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FM 第一次采访国家元首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348
我们和「西兰公国」的国王和王妃聊了聊 故事FM ❜ 第 455 期 我的朋友 Theo 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人,他总是研究一些特别冷僻的知识。有一次,我听说他在一个国家的网店里买了一个爵位。 当时是 2014 年,只卖三种爵位:一个叫 Lord,咱们国家一般译为「勋爵」;一个叫 Baron,即「男爵」;还有一个叫 Count,也就是「伯爵」。 当时 Theo 很惊讶:这种东西居然还可以花钱买?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心里想到的一个词就是「卖官鬻爵」。 他挑了挑,觉得 Lord(勋爵或领主)地位有点低, Count(伯爵)又有点贵。于是 Theo 决定并购买了 Baron(男爵)这个爵位。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竟然会在网上叫卖爵位?这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 Theo 男爵告诉我,这个国家的名字叫西兰公国,所以我就去 Google 了一下。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 /Staff/ 讲述者 | Theo & Michael Bates & 史冬梅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实习生 | 张一舟 文字整理 | 雨露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Air Waltz - 彭寒(Theo 男爵) 03. Sealand Part1 - 彭寒(从海洋获...

故事FM 第一次采访国家元首

一一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的朋友ceo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人,他总是会研究一些特别冷僻的知识。

有次啊,我听说他在一个国家的网店里买了一个爵位。 呃,我是ceo,来自中国北方县居海外。

当时2014年的时候,他只有他只有三种爵位。嗯,一个叫做罗尔的中国一般翻译叫勋爵,然后实际上我觉得更应该翻译叫领主。

在中世纪比较低等的一个最低等的吧,爵位可以说是,然后呢,还有一句叫白阿荣男爵,然后还有叫看伯爵。

当时我就想,诶,这个东西居然还可以花钱买。

然后我当时心里想出来的一个词儿就是卖官欲绝我,我挑了挑,我觉得这个Loa的这个就是所谓的勋爵,或者是领主,这个有点儿低。

然后呢,那个看我们,呃,呃,伯爵吧,又有点儿贵,那时候我买男爵吧。于是我就决定了买男爵。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竟然会在网上叫卖爵位,这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

Ceo男爵告诉我,这个国家的名字叫西兰公国,所以我就去谷歌了一下。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

我就惊呆了。 西兰公国呢,他就是建立在这个英国东南部海面上的这么一个二战期间英军的一个海上堡垒上面的一个国家。嗯,他的这个创始人呃,罗伊贝斯啊,应该是叫这个名。

呃,就是认认为这个地方是。

他有拥有主权,从照片上看起来,说是海上堡垒都有点抬举他了。

我觉得它就像两根巨粗的水泥柱子撑起了一块铁板,而这块铁板的面积比一个篮球场大不了多少。

当我们姑且叫他堡垒吧,因为人家以前的确是一个堡垒,因为在二战的时候啊,德国经常派轰炸机去轰炸伦敦。

那个时候飞机没有gps这些定位系统,德国人怎么找到伦敦呢?

就靠肉眼飞行员先找到泰晤士河的入海口,然后沿着泰晤士河顺流而上找到伦敦。 那英国人一看,你既然每次来都要到这个泰晤士河的入海口,那我干脆就在入海口,见一些高射炮在等着你过来。

所以英国当时就炸沉了几艘泊船,每艘沉船上面建立一个堡垒,在上面架起了高射炮。

但是二战之后,炮台就被拆掉了,只剩下一个甲板仪器在海上,而是其中被叫做怒掏宝的那个甲板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被罗伊贝茨砍中了,他就认为这一个地方,既然你当过基地,且在海里写英国,没有说这是他的领土,且没有任何国家说这是他的领土,那么那就是一个无主领土。

理论上来说,这个五主领土就是谁。过去先占领谁就成了这个领土上主权的所有者。于是他就找了一批人,租了船。

把它占领了,宣布成立。 呃,西兰公国自己设计了,就是斜着一条红,然后一道白杠,然后一道黑三角的这样一个西兰公国的国旗,以及西兰公国的国徽,还有他的西兰公国的国家格言。

呃,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意思,反正我就我的这个最基础拉丁语理解。

然后他还撰写了西兰公国的宪法,了解到这儿我还是有点懵在海上,发现一块没人要的甲板就能建国了。

建国是可以这么随随便便的吗?而且这是在英国的海岸边儿上啊。英国政府岂能容忍这样的叛国行为。

西南公国是怎么存活到今天我非常好奇,特别想采访他们,但是我做了一点儿研究啊,发现罗伊贝茨已经在2012年去世了。

他的夫人呢也在2016年去世。

现任的君主是王子迈克贝子,所以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王子发了邮件。

没想到王子很快回复了,我欣然的接受了我的采访,这还让我有点小紧张呢。毕竟是人生当中第一次采访国家元首说明一下,考虑到很多听众可能听英文会有点儿吃力,所以我就请彭涵给迈克王子配了音。

说大家考虑哟,我应该叫您殿下还是迈克王子还是迈克就行。 哎,我的兄弟买口就行啊,买口就行。我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教我。

嗯,但是一切后果自负啊,你懂的王子很平易近人啊,还挺爱开玩笑的,他最后一句是玩笑吧?

嗯,王子给我介绍一下历史背景,原来在诺淘宝之前啊,他爸爸还占领过别的堡垒。

唉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在正式前呢,我老爸在另外一个堡垒上搞过一个广播电台,你知道吧,海盗电台就那会儿,在整个英国,你想在广播里面听歌,你就只能听ppc那bpc这个台呢,只有每周天下午六点左右安排了一个小时左右的这个时段给孩子们放流行歌,类似像差不二十排行榜之类的,但是那个时候流行音乐需求量很大呀。

嗯,dbc放的又不够听,所以有一些老歌他就把广播电台搬到了船上啊,甲板上啊等等。这些在离岸三英里以外的海域上能广播的地方。

像全音广播,流行歌。

就那会儿的英国法律是离岸三英里以上,这些电台政府管不着,但是这些电台呢,当然当时就很受欢迎,然后卖广告哗啦啦挣钱呢。

然后来英国政府修改了法律,就把这些海盗电台都搞成违法的了。

所以我老爸就找了个新地方就涨了。现在这儿,这天是我母亲的生日,我爸呢,就用非常非常浪漫的方式册封我的母亲为王菲,然后在这里宣布了独立。

麦克的爸老贝茨在做这个举动之前,其实也去咨询过律师。

律师直接跟他说,你不能这么做,老杯子就反问他为什么不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能这么干,但是你真的不能这么干。我爸就反问他,为什么那律师就说就一强,他们要把你抓到伦敦的监狱里,再给你来个叛国罪,然后一到把你头给卸了。 但是,嗨,反正我爸后来总的就是干了。

看到竟然有人站了一个平台,就敢闹独立。

英国政府着急了,万一有其他人仿效怎么办?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必须得采取点儿措施了。

在那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堡垒,英国政府给人炸了轰隆隆的,然后还从我们旁边开过去,说,你们就是下一个。

不过后来事情当然没有像那样发展。 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很少有和平独立的国家,一般都会伴随着战争。

谢安公国虽然小,但保家卫国的局部冲突一直是不断。

贝茨一家遇到的第一个对手,其实就是老贝茨的合伙人,他们俩本来是一起站的。这个平台经营海盗电台。

但老贝茨竟然抛开了合伙人,自立为王,合伙人非常不满我,我,我在这儿拉也不是KTV经常拉一算,微微欧鲁算不是我突然之间就有一种在打仗的感觉了。你知道吧。

就我们来这个地方的时候,其实是有另外一家海盗电台的人还在这个地方,然后我们平静的通过非暴力手段把他们赶走了。

然后后来这些人回来进攻了七八回。

我当时十四岁,用一根钢管做了把猎枪,然后在甲板上找了一些小东西,东拼西奏,做燃烧品。

然后在这上面跑来跑去找掩护,发动进攻。啥的?

现在想一想,对一个十四岁的小男孩来讲,你这多有意思,对吧,你还要啥自行车哼,击退的合伙人还不算完,英国政府那面也没有放弃,推翻贝茨政权,企图有一次趁着老贝茨不在一艘海军舰船来到了弄淘宝啊过来了。一开始我们以为就是东的警察,后来发现是军警。

然后他们来了之后呢,提出要呃,上来和我们谈话,于是我们就扔了一根绳子下去。你知道那种绳子做了梯子绳梯?

然后我跟他们说,你们别上来了,我下去吧,让我妈在上面。嗯,那会儿我挺信任他们年轻嘛,对面又是警察,总之我就下去了。

然后一个警察跟我说,你爸把这个堡垒卖给我们,我们得派两个海军士兵上去。 呃,你呢,可以在上面跟你妈在一块儿。

然后我当时一听就说,不是我不信任你们啊,你们得让我看看我吧。

我确认了之后就让你上去。 然后他们表示我暂时看不到,但是不管怎么着,他们就是要上去。

然后这个时候呢,他们发现一个问题。

他们就看见他的船长说,船长,这个甲板下面有点黑吧,是不是没有办法停船了?船上看了一下,嗯。

面露难色,然后我就看不下去了。我说,要不我忘记停船吧。

然后穿上打手一挥不停船了,直接两个人上去完了,两个军警就开始爬那个神梯。 你知道这个神梯搭在船上,它就直接很好爬,就跟一般的妻子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悬着的神替他就不太好爬。

你得会使劲儿哎,反正总之,这两位英国政府派来的詹姆斯邦德加在一起,爬了臭不超过一米吧,然后就放弃了。

你看这个时候开始有点紧张了,我开始往绳梯那边走,呃,然后我跟他们的船长说,兄弟,我得上去了。

传到一看,大手一挥,海军士兵上身剃打垮两个海军食品,直接冲向神体。 我一看这个架势,我就朝我妈大喊。

妈,他们如果要爬上去,你就开枪打他们。

我妈听到,立马掏了一把手枪出来。

船长一看,大手在意会海军下身梯。

呃,这个时候这一幕很有意思,就是我想着,我要是再不走,可能走不掉了。然后我就穿过了所有的人。

走到了神梯这个地方。他们看着我,然后我就抓着绳体往上爬。

然后他们就目送我上去了,对这事儿挺逗的。后来这个船长朝我妈大喊,我想跟你儿子在海军谋个差,是如何让他来海军吧。

嗯嗯嗯?

受领土不易啊,除了外患,还有内由。

你想一想,在离海岸十公里外的海面上生活没水,没电没食物。贝茨一家必须确保这个平台上一直有六个月的物资储备。

所有的物资都要从六地上运过来,那是相当昂贵,所以他们还研究了怎么钓鱼,利用各种能找到的资源在上面生存。 1968年,一艘英国海军的巡逻船只进入了西兰公国的范围。老贝茨和迈克尔向他们鸣枪示警。

还向那艘船投掷了燃烧屏。

结果后来他们被英国法庭传令受审。

但是最后呢,法庭宣布,由于事件发生地处在英国领海之外,所以他们对此事件无权干预。

这个潘丽啊表明了英国对西兰公国的不干预台独这个态度让贝茨一家平静地度过了随后的九年。

直到1987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八月份的早上,阿富汗虽然怎么样,呃,那会儿我一个人在袭来。

我爸去奥地利的萨尔斯堡谈生意了,他计划搞一个休闲小岛。

呃,那边人投钱,但是好像没有谈成。 呃,总之那会儿我一个人在西南,然后突然一架巨大的。

声儿也巨大的,荷兰国家航空的直升机来了,然后直升机上面还有一个摄像师,端着摄影机。

他们想降落,但是我们在下面中间有个围杆,他们下不来,于是他们就呃,用绳子掉了。两个人下来。

看到绳子上掉下来的人,迈克开始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 这些年里啊,老贝茨册封了一些官儿。

其实都是一些朋友或者是合作伙伴,半开玩笑的册封,其中就封了一个外交大臣。

他是个德国人,西德人叫亚历山大阿洪巴赫。

这次老贝茨去奥地利谈生意,就是被这个外教大臣给忽悠去的,但他中了这个外交大臣呢,调虎离山之际。

外交大臣啊,是把他骗走之后,让几个德国和荷兰的雇佣兵赶过来,趁机占领西兰公国。

所以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政变。 那为什么迈克这个时候开始明白过来了呢?

他就是外交部长的跟班,然后嘛,长话短说一顿操作之后,我被关在了一个铁房子里。

呃,关了四天,非常密闭,只有俩窗户的铁屋子里,然后第五天早上。 呃,这帮人给我放出来,叽叽喳喳。

他说了一对话,完了,给了我三个选项,要么留在这儿,回到那铁屋子里,要么跟着他们的渔船,他们送我回荷兰,或者说他们送我去伦敦。

诶,反正这个架势嘛,我国已经是被控制了。我当时就在想,我爸也是什么也不知道回来了,那岂不是来送死?

我就说,那我去英国吧。 啊,本来都说好了,结果那艘荷兰渔船的船长,他说他不去英国。我说行吧,荷兰也行。

然后几经辗转,我从荷兰夸夸回到伦敦,顺便说个很牛逼的事儿啊。当时我从荷兰飞回伦敦的坐飞机。

没带护照,找了个大哥帮我搞定的好。回到伦敦,我终于见到了我爸了。

他不是很清楚具体发生了啥,他只知道事情好像有点不妙。

呃,没有具体到我被咋样的这种程度。

然后我俩汇合之后就开始讨论我们咋办。当时我们有一艘橡胶充气船,我们当时就想,我们可以搞一个消防梯。

开过去,搭个梯子冲上去,就像中世纪的士兵进攻城堡一样。 然后来一想,还是不行,我们就跟我们的另外一个好朋友打电话了。这是一个直升机公司的老板。

这哥们儿跟我们家关系很不错。以前我们经常去他们家吃饭,他参与过好几部詹姆斯邦德7的电影拍摄。

室内开直升机,啥的都干过贼专业。我就说,你要帮我们一下,把我们搞过去。嗯的,然后他跟我们来一句,老铁没问题,这叫腿,原来。

好,然后我们就去买绳子。

呃,当时我就和我爸说,我们不能从太高的地方用绳子划下去,你会把你的手烧坏的,然后我们就想办法呀。哎呀,反正总之有点复杂,我们大概能从十五英尺高的地方呃划下去,那会儿我们真的是各种研究啊。那个时候什么黑鹰坠落,这种电影都没有。兄弟,黑鹰坠落,你看过吧。

而这里面的人从直升机上滑下来,那个导威茨又叫上了几个朋友,再加上儿子组成了一个五人行动小组。

多说一句啊。老贝茨二战的时候,曾经在北非,意大利,伊拉克,黎巴嫩都战斗过,是一个骁勇善战的病和老病。

所以这种攻防战他没少打过。

对他来说,夺回西兰公国是个小ps。 好,我们做好了准备,早上三点钟去了机场。

呃,把绳子绑在座椅上。

然后我爸坐在我对面,带着一那个可以和机长对话那种头盔。

他带了一把手相,我带了一把猎枪,然后飞机飞得很低,然后直接跨我们就飞过去了。 呃,因为甲板离水面有一定的距离。

所以我们的飞机出现的很突然。后来一个当时在七篮甲板上的人跟我们说,他当时就能看到直升机,就像是从地面上飞起来。

我和我爸抓着绳子。

站在两侧门上,当时机长跟我们商量好了。我们在飞机拉起来的时候就松手跳下去,因为他还是接着非避开障碍物。

我呢,本来是计划要去中间把那个尾杆折起来,好像直升机可以降落。

但是我一落地就想,德国人肯定会从房子里跑出来。 我一下子冲过停机品超球的猎枪冲到门口,看见有人跑出来,我就有枪托蹦了。

抓上去这里,这就是西南国之战,没有造成伤亡。贝茨的小组就轻松地拿下了谢兰公国。

后来他们把大部分俘虏都释放了。

只留下了一个叫赫尔普斯的德国律师,因为他持有西兰公国的护照。

老贝茨认为他犯了叛国罪,按理说是可以枪毙的,不是很清楚这个人的背景。哎呀,不过嘛,德国人有入侵别人领地的习惯吗?是吧。

后来西德政府听说自己有国民被扣押了,赶紧联系英国政府,说这就在英国的海岸边儿上,你们得管管。

英国政府援引1968年的那次法庭判例说,西兰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我们管不着这个谢德。政府没办法,只好派了外交官来调停收一一天的那个。呃,德国驻英大使到了南伦敦机场。

在我母亲的陪同下,自己花钱做直升机,来到了西兰公国。

呃,起飞前发生了一个事儿啊。我母亲说,你坐直升机之前,我们必须得搜你的身。

然后这哥们儿德国大使非常过早,一个兄弟就开始挥舞他的外交官护照,开始跟我妈吵吵,我是外交官,我是外交官啊。我妈说,兄弟,这个得搜个身,你不明白吗。

然后这哥们儿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

然后总之一番拉扯之后,这个哥们儿同意搜身了。

但这个时候,我母亲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就是谁来搜他的身呢?

我母亲环顾四周一看机场有两个年轻帅气的警察,他就跑过去,非常有礼貌的跟别人说,不好意思。小伙子。

你能帮我搜一下这位外交官的身马,这事儿可太有意思了。

好,等他到了西南,我们又把他拖出直升机,又搜了一遍室内。

他当时真的是期待要发疯了,他说,你们到底在搜啥?我们说搜武器,他说,你们不都有武器吗?

我就跟他说,你要是能把你的国民都管好,这一切就不用发生了,对吧。然后我们就进门去谈判了。 呃,谈判呢,谈的?

反正他没有如愿把那个犯人带走,但是那次谈判兄弟,一个德国外交官的谈判,这是一次西德政府对西兰公国的简洁承认了。

毕竟西德外交官的出面代表着西兰公国第一次和主权国家平起平坐了。

这是个里程碑性的事情,被自己家很高兴,所以后来不久就把那个德国律师给放了。 这次政变由此落下了帷幕。

说句题外话,这个德国律师和那个外交大臣阿亨巴赫,后来在德国还成立了一个流亡政府。

这黑国王政府也挺会做生意的,他们卖了好多西兰公国的护照,这一护照后来牵扯进了一些国际的罪案。

那1997年,贝茨家族就干脆宣布,所有西兰公国的护照均为无效。 前面提到了2012年,老贝茨去世,2016年麦克的母亲去世。

迈克就继承了王位,成为了西兰公国的君主。 一直到今天,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历尽各种艰辛,只为守着一块铁板。

有什么好处呢?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对于追姑娘很有帮助,我就是冬梅。但是现在叫呃冬,梅贝斯。

我今年49岁,我是迈克德太太,结婚之后的就是称呼,就是虽然王妃没错,王菲是中国人,叫叫什么冬梅啊。对冬,梅贝茨加急,随机结了婚就随了夫姓。

不过考虑到咱们中国人的理解习惯,我们还是称呼他的本领,始终没。 史东梅1999年就去了英国在伦敦唐人街附近的一个赌场工作,然后在交友网站上和迈克认识了。

但因为史东梅的工作很忙,他们一直没有机会见面。 后来他有一次呢,接受那个dbc的一个电台访问。

然后他就说,那他问我上不上班,我说上班。

然后他说,哦,那我就去接受那个访问,然后再过来找你。我说行。

然后我就给忘了,我就给忘了。

然后我那时候特别忙,那一天我正好是因为我是vip的那个客户经理,然后我那天正好有活动。正在忙的时候,那个瑞塞克斯人又说,没有人找你。

我说谁找我,我以为是客人,结果说叫麦克,我说哪一个麦克,我出来,看到他了。

我皱起来的时候,他就跟我讲他的那个故事。 一见面儿,麦克就跟石冬梅说,我很想跟你交往。

我是一个王子,我的国家叫西兰公国。

我看了他半天,我就在想,这个人在说什么,我就。

完全反应不过来。你知道吗,我以为他在跟我讲什么笑话。后来就有些人你知道一讲话了就天花乱坠。

我说,嗯嗯。然后他就说,啊,他在写了一本书,然后好莱坞要那个就是拍单身电影。我说啊,好吧。

然后呢我就忙,他就走了,然后我们就是有你知道呃,林英那个网站中国叫领英啊,然后呢,呃,我看他在看我的资料,然后我就点开看一下我会。但是已经半夜到家的时候,我才看到他所有的知道,我想我这样才是相信的。我说,哇,呵呵。

然后我才上完去查他的资料,然后慢慢就是了解了他的这些故事。原来我没认识他之前我是真的不知道。 史东梅和迈克尔是在2016年认识的。

不到一年之后,迈克尔就向石冬梅求了婚,石冬梅就变成了幸福的冬梅被子。

特别是我和他的拜子不让呢,就是有点像我是十三岁当兵,我参加部队像他十三岁,把他爸爸带去那个西兰公国。所以我我们两个就是比较投缘,就是讲的事情都比较多,比较有故事。 我,我那些朋友现在看的我都是,都是跟我一同开玩笑。

每次看到我说成见王妃啊,去西南公博去过两次,我只去过两次啊,是去年的时候,那个每日邮报。

啊,他们要上去采访。

还有另外一个很有名的一个主持人去采访的时候,我跟着去了坐船过去的当时呢,就当然是比较兴奋了,看着就看着那个那个西南工作,看着越来越近的时候就比较兴奋。

因为特别我们呃上去的时候呢,要一个好像吊篮一样吊上去,就会好像比较刺激那样子。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你讲。我当时第一次是我说,呃。

当时我们刚刚过完那个八一健身节,我们在那个就是英国,有一个再有协会,就是所有当兵的退役的中国军人。我是会长,所以我们刚刚参加完活动,然后我们有小小的红旗。我把红旗带上去。

我把五星红旗带上去去照相。他说,啊,他说你不要来,我说我,我一定要带下来。照相这时挺有意思的,除了能追到姑娘,当然成立国家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开头提到的,可以通过卖爵位来赚钱。

Ipad音乐是告诉我这个事儿,说实话,我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就琢磨过那会儿,这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时我是看到大概十三世纪把法国国王打仗缺钱了,就公开卖这个爵位来资助他这个战争开销。当时我就想,我们国家反正也没有什么自然资源,而且一直挺缺钱。

要不试试吧,结果靠人们s这个被不认为我去西南公国的官网上看了一些他们的商店购物,我还挺方便的,连支付宝都支持商店里现在价格最贵的伯爵爵位要卖到499点,九九英镑是不便宜我的朋友CEO买的那个男爵爵位啊,才29.99磅划算多了。

但是我觉得最划算的是花十九点九九磅就可以买一平方英尺的土地。

这个可比北京的房价便宜多了。

我问了迈克尔,麦考卖了这么多年,他总共卖了多少爵位,赚了多少钱,但他说他不能告诉我。看来生意是挺不错的,要不然也不会晦目如深。

而且迈克尔已经签了好莱坞的电影合约版权估计也是卖了不少钱。 除了西南公国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不少这种自立为王的微小国家,他们一般被称为微国家,或者是私人国家。

对于这些国家,我的朋友ceo也做了一点研究,美国有不少,然后澳洲也有,有一些城镇之前为了发展旅游,还在这个当地的政府,包括加拿大的这个国家政府的支持之下。

宣布成立什么什么什么王国?

然后市长还非常这个正式的自立,为什么什么什么国王,还在这个教堂市政厅举行了非常宏大的仪式。

就是促进当地旅游。

还有一些小国,这种微型国家是在你比方说意大利的,有一个叫做塞波加大公国,他们的村民集体发现他们的这个土地在某一年之后就没有领主了。

等于他们事实上或者说法律上是没有,就现在不属于任何国家,所以他们就宣布我们也独立了。我们成立叫塞沃加达公国。

这些国家确实就是开过好几回这个峰会,世界私人国家大会,他们都会就穿着各种本国的这种这个正式的衣服,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服装。

那您看一下就这样了,嗯,去这个参开会,而且在会上还会建交,然后签署各种协议。

还有一个国家说要建立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太空私人国家,弄出了这个。

一个巨大的网站,大家可以去报名,报名之后,你就会成为他的公民。

还有网络私人国家,就是说以所有的网络空间和这个各国之间领土中的这个争议区为领土顶出来的这样一个网络国家,还有一个就是也是美国的。有一个爸爸,他女儿最大,梦想是当公主。然后这个人就在网上搜寻。 他发现埃及和苏丹中间儿的有一块儿领土。

是埃及,也不想要。埃及认为是苏丹的苏丹认为是埃及的,于是他就跑了过去,宣布占领了这个领土,成立了北苏丹王国。这样的话,他的女儿就成了公主,北苏丹王国的公主。 这些私人国家的存在,其实给这个世界增添了很多的乐趣。

你像费友,自从买了那个爵位之后,他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呃,当时那个权力的游戏第几季我记不清了,还在热播那里边儿首相叫做国王之首,那么我就封了一个我们当时在美国的一个朋友叫做我就说你就是我的首相男爵之首,然后呢,另外一个呃朋友呢,我封他为这个那财政总管,然后还有一个朋友,呃?

封他为这个就是军队统领,我就封了这三个官儿,当时也在网上买了一把魔戒里边那个巫师甘道夫用的那把剑的,一比一的复课吧。我就拿那把剑在他们这个左右间各点了一下,给这三个人做了册封。

当时我自己去超市里买了一个相框。

把我的这个爵位证书表在了里面,呃,一直放在我们美国住的那个呃租的房子里的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每个人来我们那儿的话都会跑过去看温真儿什么呀。

然后我就要跟他们说一番,我现在就是走到哪儿的话,基本上会带着我这个爵位文件夹,也算是我的家产。这是当年花了一些钱买来的嘛。毕竟是麦克王子,现在和家人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六地上,离伦敦四十英里外的海边。

他们家主要是做雨夜生意,主要是捕捞和加工格力西兰公国的事物,现在主要是儿子在代理。

我的儿子在打理以前,你知道吧,我俩儿子,恋母,王子和JM四王子,他们都在参与其中。

啊,还有我的孙子,还有一个菲利,我相信他们以后也会接班的。 呃,被历史上有很多的国家诞生了,也有很多的国家消亡了。

我和妹订婚的时候,我们在迪拜最高的那个餐厅,不是卡里法订了婚。

当时我就在想,我们当年宣布独立的时候。

地图上还没有迪拜呢,阿联酋这个国家还没有诞生,拜拜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节目的最后,让我们在西兰公国的国歌声中结束这个故事。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烹含实习生张一周,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听了今天的节目,如果你动了心,也去西兰公公买了爵位,可以著名是从故事fm知道的。

这样王子一高兴啊,说不定也能给我个一贯半职的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