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盲道上为什么看不见盲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2-18点击:1526


中国的盲道上为什么看不见盲人

我很喜欢通过走路增加一点运动量,有的时候我去上班,也会先走上一站地,然后再坐车。

但是你知道,人行道上它有一溜盲道,就是那种黄色凸起树纹的地砖,走上去非常不舒服,各叫。

但是一想,这是给盲人用的吗?

为了让他们出行方便,这么点儿不舒服,我们还是能忍受。

但唯一的问题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盲道上有盲人在用,为什么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为了弄清楚为什么没有盲人在用盲道,我通过朋友介绍,在2016年的时候去拜访了一位盲人。

他叫郑廷,郑廷当时在一个叫做一加一残障人集团的公益机构做接线员。

朋友告诉我,郑婷每天自己去上班,我好奇心就上来了,一个盲人看不见,却能每天自己去上班。

所以我去见他之前我就说,婷婷,我跟你去上一天班儿吧,看看你平时是怎么走路的。 哎,你听听你好你好,我看你们门上贴着洗字,你们西婚不久啊,是咋几个月了吧?

啊,恭喜,恭喜,谢谢。走吧,先走说,去上班。我每天都会随上,像家门口这条路就是一点忙到都没有。

嗯,对,你只要不着急,还不是车多吗。 然后你只要不着急,跟车欠就没事。但是偶尔有擦破,那是肯定难免的事。

毕竟还没有忙到,而且也没有任何物债的设施。 对,作为我像视力没问题的人,我人行道特别窄,而且堆满了东西,我觉得不方便,对,对你来说,我是不是觉得?

说更困难你,你要是实在避不开的话,我就会在下面走。

其实我通常不会在人家闹着说,因为人真的更容易放一些杂物,这是路口,反正要过这个路口接了,对咱们要直过路口往前走。

现在咱们过吧,多玩儿了行,谢谢卖没事儿卖过去,谢谢。是好啊,不高兴,谢谢。

然后咱们一直直行就行。 这段路我可能会经常会被斜管原辅一下,因为他这段路特别的窄,然后车特别多。

因为是个路口,然后。

对,咱们执行过去,会看到一个人行道,这样咱们先我我,我先带你把这这个考核这过了,因为特别是乱停车在这水本人对你看住了,你看到这一段,对吧。

对我跟婷婷见面的前几天,她手上握着的这根红白相间的盲帐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三轮车卷进去了。

所以这个盲胀现在还有点弯曲,因为婷婷家门口的这条路没有忙到。 如果有的话,会不会好一些,那你觉得那些有盲道的路对你的帮助大吗?

我觉得也不会特别大,因为虽然盲道是个标志,可是盲道的建设它,你不知他终点在哪儿,就可能你走一段,你会发现它会断了。

婷婷说的断了,并不是只把盲人引到沟里的那种盲道,即便是修得好的盲道盲人,其实也不怎么用。

没搞清楚为什么要修盲道,简单的想法就是啊,盲人忙着嘛,就走在盲道上嘛。

但是大家仔细的去观察这个盲道这个东西,它通向何方?

没人知道。

我叫蔡聪,是1986年生人。我是非常标准的视力,一级残障就是最重的那一集啊,一只眼睛看不见,然后一只眼睛的视力不到0.1就是能看到那种模糊的影子。我这次采访蔡聪是2017年。

他现在是上海友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的总监,因为他负责各种倡导工作,所以说话特别有感染力。

那你去想象一下我们大街上的马路啊,你想象马路一下没有任何的路牌标识,这马路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啊。

地铁站里面也特别搞笑,地铁站里面盲道呢,修得也挺好,然后你要顺着盲道走呢你?

总归,你肯定能走到一个地方,但是可能你永远不知道你会走到什么地方。

我最重要的是获取信息。我要知道我现在我在哪里,这个信息我需要获取到。 盲道是1965年在日本发明的,而中国的盲道修建热潮始于2005年。

因为从这一年开始,全国文明城市这个称号开始评选在评选的项目中忙到的覆盖率是城市是否文明的重要指标。

所以全国几乎所有的城市都以极高的热情来修建盲道,现在中国有了全球长度最长,分布最广的盲道。

但是这种盲道对盲人的作用其实并不大,现在国外好多地方都在拆忙到,因为确实用不上。

我需要的是参照物,我走在路上,我走在马路边上就行啊,我留边走就行,对吧,那获取信息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哎,我可以用导航软件啊,你先走路都开导航软件吗?

我现在去陌生的地方会开,但熟悉的地方就不用不着了嘛。

这就是科技在跨越障碍。

如果你打开地图app,除了开车的人,常用的行车导航,还有一个步行导航,这个导航功能对盲人来说特别使用步行导航开始夜间出行,请注意安全,但是盲人看不见他们怎么打开地图app,怎么往里面输入目的地呢?

我就特别惭愧见婷婷之前我问了一个非常蠢的问题,介绍婷婷给我认识的那位朋友,当时是把婷婷的微信名片发给我。

我就问婷婷是盲人,他怎么用微信呢?

我的朋友充满鄙视的对我说。

盲人的手机里都装有毒品软件,我们能用的他们都能用。

所以到了婷婷的办公室,我就让她给我演示了一下这个,那这个是我的手机,那我可能因为每每一页我放的东西不一样。比如说,我可能要给你发微信第二页,不管你讲第二页,然后我们编辑一个一段文字,尽管倒计盘,尽管倒计盘变成好带回来到跳的一一带回来到跳的,我可能要是先这么寻求的。

啊,你是哪个哲哲学的哲,是吗?

共有的是今天下周五一起吃的好吗?

按着中午一起吃饭好吗?

这是婷婷发给我的微信文字消息。

毒品软件的语速非常快,但婷婷很适应了,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几个字就敲出来了。 在智能手机和电脑时代之前,盲人可以阅读的东西非常少。

因为盲文就是印在纸张上的小秃点儿,需要特殊的纸张,特殊的印刷工序,所以盲人书的成本特别高,这就导致全国只有一家。

中国盲文出版社出版盲人书籍,所以种类少得可怜。很多农村地区的盲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一本盲文书。

然后但是这里面呢,就说真的是技术跨越障碍,比如说像盲人现在用电脑用手机,都是通过这个屏幕朗读软件,能够把上面所有的文字信息都读出来。

这个帮我们跨越了很大的障碍,让我们能够去获取信息去拥抱这个世界。

但是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有一点需要跟大家提出来的是一技术一一方面在帮我们跨越障碍,同时呢。

好多人呢又在给我们不断的制造障碍。你比如说一个app?

他如果不支持你的这个读屏幕朗读软件,那你就用不了。比如说,嗯,最近刚开始的时候我记得就像QQ啊,微信啊,微博啊什么的,那些就都用不了啊。然后你你就只能干瞪眼。 尽管你有屏幕,朗读软件,你只能用什么?你可以用斯盖普。

你可以用什么,你可以用听斗。你可以用msn为什么,因为他们的那些程序员都有这样的意识,就是在。

软件设计的时候,他们有无障碍的这种操作规范在他们上大学的时候,里面就有残障的通识课程。

所以他知道我的用户里面有这样一批人,我要照顾到他们的。

这就是一种习惯,就是说国外的这些软件,它就有这些考虑。 对你,比如说像我最近刚开始用听豆的时候听得到,从第一版开始就是百分百的支持那个ios的上面的那个屏幕朗读软件,所以我经常在亚马逊上买电子书那个,但是国内的你比如说像什么呃,当当京东读书这些app?

你能花钱买书,但是买回来的书屏幕朗读软件读不了。

国内的服务对无障碍的支持非常差,因为他们把这方面的开发当成是一个负担,一个需要额外去做的工作。

而没有看到。这是一个市场,一个契机,好比手机,现在残障人,凡是经济条件允许的,都尽量买iphone,因为iphone的无障碍支持,可以称之为全方位无死角。

无论市长,厅长还是肢残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操作方式。 其实很多无障碍的设计健全人也受益。

很多发明创造刚开始都是为了方便残障人出现的,比较典型的就是短信,是为了听账人群发明的。

结果在普通人中流行了。

不仅如此,我们往往忽略了另外一个角度的问题,你知道吗,在预期寿命超过七十岁的国家里,平均每人有八年的生命是在残障的状态中度过的。

我们小的时候各载很多东西,比如柜台够不着,女性怀孕的时候挺着肚子,行动不便,年老的时候眼花耳聋,腿脚不变。

我们处于这些人生阶段的时候,同样需要无障碍设施,所以我们从自己的角度也应该考虑残障人的需要。 如果说有的导航软件,盲人连盲道都不太需要了。

那我们怎么还是很少看的盲人?

不光是盲人,任何形式的残障人,我们都很少看到他们去哪儿了。其实你回想一下,你上学的时候,班里有多少残障人。

中国有八千五百万参照人。

如果你们班里有五十人,那平均应该有三个参长的同学,为什么没有?

很简单,因为他们被隔离起来了,要么家里人不让他们上学,要么被送去特殊学校。 婷婷的父亲就没让她去上学,因为我父母都是农村的我爸妈。

然后呢,我怎么说呢,自小是没念过书,他是说答应让我去。

嗯,去念书,然后让我去学艺术。

但是呢,后来一直就没答应我,然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反而我弟弟的事情他会答应特别快。

因为我我是女孩子,然后看不见家里可能会多少会有一些慢带吧,就觉得哎呀看不见,然后会觉得是一个很沉重的负担。

像婷婷父母这样的想法非常普遍,觉得残障的孩子是负担,也没有必要去读书,所以残障人文盲率高达43.29%。

那些读过书的呢,一般都是被送到特殊学校。

可能有人觉得去特殊学校不是挺好的吗,专门针对残疾人因材施教,这一点蔡聪可以说一说,不过需要先说一下。蔡聪是后天因为药物导致失眠。

在完全看不见之前,他还是在普通学校读到了高中之后才去到特殊学校学习盲文。

徐王文第一次去到我们那的那个特殊学校,印象特别深,那个它是一个盲人龙人和心智障碍人混合的学校。

然后当时呢,那个学校里面盲人特别少,就六个。

其实那个盲文挺简单,就是盲文,就是一套拼音的那个编码表,只不过就摸的方式,那种六个点不断的排列组合代表什么,包括摸破什么的。

我很快就学会了,但是他们其实我都不用再去了,但是我会每周会坚持去两天,就是因为他们跟我说,希望我多来了,跟他们一起玩儿。

因为他们从小就是在这个学校里面寄宿,然后不让出去,为什么不让出去出学校,怕出事儿他担责任,然后家长呢。家长好多家长都是把孩子拿过来放在这个地方,就好像仿佛没事儿了,恨不得连暑假都学校帮忙托管跟逃避瘟疫一样。

所以蔡崇比较幸运,因为她在上学的阶段里有很长一段时间还是能看见,所以他得以留在普通学校里,就没有与社会隔离,留在了正常发展的轨迹上。

而且他一直不觉得残障这个概念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都对残障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概念,我也没有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残疾人。

或者怎么样,因为可能就是视力不好。之前对所谓的,比如说盲人那种印象,更多的都是停留在这种别人的就是教育之中。比如说诶男的,哪儿又来了一个算命的瞎子诶男的哪儿,你看那个啊,好可怜的,一个没腿的在那儿乞讨。

然后当然我视力不好之后呢,我并没有把我自己跟他们就是联系起来,我一直就把我自己以为是一个叫戴眼镜不好使的高度近视,无非就是大家都是近视眼嘛。我们那那个时候近视眼已经很普遍了。

就把我好多同学眼睛脱下来跟我都差不多,那种动不动就一千多度近视的我感觉跟我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这种戴眼镜好像不太好使。 蔡聪非常适应不同的学校教育,他的学习成绩特别好,各种表彰奖状拿到手软哎,突然学习成绩好,好像又又又又好像一下子让我觉得人生又?

又充满了辉煌,那你这种事情就会让我陷入一种这种自得的这种情绪之中。

就像你们,你看,你们刚开始都说我不行了,对不对啊,现在你看你们瞧不起我,你看我学习生,你好比你们都强,然后会特别得意。 所以,如果有机会融合在普通学校里,残障人就可以建立起信心。

健全人也会更了解参照人的需要。

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学校拒收参长,学生借口这方面的教学经验不够,硬件设施不足等等。

其实恰恰相反,就是说你会看到很多人会问我说,哎,你看不见黑板,你怎么学习成绩这么好。

我跟大家说,其实看不见黑板并没有关系,因为看不见黑板,恰恰让我就是会更加专注地去跟老师的这种语言互动。

实际上,一个人的思维的传递还是靠他的语言的这种逻辑的组织和表述,对吧。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发现像我的老师。

他们这个讲课的时候会注意很多,比如说黑板上写的东西,都要把它都要把它讲出来,然后比如说像数学像画图什么的,我们的老师会根据我的反应,它会去描述这个图啊。比如说这是一个三角形abc。

然后他会说,当我念abc的时候,可能a是在最上面,我们是以一个。

这个逆时针的方式,那很快我的脑脑海里面就能建构起这样一个概念,那这个就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他需要就是专业的知识嘛,需要需要专业硬件的知识嘛,也需要。

如果有这些,我可能学习起来会更加的轻松会更好。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说拒绝我进入学校的理由,因为只要他愿意关注你,愿意从态度上接纳你。

总能找到方法。所以就是说,当时你的老师,你周围的环节还没有这个融合教育这种概念,但是他其实其实已经可以做。对呀,太可以做了,其实我要的东西。

就是很少并不多。在蔡聪上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硬件条件更跟今天没法比,今天只要拿个平板电脑,盲人就可以听课本练习题。

而那个时候的老师也没有什么针对残障人的教学经验,无非就是多用了点儿心给蔡从描述一下黑板上画了什么。 这么小的代价,换来的是蔡聪融入社会和大家一起成长的机会。

虽然蔡聪念的是普通小学中学,但是到了考大学的时候,他还是没逃过被隔离的命运,因为中国的大部分大学都有体检要求,残障人属于体检不合格。

他们要考大学的话,需要单考单招,只能去指定的几所特殊学校。

蔡聪只好去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这个学院被称作是盲人的清华北大,但是蔡聪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座盲人的清华北大基本上就是个职业技术培训学校。

他培养出来的学生只有两个选择按摩和钢琴调音。

1985年,为了解决盲人的就业问题,残联的前身盲人聋哑人协会召开了第一届全国盲人按摩工作会议。

这次会议正是把盲人按摩当作一个事业来开展,而且这次会议得到了民政部的认可和支持,经过几十年的政府力推现在超过九成的盲人从事按摩推拿的工作。

婷婷就干了十二年的按摩,他说这份工作很不好干,工作时间不规律,手指扭曲变形,而且这些还不是最难接受的,在魔咒当中也会遇到一些嗯不礼貌的课,然后或者是一些也是会提出非常要求的一些客人。

比如说,嗯,为他们做一些特殊服务。 嗯,那或者说给我一定的费用,那我肯定是确确的。

嗯,有一次就是刚好也是晚上在工作,结果因为我头疼,然后就是被被一个人差点儿给按住了。

后来我正,我正好在大喊就把他给推开,然后那个人差点帮我就是推倒在那个墙前靠靠着墙壁了。

贺海的朋友就劝了一下,然后我就从门里出来了,然后还有一次就是。

我被一个人差不多骂了半个小时,然后一个劲儿的说,说了一些特别难听的话。我当时我记得我出门之后哭得特别特别伤心。

所以有梦想的残障人都想找机会做点儿自己喜欢的工作。 而且政府的确也有政策扶持,现在全世界范围内解决残障人就业就是两种渠道反歧视就业制度和按比例就业制度。

美国实施的是反歧视就业制度,他很简单,他没有给残障人提出任何照顾,但如果企业被发现,区别对待残障者相同,工作能力的情况下只招健全人的话。

那就法庭界,因为咱们国家的法治建设还有待提高,所以我们的政府很明智地采取了按比例就业制度。

强制要求单位招聘要保证有一定比例的残障人就业比例不太一样,有的省1.5%,有的2%。

而且政府还配了一套叫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制度,就是说如果你招不够这个比例的残障人就业就要交这个保障金。

类似于法管看起来非常好的制度设计吧。

但是这个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是按照整个社会的年平均公司计算的。

所以,对发达地区的企业来说,这点儿钱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宁愿交罚款,也不愿意雇残障人就业。

幸好我们的政府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从2006年开始改成按照你企业的平均工资来计算了。

这个把谁给触动了呢。

一帮高新产业,比如说搞金融行业的,银行业的it业的,因为他们工资都高,一年残暴金要交好几千万。

以前不就是一点钱吗,交了?

现在你看过去好几千万,开始着慌了,满世界找残疾人,满世界要雇残疾人,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雇。

这也不是人家企业的问题,对吧?你说人家是想找你,是对普华永道这样的高端企业来说,他上哪儿去照能符合他要求的残疾人。

连学都现在都不让人残疾人上呢,大学都上不了,高考都不让人参加,你说他招哥,他上哪儿招,他招不到,他只好怎么办,招点忙人过来做按摩呗。

哈哈,那他怎么在一个金融企业里面设置一个按摩的岗位?你对呀。

蔡总说,现在很多高端企业都这么高招聘盲人来按摩。

也就当作是给员工的福利了。

因为特殊学校学不到东西,普通学校又不愿意招残障人,所以导致就业的时候,残障人的文化程度达不到企业的要求。

像蔡聪说的,这还真心,不能怪企业,所以包括蔡聪在内的很多残障人士就去向教育部门反映。

但教育部门总是把皮球踢给残联,说到残联就更有意思了。残联的设置本意是很好的,代表残障人帮助残障人,但是他的设置却让其他政府部门有了逃避责任的理由。

很多官员还是用隔离的思维去思考问题。

他们觉得凡是涉及到残让人的问题,就应该归残联管,好像残障人的事情不是人的事情一样。

而且蔡聪觉得残联的代表性也有点儿问题,他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健全人,因为残联的招聘要参照公务员招录体检标准。

然后公务员体检标志你有个势力低于0.8啊,听力什么五米以内低于什么什么的,但是不合格的是不能当公务员的,所以然后残疾人体检是不合格的,不能加入残联不合格,我怎么加入残联。

然后完了就是你会看到。

你把好多政策放到一起,你会看到特别搞笑的事情,然后好后来就想个折呢,就说要求好,必须我们那个至少副理事长要招残疾人,就但这招呗,什么残疾人能被招进去啊。

轻度肢体残障,人能被招进去,他的身体是最贴近所谓的正常人的,因为这种能代表什么,这种人代表的是我们残障群体里面的这种身体结构里面的处于金字塔顶端的这批人。 呵呵,我们经常跟人开玩笑说你能想象在妇联里面99.8%的都是男人吗?

蔡宗的太太也是盲人,2016年两个人喜得千金,在太太怀孕期间,很多人劝他们去做个检查。

看看孩子有没有毛病,会不会视力也有问题。

我为什么要去做检查,对吧好技术性的讲,我去检查了,如果查出来是实际上诶啊。请问你们觉得我应该怎么样把孩子打掉吧。

我凭什么要把孩子打掉呢?我,我是从首先从我自己的人生就开始否定吗?

我觉得我我是一个悲剧,不应该存在吗?

好,这是这是第一点好。第二点是,谁觉得这个事情有问题,是谁在灌输他?这件事情有问题。

不是我吧,是这个社会啊,是你们在认为他有问题。

我和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因为你们的这种刻板印象和错误去买单呢?我凭什么要去买单,然后第三个是我自己,我跟视力障碍这件事情已经相处很多年了。

我非常知道说设计障碍的人生应该怎么去过,对吧?我自己一点都不卑微,那我的孩子,他为什么会卑微,他不会卑微,我在微博上我都不去回应你这些问题,我觉得没有必要回应。如果你能想清楚,你就想清楚,你要想不清楚。

那这是你的人生。这不是我的人生,因为我想清楚。

就说优生学在我们国家是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的优生学在上个世纪初的时候非常盛行,不光是惨症人,在美国曾经连小偷抓到之后也会做绝育手术。

那时候认为小偷的孩子也会成为小偷。 蔡聪觉得这个事儿不能等了,他得和这个世界谈谈。

四位老师,还有现场的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蔡聪,你好呢。

于是,2017年的除夕夜才从登上了网络热播节目奇葩大会。

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给大家传递一种全新的理念,就是说伤残或者我看不见这件事情本身。

它呢只是一个人的特点或者条件。

真正让我们的生活就是遇到很多问题的,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里面还充满了太多太多物理环境的障碍。

以及说我们脑海里面的这种传统的刻板的负面认知。可能现在让大家说残障,其实没有什么,大家并不太能够接受。

可是我看到了这样的可能,所以讲完这些,大家想想必已经明白了,为什么我说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残疾人。

因为这是我们脑海里面的一个。

刻板音响,非常感谢大家猜测,现在我们所有人都起力为你鼓掌,谢谢,谢谢你,谢谢你去这期奇葩他会议播出之后,很多网友的评论是。

嗯,很感动。蔡嵩很了不起,但他只能代表少数人那种能勇敢走出来的人,而大部分人没有这个能力。

我陪着婷婷坐公交车的时候,她告诉我,他也经常被这么捧杀。

我经常遇到问题,就是我为什么就是?

嗯,你一个人李家人呢。我心想,我没有每天上下班挺正常的呀,我不需要人陪呀,然后要不就付啊标签,哎呀,你们真俩不行,我们特别佩服你们我,我现在我们也只是上下班,拿着工资。

我们也指的是正常的生活,是什么可佩服的呀。 残障人既不想要人们同情,也不想要被捧杀,他们只希望被当作一个人,让他们和我们一样。

和婷婷一样,可以有机会上下班,拿着工资正常的生活,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