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我妈出家了

我妈出家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477


我妈出家了

节目开始之前,先说一个事儿啊,今天的节目是故事fm的第二百期节目,感谢你对故事fm将近两年来的喜爱。

尤其是转发过我们节目的人,这份知识对我们尤为重要。

感谢你让大家知道中文世界里有这样一档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为了庆祝第二百期节目的发布,但对你来说可能不是个好消息,我们决定本周五也就是清明节的假期暂停更新一期。

让我们的团队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我们不会走远,咱们节后悔了见。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们身边总会遇到一两个亲戚朋友,是信佛人士,他们吃斋念经,经常去寺庙里烧香参拜,但是选择斩断红尘,从此青灯古佛,遁入空门的人还是相对比较少的。 那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涟漪的母亲就是一位。我的名字叫涟漪,今年25岁,在南京工作。

因为我妈妈,她其实是一个,就是用现在人的话来讲,就是一个学霸。

他从小到大都是有比较。

强的学习意识嘛,包括他信佛之后,他也是从这个方向去走的,他是那个时候是南通嘛,然后南通有一个山叫狼山,他就跑到狼山那边去看那个寺庙啊。或者就是说有机会的话和那边的师傅聊聊天,然后渐渐的就是有一两个师傅愿意做他的入门师傅啊,会给他一些东西看,然后他就开始入门了。 我那个时候只有十三四岁,世界观还没有形成,就是标准的中二的年纪。

因为小孩儿总追求与众不同嘛,那你幸福其实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啊。

因为如果你在手上带一串佛珠,别人就会来问你这是什么东西,你,你就可以侃侃而谈。

当然这个只是一方面啊。

更多的是一种就是你已经默认为这是你设定中的一部分啊。虽然后来你才会了解到说,嗯,就是你脱离你的这个潜移默化的环境之后,你开始反思这个东西对你的影响而什么。但是在那个时候,这个就是和吃吃饭,喝水一样很自然的东西。

比如说看到一只麻雀在我们校园里死了,我就会把它给埋到树底下,然后给它念一段往生咒,然后其他东西就会围着我。

他会会感到很奇怪,说这个同学在干什么,然后我就会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们,你们这都不懂。

我妈就是从小开始,我觉得可能到初中左右吧就是。

衣食住行什么,确实给你照顾得很好,他就是细致到什么程度啊。我们初中那个时候不是会那个中午在那儿吃饭嘛。

他就是总是会担心我吃不饱,就是那个时候,虽然家里边可能没什么钱,但是他永远会去超市里边买那种他觉得很好吃的东西。

所以我至今对于鹊巢牌的那个危化巧克力有深刻的心理阴影。

因为那段时间雀巢的微化巧克力总是打折,然后他永远都在给我买这个东西。我可能吃从初中一直吃到高中毕业涟漪后来慢慢长大,世界观开始形成。

他对佛教的看法也逐渐发生了变化,甚至产生了怀疑。

我肯定会怀疑啊,第一次中考的时候我就考出来,结果就那样,我妈就会跟我说,可能是。

上辈子做的事情不好或者怎么样,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有了一些动摇,我就觉得,嗯,就这个事情这么想,好像不太对哈。

就是对佛教,对信仰的反思,就是一直在不停的成长,就是这个想法在不停的变大,然后就是我跟我妈青春期之间的对抗,别人家可能是一些我想要某些自由或者怎么样。

嗯,我跟我妈之间可能可能就是我可能不想信佛啦,就是这样对我妈说,嗯,他第一次跟我提这个话题的时候应该是一零年,那个时候高二就是可能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嘛。然后母女两个吃完饭。

他把饭桌上的碗一推。

我们家是这样的,那个饭桌前面会贴一个,那个叫授时当存五官,就是僧侣的僧团里边的一个要求就是当你吃饭的时候,你应该抱着怎样的心情去吃这个饭,这是他手写的,贴在我们家墙上哈。然后他就对着这个东西看了一会儿,忽然来了一句,嗯,总有一天我是要出家的啊。

嗯,怎么办呢,因为那个时候学习其实也挺紧张的,然后我还有作业没写,然后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然后他忽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又。

觉得有惊讶,也觉得不惊讶,就有点装作没听见。是的,就可能沉默了一会儿,就跟他继续聊其他话题了。

其实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反复,我不知道算是就是现在说的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就是他反反复的跟我说过说,哎呀,我以后可能要出家,他说我以后会想出家的,我以后肯定是要出家的,他就会反复告诉我这件事情。

所以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啊,来了,果然来了。 在我大一的下半学期,那一天是我的。

阴历生日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夜晚,宿舍其实已经熄灯了,大家都躺在床上各干各的事情。

我当时需要有一张照片,需要从家里的电脑让我妈传给我,但是呢,就是我妈就一直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淌塞我,我就开始觉得很奇怪。

直到他终于说说,哦,其实我现在出家了,我已经出家半个月了。然后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出家了。 从我的角度来看的话,我是觉得,呃,首先,因为我的父亲是在初中的时候去世的嘛。

他可能就是说,对人世间的一些东西可能就是有看破,我也不知道,因为。

嗯,他们两个是比较模范的夫妻,感情非常的好。

这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我的母亲是很小的时候,她就出来工作了,可能十十六岁,就像我,他觉得我到了十八岁。

在精神上完全独立出来,应该是完全没问题的。这个就是在他的概念里对,然后,所以他就选择了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面做这样一件事情。 虽然涟漪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母亲迟早是会出家的。

但他没想到会来得这么早。这么快连一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程度啊,一点儿也不亚于当年得知父亲去世的时候。

那我一时肯定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反应的嘛。

那我说,那其他人知道吗?我妈说他没有告诉其他人先告诉我的。

然后我说,那你,那你准备怎么交代?

他说他说呗,过年,回家一看,大家都知道了呗。他就这么说,就是我直接问他,我说,那你是谁给你剃肚的?

嗯,你是怎么出家?你去哪里了,就是你现在哪里。

然后我妈就比较坦诚,她就说她现在福州重复四,我之前从来没有体会过,就是我的母亲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这件事情上。

但是他自己上佛学院之后,他就出现了。

我要学习学习是我现在要做的第一位的事情,然后你的事情你已经成年了,你需要自己照顾好你自己。就很多时候就是比如说因为那个时候是在昆明念的大学,然后经常会水土不服。

就是我妈的态度,就不像我小的时候,比如说我十六岁,跟我妈说这件事她可能会非常的紧张。

因为他自己是护士,他可能不会带我去医院,但是绝对会把药什么的给我准备好。

但是当我成年大学之后,我也可能是我太经常生病了,所以我一生病,我妈就会只会非常轻描淡写的说啊,那你要好好照顾一下你自己啊。然后就开始说一些其他的话题,就是这些非常细微的话语中的暗示,就会让你体会到,说。

在你母亲的世界当中,你的孩子就是不再是第一位了。

因为佛学院的特殊性涟漪不能经常和母亲保持联系。

假期的时候母亲也不会回家,而是留在寺里参加额外的课上,所以林依再一次见到母亲,是他出家的大半年之后了。

我第一次去福州的佛学院见我妈妈是在一三年的秋天,那个时候我妈说可以来找他玩儿,我就去了我是坐的飞机到的福州,然后下车之后去坐机场大巴。

呃,我妈提前做了非常详细的攻略,给我,告诉我应该坐哪一路公交车,然后他在那个车站等我。

我下车了之后稍微辨认了一下。

因为脑海当中就是告诉我自己说不应该再找长头发的人,要找秃的人对,所以就是人群之中,很容易就找到了我妈脸上就是笑的圈儿,就是笑得非常开嘛。然后呃,一下子先给我塞了两瓶,他们可能是他们佛学院发的那种小零食。

那个我记得是花生牛奶,对,是花生,牛奶,罐头。我跟我妈都不是那种特别会直接表达感情的人,两个人就就挺沉默的,就坐公交车就去佛学院了呗。去了之后。

他是以实际行动来表示他对我的欢迎的。 到了之后,他就先让我坐下来,然后跟现宝似的从那个桌肚底下拿出来一小锅粥。

说这个是他在这边偷偷藏的,他从早上开始炖的,让我好好吃吃一点。他们那边有课堂嘛,就等于像我们的那个宾馆的登记处似的。

去那个课堂那边带着我登记一下啊。然后其他人都说啊,你女儿来了。她说,是的,是的。

在那天呆了,可能两到三天吧,我妈也晚上也有课嘛,然后可能大九十点钟回来,然后十一点就得熄灯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很好的聊天的时间,因为那个时候是十一十月一号国庆节假期。我说我想去厦门那边玩。

我妈就说说可以啊,我可以陪你,就是坐动车,坐到厦门,然后把你送到那边,我再回来。 在厦门的那天晚上,我还是。

和他聊了挺多的,就是和他两个人躺在宾馆的床上,就是谈一些以后怎么办,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这种这种语言逐渐稍微变得有点激烈,就是觉得,哦,他现在身份,毕竟换了我是不是应该有些东西能跟他说,有些东西不能跟他说。

而且他会给出一些就是我妈的一些行动,我会认为是一些信号,就比如说他让我跟他分开谁。

嗯,因为从小到大,其实也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就一直到我高中毕业,我都是我跟我妈睡一起的。

包括他后来说想送我去厦门,我也挺开心的,就觉得是不是,是不是我妈觉得她想照顾一下我什么的。

也确实是,就是有妈妈在身边嘛,你基本上衣服你也不用自己洗,然后行李她会归你规制好,当时就是非常珍惜这些他照顾我的一些小事情。但是当他说我有课,我还是得回佛学院的时候,那这个事情就又回到了现实当中,就是我妈,她还是选择离开,我去过他自己的生活。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把这种情感上的不满足给转移到了对于佛教上面,就是我会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个信仰,所以我的母亲选择遵循他,而不是说继续。以我们传统中国的观念,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女儿去奉献一生就是人总是会比较的,然后你就是会不得不去,或者说是试试一个必然的结果。

或许有一点恨的之前可能一年左右,我是一个比较忍耐的状态。

人总要有个爆发点嘛,可能是在一个寒假,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是发现自己情绪不对头,就是可能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身体情况就是不是很好。然后我就开始怀疑我说,呃,这个是不是抑郁症的表现,我就跟我妈说,我说你必须回来一趟。

你要陪我去一趟医院,他有一些小的习惯会让我很抓狂嘛。他不是剃头了嘛。在佛教里边,他会觉得,就是说普通人不要走在出家人前面,他会这样要求我。他说。

哎呀,你不要走到我前面?

这个等于是对我雪上加霜嘛。

然后我就会觉得说,我说,那你什么意思,你不让我走你前面你对我这么有意见,你就用这个身份把我和你隔得这么开。

满脑子都是这种想法。 一路上都是没什么话讲嘛,很沉默地坐公交车,很沉默的等号。

到了医院之后,医生可能应该也见过类似的例子吧,他也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大的惊讶。

大概跟我简单聊了聊,问了一下我有什么症状之后他就说,你可以先出去一下,我跟你妈聊一下。

然后我就出去了。可能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我妈出来了,就是可能因为我们的上一代人嘛,就是觉得这个精神疾病和神经病,它是一个东西。

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医生是在这个方面对我妈进行了一些科普,然后比较客观的,可能说了一些,提示了一些这些事情。

因为在那天之后,就是说我妈对我的态度不像以前那样,就是那种默认我可以厚的主,他就会开始说,考虑一些我能不能够承受得住的事情了?

可能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那个时候我更多的可能就是那种害怕自己活不下去的那种惴惴不安。

等到我工作独立了之后,这个事情就好很多了。

我妈除开她是出家人之外,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她是非常非常尊重我的,基本上从职业选择哦,我说,我喜欢做什么,我可能要花钱,在一些这种爱好上面,他也会说,好的,妈妈支持你。这样子。

精神层面上的沟通会比较顺畅,就是会讨论一些,比如说。

关于正直的看法,关于同性恋的看法,我们俩都会去谈这个我妈是一个网瘾中年妇女好吗?

我妈最近经常给我发一些公众号的文章,然后文章是关于女生的幸福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着急的结婚呢?

换一个人结婚婚姻就会好吗?四位大师告诉你真正的幸福婚姻是什么样子的,他前后给我介绍了两三个了吧,就是男生,他给我介绍两三个男生了吧。

基本上渠道是因为它在还没有出嫁的时候跟周围邻居呢,相处的比较好。

周围邻居也就是很顺利的接受了他这个身份,就是用一种非常奇妙的普通的姿势跟我妈说,你女儿到年纪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然后我妈也非常奇妙的,普通的说啊好的呀,什么样的条件发张照片呢,信息发过来看看呢。

把他们两个的脸遮住,哎,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中年大妈之间的对话,然后我妈就会被说得非常疯狂心动,就会跑过来跟我说,哎呀,听说有一个儿子不拉不拉,不拉不拉。

我就会对我妈说,我说我就特别好奇,为什么你自己出家了,那你对于这个婚姻,你为什么会想要让我结婚呢,我觉得这个很神奇啊,对不对?

他就会说,那你又不跟我出家,我就会说,那就是是不是就是不跟你出家,然后女性一个人在世界上生活。

就是除了结婚无路可走呢,我妈就会非常认真的思考一会儿她就说,啊,那你老了怎么办呢?妈妈确实只能够陪你到你一段时间呀。

我觉得这话说得也对,就是因为最近女权的风刮的是比较大的嘛。我思想里面也是一个比较反顾的人,最近的日常就变成了我妈给我发那些公众号的文章,然后我反过来给她天天洗脑一些女权的文章。对。

然后我会跟他说,我说你女儿现在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努力努力,未来也是会,就是说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未来。

我是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涟漪的母亲先后去了福州,四川,浙江好几处福学院求学,后来提前结束了学习,回南京陪伴涟漪,度过了焦虑的求职期。

按照佛教的规定,出家人必须要找到一个到场继续修行,所以母亲也开始了类似女儿找工作的这个路径。

他不念书了嘛,那你不念书之后,出家人必须要有一个道场,他就去开始寻找一些适合的到场了。 我妈她前前后后,应该也是去看过不少道场的,但是这个事情呢,从父母角度上来说,就有点类似于是他的艰苦创业的过程。

我们的父母一般都很少会把自己比较辛苦的一面告诉子女,所以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是已经是一个定下来的状态。他就告诉我说。

他在丽水那边找到了一个小庙。

那个庙呢是一个清朝的时候就有的一个比较古的庙,但是呢,因为文革的时候把它给破坏掉了,但是地基还在,我妈妈以后就留在这个庙里了。 嗯,我先后去。过去的次数不多,说实话就是他每到每个月的初15,他会做一个法会,愿意来的人就来,就是很开放的一个态度。

那天正好也是个法会,我在门外站着看着他。法会嘛,就是到送到哪一部经的时候,大家会就是绕着这个佛像开始转圈子转,可能转个两到三圈这个样子,对吧。

然后我就看着那个人走过去,一圈一圈走过去,我就在找诶,我妈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然后就看到我妈站在站在最前面,他为了让自己扩音嘛。他腰上别了个小蜜蜂,然后嘴上卡了一个话筒。

手上还拿了一个佛教里的那种乐器。

就是走在前面,基本上就是虽然它人在动,但是上半身不动,眼睛半闭着绕到我面前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可能发现了。

然后忽然抬起眼睛朝我笑笑了一下,呃,你来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然后我就觉得我就觉得蛮好玩的,他们僧人的日常,哪怕就是不去做这些过来谈心啊。什么他也是安排得很满的。

因为他那个地方还有地,就是那个寺庙,它是有地的。

种了一些菜,它除了做他的佛教的功课,他还要去种菜收黄豆,前段时间收了买买一袋黄豆回来,让我自己炸豆浆喝。

我前段时间不是也在见庙嘛,然后见的时候也是各种事情牵头问徐肯定都来找他周围的那种信众啊。或者怎么样心理上有问题啦。想不过去的坎儿都来找我妈聊,除了面对面的聊手机也在聊,我看到的就是他回到家之后啊,我不知道他在庙里什么状态,基本上回到家之后,基本上手机是没有放下来过的。

有的时候发云,有的时候打字就是会去。有的人从我这边会听到一些只言片语啊,什么?

什么想不通啊啊,什么觉得没有意义啊,我妈就会去进行一些比较耐心的劝导,这样子我觉得就是像一个工作出家人是他的工作,你就这么想就好。他是一个工作,但是他是一个终身的,会影响到你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工作。

你会就有点像比如说火箭的那种开发人员啊,什么就会,你会有一些不得和家人团聚的地方。

然后你必须要呆在你的道场里,或者说你出门就?

必须两个人一起出门,你要找的人陪着你,这是他们的一些规定,在他们一种就是你也不能说对,也不能说是错。但是这是他们的一个习惯,你可以尊重他。

其实我觉得我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然后我的母亲也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们都只是很努力的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而已。

他找到了他的方法,我尊重他,他也尊重我父母子女一场嘛。我觉得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捕制作声音设计孙泽玉。

如果你是故事fm的忠实粉丝,每次听完故事,随手转发一下。

或者点一下公众号,最下面的再看都是对故事收集者最大的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