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代驾司机的夜与欲

代驾司机的夜与欲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6-9点击:351
故事FM ❜ 第 332 期 我叫高旭,今年 35 岁,住在成都。 一次创业失败,开启了我从 2016 年初到 2018 年底的代驾生涯。 不是最老的一批,但也算有些资历。 刚入行时,公司里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慢慢地,比我还小的鲜肉,不论男女,都多了起来。经济不景气,愿意从事这行的人就多了。 成都是全国代驾单数第二多的城市,平均每晚 1 万多单。那会儿成都全职的司机每月最高收入在一万五到两万。跑着玩儿的兼职司机,每月轻松赚两三千不成问题。 代驾的高收入有以下几种构成:一个是等待费,超过 10 分钟后,代驾司机每多等一分钟,加收一块钱。一个是里程费,这个好理解。除此之外,还有不为外行知的第三种,各种花样的意外收入。 /Staff/ 讲述者 | 高旭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Ask - Fat Jon() 03. All in Your Mind - Fat Jon(劳斯莱斯) 04. Thank You - V·A(中年女人) 05. Say Anything - X Japan(九眼桥) 05. Night Train - 彭寒(片尾曲)

代驾司机的夜与欲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呃,我叫高旭,今年35岁,目前居住在成都。

呃,我是由于创业失败嘛,从2016年的三月开始了代价的生涯,然后一直到2018年的年底,不是最老的一批,但是也算在现在来讲的话,肯定也算值得比较老的了。

那个时候我发现公司里边儿像我这种年龄的基本上没有。

全都是560岁的老头吧。

后来慢慢慢慢的,我就发现像我的同龄人,甚至比我还小的那种小鲜肉都越来越多了,甚至还有几个美女司机,本来这几年经济的情况也不太好,大家为了增加收入嘛。

愿意来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嘛。 成都目前是中国,除了北京之外,代价单数第二多的城市,平均每晚有一万多单的样子,我当时还在那个。

嗯,还在做代价的时候,大概我们全职的司机每个月的收入最高的应该是在一万五到二万之间。

那些兼职的司机就是说可能跑着玩一下,每个月轻轻松松赚个两三千块钱,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高序入行那块儿代驾司机的高收入实际上由以下几种构成,一个是等待费超过十分钟之后,代驾司机每多等一分钟就加收一块钱。

一个是里程费,这个多好理解,除此之外,还有不为外行所知道的第三种各种花样的意外收入,大概在一七年的夏天。

当时呢,我是在路边蹲着吧,就一位男性的客人让我给他在家。他不是在一起在手机线上下着单,他就直接让我给他做代价,那喝了多少,这个我确实不知道。

但是确实是合得非常醉了。

他来叫我的时候走路的状态,反正已经有些不稳了嘛。他的语言是表达不清楚的是。

是含糊不清的那种。

当时他的那个神情很焦急,就让我尽快的开到他目的地。 在上车之后呢,呃,接到了他老婆催促的电话。

大概是在晚上的十二点到一点之间。

一开始他接到他老婆电话的时候,各方面的情绪啊,还比较稳定吧。

但是后来就我也在他旁边嘛,我也能够听到他老婆的这个语气啊,各方面是不太好嘀嘀咕咕的嘛,然后让他尽快回家嘛,然后也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嘛。 所以他挂了电话之后就骂骂咧咧的。

南方人的那种口音,反正就是像我们四川话的话,那就是什么瓜婆娘之类的之类的话了。后来他这情绪就比较失控嘛。

他想要骂他老婆,然后他就让我要跟他一块儿骂,和我形成统一了。之后他就打电话给他老婆,然后就骂他老婆呗。

结果我就不同意嘛。

但是他就很失控,他就觉得就是我不服从他的这种感觉嘛。然后他就掏出他皮包,里边儿的钱就往我身上砸。

全是一百的,就一直往我身上砸。

他边砸拍边一直在说,你为什么不和我一块骂?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就后来就越来越激动,就砸得越来越厉害。

那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要把好我的方向盘,我也我我,我要做好啊。

他后来就非常失控,他就自己开,妈他也没管,我就趁着什么红绿灯的时候,赶紧把钱就整体好,然后就揣着因为我们的那个在家的衣服有好几个兜嘛,我就分开的装了好几个兜里边。

他那个也是在路边儿叫的,我也没有行政订单,所以说后来他就想查到我,他都找不到,作为我们这个行业来说的话,一定要送到他的目的地。

喝醉的客人的话,一定要找到他的家人,他的朋友,有人照顾他,然后我们才能够离开。

那天就是把他送到他老婆,他老婆来接他了。

他老婆当时还问过需要多少钱,那我说就给了一百块钱吧。

他老婆还给了我一百块钱,他老婆来接了他之后,两个人情绪倒还没有什么异常的,他老婆就扶着他,然后就回家了。 我赶紧骑着我的小车就跑。

跑了至少有一两公里了。之后我把全身的钱掏出来,一看就四千多块钱了,我还跑出来跑,我就直接和我朋友去吃火锅去了。

还有火锅的地方,我直接打了个车,然后就直接过去吃火锅去了。 我其实一直认为我们绝大多数人白天吧,在我们的那个工作之中,大家都是生活所迫,就是比较假面的一种生活吧。 但是在夜晚,在酒的催化之下,人可能才会呈现出一种。

真实的一个生活的状态吧。

在我看这两年多的代价生活之中,客人一般上了车之后都不会主动地给自己的家人打电话,一般都是像家人打电话过来,然后接电话,一般客人上了车之后会主动地打电话。

都是给自己的情人。 可以这么说吧,我服务过的顾客至少有一半吧?

对家庭都是不忠的,也是这一七年的夏天,当时是我到这个成都的华侨城,当时是一波朋友的聚会结束。

一次性叫了好几个代价。

我是服务的,其中一个斯科达的一个车,他是有一男一女需要上车,他们的后备箱本来已经有一个很大的箱子,结果他们嗯,还要放一些东西,所以说,他们就把那个后备箱的箱子就放在了后排,因为那个箱子很大,放下了那个箱子之后的话。

后排基本上就只剩下1/3多一点的空间呢。

结果那个男的就特别尴尬的是,本来我刚才讲了后排只剩下1/3的空间了,那个男的非要那个女的。

他们俩一块儿在后排挤着前排,明明有一个位置,他们就不坐,我们要出停车场,没想到的是他们的那个聚会可能是请客的朋友,他们就在那儿要送朋友走吧。

就在警车场的出口,就在那等着。

给这些朋友一一到别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个挤在后排非常的尴尬,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得到这一来一举他们两个不是两口子道完别了之后那个女孩儿马上那个修修权打理胸口啊。

马上就埋怨了那个男的几句,他们的目的地是到一个酒店,然后我询问好了之后,就开始往那个酒店的路上走嘛。

半度上那个?

那个女的接了一个电话,因为我们车内的环境是很安静的,基本上客人打电话的时候说什么,包括对方讲些什么,我们都能够听个大概。

我就听见是她的老公在家里边儿带着小孩儿,小孩儿好像生病呢,她老公就搞不定了,就让他就赶紧那个聚会结束了之后赶紧就回去。

那个女孩儿也在安安慰了小孩儿几句,就说就尽快回去。这样结果一挂了电话之后。

就在和那个车上的男生就在商量两个人就唧唧咕咕的几句。后来这个男的就让我不要去那个酒店吧。

当时我们在成都的三环路上行驶,他就让我尽快找一个口子下去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下来。 原话就是这么说的,因为当时已经行驶到了是成都的东南边儿以前拆迁的那种厂房啊,那种位置要稍微多一点。

说实在的,我当时在车一边儿,然后听到了这些东西了。之后我觉得人生非常悲凉啊,我也不想再继续和这对狗来驴呆在一块儿了。然后我就尽快的出了三环。

找了一个地方我删,我删了一下,反正服务规范,什么我都没做了,我就赶紧赶紧走了。 除了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高需开过的车也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 呃,可能大家比较感兴趣,这一点呢就是我驾驶的那个车子。

我家使得车最好的是一家老师,来斯六百多万的一家。

大概是在晚上的十一点多,在成都的东一环在u三七的附近接到了一个订单,因为一周三期在成都的话是生意很差了。当时我还觉得比较诧异界的这个订单。

后来然后找到客人之后才发现我即将要代驾的是一辆劳斯莱斯的车。我就比平时的时候更加认真仔细的查看了车况。

但是当时的话,他们那个所在的那个地方,道路就太窄了。

劳斯莱斯那个车是很长的,但是我甚至都都没有足够的把握,然后现在加上自己也比较紧张嘛。所以说我就直接给那个车主,然后就请车主他自己去倒一下。

然后我才开始驾驶。

当时是冬天嘛,我们冬天的时候大家穿的那个衣服啊,包括鞋都是很厚的。

我记得我当时就只敢踮着脚尖的这样去采油们生怕惨重一点的话,他就飙起来这种感觉。

因为大家知道劳斯斯泰斯的那个排量,我们一般的车的排量家用车就是一点几不超过2的排量,然后稍微大一点的越野车啊,它排量基本上就在2到3之间,但是好像四s那个排量的话。

据我所知,基本上起步都是6起,具体那个多呃,发动机什么样啊,多少钢的那个发动机啊,这些我们确实没有研究过,因为这个确实离我们太遥远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去想象的这种事儿。

嗯,当时就是就是很谨慎,真的是整个驾驶过程之中大概半个多小时,一直是这样笔挺的整个身体。

啊,然后一直不敢靠着后背,反正后来下了车都觉得非常累,整个就是非常的紧张,因为我们的那个每一单的保险最高就三百万了,但是那个车六百多万了,而且到底能不能赔到三百万,我自己洗浴边儿也没有一个底。

我也想服务时间尽量短,然后尽快的到南部地地,我自己所承受的风险要少一点,结果没想到他还居然要去送一个客人。

那个地方的路不好走。

而且还比较黑,所以说我就更紧张了,结果还好嘛,反正我速度放得比较慢,也没出什么差子。

后来到了他最终的目的地之后,本来我也祈祷,就是说最好不要让我呃开下那个地下停车场嘛,因为地下停车场一般都是很窄。

那个车是又宽又长,我就生怕那个夏季啊,停车场的时候啊,万一有一个什么插挂啊什么的,还是走不了路啊。

结果他也善解人意嘛。到了他那个目的地之后的话,他就自己开车就开下停车场去了,我就把我的车给拿下来,然后我记得当时在路边出了好几支烟。

冬天嘛,但是我感觉到我的后辈都还在冒汗。 所以说驾驶豪车在我们这个行业真的不是一个享受的事情。

比起豪车高血,还是觉得开家用车更自由更享受。

而在他开过的众多的家用车当中,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辆日产的帕拉丁。 我在有一次在服务的过程之中的话拉到了李成鹏,就是大爷一个记者。以前是一个写足球的,因为从小看足球看得比较早。

看他的各方面的评论啊,这些也比较多。

再加上后来说实话的记者越来越少了,我还是比较欣赏这样的人的。

当时呢,他是踢完球和一帮朋友,吃完宵夜就准备回家,但是也不是接到线上的单子,就是有人说需要代价,他们就在说,哎。

你狗再打一下来了再再来。

然后我就过去一看,哎,我说,大眼子。 当时呢,他比较惊讶,他没有想到一个代价都能够认识他。

然后我们就到他的车那儿去,准备开他的车。当时我一去看他开的就还是零八年,大地震的时候,他开着去灾区送物资的那家帕拉丁开的都还是那家车。

我当时是非常的诧异吧,因为我觉得所谓的这种名称的话,大家都知道现在在中国,但凡是个名字的话,他的收入都和我们普通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且在绝大多数中国的名人吧,他一定是会有一个很好的作家的。

但是你想,零八年他就在驾驶这架车,然后还去了灾区。

到我见到他的时候,一七年接近,过了十年的时间,他都还驾驶的是他的那架帕拉丁。

但是去了之后的话,他车子有点儿问题,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就打,不然火了,然后还是我们几个人把那个车给推了,这样才打展火的。 一路上我也比较紧张吧,我也生怕万一我对离合不太熟悉,到时候熄火了就非常麻烦。

从他的文风里可以了解到,他其实是一个放荡不羁。

也非常天南地北的这样一个人,但是事实上那天我和他在车内的交流的话,其实我也问的他好些我比较带兴趣的问题,但是他都没有太没有太正面的回答,我就感觉他还是比较谨慎的吧。

可能跟这些年的一个经济有关系,他不情愿,他不情愿再多说多说一些什么呢,我还是就觉得。

社会就是最好的大两杠啊。

社会就是会教育很多人在我这两年多的代价生活之中,说实话,我没有觉得我有客户,是觉得生活是觉得快乐的。

觉得开心的多数人都觉得生活太不容易,甚至我还遇到过一个大老板,他就拉着我的手,他说他不想喝酒。

他真的不想喝酒,他不想出来应酬,他觉得活得太累了。说着说着就在车一边,自己开始哭了。

可后来哭着哭着,好像是他的一个妹妹吧。

人打电话给他,又说家里边有什么事儿,他又立马又回到了家庭一边儿的一个大哥。这样的一个状态,像这样把深夜醉酒的乘客送去目的地的形象太深入人心。

因此,代驾司机常常被称为是午夜摆渡人。

但是,代价其实不只是发生在晚上,也不只是在酒后,甚至有人交代驾,也不只是需要代驾的服务。

嗯,我一般在白天的时候,就是我休息好了之后哈,我会把那个我的手机给上线,就在家一边儿等着蛋。

当时呢,大概是在十二点多不到一点。然后我就接到了一个订单,然后就过去找客人,看到了客人之后的话。 嗯,是一个中年的一个女性,和他交流下来,我就。

十分的笃定,他绝对没有喝酒,他就让我去开他的车嘛。

其实他的目的地距离他的呃事发地的话也不远不到六公里。

他当时的那个态度的话,我感觉也比较奇怪,因为很少会有旅客的,会和我们代驾司机主动地进行一个攀登,因为在这个职业一边儿,很多人还是有比较重的防备心理的,对我们也会有低人一等的这样的。呃,内心的一些看法。

但是那个那个女人就和我聊到,呃,我的学历啊。当他知道我是呃,上国大学和本科毕业,我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在听我介绍完这些时候,在侧着头都瞄了我几眼啊。

到了他的目的地之后的话,他要让我给他看一下他的机甲停车场,然后我也开嘛,开下去了之后,然后他就说,嗯,小伙子,你要不要上我家一边去喝喝水去玩一玩?

但是他的你知道他是一个终点的旅行,然后他的穿着是那种就是他的那个黑丝袜,是那种中年人才会穿的那种是尼龙材质的还是什么材质的,反正反正看起来就一点一点想象的空间都没有的那种失望。

那我肯定就拒绝了。

我当时可能没有一个特别的一个反应,因为因为这个在我们这个队五里边,这样的事情不少啊。

我都知道就有我身边的朋友,然后听他们讲过嘛,反正有那种。

嗯,在茶楼一边工作啊,在美农院一边工作啊。

或者就是老板嘛,就代价了之后的话,然后觉得诶两个还看得对眼,然后就然后两个就刚才烈火嘛,现在本来也比较oppo嘛。

这个事儿也也也很正常。 在那儿之后,高旭还遇到过很多意外的乘客。 有公司派来按查服务规范的便宜督导。

也有愿意花八千块钱要求开到海南,并且承包往返机票的土豪,除了意外的乘客,高叙的代价,生涯中还有各种各样的意外。

你,比如刚入行的时候,高旭就在电动车上栽了不少跟头。

他常常因为续航里程造假的电动车,半路熄火滞留在荒郊野外找活儿的过程中,高旭也没少摔过跤。

至今他身上还留着几道疤,而且高旭当代驾司机的那两年,因为交通事故去世的同事不少于十个人。

即便如此,经历了餐饮,酒吧,砂石厂和物业几种工作之后,高须仍然觉得代价是让他最快乐的一个我是非常享受自己在。

夜间在一个城市,因为你知道平时一个城市都是车水马龙,然后很堵嘛。

但是到我们夜夜间的时候,特别到夏天的时候,白天成都也是比较闷热的,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

他会有凉风,然后你骑着电瓶车穿梭在整个城市的话,你会感觉到自己很很自由。 曾经我自己在成都的最著名的九眼桥,南贵坊?

那天晚上我就听到那个酒吧放了一晚上的日本的X加盼的歌,其中就有我非常喜欢的。

嗯,CADC吗?

当时我就停下了自己工作嘛,然后就在那儿啊,听到很久,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外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您的收听,怎么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