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伤心故事:没娘的孩子流浪记
gezhong2023-05-19  46

我能意识到这种烂泥般的生活,我能脱离。 故事FM ❜ 第 571 期 今天的讲述人郑在欢拥有很多身份:作家,90后,出生在河南驻马店乡村的留守儿童……但给他留下最深烙印的身份,是没娘的孩子。 把他养大的奶奶介绍他的第一句话总是“这是个没娘的孩子,这孩子命苦。” 他在这个身份的笼罩下长大,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残酷青春。直到23岁,他用小说的形式写起自己、介绍自己时,写下的标题也是“没娘的孩子。” 一个没娘的孩子,到底是如何长大,如何成为作家的呢? /Staff/ 讲述者 | 郑在欢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聂丽平 编辑 | 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 FM Main Theme - yangfan(片头曲) 02. 福气 - 彭寒 (母亲去世) 03. 双喜 - 彭寒 (自杀) 04. 华芳 - 彭寒 (片尾曲) 微信公众号:故事FM (ID: story_fm) 新浪微博:@故事FM_StoryFM 故事君:gushi_fm

驻马店伤心故事:没娘的孩子流浪记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这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们总是在很多场合被要求做自我介绍,可是好像不管做多少次,我们还是会害怕这件事儿。

常常被这短短几分钟几句话的事儿搞得不知所措。或许是因为我们的身份标签,精力总是在更新。

或许是因为要认识自己远比我们想象中复杂,但慢慢的,好像总有一些标签会沉淀下来,成为人生的注脚。

比如今天的讲述人正在欢,他拥有很多身份。作家九零后出生在河南驻马店乡村的留守儿童。

但给郑在欢留下最深烙引的标签,是没娘的孩子把他养大的。奶奶在给外人介绍正在欢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总是这是个没娘的孩子,这孩子命苦正在欢在这个身份的笼罩下长大,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残酷青春,直到23岁,他用小说的形式写起自己介绍自己的时候,写下的标题也是。

没娘的孩子,一个没娘的孩子到底是如何长大,如何成为作家的呢。

嗯,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才七个月大,我奶奶就把我给带大,等于说我从小认识的第一个人是我奶奶。

十一岁之前我爸基本上没给过钱。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九岁的时候还是十岁的时候。

交学费一直交不起,就是我爸不给钱,然后那时候我爷爷和我奶就没钱,我能交不了这个学费呢,我就不去学校。

我就在家升起在家哭。但是我小时候上第一年的学费是我爸背的,因为我上学已经够晚了,虚岁九岁,周岁八岁,那时候人家比我小的都上学了。我老问我奶啥时候上学?

我奶舅就问我爸说,你还让不让这孩子上学,这样的话,你就给他出个学费,然后我爸就给拿了学费,第二学期再交学费,他就不给了就拖了,其实就是不操心,这孩子嘛,就是是觉得这孩子我奶奶带着他,能不管就不管,因为我看到他的人,他是一个好人呀。

他是一个和颜约瑟的人啊,而且他这个人又有魅力。

他讲故事讲那些书里的故事,讲的都特别好。我是崇拜他的,我只是委屈而已。

我委屈的是,他没有多关心我。

那如果父亲一直在广州讨生活,我母亲没死两年吧,他就娶了我继母,然后我继母肯定是不愿意管我的嘛。 所以他们两个就在广州他们回来,有时候见了我给我几块钱,或者给我一块糖。

平常也不会联系我,就是他们回来也不会接我回家跟他们住。

基本上我十一岁回家之前吧,我对他们的印象就没有几段记忆。

我继母就经常从他嫁过来,他就经常摔东西打架,甚至骂呀,什么知道情况的人都知道他的皮肤暴躁又打小孩儿,我俩也老告诉我,我后妈这个人不太好,就是提前给我打预防针,这种感觉。

既然说你以后你回家了,一定要听话,一定不能跟他宁很小的时候。

就是我大概有个七八岁的样子,我弟就四五岁,他从外边回来,抱着我弟在我奶家门口玩儿,这小孩儿可能就在他怀里闹,或者怎么着。

他就直接扔墙上了吧,他就就把孩子给扔抢上了。然后孩子就是从墙上垫着,这脸就蹭掉一块皮嘛。我当时看了就有点恐怖。

还有一次,我是见他把扔到粪池里了,然后扔扔进去又捞上来。

但是我想那是他揪油自取,可能是我弟。

不太听话,因为小时候就说我弟不太听话。

我说,我那么听话,我是一个很好孩子,我肯定不会被这么对待。

我是回到家之后跟我第一起生活了,我才能感受到差距吗?

我们俩一起上学之后,我订每钱零花钱是一块钱或者两块钱,我从来都没有过,跟我弟完全不一样,他是特权阶层。

我像个帮佣十一岁,为什么回去呢,就因为我继母生了我妹妹?

他想要回是想要回带我这妹妹,她觉得我十一岁能干活儿了,她又不想干,所以他对我的要求就是干活儿,那我就是把活儿给干好呗。

各种活儿就是我都能很快的学会,就是洗衣服,刷鞋扫地,烧火做饭,包括庄家地里的活带孩子,十四岁的秋天虚岁,十四岁哈。

正是收玉米的时候,因为我每天回家放学回家要在田里拔草。

那天我拔到晚上七点多吧,天插黑了,反正我回家路上没有一个人了,不知道为啥,我心情特别开心,走在路上还在唱那个蓝天,达到白云着飞恭和国女兵军中姐妹。

我唱了一路特别开心,还迈着正步往家走呢。

刚回家我又发现他很不对付的。

站门口看着我一回去,就让我跪那儿了,就开始打。我打完我才说,是我为什么尿到碗里尿到胃积的碗里。

因为我弟去我屋的时候不想踩翻那个碗,它又闻是有尿味儿。

然后他就因为这个事儿把我打的不行,他就说,你是不是气我嘛,故意气我。 你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干活儿,你心里不份儿,那能就是用竹竿打吗?

而且是在院子里打在院子里打活动范围大,但是会更残酷。

主干最后都打没了。我的邻居在我们隔壁求情嘛,说哎呀,不至于不至于不至于我就感觉是更丢脸了。 第二天就上学,我们那个同学呀,在楼道的时候突然来楼过,一搂我,我一下弹开了,因为身上太疼了。

然后就说,你咋了,我就说没事没事。然后我就一个人走到没人的角落去了,我站在一个花池上。

看着那花石上的蚂蚁,我吐了一口痰,把那个蚂蚁给淹死了。

突然难受的不行,就是觉得这蚂蚁他妈都比我快乐多了。

就因为这个,放学时候我就没回家,我就背着书包走到没人的地方待着。然后到晚上我就招奶奶,我奶见我永远都是一个步骤,见我仙过贪国煎饼,打两个荷包摊让我吃,我基本上都是哭着吃的。

吃完之后,我奶奶就说回家吧,还是回家吧,别跟他那个你在人几年等你长大就行了。

但是那我再也听不进他这一套。

我说我打死都不回去,然后就在我奶奶家呆了两三天嘛,但两三天结果我爸回来了,正好因为要收庄稼了。

我爸就来了,我妈就拽着我往回拽,因为那一次真的是吓狠惊了,我就拽一切我可拽的东西抱着一个小树啊,或者干嘛不愿意回去,然后当时我肯定扭不过他嘛,就把他拽回家了。

我爸回来带牛奶,要给我一包牛奶,说去上园去吧,在路上喝,我就去上学。但是我左右上短暂的想了一下,我就把那牛奶扔了,又跑到树林子去了。

然后就拿树林子过了两天,等有那个小孩儿来烤红薯,我就跟他们烤好红薯,吃点红薯。

没小孩儿的时候,我就自己坐河边儿啊,坐火坐林子里待着,然后待了两天呢。

我想在我俩红薯背着晚上饿了吃。

然后去挖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包那个我们那叫沙子药,紫色的,颗粒状的味儿,很冲的,驱虫用的药。

我看了那个我零激动,决定自杀到晚上天都黑了的时候,我就拿着这个药回我们家,准备喝要死在我们家门口,就是感恩要抱护他们一样。

当然,我把沙子要冲开的时候,在那玩着冲开的时候,我是手是抖的,当然是很抖的。

然后转门口,我要转的门口那个靠着门喝的时候,那时候应该八点多了。

我听到他们在屋里,我的弟弟妹妹,我继母他妈笑笑成一团,可能我爸说了什么逗事儿,我那时候我说我操我这我,我要是死了,我要是个傻逼。

不是这个,这肯定不能死,他们根本不在乎。然后我又把碗摔在墙上就跑了。

后来跑到我外公家,他就要把我送回去,我就跑了又跑了,那就是各种跑。

但是没想到的是,我走了一天,又走到我姥爷家村子后边儿了,有一口池塘,我往一坐,坐了好一会儿,就发现这有点儿熟啊,这地儿就是骑绕完绕又绕回去了。

那算了吧,还是这地儿熟点儿,我就在这地儿待待,然后我就每天的那口池塘那儿坐着饿了呢,我就跑到我姥爷的镇上,一块买俩饼。

然后再走回来。池塘这儿吃。

有一次中午我去买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救了,然后我看他,我特亲切到晚上呢,我就下意识的就往我三九家方向走。

然后就在我三舅的隔着一条水沟的一个麦朵里睡,那时候就已经是秋天了嘛,就晚上有点冷。我又把我卖到挖一坑自己水里边,再把卖进盖到身上。

然后我记得晚上的时候月亮特别大,特别亮,有个蛤蟆在那蹦,我就觉得我跟这蛤蟆都差不多。

蛤蟆是野生的,我也可以是野生的。

我在那个卖座里说了两晚上,我就发现我了。然后他把我送到我姥爷,那后来我姥爷就下定决心了嘛,说哈,你就在我那呆着佛去跟你爸说,真是还要拉上我们当时的大队干部,做个见证,谈我的抚养前的问题。 然后我爸也没有过多的反抗。

就同意了,秋天正好入学,我去我姥姥呢,上了五年级到五年级的呃,寒假我姥爷那边儿,然后就让我回来了。

我奶奶他们的猜测呢,是可能是我的舅妈呀,或者说是我舅舅,他们对他管我有意见了。

本来就他们孩子就多,我姥姥就要做很多孩子的饭。

我老爷就说我管不上去了,管了你回去吧。

我当场就不行了,直接就跑出去了。

他说你干嘛,我说我啥呢。

然后跑车了,又哭得不行了。

酷够了,他给我送到公交车上,我回家当时是我敬母在家,我爸爸在家,我看到他我就跪下了。

然后他拿了棍打了我一下就打一下,还是软?

现在知道谁才能真的管你了吧。

那时候我就想,我再也不跑了。

回家之后正在欢勤勤恳恳干活,老老实实挨打,再也没有跑过。那个时候,他的四弟喜字已经出生洗子,老跟在他的身边,成了正在欢在那个家里最为亲近的人。 然而一场意外,彻底打碎了这难得的温情。

那弟弟就跟我很亲,因为他还很小嘛,他又可爱,特别可爱。

他又叫双喜,我们都叫喜子,我叫欢子,又感觉我俩是一对儿,感情挺深的,我就挺喜很喜欢的结果都是就是那一年,我上中学,十六岁的时候。

他就掉水里淹死了,就是因为他跟我继母在一起的时候,他捡到一个阑蛤蟆。我继母就说,你给他扔了,给他扔水里给他扔水里。

他那时候大概三岁,他拿着那个蛤蟆扔到手机,结果自己掉进去,然后因为这我们当时都特别恨他,就特别恨我寂寞。

当然,我爸回来也没有太发火,反而是他要是要活的到处去干嘛。但是就因为这,我心里其实就觉得他不配活着。

然后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吧,一个多月,他其实已经恢复正常了,他也不太上线。

他让我回家中午吃饭,说你不要在学校吃了要花钱,我中午回家吃饭,他就没有做碗还在盆里,我就去很生气的洗碗,因为中午回来吃饭,时间本来就不够洗碗的时候,我可能就重了一点儿,把那个碗摔的。

也不是摔可能就落在盆里的发出响声来了,他过来就打了尾巴着,他说,你生什么气啊,你叫什么晋阳。那个时候我就突然掩饰不住的愤怒,跟他大吵大骂,骂到歇斯底里,从屋里骂到外边儿,然后所有邻居都来看我爸要出来控制我,但是我就不让他控制,我就边骂边跑边骂边跑,最后我爸追我嘛,我就跑了。

跑了之后,我就住在我同学家住了大概一个礼拜。

然后我爸和我继母又要去广州了,他们就让人带话给我,说,你要再不回来的话,我们就把你的桌子搬回来,不让你上学了。

但是他们过两年他们就走了,他们走了之后,因为上学,那时候也不用交学费了。我又又上了一学期。

到过年的时候需要交60块钱,不知道什么费用,然后打电话他不轨,这时候辍学的人就辍学成风了就成潮了。

从最早我刚入学的时候,一年级十个班到我们那过年的时候辍学,大概最后一年级也就剩三四个班了。

除了一半儿还多,大家都走了,就是都到十五六都可以走了。

因为我要去打工的时候,个子太晚,去不了广州那种大厂,东莞那种大厂,然后我就只能选择跟我堂姐去河北这个地方,他们是做香包酷的,大多都是童工,或者说是深有残疾的。

我们那有哑巴,有瘸子,有下了一只眼的。

要么就是年纪特别小的,能在那干的人,也是只可能是只能在那干的人。

我当时形容自己,就是逃离了狼窝,又掉进了火坑,逃离了一个糟的地方,落到了一个更重要的地方嘛。因为我在家再干活儿也没有一天干十个小时啊。

但是我在这儿干活儿是不间断一天至少十几个小时,但是当时基本上大环境都是这样。

就是当时那个镇应该没有低于十二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那个是整个生态决定最严重的意思是我们连续加了一个礼拜的班,你的感官都失灵了,你的精神都紊乱了,加到第几天的时候,加到凌晨45.34点的时候。

老板的亲妹妹在采风人机就哭出来了,困得纷纷点头。

老板来到我坐质检的屋子,那时候我也在睡。

老板拍拍我,我当时就要骂人,那是胜利反应,就是看到他的那种面目可赠,或者说自己的委屈到达顶点了。

但是看到他的脸你也骂不出来。

当时我要是接受这种生活,然后我就突然说了一句我想回家,我说,然后老板就说,你一睡吧。

然后我当时我让我怎么会说我想回家呢,我根本不可能回家,就是相比回家我。

肯定是更愿意呆在这儿。

但是那一刻,就是你又不能表达愤怒,又不能表达委屈你最后的后盾。最后的一句话居然是我想回家。 零六零七两年在河北早上我们是六点半起床,七点上班。

晚上是十一点半下班,然后洗漱一下就十二点了。

十二点大家基本上都在看武侠小说或者听。

逻辑对于我来讲,刚去的前半年,我肯定是既然在看书和挺广播的,后来我决定写东西,放弃了听广播看书。

我买了十本算术,本就是很便宜一一两毛钱一本的那种纸特薄就是一晚上大概能写三四页吧。你十个本儿都写完,然后那个东西我现在还存着,主要是你必须带有除了干活之外的生活呀。

不然的话,你就跟机器一样了呀。

你不能就是干活睡觉,吃饭没有别的事儿啊。不管是看书也好,还是听广播也好,是写作也好,它都是你除干国之外的一个生活。

比如说我十一点半或者十二点躺在床上,写到一点多两点,写一个多小时或者一个小时,那也是写东西能让我得到这种生活的质感的享受的东西。

然后还有一个它纯粹就是表达的快乐。 我遭遇过这些,我经历过这些,我想。

让大家知道我想明不平,我想展示我想揭露,我想让大家知道这这种苦难,或者说还有一种你的要实现的报复在后面追着你的这种紧迫和畅快啊。因为你会想,这个写完的多震惊啊,就是世界在位置震动嘛。 2009年,在北京批发市场打工的正在欢,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征文比赛一等奖300000元。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正在换信息满满,觉得自己有能力赢得这300000。

接下来的三个月,他用人生中买到的第一个智能手机诺基亚n七二写作,同时写两部小说。

最后他得了三等奖,奖金8000元正在换不服气。他辞掉工作,买了台电脑,全身心的投入到小说创作中。

他憋着一股劲儿,觉得自己将写出伟大的作品横空出世。 我当时从。

一零年在家写作都不工作,只在家写东西。

从一零年写到一三年,我写了三年,也没发过什么东西,也没交过什么朋友,也不怎么出门。

每天就是和我当事人,女朋友在一起,只有他觉得我写得好,就开始怀疑这事儿的意义了。

这时候我写了一篇驻马店,里边的一篇叫红星,当时投了一个非虚构发非虚构的。

那个新媒体,他们给我发了,还给发了500,还是几百的稿费。

我说,那我这种故事可太多了。我说,要不然多写一篇就挣个500挣个800也挺好的,就是没怎么间断,然后把第一部分病人裂转给写完了。

下半年的时候,我又写了一下我奶奶,然后就把我们家人也都顺着写了一遍儿。 这一写正在换,终于又回到了十六岁最初开始写作的那种常快。

他忘掉了这三年待在家里拼命看来的文学理论。

他想去他妈的文学,我就写我的回忆,于是正在欢把奶奶舅舅老爷,弟弟通通写了一遍越写,他越觉得好玩儿,直到写到自己正在欢犹豫了。

他坐在电脑前敲下标题,没娘的孩子开始回忆奶奶向别人介绍自己总说的那句,这是个没娘的孩子,这孩子命苦。

他很快找到状态,一句呵成,写完了这篇从小到大,正在患遭遇的所有暴力和残忍。

都写在了这二万五千字里,写完之后,他已经累到走不动道了,但他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多年来积压的郁愤在这一刻疏解了。

喜欢这个煤羊呢,在这里面集中的解决了我小时候的困惑,我成长的困惑,我小时候对人和事的困惑,我用这一组几篇东西跟以前的少年。

就是说再见。说了再见,我才能往前走吗,不然的话,我那我一直是负重前行,太难受了。

说完再见之后,可以明确的说,从23岁之后,我再也不恨我继母了,我再也不恨我帮,而且我再也不恨任何人了。可以这样讲。

就是我理解了他们。 我理解了这石缸害是为什么会降临到我的头上。然后我发现他们比我更可怜。

就是我发现我能读书。我能回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能意识到这种泥潭的这种生活?

这种烂泥般的生活,我能认识到他是烂泥,我能脱离我能抖落一身的。你可能是从衣服上抖落,也可能是从翅膀上抖落。

我能飞起来,他们不行,他们还在烂泥里边儿就是你比他们强。你为什么还要恨那么弱小的人呢?

然后那天我回去,我兄弟的媳妇儿跟我讲,他说,咱爸看了你的书。

哭得不行,我说啊,我们大概有从我十六岁出来到我32瓦,大家有几年没有说过话,我是故意的,不跟他说吧,我就是我,从我十多岁出来,我要决定要跟他断绝关系。

他每次在路上看到我都叫我,我都是扭头就走,不理他的。

但是有时候呢,他又会给我打电话。

后来有一次我就接了,我接了,就像跟一个邻居说话一样。

他说,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我说,你也是,他说你要好好的,我要想就这么多感受,包括现在我们还是这样情况,我要坚决的表态,因为他小时候没有管过我。

他姥姥,我也不管。我说,我要让你们知道血缘绑架不了人。 当然,我现在不恨你了,一点儿都不恨了。

我现在甚至还关心你,我也希望你长明百岁。

当然,我告诉你,没付出的东西你得不到。

就是说,我还是希望我们像两条平行的河一样流着就完了。

他留他的,我留我的,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聂丽萍制作编辑林峰声音涉及孙泽宇婚姻,孙泽宇实习生,严静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95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