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 2020,我是历史大潮里的一粒沙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49
这一年,疫情为我们的人生留下不同注脚。 故事FM ❜ 第 447 期 2020 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回想这一年,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 前段时间,我们做了一个征集,想邀大家来分享「2020年迎头碰上历史」的时刻。 我们收到了非常非常多的投稿,而「疫情」是被提及最多的,这也在情理之中。 回想起大年初一那天,我们团队各自在家过年。尽管天南海北,但大家都很关心武汉的朋友们。那天早上一合计,我们立刻开始分工,制作了 故事FM 春节的第一期节目「五个武汉人的封城日记」。 一转眼,马上一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里,算一算,我们先后制作了 13 个关于疫情的故事。采访的人里面有新冠肺炎确诊者木头,有去火神山医院救外婆的阿念,有夹缝里的社区工作者和公益人,有海外的朋友们,还有医用口罩市场上红了眼的入局者们。 「疫情」无疑是 2020 年最无法绕开的话题,从衣食住行到求学就业,从个人命运到国际关系,它无孔不入地影响着每一个人。 今天,我们从投稿中选取了 4 个故事,一起回顾这一年,疫情为我们的人生留下的不同注脚。 /Staff/ 讲述者 | 一北 & 张赛 & 大梦 & 月亮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朱司帷 声音设计 | ...

回望 2020,我是历史大潮里的一粒沙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2020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回想这一年,你印象当中最深刻的事儿是什么?

前段时间我们做了一个征集,想邀请大家来分享一下2020年蝇头碰上历史的时刻。 在后台我们收到了非常非常多的投稿。

而疫情是被提及最多的,这肯定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回想起大年初一那天,我们团队各自在家过年,尽管是天南海北的,但大家都很关心武汉的朋友们。

那天早上一合计,我们立刻就开始分工,制作了故事fm春节的第一期节目,五个武汉人的封城日记,一眨眼马上一年就要过去了。

这一年里算一算我们先后制作的十三个关于疫情的故事,我叫阿念,然后今年26岁。我是一月十九号,从北京这边坐高铁回武汉,今天是一月三十号,大年初六。

我叫了木头,今年31岁,居住在湖北武汉,现在在重庆才被确诊为一个冠状病毒的感染者。 我是小a,现在我是一名口罩。

投资人,大家好,我叫大兴。

我是一个熔喷不及的销售员,今天是2020年,美国时间三月二十号周五,现在是2020年的三月21号。

我目前是在英国伦敦,现在是呃,纽约时间2020年三月二十号晚上八点。 我们一开始的重点是说处理清症,因为我们都知道重症患者只有住院才能获得及时的可靠的救治,但是后来的事情,事态的发展就超出了我们的日子。

这是特别惊心动魄的48个小时。其实在那几天,我们基本上可能呃面临的情况就是每天都有死亡发生。我跟空巢老人有一家从空巢老人送菜的时候。

那个老奶奶拿着我非要给我钱,然后我说这是免费送的。

他最后在我临上电梯之前,他对着我进了一个里。

我看到那个进进你之后,我觉得我前面受的所有的委屈,我觉得都是可以原谅的。 采访的人里面有新冠肺炎的确诊者,木头有去火神山医院救外婆的阿念,有夹缝里的社区工作者和公益人,有海外的朋友们,还有医用口罩。市场上红了眼的入局者们疫情无疑是2020年最无法绕开的话题。 从衣食住行到求学就业,从个人命运到国际关系,他无孔不入地影响着每一个人。

今天呢,我们就从投稿中选取了四个故事,一起回顾一下这一年里疫情,为我们的人生留下的不同。注脚一月23号凌晨,武汉市开会提出,按照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部署。

严格落实湖北省突发公共卫生世界二级应急响应的各项要求,全面进入暂时状态,实行脏食措施看,包括医院主要收治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

目前已经开放九个方舱医院在院患者达到5606名做操跳广场舞,都是这里患者们的日常第一个故事发生在疫情的最中心讲述者,伊北是武汉人,他和爸妈生活在一起。

今年一月底,他们全家都感染了新冠肺炎,当时的武汉是乱成一团,二月八号以北的爸爸最早去了隔离点。

妈妈随后住进了东苑中西医结合医院而以北独身一人被收入的方舱医院,一呆就是十六天。

我叫伊北,呃,今年28岁,是一名设计师,来自湖北武汉带我爸二月八号去隔离的第二天,我跟我妈妈就住到了东苑中西,结合医院。

然后我妈妈在四楼,我家五楼到了二月十六号,当时那个护士他过来跟我说,他说你把东西收十一下,马上就转院了。

当时就转了我一个人收到了行李之后,我就跟我妈视频,因为我跟我妈虽然在一个医院,但不能见面嘛。

我妈很担心,因为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被转到哪里去。

车来了之后,发现是一辆救护车,当时在救护车上就问问说我要去哪里,他们说不知道你跟着走就行。

然后就看到他停在了。

武汉体育中心,一个体育馆,因为其实每天也有在看微博,看一些网上的一些新闻,当时就知道那个体育馆已经被改造成了方舱。

就刚好是我一月份就在这个体育馆看过一场演出,既没有想到二月份就住进去了,你当时真的觉得很魔幻。

我是倒手第二个进去的,而且我住的位置就是出口那个地方放仓一共有一千个人,然后是分为两个馆,一个羽毛球馆和一个男球馆。

然后我在南车馆第一天晚上,其实还是一个很恐慌。而且。

特别难以形容的这个晚上,因为那个体育馆,它那个灯是特别亮的,而且是24小时都不会关。

就是你躺在床上睁眼就能看到一特别亮的灯在照着你眼睛,所以特别不舒服,然后当时又怕会有其他的病毒感染吗?

所以就把自己捂得特别原始口罩是必须要戴了就戴两层,还会把被子把头给蒙住,就是那种状态去睡觉,然后又睡不着。所以那天晚上我觉得特别难熬。

熬过第一晚,意味着间适应了方舱医院的生活。

他喜欢拍照,经常到处走动,并且留心身边的人和事儿。

伊北发现场馆里有一片专门用来晒太阳的地方,在那里,伊北碰到了一位特殊的病号,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护士,搀扶着一位年龄还蛮大的一位爹爹从我身边经过,他头发是全白了,然后长得蛮温和,皮肤蛮白的。我觉得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长得很帅的人。后来我又听别人在讨论这个爹爹。

他有那个阿尔茨海默症,每天不吃饭就。

总是跑出去晒太阳,他们说这个跌跌是那个社区送过来的,你送到人就不管了,然后那个爹爹身份证也没有,所以你不知道他的名字,年龄,家庭住址,而且他又不记得自己的家人,什么都不记得。

当时觉得那个爹爹特别可怜,有天晚上十一点钟弄的时候,那个爹爹突然间在我们方舱的那个走道一个地方去扫地。

不知道他从哪儿找了一个哨主。

就当时看到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心情,觉得一个老人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经历过什么。

但是他会晚上去扫地,可能在家里面时候,他也这个,他会习惯去这样做。

后来在方舱的时候,他是不是把方舱当成他自己的家,也这样去打扫。所以当时看到的时候就特别有感错。视线转向武汉的方舱医院有一位76岁的老人,因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生活不能自理。患者张丽主动承担了照顾大爷的责任,帮他擦脸未犯阳光很温暖,但伊贝觉得危机,面前每个人真诚的善意更温暖。 老人哑口不好,大家就把粥留给他。

有的时候,老人不吃饭,大家就耐心的一点儿一点儿哄着他吃。

万一爷爷迷路了,也总有热心人把他送回床位。 在一位名叫张丽的女士的带头下,大家想方设法终于搞清了老人的身份和家庭状况。

原来老人的妻子和儿子也都分散在了不同的隔离点,他们联系不上老人更是没法照顾他,那大家就决定合力为老人申请转到更好的医院。

在等待回复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所能去照顾这位弟弟。 有一天我听到了就那个小伙子跟那个护士去要那个什么开赛路,然后就很好奇。我说,你要这干什么?

他说,那个爹爹好像好几天都没有上上大号了。有一个男的专门挽着他去了厕所。

我记得我当时有拍那张图片,他们的背影。 我当时觉得,如果这张照片放到任何地方,肯定别人都会说这个男的是他儿子。

但就是没有血缘关系,大家所有人都真的是全部每天都在观察他,然后都在照顾他。

在我从方舱出院的前两天,呃,跌跌被转到了协和戏院。当时组织医生也说,他说,如果我们没有找到他的家人。

然后无法得知他的身份证号的话,他是没有办法转院的,所以幸好是我们找到了他的家人。 他在转到协和戏院之前,当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哭了。

像那个小孩儿一样哭。那个是我第一次看到老人那样哭,然后让我印象很深刻。

他当时哭的时候,他说好想我家婆婆就一直哭着说要见她婆婆。

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张丽阿又给她婆婆打了个电话,因为婆婆用的是老人机,也没办法视频嘛。

婆婆就说她的旁边的房间有一个相对年纪较轻的一个女师,就用那个女士的手机,让那个婆婆和那个爹爹就终于看到了。

然后这个时候那个滴滴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当时觉得他。

有阿尔采摩证,他什么都不记得。

他唯一记得就他的妻子就是那个婆婆。

在她唯一清醒的时间段,她会想起她的婆婆,然后想要去找她。 后来在六月份的时候吧,突然看到有一天报道报道当时那个滴滴的现状,文章的最后是爹爹跟她的家人,还是她的婆婆得一张合照。

就当时看了之后就特别感慨,就是幸好所有的结局都是好的。 十四家方舱医院当中,已经有十一家休舱患者六续分流到定点医院。

同心协力,同心协议,万众一心怪兽一心战胜新冠。

你了不起,我当时出院有两个细节让我印象很深刻,就有一个男的一个,你知道他的医生还是护士。

他就过来给了我两名可乐,他说恭喜李明杰出院,他说你长得特别漂亮,我就给了你两瓶,他使他人我都只给一瓶。

然后到时候我就笑了,你知道吗,我知道他是开玩笑说的,但是他这个举动让我觉得很温暖。

然后还有一个瞬间是到第二天,我记得我当时还在睡觉,有人把早餐放在我的床头写了之后,我看到我的那个早餐下面垫着一张。

就是那个红色的,类似于书签吗,还有什么东西上面?

有血早日康复,然后背面是手血的,大概一直就是说战胜病魔之后,你会迎来更好的明天之类的。

每一个出院的人其实都有,他们都是用手写的,当时就特别温暖。

其实我在方昌的那段时间,真的是看到了很多人真的很真很善的那一面,我是靠这些鼓励,让我觉得我所经历的其实都会好起来的吧。 好在最终伊北和家人都康复了。

三月底,这个分别了,将近两个月的三口之家终于又团聚了镜头从作为疫情中心的医院再稍稍往外拉。

我们能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武汉光谷广场,楚河汉街,长江大桥,这些平时车水马龙的地方变得空荡荡。

只有外卖员还在奔波,空荡荡的街头,到处都是方向。

商店关闭餐馆,关闭炫花店,关闭理发店关闭。

小区关闭建筑工地关闭世界突然安静下来,空荡荡的街头到处都是方向,仿佛全世界的狂奔停顿下来。接下来,这位讲述者张塞就是留守武汉的一名外卖员。

有人说疫情期间外卖员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安慰,但张赛觉得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是武汉和武汉人。

在安慰着他们一个绝处风生的春天,我叫张塞,我五岁的儿子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河南老爸书呆子。

我从2019年四月份到现在,一直在武汉跑外卖武汉是一月23日封的城,我们送外卖的单量就忽然间就增加了很多。

一月27号那一天忙了一天了,一下班我就跟。

我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平时我不怎么跟他们打电话,但是因为疫情,我突然就非常想他们。

然后我们说了差不多有快一个小时吧,外面忽然变得很吵,就听到很多人在嚷嚷,我就跟我老婆说,我出去看看不说了,打开我那个后门,就听见外面好多人都在海武汉加油,武汉加油。然后还有人在唱国歌这个楼洞唱一句那个楼洞。

介绍差一句,就像是接力赛一样,我脑袋就嗡了一下,很可惜我不会无办法,我就用河南话和他们一起喊武汉,贾佑就感觉全世界都听到了。我们的声音一样。

我能看到的世界的灯好像全部都亮了。

当时我差一点都哭出来了,一看着那么多灯光,然后我就想起来,我。

以前当保安的时候,大概是2008年的时候,我在福建晋家一个公司当保安。

我经常会看楼弄对面的灯,一盏一盏地数着,他们熄灭到后半夜的时候,就剩两三盏了。

我现在就说,你们千万不要灭了你们面的话,我的眼睛也要合上了,因为当时我们那个保安队长有点坏。

他经常趁我们睡觉的时候去拿我们的对讲机,就告诉我们拿钱来输。

我当然是爱惜钱啊。我打工就是为了赚钱。

我当时真的是又害怕,但是又很困。 当时我还写了一首诗,题目就叫我在保安岗亭里等日出,我在保安港亭里等日出困了,我做俯卧撑,累了数如灯。

一盏一盏熄灭对面十八栋的灯,抬头打哈欠,看不到星空,留一盏吧,帮我度过了正漫漫长夜,一天一天一夜一夜,每天上班每天数灯,昨天交班太阳照进港亭,打出一个指角,今天这个指角不够直,这是生活唯一的不同,但是最后最后一杆灯也熄灭了。

没想到这个简单的愿望过了几年,在武汉实现了疫情严重,那一段时间,不管是白天还是半夜,那些淋漓的高楼,几乎所有的灯都亮着。

就好像是有好多朋友在陪我一样,那段日子里面工作的态度都变了,平时我们你知道,我们打工人都是要面对康复的时候都是趾高气扬啊。然后不说谢谢。

然后异性发生以后所有的客户。

是所有的客户,不是说大多数所有的客户都会说一声谢谢。

有的人会说好多声,我打工十七八年了,从来没有哪一份工作能带给我一一种尊严,但是今天做到了。在那一瞬间,我甚至爱上了外卖这个行业。

我其实是一个蛮孤独的人,我也没有什么朋友,上班的时候,除了跟客户说那些标准的用语,我其他的基本上一句话都不会说。

但是经历了疫情以后,我发现我有了一些改变。

我有一个四川的朋友,就是打工的时候再留去线上面认识的封城的时候,他忽然给我留言,问我现在怎么样,微波危险。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哎,他是不是要找我借钱啊。

然后我跟他确认了一下,确认无误,他不是借钱的,就是关心我,这几天不是四川那边。

确诊了几个嘛,然后我头一次真的是破天荒的主动联系他主动联系一个朋友,我就问四川的那个朋友现在怎么样。

然后聊了很久疫情带给我的改变就是我知道惯性人了,我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家,虽然我打工十多年了,我和我老婆也算是省吃严重吧,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自己的房子,现在又碰上了异性工资也降了。

当时我们还是有一个目标,希望早一点有自己的家。

我都想好了,等我住进我自己房子的那一天,我就把王小波的画像贴到我的门上。

我想我太丑了,可以驱赶很多妖魔鬼怪。 嗯。

张赛说,平时送外卖最怕堵车,封城期间终于没有车了,但遇到红灯,他还是会停下来。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对手不是时间了。

那段日子,武汉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但是在武汉以外,尤其是到了后疫情时期,一切好像都加速了。

在疫情之下,可口可乐呢可以说是明显加速了重组的步伐,我们知道呢,此前他们已经将旗下主要品牌是削减了超过一半。

而现在又宣布将在全球范围。美国迪士尼宣布,因为疫情严重的影响包括主题了,原部门会裁减28000多名员工。国际劳工组织十五号发布的报告显示。

新冠肺炎疫情给亚太地区经济造成巨大影响。

该地区2020年失业率可能会从去年的4.4%声道,对于接下来这位讲述者大梦来说,失业危机近在眼前,他必须争分夺秒八千一百万人。

我叫大梦。截至2020年,我33岁,生活在香港。

我是一个拥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公关人。

我的上一份工作呢是在一家总部,在英国的全球公司,是一个比较垄断的一个业态。

我的职位呢是亚太中东和非洲区的公关经理,就是传说中的钱多事儿少的工作吧。 2020年的春节呢,我就回到我的家乡,因为我是济南人,但是过完春节,大家知道情况就已经非常严重了。

所以就基本上就滞留在了家里。

因为我的工作的关系,其实我完全是可以在家办公的,并没有什么印象。 春节过去没多久就开了一个全球员工大会。

我们每一个星期只上四天班,减薪20%,很快就又开了第二次的会,每周只上三天班,减薪40%。

又是一次半夜的会议。

我们现在要非常慎重地开始考虑裁员了。

初步裁员的范围是20%到25%的全球员工总量,当时其实就觉得很超现实,因为公司是一个很大的公司,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严重吗。然后很快我们团队当中有一个贝斯在美国的女同事。

就被踩了,那可能有了他就我就塞一夫了吧,即便香港的老公关系那么的苛刻,应该也还可以呗。

后来就到了复活节,那我就复活节,跟我爸妈很开心的去旅行了,因为那个时候国内的疫情已经稍微有一点控制了。

我当时就想说,啊,劫后余生啊,我终于逃过了第一轮的这个裁员,我的新生活可以开始了。 复活节结束之后,第二天就是我跟我老板的一对一扣到了线上,然后老板问我说啊,符合界玩儿的怎么样?

我说玩得很好啊,然后国内的疫情已经很好的控制啦。

百废待兴啊,欣欣向荣啊之类的。

然后老板是平常,其实我们俩都是很超开心,超轻松的讲一些事情。 然后他就突然特别沉重地说,你很不幸的要离开我们公司了。

我当时其实就蒙了,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以为我的那个心态已经完全是我是留下来的人了。然后我就记得我坐在我们家的那个书桌前。

就一直怔怔的,然后脸上还浮现着我非常公关的笑,就只能给予我非常本能的非常职业性的反馈。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谢谢。 没问题的,没关系的,没事的,没事的。僵硬的笑容结束了那个吼哦,当时就慌了,因为我其实情况是很糟糕的,我的工作签证就好,死不死的刚刚好。

还有三个半月就要过期了,轮右一个工作签的话需要六个星期,那如果倒推,那就是两个月之内一定要找到一份工作,而且在香港经济状况基本上是。

万马其音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人会愿意放出来工作职位,在这种很疲弱的市场环境之下,如果你要是想两个多月找到一份工作。

就我该怎么办,我就觉得为什么呢就是你的自尊心的打击是会特别大。

而且那个时候炒工作的时候,很多公司和茶儿都会问你,你为什么会离开了上一家公司,我以前的时候都会讲说我的职业生涯的规划呀。

我的想法呀,什么之类,但是在疫情期间,你说这些都是骗不了人的。很明显你是为什么走的。

除了找工作,因为我两个月之内要找到一份工作,这个任务是非常艰巨的,那我就要想别的办法了。

无非就是找工作结婚,或者是读书结婚,这是一个办法,气氛很微妙啊。男朋友是香港人,但是他都心照不宣,保持默契的不提,因为觉得这么大的事儿,如果是因为一个这样的波动,就作为成年人,这又是不理智的吧。 除了结婚之外,那就是读书。

啊,但是那个时候所有的ps地呢,接着日记很明显是过了。

我当时是在领鹰上订了很多,赵保乐每一天就恨个半个小时,就要刷一次新的工作机会,直到有一天呢,我就看到了有一个工作机会是在南华早报我呢,其实是一直都是非常有一个记者梦的。

而且我曾经是给南华的记者的职位投过至少五次的简历,但是从来都没有人回复过我。

然后我就觉得这种机会是不可以失去了。

我记得第一次面试的时候,穿了一件绿色的上衣,是那种好很鲜艳的绿色,就是聊的还是蛮开心的。

后来很快他们就开始安排了我第二次面试,就是我就很迷信的想说我第一次面试穿那件绿衣服其实很好。

那我再穿再穿一次,然后我就每次面试都会穿一件衣服,因为觉得那个衣服是能带来好运气的。

经过了南华草炮的三次面试,他们就说,那邀请我去笔试吧,但是那个笔试就很夸张,是做一个方啊,做十个小时。

题目要求就大概有五页纸吧,我就在家结结实实的做了事,十个小时以前做了这么多Ppt都很多时候其实都是不走心的。

但是当时在做那个ppt的时候就觉得这就是我的武器,我的天地,很多的人生的幸福和未来的事,事业理想,钱都要靠它来实现。

嗯,做完之后就还蛮好的。

于是我拿到offer的时候,是在我离职了,大概刚好两个月的时候,就是我一定一定要申请签证的时候。

就超级开心很开心,然后又会觉得说百感交集。

那没有想到,原来是在一个很大的危机的时候,居然实现了你一个多年以来的夙愿,感觉完成了一场华丽的自救。

而且还稍带着是实现了一个你的梦想。

最后再说一点点这一年的感觉,虽然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运很庆幸的人,但是这一年其实也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是我一个二十认识了二十多年的朋友。

得了很严重的乳腺癌,几个星期之前就过世了。

我就觉得跟一些生离死别的故事比起来,我的那些事就是都不算是什么事情。

只要说我们都能够好好的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和幸福了。 大梦的这位朋友患的是三阴性乳腺癌。

这在乳腺癌当中是最凶险的一种。

不少相关的药物还需要进口,但因为疫情,国内外的物流实行管制。

达梦的朋友是在断药危机当中离开的疫情造成了很多类似的次生影响,他们不是那么直接,也不总是讲道理。

这种无望的不幸和苦难往往也更难化解。

接下来这位讲述者叫月亮,他也常想,如果没有疫情,自己是不是就不会遭遇反攻。聚会后的那场事件。

我叫月亮,嗯,马上就是我的24岁生日了。

因为今年疫情的情况。

我们几个去年同时毕业的校友,然后也是同事,我们几个人就一直都也没有聚会,他们几个都是宅男,所以我就提议说,我们找时间聚一下。

然后这件事情的那一个主人公,我那个同事x,他就出去买了酒,买的是白酒就喝酒嘛,就唱歌,然后。

慢慢的,慢慢的我就失去意识了,我被抢劫了,现在想来就是好像发生在很久以前,很多细节我都不记得了,甚至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是对当晚的事情几乎想不起来,什么是后面慢慢慢慢1.1点,想起来的就突然一个片段跳回到脑海里面。

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然后我听到了鸟叫,然后我就意识到它躺在我身后。

我意识到他对我做了什么,而且我没有同意。

我去翻看我们群当天晚的聊天记录,就是在我失去历史之后,我回到家以后,他在群里面告诉同事,朋友说我回家了,说他自己回家了,还说骑车了,骑得好累。我要睡觉了。

他说的是谎话。然后我的床头是一直藏了一把水果刀,摸到刀了以后,我就反身把它按在床上了。

拿刀抵着他的脖子,我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说,你在干什么呀,大概就是这样纠缠了一下。然后我就开始录音了。我当时想的是,我试图就是留下一点证据。他最后其实是有摁了一下,就常见我这个事情。然后他就摁了一下。

然后我也就让他滚了。 我想给听这个节目的女生朋友说,如果你遇到这个情况的话,你自己取证是不具备任何效力的。

提示一下,尽管x在录音当中承认了性侵的行为,但提取物和伤痕鉴定的物证仍然是必要的证据。

为了后续法律程序的顺利,如果万一不幸遭受性侵,切记不要洗澡更衣,可以的话,请尽快报警,并在警察的协助下去验商固定证据治疗。

保护自己的同时,也避免和减少自己被传染性疾病或者怀孕的机会。 我当时就去了妇科医院,我感觉是很落魄的,因为我在想着取证,所以我没有换当天晚上的任何衣服。

然后我还医生酒气。那个妇科医院的医生告诉我说,你单独来取证是不行的,必须得有警察陪同,但是我又不想报警。

我又非常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当时在告诉那个妇科医院的医生的时候,我都已经觉得很难受了,但是就没有办法,我就只能回家回家洗澡。

然后洗澡的时候就也不太能碰,因为很疼,当时确实确实觉得自己很脏,当时那个时候也就只有那个想法,过了十天以后我才去报的信,我觉得这件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女生身上的话。

可能大部分女生都会选择不报警。

不报警呢。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发生这件事情。

然后他把我激怒的那一天早上,他说,这样吧,我去找单位的领导,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然后我特别不能理解你是在犯法。你觉得单位领导会站在你那边,还是你觉得我会在单位领导面前吓得不敢说话。

我现在想起来都很生气,最后促使我去报警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那十天里面的表现。

他一直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报警的那一天,民警要听我说发生了什么,我就开始哭了。那是我记忆中那件事情发生。

我第一次哭应该是哭得全身颤抖,然后相当于做了一个简单的那个口供嘛。之后,民警把我叫到外面的调解室,他其实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就一直在暗示。

如果现在报案的话不太好处理,因为没有证据。你说立案,他们就是多了一个不能破的案子。

站在他们立场上来说也为难,但在我的角度上来说,你说我难过吗?我肯定难过呀。

然后我就说,那就是整个事情结果出来了多长时间。

他说三个月最少三个月,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

我确实害怕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包括卧室的门也要繁琐。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晚上我非常难受,然后两点多的时候,我在淘宝上买的那种倾诉的那种,在半夜我就哭着跟他。

聊了四十多分钟,好不容易熬到三个月,然后警察那边就是没有什么结果,说还在调查结果就是可能永远都没有结果。

然后派出所给我们单位打电话,我的单位是一个相当于是个央企,其实我们单位最大,那个领导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他是很站在我这边的,他希望这件事情早点得到处理。

让这个男生也尽快离职。

但是他们也有难处,因为如果他们先让这个男生离职的话,就是从公司这个角度来说,他就不能对对这个男生做什么了。后面我就没有办法,领导说警察局那边可能永远都没有接过了,他就说你这边要不要提一些什么赔偿要求之类。

最后我就思考了很久。

最后我就决定把那段时间花掉的那些钱要回来,相当于是赔偿了三万多块钱吧。 到一直到现在,他只不过是换了一个部门。

我最后都是无奈,寻求正义,你是要有条件的,你要有证据,你要有朋友的帮助,你还要有勇气。

你还有当下立刻就有的勇气,而不是后面有的勇气。

你得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事情,你不能只是受害者意识到这个事情,你不能只是女性意识到这个事情,这样你才能有正义。 然后我不是去上网查啊,我这我,我这些。说到这里,我觉得情绪都有点激动了。

就是我又想起来,那天晚上我。

坐在家里面,然后拿手机去搜被强奸,也护出何走出阴影,然后发现了那么多人都走不出来,过了那么多年都走不出来。

我想到这个事情,我就很痛心,我不能这样毁了自己一生啊。

我希望就是有人能站出来说你是有力量的,有人是可以走得出来的。

并不是说一定有什么一个被强奸后的正确选择这样的说法,你只要能让自己舒心,你只要过自己的人生就可以了。

抛开疫情的话题,2020年无疑也是女性的一年。

这一年我们看到了很多勇敢的女性,看到了他们独特的经验和力量,看到了很多改变也正在发生,相信在未来月亮所期待的正义门槛会越来越低。 2020这一年有太多的事情发生。

故事里的2020还远远没有说完。

从这一次的上百份的投稿当中,我们还选出了很多故事,制作了一期声音短片。我们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大洋,穿过时间。

收集2020年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这个短片会在年底和大家见面,敬请期待。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深夜节目故事fm,我是主怪者。 本期节目由林风和朱思维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2020年有你的陪伴,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