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刘大可,我小学就知道如何用砒霜治梅毒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6-2点击:510


我是刘大可,我小学就知道如何用砒霜治梅毒

我叫刘大,可今年29岁,来自内蒙古,现在堆在底。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但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故事。fm定义关注在大象公会旗下有一档科普类的视频节目。

叫做混乱博物馆,刘大可就是混乱博物馆的主播。

刘大可是一位科普网红,他有两点特质,让他的粉丝特别好奇。

第一,它为什么有那么多精致的科学图片?

第二,他怎么什么都懂。 我在监狱长大了。

我爸在监狱工作的时候,在监狱找到住监狱的家属楼兼有三层围墙,第一层是把整个监狱这个区域围起来。

第二层是监狱的高墙。

第三层是犯人的宿舍,我们住在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

我开始上的小学就是监狱的子弟小学了,就是和其他监狱的。

嗯,职工家属的孩子,反正就是那时候的很难,和监狱的小朋友们玩到一块儿去,他们都比较粗野,然后直到现在。我父母说酒小时候都会说别的小孩子都是到吃饭的时候,大人出去找叫回家。我小时候是没事儿干,家里面催着我,你能不能出去玩儿一会儿。

然后我就从前门儿出去,绕着楼转一圈儿,从后门儿回来了。

嗯,或者有的时候从前面出去,半天不回来,一看一本,发现我蹲在那儿看蚂蚁,我从小特别喜欢看书。

呃,是这样。我小的时候,每当问我有什么人生理想的时候,我一定会说是画家,因为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我就会画画。 呃,我一直以为我将来会成为画家之类的,但是因为没有小朋友跟我玩儿,我就大多数时间都窝在家里边看书。

小朋友其实也不喜欢我,因为我有点像肖战的小说,但需要的小说一定比我小时候有钱多了。

我父母公司收入的很低,就是我能干的事儿,就是看看加班儿有没有书,下面也没什么好书,我连什么什么养鸡三百法热带鱼养殖啊,花卉栽培我爸,就这个人就喜欢种花养鱼,养鸟什么的。

就是加上这种书很多啊,还有什么常见,嗯,家常菜烹饪,嗯,这些那是。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是虽然霍尔特是内蒙古的首府,但是各种东西物质条件非常不丰富。

想去一个书店非常难,小的时候父母会给我买一些儿童毒物,这点也是难能可贵,就是虽然父母很穷,但是他真的知道我小时候应该给我买一些。

那时候他就有给我买科普读物的心。 嗯,我第一任班主任是个语文老师,那时候是一个监狱子弟,小学就是师资,力量非常。那什么有点儿像樱桃小丸子那种感觉?

据一个老师要管很多事儿,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你想一个监狱才能有多少孩子呀。

然后有一次班主任上课提问的时候就问为什么鸭子会游泳机就不会游泳,然后所有的小朋友都在打鸭子和鸡的脚不一样,只有我说,因为鸭子的羽毛上面有很多油,不会被水浸头。

然后班主任就因为此事非常认真地鼓励了我。 大概是这么说的,就是咱班哪位同学爱看书,他停了一段时间,然后同学们就面面相觑,就是我当时心想。

是谁呢,班主任会不会说我,然后班主任真的说了我,然后说刘大可爱看书,然后就说要向他学习啊。就是那些话。

就当时就觉得天呐,我居然有有优点,我妈这个人有点儿那什么,她很少夸我。

我爸这个人从小也性格比较阴沉,就是他虽然挺聪明,但是呢,那种工人阶级出来的父亲,那种感觉就是只懂得恐吓。你并不懂得什么,说一些循循善诱的话。

只会在你做错了事儿的时候惩罚你,他并不会在你迷茫的时候引导你。

就是那那些事情我父母都不会做,很普通的,就是很老套那种教育方式,你错了就打你一顿。

闹的时候嫌你烦,是给你点儿什么东西,就那样,就是我从小就没受到什么太正面的平台,然后突然就觉得受到了一个就就好像点亮一盏齿鹿的灯一样。然后就从此以后就觉得这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其实是非常大的,就是我到现在现在。

有二十多年了,我现在记得非常清楚那个画面还记得我还记得我坐在班里边的哪个位置,靠窗户那一排最前面,我从小搁的就比较矮。

我还记得桌套是蓝色的,当时大概是一年级左右吧。

对,就是一年级,当时觉得真是很光荣,就这辈子从来没受到过什么正面评价,就突然觉得形象变得光辉起来了。

然后呃,从那以后就特别认真读书,后来就是,嗯,有一些家庭上的问题就是。

哦,我们家是一个大家族的那种感觉。

我和我爸,我妈和我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我奶奶是一个就是女族长,没吹阿尔肯那种感觉,他是非常不信任我母亲的,因为他觉得我母亲是一个农村妇女,不懂教育。

然后我姑妈是一个小学老师,他的孩子比我大很多,就是他的孩子刚刚高考完了以后来到了北京,那个时候当时是三年级左右。

然后我姑奶奶就认准了,说我姑妈是一个更懂得如何教育孩子的人。我姑父是一个那么古博物馆的馆长。

然后他就觉得应该把我放到一个更加文明的环境中生长,他就几乎是立了一个遗愿,用各种方式央求我。姑妈说,你再把你最小的弟弟的孩子带大,我在我姑妈家,就那样一个星期七天,我在姑妈家住六天。

然后我姑妈上课的时候教我放学,以后带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过了。你看我小学在家只在父母身边呆了两年,然后就在姑妈家,一直到小学毕业。

这段时间对我影响也挺大的,主要原因就是从那种周围所有的人都只是街坊的那种情况变成了一个。嗯,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城市里面的人就是周围的人,都是一放的学习,不知道他是哪儿的人。

就只有在那个场合下,你才会见到他就是变得更更离群了,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看书,然后我姑妈作为一个老师,他家书多的是,就从鲁迅全集。

一直到嗯,更加精致的某些护士手册,如何用坯霜制梅毒之类的,就这类东西,我在小学六年级之前就看得非常清楚。

用抗生素治疗各种疾病还不是第一位的治疗方法时候,它会有很多其他方法,比如说用深化物治疗某些疾病之类的。

我这人从小就比较自省,就是因为我父母,或者我姑妈从小在耳边就经常跟我说一句话,不要因为什么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不要正视你姑妈是你老师就怎么样。

别人对你好,是你欠人家的不是你了不起,是你欠人家的,将来都要还,可能我从小就是。

别人对我好或者欣赏,我会给我一种很大的压力,因为我父母也在,也在一直不停的给我压抑就是首先你不能给你姑妈丢脸,其实你不能给我们俩丢脸。

现在家里面也不是很有钱,将来就全靠你了。我从小就天天听这些话长大,真是一摸出剑了。

所以我在那个情况下,就是整个小学里面成绩都很理想,然后我就上初中,以后就也是这样。其实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累,就是我学习的时候其实很愉快的,因为我从小就是因为刚刚才那种成长环境,我和小朋友交流有很多障碍。

所以我就需要成就感,那么我从学习或者读坑爱书,是不是要设立各种乱七八糟的支持当中能得到很强烈的成就感。

就是那种你们都是渣的那种感觉,刚上初中的时候经常被欺负,嗯,我们换座位是前后左右都要倒对角线嘛。

刚好倒到最后一排的时候,刚好遇到了班里面的一个比较,我应该说后劲声,还是说插声还是无赖呢。

反正我知道他现在吸毒死了。

呃,他就嫌上课没事干。

开始的时候,他是跟我不停的说话,说一些我很不感兴趣的东西,我不知道,因为很不感兴趣,我都没听他说什么,现在记不得他说什么。然后他就不作声了。

弯下腰低下头,在他的课桌里边儿鼓捣什么,然后听见叮铃铛铛的。

我当时也没有在意啊,因为当时上的什么课数学课,嗯,然后然后就文件有,有什么分儿不太对。然后从课桌这个桌洞里面就开始有烟从我面前挡住我看讲台的视线,然后我就低头一看就整呼一呼,浓烟就上来了。 他把手伸进我的课桌里面,把打火机点着。啊。

他是我同桌。

就这样,然后突然就着急了火。

然后后来就有一次我在上学路上被人抢劫了。

我骑自行车上学,然后被人从自行车上抓下来,暴打了一顿,抢走了不身上的硬币,然后嗯,因为此时在学校被受到了班主任的重视,然后导师就开始让班里面学习,成绩不那么好,但是身体素质比较好的同学放学的时候,壁虎我一直回家。

我感觉这几乎是中国教育制度唯一的一点光亮的地方了,就是非常无助的孩子,比如说因为家庭贫困或者身体素质差。

那种容易受其他同学欺负的人可以凭借学习成绩优秀成为老师的掌上明珠,得到教育系统的官方庇护。

当时的语文的班主任是一个北京来的老师,非常重视自身修养的人,他不是那种把该教东西教完就完了,他非常重视我。作为一个语文老师。

我应该在这些相关领域上有多么深刻的研究什么的,就是他讲课是那种给我们铺成出来一大堆背景知识,让我们感觉到我们现在学的东西是一个宏大的图景中的一块拼图。

就会让我们感觉我们要学学习更多的东西,才能满足自己那种。

呃,我遇到的生物老师也是这样的一个老师,从初中的时候,就是他会给我们展示一个宏大的生物学的图景,然后让我们觉得我们学现在学的是一个一小部分,还还有漫长的光阴,等着我们去探索那那种感觉。

呃,这个生活老师是没事儿看,就会每次下了生物课就会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跟我聊天儿跟跟我聊生物上的东西给我看他的参考资料,然后回很热心的回答我的问题。我当时提到的问题大概也不会很很愚蠢。嗯,比知乎上那个听可能还还高明一些呢。

就是我上了大学以后,花了十年的时间,每天都在收集生活的图片,我有时候会想。

如果我能找到那个老师,我可能会把我这十年收集起来的关于生物的资料都送给他,我一直就是那种被家庭家族摆布的人,就是我上大学选什么专业,根本自己都没有想过是我大爷勾选的,我其实是不喜欢计算机专业的,我倒不是说那个东西枯燥。

嗯,当然那个东西是枯燥的,但我不喜欢他,不是因为他枯燥,是因为。

他给我展现出来,图景太狭窄了,就好像我站在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但是只能画一条笔直的线,让我沿着一条线踩一步都不能踩到线外。这种就计算机就给我这种感觉。他给我结识出来的未来非常狭窄。

就是天天学编程学好学习好程序,做一个程序员,将来进行公司工作,就从此只看见黑色和白色的字母。 编程可能会有自己的乐趣,但是我觉得这种乐趣远远不够,满足我的就是他。如果是一个兴趣,会觉得他非常有趣。

但如果他是我的人生的话,我就会觉得我我这辈子真是白活了,因为当我已经对那么多。

学科都有广泛的兴趣的时候,突然我走进这条狭窄的缝隙里面,我是无论如何钻不进去的,我心比那个大得多。

嗯,然后上大学的时候就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人生的轨迹哦,因为我当时画画还不错,然后我就去给学生会的宣传部画海报,花了一段时间之后,宣传部说咱们学学ps榜。

因为光化化实在效率太低了。

在其他同学都苦练编程的时候,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学会了ps,然后还学得炉火纯青的,最后觉得那个软件还挺好玩的。

很快我就成了学院里面的名人,因为我是整个学院连福特少,不用了最好的人上至团委开会,然后团委还把我介绍给学校学校搞活动,别的学院的人搞活动,然后下至同学们参加个什么活动,要做一张个人海报,都来找我。

然后做佛陀上不去就是经常做海报,就要收集素材。

我从2008年开始,然后开始收集一些图片,收财成先开始成自己的u盘,里面就开始给这个分类存的图片越来越多,刚开始的时候,几百张后来就上万张。

我对图像的记忆力确实还挺惊人的。当时有一万张图片的时候,我仍然能从一万张图片里找到哪两张重复?

后来就实在太多了,我就想,这总得分类吧,不然一万张堆在那儿,我总不能叫新鲜文件加一新鲜文件,加二水果,一水果二吧。

然后我就开始想如何分类它。

我最后采用了图书馆分类系统,我就研究图书馆该怎样给那么多的书分类,就开始按照学科给图战学类。

那为了按照学科给图片分类,我对这个学科产业大概的了解会有这种情况,就比如说,比如说我有一张云彩的图片,我要分在一个叫它应该归在气象里面。 本来没有气象这个文件夹,那我为了让。

这云彩的照片的分类更合理,我就要去找闪电冰雹下雪的图片儿,这样就让我的土库迅速在几个月之间达到了780000张。

那时候政府还允许访问维基百科和google。 呃,我就从为期百科开始,一个词条,一个词条的读,就是跳着词条挨个的读,然后了解我这些素材应该放在哪儿。

在大学期间,我的图片应该是达到了十万这个样子,井井有条的分类下来分类了十几层,就是文件夹掏文件夹什么的。

为了分这个类,就是整个。

尤其是生物,现代生物分类几乎都快背下来了,当时觉得我的平面设计的能力已经很强了,因为我是计算机专业的嘛,我觉得计算机图形学将来一定会有很大的用武之地。然后我就想考中国长篇大学动画专业。

然后我以入睡成绩第一名考进去,结果去了以后发现其实研究生好水啊,就其实也不教什么东西,但是在考研这个过程中,把自己的对艺术的整个修养提高了好大一部分。

因为他有那个艺术学概论啊,基础东西。

而且自己本来就很喜欢好好玩儿,尤其是从美术史做线索,就把整个西方艺术史了解的也算很熟悉吧。但是没想到其实也没怎么考。

我总是把事情想得很复杂,上了演以后就课特别少,研究生三年的课加起来可能一个月就能上来,或者量五月最多了,因为所以大多时间都很闲。

我当时就觉得非常压抑。

我觉得我二十郎当岁的年纪,我为什么要坐在这个宿舍里面什么都不干,我就是天天在问自己,然后就觉得我我显然不能退学,然后我就我其实早就注册那个项链网,开始的时候只是闲聊一下而已。

后来然后我觉得发图谁不会啊,难道我也要像其他人那样发自拍吗?

我开始就随便发泄,我觉得觉得有趣的图,然后我觉得光发一图没什么意思,难道我光发一图什么都不说吗。

就得说点什么吧,结果越写越长,最后就卯足了。

穿联网上240字写满,他就变成了混乱博物馆,就那个巷子变成了混乱博物馆。然后为了让这个霍乱博物馆这个相册充实下去,我就继续延迟那条买书啊,上围棋,这把事情做做大了。

当时是校内网有史以来访问量最高的相册一亿多人次的,下面往这样的平台都能有一亿多人次反应的感受一下。

然后是大象公会的那个创始人的很早的那个成员交房价证明。

他也是个他也做了好友,然后说,听说你在找工作来搭下工会试试吧。

然后再一个假期结束之后我就来了。万献公会认识了庞张健先生,然后有一段时间我没有在人人网上再发动,因为人人网天呐,实在是经营,不善就是天呐,他怎么做到的百足之虫,还死而不僵呢。这是用了初中举止嘛,就特别痛快的那种感觉。

最后一咬牙,一剁脚醒了呢,还是上微博吧?

然后春节洗了一篇洗了三篇很火的文章,之后今年是七年,所以我讨论了一下一起看鸡的事情,积极对,就是我介绍了各种生物的积极就是,嗯,各种生物的基金写了有那么小120000字吧。

嗯,涨粉的速度就就跟那个手机响,就跟放炮似的。

双鞭炮噼里啪啦叮叮当啦,那样的响。

就是每分钟一千粉的速度迅速突破了五万这个数量级,然后就开始迅速的让突破了十万原效解说就已经超过十万了。

然后又开始和那个做了混乱博物馆,以后长短速度就非常快乐。你现在微博上有多少粉丝870000了吗?现在有没有到880000。

出门的时候还是87元880000了,出门就涨了一万,对我打字速度非常快,有时候跟洗麻将似的。

但是系列文章图文并茂那种。

因为我有很多的图,所以我配图的时候都非常精致,我配的图首先尺寸高大,其次这个图够精美,然后内容够清晰,就是就是我配图非常精致,就是那种教科书级别的配图。

甚至是画册级别的。所以人看我这个文章的时候,不会觉得啊,这是一篇讲什么东西我看得好累。

因为平均二百次就有图,他绝对不会看累呢,所以就能很顺利把这个看完,然后觉得啊,很有诚意呢,我感觉我就是一个。

疯狂的涉猎的人就是什么都沾一点,沾的很广。

嗯,这这就够带了另一个人生中的迷茫,就是我接下来该往哪儿去,就感觉自己挖了很多坑,不知道该填哪一个。

嗯,或者走在一个米斯路口上,不知道该往哪儿走,还有病例更辐射的字吗?

我马上就三十岁了,但三岁之后该干什么,我现在就觉得给我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宇宙中有那么多威力,每个威力有那么多运动运动的状态,为何就组组成了我的这个意志,他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对,我是非常希望有能留下一些建树东西。我有时候希望我可能是想当一个艺术家,留下一些非常杰出的艺术品。

或者我想去做个学术研究,给人类的知识边疆拓宽一点儿。或者我想留下一个哪怕做一个非常卓越的客户工作者,留下一留下一些。

能被人欣赏的著作,在这个世界上,哪怕传颂几十年呢。

嗯,也是也见证了一个时代之类的事情,但是到现在为止,这些事是究竟该做哪个都行。 詹姆斯路口的廖大可其实也没闲着。

至少在科普工作者这个方向上,他的混乱博物馆做得还不错。

如果你对你的嘴唇为什么长炮,为什么现代艺术家不好好画画,卡农是什么这类的问题,感兴趣的话?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来订阅混乱博物馆,你可以给刘大可留言问任何问题,至少在我看来,他真的什么都知道。

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彭寒,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我叫猫多莉,现在在北京念书,我应该算是故事fm最早的一批听众之一。

从第一期开始,我就一漆不辣的追着听,印象最深的一期,是利比亚战乱中撤侨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朱彤非常的沉着冷静,我觉得在这方面他超乎常人。

真实的撤侨故事里,并没有一个会开窗腔会开坦克,无所不能涉及为人的好莱坞式的大英雄。

只是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珍惜周围人的生命故事。fm,不论内容还是配乐,我都很喜欢我推荐给你,希望你也推荐给身边的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