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失眠日记,今天走进了美术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46
双十一前夕,你也失眠了吗 故事FM ❜ 第 569 期 你好,我是彭寒,你的声音设计师傅。 2019年夏天,我在故事FM做了一个实验——我邀请了79位彼时常常失眠的听众,一起做了件叫「30天失眠日记」的事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Ta一旦失眠都会录声音给我,我也会返还另一个失眠者的声音给Ta。 我丢失了很多睡眠,收到了很多录音,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总之今天,这些声音变成了这期非常不一样的节目,也变成了一件艺术作品,走进了美术馆。 这都是咋回事?点开听听看吧! /Staff/ 讲述者 | 失眠的人 主播 | 彭寒 沙爽 制作人 | 彭寒 声音设计 | 彭寒 文字整理 | 彭寒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Ashes In My Memory - 彭寒 02. 失眠日记 - 彭寒 03. Non_sense - 彭寒/桑泉 微信公众号:故事FM (ID: story_fm) 新浪微博:@故事FM_StoryFM 故事君:gushi_fm

2019年的失眠日记,今天走进了美术馆

哈喽,大家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彭寒,你们的声音设计师傅,嗯,今天推送有一点晚,这期节目想跟你们聊一聊。失眠可能老听众还会记得2019年的夏天,我在故事fm做过一个实验。

那个时候我邀请了89位,彼时常常失眠的听众,一起做了一件名叫30天失眠日记的事情。

嗯,这是怎么搞的呢?我定期给参与的这些听众朋友们发了一些适合在深夜用声音回答的问题,如果他们某一天失眠了,可以选择在这些问题的引导下录一些声音。

请问手机录,然后发给我。

嗯,如果我还没睡的话,我会当时就把另一个失眠者发给我的声音返还给这个人。

呃,这是一个类似像失眠者的声音漂流瓶,或者说是深夜声音,社交这样的小游戏。

我在其中扮演了一个类似像人肉ai这样的角色。我尽可能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保持非常非常晚的睡觉,以保证每一个参与者他失眠的时候他录这个音,他可以有第一时间的反馈体验。 呃,这个一个月的时间结束之后。

都一直有参与或者听说过这个事情的故事,分母听众在断断续续的问尾,这期节目什么时候发啊?

嗯,这个事儿确实也挺不好意思的,因为实际的情况是呃,一个月结束之后,我拿到了几百条录音。

确实产生了一些非常严重的迷茫,因为这些录音和故事fm常规的节目录音太不一样了,我很难给这些声音下一个定义或者判断,就像嗯,三年前我在征集失眠者的那个推送里面说的一样,失眠的时候,可能你和你白天的状态会完全不一样,甚至有些时候你都不知道你在说那些话的时候,你到底睡没睡着。

嗯。所以那个时候到底是要做节目呢,还是继续把这个生意游戏进行下去呢?

还是说索性就把用声音交换声音,这种形式彻底变成故事fm的一个功能?

嗯,这些问题我都想过,也和同事们探讨过,但是后来都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

嗯,唯一一个留下来延续至今的想法,是我的一位艺术家朋友,沙爽老师给我的灵感山上老师,曾经你也和我一起工作过。

嗯,那会儿有一次我们聊天。说起这个事儿,他说,哎,你干嘛不把这些声音或者说这个游戏变成一件艺术品?

哇,这个这个人呐,有些时候就是要思路打开啊,对吧?朋友们思路打开,我当时觉得哇,可太有道理了。 于是我们就开始推进推进这个事情。

我们给这个艺术品取名叫失眠。

呃,最开始的想法是,可以用一些有意思的装置把这些声音放在这个装置里面,然后放在一个公共空间的角落里,就好像你可以在美术馆或者是人民广场的角落里听到一些人的随随念,然后你还可以把自己的声音录进去,就这样一直循环下去,循环下去。 其实说实话我是真,我就从来没有想过我自己能参与搞一件艺术品,你知道吧,所以那会儿还是挺兴奋的。

那时候我还做了一期非常实验性的声音,作品打算有机会。如果这个艺术品可以在某个地方展出的话,我就在故事fm发布这一期节目。 嗯,然后后来就疫情了。

再后来呢,我和沙老师就开始非常非常佛系的推进这件事情。

直到今年,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也可能是顺理成章吧。这个名叫失眠的作品,在三年之后,终于在上海和秦皇岛两个地方的美术馆里同时开始展览了。 那么按照计划呢,我今天会发布30天失眠日记的这个声音作品。

同时我也很高兴地邀请到了我的创作伙伴,青年艺术家,同时也是故事fm的资深听众啊,自称是青麻粉的沙爽老师来和我一起聊一聊失眠这个作品客气客气,呃,很很开心,受到你们的邀请,呃,去分享一下我们这一段时间去经历这个公共艺术项目的当中发生的很多有趣的事情,已经得到的一些工作经验。嗯,好的,好的,非常感谢邵老师。

嗯,那ok,我们先来听一听三年前这些深夜里的声音吧。

嗯,下面这段内容强烈推荐你带上耳机收听第一幕。我是哈库拉玛塔塔,我失眠了。

嗯,之前失眠也是老是想这个起来,虽然你知道自己想了没有用。

哇啊,已经是最后一年了。

嗯,嗯,两个月再过两个月脱离出来,觉得还是挺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然后下个月会稍微给下雨了,应该是雨,我稍微给自己放个假吧?

嗨,但说是放了假,其实也就是做实验啊。

嗯嗯,其实我现在挺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哇。

哎呀,太累了太累。

嗯嗯?

要求是呃呃,要加油。在三连全之前,市场对晚安希望啊,听到我这个录音室挺近的,有一个好第二幕争吵介意早上的6.4,我失眠了,笔音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舒服。

嗯嗯,睡不着咬叫的声音,嗯,早起去上早班的人在房子里睡觉,不敢也不想打开门去,看他到底现在是的,怎么样,因为我觉得自己会一直不住想要打开教室。

你觉得我睡不着都是因为就是嗯,没有办法控制的东西,所以想一想,不是对错也不会成功。

我第三幕爆炸谷歌。

我失眠了,他最近这几天前几个月还跟他聊,说,嗯,将来要买块地,然后开个农场什么的就是他,他是他性命命令没有就没有了,很煎熬的所有人都傻了一样啊,我觉得真的是可能就是命了。

嗯,嗯,所以我们早就打算吧。

他好像要爆雷了,然后是你朋友吗,给他一种第四幕孤独solus今天是啥201,8年晚安,一九年啊,我又熬到现在了。

昨天的雨,今天下过了,现在旁边的面只有电风扇多睡。

嗯,今天见了一位朋友,就两个人太子,嗯,然后他就回家,还是避免不了要分开吧。

我经常啊,还是摩托车的事情。

摩托车的声音经常让我想起以前中学的时候,世上外面有那种。

社会小几年,然后他们会就是想要炫耀自己的行车,我就是单纯的很想要去放四一下,他们会就是请那个摩托车,然后非常快,非常大的声音就红楼梦的宠物就是某个车子生意,人家没什么意义吧?

没有人能理解任何人,反正就是挺孤独的一个个体。

第五幕身份,冰火人生。

嗯,又失眠了。

不过最近失眠已经成了常态了,我现在在上海,这个地方不是我的价钱,我是东北人,总是希望啊。

能够在一个更大的空间里面证明自己,所以已经30多岁了,还是走了出来。

我已经来这里两年了,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来到上海之后才创造的屌丝习惯,要打打游戏玩儿那个叫什么吃鸡的游戏游戏,这个东西真是一个很廉价很省心的。

娱乐方式,一个人呆在一个空间里,然后组几个陌生人,队友,大家在虚拟的世界里产生了一些类似于袍子之情的感觉。

但实际上,网络的世界一如既往的虚幻。

大家天南地北,我觉得上海这个城市很特别。

我的事情关你屁事,你的事情关我屁事。

所以这个27000000人口的大城,实际上是稍微有点冷漠的,我把稍微去掉,也把油点去掉。

第六幕死亡,阿青2019年6月23日凌晨一点,匆匆说。

想了想,我们在一起只能还有50年了,不60年。

嗯,60年,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我说,一定会的,一定会健健康康的。 匆匆说,嗯,我们要做进我们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那时候离开了。

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并不想弄得感觉不愉快。

想想在去年,他在两分钟之内冲到了我在家抱着我,我知道他是很害怕离开我的,应该说是很怕我离开,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珍惜与爱人的每一天吧,确实对他再好一点,更好一点,然后不要后悔。

嗯,晚安嗯哎,感觉现在听还是好感动啊。感觉一下给我拉回了这个这个,这个在那里,一九年对一九年的那个,那个时候。

其实我想想也蛮感慨的,就是当时我记得。

在跟你聊这个项目的同时,我在准备去北非驻留的项目。

呃,结结果我就回来,幸好当时也就勇敢的出去了,因为现在看来去北非做驻留这件事情不太现实,不太现实,不太现实。对,就所以说失眠这个项目,它不仅是跨过了个体的失眠,现在还跨过了疫情,这一个是对集体的感觉,好像感觉好像跨过了好久好久的时间一样。你什么什么情况是那一年出现了个新词,叫对那年,有一个词叫消费降级,我想起来了。

对,应该是那年吧,至少可能我小时就是咱们小时候成长的那种万物,所有人在蓬勃向上的那个感觉没错,没错,是慢慢的要渐行渐远。

就紧接着来的就是就是2020年的集体记忆了。在一九年之前,我觉得我们的比较大的集体记忆点是零八年经常会动不动在想,今年是第几年的时候会按零八年去推,但是2020年之后再也没没有过啊。零八年的这个节点去推时间,我们就是会会想2020年,然后再往前推时间了。嗯。

还记得我当时我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因为我是人肉ai嘛,所以我每天晚上都失眠,然后就行。对,然后呃,就是每一个失眠的人,他给我留下的印象都非常非常非常的不一样。呃,就完全因为我之前睡眠挺好的。 有些人失眠的时候真的是他想跟你讲一件事情。

呃,想讲清楚一件事情,但是他?

没有办法真正的讲好,但是我觉得那个状态我特别特别的能理解,呃,因为失眠里面就是刚才听到的这个电台版的失眠里面我弹的所有的乐器我,我也是在特别晚脑子特别糊的时候,就你可以听到很多食物,那种当中有很多瑕疵都不完美的,但是当他跟失眠的这些声音放在一起,就是那些音乐。我现在也觉得每一个瑕疵他都是对的,因为他就是它就是属于夜晚,属于失眠,属于人们本来应该休息的器官,但却因为某种非常强大的原因,他被迫。

继续营业的时候的那个状态,他真的就是那样对,但但每个人面对这种状态的时候,他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但你你也可以会在那个市面的这个节目里面听到有有一些声音,他他其实讲话很有逻辑,但是对他可能是属于他的那种夜晚的逻辑。

就是因为我能感受到这一批声音里面他的那种独处的感觉就是那种个体的感觉很强烈,但是我因为看不到他的脸,所以他的面容却异常的模糊和遥远。

呃,这种感觉他有一句话是说,那个人说,其实没有人可以理解到另一个人,然后就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这种这种摸不到的感觉其实给我的感受很深,所以其实跟我的声音有关系,对吧,就是如果一个人人他在面前给你讲这句话的时候,和你完全看不到他的脸,在听他的声音的时候,我觉得。

是有差别的。对,就同样一句话,可能你在当着一个面,一个很坚毅的形象,他对你说,每个人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可能在抗争些什么。

但是到了深夜的时候,这样一句话传来,其实你只是能感觉到它其实是一个很落寞的,或者是一个比较无助的。

甚至是给人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感觉。在就是到处一个事实。

呃,这种情绪是完全不一样的。

两年前,我和尚爽把这些声音变成一件线下的作品,这个过程其实呃,实际化的时间非常非常的短。

这其中有非常重要的一个前提是沙爽提出,如果有一件艺术品,它不是被美术馆高高的挂在白色的墙上,呃,然后又安全线给围起来,而它是?

给人创造了一个空间,比如你可以睡在这件艺术品里,然后你可以拿起你手边的耳机或者是电话,然后你听见这些声音,然后你还可以把自己的声音录进去,这将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相当相当的认同这一点。

所以我们后来做出来的作品其实差不多就是这样,你真的可以躺在这件作品上面,然后你的手边就会有电话,你可以任意拨一个号码,然后你会接通一段来自夜晚的声音。

如果你想知道这些作品长什么样,欢迎你打开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看一看我们这一期的推送,你会看到一些现场的视频和照片。

我相信你会更有概念一些。 嗯,其实就是到了我们这个项目的时候,因为呃,美术馆开展的时候,我需要跟策展人,跟馆方跟很多人去介绍我们的这个艺术项目。

的时候我会把鞋脱了,走到这一堆展品中间,坐下来拿起电话,然后说,大家可以过来吃。这是一件艺术作品,那声音,艺术作品。

他不是一个单纯的装置摆在那里,大家围着他看的啊。与此同时呢,小朋友是没有这个负担的,就是说每次小朋友他都是最勇敢的冲到里面去玩的,因为大人才会被规训过嘛。小朋友他其实没有这个意是,反而他很快就会连想到说这个东西是可以用用来用的办法去观看的。

目前这件名叫失眠的作品,正在上海的喜马拉雅美术馆和河北秦皇岛的孤独图书馆,我们不展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别忘了做好个人防护工作。 呃,另外,我要特别感谢在两年前和我一起失眠并且给我录声音的79位故事的fm听众。 嗯,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有没有在听故事fm。

也不知道你们现在还会不会失眠。

呃,祝你们一切都好。

有一这期节目非常非常的特殊。

呃,我非常想听到大家的反馈。

如果你喜欢这期节目,或者如果你对用声音交换声音,这样的小游戏感兴趣,想要参与,再如果你对故事fm作为一件艺术品,这件事情有任何的看法。

欢迎你都在评论区里告诉我,我都会看的。谢谢你们,我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