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这样打我妈妈,难道你手不会痛吗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5-10点击:417


别再这样打我妈妈,难道你手不会痛吗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很多年前有一部关于家庭暴力的电视剧,相信不少人都看过。

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刚好就在这部电视剧播出的同一年,周杰伦写了首歌,名字叫爸,我回来了,里头一遍又一遍的在唱。

别再这样打我妈妈,难道你手不会痛吗?

母亲被天人看作是孩子的保护者?

但是,在某些不幸的家庭中,作为体能和力量偏弱势的一方,他们往往连自己都无法保护。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就是两位遭遇了家庭暴力的母亲,他开始打我是在一八年,是夏天的时候,记得衣服穿的不多。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闹离婚了,已经在这个撕扯的过程当中,并且中间已经开过一次停了,只是对方不同意理,我没有离雕,没有判例。 你刚刚听到的第一位讲述者,今年27岁。

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他仓促的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完全了解的人。

在他的记忆中,从怀孕到生产的一年之间,那个男人慢慢显露出了暴躁和多疑的一面。

他开始后悔自己走进了这场婚姻。

孩子出生的第二年,她向丈夫提出了离婚,带着孩子搬到了另一个城市。

但这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他告诉丈夫想去医院做人工流产,这彻底激怒了对方。

有一天,他下完回家之后发现。

孩子已经被丈夫带回了老家,我去看孩子,那天他就说他要跟我谈,他说,你想离婚的话,你自己滚。

你不要带孩子,你立刻从眼前消失。我现在看到你,我就很讨厌中间。他声音很大的时候,我就跟他说,我说你声音小了,也没吵着孩子睡觉。当时我一骂孩子会睡了,他也觉得我一直不讲话,他也就没说什么了。 晚上吃完饭之后,我就想把孩子哄睡,我早点走,我就想,哪怕我就是徒步走,我走到哪儿是哪儿,我不能在这房子里呆着。我当时晚上已经感觉到有点问题了。当时孩子他穿着那个蓝色的睡衣。

她就她就要妈妈,妈妈,她想睡觉,她就想让妈妈哄她睡,他就把小手伸着。

我当时不是要走,我就站在那个卧室的门口,他就把小手伸成妈妈,妈妈一直这样叫,然后我就回去,我就爆炸完了哄睡。

后面他爸妈回来,他妈妈就讲,他说,哎,你没事,你不用担心,不用害怕,晚上你,你跟我一起睡。 呃,他就这样讲。但是到了晚上之后呢。

他妈就开始,你就跟他一起睡呗,能有什么事,他就非要我跟他睡一样。床上我肯定是不愿意啊。我当时就还是想做,我还记得。

他们家就把门给反锁,而且他们家那个门是坏的。

就你不经常开,你打不开繁琐,我怎么开就开不开,然后也不让我走。而且我当时是觉得可能会有情况发生。我偷偷藏了一部手机,在行李箱上行李箱里面我又带了一部手机在自己身上。

我就到他们家楼上,随便找了一个地方,他他们家楼上就是已经被堆得满满了,有乱七八糟的。

我真的是随便找个地方躺在那边就睡到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讲不了话了,脖子就被他狠狠的掐住,就是你整个人已经完全没有。

你已经呼吸不了了,他当时就说,我跟你说,你得死,你们全家都累死啊。今天晚上我就要把你杀。

他就开始掐住啊。然后他就说,嗯,你快点给我认了。你到底为什么要去做人流,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车牌号是多少?

他以前每次找我谈的时候,其实都是在逼问这些问题。

人家就法律上有句话说的,叫政友不政府,而如果你做过的事情,你可以证明你没做过的事情,你要怎么证明。

当时他掐着我的时候,其实刚开始有几秒,我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我觉得我肯定是要死了,因为在那种地方,你叫人也叫不到。

走远走不了,打也打不过他,尤其是他掐到你完全没办法呼吸发不出声音的时候,你那个时候就不想反抗了,就觉得死就死了吧,是有过几秒这种念头。

我后面回来,我还开玩笑讲了一句话。

我说,人真是没被打过,都不知道自己多耐打。

呃,事后想想当时是没有什么痛感的,也没有想过自己能脱口而出,就是这么套路,这么低级的话,就像普通电视剧里面求饶一样。 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就是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跟你讲。

然后他就继续用他的那个脚踩在我脖子上,就在那边拧你脚在那边踹,然后拎着我的头嘛,他那个他们家那个顺利地上一直。

炸拼命的炸,记得很清楚那一张脸,如果现在让我形容的话,就是真理给我,就是这种感觉。后面他妈好像是听到东京上来了,上来之后他赶紧停手。

就是这样,后面他妈就在那边说,你们俩还是得好好过啊。

他打你了又怎么着,那夫妻哪有不打架的呀。

后面他就说,走吧,嗯,下去睡觉吧。

再下去之后,他妈就呃,让我跟他,然后带着孩子们几个睡在一起,然后他呢,他就搬个板凳坐在客厅中间,就在那边坐着,他睡一夜都不睡。

后面我就偷偷的把那个手机给我,就说我要上厕所,然后我就把手机给拿出来,偷偷的报了警,然后到凌晨三点的时候。

警察才过来把我带走。

其实我报警的一件事情,想想是很让人生气的。一件事,我当时报警,他们是不愿意过来的。

嗯,来了之后我想报警报了得有一个多小时,后来到那边有说有笑抽烟,喝茶也没有立案,也没有讲什么事情。就我当时我就提出一个要求,我就是要走我那个,当时也是被吓傻了,说真的,我走之前?

我甚至都没想过,回去再看一眼,孩子就在警察局待到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我就坐了最早的车坐。

当时那天我的形象真的就是像一个王命之徒一样。

嗯,我记得我就穿了一件长袖的t恤,下面穿了一条裤子,我拿着行李箱,就是一路上不停的走。我已经不知道喝水,不知道吃东西了,就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等我到了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到了那边之后,我下车,我瞬间觉得就是那种安全感,由内而外的就开始来了。我觉得终于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脚步可以放慢一点了。

后面我才到了一家,我那天吃的是汉堡王,我记得。

我到那家店里面,我觉得我好饿,我要多吃一点,但是东西点过来之后,发现我已经咽不下去了。

就整个葫芦都肿了,吞咽了之后就很疼,后面随便吃了一点,然后到医院做了检查,包括我后面我回到我现在生活的地方之后,嗯,无语。有很长一段时间,晚上睡觉都要检查自己的门窗所有的东西是不是锁好了。

然后每天回家上了电梯,下了电梯都一定要。

找一个人报平安,嗯,每天出了电梯之后,不敢一步冲到甲板宫,都是悄悄的,看门口有没有人才敢进去,夜里睡觉的时候会突然惊醒,就是突然会梦到有人过来掐着自己脖子,然后就那张脸会晒呀就行,所以后面回来大概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我没有跟那边有任何联系,我也没有视频看过小孩。

中间他爷爷发过照片给我。

发过孩子的照片消息我都没回。

其实我当时特别怕一个事情是我去看孩子,我怕他当着孩子的面打我,你知道吗,我觉得这个对小孩子来说,这个太受不了了。这个事情一八年十月份时,大概就是我过得最痛苦的一个月。

那个月很多人看到我就是大家都会说你瘦了,我那一阵子很崩溃,深夜都睡不着。

我当时是在纠结,我是跟他打官司了,还是协议离婚?

打官司其实主要就是为了争一个抚养权,后面我还是选择了协议离婚,因为孩子在我这边,我不见得就能守得住他,但是在他们那边我要看的话是,就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理由来拒绝你。

我如果真的是打官司,我把抚养片真渠道了,他不给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不是没有机会带过来。说真的,我带过来了。

他如果他就什么,他不做了,他工作的还辞掉他就天天过来。

就是说来,你这边搅,其实对孩子也不好,所以他想协议,那我就跟他协议,然后当时啊,一八年十月份的时候协议离婚,离婚之后差不多就是一个月,我就去看孩子了,小孩子他长得比较快啊,您十来天不见,你都会觉得他长大了。

但是小孩子,他又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他爱笑岳武,当时看到他,他是刚睡醒。我们家那个孩子有一个特点,他睡醒了,他就会笑。

他刚刚睡醒,他睁开眼睛,看到我,他就笑,其实看到他笑的心里会好很多。

我周五夜里去周六一大早我到周六,周天陪他疯两天,然后我周天晚上我再坐一夜车回来。

我中间1951马上是要在他家过夜的。

这一马上,其实是我最担惊受怕的一个晚上正常,我都是定闹钟,就是十点一个,十二点,一个两点,一个四点,一个。

就这么一直到早上六点到孩子醒,再起来带孩子,每个月就什么来回。

其实有很多离婚呢。孩子在处理孩子的问题上,双方是打吵强抢来抢去。

我不这么做,就是因为我不想让孩子觉得很紧张,就不想让他觉得他的生活环境好像很不安全,甚至把他自己的爸爸?

当成一个敌人一样,这个东西要慢慢来吧。因为孩子他真的大一点之后,他会有他自己的选择,可能他会觉得我们想上更好的学校,或者是我就是想跟妈妈一起试着生活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个他们应该会真正他的想法。 今天的第二位讲述者名字叫戴小磊。

他是一位电影美术指导制作过很多大品,其中就包括变形金刚四和张艺谋的长城。

戴小磊生于上海,但六岁的时候,他就随父母移民加拿大在内里长大,戴小姐的丈夫是一个武术指导。

他们俩是在拍戏的时候认识的,我们是零五年2005年在桂林认识的,当时我们拍一部戏调叫生死有命,当时是在中国拍了第三部还是第四部电影,然后就认识他了,就慢慢慢慢到了零九年的时候。

呃,我们打算去登记结婚,然后一零年去办的婚礼,他是非常传统的一个河北人,其实他是河北长大的,可是他一直在石家庄训练那个武术,所以他的背景是是是学武的。

然后也就去直接去拍戏。所以我们是在通过拍戏的这一段时间认识了,因为嗯,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机会跟别的行业的人去接触。

虽然我们结婚之前认识了四年,可是真正的在一起,我估计半年都没到。

等到我们真正呢,结婚回来了后搬到一起再一起住,才会这些矛盾会发生。

我是加拿大,他又是河北小地方出来的一个人,这个差别确实是太多了,他这边就是女的,在他们家里没有任何的地位。男的所有的都是最主要女的,都都不要。不要说当然我们是一起做的吃饭的,可是可以说是永远是要男的,先吃饭,然后女的才可以懂。

他会经常看网上的一些女的跟男的应该是怎么接触男的应该怎么对女的女的应该怎么对男的?

这些文章我也不会去看,因为我是看的能力在中中文看的能力比较差,我只知道他会分析这些东西,他偶尔会说一些你看什么什么某一个,这个人是这样对老公的,所以他就觉得一直分析不满足吧,不满足,我跟他结婚,他娶了我这样的老婆。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买了一个玉莲,非常便宜,非常嗯,小的事情,可是我记得非常深,因为对他来说,我批评他这个挑的。这个玉莲的不好看,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打击,因为他觉得我看不起他。

那个时候我才真正的我开始了解他对面子这一块儿,反正我会在家里买一些小的东西,然后他会。 嗯,因为我不听他,他不相信我去浪费这个事啊,这个钱哪怕是十块钱。

非常便宜的东西,它就会扔在地上摔破,那我就不服了,我这个脾气性格可能也是比较传统的。西方的,我觉得这是我的权利,我我愿意去花这个钱去为我们的家庭。

那就他每次摔坏养东西,我再去补一个东西,可是越补他心意越南受,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文化差异吧。

拍戏其实是很复杂的一个圈子,在中国是常务和武行是最低级的,所以也很多人跟我说,因为我跟了一个武行把自己下岗了给别人看不起。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我觉得我喜欢这个人,为什么不能跟这个人一起呢?

虽然他是没有太多的呃背景出来的这个教育背景出来,可是他现在觉得自己啊,也是一个导演,因为打的抬头是动作导演。

可是现场人会说导演叫他导演,所以对他对他来说,这也是一个脑子里是非常非常对他,其实是害了他,因为他。

觉得他自己非常了不起,他就觉得现场所有人都叫他导演,所有人都是服侍他菜啊什么的水啊,都是端到他面前。

就是通过一个普通的,像一个导演的一个待遇,那他就脑子里就疯了,他就觉得他是非常伟大的,非非常了不起的。你看我开始什么都没有,从一个这么一直说的这个悲姿之悲的这个这个背景,现在我什么都有遗憾,然后而且剧组应该你们听说过的这些乱的是确实是很乱,他就觉得我在现场睡睡任何的女人,这都是我的权利。

才现场他可能体验了,习惯了就回到家,他也觉得我应该这样去一样去俯视他。 呃,那这样的话就更他想去。如果在家里待的时间长,他就会烦他就觉得啊,我还是喜欢现场的这个感觉。好,那我还不如一直接戏就不用回来了。呃,慢慢慢慢。最后我们快离婚的那段时间,就是有这样的感觉吧,他就根本不想回到家,我也能感觉出来了,因为他觉得他在现场的感觉要比家里的感觉要要好。

真正的会,他会很厉害的打我,我记得是2011年,我们刚结婚啊。办完婚礼我回到他老家春节的时候,因为他老家啊。

呃,冬天的时候没有热水,然后我想出去洗澡,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小的一件事情,我就觉得有几天不洗澡就很难受,就是我从小长大的一个习惯,他们那边连一个马桶都没有,没有一个厕所。

呃,所以对我来说,我不是说看不起他们,我只是想继续我这个普通的生活习惯,我在外面去洗在一个啊,专门洗洗澡的地方也可以吗?

那就我去洗了。等我回来了,他就觉得不开心,觉得我做这件事情是看不起他一家,他在客厅的时候啊,我可能给他看了一个眼神,不太对。

他就觉得心里不太舒服,他就拿了旁边就是哨把吧,可以说是哨把的。这个把手我皱在沙发上,然后他直接冲过来。

一下子砰出来,就就去过来打我,因为他是学武的,不一定有很大的力气就可以伤害你了。

所以当时那个时候他打了打了我最起码有三四次吧,就在在胳膊上,在在腿上,在没有打脸,可是就是在身体上打了好几次。

他最后也我还在沙发上,他把那个枕头买在我的脸上买了买了具体多好时间,我不太记得,可是就不让我呼吸。

这个时候,我看到旁边有一个别的一个工具,我可以拿到,然后打他的头,而是我在想,如果再打他的头,就后果会什么?

他可以把从一个工具再砸在我我的头上,可能几秒钟呢?有时候有的人每个人都会有时候几秒钟想一下,然后马上就改变主意的,这样的情况我就没有,没有做什么,他就买了,买了几秒钟,然后就就停了。

第二天我就走了,等我回到北京我们家。呃,我就因为我在西方长大的这件事,这些事情当然会听说过有贾宝这一块儿,这我是绝对是不能接受的,所以我回来,我去报了警。可是他们其实给我打劫挺大的,就是在在派出所的人,就好像有点笑了一下。

那我就直接直接活了。我说这有什么可笑的,对,对这个男人打女人,这个还要笑吗?

最后我回到家,我就把家门的锁坏嘛,我把他所有的家里的衣服东西,我就寄到他老家,然后把房子去卖了。

挂在那个中间那边,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已经下了这个决定要离婚了,虽然我们刚结婚了,没没多多少年,一一年半左右吧。

可是后来我又跑了一次套他家,虽然他没有对这个事情道歉,可是可能也是我的一个。这个性格吧,我心比较然,因为毕竟我跟他相处了这么多年。

我们当时相同的目的都是要有一个家庭,有一个孩子,我还是挺挺想我们那个把这个家庭维持下去,所以那年我就怀孕。那年底我怀孕了,一二年生了我儿子虽然有了孩子,但戴小磊发现丈夫频繁出轨。

而且在事先准备离婚。

丈夫在离婚前打算先把孩子抢过来,他们对女的这个生孩子这个概念吧,其实我就是个工具。

把这个孩子生了他,我的这个目的就就结束了,他们也就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了,因为毕竟他他的姐姐没有结婚嘛,所以他们没有别的后代。

我想是我第一次带回来的时候是孩子,我在国外带他到九个月,我父母一个呃,和我一起在,在国外待他到九个月。

那我就带他回来的时候,我说要不带他到老家,毕竟都是老人,都都想看到嘛,那我就带带过去了。那当然很喜欢。

当时还是比较好的,机会就是变形金刚四。

我觉得毕竟时间不是很长嘛,那我就接了这个活。等到做完了,我再把孩子带回加拿大,那那段时间我就周末每次周末周六吧,周六去他那边老家,然后周日回来,路上也有七个小时非常长的时间。

可是我觉得反正为我孩子嘛,就是每个星期几会去看他一次,可是一直猜他老家,但他老家慢慢慢慢慢慢发现。

好像不太对我一次都不能带到上海。我亲戚都在上海,我都不能带他去上海,他们一直怕我哪一天把孩子带走了。

然后不会再回来了。 2014年六月开始,戴小磊发现婆家不让他见到孩子了,当时孩子还不到两岁,还不会叫妈妈?

随后,丈夫提出的离婚,孩子被判给了父亲。

作为母亲,戴小伟本来应该有贪食权,但是前夫一直不让探视。

在争取探视权的过程中,戴小磊又多次被打,从2014年到现在的五年当中带小累治成功见到了孩子两次,每次只有一个小时。遗憾的是孩子不认识妈妈。

现在他们到一个程度就是给他洗脑了,就是跟他姑姑说,妈把我的孩子当他是他自己的孩子。

然后培育培养他,训练他,让叫他妈妈。

这是一个非常通过一个非常惨的一个办法,把孩子和母亲分开,而且把所有的关系都断了。他们不给发任何的微信照片,短消息。

那个录音视频什么都没有,就全部让我们孩子忘了。我是这个,我有这样的人,我只是一个工具,我只是给他出身了。

我已经只能接受了这一个,因为已经这么多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已经保证他好多时间那个最好的机会发发展大脑的,而和跟母亲那个亲的一个一段时间已经没有了。已经过了我,我再也不可能抓回来了。

所以我只能接受这个这个现实,可是我觉得以后这个孩子也永远是我的,说白了永远是我的,他老老人是怎么样去给他去洗脑啊,这一块网络是删不了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我为什么写了我这一切的这个微博啊,然后发展这个媒体的这一块儿,不只帮助我这个案子,也是想帮助以后让我孩子真正的了解这个是什么情况。也不是说你你妈妈放弃你的事,你妈妈根本没有放弃你。

你有一个妈妈,只是你,你这些姥姥这一块儿的,这个思想呃不够成熟。 现在五年时间过去了,戴小姐依然在打官司争取孩子的贪食权。

前前后后,他已经投入了一百多万元在这上面。

但小磊曾经在一次公开的演讲当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抢孩子是对母子的双重家暴。

无论对于今天节目中的两位母亲,还是对那些同样在离婚案件中失去孩子的女性来说,这样的控诉都会令他们感同身受。

所以,今天故事中,两位妈妈在争取自己权益的时候,都在最大限度上考虑了孩子的感受。 他们宁可像西西福斯推石头一样的打官司。

也不想让孩子在被争抢的过程中受到创伤,这是他们身为一个母亲的坚守。

这个周末就是母亲节了,这期节目是送给他们的,若你身边有任何遭遇了家庭暴力的女性,除了报警,我们还建议你拨打全国妇联的妇女维权热线12338,而且在全国各地,有很多致力于反家暴的公益机构。

比如彭兴家暴防护中心和橙鱼伞工艺,他们都会为受到家暴的女性提供援助。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梁珂和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玉。

我是帅小姐。

重庆人目前在广州生活。

关注故事fm一年多了,最喜欢的一期节目是三和大神。

通过节目,我更加深刻,体会了人生的无奈和疾苦,明白了平淡生活也不容易,好好珍惜当下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