,过了有大半个月吧?

就是身上的什么伤呀,就慢慢都差不多了,已经结家了什么的好的差不多了。

就那一刻我,我就感觉我已经就认命了。

他们说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已经我已经没有说想逃跑的那种想法了。

在光头的恐吓之下,娜娜只能听他们的话在招待所等待客人上门。

但是他们在原来的招待所并没有挣到钱,内部也因此起了矛盾。

那几个人计划转移阵地,在转移的途中,有个女孩儿趁机逃跑并报了警。

警察赶到之后,抓获了光头和其他两个带头的女孩儿。

这件事儿后来也上了当地的新闻。

但是娜娜被盯得很紧,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他被其中一个女生带走了。

那三个抓了之后,就其中有一个女的,她就是做了领头,他就一直带着我,就像跟客人什么去交接呀,都是他来交跑汽车站之后,我就随便上了一辆车。

就那样走了,不管到什么地方,他们都能找到那些什么类似招待所呀。这个红灯区啊,这种地方到了目的地是好像是一个矿区,还是让我解渴大门进去,这个左边就是那个招来所。

然后右边这边全部都是那种打车停的哪个地方,他们的主要客员应该就是打车司机,我们当时就住在这个左边这个招待所里面。

就是平常,我们就吃住,就在就在里面。然后如果有客人的话,就客人间开好放,然后我们再进去。

就是这样子,他们客人给钱是直接给到女那个女的手里的。 从来我我没有进过钱什么的,只要我碰到客人,我就会跟他说我是什么情况。

就是让他反我走,或者是多给我一点钱,让我藏下来,我自己找机会走。

我就是抱着那种侥幸的心理,我说,我肯定会碰到一个。

不愿意帮我一下帮我一把的人。

后来那次是碰到了一个客人,而是个陕北人,他是陕北口音,年龄也不大,跑常出车的。

就我跟他说了这些之后,他竟然说我的一句,他说你这么这么傻,什么人都相信。

他当时说是要把我带走了,但是又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他说算了,可能是他不想给自己惹事儿吧。

就偷偷多给了我五十块钱,然后我就藏在。

那我穿了一个牛仔裤,你的牛仔裤,裤腰那块儿都有一个,就是一个口袋,上面都有一个小口袋。

我就把那个五十块钱藏在那个里面,要到那五十块钱之后,我真的有,就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然后那个是以后你如果出去了,如果有办法的话,可以联系我,就是他当时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

我到最后可能是不知道怎么就找不到了。

听他们话嘛,他们可能就是对我已经放松警惕了。

就不会去搜我的生涯,这些就一直藏在那里。然后有一天中午就趁他们睡觉就跑出来了,我就出了那个门儿,就开始跑,一直跑,一直跑。

跑着往后看。其实也没有什么人,但是就是海拔一直往前跑,不知道跑了有多远,好像离那个人多一的地,人多一点的地方都很远了。

那里面没也没有出租车就是全部的,是那种三泵子就挡了一个那样的车。我说,你拿我到汽车站。

然后坐上汽车的那一瞬间,就那个心一下就落下来了,回来之后。

不知道该去哪儿,然后这些事情我家人到现在都不知道。

自从我到网吧上网上班,然后到到现在到那次逃出去,就这么久的时间,就没有人问我,就我回去了,就我等我身上的所有的伤都好了,之后看不出来的时候,我回去了都没有,任我这么人问我这么久都去哪里了。

就好像就是我出去转了一圈就回去的那种感觉,你回来了就回来了,不回来就是那样。

从矿区逃出来之后,娜娜没有报警,因为她不想让家人和村里人知道这件事儿没休息多久,那呢就又出去找工作了。

他应聘上一家星级酒店的服务员,平时下了班就和同事出去玩儿,同时偶尔会带着他去郊区的ktv。

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娜娜结识了一些在ktv坐台的女生,跟他们在我一起玩的时候,他们就出去吃饭呀,什么就感觉他们触手好买什么东西从来都不犹豫的第一次去。我记得就是就是他们穿穿得好漂亮。

什么身上喷的香水呀,很穿的衣服背的包包,然后化了妆,那时候可以说是羡慕吧,可以这样说吧。

然后他们也问过我最开始没有同意,因为我心里是有那个事的,还是有一点阴影的,然后到最后就是一,可能就是成天看他们,嗯,花钱什么都不用管,不用雇的。

可能就是这个,也就是以小树近前的欠缺,把我影响到,然后就自己也就跟他们一起了。

这小时候很想要一个自己的一个布娃娃,很像有一件就是属于自己第一个的东西,东西就是自己新的东西,这样从来都没有后来自愿去做这个,可能我觉得跟这个有也有关系吧?

就想自己去支配支配金钱去了之后就给我第一印象,就是感觉不是那种就正经唱歌的地方,一进去之后,就是中间是有一个很大的场地,周边是一个圆形的。

然后旁边都是玻璃,里面就是一圈儿沙发,他们都坐围着沙发的那样坐了,要么就是有的人在聊天,有的人在笑啊,有的人就一个人坐在那里。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什么样的都有。

他们会有一个就是叫妈妈了,然后可能就是哪个包间,就是要的话,会有一个领头的,就带他们去包间,然后挑选。但是只要那个妈妈一进来领取预报间,然后全都是在笑。

不管是真笑还是假笑,都是在笑,就像戴了面具一样。 我那时候也不太爱说话吧,就是跟那几个认识的。

就偶尔说上一两句,然后大大部分时间也是在那里发呆。

我们每天去去的上班的时候。

他会给你一个牌子,让我们挂在身上,只要有客人挑上你,你就直接跟着去就好了。

他是分那种单册和过夜的翻次,好像是一百一百五,然后过夜就是三百。

刚开始我可能不太适应第一个客人是,就是当他去动我碰我的时候,你要要脱我裤子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了我。

被那四个男的就是突然脑子里就那个画面就出来了,然后就害怕了一下,我躲了一下,然后也没什么,就是气到赶紧结束,赶紧结束。就是这样。

后来就慢慢的就感觉是一份工作吧,就只是认为他是我的客人,我为他服务,就是这样,晚上结束了之后就回去休息,也没有什么别人的生活,就是混混日子。 我在想什么,我的第一次是被死,已经被四个人就那样糟蹋。

我想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我就觉得我就是一直这样混吧。

久而久之,娜娜不再抗拒接客,他也变得像那些女生一样挥金如土,买各种自己喜欢的衣服和化妆品,手里有多少就花多少,从不攒钱。

当时还只有十七岁的娜娜在生色场里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儿。

他对未来一无所知,也不抱怨和希望,客人倒没有什么影响生的,我就记得有一个女的,三十多岁。

就是那天上班之后。

当时没有什么客人来,因为还挺早的。

然后我们就都坐在里面聊天啊什么的,然后那个女的就她就他出了电梯之后就一直就开始扶着墙走。

就感觉他可能很不舒服的样子吧。然后满头大汗的,然后就我,我们也都不知道怎么了,然后有几个就是当时ktv里面的工作人员几个男的嘛。

就去扶他,然后我把他就扶到别的房间去了。

到最后第二天去的时候,就听说他已经死掉了,是因为毒瘾发作,因为当时对吸毒这个。

嗯,不太了解,就只是觉得一个好好端端的人就头一天啊,在你面前第二天就没了,那时候后来有想过,说是是不是这里面的小姐大部分都都会吸毒呀什么的,还想过我会不会以后也走上这条路。

对违法这一篇啊,好像还没有那么多的日子吧。

他那时候就好像不像现在,现在对这个事就是抓得特别严嘛,以前就不以前感觉就是。

就像最开始那种我说的那种红灯区,那时候也很多很多便利都是就一到晚上,你走那种巷子里面都是那种店。

到最后也没有坐多久做了有一年就认识我的第一个老公,那是到零七年了,跨到零八年的过年的时候认识的他就是刚从监狱里出来,然后他那朋友他兄弟带他去就玩一下。

然后他就跳到我了。

然后可能是他在里面呆的是时间比较长吧,就不像。嗯,不像别的客人一上来就是就在你身上摸呀什么的。

当时呢,我坐在他妈旁边之后,他做得很端很正,就坐在凳子上,腰腰停的额很直很直,两个手放在膝盖上,就那样子。

他没说话,我也没说话,就那样就那样干坐着,然后别人都在那玩儿,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

就那样干坐着,然后最后是还是他朋友说说你们俩在干嘛。然后倒了一杯酒。

然后那杯酒喝完之后,他才问我一些话,他说你是哪的呀,你多大咧呀,就问些这些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动。我。

他跟他朋友去喝酒,喝完酒之后,他说要带我出去,就是过夜的那种,就是第一次做完之后就在一起聊天嘛。

当时我是想跟他说我之前的那些经历的,但是我又没有说,我觉得没有必要了,因为现在你自己已经都做了这个东西,你还说那个没有什么意义了,就没有说。

后来他就隔一段时间回来找我,隔一段时间回来找我,在那之前都没有想过说哪一天,我会和就是谈一次真正的恋爱呀。

这样子那次掌握之后就说,嗯,让我不要做这个了,以后就别干这个了,不如跟着我吧。

当时其实我,我是真的以为他有在开玩笑,我说好呀,就就是也是以开玩笑的渴求是好呀,你带我走,我也不想做这个。

然后之后回去之后我就想过我说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可能会就就会跟他走。

其实一直我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然后后面又找过几次,就是每一次都会说这个事情嘛。

然后慢慢的我就就感觉他说的挺真的,就是之后我跟他出去之后,他就在外面,不是租了一个房子吗。

有时候我会去他那里。

记得很清楚,就是汶川地震的一次,但是我们是在四楼,然后当时晃的时候他事先跑下去,然后跑下去的时候又反过来。

然后拉着我的手一直往下跑,就那一刻就感觉对这这个人真的挺好的。

出去之后就那几天,就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白天晚上都在一起,可能就是那几天,然后感情就慢慢的也没有说过多的什么很深的感情就是这样。

顺其自然的就这样在一起了,然后就离开那个地方。

跟他在一起之后我就问了那句话,我说,我们以后吵架,你不会接我短,不会嫌弃我是做这个的吧。

他说,不会啊什么的就很快,我们零八年十月份就结婚了,结婚的第一年,第一年过年,就因为什么吵架了,吵架了之后就他就说了那样一句话,他就说,我是个小姐啊。

我有什么可清高的,什么这样的呀,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说着说呢,本来还是跟他吵,跟他在就是在争辩。但是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没底气了,我就瞬间觉得我,我就我,就我自己就不配了,好像他也是那种脾气不好的人,好的时候对你特别好,不好的时候,也就是又打又骂的。

我就在想,我是怎么啦,从小被家里人打出了一次那样的事儿,被那些人打,然后现在结婚了,又要被老公打在他们家,也是那种重男轻女的老大,是个女儿,老二出来以后又是个女孩,然后他们家就彻底对我就不管了,像坐月子的时候,我喝的吃的全都是凉的,都是我自己做什么尿不稳尿不湿啊,那些东西都没有。

都用的是什么破衣服,破床单撕下来,那种尿布就用完之后都没人洗,都是我自己洗。

也就是老儿的出生,然后导致后面一直吵架,一直吵架,每次只要一提到孩子,然后就开始到最后,他在外面重新找了一个,然后我们就也没有多说什么,就那样和平解决了。

娜娜和前夫协议离婚,但是没能要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只能每个月给孩子寄生活费,有空就偷偷去学校看孩子一眼。

离婚之后,娜娜去了一家饭店做服务员,现在已经做到了值班经理的职位,生活逐渐步入的正轨,也彻底和过去的身份告别了。

家人对那的生活依旧是不稳不稳,但却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向娜娜要钱。

有几次娜娜拒绝给他们转钱,家人就把娜娜的户口转走了,他们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

每当情绪低落的时候,娜娜就会想起十几年前的那段经历,他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就是有时候就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有碰触到这些什么夜场小姐之类的,然后我就会回避,我就不想说,感觉在说我自己。

在我们这里有一个喜欢过我的男孩子吧,他可能是因为喜欢我才会对我这个名字好奇,他就是一直追着问他说,你看起来总是那么忧郁,你肯定有故事,他就很好奇。

我说,没有,真的没有。

后来也没有跟他在一起,虽然有好感,但是也没有,就是总觉得如果我在他面前完全透明的话,他会不会也跟第一个老公一样,所以现在这样挺好的,现在就是攒钱吧,像买一套就是111套小的公寓,觉得这样就挺好的,有工作稳定的工作,有什么也不去想。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马达制作声音设计。桑泉,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8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